荒島兄妹

然後,撲到我的懷里,說︰「親親,我想要……快給我……我忍不住了……快!快點操我!」

「小情人!真乖!」我夸獎道,把妹妹的嬌軀放平,分開兩腿,爬到她的身上,堅硬的肉棒又一次進入她那溫柔的洞穴中。

我一手摟著她的脖子,一手握揉著她的乳房,邊親吻邊抽插。妹妹雪白的身體由於我的沖擊上下波動,漸漸地她開始輕輕呻吟,繼而喉嚨里發出鶯啼般的昵喃聲,接著便開始語無倫次的呼叫︰「……啊……我……寶貝……哥哥……妹妹……喔……啊……用力……妹妹好爽啊……使勁……死我……」

「妹妹,你怎麼還叫我哥哥?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邊干邊說︰「你為何不叫我……好丈夫……」

「我是你妹妹呀……怎麼可以……快快……啊……我又要來了……」我更加大力沖擊……

「你真是……好丈夫……用力呀……」妹妹時而喊著哥哥,時而叫著我的名子,還稱我是她的好丈夫。看來,她已經迷了,如醉如,她已經分不清我究竟是她的什麼人了,完全沈浸在男歡女愛的幸福歡樂中。

她繼續叫著︰「……我……好……妹妹……真舒服呀……快快……我又要來了……啊……快,哥哥快點……親爹爹……嗚呀……我完了……」妹妹的第四次高潮似乎更加猛烈,雙手抱緊我,指甲抓破了我的背,陰道異常地緊箍不放。當她的高潮平靜後,象昏睡一樣癱在床上,身體柔軟得象一堆爛泥,任我擺弄和撫摸。

看到妹妹在我的努力下楚楚可憐的樣子,我隱隱產生一種無名的自豪感和英雄感︰哥哥在床上任意奸淫妹妹。

我躺在星雲身旁,低頭看星雲的陰戶,小穴因長時間的抽插而不能合攏。淫水混著精液向外流著,把洞口里外都打濕了,兩片小嫩肉一開一合地、像一只渴水的嘴,那顆小嫩肉顫抖著,十分誘人。黑亮的陰毛被淫水和精液漫過以後,更加發亮。此刻的星雲初嘗魚水之歡,靜靜地躺在我的懷里享受著片刻的溫存。

星雲笑道︰「哦!想不到你這這樣厲害……星雲差點給你干死……」而我則把玩著星雲的玉乳,不時地用手指捏著兩粒可愛的粉色乳頭。

星雲嬌羞地說︰「哥哥,你剛才還沒有玩夠呀?」

我笑著反問道︰「星雲,你剛才被我的大雞巴插得爽不爽?」

星雲羞的連忙把臉捂上,嬌嗔道︰「你真不害臊,竟然對星雲說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話,做出那樣下流的事情來!」

我將星雲的手分開,深情的看著她的眼楮,說道︰「在這里,沒有綱常禮教,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可以好好的愛你!」

星雲面露喜色,說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實,還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難道你不喜歡嗎?你嘴里說不要,但最後還不是爽的死去活來的,瞧你下邊現在還濕濕的。」我又去摸星雲的濕潤的陰戶。星雲說不過我,只好又任我撫摸著。經過這一陣撫摸和調情,我的雞巴不禁又硬了起來。我便捉住自己濕漉漉的大雞巴提到妹妹眼前,粗大猙獰的陰睫在星雲眼前示威。

「妹妹這就是哥哥的陰睫,剛剛從妹妹身體里拔出來的!」星雲被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嚇了一跳,這就是哥哥的陰睫,好粗壯呀,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難怪自己剛才那麼疼痛。

哥哥的淫語,星雲木然的身體抖了一下。知道見效了我接著將雞巴移到妹妹的嘴角邊上,嗚,雞巴插入嘴巴。滿嘴的粘稠液體荃嚶得妹妹用力推開哥哥,爬到床邊大吐特吐起來,我這罪魁禍首,輕輕撫摩妹妹的脊背,幫助嘔吐中的妹妹順氣,令一中放在柔軟的後臀,深出兩個指頭攪和著淫汁滿滿的肉穴。

