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盲的新婚之夜

俗話說:男人一生有三大幸事: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他鄉遇故知。這三件事當中最讓人銷魂蕩魄的莫過於洞房花燭夜了。

我和老婆結婚前見過許多次面,老婆人長得白嫩,面容還算嬌好,平生從未接觸過女人的我,一見到她就面紅耳赤不知所措,當她點頭答應嫁給我做我的老婆時,我一把把她摟在懷裡,摟得緊緊地,彼此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心跳急促,足有一百二十,急促的心跳讓我頭暈目眩,一時間竟不知身在何處。

迷迷糊糊中一個驚喜的想法跳進腦海之中:我也有屬於自己的女人了,從今以後這個女人歸我所有,歸我獨享,讓我親,讓我摸,讓我肏,想到這,我大膽地雙手捧著老婆的頭就開始了我的處男之吻,我火熱的雙唇緊緊地壓在老婆的火熱的嘴唇上,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的身體在發抖、在發熱,我們的舌頭彼此纏攪在一起。

她把舌頭深深地伸進我的嘴裡讓我吸咂,她也吸咂我的舌頭捨不得放鬆,我們忘情地親吻、彼此交換和吞嚥著唾液,幾乎忘記了呼吸。女人的身體對於我來說絕對是個天大的秘密,也許出自人類好奇的天性,女人的身體對我有莫大的誘惑力。

在忘情地親吻找老婆的同時,我的兩隻手也沒有閒著,先是隔著薄薄的衣服撫摩老婆的後背,在我親吻下的老婆大概也動了情,丟掉了姑娘的羞澀與衿持,自己掀開了後衣襟,讓我的雙手貼肉摸她的後背,老婆的身體又嫩又光滑,讓我的感覺舒服極了。

摸著摸著我的雙手順勢而下輕易就摸到了她的屁股,原來老婆不知什麼時候自己揭開了褲腰帶,我第一次貼肉摸女人的腚,既緊張又興奮,感到好刺激。老婆的腚雖不太大,但很圓,光滑、細膩、如果白天脫了褲子一定顯得白嫩無比,吹彈得破,我的雙手在老婆得屁股上不停的遊走,我邊摸邊掐、捏,揉搓,弄的我的老婆呻吟不止,呼吸越發粗重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老婆側身,我緊緊地把她擁在懷裡,左手伸進她的胸前,我本來期望著能摸到一雙豐滿的乳房,可惜老婆的乳房與我的期望相差很遠,我輕輕地玩弄乳頭,我把嘴貼在老婆的耳邊悄悄地說:「你的奶子怎麼那麼小?」

老婆說:「聽人說,女人的奶子只有男人去摸才會變大。」

我說:「我喜歡女人的乳房,更喜歡大奶子。」

老婆說:「從今以後我就屬於你了,我的一切都歸你所有,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讓你享受的。」

聽老婆這樣說,我更加激動、興奮,左手順勢而下,dfjstory.com越過我的女人的平坦的小腹,手就摸到了老婆的陰毛,我女人的陰毛不太茂密,但第一次接觸女人的陰毛,激動得渾身就像觸電般,那種感覺真是用語言難以描述,我的手再稍稍向下一點,手指頭就觸摸到一條濕濕的、長長的肉縫。

我悄悄地說:「老婆,你們女人把這個地方叫什麼?」

老婆說:「叫屄。」

她反問我:「你們男人叫她啥?」

我說:「男人也把她叫屄。」

我又說:「我太喜歡屄了,讓我模模屄,好不好?」

老婆說:「不,太髒,來例假了。」

我的陰莖從見到老婆那一刻起就硬梆梆地豎了起來,現在和老婆纏綿這麼長的時間,下身早以漲痛難忍,恨不得馬上把老婆的衣服扒光把我那根急不可耐的鐵棒肏進她的屄裡,此時此刻我什麼也顧不得了,不顧一切地把手指插進老婆又粘又滑的屄裡邊,我感覺老婆的屄好長好長,平生第一次摸到女人的屄,激動得我的心更加狂跳不止,簡直就要跳出嗓子眼。

老婆說:「別摳,疼。」

我不顧老婆的抗議,還是不停地摸,手指在她的屄裡抽出插進地一陣忙活,她的屄又熱又滑溜,刺激得我的心癢酥酥地,渾身熱血沸騰,這時,我摸到兩片薄薄的肉片,也是滑溜溜的,我問老婆:「這是什麼?」

老婆說:「那是小屄幫子。」

我說:「還有大屄幫子嗎?」

老婆說:「有,在小屄幫外面。」

啊,我摸到了,大屄幫是有兩指寬的嫩肉,上面長滿了毛茸茸的陰毛。我和我的女人溫存、纏綿好久好久,彼此之間都感到幸福無比,幾乎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夜深了,老婆怕家裡人不放心,和我約定了下次見面的時間後,就要和我分手,正在這時候我才發現我一步也走不了了,下身熱麻、漲痛讓我的兩腳拉不開栓、邁不動步了,老婆挽著我的胳膊、我摟著她的腰轉游了好半天還是步履維艱,而我離家還很遠,這可怎麼辦?

