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的悲哀

眼淚又開始在我眼眶裡打轉,怎麼辦,我真的不想失身給這個色鬼。雖然他剛才帶給我要比老公強烈好幾倍的快感,雖然我的身體隱私的各部分都已給他摸過、看過,可是,理智告訴我,老公才是我最愛的人,我那裡應該是老公一個人所獨有的。

「不過,我到有個兩全的好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是什麼,快告訴我呀!」我拉著經理的手急忙問道。

「嗯,是這樣,你要知道男人最敏感的地方是在這裡。」經理握著我的手放在他巨大的龜頭上道。

「嗯,是的……」我點著頭道,我好像聽老公說過這個。

「我可以再多給你五分鐘,等會兒我只把龜頭部分插在你的陰道裡面,至於露出的部分可以用雙手給我動。你再稍微晃動一下,我肯定會很快射出來的。」

什麼,這怎麼可以,這還不是和插進去一樣嗎?

「小艾,想好了沒有,你要不同意那只好等時間到了。到時侯我就可以全部插進去了,那一定會很爽的。而且我只是把龜頭放進去而已,你只要輕輕的動一動,根本就不會插得太深,那和沒放進去又有什麼兩樣。」

我臉色又開始蒼白起來,我的內心激烈的做著鬥爭,終於,我決定還是選擇插入龜頭。這總比全插入要好,再說,剛才經理的舌頭不是也在我陰道裡面動了好久嗎?還讓我達到了一次高潮。

我遲疑了一下,道:「那好吧,可是…我好怕…你那裡太大了,我怕……」

經理大笑著道:「哈哈哈,不用怕,等會兒歡喜還來不及呢,你想想,女人生孩子時那裡能漲開多大,女人的陰道是具有很強的收縮力的,怕什麼呢?來吧。」

可是我還是緊張的要命。卻絲毫沒有想到如果經理把龜頭放進去以後不遵守約定了怎麼辦。

這時經理已經抱著我站了起來,我趕忙用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雙腿也緊緊夾住他的腰,他捧著我的屁股靠近桌子,將我放在上面道:「剛才的姿勢不方便,等會我站著不動,你用一隻手摟住我的脖子,另一隻手動我的這裡,一直到出來為止,知道嗎,時間就給你二十分鐘好了,怎麼樣?」

我又是緊張又是羞澀的點了點頭。想到自己即將會被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插入體內,雖然只是個龜頭,但他那裡是那麼的巨大,想到這我心裡竟然還有一絲淡淡的興奮感。

只是轉念想到老公,我內心裡又充滿了重重的罪惡感,但是沒想到的是這種罪惡感卻反而刺激了我,使我本來就潮濕不已的下體變得更加的狼跡不堪。

「我看鞋和裙子還是脫了的好。」經理自言自語的道。

片刻後我雙腳的鞋子被脫掉,扔在一邊,露出了我兩隻雪白纖細的小腳。他將我的兩隻腳握在手裡,怪笑著又道:「裙子是你自己脫還是我來……」

我強忍著從腳部傳來的麻癢的感覺,小聲道:「裙子就不要脫了吧……」

「哈哈,好,那就聽你的不脫了,不過你要把裙子撩起來,免得一會兒不方便,來吧。」

我只好低著頭將裙子撩到了腰上,把整個外陰露了出來。

經理靠的我更近了,雙手摟住了我的腰。

終於要來了,我悲哀的想道。我認命地閉上了眼睛,用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我感覺到一個火熱,巨大的東西碰觸在我的陰唇上。這一定是經理的那個龜頭了,它並沒有急著進來,而是在我陰唇上來回的滑動著。

好舒服啊。

我的心在劇烈的跳動著,緊張和不安,屈辱和罪惡,還有羞澀和痛苦,種種不同的感受一起湧上我的心頭,而這時我的陰部卻和我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愛液,這已足足能夠充分地潤滑那根即將插入我體內的陰莖了。

「我要進來了……」

「嗯……」

我感覺到經理的陰莖不再滑動,頂住了我的陰道口,慢慢的插了進來。

「啊…不要動……啊…它…它太大了……劉總……求求……你……了……」

陰道的前端這時彷彿要被漲裂,而且進入的部分火熱而堅硬,這種感覺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才好,那是一種讓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覺,這感覺讓我好像同時有在天堂和地獄的感受。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感覺,想讓經理停下來。這真是太可怕了。

