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人妻之新居窺豔迷辱

還急喘著氣的說道:「真棒!嘎…嗄!真…真肥美…美多汁的騷穴!嘎…嘎!太太很喜歡向人拋媚弄眼嗎?他媽的又淫又賤的騷貨!不!妳是個不守婦道的臭貨才對啊!是妳把我引來的,那就…就讓我來操濫妳的臭穴!」

他邊向著寶蓮罵著髒話,邊已把那肉棒對準了寶蓮的肉穴了!我看著他把身子向前一挺,噗吱一聲,他整根肉棒已狼狼地插進了寶蓮的肉穴內了。

在那混蛋的侵犯下,昏迷了的寶蓮也即被弄得馬上小咀微張的,而且還輕輕地呵出呻吟聲來!我看一直昏迷了的寶蓮,從迷糊間仍能感受有些東西已侵入了自己體內了。

而那混蛋則並沒有理會寶蓮的反應,看他緩緩地抽送了數次後,便停了下來,但雙手隨即又使勁地握著寶蓮那雙大奶子!

他頗興奮地說道:「喔…喔…啊!想…想不到太太那…那裡還蠻緊啊!夾…夾得我很爽,真…真棒啊!」

我看著那混蛋握著寶蓮雙大奶子在拼命地搓揉,他又說道:「雪…雪!媽的,妳這臭貨!樣子長得又騷又淫,奶又他媽的大,那…那騷穴!操!又肥又緊的,水真多啊!」

隨著他邊說出髒話,那混蛋已緩緩地展開抽送了!我看著他那結實的股肌,不住的往寶蓮雙腿中間挺動,他每每向前挺進,就連那厚厚的床墊也被他狠狠地壓得深陷下去。那混蛋更續漸把抽送的速度提高,把寶蓮躺臥著的身體亦被牽動得急速地搖晃起來!

而我則只顧盯著寶蓮那雙大奶子在有節奏地彈跳著,這時,我才深深領略到,四字詞語內裡的那一句碧波盪漾是啥意思了!那句子用來形容眼前寶蓮那雙在激盪跳躍著的大奶子!就是最貼切不過了。

可惜的是,寶蓮那雙拋盪著的誘人大奶子,我現在只有看的份兒!而那混蛋則可盡情地去享受啊!

我看著他壓著寶蓮不住的抽送著,而他那雙手,則放肆地任意在寶蓮那豐滿嬌軀上四處亂摸!他一時又使勁地握著那雙大奶子拼命搓揉,一時又用指尖撥弄那兩顆大乳頭,他那張咀巴亦同時可吻舔向寶蓮身體任何位置,真教我看得牙癢癢的!

而寶蓮在被那混蛋盡情淫辱下,卻沒有甦醒過來的反應,一直也只是眉頭緊湊的,間中只是張開小咀地輕輕發出夢囈似的叫聲來!

而那混蛋則是越幹越見起勁,此時已看到他弄得滿身滲出汗水了!看他正幹得慶起,竟然把那頭套推高,俯伏在寶蓮身上不停地索吻!可惜他這位置仍是背向著我,依舊是看不到那混蛋的盧出真面目!

我只能看到他漸漸地把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提高。可幸我仍能清楚地看到他那根肉棒在寶蓮那肥美肉穴急速地進出的情況,而且更響起了噗吱、噗吱的淫褻聲音來!

那混蛋忽地興奮地叫嚷道:「嘎…嘎!媽…媽的,真好幹的騷…騷貨!比上…上次那…那個更…更好幹啊!夠…夠淫,夠騷!嘎…嘎!我…我要操…操死妳…妳這淫婦!」

我看著那混蛋在一輪急速抽插下,便把身子俯伏到寶蓮身上,忽地全身一陣抽搐後,還把寶蓮緊緊摟抱著不停索吻,看樣子他已洩精了!

