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人妻之新居窺豔迷辱

接著,那混蛋還伸手至臥在床上的寶蓮去,看他在寶蓮的面上輕輕地左右拍打了數記後,寶蓮依舊是動也不動的!

而這時,房間內忽然地有些強烈的燈光在不停地閃爍著。這時,我看那混蛋竟然拿著一台照相機,向著臥在床上的寶蓮不住的拍照,那些閃爍的燈光,就正是從那台照相機裡所發出的!

我看到那混蛋不斷圍繞著睡床跑來跑去的,從多角度把寶蓮臥在床上的姿態拍照下來!而這時那混蛋邊拍照,還邊發出了陣陣的淫笑聲來!

我聽到那混蛋的淫笑聲,忽地感到異常熟識似的?這時,我看到那混蛋正把他那黑色上衣脫下去了,露出了他粗壯的上身來!這具粗壯的身體,看上去亦令我感到同樣熟識似的?

此時,我才驚覺到,這個身穿黑衣的帶著面罩的混蛋,便是上一趟在周太太家中出現的人來的!而那趟周太太亦應不是在跟他偷歡,她應是被這混蛋用上不知甚麼方法弄昏後被迷姦了才對啊!這混蛋原來是名專門迷姦婦女的淫棍來啊!那麼,這混蛋現在也同樣要向寶蓮下手了嗎?

到了此刻,相信我已不用再作懷疑了!從這混蛋的出現和舉動,及被弄昏後給帶到房間裡的寶蓮來看!我已可應定了這混蛋的來意了!我只是奇怪?他怎麼還要架設起那麼多攝錄器材呢?難度還要把迷姦寶蓮的過程拍攝下來嗎?

我想到這裡,心臟已不其然地急劇跳動起來了!若如我想像般,那麼,我要否眼白白看著這混蛋在我眼前把寶蓮迷姦嗎?正當心裡想著應否出手制止那混蛋,而顯得猶豫不決的時候,那混蛋卻突然自言自語起來!

我聽到他在喃喃自語道:「哼!獨自在家裡也穿成這樣子給誰看啊?已是人家老婆也不檢點一些啊!」

此時,我看到那混蛋邊喃喃自自語,邊已把褲子脫下來,只剩下身那條三角內褲。當那混蛋把內褲也脫下時!他已向仍抱著懷疑態度的我表明來意了!而我亦對那混蛋往後要怎樣對待已昏迷了的寶蓮,感到更有興趣了。

真想不到原本抱著不大願意前來修理電腦的我,竟會恰巧碰到這樣的事來!而最令我感到緊張刺激的,就是那混蛋卻全然不知我正躲在衣櫥內窺看著他正在幹的好事呢!而且他今趟要下手的對象,卻又是我熟悉的同事,小陳的老婆寶蓮啊!

這時,我看到那混蛋已爬到床上去了!他發出一陣的淫笑聲後,我看到他正在對著昏迷了的寶蓮喃喃自語起來!

那混蛋說道:「哼!衣著又不檢點,對著別人又常擺出一賦騷騷蕩蕩的賤相,嘻…嘻…嘻!看到妳那欠幹的騷樣子,便知太太妳定是沒有給老公餵飽吧!像妳這樣的騷貨,最好就是讓我來好好教訓妳啊!」

那混蛋說畢,便伸手到寶蓮的秀髮間撥弄起來,而他那身軀,亦已同時向著臥在床上的寶蓮壓上去了!我看到那混蛋邊輕輕撫摸著寶蓮的臉頰,邊淫笑地又自語起來!

他說道:「嘻…嘻!太太的面蛋比先前的那個長得還要好看啊!嘻…嘻!樣子夠騷夠蕩我喜歡啊!」

接著,我看到那混蛋把寶蓮擁著,他那張咀巴亦從面罩當中伸出,吻向寶蓮的唇上,而他那根舌頭亦任意在寶蓮唇上舔弄!而且更鑽進了她的口腔裡去。

已被那混蛋弄昏了的寶蓮,動也不動的臥在床上,她那張櫻唇,已在那混蛋的吻舔下被弄得濕淋淋一片了!我看到那混蛋擁著寶蓮吻了一頓後,他就更是越見得呼吸急速了!而此時,那混蛋雙手,已隔著衣物在握向寶蓮那雙大奶子上,他還邊搓揉著,邊淫笑地自語!

