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盤OL的夜更工作

作者:黑夜妄想

「李翼菲,178cm,SASA?嗯……今年畢業是吧!我們這裏和其他地盤不同,很多時候也要到地盤走動,妳沒問題吧?」趙方托了托金絲眼鏡,淡漠地問道……

「呃……沒,沒問題……」李翼菲紅著臉應道……

「嗯,你不用太緊張……其實我比較擔心你對語言的承受力,眾所周知,地盤的工人比較粗豪,說話字裏行間總是夾雜著粗言穢語,雖然大部份工人對女孩子都顯得較為有禮,但亦有個別滋事份子出言無禮……」

「沒關系的,來這裏應征前我就想過這問題,我相信我可以處理好的!」

「那便最好……反正地盤人員流動很大,近期人手較為緊張,妳的基本條件都適合,那就先聘用妳吧!月薪便按照勞工處上寫的那樣,試用期後加五百,如何?」

「好,我會努力的!」

「嗯,妳到樓下,轉左,轉左,直行第二個房間,轉入就是了,dfjstory.com到了那裏他們會安排妳的了……這些強積金表格什麼的你都拿著,今天直接上班,行不?」

「好的,我這就去報到!」李翼菲說罷,轉身便離去……

趙方看著李翼菲的背影,輕聲地哼了哼,暗道:「一看就知是那種沒啥社會經曆的小女孩,反正也做不了多久,希望別惹出什麼麻煩就好!」

************

七天後。

「SASA,妳的表現很不錯,比我想像中好得多了……」部門主管李德笑著拍了拍李翼菲的肩頭,輕笑著道……

李翼菲聞言,暗地握了握小拳頭,笑著道:「德哥你太過獎了!」

「哪裏的話……對了,SASA,有個任重而道遠的任務,想妳幫忙!」

李翼菲聽罷,精神一振,道:「什麼任務?」

「是這樣,你也知道,部門最近有工序是在晚間進行的,但我們人手不足,其他同事都有重要的工序跟進中,如果妳可以的話,我想把晚間工序那部份交由妳跟進,怎樣?」

「呃……晚上?」李翼菲臉上露出遲疑的神色……

「對,下午四時至晚上零時,實際工作時間隻有八小時,比早上上班要好多了!說實在的,SASA妳進步雖然快,可是要接手一部份工序的跟進卻是太快了,要是這次妳不接,那恐怕半年裏妳都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李翼菲一愣,半晌,咬了咬牙道:「行,沒問題!德哥你交給我,我一定不會出紕漏的!」

「很好,我就知道妳是一個好孩子,我很看好妳,努力哦!」

「是的!」

************

半個月後,晚上十時許……

「可惡!那個死胖子,渾蛋!」李翼菲生氣地把安全帽扔到了地上,口裏恨恨地低聲罵著道:「從小到大還沒有誰對我說過那種話!」

李翼菲口裏的胖子,是地盤裏的一個工人,三天前進來地盤,工作經驗很豐富,能力也不錯,就是人品不太好,脾氣也很暴燥……

今天那員工中午喝了不少酒,把工序弄錯了,李翼菲自然抓著他問上兩句,卻沒想到他惡人先告狀,要是李翼菲剛來沒多久,還真怕了他,可好歹也工作了半個月,李翼菲倒能硬著頭皮一步不退,卻沒想到這胖子嘴裏的話愈發不堪,什麼婊子的還算輕了……

「妳丫的別以為奶子大就可以兇到老子我,老子當年不知捏爆過多少比妳大的奶子!我最清楚有妳這種奶子的女人,表面上比誰都清純,上到了床操到了屄裏,一個表現得比一個淫賤,整就一條母狗,在我眼裏,妳就是一條伸著舌頭求我操妳屄的母狗!」

李翼菲氣鼓鼓地坐在椅子上,腦海裏浮現著那個胖子說話的模樣,那時心裏怕極了,現在回想起來,他那雙賊眼裏滿是淫意,盯著自己的乳房閃著淫光……

「嗯……」

「妳別以為我亂說,像妳這種SiteOL我操得多了,你知道我最喜歡怎麼玩不?我要她們身上別的都不穿,就隻戴著安全帽,反光衣和安全鞋讓我操,那真他娘的讓老子爽爆了,嘖嘖嘖!平常一個個都一副看不起我們工人的樣子,可經老子的雞巴操上幾下,立時就把那賤樣露出來!妳這小母狗也一樣!」