經理停了下來,我喘了口氣,他突然又將陰莖抽了出去。在我剛感到空虛的時候,他又頂了進來。這次他沒有停,又退了出去,緊接著又頂了進來,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

快感源源不斷的襲擊著我,我雙腿不由的分得更開,無意識的承受著。

終於,在我感覺快要支持不住的時候,經理停了下來。我無力的嬌喘著,卻突然想到這好像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疼痛,不由地鬆了氣。

可是,緊接著,我又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好緊,此刻正不知廉恥地緊緊包裹住我裡面的陰莖,不停地蠕動著。而且……而且經理的陰莖好像已經進入到我陰道裡三分之一的地方,難道他要不遵守諾言,全部插進來嗎?

我急忙慌亂地往下看了看,「吁」,還好,下面粗壯的陰莖只是塞進去了一個龜頭而已。他的陰莖也實在是太過粗大了,只不過一個龜頭也佔了我陰道的那麼多,要是全部的話……那我底下不被它頂穿了才怪。

可是……我苦笑了一下又想到,這麼一來,又和讓他全部地插進來有什麼分別呢?只怪我剛才沒有想到這一點,現在已經遲了。我該怎麼辦啊?我真是一個愚蠢、淫賤的女人,我該怎麼面對自己的老公呢!

我的表情被經理一絲不漏的看到了,他淫笑道:「美人兒,現在該你用手為我服務了。」

這該死的魔鬼,此時我恨不得將他的那兒折斷餵狗,我的貞潔就毀在他的手裡了,可是,事已如此,我還能有什麼辦法呢?只好將錯就錯下去了,反正我沒有讓他全部插進去,也算對得起我老公了吧。

下體的快感依然清晰的投入我的體內,我無奈地恨了經理一眼,從他的脖子上收回右手,握住了他露在我外面的陰莖,套動起來。

這次一定要讓他射出來,我再沒有機會了。

噢,對了,他剛才說過,還要我下面輕輕的動,再配合上我的手,他才能出來。

不行呀,我做不出來這種事呀。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做出這種基本上和性交沒有什麼兩樣的動作。可是,如果不做的話,等會那就更加得……唉,不管了,只好這樣了。

可是,當我試著要晃動自己的下面時才發現,此刻由於我的雙腿大大的張開著,而且臀部坐在桌子上,根本就沒有借力的地方。反而因為我這些的動作,下體內的陰莖又深入了一些。

經理看見我的窘態,不懷好意的道:「小艾呀,怎麼不動呀?」說完,還把他的陰莖抽出去,然後「咕唧」一聲,又插了進來。

「啊……劉總……你好壞呀……」剛才插入時從我下面發出的水聲讓我羞紅了臉,我嬌羞地道:「還是……還是你自己動吧。」

「呵呵,好啊,既然寶貝兒說話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只是你可不要後悔呦!」

說完,我下面的陰莖已經迫不及待的緩慢動了起來,大概他也忍不住了吧。

此時我的下面又漲又癢,巨大的刺激讓我陰道裡的愛液不爭氣的泉一般湧出來,這可真是惱人,怎麼我下面的水就這麼多呢,羞死人了。

「咕唧、咕唧、咕唧……」水聲連綿不斷的傳入我耳中。

「哼……嗯……」我仔細感受著從下面傳來的每一絲快感,嘴裡不受控制地呻吟起來。好在經理還算受信,他的陰莖一直再沒有前進一分。

漸漸的我放下戒心,雙手只是緊緊摟住經理的脖子,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場讓人快樂而又放縱的遊戲當中之去。