而在經過短暫的喘息後,那混蛋隨即爬起來,我看著他又再次地舉起了照相機,還邊拍照邊把他那肉棒從寶蓮那肉穴中抽出!大量的乳白色精液,亦緊接著從寶蓮那肉穴內滲出!而那混蛋則是興奮得照過不停。

他還邊淫笑著說道:「啊!射得真夠多呢!嘻…嘻…嘻!太太啊!就讓我代替妳老公,給妳添一個小寶寶如何啊?」

接著,那混把寶蓮扶起來,還向寶蓮說道:「太太那張咀真性感啊!跟妳那騷樣子真合襯啊!」

他說罷便摟著寶蓮,瘋狂地吻向她的櫻唇。而寶蓮則整個身子軟得像綿花般的依偎在那混蛋的懷內,任由他為所欲為!而那混蛋把寶蓮那櫻唇吻舔得濕透後,便握著寶蓮的下顎,令她那張咀巴張得開開的!那混蛋竟然提著他那根還沒有軟下來的肉棒,遞到了寶蓮的咀吧旁!

他更吃吃地笑說道:「騷貨來吧!像替老公含一樣,快給我吃吧!」

說罷,那混蛋已提著肉棒插進了寶蓮的小咀內了!接著他更按著寶蓮的頭顱在不停地搖晃著!我看著像熟睡了的寶蓮,她那張小咀被那混蛋的肉棒填得滿滿的在來回吞吐著,那像絲一般的透明津液,則不斷地在她的咀角上滲出!那混蛋則還邊享受著,邊不停地舉起照相機把情景拍攝下來!

我看著那混蛋那根肉棒,從寶蓮的小咀吞吐間,不消一刻,又再一次地堅硬得聳立起來了!那混蛋此時,竟然把龜頭揩擦至寶蓮的面頰和櫻唇上來回地撩弄著,他還下流地提著肉棒,當成是鞭子般鞭撻在寶蓮的面上!

他還淫笑地說道:「哼!看妳那他媽的淫賤相,又蕩又騷的!妳很喜歡向人家拋媚弄眼嗎?來吧!拋媚眼給我看啊!嘻…嘻…嘻!已是別人老婆也不檢點些,還要四處引男人注意嗎?哼!就讓我替妳老公好好地教訓妳這蕩婦。」

他接著把寶蓮再次推倒在床上,更把她整個身子反轉過來,我看著他托著寶蓮那肥大屁股舉得高高的!然後那混蛋又再次提著肉棒,一下子便從後整根狼狼地插進寶蓮那肉穴內了!

那混蛋更興奮得雙手按在那大屁股上使勁地在搓揉!而且更馬上展開了急速的抽插。看那混蛋則全不懼怕寶蓮會醒過來似的!不斷地狼狼地使勁抽插著,他那身軀把寶蓮那大屁股撞擊得啪啪作響!他還邊叫嚷道:「媽…媽的!又肥…又…大的屁股,用…用這姿勢幹…幹妳這…這騷貨更…更爽啊!」

而我則聚精會神地看著那混蛋的肉棒,現正夾雜著滑潺潺的粘液在寶蓮那肥美肉穴中不停地進出!在急速抽插數遍後,又狼狼地一插到底的!而在寶蓮那渾圓屁股上的兩團肉,亦給那混蛋撞擊得通紅一遍了!那混蛋還在猛烈的抽插的同時,他還更得意地不時用手拍打著寶蓮那大屁股呢!

那混蛋在一輪瘋狂的抽插後,他又再次地把寶蓮攙扶起來。這時,那混蛋把寶蓮面對面的抱至自己的身上,我看著他把寶蓮雙腿張開,提著肉棒便插進寶蓮那肉穴裡去!那混蛋摟抱著寶蓮不住的抽插挺動。

而寶蓮則被那混蛋弄得秀髮散亂地不停拋動著!一對大奶亦被晃動得猛烈跳躍著!真不知那混蛋是怎樣把寶蓮弄昏的?給他操得這麼狼勁!但寶蓮卻一直只有微弱的反應。我真開始替寶蓮擔憂了!但另一方面我卻又捨不得讓這場真人表演停下來啊!

