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站旁的旅館春色

她的身體太美了是我喜歡的那種樣子,上身比較胖下身並不胖,腹部很平坦屁股很大。我發現她的腹部有一條明顯的手術刀疤像一條蚯蚓一樣爬在她雪白的肚皮上特別顯眼,她一面給我吸聒著雞巴一面側身叉開大腿露出多毛的淫穴,我看到她的陰毛一直延伸到大陰唇上但在下面沒有形成包圍。

由於毛比較多看不出她的穴到底有多大,我伸出手在她的穴上揉摸起來。她吹簫的技巧的確很高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她不僅會用嘴上下套弄而且不是伸出舌頭舔我的龜頭,陰莖和冠狀溝,甚至陰囊,她會把我的雞巴蛋含在嘴裡吸弄那種舒服勁妙不可言,的確是第一次享受這樣的美事,我舒服的斜躺在床上,任她在我下面鼓搗我的雞巴我眼看著我的雞巴已經又硬又紅直直的插在她的嘴裡進進出出和操穴差不多就這樣她給我弄了有10多分鐘,她問我受得了嗎,我說沒問題,她看到我的雞巴已經很硬了就說來吧打洞吧,我怕給你弄出來。實際上我並沒有要射的感覺我只感到興奮很舒服,我笑著說不會早著呢,她笑了說,你挺利害一般男人都受不了。我說:來我也給你舔舔讓你也舒服一下。

她高興的說:嗯,舔穴可舒服了。說完仰面朝天躺下叉開腿扒開穴等著我給她舔,我爬在她的肚子上開始撥弄她的陰門。她的穴不太大,色也不太深,陰毛遮蓋著大部分大陰唇。她的大陰唇實際上很肥厚,我扒開她的大陰唇,粉紅色的小陰唇露了出來,小陰唇的邊沿有些色素沉著,扒開小陰唇裡面相當鮮嫩,薄薄的小陰唇大小合適,緊包著上面的陰蒂。她的陰蒂好像並不突出,我伸手揉了幾下。她興奮的哼了起來,我搓開陰蒂包皮,看見她的陰蒂也就有綠豆那麼大。

我仔細觀察了她的整個陰門,沒有發現什麼問題,而且她的穴很乾淨,一點臭味都沒有,還散發著剛洗過的香皂味,我毫不猶豫的伸出舌頭從她的陰蒂舔起來,順序小陰唇找她的穴眼,把舌頭插進去來回轉著圈舔她,她開始就有反映,急促的喘起來,當我舔到她的陰蒂時,她情不自禁得直蹬腿,嗷嗷的叫起來。

我問她舒服不舒服,她氣喘籲籲的說:「太……太舒服了,你怎麼這麼會舔。」我又繼續給她舔了一會兒。她爬起身來說:「來我也給你舔。」說完就側身捏起我的雞巴,塞在嘴裡賣力的來回吸。我也側身躺下掀起她的一條大腿,繼續給她舔穴和她形成了69式進行口交。

我盡量扒開她的小穴一邊玩一邊舔,她也一刻不停的含著我的雞巴又吸又舔,不時伸出舌頭在我的雞巴上下來回舔。我一直很興奮,但一點也不過分,好像很適應她的吹簫技術很適應口交。我的雞巴始終又紅又硬,在她的舔聒下勃動著,但由於她的動作力度特別好,我始終沒有要射的感覺,這樣我和她採取69式幹了又有10多分鐘。

我有些累了,翻身爬起來讓她也平躺在床上,接著我伏身和她接吻,從她的奶開始一直舔到肚皮和陰部。當我再一次把舌尖頂進她的穴眼時,我翻身跨在她的頭上,用雞巴對準了她的嘴。她立刻張開嘴接納了我的雞巴,我感到了向下一用力就像操穴一樣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嘴裡,並且來回抽插起來,她努力的配合著,緊緊的含著我的雞巴,還一緊一鬆的吸聒,這種感覺和操穴沒有兩樣,溫溫的濕濕的粘粘的滑滑的也是一縮一縮的。

我瘋狂的在她的陰毛上大陰唇上小陰唇上陰蒂上和穴眼裡來回舔弄,舔的她屁股一挺一挺的,淫水不斷往外冒,舔的她含著我的雞吧直哼哼。

就這樣我們又搞了有10多分鐘,我才翻身下來,拿出避孕套。她二話不說幫我套好了,用她溫熱的小手捏著我的雞吧套弄了幾下,還戀戀不捨的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了幾下,才仰面朝天的躺下來,裂開被我舔的濕濕的穴,等我的雞吧進入她的陰道。