我對老婆說:「我若是能把精掖放出來就好了。」

老婆說:「往哪兒放?」

我說:「放到你的屄裡吧。」

老婆說:「我的屄從今以後雖說永遠歸你享用,但第一次無論如何也得等到洞房之夜」

我說:「你幫我,用手。」

老婆說:「我不會。」

當她見我脫開褲帶用手握住陰莖上下套弄想以手淫的方式放出精液時,她害羞的背過臉說:「別弄了,留到新婚之夜給我留著吧。」

我說:「精液有的是,但現在不射出去,我走不動道啊。你來用手接著。」

老婆聽話地在我的龜頭下面雙手接,我剛擼了幾下,濃熱的精液就噴湧而出,老婆的雙手接了滿滿的一捧。

我對老婆說:「你吃了吧,很有營養。」

老婆遲疑地用鼻子聞了聞說:「腥腥的,難聞死了。」說什麼也不吃就扔掉了。

雖說事過多年,但此情此景記憶猶新終生難忘。後來我和老婆又見了幾次面,儘管次次見面極盡纏綿,互相撫摩、親吻、擁抱,但我們期盼著新婚之夜的美好,強忍著性慾的熬煎沒有突破最後的防線。

半年後我們舉行了婚禮,當時的形勢及商品供應情況使得我們的婚禮簡陋得令人不堪回首,但畢竟是當時形勢下的婚禮,得到街坊鄰居及親朋好友和父母的認可,這不就是古往今來的人們舉行婚禮的宗旨嗎?

來參加婚禮的最後一位客人走後,我關上了房門。開始了我的花燭洞房之夜。這一夜在我的一生中抹下了濃重的一筆,讓我終生難忘。

我首先脫光了衣褲精赤條條的鑽進了被窩等待著。而我的老婆卻不慌不忙地坐在一條小闆凳上洗腳。我趴在炕上不錯眼珠地看著她的一舉一動。炕燒得挺熱,硬梆梆的陰莖叫火炕一烙渾身舒服又奇癢無比。

我看著坐在闆凳上洗腳的女人,心中頓時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眼前這個女人就是我的老婆?我怎麼這麼快就有了老婆了呢?這不是在夢中吧?我自從十七、八歲性成熟以後,哪一天夜裡不在作性夢?難道今天晚上就要美夢成真了嗎?難道從今以後我就可以天天晚上摟著這個女人睡覺,只要我需要我就可以肏她的屄?

我的女人終於慢吞吞地洗完了腳爬上炕來,坐在我的身旁,先是脫去了外面的衣褲,露出了粉紅色的襯衣和襯褲,接著脫去襯衣和襯褲,又露出了紅色的三角褲,上身則完全裸露在明亮的燈光下,我迫不及待地把她的三角褲拽掉之後,盼了幾十年的場景終於出現了:一個裸體女人與我同居一室等待著我去享用。

在明亮的燈光下我的女人,皮膚白嫩、光滑、細膩,渾身上下潔白無暇,像是粉雕玉鑿似的,我的女人也是第一次與一個裸體男人在一起,臉上羞得粉紅一片,我女人的乳房小的可憐,顯得胸脯平平的,奶頭像個未十分成熟的櫻桃;她最讓我著迷的地方是她的腹部下面那個長滿了陰毛的地區,女人那個地方是我多少年來日思夜想的神秘之地。

看到這一切讓我熱血沸騰,我一把把我的女人摟到懷裡,一個翻身邊就把她壓在身子底下,沒有前戲,沒有溫存,也沒有一點點的思想和心理的準備,我就像一隻飢渴難耐的老虎恨不得一口把我的女人吞進肚子裡。

未等我的女人明白過來,我就挺起等待了好多幾年、癢了好多幾年、折磨了我好多年的、從未嘗過女人肉味的又粗又硬又熱的高爾夫棒猛地捅向女人的下體,第一次佔有女人,肏她的屄,那種急切和狂熱使我忘記了一切,渾身上下熱血沸騰,火熱的陰莖劍拔弩張,沒頭沒腦地在女人的屄口處亂捅亂刺,終因大姑娘坐轎–頭一回–沒有經驗,不得其門而入。

