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的悲哀

作者:鶴頂紅

這是發生在A市的一個故事。

誠志發展有限公司。

「小艾,正忙著呢?」

我抬眼一看,原來是李莉。她是我們公司經理的私人秘書,也是我們公司的大美人,個子雖然不高,但是身材非常的勻稱,我私下裡曾聽公司裡的男同事色迷迷的把她稱做「小美女」。

我放下手裡的鼠標道:「是啊,劉總要我這兩天把公司今年的業績趕出來,有事嗎?」

「劉總讓你忙完了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知道了!」

我亂七八糟的忙了一早上,直至下午才把業績單整理出來,然後趕快打印出來,向經理室走去。

臨進門前,我下意識的將我及膝的裙子向下扯了扯。

「咚、咚」,我敲了敲門,裡面傳來,「請進!」

我走了進去,把門關上,只見裡面有一個禿頂的中年人正坐在辦公桌後面。

「劉總,您要的今年的業績我已經做出來了,李莉說您還有事找我?」

「啊,是小艾啊,是的,是有事找你,你先把業績單拿過來我看看。」

我走到辦公桌前,剛要把業績單遞上去,經理示意要我走到他身邊去。

我猶豫了一下,咬咬牙,走近他身邊,並把業績單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經理低下頭看了看,道:「小艾,把這上面的數據詳細解說一遍給我聽。」

我低下頭,道:「好的,劉總。」

「今年我們公司總的業績還不錯,比去年上升了六個百分點,dfjstory.com但上半年的業績不太理想……」我無神的念著。

這時我感覺到經理的一隻手隔著裙子落在了我的臀上,輕輕地捏動起來。

「啊……」我屈辱的發出了一聲呻吟,腿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僵硬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我甚至被經理扯掉了內褲,要不是我當時掙扎起來,還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也想過辭職,可是老公的企業自去年起就開始不景氣,不但工資現在少得可憐,還隨時有下崗的可能,而且我們在前幾年按揭貸款了一幢房子,到現在還有十多萬元沒有還清呢,我怎麼能……唉……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念著。

經理的手不安分的動著,他見我沒有反抗,於是手往下移,從我裙子下伸了進去,在我兩腿之間滑動著。

今天我正好沒有穿長筒絲襪,我只好強忍著自己不去掙脫這只可惡的手。這時經理的手已經向上伸至我的大腿根處輕輕撫摸起來,肥大的手指不時碰觸在我的下陰處。一陣陣淡淡的快感不由的自我的雙腿間產生,傳入我的大腦。

又來了,我羞惱的想著,怎麼被這種人侵犯我也會有這種感覺。

我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我索性不再念那討厭的業績單,只希望經理對我的侵犯快一點停止。

然而經理的手沒有一點停止的跡象。

我突然想到上次經理把我的內褲扯掉的事,我不由得擔心起來。要是今天他又這樣怎麼辦?而且這裡是辦公室,要是有人敲門進來的話……,想到這裡,我只好向老天不停的祈求,但願不要出什麼事情。

快感不停的自下傳來,我感覺到我的下體不爭氣的開始流出液體來,我羞愧的低下了頭。

「嘿嘿,小艾,你的身體還是這麼的敏感啊,只一會兒就開始出水了,這真是讓人感到興奮啊!」經理淫邪的笑著。

我的臉上開始發燒,一定紅透了,這討厭的老色鬼。受到這種侮辱可是身體卻變得更加敏感,這該死的身體。

上次也是這樣,在經理淫穢的語言和笑聲下,我的身體一次次的背叛了我的意志,不得已屈服於經理的挑逗之下,那一次差一點我就……

這時,經理的手指隔著內褲摸起我的下體來。

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內褲已經濕濕的貼在我的陰唇上,經理的手指在我的兩片陰唇之間輕輕划動,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到最後他的手指每次划動時都陷入了我的陰唇之內,不受控制的快感更加強烈。