我迅速翻身上馬,挺起我的大雞巴對準她的穴眼向下一壓,嗤溜一下我的雞巴就滑進了,她的穴裡簡直太順了。我感到她的陰道口很圓滑很有彈性,由於她的淫水我的口水已經巴她的眼眼搞得很濕很滑了,所以操起來一點不費勁。幾乎沒用力我的雞巴就滑進去了,我立刻大抽大插的操起來,她的陰道口有些緊,但裡面不緊不鬆的相當舒服。

整個雞巴都被她的陰穴包繞著,感覺美極了。我抽插了有百餘下,她輕輕的叫我停下來,讓我的雞巴深深的插在她的陰道裡不要動。我照辦了,這時我感到她的陰道在有力的收縮一陣陣的一緊一鬆妙不可言。

她問我怎麼樣,舒服麼,我點點頭很高興。她繼續努力的一夾一夾的非常賣力,看來她的確很有功夫。停了一會我繼續配合著她的動作有大抽大插的幹起來,操的她的穴撲哧撲哧作響。

幹了又有百餘下,我換了一個姿勢,讓她側過身來我從她的屁股後面把雞巴操進她的穴裡,一面操一面抱著她摸她的奶子。她側躺著閉起眼睛撅起屁股做出很舒服的樣子,但這種姿勢我的雞巴插的不深,感到不太過癮。我抱著她對她說:「來,你在我上面給我座好嗎?」她說她不太會,但還是點頭說試試。

我平躺在床上豎起雞巴,她跨在我的身上,叉開腿裂開穴,用手捏著我的雞巴塞進她的穴眼裡,開始一蹲一蹲的套弄還不錯,我伸過雙手托著她的屁股幫著她用力,沒幾下我就發現她很吃力了顯然她太胖不適應這種操法。

也就20多下她說不行了,我只好叫她下來,仍舊平躺著我還是從正面操她,從開始到這麼長時間,無論我的雞巴怎樣進進出出,我發現今天我的雞巴都很爭氣,一直硬硬的直直的,非常強壯,無論什麼角度什麼姿勢操她進入的都非常順利,每次都是一下就插進去了。

我開始變幻著節奏,速度花樣不停的猛操她。開始她也表現出興奮的樣子,但我總覺得她有些裝樣子,後來我發現她真的興奮起來,一面哼哼一面扭動著身體迎湊我。

我搞的時間的確不短了,她一直也沒有不耐煩的樣子,我一會兒10淺一深的操她,一會兒撲哧撲哧的長驅直入或是噗噗的給她跋塞,有時還搖動她的大屁股來回碾壓,我的手也不閒著,一邊操她一邊扣她的陰蒂,嘴也不閒著和她熱烈的接吻舔她的奶頭,我用力扒開她的陰門,托著她的屁股往我的雞巴上套。

就這樣又幹了有20多分鐘,我的雞巴在她的穴裡操了大概有千餘下,我看也差不多了,一則怕她第一次和我產生反感,二則也擔心夜長夢多。

我開始發動最後衝刺,我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度,深深的猛操她,把她操的身子直晃,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緊抱著我下面加緊了收縮用力夾我的雞巴,很快我的快感和興奮直線上升。我有意識的控制了一下,還好仍舊能控制的住,我緩了一下再次瘋狂的猛操起來,像一匹脫韁的野馬,一股從沒體驗過的感覺在迅速升騰化作一片空白。

高潮到來時我緊緊的抱住她,任下面強的抽動著一瀉千里。握緊抱著她圓滾滾的大屁股,讓我的雞巴深深的插在她的陰道裡,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強烈的勃動著,她的陰道也一陣一陣的強烈收縮使我興奮到了極點。

我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氣,休息了一會兒雞巴仍舊深留在她的陰道裡,過了有4_5分鐘我才爬起身來,把雞巴從她的穴裡抽出來,我看見我的雞把雖然已經有些軟了但還很粗大,套子裡充滿了精液巴前面的小套漲的滿滿的。