「那個混蛋……竟然對我說那種話!可惡……唔,可是被他那種視線看著,還有被他逼近,四周那些工人眼裏露出的熾熱視線,都讓我很……很癢……唔,要是那時那個胖子真的撲上來……我該怎樣……我一定反抗不了,他那麼強壯,那些工人大多都不願惹他,最多就是通知上司,而我隻好任他淩辱……嗯……」

李翼菲腦裏想像著自己被胖子撲倒在地上的模樣,那胖子一手便壓住了自己的雙手,另一手熟練的解開了自己的反光衣,然後隔著衣服大力地揉捏自己的乳房……同時她的雙手也搓揉著自己的乳房……

「那個胖子身上帶有繩子,他很熟練地捆著我的雙手,然後在那些工人面前大群玩弄著我的肉體,拉起我的衣服……露出了我的大奶子,唔……不要看……討厭……好熱啊……乳頭都凸起了,他一定會笑我是個淫娃,比他挑逗兩下就發情了……羞死人了……不要……快停下……」

李翼菲邊幻想著那胖子在地盤裏對她進行淫辱,邊解開裙子,露出裏面那對又白又滑的大腿,還有上面印著一隻小肥貓的粉色內褲……

「他看到我穿這樣的內褲後,一定會愣住,然後大笑,啊……羞死人了,都怪男友,說喜歡我穿這樣的內褲……那個胖子會用他那粗粗的手指順著小貓的鼻子壓弄出小縫,唔……壓出來了……肉丘的形狀都被壓出來了……那些工人都看到了我這羞人的模樣……唔……水都滲出來了……不要……」

「嗯……嗯……不行……不能這樣……不要……快停啊……」李翼菲的手指隨著興奮程度而愈發加速,而呻吟的聲音也逐漸加大,要是辦公室裏還有其他人的話,鐵定會被聽到,可是李翼菲並不擔心,因為這時候,隨了地盤裏仍在工作的工人外,辦公室裏根本沒有其他人……

「啊……高……高潮了……呼……呼……呼……我……我竟然在辦公室裏自慰……羞死人了,我怎麼會幹這種事!都怪那個死胖子!唔……這不算對不起老公吧?我在幻想裏也隻是被強奸而已……」

************

一星期後。

「ALTBADI,暈,你的名字也太難讀了吧?」

「哈哈!」ALTBADI打了個哈哈應道……

保安主管劉滔看著眼前這個傻裏傻氣的印度人,半晌無語,過了一會才道:「算了,晚上的路線你都清楚了吧……這個,是辦公室的進入卡,在晚更的那個女職員離開後,便可以用它進辦公室裏去,當然,你要早點進去也不是不行,不過上次我就被那個女職員罵了一頓……媽的!人小脾氣大……還有奶子也大……呸!」

「哈哈!」

「哈你媽的啊!」

「你在說誰媽?」ALTBADI聞言,卻沒有再打哈哈,反正吐出了句不是很純正的普通話,一字字地問道……

還真別說,近兩米高的印度人目露兇光的樣子還是滿有殺傷力,劉滔自問就算三四個小混混拿著刀子他也不怕,可被這印度人緊盯著,卻讓他心裏有點發毛了,不過作為主管,他也不能示弱:「你管誰的媽,我說的你懂了沒?懂了就說懂了,老是打哈哈即是怎樣?」

「哈哈,我懂了!」ALTBADI聽罷,又打了個哈哈,臉上一副傻子的模樣應道……

「懂了就好!這裏就交給你了,別出什麼紕漏!」說罷,劉滔急步離去……

看著劉滔的背影,ALTBADI撇了撇嘴,暗道:「要不是殺了人得避風頭,我才不願意從內地來香港當個保安員!在上面當幫派的成員多爽啊,就是管制太嚴了!有一對大奶子的年輕女職員?看來在這裏的晚上也不會太無聊!」

「還有三小時,那個女職員……李翼菲便會離開……打卡進去?嗯,聽那個劉滔說,他剛進去那女人便立時知道,這樣想來的話辦公室應該有音效提示,還是偷偷潛進去好了!」

ALTBADI輕松地潛進了沒有多少保安措施的辦公室,閉上了雙眼,緩慢地一步一步輕輕走著,盡可能地靠耳朵去接收附近的聲音……

「唔……啊……」一陣陣微弱的呻吟聲傳進了ALTBADI的耳裏,ALTBADI那啡黑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真上道,我還沒下手,她自己就先熱身了……」