那混蛋說道:「嘻…嘻…嘻!太太的身材真夠辣啊!嘻…嘻!樣子妳雖不是最漂亮的一個,但身材妳確是第一啊!呵…呵!媽的!真棒的大奶子呀!」

那混蛋這時把寶蓮上身那件小背心翻高,露出了內裡那淡紅色的蕾絲花邊胸罩!那混蛋在發出了一陣淫笑後,便又再拿出了那台照相機來,還向著寶蓮不住的拍了數張照片。

我著那混蛋在放下照相機的同時,他便把臉頰俯伏在寶蓮光滑的小腹上,更隨即緩緩地吻舔起來!而他那雙手,亦同時在寶蓮那雙玉腿上四處撫摸,那混蛋在嚐得一番口舌與手足之慾後,似是更見興奮了!就連自說自話的聲浪也比先前更為響亮起來了。

他興奮地說道:「嘎…嘎!來!讓我看看太太妳的奶子有多大吧?」

那混蛋說畢,便隨即動手把寶蓮的上身的小背心脫掉了!我看到他又再次拿起照相機,向著寶蓮拍了數張照片後,他便伸手至寶蓮的背部,把她身上的淡紅色蕾絲花邊胸罩扣子解開了!

寶蓮那胸罩是無肩帶式的,那混蛋解開了扣子後,便馬上把寶蓮的胸罩扯脫了!而寶蓮那雙驕人的大奶子,亦隨即袒蕩蕩地跳躍了出來。而那混蛋亦馬上興奮得吹了一口哨子來!

這情境,就連我亦被吸引得興奮起來,使得我不由自住地睜大眼睛,緊貼那些縫隙,窺看著這場好戲。

在那混蛋發出了一陣驚嘆聲後,他隨即又再度拿起照相機向著寶蓮拍照,他還邊拍照,邊發出陣陣下流的淫笑聲!更興奮得不時拿著寶蓮的胸罩貼向鼻子間嗅聞和不斷把玩。

而我則只是從那些縫隙間注視著寶蓮那雙驕人的大奶子,那兩團貼在乳尖上像水杯直徑般大的棗紅色乳暈,及那要比黃豆還要大得多的奶頭!看得我胯間的肉棒也迅速地膨脹,把褲子緊緊的撐高起來,而我身處在那狹小空間裡感覺就更是難受極了。

而這時,那混蛋已爬到寶蓮的身上去,他還喃喃地說道:「嘻…嘻…嘻!那麼大的奶子,真棒啊!看上去便知一定好玩的啊!嘻…嘻…嘻!」

我看到他邊喃喃自語,雙手便跟著毫不客氣地握向寶蓮那雙大奶子了!那混蛋握著寶蓮的奶子不停地搓揉擠壓,像甚感到愛不釋手似的!那混蛋更興奮得越弄就越是使勁地握鍊,而他自言自語的聲線,亦相對地提高了!

那混蛋興奮得叫道:「啊…啊!真大的奶子啊!軟綿綿但蠻有彈性,嘻…嘻!太太這雙奶子我真喜歡啊!」

那混蛋說畢,便擁著寶蓮瘋狂地吻她的臉頰及櫻唇,還下流地伸出舌頭在寶蓮的臉頰上舔弄起來!我看著那混蛋的咀巴,開始續漸向下移動了!接著他更使勁地把寶蓮那雙奶子緊緊地擠壓起來!

他接著又說道:「操!騷貨,奶子大、乳暈大、奶頭也大、幸好顏色還是蠻鮮豔啊!我不喜歡太黑的奶頭啊!」

那混蛋說罷,便張大了咀巴向寶蓮的奶頭吸吮下去了!我看著那混蛋像極一頭飢餓的野獸在品嚐獵物般,那張濕淋淋的大咀巴,像要把寶蓮的奶子吞進肚裡去似的!那混蛋一時把寶蓮的奶頭含進咀裡拼命吸吮,一時又伸出舌頭不停地舔弄,指尖更同時在挑弄著另一顆奶頭!

此情此境,實把我這個躲起來的第三者,不!應是目擊者看得牙癢癢的,妒忌得很,真恨不得把自己當成是那混蛋,在任意享受著寶蓮那具豐滿撩人的玉體。

就在我看得牙癢癢之際,那混蛋已騰出一只手掌,沿著寶蓮的腰姿一直移向寶蓮的一雙玉腿上了!他的手,好像要把寶蓮整條玉腿也要摸一遍似的?而他那張咀巴,亦順著下滑向寶蓮的小腹上,而另一只手掌,則仍停留在寶蓮的大奶子上貪婪地不住的搓揉著,這時,他忽地坐起來,一邊淫笑,一邊又再次拿起他身旁的那台照相機了!