她一直靜靜的等著我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雞巴。我找出衛生紙撕給她她就當著我的面擦起穴來,光著屁股下床蹲在洗臉盆上洗起穴來。我們什麼話都沒說默默的穿好了衣服我打開了房門,她卻沒有要走的意思座在我的床邊和我說起話來,她說謝謝我,我感到很奇怪說是我應該謝謝她,我說我非常滿意她的床上功夫,特別是她的吹蕭功夫的確一流,她馬上顯出得意的樣子,我說她的穴很乾淨味道不錯,她說她每次幹完了都要好好的清洗回去還要用藥水洗,她說她也怕染上病,她說她看見過男人雞巴上長的病,還幫那個男人找醫生治療。

她說她每天晚上叫男人操完以後,回去睡覺時還要在穴眼裡塞上兩片藥。再用牙膏塗在大小陰唇上,剛開始殺的痛得很,過一會兒涼涼的可舒服了,她說牙膏又很強的殺菌作用。她還說我著個人也很乾淨。我說我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洗洗屁股,她高興的說她也是這樣,說這是個好習慣。

這時我們好像已經很熟悉了談得很隨便,我提議給她撓撓癢癢她很高興的掀起衣服讓我給她撓。她就像我老婆一樣依偎在我的懷裡讓我隨便撓隨便摸。撓著撓著就有捏捏她的奶子掏掏她的屁股,她樂呵呵的掀起衣服露出兩個園園的大奶子讓我摸。

我們又閒扯了一會兒她才告辭要走,我說來留個念想,扯過她來拉開她的褲子在她的肥穴上親了一口才放她走。臨走時我說叫她明天早晨過來看看我,她答應了。

胖子走後我發現隔壁房間裡始終沒有安靜下來,小孫和老黃還有另外兩個男人。我仔細一聽是小孫在說她的戀愛經過,說她的男朋友怎樣操她,她說她的男朋友每天都要操她好幾次,最多一次一天幹了她7次操的她的腿都軟了站不起來,她說等結婚的時候一定要她的老公一天操她十次才過癮。

他們還談到胖子,說胖子厲害特別是吹蕭的功夫,老黃說受不了。有一個男的問什麼是吹蕭,小孫笑了說,就是用嘴弄你哪兒麼。我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突然感到隔壁好像安靜了,仔細一聽有女人被操的哼哼聲,顯然是小孫又在被那一個操著呢。

床闆的晃動聲,小孫的哼哼聲一會緊一會鬆不絕於耳。再仔細聽甚至雞巴操進小孫的穴裡的噗噗聲都能聽得到,大約有近20分鐘接著是嘩嘩的洗穴聲音再就是開門的聲音完事了。從晚上11點半開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孫已經幹了三次了。

都是在這個房間顯然都是老黃啦的皮條。最後一個應該是老黃,我出去解手時看見小孫穿著睡袍在走廊上死皮賴臉的抱著老黃非要老黃操她不可,老黃說第二天要回家操,老婆不能再幹了,小孫不依硬是纏著老黃。最後老黃還是幹了,操的時候我聽見老黃說小孫還真動了真情。

小孫走後我過去向老黃要煙,有個年輕姑娘來找老黃,看上去挺秀氣的,我回到房間後,老黃過來問我要不要和那個女的來一回,我下意識的就同意了,老黃就去找那個女的沒多少時間那個姑娘就來敲門了,開了門我發現她的確長的很秀氣。像個南方姑娘,身材很瘦皮膚挺白穿著棉毛衣褲,進來就往床上座有些睡意好像剛剛被叫醒。

迷迷糊的就問:給多少?我說一百。她二話再不說就脫衣服,先脫掉了褲子,露出並不大的白屁股,接著把上衣向上脫露出奶子就懸在哪兒,往床上一躺兩腿向兩邊一叉開,露出淫穴用小手在穴上拍了拍就示意讓呵呵她。

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我感到好沒意思,提不起情緒,但畢竟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大姑娘脫了褲子叫你操,不玩白不玩。我馬上動手脫去了褲子和她並排躺下。她還是一言不發沒有任何表示。

只是默默的用她的小手輕輕的揉摸我的雞巴,我一點也不興奮反而很緊張。她的頭髮很黑,長長的帔在身後。陰毛不多但很黑,集中在陰阜上陰門上基本上沒毛。大陰唇不太肥,小陰唇很厚,緊緊的夾在大陰唇中間,和小鳳的差不多年齡,她也就20剛出頭,還是個小姑娘就出來賣穴了。

看來年輕姑娘的穴都差不多大陰唇閉合較緊小陰唇肥厚。我緊緊抱著他年輕的身體感到是那麼瘦弱有點可憐,她的奶也還沒發育成熟,小小的整個胸部幾乎是平平的,奶頭也不大乳暈都沒有,微微發紅像兩粒櫻桃。