猛吐一通後,星雲瞪著哥哥︰「你怎麼這樣作踐妹妹,奸了還不算還要將東西!」說著竟然哭了起來,我也不回話,繼續抽動。

「嗚……」苯心的感覺漸漸被淫猥的快感取代,星雲將哥哥的雞巴握住小嘴輕輕的舔著猩紅的龜頭。星雲為了讓我高興,仍然認真的舔著,並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將我的大雞巴舔得乾乾淨淨。

我被星雲舔得十分舒服,不覺得陰睫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堅挺。於是,我又想再次插入,便將星雲壓倒。我用手輕輕的夾住自己的龜頭,帶到星雲的陰道口,慢慢往肉洞里塞。

我感覺到從龜頭一直到陽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濕熱的小穴緊緊含住。星雲滿足的旁掩一口氣,我改變戰術,要在短時間內再次把她徹底征服。我把陽具抽出到只剩龜頭還留在里面,然後一次盡根佞,這種方式就是所謂的「蠻干」,我開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發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的滿臉,兩手把草地抓的亂七八糟。

我每插入一次,她就輕喊一聲︰「啊……啊……啊……啊……」星雲悅耳的叫聲讓我忍不住要射精了,干得她忍不住發出有節奏的聲音︰「唔……唔……唔……」

她的下體配合著節奏微微上挺,頂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沈浸的星雲,我猛力又抽插了十來下,終於要將射精了。

「啊……星雲……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直媼我的下腹,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星雲的體內。她已無法動彈,額頭和身體都冒著微汗,陰部一片濕潤,她的淫水混合著一些流出的精液,構成一幅動人的山水畫。

我終於忍不住,癱倒在星雲的身上,星雲被干得也渾身酥軟,兩人雙雙赤裸裸的摟住。

「妹妹!我們換個姿勢,改站著插,好不好?」說著說著,我的手又在妹妹的肉體上游移著。

「嗯……妹妹整個人都是哥哥的了,只要哥哥喜歡,妹妹都給你……嗯……哥哥喜歡站著干妹妹……妹妹就站著讓你干……」我拉起躺在沙發上的妹妹,扶著她來到山洞的牆邊後,我讓妹妹背貼緊牆壁,然後我一手摟著妹妹的細腰,一手將妹妹的雙手抱起環抱我的脖子,接著我一手阪起妹妹的一只腿,然後我就挺著大雞巴在妹妹的騷穴口頂著,妹妹的手伸來握住我的大雞巴了,接著她將我的大雞巴領引到她濕潤的嫩穴口,於是我一挺,「噗滋!」一聲,便將大雞巴給插進妹妹的小騷穴里。

「哦……好漲……嗯……哥哥的大雞巴為何這麼粗……啊……每次都插的妹妹好漲……好舒服……」我的大雞巴插入妹妹的騷穴後,或許是因為站著,所以妹妹的嫩穴比剛剛更加的窄緊,我可以感覺到妹妹的小騷穴里被我的大雞巴塞得滿滿的,連一絲絲空隙也沒有,我就一手摟緊妹妹的腰,屁股也開始左右搖晃,慢慢的把龜頭頂到她子宮口磨了幾下後,又猛然的往外急抽,在嫩穴口外又磨來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抵她花心的。

「啊……大雞巴哥哥……喔……妹妹是你的人……嗯……妹妹的騷穴都也是你的……啊……妹妹愛死你了……嗯……妹妹離不開你的大雞巴了……啊……親哥哥的大雞巴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就是那樣……喔……好爽……」我的大雞巴前挺後挑,恣意的插著,讓妹妹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萬種風情,而她那鮮紅肥嫩的騷穴,更因為被我的大雞巴塞撐得鼓漲漲,舒服得她不得不雙手摟緊我,擺臀扭腰,身軀搖晃的流出騷媚的淫水。

「啊……大雞巴哥哥干的妹妹太美了……喔……酸死我了……嗯……大雞巴插得騷穴好舒服……喔……好哥哥你真能干……啊……干得妹妹爽死了……喔…快……用力乾妹妹的小騷穴……快……再快一點……喔……用力一點……嗯……插死妹妹算了……」