這時,我看著那混蛋真的狀甚享受似的,他一時又把寶蓮緊緊抱著抽動,一時握著那雙大奶子搓揉吻舔!而他那張貪婪的咀吧,不停地在寶蓮身上四處瘋狂亂吻!那些唾液更在寶蓮的上身任意沾染。

那混蛋也倒真忙碌的!看他邊幹著,也還要不時舉起照相機向著寶蓮拍攝。若換成是我的話!便會好好地幹完再算吧!

這混蛋倒也蠻好精力的,看他摟抱著寶蓮猛幹了好一會後,他忽地握著寶蓮的臉蛋又再高聲地喝罵!

他向著寶蓮罵道:「操!看啊!果真是長得夠騷、夠蕩!」

他說罷,隨即把寶蓮緊摟起來急速地抽插。他發瘋似的抽動一會後,便把寶蓮推倒在床上,同時把肉棒抽出,更馬上提著肉棒向著寶蓮的面上,噴出了一大灘的的濃濃精液!

這時那混蛋不住的喘息,還邊把肉棒在寶蓮的面上撩弄著!而且還把沾滿液體的龜頭,擦向寶蓮的櫻唇上!那混蛋弄了一會後,便舉起了照相機,不停地為寶蓮拍照,他還邊拍邊發出陣陣頗為滿意的淫笑聲!

他這時還喃喃地說道:「嘻…嘻…嘻!看妳這臭貨,常向人擺出那又騷、又浪的賤相,也是渴望有男人能噴妳一面吧!」

看那混蛋向著寶蓮照過不停的,左弄右弄的,狀甚興奮!當真他媽的,這混蛋總是幹這幹那的!嚐夠了、玩夠了便快滾吧!我暗自罵道,因待在那衣櫥內,我那腰背上的骨頭,都開始發出陣陣痛楚了。

一會兒過後,那混蛋忽地叫道:「來!讓我再爽妳多一炮!餵飽妳這騷貨!」

此時,我看到那混蛋已提著自己那根再次脹硬起來的肉棒,一下子便充塞進寶蓮的小咀內!他一手按著寶蓮的頭猛烈搖動,另一只手已狼狼地握著寶蓮那大奶子拼命搓揉起來。在寶蓮那小咀舌吐間,不消一會兒,那混蛋的肉棒又再一次堅硬起來了!

這時,那混蛋淫笑吟吟地把肉棒從寶蓮咀巴內抽出,看他還提著肉棒,把那大龜頭貼在寶蓮臉頰上撥弄起來!還喃喃地向著寶蓮說出髒話。

他淫笑地說道:「嘻…嘻…嘻!太太不但樣子夠騷,那張咀巴也蠻性感啊!」

隨著那陣陣的淫笑聲,他那撥弄的動作更一直地往寶蓮的身體向下移動,直至寶蓮的胸前。那混蛋竟用那大龜頭撩弄著寶蓮那顆大乳頭來!聽著他不斷地淫笑,看來他應感到蠻爽啊!

接著,他便騎到寶蓮身上,雙手使勁把寶蓮那雙大奶緊緊地擠作一團,我看著他提著脹硬了的肉棒便往那雙大奶緊擠在一起所形成的那度深坑插下去了!啊!這種招式,用在擁有大奶子的寶蓮身上實是最爽不過了!我也不知想過了多小遍啊!但現在卻只能眼巴巴看著那混蛋爽得要命地幹!

此時那混蛋又興奮的叫道:「啊!真舒服啊!奶子真夠大的臭貨!」

我看著他狀甚舒暢的弄了一會後,他便再度把寶蓮雙腿張得開開的!接著他便提著那肉棒便向寶蓮的身體內挺進去了!這趟那混蛋在再抽插寶蓮肉穴的速度及勁度,都要比先前的來得更凶猛!光是看到寶蓮那雙大奶正在急速拋動,便可知那混蛋幹得有多猛烈了!

