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站旁的旅館春色

我翻身反跨在她的頭上,用雞巴對準了她的嘴巴,她毫不猶豫的張開嘴承接了我的雞巴,我順勢向下一趴就把雞巴操進了她的嘴裡,我的臉緊貼著她的小腹用手扒開她的陰穴,一邊揉弄一邊舔起,來同時我拱起身子一起一伏的像操穴一樣操她的嘴,她一點也不含糊,緊含著我的雞巴隨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裡插進抽出而且還不停的哼哼著。

我用手撥開她的小陰唇,用手指揉搓著它的陰蒂。她含著我的雞巴直哼哼,身體開始不停的扭動,我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她的陰道滑滑的,但水不多,陰道手感很緊,窄窄的但上下挺寬。屬於一種夾縫型的。就這樣玩了一會兒,我感到很興奮,但升騰射精的感覺已經控制住了。我從她身上翻下來轉過身子,她馬上會意的翹起了雙腿擺出了挨操的姿勢。

我挺起身體,用雞巴頭在她的穴縫裡蹭了幾下就順利的插進她的穴裡開始正兒八經的操她了。我一邊用力抽插一邊摟著她,撫摸她的奶子捏她的奶頭。我低下頭舔她的奶頭,她抬起身迎著我,和我接吻,一對上嘴她的舌頭就伸進了我的嘴裡,用力吸聒,同時伸過雙臂緊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向自己身上壓,幫著使勁。身子還一挺一挺的迎合,嘴裡喃喃有詞……快射……快射……這時我感到她的小穴裡一陣陣緊縮。……快射……她不停的叫著。

我這時明顯感到興奮在迅速上升,我有意控制自己放慢了速度,平緩了片刻再次用力操她,她同樣加緊了配合緊抱著我的屁股,用力幫著用勁,同時身子亂擰起來,一扭一扭的磨我,沒幾下我就又忍不住了,我抱著她的屁股用力的制止她的瘋狂。她也很知趣,配合著放慢了速度,就這樣反覆了三四個回合我再也忍不住了,本想再次延長時間,急急忙忙翻身下馬從她的小穴裡抽出濕淋淋的大雞巴。

她正扭的來勁呢,突然見我停了下來,她愣了一下嬌聲嬌氣的說;"你好壞快來麼「我努力強忍著不要射精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只好強壓著精關併攏雙腿,面對著她,我的雞巴漲的有紅又硬,她抬起身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雞巴,臉上露出渴求的樣子,顯然她正在興頭上,我馬上一手壓著精關一手攬過她那苗條的身子。

最後一次把雞巴插進她那幼嫩的穴裡,猛烈的操起來,她也像發瘋一樣緊緊抱著我的屁股身體瘋狂的上下擺動著,嘴裡氣喘籲籲的最後竟然叫出聲來。我明顯感到了她的陰道在劇烈的收縮,她的手指摳緊了我的肩膀,身體在顫抖,直到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裡軟下來,她才停止了扭動,我趴伏在她身上,她也靜靜的躺著,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身體,她也輕輕的親吻著我,真像一對真正的情人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從她的身上翻下來,軟縮的雞巴從她的穴縫裡滑出來,她動作迅速,用手捂著穴立即翻身起床下地,正對著我叉開雙腿,向我要衛生紙,我笑了說沒射進去,同時遞給她一條小毛巾,她似乎不相信,當著我的面裂開穴用毛巾擦了又擦沒看見什麼精液的痕跡,竟用手扒開穴用手指插進去攪了攪,抽出來一看:」咦……說真的什麼都沒有,咋回事?「

她奇怪的問我為什麼不射,我笑了說射了只是沒射到你的穴裡,我說射進去對你不好,她笑了說沒關係,她開始穿衣服我也動手穿好了衣服,她理好了衣服和頭髮就座在我的床邊,我讓她打開了門,我也起身坐在了床邊,我問她舒服不舒服,她笑瞇瞇的答非所問說:」好累呀「

我順手掏出了100元錢遞到她手裡,她笑著說了聲謝謝,也沒計較多少就收了起來。她隨即又問我還想不想玩說她住的房間還有一個女孩也是幹這事的,問我要不要讓她晚上來陪我。

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她剛才為什麼不讓我帶避孕套,她說一般客人都不願意戴,玩起來不舒服。我說那你不怕染上病嗎?她說沒事,幹完了用藥水洗洗就可以了。她突然靠在我的懷裡撒嬌的輕輕問我,你覺得我怎麼樣。我笑著說你很不錯特別是你那個地方又嫩又乾淨讓人喜歡,她依在我的懷裡高興的說:」你也很棒很乾淨你好壞呀,搞的我好累一點勁都沒有了。