一間亮著微光的房間裏,角落的位置上正有一個頭戴安全帽,身套反光衣,腳穿安全鞋的少女,不同于工人的是,她身上就隻有這三件裝備,除了這些,她身上什麼都沒有,沒錯,別說外衣,連內衣也沒有,那敞開的反光衣露出了她那對雪白的大奶子,在電腦螢幕的微弱燈光下,少女的胴體上套上了藍光,那嫵媚的表情帶上了點點詭異,顯得更有魅力……

少女的手正揉弄著自己的那對雪白乳房,反覆地緊擠壓迫著,那本充滿年青活力的堅挺乳房,早被少女自己弄得變形,這火辣香豔的場面,赤裸裸地暴露在站在門口的ALTBADI眼內……

在這漆黑一片的辦公室裏,除了ALTBADI那雙充滿貪婪和淫欲的雙眼外,一般人是很難發現到他,因為此時的他早已脫光了身上的衣服,近朵黑色的深啡色身體完全地赤裸著,一根如同警棍的肉棒正在他的胯下高揚著,他正了正頭上的帽子,看著不遠處發出陣陣淫靡之聲的少女,心內已打定了主意,要用跨下的警棍好好教訓這個淫亂的女孩,讓她知道她做錯了,以後不應該在辦公室自慰,而是要出來更亭求他操她的淫屄……

正在沈迷在幻想裏的妄想少女李翼菲,完全沒有發覺到一個漆黑的身影正悄然接近著,她雪白的嬌軀上已透出粉色,因壓抑而變得更為銷魂的呻吟聲,還有那正被挑弄著凸出乳頭的一對奶子,和在少女那青蔥嫩白的手指輕力抽插而弄出的淫水聲,無一不讓ALTBADI隨著愈發地接近少女而興奮著……

站在李翼菲身旁的ALTBADI,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穿了透明服,不然少女怎麼仍在賣力地自慰著,絲毫沒有發現身旁出現了一根無論是粗幼還是長短都足以讓她高潮上無數回的大肉棒?

「HEY!」無奈之下,ALTBADI惟有再貼近一點,把雞巴都遞到了李翼菲的面前,看著她那似是因嗅到了自己肉棒的腥臭,已微皺的眉頭,ALTBADI輕聲地對她喚了一聲……

在那一瞬間,李翼菲的動作停了下來,在她和ALTBADI所在的空間,那一切都仿似停了下來,接著ALTBADI發現李翼菲的身子變得僵硬,這表示她變得很緊張,接著她的身上那陣粉色變得通紅,臉上似是快要滴出血來,最後,她的眼皮抖著地慢慢打開……

李翼菲隻見一個近乎兩米的裸體黑人倚在自己的辦公桌,一絲不掛地面朝自己,臉上掛著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最讓她感到惶然而不知所措的是,一根黝黑色的巨大肉棒正對著自己的臉蛋,那近在咫尺的肉棒正散發著一陣熱氣和濃烈的腥臭味,還夾帶著黑人的體味,李翼菲忍不住張開了嘴巴,正要發出她有生以來最有望打破健力士記錄的高分貝尖叫之隙,ALTBADI用那黑人獨有的強健體魄爆發出一瞬間強大無比的速度,把肉棒塞進了少女的嘴裏……

「嗚……唔!」少女臉上露出極為驚恐和痛苦的神色,在這之前,她一直認為網絡上那些所謂的黑人雞巴都是圖片PS的,人類哪有這麼大的生殖器官,可顯然,她是錯了,這根塞在了她嘴巴的肉棒,把她的嘴硬是塞得滿滿,讓她連咬下的能力都剝奪了……

少女的的兩手想要推開ALTBADI,可這隻是徒勞無功的掙紮,其實當她的手接觸到黑人那強壯的身體,結實的腹肌後,便清楚隻怕今天自己是難逃這一劫,她現在隻希望,在奸淫完她後,那黑人可以對這件事情保密……

ALTBADI對于少女這時的想法沒有絲毫的興趣,隻見他俯下身子,攔腰抱起了李翼菲,在她惶恐的神色下,把她整個人以他的雞巴為中心倒轉過來,李翼菲頓覺自己快要死了,本來嘴巴被那根又粗又黑的肉棒塞著,早已弄得她感到呼吸困難,現在還把她整個人倒轉,更是令她感到腦裏一片昏沈,好不難受。