我撫摸著她,但她一點反映都沒有像一條死魚,白白的橫在那裡,揉搓我雞巴的動作也很機械,一點也挑不起我的情慾。

我換了一個方式,坐在她的身體下面,用手分開她的兩條大腿看她的淫穴,我用手指撥開她的大陰唇和小陰唇,看她裡面的肉肉粉粉的嫩嫩的,她的陰蒂也不大,不仔細還看不出來。

我試著揉搓她的陰蒂,她好像也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映,穴裡乾乾巴巴的沒有一點水,我禁不住說了出來:「怎麼一點反映都沒有?」她到不耐煩的接了話說:「要弄就弄問這些幹啥,都半個小時了。」

此言一出我更感到沒有意思,看來她的確太年輕還不懂調情,她就這樣躺在床上光著身子任我摸弄任我觀看,像個冰清玉潔的冷美人。我也許剛幹過再就是不喜歡這種氣氛,我的雞巴一直硬不起來,我也就算了。再次和她並排躺下來抱了抱她,摸了她一會兒就讓她起來穿衣服,她感到很奇怪,穿好了衣服,我遞給他100元錢。她不敢拿,說沒弄成算了,我說沒什麼你拿上好了,她把錢塞進了胸罩連聲說謝謝並叫我以後多關照,她就離開了房間。

早晨也就是6點多天已經亮了,我的門一直也沒關緊。剛剛睡了一個多小時,胖子穿著棉毛衣褲推門進來一進門就和老熟人一樣,坐在我的床邊府下身來就親我,我很高興的說我很喜歡她,她馬上掀開被子就上床,和我並排躺下。我說我覺得和她很合適,我問她我的雞巴大不大,她說不大不小正合適,她說昨天那個老傢夥雞巴可大了,操的她直冒汗痛得很。

我很快就感到雞巴硬起來,我說想再操她一回但錢不夠,她說沒啥,欣然同意。她說穴裡塞了藥,就下床蹲在盆子上自己用手指插進穴眼裡摳了幾下說這藥很苦,隨後又洗了洗穴才爬上床來,幫我脫掉褲衩張嘴就把我的雞巴含進嘴裡吸聒起來,舌頭不停的在我的雞巴上舔來舔去,真實太舒服了,的確是一種享受。我說我也給你舔吧,她馬上斜躺著叉開腿露出穴讓我舔。

我扒開她的穴先玩弄了一會兒,她哼哼了起來。我記得她說過那藥苦的很,我就決定不舔她的穴了,順勢趴在她的身上用手捏著雞巴對準了她的穴眼就捅進去,根本沒費力撲哧一聲就插到底了,我感到她的穴眼裡已經充滿了淫水,我就開始大幹起來。我一會兒快一會兒慢,用力的操她,她也挺起屁股一迎一迎的用力,不時叫我停下來感受她陰道的功夫,她用力的收縮陰道夾我的雞巴。這種感覺妙極了,我一加快速度操她,她就歡快的哼哼起來,好像也很享受。

我發現和她操穴的確很合適,她的陰道不緊不鬆感覺正好,水也多操起來不費力,她會調情很能煽動男人的情慾。她配合的不緊不慢,我感到越來越有勁控制自如想操多長時間就操多少時間。

逐漸我感到她的淫水在減少,陰道開始發乾,這樣操起來她一定不太舒服,這時也已經幹了有20多分鐘了,我決定見好就收,開始大幅度的抽插,狠狠的操她,操的她叫出聲來,終於我把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興奮的趴在她的身上不動了。

我感到身子軟軟的非常舒服和飄在雲裡一樣欲仙欲死。這是一次難忘的經歷我第一次嘗到了做男人的樂趣。一晚上呵呵了三次女人見了不同的三個女人的身體。

比較一下我感到還是胖子最好,身體豐滿水多花樣多善解人意,床上盡心盡力特別是她的淫穴簡直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名器,非常難得。操起來太舒服了無語言比。

一夜的瘋狂給我帶來了無邊的遐想耐人回味無窮。看來青青旅社的確是個容留婦女賣淫的地方,在這裡搞女人很方便也很安全。這裡的妓女都是以住客的身份呆在旅館裡,晚上一鎖大門就開始作男人的生意。那次我沒敢多呆,第二天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