「啊……」

「小艾,舒服嗎?」

「嗯……」

「那以後還讓我這樣子對你嗎?」

「嗯……」

「咕唧、咕唧、咕唧……」

「啊……你的……好……大喔……好……舒服……」

「我也好舒服,你下面又緊又熱,還會自己動呢,噢……你真是一個天生的尤物,今天終於操到你了……你把腿抬起來吧。」我順從的抬起了腿,躺在了桌子上。

經理將我的腿放在他的肩膀上。

此時,我根本沒有意識到我的危險即將來臨。

迷糊之中,我感覺到他把陰莖退到了我的陰道口處,並且他把他的上半身壓在了我身上,我的腿被強迫的壓向自己的身體兩側,成了一個「V」字形。

「嗯……怎麼不動了……射……出來了嗎……」

「沒有,還早呢。」

只聽見我下面傳來「咕唧」一聲,經理的大陰莖又插了進來,頂在我的花心處。我舒服的顫抖起來,迷離的雙眼正好看到我的腳趾,又一根根的翹了起來。

從我嘴裡發出類似於哭的呻吟聲。

「嗚…好舒服……啊…不要啊……劉總……你…你怎麼全都放進來了……」

心理上的巨大落差,讓我陰道裡面急劇的收縮起來,緊緊纏繞住經理粗大、堅硬的陰莖,連我的花心也一吮一吮的吸住了經理巨大的龜頭。

「嗚……」一瞬間,我彷彿飄了起來。

同時,我的陰道裡開始痙攣,一陣陣熱流不受控制地噴出,澆在經理的龜頭上、陰莖上,頃刻擠開我的陰壁,流在桌子上。

最後,我隱隱約約地聽見經理說:「時間到了,我的美人兒。」

良久,我的神志漸漸恢復過來,看著經理,心中的悲憤、委屈一下發洩不出來,忍不住哭了起來。

辛苦了這麼久,最終還是失身給這個大色狼了。老公呀,我該怎麼面對你。

「不要哭了,小美人,眼睛哭腫了怎麼辦?一會兒會讓人看到的。」經理得意的安慰我道。

是呀,眼睛哭腫了一會怎麼見人。我眼睛紅紅的看著經理,恨恨地道:「你這個大色狼,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滑稽的是當我端莊地說這些話的時候,下體還插著一支巨大的陰莖。

經理不以為然地道:「嘿,剛才你舒服的時候怎麼不說這些。你看看你,底下還會噴水,害得我剛才差一點就射出來了。」

我臉一紅,想起剛才高潮時不知底下噴出了什麼,是尿、還是愛液,我也搞不清楚,我身上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我吶吶地道:「現在你該滿足了吧,放我走吧。」

「不行,我底下還難受著呢,你讓我射出來我馬上就放你走。」

果然,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在我體內正不安的脈動著,而且越發的粗壯。高潮剛過後的我變得觸感特別的靈敏,我甚至連他龜頭處堅硬的稜子,還有他陰莖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清楚感覺到了。這些都被我充血的陰壁捕捉到,傳送到我的大腦之中。

我剛才那堅定的決心又開始動搖了,反正已經失身給這個大色狼,也不在乎這麼一會了。想到剛才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我的下體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我卻不知道,此時的我,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背叛了自己的老公。

我不敢看經理的眼睛,低著頭用只有我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道:「那好吧…你快一點,不要讓別人知道了我們的事。」

經理喜道:「那沒有問題,我的美人兒小心肝。」

頃刻間,我下體的水聲又傳了出來,巨大、粗壯、堅硬的陰莖開始在我下體內高速地抽動起來。

我咬著嘴唇,不想讓自己發出聲來,可在被經理插了才幾下後就忍不住叫出聲來,不,應該是哭叫起來,因為,那種快感實在是太強烈了,我如果不這樣,也許就要窒息過去。

「嗚……插……死……我……了……」

不一會兒,經理將我的小腿壓在我臉旁,使我的臀部向上挺,這樣他的陰莖就插得更深,他每次都將陰莖拔至我的陰道口,然後又重重地插進來,這時,我還感覺到他的陰囊拍打在我的屁股上,而龜頭則頂進了我的子宮內部。

「嗚……饒……了……我……吧……嗚……嗚……」

「嗚…劉……總……我……真……的……受……不……了……啦…嗚……」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

「啪、啪、啪、啪……」

整個辦公室裡都充滿了我的呻吟聲、水聲,還有我的臀肉與經理大腿的碰撞聲。

「嗚……媽……媽……呀……」

我是真的受不了了,連媽媽也叫了出來,經理實在是太厲害了。此時我的腦海裡已經沒有了時間的概念,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達到了多少次高潮,流出了多少水來。

