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人妻之新居窺豔迷辱

當我回家裡,已是接近晚上十時多了!把車子泊好後,我便看見家裡還是亮著了燈光。我亦慶幸老婆還未入睡呢!當我途經家中大們時,我還刻意地從家中窗戶外,看看家中的老婆是否仍在大廳內獨個兒看著電視節目呢!

但這樣隨便地一看,當時家中的情況,卻把我嚇得差點大叫了出來!因我正從窗戶外,看到了家中的老婆,正軟癱地倒臥在沙發上!而大廳中,亦多了一名不速之客!那人一身黑衣褲,頭帶鴨舌帽子,還背著一個大大的袋子,這不就是把寶蓮及周太太迷姦了的那名混蛋嗎?

而這名混蛋,今趟竟然盯上了我老婆潔芯嗎?我想到這裡,便馬上拔出了門匙,想著要沖進家裡,馬上把身陷險境的老婆救出!但這刻我卻出奇地冷靜下來,我想到若由正門沖進去?驚動了那混蛋,萬一傷及老婆怎辦?

於事,我冷靜下來後,腦裡便盤算了如何把老婆安全地救出的計劃!我接著靜靜地返回窗前,從窗戶外窺探家中情況。這時,我已看見那混蛋,正把倒臥在沙發上,正不醒人仕的老婆一把的抱起來!情景就如上次在小陳家中的模樣。

這時,我便馬上跑到了家中的後園去,再從後園的門靜悄悄的進入了園子!接著,我再從另一扇窗戶外,窺探家中情況。而這時那混蛋,正背起了那個大袋子,正慢慢地走進了我跟老婆的房間裡,他進去後,便把房門掩上了。

我這時便馬上取出後門的門匙,不動聲色地進入了家中。當我走進家裡後,我便首先走進了書房當中,取出一支金屬製的高球棒,好笑的是,這支高球棒是小陳送給我的!他說若是跟大客戶商談生意,就必需要學懂打高球。

而我上次就沒有用球棒去擊退那混蛋,害得小陳老婆寶蓮,在我眼睜睜看著下被迷姦了!而這趟那混蛋卻沒有這麼走運了!因為他要下手的對像,是我深愛的老婆潔芯啊!那混蛋幹了周太太我不管,要幹寶蓮我亦可不管!但若要弄我的老婆,這我可不能不管!

那混蛋的體形並不太魁梧,再加上我手持高球棒!我應可勝算在握了。於事,我便按照原定的計劃,先不動聲色的走到了房間的門前,由於那混蛋只是把房門虛掩,我仍可從房門的縫隙間,清楚地看到房間內的情況。

這時,我老婆潔芯正昏倒在我倆的睡床上,而週遭亦已被那混蛋架設了數具攝錄器材了。而那混蛋正背著我,還拿著照相機不停地向著昏倒在床上的老婆拍照!他還邊發出那陣陣熟識的淫笑聲,而且更喃喃自語!

他自語道:「嘻…嘻…嘻!真長得標緻啊!這麼年輕便成了人家老婆,真可惜啊!太太應才剛結婚不久吧?看應還沒有給老公操濫呢!」

那混蛋不停地圍繞著大床向著老婆潔芯拍照!他還伸手輕撫著老婆的俏臉,又再淫笑地喃喃自語起來!

他說道:「真長得漂亮極了,自第一眼看到妳後,我便常常想著要好好地跟妳親親啊!」

這時,那混蛋抬頭看著掛於牆上的一幅我跟潔芯攝於新婚時的婚紗照片,他忽地舉起手指著照片罵起來!

那混蛋罵道:「嘿!你這傢伙可真好福氣啊!能娶得如花似玉的嬌妻。嘿!不過嘛!今夜就讓你這傢伙看著我怎樣玩你的老婆吧!」

哼!這時的我,真的是怒不可竭!這趟,我當然絕對不會再眼巴巴地看著你這混蛋淫辱人家的。因為你這趟選錯對像了!膽敢動我深愛的老婆,待會定要你這混蛋好看啊!我心裡回應著,手中則更使勁地緊握著高球棒。

這時,那混蛋已走到了床沿,他坐在大床上,凝望著昏迷了的老婆潔芯,她只是穿了日常在家裡的便服,普通的連身裙子。而裙子的長度亦及小腿,並不性感!老婆性格一向保守,當然不會像寶蓮般,而性感姿態示人呢!