那混蛋這時又說道:「嘻…嘻…嘻!太太身材真捧啊!比上一個更捧啊!」

他說畢!視線便隨即往寶蓮的下身移去,他繼而又說道:「哼!已是人家老婆了!仍穿那麼短的裙子想要勾引誰啊?哼!又常常向著人家拋媚弄眼,一看便知妳是名蕩得出水來的騷貨啊!嘻…嘻…嘻!」

他接著,便伸手至寶蓮的大腿上撫摸起來,更淫笑地說道:「嘻…嘻!來讓我看看妳這騷貨今天穿了甚麼顏色的內褲啊!」

那混蛋說畢,便把寶蓮的雙腿使勁地張開了!這樣一來,寶蓮的裙內春光,便一下子袒蕩蕩地展露出來了!

寶蓮今天,是穿了跟胸罩配成一套的淡紅色蕾絲花邊小內褲,款色甚為性感,而更具誘惑性的就是,寶蓮那充滿神秘感的肥美肉穴形狀,亦清徹地浮現在那性感的小內褲上,她下面的些濃密的陰毛,亦多得從內褲的邊沿竄出,這情境,誘得那混蛋亦看得呆住了。

那混蛋在呆看了一會後,又隨即拿起照相機不住的向著寶蓮拍照,更邊淫笑著喃喃的道:「嘻…嘻…嘻!太太那鮑魚真的很肥美啊!」

他拍夠了照片後,便隨即把寶蓮的裙子脫了下來。接著!那混蛋竟把面貼向了寶蓮那雙腿中間的位置磨擦起來!樣子就像尋獲至寶一樣。接著,那混蛋抬高了寶蓮一條腿,更不停地撫摸索吻著!而他的手,亦沿著寶蓮的大腿一直撫摸至她雙腿中間,那最神秘的地方了。

這時,那混蛋的手,正按在寶蓮那條薄薄的小內褲上,更慢慢地輕揉起來!那混蛋更不時發出陣陣的淫笑聲來,在摸弄了一會後,他便爬起來把自己那條三角褲脫去了!

當時,我看到那混蛋那根肉棒,已硬繃繃的高高聳立了!看樣子已是蓄勢待發吧。

接著,那混蛋又再次舉起照相機向著寶蓮拍照,他又邊喃喃地說道:「嘻…嘻…嘻!太太長得真不錯啊!樣子又夠騷!奶子又圓又大的,就連那鮑魚亦都飽滿肥美啊!太太妳長得真棒啊!真棒!真棒的騷貨啊!」

那混蛋說畢,便掉下照相機,再次爬回床上去。我看著他把寶蓮擁抱起來不住的索吻,還不時的伸出舌頭,由寶蓮的小咀、頸項、已至腋下四處舔弄。而他那雙手,更是毫不客氣地在寶蓮那雙大奶子上使勁地搓揉著!

接著,那混蛋的咀巴,亦已索吻至寶蓮的那雙大奶子上了!他還把寶蓮的那顆大乳頭含進咀內,一時又吞吐著,一時又用舌尖舔弄!而他的手,亦不停地隔著內褲在摸弄著寶蓮那肥美肉穴。

在那混蛋的連番淫弄下,一直昏迷了的寶蓮,竟然在這時忽地媚頭深瑣,更自喉頭間輕輕地發出了夢囈似的叫聲來!而那混蛋,非但沒有被寶蓮的反應嚇得停下來,相反他更為放肆地在寶蓮的肉體上吻舔摸弄!

這不禁令我這個躲起來窺看著的第三者想起了一個問題?聞說女性跟男性在昏倒後的不同之處,就是女性是仍可感受得到從外間的挑逗繼而產生性興奮的!相反男性在昏倒後則感受不到了!這個疑問,看現在的寶蓮便可知一二了。

而這時,我亦看到在那混蛋的挑弄下,寶蓮下身那小內褲的中間位置,亦慢慢地開始濕潤起來了!而那混蛋亦在不斷地加強了他的動作。

我看到他邊使勁地吸吮著寶蓮那顆奶頭,指尖亦同時在寶蓮的另一顆奶頭上撥弄扭鍊!而另一只手亦隔著內褲在寶蓮雙腿中間不停地摸弄著,不消一刻,寶蓮那內褲亦已濕透一片了。

那混蛋接著又拿起照相機在拍照,又邊淫笑道:「嘿!說妳是條騷貨真沒錯,只弄妳兩下子便濕成這樣!真是個又淫又蕩的騷貨啊!嘿!就讓我來看看妳有多騷、有多蕩吧。」

接著,那混蛋便把寶蓮那小內褲緩緩地脫下了!他隨即更使勁地把寶蓮雙腿張得開開的!在這房間的充足光線下,寶蓮整只肥美肉穴便呈現在那混蛋眼前,不只那混蛋看得到,就連我亦能看得一清二楚。

寶蓮那一大片的濃密的陰毛,與及那兩片肥厚的陰唇,還有中間那鮮嫩嫣紅的迷人肉洞,也都能清楚看見。這趟還要比上一趟偷窺她淋浴時看得更清楚、更透徹呢!