經理突然將他的手指收了回去,我一時沒回過神來,甚至還有一點點失落。

這時,經理將我拉向他坐著的兩腿之間,依然背對著他,對我說道:「上身趴在桌子上!」

「不要,劉總。」

「別怕,小艾,我只是想看看你下面的樣子啊,嘿嘿!」

啊,最可怕的事就要來了。我想反抗,可是一想到那些理由,就再也沒有力氣了。最後,我只好安慰自己說,只要不讓他突破那最後一關就好了。我卻不知道,我每次這樣一想,自己心理上的抵抗力就弱了一分。

我慢慢地趴在了桌子上面,臉上不由的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下身一涼,我的裙子被掀了起來。緊接著,一雙手將我的內褲往下扯,我的雙腿條件反射的夾了起來,不讓他把我的內褲脫掉,可是,最後還是被經理巧妙的褪了下來。

這時,我下身已無寸縷,整個的暴露在經理的眼裡。

上次我的內褲雖然被經理扯掉了,可是由於我的掙扎,他並沒有看到我的下體,可是這次,還是被他給看到了。

除了丈夫,經理是第二個看到我隱私部位的男人。

我雖然趴在桌上,可是依然感覺到他的視線正緊緊盯著我的那裡,我緊張極了,可是我的陰道卻開始不停的抽搐起來,每次抽搐,我都可以感覺到下體不停的滲出水來,不一會兒,滲出的水自我的大腿根處向下流,最後流進我的鞋裡。

「啊,小艾,你的下面真美!屁股翹翹的,腿又細又長,真不愧是我們公司裡最美的女人,咦?你下面的小嘴裡怎麼流了這麼多口水啊。我幫你擦擦。」

我羞得做不出聲來。

這時,他的手拿著我的內褲幫我把下體的水清理乾淨,而少了他的挑逗,我的下體也漸漸恢復了正常,不再抽搐。

很快地,他的雙手又放在了我的臀上。

一股股熱氣噴在了我的後面,癢癢的,很舒服,他一定是在離我那裡很近的地方看,可是那裡是丈夫都沒有仔細看過的地方啊。我嬌羞的想掙開,可是我的臀被他的手牢牢的固定住,一點也動不了。

心裡不由的產生更加強烈的屈辱感。

可是水又不爭氣的開始流了出來。

這時,又發生了一件我絕對想像不到事。

突然我的下面被什麼東西貼住,緊接著一個熱乎乎,軟軟的東西在我陰唇上蠕動,很快的它就鑽進了我的下體,不停的動著。

「啊……」好舒服,我的大腦裡面暫時地空白了一下,但是很快我就醒了過來,他該不會是把那個放了進來吧,可是不像,我下面的這個和那東西形狀又不太一樣,而且軟軟的,該不會是……他的舌頭吧!

我和丈夫結婚也三年多了,可是連我丈夫也從沒有用舌頭舔過我那裡,今天經理他竟然……

「劉總,啊……不要……舔那裡……呀……」此時,我舒服得連說一句話的力氣也沒有了,如果這時有人脫了我的鞋子,就會發現我的腳指頭也舒服得一根根翹了起來。

經理真是個魔鬼。

他用雙手將我的陰唇拉開,然後他的舌頭象蛇一樣在我陰道裡鑽來鑽去,將我的理智一點點除去,慾望的火焰漸漸的燃燒了我。

「呼呼,你的愛液可真是甜美啊。」經理將我下體流出的液體全部地吞進了肚子裡,好像我的愛液是什麼瓊漿蜜液一般。

他的言語刺激著我的感官,下體的感覺更加劇烈的衝擊著我的腦海。我認命的想著:既然下體已經被他看過了,而且他正在用嘴親我底下,我為何不好好享受一下呢?只要不讓他的那裡進入我的下體就行了唄。想到這裡,我配合地將臀部翹了翹,以方便經理的舌頭在我底下活動,甚至,我悄悄、慢慢地將雙腿分了開來。