但這混蛋卻痴痴地看著老婆,口中又喃喃地說道:「先前那幾個又騷又蕩的臭貨,真不能跟妳比呢!」

這時,他又站起來,慢慢地把自己的上衣脫去,我看著那混蛋笑吟吟地爬上大床,幾下子已爬至老婆的面前了!他還伸手撥弄老婆那長長的秀髮!

他還淫笑地說道:「嘻…嘻…嘻!太太看起來還像少女般,白白嫩嫩的!我也沒嚐過像妳這樣鮮嫩的好貨色啊!」

這時,我的怒火實在已達至頂點了!那還能忍受眼巴巴看著這混蛋在侮辱我深愛的老婆潔芯呢!接著,我便不顧一切地憤然一腳把房門踢開,而我手中那根高球棒,亦隨著我怒意,連消帶打地痛擊到那混蛋身上。

那混蛋在毫無防避下,已被我的高球棒重重地迎頭痛擊了數記,只能痛得呱呱大叫的滾下睡床。而我當然不會給他有一刻喘息的機會,繼續使勁地舉起高球棒便狠狠地招呼到他身上來!

這時,那混蛋需被我痛擊了記,但他仍能馬上從地上爬起來,還舉起雙手奮力地擋架著我的連消帶打!而他在完全處於下風時,竟不顧一切地向著我沖過來,而我被他那突然其來的蠻力一推,便不能站穩地猛力撞向牆上,幸而我亦順勢把那混蛋的頭套撕掉了下來。

這時,那混蛋跟我打了個照面,他雖然已被我打至頭破血流了!但我仍能一眼便可看出,這混蛋就是那家食店子中的店員!當他發現那頭套被撕下後,便恐慌起來,隨即便趁機奪門而逃了!而我當然亦不會就這樣子放過這混蛋吧。

於事,我更連隨追趕著這混蛋!就在那混蛋正要推開我家中大門逃走前,我已追趕而至了!嘿!我手中的高球棒又再狠狠地迎頭給了他重重的一擊!但這混蛋倒蠻強壯得很,被金屬的球棒痛擊了那麼多次,他迎能及時奪門跋足狂奔!

而我亦緊隨著追出大們!還高聲呼喝著追趕他。而同時,鄰居們亦被我的呼喝驚動了!而且更有數人紛紛加入追捕這混蛋!但可惜,在這多灣路及狹小巷子的村子裡,再加上陰暗的環境,在我加上其餘的數名鄰居追捕下,仍給那混蛋逃之夭夭!真令我氣憤難填。

在遍尋不獲後,我便只好馬上趕回家中,看看老婆的情況怎樣吧!當我回到家裡時,還發現到那混蛋竟在慌亂逃走時,遺留下了他那些攝錄器材,和那個大袋子!這時,正本想把那些器材盡數打個稀爛的,但一冷靜地細想到,這些可能是那混蛋的犯罪證據來的!

想到這裡,我便先把那些器材通通拆下來,而且更馬上收到書房中。而在我連番地呼叫,及用弄濕了的毛巾為老婆輕敷臉龐後,老婆才能漸漸地從迷糊中甦醒過來!而這時,先前驚動了的鄰居亦早已通知了警方,一大隊的警員亦聞訊而至了。

老婆在甦醒後,雖不知剛才她差點就被別人侵犯了!但亦知道事態並不尋常,因這時家中已有數名警員到來調查當中呢!而警方亦召喚了醫療人員到來,好替我老婆潔芯驗查!

當然,在跟警方錄取的口供當中,我只是題及到剛回家便發現了有小偷潛入了!若我把整件事情和盤托出,發生在小陳家中那一夜的事情!恐怕我亦難詞其咎!想到這裡,我便決意把部份事情隱瞞下去了。

我雖把那混蛋的惡行隱瞞了!但我告訴了警方,那混蛋就是那食店裡的店員。嘿!能否逃得過警方的追捕?那就要看他的命數了!