不一會,妹妹粉臉緋紅,神情放浪的狂拋屁股配合著我,讓山洞除了隨著我的抽動而發出了「滋、滋」大雞巴干進小騷穴的聲音外,就只有妹妹騷浪無比的淫叫聲了。

「嗯……大雞巴哥哥……喔……快插……喔……人家要……啊……妹妹要哥哥的大雞巴插……啊……親哥哥用力……對……就是那里……喔……再用力點…深一點……啊……好哥哥插死我了……啊……大雞巴干得妹妹爽……爽死了……啊……」

山洞不停的響著「啪、啪」的肉與肉踫撞聲和「噗滋、噗滋」的大雞巴插入嫩穴和淫水所發的聲音,而妹妹嫩穴里深處的子宮一松一緊的吸吮著我的龜頭,讓我爽的忍不住叫出口︰「啊……妹妹……喔……你的小騷穴……吸得我的龜頭酥麻死了……啊……你的小嫩穴真緊……喔……里面又熱……又濕……嗯……插起來真棒……好爽啊……」

「啊……哥哥……也插的妹妹好爽……啊……大雞巴干得人家爽死了……喔……對……妹妹的好哥哥……用力……喔……用你又粗……又硬……嗯……又長的大雞巴干……啊……哥哥的大雞巴又插到妹妹的子宮了……喔……酸死妹妹了……喔……妹妹的好寶貝……你好厲害……啊……干的妹妹真爽……」

听著妹妹的狂呼浪吟聲,看著她玉體抖動騷態樣,真是讓我性趣激奮,欲火中燒,我含著她紅嫩的乳頭,一只手也撫摸著另一個乳房,縱情的抽插著,使勁的將雞巴挺進妹妹的小嫩穴,而妹妹的淫水也愈流愈多,由她嫩穴往外順著屁股溝滴到地上,騷浪的嫩穴也緊緊包著我的雞巴。

「啊……好……好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再用力插……快插……啊……我的親哥哥……喔……你的大龜頭又干到……妹妹的花心了……啊……妹妹的好哥哥……你干的妹妹爽死了……啊……大雞巴哥哥真會干……啊…妹妹被你干的又快泄了……啊……妹妹騷穴要泄……泄了……」

在不停的淫叫中,妹妹已經爽得進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此時的她特別的嬌艷欲滴,美的如花似玉,讓我也暢快的越干越快,次次用力,直把妹妹的嫩穴撞的如泉般的涌出更多的淫水,臉上同時也呈現著滿足的媚態,嬌軀不斷的顫抖,雙手死緊地抱住我,屁股拼命的上挺,好讓她的騷穴接受更重的攻擊。

「啊……好哥哥……喔……親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啊……大雞巴哥哥干的妹妹爽死了……啊……妹妹的好哥哥……好丈夫……啊……你的大雞巴插的我……我要泄……要泄了……啊……騷穴妹妹……泄給大雞巴哥哥了……啊」

就在妹妹的騷穴再次緊夾我的雞巴時,我索性將她的另一只腳也用力托起來,這時的妹妹雙手緊環我的脖子,雙腿緊挾著我的腰際,嫩滑的胴體便纏在我的身上,而我則用我粗長的大雞巴,由下往上的干著她的騷穴。

「啊……親哥哥……喔……這姿勢插死妹妹了……啊……頂上來……喔……好爽啊……哥哥……干的妹妹爽死了……啊……大雞巴插的妹妹的騷穴……好美……啊……我受不了了……啊……大雞巴干死人家了……啊……」

我雙手抱著妹妹的腿將她整個人壓在牆上,奮力的用著大雞巴在她的騷穴里干著,力氣之大,讓妹妹不得不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背,興奮的不停淫叫著,屁股更像輪盤般的搖晃迎合著我的大雞巴。

「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我好爽啊……喔……妹妹的騷穴給你干的好爽……啊……好哥哥……喔……快……再用力的干……嗯……用力的干我……啊……妹妹的好丈夫……用力干……啊……把妹妹干死……喔……用你的大雞巴……讓妹妹爽死……」