「嘿嘿,這才是我的乖寶貝。」經理怪笑起來,他好像發現我的企圖似的,舌頭更賣力的蠕動。

一陣陣昏暈的感覺向我襲來。

「啊……我……不行了……」我使勁喘著氣,這時我的喉嚨好像也漸漸地失去了作用,我知道這是我快要到達高潮的表現。

突然,一根手指在我肛門處輕巧的划動起來;而同時又有兩根手指將我這時因興奮而突起的陰蒂捏住不停的捻動著。

我的呼吸幾乎要停止,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斷地向我湧來,陰道裡不由自主地痙攣起來。

「嗚……」我舒服得甚至發不出聲音來。

我無力地癱在了桌子上。

這時高潮的餘韻還未從我體內消失,身後卻傳來「悉悉嗦嗦」的動靜聲。

我的心裡猛的一驚,這分明是正在脫衣物的響聲呀。

經理他想要幹什麼,難道他要……不行呀,我不能再讓他得寸進尺了,否則我以後還怎麼面對我最深愛的老公呢?

我急得快要哭了出來,想要掙扎,可是偏偏身體卻軟得一點勁也使不上來。

「小艾,舒服嗎?嘿嘿,還有更舒服的在後面呢!」經理在身後笑得更加淫穢。

經理的手從我腰後伸了過來,強迫著將我的身體翻了過來,於是變成我躺在桌子上的樣子。

我勉力的用手支撐起我的上半身,軟弱得道:「不要啊……劉總,我是有老公的人,而且……這裡會有人來的,您就放過我吧,不然……我會報警的。」

「嘿嘿,我已經吩咐過李莉,這裡誰都進不來。至於報警嘛……如果你嘗了我的大肉棒……嘿嘿,一定會捨不得報警的,剛才你已經爽過了,可是你看看我這裡,硬梆梆的怎麼辦?」

我低頭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下身赤裸著,那裡這會兒正直直的挺立著,又粗又長,而且上面還佈滿粗粗的青筋,好像蚯蚓一樣,還有他的龜頭,竟有我的半個拳頭那麼大。

我的天啊,這要是真的讓他插進我底下,那我能承受得了嗎?

如果這裡有張鏡子的話,我想我的臉色一定是蒼白的。此時我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落入虎口的小兔子,身子無助的發抖著。