一頓手忙腳亂,只急得渾身冒汗。再看我的女人,緊閉著雙眼,臉色蒼白,緊張得渾身發抖。後來還是在老婆用雙手輕輕地分開了兩片小陰唇,才讓我的陰莖找到了門路,我猛地把陰莖朝那個美妙的洞口插去,還是進不去,越是用力越是疼痛,只覺得洞口乾澀、狹窄,我的陰莖猛烈地向洞口衝擊、撞擊,足有好幾十下我的陰莖像傘蓋似的龜頭才勉強地擠了進去。

還沒等我體驗一下第一次肏女人的美妙的滋味,一陣不可抗拒的慾望鋪天蓋地壓了下來,一陣令我欲死欲仙的快感像電流一樣從我的陰莖頭傳向腰部,傳向大腦,大腦陣陣發麻,又把這快感的電流迅速地傳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讓我全身心地浸泡在無法形容、美妙絕倫的歡娛之中。

稍過片刻,再看我的老婆,牙關緊咬,雙目緊閉,臉色蒼白,渾身抖個不停。

我當時想,難道天底下所有的女人在男人的身子底下都是這個樣子嗎?在朝老婆的下身看,肉洞口處只有我灰白色的精液不停地流淌,絲毫不見我盼望已久的處女之血,難道我的女人不是處女?不容我想得太多,陣陣睏倦襲來,上下眼皮像是用膠水粘住了一樣再也睜不開了,立刻沉入夢鄉。

終因是洞房之夜,心情高興、激動,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醒來,看到身旁的女人,立刻睡意全無,精神抖摟,又一次騎到老婆的身上又肏了起來。這一次,我的陰莖順利找到洞口,剛插入不到一半,老婆就疼得臉都變了形,也是未等我作活塞抽插動作,只覺得陰莖頭被老婆的陰道壁緊緊地包夾之下,精液沖關而出,陰莖在老婆的陰道裡一抖一抖地不停地噴灑播種我的種子。

這一次,老婆讓我破了瓜,鮮血伴著精液滾滾而出,染紅了我的陰莖,染紅了老婆的大小陰唇,染紅了事先鋪在老婆屁股下的白毛巾。

我緊緊地摟著老婆興奮得不能自己,為老婆的處女之血而激動,為自己能親自給一個女人開苞而激動。後來在當晚零晨三點鐘左右又干了老婆一次。新婚之夜,我一夜肏了三回,過足了肏屄的癮。可是,光顧著自己歡樂,全然不顧老婆的感受,連女人的處女膜是什麼樣都沒來得及看清楚,留下了終生的遺憾。

新婚之夜的無知與魯莽,為我們的婚姻埋下悲劇的種子。

幾十年後在兒女成家立業之後,我和老婆終於在切不斷理還亂的重重矛盾中痛苦地選擇了離婚,這是後話。

第二天,老婆肚子疼了一個上午,後來她告訴我,結婚後好長的一段時間裡,走路很不得勁,屄裡總覺得像是塞進了一根粗粗的木棒,漲漲的酸溜溜的好不難過,她又告訴我,如果不是正式和我結婚,成了我的老婆,她是絕對不肯讓我上的。

那個洞房花燭之夜留給她的是難以忘懷的恐怖和痛苦,當我跨上她的身體時,她說她知道在她的下身要有故事發生,但到底在什麼部位卻不得而知,因此當我在她的屄裡肆意噴灑精液的時候,她卻因處女膜的破裂、流血而疼痛不已,在我欲登仙境的美妙時刻,她卻只有咬牙攥拳頭的份兒了。

一對無知的性盲就這樣度過了人生最寶貴最難忘的新婚之夜。我難忘是出於性交的美妙與快樂,老婆難忘是出於新婚之夜的疼痛。於是在日後的夫妻生活中,老婆只有默默的承受很少享受性交的歡娛和高潮,久而久之,形成了性冷淡,與我強烈的性需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雙方由此而產生不和諧、矛盾、怨恨,最後導緻不可避免的後果--離婚。

在我結婚的那個年代是個談性色變、沒有人情味兒、對人類情感中最美好的男歡女愛諱莫如深的年代。沒有任何人,沒有也根本找不到任何一本書籍告訴年輕人應該怎樣作和不該怎樣作。但願新時代的年輕人避免那個年代性盲的悲劇,永遠生活在男歡女愛的幸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