我邊用力干著妹妹的嫩穴,邊欣賞著妹妹淫浪的騷樣,我又狠又急的挺動屁股,揮著我的大雞巴,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頂到妹妹的花心,讓妹妹嬌軀顫抖,肥美的屁股努力的挺動著,迎接我的大雞巴的插干,這時她已顧不得淫叫聲是否會傳出去讓謝遜听到。

「喔……妹妹的大雞巴哥哥……啊……你干的我好爽喔……啊……對……哥哥……用力的干死我喔……啊……大雞巴哥哥……干爛妹妹的騷穴了……喔……妹妹的騷穴爽死了……妹妹太爽了……快……喔……再用力……啊……用力的干」

「嗯……妹妹……我會插穴吧……喔……哥哥干的你爽不爽……啊……妹妹的小浪穴……嗯……又騷……又緊……水又多……喔……讓哥哥干得爽死了……啊……妹妹……以後還要不要哥哥的……大雞巴來干你……喔……以後我天天干妹妹好不好……啊……用你生給我的大雞巴……嗯……幫你的騷穴止止癢……啊」

「喔……好哥哥……啊……妹妹的小騷穴……被你的大雞巴干的爽死了……啊……大雞巴又插到……妹妹的子宮了……喔……妹妹忍了十幾年了……啊……妹妹以後要……哥哥天天用大雞巴干……啊……又插進子宮了……好大力喔……嗯……小騷穴妹妹會被大雞巴哥哥干死……啊……騷穴又不行了……喔……大雞巴哥哥……快……再用力……」

我的大雞巴在妹妹的嫩穴里進進出出,帶出了淫水,浸濕了我們的陰毛,但我還是毫不憐惜的猛力的干,使勁的插,讓妹妹像瘋了似的,雙腿緊緊的勾住我的腰,不停的吶喊,不停的擺動。

「啊……對……對……就是這樣……啊……干死妹妹的小浪穴吧……喔……我的大雞巴哥哥……啊……妹妹的小騷穴又要泄……泄了……啊……妹妹從沒這麼爽過……啊……妹妹的大雞巴哥哥……喔……妹妹的親丈夫……啊……快……再用力點……啊……你的大雞巴……干的妹妹又泄了……啊……騷穴泄死了……啊……妹妹的騷穴好爽……好爽……」

那一股熱燙的淫水,由妹妹子宮內直泄而出,我知道妹妹又高潮了,於是我伏在妹妹的胴體上,同時把我的大雞巴整根插進妹妹的騷穴里,享受著妹妹騷穴里的嫩肉不停的抽搐緊包著大雞巴的快感,更享受著妹妹的子宮猛吸猛吹著大雞巴,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而妹妹的淫水一陣一陣向往外流,順著我大腿內側,流了下來!

我看妹妹已經泄得嬌軟無力了,於是我抱著妹妹坐了起來,看著妹妹滿頭秀發遣裔、姿態撩人的樣子,真是讓人心動,接著我雙手伸過妹妹的雙腿,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我抱起妹妹時,妹妹的腳自然的緊夾著我的腰,而我的大雞巴依舊是插在她的嫩穴里,我邊走邊插的抱著妹妹來到餐桌前,我讓妹妹靠在牆上坐在餐桌上,接著我故意的將我的雞巴給抽了出來,然我後站在妹妹前面欣賞著妹妹那雪白泛紅、光滑柔嫩的嬌軀和富有彈性又高又挺又圓的雪白粉嫩乳房。

尤其我一面吻著妹妹敏感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愛撫著,手指頭輕輕的插進她的陰唇里,只覺得一陣陣潮濕的淫水不斷的流出,接著我蹲下來,伸出舌尖舔吮著妹妹的嫩穴,也用舌頭去撥弄著紅嫩的陰唇,特別對那綠豆大小的陰蒂,輕輕的用舌尖一舔,然後不停的用整個舌頭揉舔著、勾吸著。

「嗯……嗯……喔……好美啊……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快……再插進來……喔……妹妹不行了……啊……妹妹又想要你的大雞巴了……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