可接著一陣強烈的快感從身下由上而下充擊到她的腦袋,讓她感到除了在生與死間徘徊外,更似在天堂與地獄之間快速地交替著,那份刺激和興奮感讓她完全無法反抗這一切,隻能默默地任由ALTBADI擺弄著,此刻她不是辦公室裏那個看不起工人和保安的OL,她隻是ALTBADI手裏的一個性玩具。

ALTBADI低著頭貪婪地吸吮著少女那嬌嫩的跨間,那陣令人興奮莫名的淫靡味道讓他感到下身的肉棒愈發漲痛,少女的嘴巴已無法滿足他,隻有眼前這正用舌頭探索著淫屄可以讓他的肉棒舒服起來,想到這裏,ALTBADI擡起了頭,把少女拉後,待少女大力的喘息好一會後,他才緊握著少女的腰把她擡起,對著那張喘著大氣的紅色小臉道:「我要操妳的淫屄了,一會安靜點,知道不?」

少女沒有聽懂ALTBADI蹩腳的普通話,可是她仍順從地點了點頭,不過她並不在意黑人說了什麼,她很清楚,那個黑人根本不會在意她點頭與否……

ALTBADI把她平放在辦公桌上,用那沾滿了少女口水的肉棒在少女的玉門前磨弄著,好一會兒,才總算是把前端慢慢地塞進了李翼菲的屄內……

「唔……痛!」李翼菲嘗試著忍受著,可是ALTBADI的龜頭雖然不是太大,可卻也不小,李翼菲已經有半年沒有和男人做過愛了,以前的男人雖然是個混混,可是那根雞巴卻和根原子筆差不多粗幼,用來開苞是很不錯,但想要讓別人高潮,卻還是很有難度,可也因此,李翼菲的小屄仍保留著足夠的緊度,這讓好不容易把龜頭完全地塞進去的ALTBADI渾身抖了一下……

感受著那充份的壓迫感,ALTBADI輕輕地擺動著腰部,那一波波的快感同時充擊著兩人,看著少女仰著頭,那痛並快樂著的微妙表情,讓ALTBADI愈發地興奮,忽地,他瞄到了李翼菲放在一旁的眼鏡……

ALTBADI拿起了那個藍色的眼鏡,遞給了李翼菲……

李翼菲喘著氣,邊感受著身下傳來那一陣陣的快感,邊羞澀地戴上了眼鏡,此刻的她如此地順從,是因為她很享受ALTBADI出乎意料之外的溫柔,在她的想像中,黑人應該比那些工人還要粗暴,他們該是像猛獸一般,把自己操得像一條母狗似的,可眼前這個像是巨獸的黑人,卻在溫柔對奸淫自己,那輕微的動作正慢慢地把她送往高潮的路上……

就這樣持續了一會,ALTBADI忽地把李翼菲的雙腿高舉,那雙黑色的安全靴把她修長的雙腿襯出了幾分野性,ALTBADI把少女的雙腿夾上,然後開始往更深入的地方進發……

李翼菲清楚地感到下體正被ALTBADI那火熱的肉棒突入中,她甚至能具體地想像到那根漆黑色的肉棒是如何步步維艱地進入著,因為她也感到自己小穴內的肉壁緊緊地包住ALTBADI的巨根,兩者的磨擦雖然不劇烈,可偏生就是那種緩慢的不耐感,讓她享受到難以言喻的快感,一切的文字都無法充份表達出她此刻的感覺……

就像孕婦可以感應到胎兒在腹中的動作般,正處于興奮狀態的李翼菲亦能清楚地感受到ALTBADI的肉棒在自己陰道的動作,感受著那根肉棒的步步進逼,李翼菲開始打量起眼前正在操著自己穴的黑人……

她自問從來沒有正視過任何一個黑人,猶其是保安,在她眼內,對于他們沒有正視的必要,可如今這個讓自己沈醉于快感而不能自拔的男人,她卻感到自己心動了……

聽上去很奇怪,正被侵犯著,沈醉在淫亂的快感中的女人,卻似是無比冷靜地在思考著什麼……可事實就是這樣,李翼菲也不清楚現在的自己是怎麼回事,身體明明就持續地處于被快感一波又一波地侵襲著的狀態,可理智卻仍在,意識也很清楚,比自己會考時挑燈夜讀還要清晰一點點……