「她還說:」我覺得你這個人不錯,很會體貼女人是個好人。「並告訴我這裡黑得很,叫我小心點,說以後你最好自己來,老客都是自己來的。(她的話一點也不錯)我問她是什麼地方的人,多大了。她說是甘肅西峰市的,才19歲。我又問她幹這事有多長時間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時間不長,還不到一個月。(其實她決不會是個新手)

這時聽見有人在外面叫:「小陳……小陳……」她馬上起身說:「對不起,小孫叫我呢,你明天不走吧?我明天夜裡再來陪你睡覺。」就離開了我的房間,下樓去了。

小陳走後,我休息了一會兒。感到有些餓,就關了房門下樓,在值班室理又看見了小陳,我問她附近有飯館嗎?她好像老熟人一樣,馬上告訴我在不遠就有一個。這時的時間已經是晚上10點半了,值班的小孫緊接著囑咐我,別走遠,吃完了就回來,12點關門。你回來要是門關了,敲一敲我就給你開門。

在小飯館裡我吃飽了飯喝了一瓶啤酒,回到旅社已經是11點半了,在房間裡我打開電視看節目,整個人有些飄飄然。也不知什麼時候進來一個胖胖的女人,個子也滿高的。她說她的房間的電視收不到台想在我這裡看一個節目,聽口音就知道她是東北人,正是樓梯對面那個房間裡的那個胖胖的女人。

我很客氣的請她自便躺在床上沒有起來,她就站在房間中間看電視有一個男的緊跟她進來幫她調了一調電視就走了,我問她這個人是誰,她說也是住店的大家都很熟。她也不好意思座仍舊站著看電視,我很明白她不是看電視的她也是想賣淫掙錢的。我喝了酒有些迷糊不便起身就客氣的對她說:站著幹嗎請坐吧。

她好像真的不好意思推讓了幾次最後才坐在我床頭的椅子上。她的年齡顯然有30多了,我沒想到她也是幹這個的。她看了一會兒電視,突然問我:辦了沒有。我故意反問:辦什麼?她說:剛才和302的小陳,她接著問我還幹不幹。

我說等晚上再說吧,她說:對,等晚上關了門保險。我沒有接她的話,我發現她太直截了當了。她滿有興趣的勾引我說她會吹蕭,保證讓我舒服,這個詞我是第一次聽女人講出來。

含義我是清楚的。我問她是哪裡人,他說她是東北吉林的她說她姓鄭別人都叫她胖子實際上她也並不是太胖臉園園的體態豐盈皮膚很白顯出一種中年婦女的風韻。別有一種風味十分吸引人。

她顯然是都市化的人不像那幾個女人有些土氣。我問她一個月能掙多少錢,她沒有馬上回答,我說總有兩千多巴?她嗤之以鼻說兩千多就不在這裡混了言外之意遠比這個數大的多,她說她生意可好了,好多人都願意操她,她說正因為她比較胖許多人專門找她。

她說她原來是商店的營業員,下崗了沒工作,結過婚男人很懶不會掙錢沒本事,她只好自己出來掙錢。她說她的皮膚又細又白,說著就毫不害羞的掀起衣服裡面竟然沒有帶乳罩露出一對圓滾滾的大奶子和光滑的腹部。

的確她沒有說錯,她的皮膚細嫩白白的。她特別喜歡誇耀她的吹蕭本領,說一般男人都受不了還沒操穴呢就把精子射到她的嘴裡了,她還說精子可好吃了,大補呢。

她好像特別健談,說道這家旅館的情況,她說目前在這家旅館賣淫的女人有5個,河南的小蔣和小黃,陝西的小孫,還有一個是湖南的姑娘姓鍾。這時我們好像已經無拘無束談的火熱了。

正談著,隔壁房間的客人回來了,胖子好像和他也很熟見面就和她搭上了話,這個人姓黃是河北人做防腐生意的,他和胖子說話一點也不顧慮,男長女短的胡扯一通。說的儘是賣淫嫖娼的事,津津有味。

看來這裡這種事簡直就是公開的,言語中挑逗之意非常明顯,顯然他不止一次操過胖子。這時有一個50多歲的男人也湊過來,我看見他的頭髮都花白了顯然年齡不小。老黃沒幾句話就給胖子拉生意,讓胖子和那個老頭在他的房間裡辦事,胖子很爽快的就答應了。說幹就幹和那個老頭進了老黃的房間關上了門。

老黃留在我的房間裡繼續和我說那些男男女女的事,僅僅一牆之隔,隔壁房間裡的動靜聽得清清楚楚,那個老頭好像挺有勁,吭哧吭哧的動靜不小,可以聽見胖子的呻吟聲,肚皮碰肚皮的啪啪聲,床搖動的吱吱聲。