這一夜,在經歷過恐慌的事情後,家中已回復往日的平靜了!老婆雖然無甚大礙,但亦被這事情弄得驚魂未定!需經我幾番安慰下,她才能依偎在我懷中熟睡起來!而我亦在感到疲累不堪下熟睡了。

隔天早上,我倆夫婦也向公司告了假,因為昨晚的事情,我倆仍需要到警局走一趟!在警方給我們的答案當中,只題到那混蛋藉詞送外賣而趁機在食物中下迷藥,令屋內事主昏倒後便潛入進行不法行為!

當然,這個只是警方假設的犯罪動機!那混蛋的真正企圖,可能便只有我一人知道了!事後,在老婆的題意下,我們更抓來了工人,為家中的窗戶及後園加設了防盜的設施!這樣一來,不但能令老婆感到較為安心!同時亦可為今後以策萬全呢!

接下來的一連兩天,我也特地向公司告了假,留待在家中,為家裡設置而打點一切!而老婆則可繼續上班去了!這天當我忙完了家中的事務時,趁著老婆仍未下班回來之際,我便躲到書房當中,好奇地翻閱著那混蛋流下的東西!

從那些攝錄器材裡,和那個袋子當中,給我發現了那混蛋除了已分別向那周太太及寶蓮下手外,另還有兩名我不認識的女子,相信亦在同樣情況下被那混蛋迷姦了!而在一本類似記錄的策子裡,還清楚地記錄了那些受害者家庭狀況及進出家門的時間,那混蛋倒也蠻專業似的?而我老婆潔芯當然亦是在記錄的名單當中啊!

正當我續一細看那混蛋的罪証時,家裡的門鐘忽地響起來了!來者正是小陳跟寶蓮夫婦!那個小陳才剛踏進我家門,便擺出一臉的關心似的!不斷地問這問那的,真不知他是出於一片真心?還是一臉的虛偽?

而在一番寒暄後,小陳更嚷著要參觀我們家中所加設的防盜設施!他在看後,還跟寶蓮說道,他們家裡也要跟我們一樣,加設那些防盜設施才對呢!而此時,一直尋默不語的寶蓮,竟走到我身旁來!

她更輕聲地向我說道:「哦!如果賊人像那食店的人那樣,是認識的!那!起非防不聲防嗎?」

寶蓮這番說話,就好像針一樣剌進了我的心房!而且她還刻意地把「是認識的」那數個字的音調提高了!這樣!不就是正在告訴我,她已知道那夜確層有人侵犯過她!而她亦已認定這人就是我嗎?

而我當然自知不是,還擺出一臉估作不知的面容,轉身地向著寶蓮!而這時的寶蓮,卻給我發現她正兩眼含春地凝望著我!一臉的騷蕩意態,卻教我感到奇怪?而寶蓮竟還伸手在我的臂膀間使勁地擰了一吧!

她還嬌媚地高聲說道:「哎喲!你們這些臭男人,個個都不是好東西來啊!」

寶蓮的連番舉動,相信只有我跟她才會明白過中就裡!而小陳當然不能際覺,我已被矇上了層偷幹他老婆的不白之冤呢!正當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的救星到了!老婆潔芯亦在這時返抵家門了!

老婆的回來,登時把屋內的氣氛扭轉了!而小陳夫婦亦在給老婆慰問了幾句後,亦雙雙地離開回家了!小陳夫婦臨離開前,那個小陳老婆寶蓮,更刻意地轉身向著我拋了一個極騷蕩的媚眼!

她還媚態十足地跟我說:「你們別忘記週末的約會啊!」

這趟寶蓮對我的態度,卻把我這幾天來本已平靜了的思緒,再度弄得心緒不靈了!這夜,我待老婆入睡了。便獨自躲在書房中,翻看著寶蓮被那混蛋迷姦時的影帶!我邊看邊心裡想到,若寶蓮認定那夜侵犯她的人是我的話,我便只好拿出這盒影帶來當證據好了!

轉眼間,今天已是週末了!我跟老婆,依約下午便到了小陳家裡了!而我剛踏入他們家裡,那個小陳老婆寶蓮便媚態十足地向我們迎上了!在我細看下,寶蓮那身衣著,要比她那股騷蕩意態來得更要命呢!

她上身只穿了一件吊帶低胸小背心,不但酥胸半露的,而且還薄得透現了內裡所穿的黑色通花胸罩!而下身亦穿了一條緊身的短裙,盡顯她那渾圓的大屁股!這身衣著,任誰看了也會產生歪念吧!真怪不得那混蛋亦甘願以身犯險了!