「小蕩婦,叫哥哥!」

「嗚……哥……哥……」

「叫好老公!」

「不……嗚……不……要……啊……我……要……死……了……」

經理更加大力的動起來,每一下都插入我的花心裡。

「快叫,你這個小蕩婦,竟敢不聽話,我插死你!」

「嗚……饒……了……我……我……叫……停……止……呀……嗚……」

「好……老……公……」

「哈哈哈哈,這才乖,再多叫幾聲給我聽。」

「好……好……老……公……好……公……饒……嗚……」

我此時可憐得連話也說不清楚了,可是經理他並沒有放過我,反而更加興奮的抽插起來。這可真是讓我快樂得要死掉而又痛苦極了的一次經歷啊。

「你這個小賤人,小浪蹄子,平時竟然假裝正緊,哈哈,現在怎麼不裝了,怎麼這麼淫蕩。」

「你……我……沒……有……嗚……嗚……」

經理的話使我感到既是羞憤而又更加的興奮不已。

經理突然急促地喘起氣來,道:「臭婊子…給我把腿夾緊,我…要射了!」

我腦海裡突然清醒了起來,我扭動著身子,想要讓他的陰莖脫離出來,今天是我的危險期,我急切地道:「不……不要射到我裡面呀……」

經理的陰莖突然又漲大了許多,他死死按住我,下面更加不停的衝刺起來。

「嗚……嗚……啊……」我哀鳴了一聲。

陰道裡漲大的陰莖開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搏動,下體感覺到了一陣陣火熱的液體,噴灑在我花心的深處。

我再也顧不了許多,仰起頭,半張著嘴,身體不由得彎成了一個美麗的弧,陰道深處也回報似的噴出了一陣陣的熱流。

我真是一個悲哀的女人。

良久良久,經理拔出了他那已經開始有點發軟的陰莖。

我默默的坐起身來,戴上胸罩並將內褲套進我的腿上穿好。

經理等我扣好上衣的全部扣子,然後赤著下身,討好似的幫我拿過鞋,道:「小艾……」

我沒有理他,看著他微微突出的小腹,還有那此刻像一條軟蛇似的陰莖,我感到了一陣陣的噁心。

站在地上,我使勁將裙子上的皺紋扯平,只是,裙子的後面濕了一大快。

聯想起剛才荒唐的舉動,我的臉又紅了。

我想了想,低頭對經理說:「劉總,今天的事我就當沒有發生過,只是以後你要是再敢……我真的會報警。」

說完,我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經理的辦公室。只是,我卻沒有看見經理嘴角邊慢慢流露出的笑容,否則我一定會後悔自己這自作聰明的決定。

門外卻站著一個人,是李莉,她正笑瞇瞇的看著我。

糟了,剛才我和經理發出的聲音那麼大,她一定全部都聽到了,怎麼辦?我的心象亂麻一樣。

「小艾,你真不愧是公司裡的第一美人,連叫床聲都那麼動聽啊。」李莉美麗的臉上也透露出一絲絲的紅暈,眼波水淋淋的。

「我……」我欲言又止。

「嘻嘻,你放心,都是女人嘛,我不會亂講的,再說又有哪個女人見了經理那裡會不動心呢!」

我臉一紅,這真是越描越糟,李莉她竟然還看見了……

唉,算了,我還是走吧。

還好這不遠處就是一個洗手間,而且沒有什麼人看到我這狼狽的樣子。

突然一股熱流透過了我的褲衩,順著我的大腿根流了出來,我急忙用手摀住自己的陰部,跑進廁所裡。

我撩起裙子,並將褲衩褪至腿彎處,靜靜地坐在馬桶上。

經理的精液這時不受控制的一滴滴淌了下來。

此時此刻我才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忍不住地哭了出來。

可是淚水並不能洗去我心中的屈辱感,我的身體已經不再乾淨,它被那個惡魔玷污了。

想想剛才竟然被那麼粗長的東西插入到下體內,我心裡不由的一陣害怕。那麼粗,那麼長的傢伙……剛才竟然被我的下體完全的吞納掉,這些都是真的嗎?

可是我知道這一切都真實的發生了。

我撩起裙子,看見我紅腫的下體依然在流出白色的液體,那是經理的精液…

我不由得恍忽起來。

都是剛才那紅色,粗大的陰莖……是它讓我發狂、窒息、哀求……讓我失去了一切廉恥……

可是轉即我又回到了現實之中,一定是他剛才插的太深,所以精液到現在還沒有淌完,這要是在平時也沒有什麼,可這幾天正好是我的排卵期,我要是懷孕了那可怎麼辦?