在我亦看得呆了的時候,那混蛋卻已舉起了照相機不停地拍照了!他又邊說道:「嘿!毛真多,怪不得妳那麼騷了!妳那鮑魚真夠肥美啊!我…我喜歡啊!」

說罷!那混蛋已像頭餓狼般,撲向寶蓮雙腿中間了!而且他還馬上張開了那咀巴,向著寶蓮那肥美肉穴湊上了!

我看著他埋首在寶蓮雙腿中間,正拼命地使勁索吻著,狀甚興奮得要死似的?在他那強烈的索吻下,更發出了極為淫褻的聲響來!

而那混蛋還變態地喃喃道:「晤…晤!雪…雪…雪!真…真肥美多…多汁啊!晤…晤!很香啊!雪…雪…雪!好…好味啊!啜…啜…啜!晤…晤!雪…雪…雪!」

那混蛋在一番瘋狂的吻舔後,更用指頭把寶蓮那兩片肥厚陰唇扒開,更繼而伸出舌頭,舔進那鮮嫩的肉縫內。

我看著他根舌頭像靈蛇一般,一時又卷曲、一時又抽動著!從內到外,來回地把寶蓮那肥美肉穴舔弄了一遍又遍!而寶蓮亦只是一直的昏睡著,並沒有甦醒過來的跡象,只是間中才有些微弱反應。

我一直看著那混蛋在吻舔著寶蓮那肥美肉穴。而他那雙手更邊在寶蓮身上四處亂摸,特別在她那對大奶子上,搓了一遍又一遍的,真看得我有點羨慕和妒忌。而那變態的混蛋,在嚐得一番手口之慾後,竟然拿著照相機,向著寶蓮那肥美肉穴不停地拍照,而且更邊用手在不停地摸弄。

我看著那混蛋一時又把寶蓮的肉穴撐得開開的,一時又把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合上,像是要仔細地把寶蓮那肉穴好好地研究檢驗一番似的?看他似是越弄越興奮似的?

此時,那混蛋更把一根指頭插進了寶蓮那肉穴裡,更馬上緩緩地抽動起來,而且還把抽動的速度續漸提高,那混蛋還邊吃吃地淫笑著。

那混蛋還邊說道:「來啊!快讓我看看妳有多騷?有多浪啊!」

在那混蛋的指頭急速抽動下,寶蓮那肥美肉穴已漸見淫水潺潺啊!而且還不停地發出噗唧噗唧的聲響來!在一輪猛烈的抽動後,那混蛋才緩緩地把指頭抽出,我看著他那根指頭已被寶蓮那些淫水沾染得濕滑一片了!指尖上更從寶蓮那肉穴內拖曳出絲絲透明的粘液來!而那混蛋亦馬上舉起照相機不停地拍照。

他還邊淫笑道:「嘻…嘻…嘻!真他媽的多水!太太果真是名又騷又蕩的淫婦啊!嘻…嘻…嘻!」

這時,他忽地把寶蓮的下身抬高,直至把寶蓮整個身子倒轉。接著,他更使勁把寶蓮雙腿分開!這時他更淫笑道:「嘻…嘻!這麼肥美多汁的鮑魚,真不忍心一下子操濫它啊!我真的要好好地吃多遍啊!」

他說畢,便低下頭張開咀巴向著寶蓮那肉穴吻舔下去。他瘋狂地吻舔著,使那淫褻的聲響再度傳出:「晤…晤…晤!啜…啜…啜!真…真肥…肥美啊!雪…………雪!晤…雪…雪…雪!」

我看著那混蛋的一張咀巴,把寶蓮的整個肉穴吻舔了一遍又一遍的,那根濕淋淋的舌頭,夾雜著唾液任意在那肥美肉穴上四處舔弄!這些本應只在色情電影裡的動作,如今卻活生生地展現在我的眼前!真教我越看便越覺難受,更難受的是我胯間那肉棒,被埋在這狹小的空間內捲曲著身子中不住的跳動!就像是一柄被埋藏著的神兵利器般,為著不能一展鋒芒而耿耿於懷。

在飽嚐了一番口舌之慾後,那混蛋更顯得異常興奮了!這時他使勁地把寶蓮的雙腿張得更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