好像也就10分鐘不到就沒動靜了,很快門就開了,胖子出來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去了。老黃也回到他的房間,我的屋子才安靜下來,我正看著電視有個高個子的女孩闖進來,進門就問我辦不辦。我推說有些累了今晚不行。

她沒說什麼轉身就進了老黃的房間,和老黃糾纏起來,顯然和老黃也很熟,和老黃說話就不是那麼生硬了,很隨便。好像非要糾纏著老黃操她,後來老黃出去了,不一會帶來一個30多歲的中年男人,接著把她們單獨留在房間裡自己出去了。隨後隔壁房間就開始了,可以聽見那姑娘被操的直哼哼,緊一聲慢一聲非常清楚。

搞的床吱吱作響。過了大約20分鐘才平息下來,兩個人都走了。大約12點半的樣子胖子才回來,我問她上哪裡去了,她說接了一個電話,打的出去搞了一回,她好像對她的生意津津樂道。

大講她的賣淫經過,她說:剛才那個老頭的雞巴特別大頂的她直冒汗,她說不喜歡那個老頭,煩的很所以叫他快一點,她說打電話的是她的一個老相好,住在xx東路,打了一炮給了她150,她說在這裡她和小黃生意最好。

小蔣就是能磨能纏的主,沒臉沒皮硬上,她說她從來不糾纏說辦就辦,不願意的決不勉強,閒談說說話也行,隨便摸摸不給錢也行。

說到小黃她眉飛色舞說小黃長的有意思奶子特別好玩,說到小孫她說小孫淫興大水多還說小孫好玩,和顧客混著玩,抽煙,喝酒打牌樣樣會花錢大手大腳的存不下錢,正說著剛才那個高個子女孩和老黃回來了,那女孩見胖子在我的屋子裡臉就拉了下來,老黃開了門她們就進去了,門開著我聽到那女孩還在糾纏老黃,胖子告訴我那高個子的女孩就是小孫。

她說:老黃給小孫介紹了一個漢中的小夥子,小孫衣服都脫光了,那個人害怕了,不敢上沒弄成,當然也就沒給錢。小孫氣得很,非要老黃給她補上,說不劃算。

我說小孫剛才來過我沒同意,哦……怪不得我看她見了你不高興說著就拉著我過去打招呼,小孫穿著一件睡袍斜靠在床上,胖子指著我對她說:我和她約好了叫她別生氣說他下次就和你辦,小孫連理都不理滿臉的不高興。老黃只穿了一條褲衩坐在床邊好像老黃要睡覺小孫不讓非要補一次不可,胖子笑著指著老黃的下面,說:瞧雞巴都硬了你就給小孫吧,其實我也沒看出來,老黃還真的毫不在乎的撐起褲衩掏出雞巴讓胖子看,的確軟軟的沒有起來。老黃罵罵咧咧的說:雞巴的,幹不成嗎。胖子又勸了小孫幾句,小孫還是不理,胖子看沒趣就和我回我的房間了。

胖子真沉的住氣也不急著辦事繼續和我閒聊,胖子說這裡這種事司空見慣的,一到晚上關了大門這裡就熱鬧起來,特別是夏天的時候太熱,有的乾脆開著門幹毫不在乎。

她說有個河南的小蔣不但喜歡開著門讓人操還叫他們進去看,她說她就看過老黃操小蔣的樣子,小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老黃的雞巴插在小蔣的穴裡來回抽動小蔣的水可多了老黃操一下小蔣就叫一下可有意思了。

她說還有一次來了好幾個小夥子每人都要幹兩次,整個晚上到處都是操穴的聲音可熱鬧了,她說她認識的有一些老客說一晚上不幹兩次就不是男人。時間大概有一點了,胖子起身說去看看大門關了沒有,不多時她就返回來輕輕的關好門說大門關了來咱們弄,說完就先脫褲子露出肥肥的雪白的大屁股緊接著就脫去了上衣一面脫一面還說:咱們玩時間長一些我一定讓你操的舒服。我也很快脫光了衣服,只留了一件背心。

她赤身裸體的站在屋子中間,渾身雪白整個身體都很豐滿。奶很大呈一對半球型別看她是一個30多歲的女人奶還很堅挺不像生過孩子的樣子,她的陰毛比較多濃濃的黑黑的在她的膚色下顯得格外醒目。

她光著身子爬到床上二話不說伏下身來捏起我的雞巴就往嘴裡塞,她的嘴好溫暖呀濕濕的,她開始一上一下的吸聒舔從第一下我就感到她特別會舔不輕不重搞的我非常舒服我撫摸著她光裸的身體充分享受著著這美好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