我當然樂意去觀賞穿得這樣性感的女人呢!但若自己的老婆穿成這樣子示人,那恐怕會令當老公的害怕不而!還幸我的老婆潔芯並不會穿成像寶蓮般性感的!否則的話,我真不知還會否跟她一起呢?但相反看小陳卻好像並沒有問題似的?他對於自己老婆以性感裝扮示人,好像蠻覺得挺自毫呢!

而今夜的晚膳,卻是由寶蓮親自下廚呢!幸好乖巧的老婆潔芯嚷著自動請纓要幫忙!有她把常向我拋媚弄眼的寶蓮檔下去,我才不至於坐立不安呢!好讓我可安然地跟小陳談笑風生。

當吃晚飯的時候,小陳又再慶高彩烈地拿出了各式名樣的白酒紅酒!這頓晚飯只吃了一半,小陳夫婦跟我們,便已喝了數瓶酒了!而當中話題亦從開始時的談天說地,說到了夫婦間的日常生活!真是無所不談!

不知不覺間,這頓晚飯便吃上了數個小時,來到了接近深夜時份了!而一向酒力不佳的老婆,亦是最先便醉倒了!而小陳夫婦,這時亦喝得醉意大盛了!而我雖慣常地沒跟他們夫婦拼命地喝!但酒精卻漸漸教我不能保持清醒了。

而就在小陳已喝得昏醉在餐卓前的時候,我忽地感到,有樣東西正在我的小腿間蠕動!而且更漸漸地蠕動而上,緩緩地接近了我雙腿間的敏感位置了!而當我低頭一看,赫然發現了一只纖細而光滑的足踝,正在我腿間撩弄著!

是老婆的足踝來嗎?不對!老婆就坐在我的旁邊,怎可能把足踝伸展到這裡呢?我登時細看下,這足踝每根足趾也塗上的鮮紅色的甲油,這並不是老婆的習慣來呢!而這時,那足踝已來到了我胯間的位置了!而且還開始輕輕地踏在那裡搓揉起來呢!

這樣的挑釁,把我胯間的肉棒亦馬上弄得脹硬如鐵起來!這時我看看身旁的老婆,她而醉得不醒人仕了!於事我再看看坐在對面的寶蓮,在一看之下,登時把我從昏昏慾醉當中驚醒了過來!

因這時的寶蓮,正喝得面頰通紅的!兩眼盈盈秋水般緊盯著我!而我胯間那只足踝,就是她從餐卓下伸展過來的!此刻她面上展現的,已不再是平日的風騷媚態那般簡單!而是令人要命的淫態!充滿挑逗及淫蕩!

她還夢囈似的向我說道:「晤…!臭男人!有種便再來幹我吧!」

就在此時,小陳卻忽地猛然坐起來說道:「當然再來啊!再飲!怕你不成嗎?」

他說罷,便舉起整瓶酒大口大口地往喉嚨裡灌下去,而我趁著小陳的舉動,便一下子把寶蓮仍停留在我胯間的足踝拿開,還緊接著攙扶起已昏醉了的老婆,便藉詞時候不早了!要離開了!

我當然沒有等待已喝得酩酊大醉的小陳夫婦回應!攙扶起老婆別向著大門走過去了!臨離去前,我亦禁不住回頭看看寶蓮!當時只見她已醉得合上兩眼,仍動也不動地坐著!真不知她剛才是真的醉昏了?還是真的騷癢得向我挑逗起來?

真亦好!假亦好!隨著我關上小陳家中大們,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因為最重要的,是依偎在我懷內的老婆潔芯啊!於事,我輕輕把嬌小的老婆抱起,緩緩地返回家去了!

這近來發生的許多事情,能就這樣過去了嗎?若風騷極的寶蓮再來向我挑逗的話,我還會像今次這樣不受誘惑下避開嗎?定或會不顧一切地跟她幹一遍呢?一個我層經去偷摸她身體、偷窺她出浴的女人,如今竟主動向我挑逗起來,我還可以忍下去嗎?

而那個食店子的混蛋,若警方逮不到他?他有膽回來向我報復嗎?他那些昂貴的器材還在我家裡啊!若他回來要向我討回的話?我應怎辦呢?大家教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