而一直昏迷著的寶蓮,她亦好像感受到更猛烈的侵犯似的?反應也來得比先前的更大!看她正媚頭緊皺,咀巴亦張開得比先前的大!而來自喉頭間的呻吟聲,也隨著身軀比那混蛋急遽牽動著下,叫得更為響亮了。

這時,我看著那混蛋,他那繃緊的股肌正急速地在寶蓮雙腿中間使勁起伏,幹得那混蛋也汗如雨下。從他那氣喘如牛的呼吸聲,我看混蛋亦已接近強弩之未了!

果然,那混蛋忽地怒吼道:「媽的!嗄…嗄…嘎,真…真夠…夠淫…淫的騷…騷貨!我…我…我操…操!嗄…嗄!妳…妳那騷…騷…浪穴!夠…夠…夠肥…肥!夠…夠…緊!水…水…夠…夠多!我…我要…要…操…操…濫妳…妳這淫…淫婦!賤…賤…賤貨…的…臭…臭穴!操…操…操…死…死妳這…這臭貨!…啊…啊!

這時那混蛋把寶蓮抱得緊緊的,接著全身抽搐了數遍!之後便壓在寶蓮身上動也不動了。良久,那混蛋才懶洋洋地爬起來離開了寶蓮的身體!不久後,當那混蛋再次在我眼前出現的時候,他已是穿回了所有衣服了。

當時,我只看到不停的有強光閃耀,而那些強光當然就是來自那混蛋在給寶蓮拍攝照片時所產生的。接著,那混蛋還替寶蓮好好地清潔掉被他弄得污髓不堪的嬌軀!而那混蛋在飽嚐獸慾後的動作,竟出奇地跟先前那股慢條斯理相反!不消一會,他竟已把所有帶來的拍攝器材收拾後了。

正當我慶幸那混蛋終於要離開的時候,他竟迎面地向著衣櫥這邊走過來!這一來真的把我嚇了一跳!而且更馬上把雙拳灌滿氣力,準備若他把衣櫥打開,我便會給他狼狼地飽已老拳。

而那混蛋的動作卻告訴了我,他並不打算把衣櫥打開!聲音聽起來,他只是把衣櫥下面的抽屜打開了。那混蛋在東找西找了一遍後,便把抽屜推回去了。這時,他又再次轉身向著寶蓮走過去!

細看下,那混蛋竟然找了一套胸罩和內褲來為寶蓮穿回去!不但如此,他還替寶蓮穿回了衫裙!這時,那混蛋又再發出陣陣淫笑,還邊伸手按在寶蓮胸前搓揉起來!

他還淫笑地向著寶蓮說道:「嘻…嘻…嘻!夠淫、夠浪、奶子夠大!太太真騷得要命啊!嘿!待我幹埋餘下的,定要回來再好好地幹多妳幾遍!

他說罷,便一把抱起了寶蓮,向著房間外跑出去了。一會兒他又再返回了房間,他淫笑了幾聲,又把從寶蓮身上脫下的那套胸罩和內褲塞進那個他帶來的大袋子中!接著,那混蛋便背起那大袋子離開房間了。

這時,我隨即把耳朵緊貼著衣櫥那扇門,細聽著出面的聲音!我待了數分鐘後,發覺屋內已沒有其他聲音,變得一片寂靜了!於事,我便大著膽子,戰戰競競地推開了衣櫥的門,當我看到房間的門已關上後,我便舒了口氣,抽身離開那狹小的衣櫥了。

當我再次地站起身子時,全身不禁發出陣陣痛楚,不景我躲在那衣櫥內已有相當長的時間了!我隨即把全身筋骨好好地舒展了數遍後,便小心奕奕地把房間的門輕輕地推開,再從門縫間窺探房間外的情況。

我看到大廳裡,隨了寶蓮仍然昏倒在那沙發上外,並沒有任何動靜了!那混蛋應該已跑掉了!這時,我更大著膽子地走出了大廳,當確定房子內已沒有那混蛋蹤影後,我不其然地凝望著倒在沙發上的寶蓮,她仍然是不醒人仕!而我這時卻不知如何是好?