我恨死那個經理了。

可是老坐在馬桶上也不是個辦法,誰知道經理的那玩意什麼時候淌完呢。

不管它了,我強忍著下面異物流出的感覺,紅著臉走出廁所。

正好沒有人在附近。

我匆忙的走回我辦公桌旁,在包裡取了一片衛生巾,然後又快步走回廁所。

突然我底下又一股熱流淌了出來,我趕忙脫下裙子,坐在馬桶上。這該死的精液,一定是由於剛才我走動的緣故吧。好不容易我等到精液淌的差不多了,准備將衛生巾墊上時,突然又發現我的下體有一些異樣。

我平時藏在包皮裡的陰蒂此時變得像顆紅色的小花生豆,而且還硬硬的,手指輕輕一觸,下面就傳來一種觸電的感覺,還連帶的我陰道裡面也蠕動起來。

「嗯……」我的鼻子裡不由的哼了一聲。

我好奇的將一隻手放在我兩腿間摸了摸。那裡現在是又滑又膩,大部分是經理的精液,發出一股腥腥的味道。

我噁心的皺了皺鼻子,將腿又張開了些。

紅色的陰唇此時張開了一個小口。

我將手指一點點的伸進自己陰道,還好,精液的潤滑使我的手指很輕易就探了進去。

我閉著眼,感覺著自己下面的感覺。這時我陰道裡開始蠕動,緊緊的裹住了那根入侵的手指。

好舒服呀,我微張著嘴,另一隻手卻無意識的伸進了襯衣裡,輕輕捏住了自己的乳房……

我笨拙的開始了我人生裡的第一次手淫。

我的腦海裡映出了剛才被經理強姦的畫面。經理淫穢的笑著,我被強迫分開雙腿,下體插入一根巨大的陰莖,它劇烈而快速地抽動著,我一次次的到達快樂的頂點……

不僅如此,我甚至想像到經理強迫我使用各種姿勢來滿足他,有坐著的,站著的,還有從後面插入的……

很快我的高潮就來臨了……我癱坐在馬桶上,愛液好似流水般滴了下來。

我嬌喘著,乏力的抽出了手指。

原來女人自己也可以到達性高潮的,只是……總覺得有點空虛。

晚上下班,我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家。

老公還沒有回來,我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真是謝天謝地啊。

我匆匆忙忙地消除證據,扔掉髒了的內褲,衝進衛生間快快的洗了個澡,換上件白色乾淨的短連衣裙。然後我又盡力做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洗菜、做飯,乖乖等待老公的歸來。

可是,放在桌子上的菜都涼了,老公還沒有回家。

他一定是單位上有事吧,聽老公說他最近單位上會很忙,可能要加班,唉…

我無聊的坐在沙發上,一個人看著電視,可是,今天怎麼淨是些無聊的節目呢,我一隻手支著下巴,不由得就慢慢想起今天下午的事來。

下午我是被經理強姦,可怎麼會流那麼多水呢?而且我的下面到高潮時竟然還會噴水,真是不可思議呀。

那會我哭叫著要他饒了我,可那個壞蛋一點都不心疼我,讓我差點就被他干死在辦公室裡了。

他的那根陰莖也太大了,下午只是放進了一個龜頭,就佔了我陰道的三分之一那麼多,想想真是可怕,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長的,不過真的是讓我很舒服。

想到這,我陰道裡癢癢的,剛洗乾淨的底下又開始潮濕起來。

我忍不住將雙腿緊緊的夾在一起,輕輕地摩擦,可是這沒有一點用,下面反而更加難受。

不能這樣。我強忍著自己想把手伸進下體去的慾望,離開綿軟的沙發站了起來。我使勁地搖搖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現在的我應該去休息。

我軟軟地來到了臥室裡,打開了燈。

臥室裡的鏡子裡映出了一張絕美的粉紅色的臉孔,只是在她的眉角處流露出一絲絲遮掩不住的春情和渴望。

鏡子裡這個有些淫蕩的女人真的是我嗎?我羞澀地摸著自己的臉。我今天這是怎麼了,以前的我可從來不會這樣啊。

換上睡衣,我從床邊的抽屜裡取出了一個避孕套,把它壓在自己枕頭底下。

我躺在床上渾身發熱的等待著。

老公啊,你就快點回來吧,老婆好想好想你。

可是,直到我模糊的入睡前,老公都沒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