眼前的黑人從外貌而言和其他黑人沒有多大的分別,仍是一副黝黑難看的樣子,看著他咬著牙,一下下地奸淫著自己,李翼菲感到很愉快,這個壯碩強壯的男人,那高大的身影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給了自己相當大的壓逼感,那時的她是最混亂的,這個黑人給了他一種無法抗拒的感覺,李翼菲的個子其實也不矮,以女性而言,178的高度也是相當不錯了,可在ALTBADI這頭黑色巨獸前,卻比壓了下去……

眼前的局面,對李翼菲來說,已是最好的狀況了,這個黑人的溫柔讓她心下一暖,本就不想反抗的她更是愈發順從黑人的意思,甚至嘗試揣測他的態度和動作,好去配合他奸淫自己……

李翼菲感到自己就像是那些用肉體去交換保單的Sales,不過眼前的並不是肥頭耷耳的富商,也不是粗豪囂張的爆發戶,而是一個貧窮的低級保安,自己則是一個OL,可如今卻是他把自己壓在辦公桌上,一下下地抽插著自己,李翼菲感到自己已開始受不了那陣陣的快感,開始呻吟了起來……

「唔……不行了……」

ALTBADI並沒有阻止李翼菲的呻吟,因為他也開始呼著氣,加速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

這時ALTBADI的雙手都從李翼菲的腰間遊走到了她的乳房上,肆意地玩弄著她的乳房,把一對又白又大的乳房捏成各種奇形怪狀,黑色的雙手在李翼菲雪白的嬌軀上更是顯眼,黑白的反差感讓快感更是劇烈……

「啊……頂到了……不能再進了……這樣下去會頂進……裏面……不能……啊……天……」

ALTBADI也感到自己的肉棒頂到了什麼,可他卻沒停下探進的動作,反是加大了力度,似是非得要插破她的子宮……

「天……怎麼可能……啊……頂……頂到了子宮裏了……啊……好刺激……啊……壞了……我要被你幹懷了……」李翼菲忘形地呻吟著……

ALTBADI雖然不會說廣東話,普通話也是說得極為奇怪,可是他卻是能聽懂的,李翼菲那不比白人女子淫亂的表現讓ALTBADI十分興奮……

「操爆妳這婊子,讓妳給我生個黑人孩子,證明我到香港一遊!」

「不行……不能這樣……啊……你不要射在裏面……啊……停……我不要生孩子……啊啊!」李翼菲雖然不太清楚ALTBADI在說著什麼,可是ALTBADI似是爆發般的猛烈抽插和微微地震動,李翼菲不難猜出他快要射精了,要是讓出名量多的黑人在自己的子宮裏大量射精中出的話,隻怕一擊即中的可能十分高……

可說什麼都太遲了,隨著ALTBADI最後的一挺,李翼菲清晰地感到了ALTBADI的肉棒射出了大量的精液,滾燙的精液瞬間充滿了自己的子宮,那股熱力似是要把自己融化,那被中出的快感讓李翼菲達到了第一個高潮……然而ALTBADI並沒有停止抽插的作,而讓她難以置信的是ALTBADI是一邊地抽插著,一邊仍持續著射精,隻是明顯地射出的量正逐漸減少……

可是這隻是開始,ALTBADI就像一部永動機一般,或許他沒有其他黑人那樣持久,可他的精力卻絕對是非人級的,他的雞巴從沒有完全脫離過李翼菲的小穴,在ALTBADI的第四次射精後,李翼菲隻來得看了自己被精液頂得漲起的肚子一眼,便昏死了過去……

ALTBADI見狀,也長長地呼了一口氣,退後了一步,慢慢地拉出了肉棒,隨著肉棒被拉出,一根精液凝成的絲也被拉出,接著一股濁黃色的精液源源不絕地從那似是合不起來的淫穴慢慢流出……

ALTBADI見狀,拿起了桌子上的相機拍下這淫亂的畫面,又再反覆拍了幾張身穿全套安全裝備的李翼菲後,選了幾張臉部有特寫的用A3全彩印了出來,放在李翼菲的身上,最後狠狠地捏了那豐滿的奶子一把後,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過了半小時後,李翼菲總算清醒過來,她是痛醒的,下體的劇痛讓她從昏死中醒過,看了看自己一塌糊塗的下體,手裏抓著那幾張A3彩圖,李翼菲有點茫然……

今後在地盤的晚上,該會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