當我一想起小陳,若他這時候回來的話,看到我仍在他家裡,而自己的老婆卻倒在沙發上不醒人仕的話?那麼?那麼我該怎樣解釋才對呢?難度要跟小陣說:我剛才看著他老婆被那混蛋迷姦了嗎?

我想到這裡,便馬上快步地離開了寶蓮房子。當我走出了大門後,發現天空上已展現了一遍晨曦的色彩了!這時我看看腕錶,原來已快到清晨五時了!但我卻沒閒看著這晨曦色彩了!這時,我的心只望能盡快地跑回家裡去。

當我回到家裡時,老婆仍然好夢正甜的熟睡著!而這時,我亦實在累得要命了!於事便沖沖梳洗過後,便爬上睡床,而且很快便呼呼大睡了。

可是,數個小時後,老婆便把我吵醒了!今天雖然週末,不用上班去,但我卻應承了老婆,要陪她返回娘家探望雙親呢!於事,我亦只好拖著疲累的身軀起來,駕著車子跟老婆回娘家去了。

這事過後,我一連數天也顯得心緒不靈,那親眼看著小陳老婆寶蓮被那混蛋姦淫的情景,卻一直纏繞著我的腦海裡!我甚至不敢去面對小陳,好幾次在公司裡也藉詞避開了他!或許是內心的責備吧?因那夜我並沒有出手阻止寶蓮被姦污而感到難以面對小陳吧?

我不但迴避了小陳,就連下班回家亦不想,生怕會跟小陳或寶蓮遇上,那時實不知如何是好呢?雖看小陳這幾天來沒有異樣,但不知寶蓮有沒有發覺被人侵犯過?而那夜,他們家裡卻只有我一人看見整個情況!更慘的是在寶蓮昏倒前,房子內卻只有我跟她在,若寶蓮發覺那夜層被別人侵犯過?相信她第一個便會懷疑是我幹的了!

我想到這裡,就更不敢回家去了!雖然公司內已沒有甚麼可忙,但我仍待在公司裡,待至夜深後,才能安心的回家去!而且我已一連數天亦是這樣了。

可是,我越是要躲避的,便偏偏要去面對,這一天,寶蓮竟在中午跑到來公司裡!她當然是找小陣吃午飯啊!但小陳卻嚷著要我一起去,我使盡藉口仍推卻不了!而當我再次跟寶蓮碰面時,不知是否我心存介懷?總是感到寶蓮向著我時的神色,總是跟往日有些不同。

而這頓午飯雖是約一個小時,但對於我來說,這個小時則甚為難受了!因我經常發現,寶蓮總是常常用那雙媚眼把我緊緊地盯著!而更要命的就是,小陳竟然相約我們夫婦二人,在這個週末到他家裡晚膳呢!在沒有藉口推搪下,我亦只得應承了他們的約會。

而我在午膳後返回公司裡,心裡就更是感到七上八落了!一方面正慶幸寶蓮好像表面上沒甚麼似的?另一方面她不時望向我的眼神,卻又令我感到枕枕不安!還有那週末的約會,我還要帶同老婆一起出席呢!真是越想便越煩腦了。

煩腦了一個下午,我本來已致電給老婆,說要今夜仍要晚一點才回去的了!但當公司裡的同事全都下班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忽地想到這樣實在不對!那夜把寶蓮迷姦了的人又不是我!那我要逃避些甚麼呢?要逃避也不用連家也不回,每晚把老婆獨自留在家裡啊!

我想到這裡,便馬上收拾東西,駕車趕回家去了!臨回家前,我更順道到了公司鄰近的一所日式魚生店,購買了老婆最愛吃的魚生,回家跟老婆一起品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