經理淫笑著將我的兩腿分開,我的陰戶又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

「啊……」我不由的驚叫了一聲,慌忙坐起身來,用手遮住我的陰戶。我想合上我的雙腿,可是經理站在我兩腿中間,根本合不住。

經理笑嘻嘻的站著,蠻有趣的看著我的表現,突然說道:「小艾,要不這樣吧,我們倆來打個賭,如果你贏了,我就今天放你走,如果你輸了,你就乖乖的讓我幹一下,怎麼樣?」

他故意把「干」字咬的很重,聽的我下體陰道內不禁一顫。這可惡的色鬼。

可是我還是急忙的點起頭來,只要能讓他不那樣,我這時什麼都能答應。

他又淫笑起來,不慌不忙地用指著我的陰道口道:「我們來這樣賭吧。讓我來挑逗你,你如果能讓你的這裡不要流出水來,就算你贏了,反之則我輸了。」

什麼,這分明是耍賴嘛,我怎麼能控制得了那個,我的身體那麼敏感,輸的一定是我。

「這個不行,換一個吧。」我紅著臉道。

「咦,這個為什麼不行,你說出原因來。」

「嗯……是因為……因……為……」我實在說不出口來。

「因為什麼,不說出原因來就照我說的來做。」

「不要,」我一急,臉更加紅了,低著頭小聲地道:「因為……你一摸……我就忍不住……出水了……」

「哈哈哈,」經理得意的大笑起來,「好、好,那我們就再換一種賭法吧,哈哈!」

我緊張地看著經理想了想,他突然道:「我倒有個公平的賭法,你看,我這裡硬邦邦的,只要你能在半小時內不管用什麼辦法,讓我這裡發射出來,就算你贏了,你看怎麼樣?」

我盯著他那個又紅又紫,大得嚇人的東西,咬咬牙,下了下決心,道:「好吧!」

經理又開始色咪咪的看著我,道:「那你先把頭髮披下來,我喜歡看你披著頭髮的樣子。」

我仰起頭,把盤著的頭髮解下來,並搖了搖,讓頭髮順滑下來,問經理道:「這樣行了嗎?」

這時經理盯著我,只差沒流出口水來了。

他又道:「把上衣的扣子解開!」

我遲疑了一下,想到:反正身上最重要的部位都讓他給看了,也不在乎我的胸部了,只要能讓他快點射出來,什麼都行。於是,我把我女式西服的扣子還有襯衣的扣子一顆顆解開,露出我裡面白色的縷花胸罩來。

由於我的乳房比較豐滿,也比較挺,所以我平時挑選胸罩時都挑的是比較柔軟和比較薄的面料,今天的這副胸罩就非常的薄,再加上是縷花的,從外面可以看到我乳房的大概樣子。本來,這是我偷偷買了準備今晚給老公看的,還準備和老公……可是現在,竟然被這個大色狼……想到這,我內心不由的一陣悲哀……

我紅著臉,伸手到後面去解胸罩的扣子,可是看見經理的色臉,心裡突然泛起一陣不安的感覺。

「劉總,你說話算話?」

「小艾,我騙你幹嘛,不然剛才我早就放進去了。」

是呀,他現在好像沒必要騙我,可是我看見經理嘴角邊的那一絲笑,總覺得哪裡不對,算了,我認命了,我一定要讓他射出來。

手一鬆,胸罩的扣子解開了,我胸前的乳房彈了出來。

我順手把胸罩放在桌子上,低著頭小聲對經理道:「好了。」

這時,我上衣的扣子全部打開,露出了整個胸部,而底下兩腿被迫分開,裙子也被拉在了腹部上,露出了整個外陰。我想,如果老公知道我這個樣子在別的男人面前,他會怎麼樣呢?我眼前出現了老公憤怒和悲傷的臉。

老公,原諒我。我心裡默默地念叨著。

「哇,真漂亮呀,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小艾,沒想到你裡面和外面一樣的迷人啊!呵呵!」

經理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路,他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道:「來,坐在我腿上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他看了看手上的表,「現在開始記時了!」

我急忙站起來,跨坐在他腿上。

經理腿上的毛好多,弄得我癢癢的,我強忍著,正準備伸手握住他的陰莖,沒想到他把腿一抬,我「啊」的一聲失去了重心,上身自然地往前一傾,雙手就摟在了他的脖子上。

「呵、呵,往前點好。」經理雙手摟住我的腰淫笑著道。

我底下的陰唇這時正好貼在了他的陰莖根部,熱乎乎的,一陣快感又傳了上來,這也許是因為剛才的高潮才過去不久,陰唇由於充血而變得更加敏感的緣故吧。

我紅著臉恨了他一眼。但下體一時竟有點捨不得離開他那裡的感覺。算了,這樣也許能讓他快一點出來呢,我自我開脫的想道。

我鬆開雙手,左手輕輕的搭在經理的肩上,右手往下握住了他的陰莖。

我開始為經理的陰莖套弄起來。

我的手太小了,只能勉強地握住他陰莖的大半部分,它現在在我手裡輕輕的脈動著。我在心裡不由暗暗的把他和老公比較起來。算起來老公的尺碼起碼要比他小三個號,他的陰莖不但要粗大的多,而且又硬又燙,想到這裡,我的下體不禁和經理的大陰莖貼得更加的緊湊,而陰唇和陰莖相貼的地方由於我的緣故變得濕漉漉的。

我不好意思的偷偷瞟了經理一眼,只見經理這會正舒服的瞇著眼睛,根本沒有看我,大概是很舒服吧。

我鬆了一口氣,看這樣子應該半個小時能射出來吧。

不一會兒,我的右手開始發麻,速度慢了下來。

在家裡我來例假的時候,有時會替老公手淫,所以我知道一旦速度慢下來,男人的快感就會降低,一般我會用嘴來繼續下去,可是在這裡我實在不想這樣,而且經理的陰莖實在太過巨大,我的嘴裡也根本容納不下,這可怎麼辦?

有了,我輕輕的挺動腰身,用自己的陰唇貼著他的陰莖,開始上下的滑動起來,而我的手則在他的龜頭上輕輕的撫摩著。

這著果然不錯,經理爽得把剛剛睜開的眼睛又閉住了。我突然想到以後可以給老公這樣試試,可是又想到老公的陰莖沒有這麼粗大,這招根本就用不上,不禁心裡一陣失望。

像是受到了鼓勵一般,我動作的幅度也漸漸的大起來,可是這樣一來的後果是我自己下體的快感卻變得強烈起來,沒有幾下,陰道裡流出的水把經理的大陰莖弄得整個都濕了。我乾脆用手把我流在陰莖上的愛液均勻的抹開,有了愛液的潤滑,我的手和下體更加省力的動作著。

這時我的鼻尖和鬢角都累出了汗,臉上一片嫣紅,可是經理的陰莖卻不見一點要射精的跡象,反而越來越粗壯起來。

完了,這可怎麼辦呀?

這時經理睜開了眼睛,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他的一隻手離開了我的纖腰,卻握住了我的乳房,另一隻手微微用力,將我的上半身摟近他的身體,嘴巴吻在了我的耳根上。

我的陰唇正好壓在他的陰莖上面。

「嗯……你要幹什麼……」我感覺身上如遭電擊,下體的水好像決了口的洪水一樣流了出來。

經理一邊用手指捻動我的乳頭,一邊輕舔著我的耳垂,另一隻手還伸進我背部不停的劃著圓圈,輕輕地對我道:「我在幫你呀,你呀,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也是我見過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你知道嗎?」

雖然我很厭惡他,可是他這幾句情話讓我心裡砰砰的跳個不停,女人是最感性的動物,他這幾句簡簡單單的情話這會兒對根本就沒有防禦的我來說簡直是致命的。

而且我身上最敏感的幾處地帶同時被襲,我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啊……你……放開……我……我……還要……讓你……射……嗚……」

我閉上嘴的原因是經理的嘴巴突然封在了我嘴上。

我閉著嘴,不讓他的舌頭伸進來。

可是,乳頭突然一疼,是他用力掐了我一下,「嗚」,我忍不住張開了嘴,他乘機把舌頭伸了進來。

他的舌頭捲住我的舌頭,我被動的和他接起吻來,但是不一會兒,我就沉浸在他的熱吻當中,他不時的吸住我的舌尖,又輕輕舔我的牙床,還在我的舌根底下輕輕打轉,這還是我這一輩子中第一次這麼全身心地投入到一次熱吻當中。

我也雙手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下體也無意識的在他陰莖上輕輕的摩擦著,早忘了自己該幹些什麼了。

良久良久,他的嘴離開了我的唇,我依然戀戀不捨的回味著剛才的快感。

經理又對著我淫笑起來,他指著我的臀下道:「你看看……」

我低頭一看,不但臉上,連脖子上也紅了起來。原來我流出的愛液不但把經理的大腿處全部弄濕了,而且就連經理屁股下的純毛坐墊,也給弄了好大一塊的濕印子。

「小艾呀,你老公一般一周和你做幾次愛呀?」

我紅著臉道:「大概一周兩三次吧。」

「什麼,放著你這麼美的人兒不管,一周才兩三次,可惜呀可惜,要是我,一定每天要和你做兩三次,呵呵!」

「不是啊……只是因為他很忙,所以我們……」我嬌羞地為老公辯護起來。

這時經理抬起了手,看了看表道:「時間還有五分鐘了,看來我可以好好的干你了!」

我焦急地道:「不要啊,劉總,還有五分鐘,我一定可以讓你射出來的!」

「剛才你又不是沒有試過,五分鐘你怎麼可能讓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