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人妻之新居窺豔迷辱

作者:Rapist

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小姓李,名志威。現年二十七歲,在一間外資電腦公司裡任職項目工程司,我老婆姓陳,名潔芯,現年二十五歲,美麗而文靜大方,媚清目秀的她雖個子不高約 155 cm 的高度,但擁有33C”22”34”的不錯三圍數字,在女孩子來說,算是嬌小玲瓏的了!她現今在一間貿易公司裡當會計主任。我們在大學裡相識,走過了七年的愛情長跑,在上一年我們才結為夫婦,走進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我與潔芯婚後不久,便搬遷到現在所居住的地方了!這裡是雖說是郊區,但離市區也不過約二十分鐘的車程,我們也是看上這裡較偏離市區不遠,但卻有著郊區的清新空氣和舒暢寧靜。

我們遷到上址居住不久,我公司裡的一位同事小陳,便嚷著也要搬到我的住處附近,要成為我的左右鄰里呢!小陳這人是我公司裡的一位銷售主任,不是我自誇的,他沒有我所題供的週詳計劃書為他鋪路,算是他有三吋不爛之舌,恐怕他也沒有今天的成就。

而小陳這人就是經常也是要拍我的馬屁,就連居住的地方,也都要遷到我的鄰近才可呢!而我們夫婦所居住的是一座單層高的平房,內裡是客廳與飯廳,浴室與廚房,而原本的工人房間,由於我們沒有聘用工人,所以便變成存放雜物的房間了!還有是主人套房和我的書房,另還有一客房,居住環境十分寬敞,是一種典型的郊區平房村莊。

小陳將要購置的新居,亦是與我們的相若,但位置卻偏離了我們家一點,由家裡步行至小陳那處,也需要七八分鐘的路程。

小陳現年二十六歲,他亦是已婚人仕,他老婆我在公司裡的同事宴會中早已認識了!他老婆的名字叫寶蓮。卻比小陳年長兩歲,現年二十八歲,任職於保險公司銷售推廣。小陳老婆可說是個不節不扣的騷貨,女人味十足的,樣子說實話雖及不上我老婆的漂亮,但亦尚算有點姿色,或許是職業上的原故,她跟人說話時總時拋媚弄眼,嬌聲嗲氣的,總是掛著一臉風情萬種的騷樣子!襯托著她那豐滿撩人的身段!一些色迷迷的同事們,也層在小陳背後暗暗地評估過,小陳老婆那雙奶子,絕不會小於 35C”呢!

而我亦是這區域的新住客,也樂得有小陳夫婦作為鄰居呢!當然,也可經常看到小陳那位風騷的老婆寶蓮了!而就在小陳夫婦快搬來的時候,我同時亦發現到,在我們的鄰居當中,大多數也是居住著跟我們差不多的年輕夫婦!而且亦是剛搬來不久的,令得這個平靜的郊區,也不至於太過老氣橫秋,居住下去亦不會有在深山避世的感覺。

說到這區居住環境好是好了,但是在附近要購買日常的東西則十分不便呢!因在我們家裡的那村莊,售買日常用品的店鋪都在黃昏時段便休息了!若要購買東西便明天請早吧!而入夜後,便只餘下村口的那家食店依然盈業至零晨時份。而這間食店,還好的就是甚麼也有供應的,不論中西小吃,粥粉麵飯也—應俱全,而且味道聽說還不錯呢!

而這趟我所經歷的故事,亦是由這間食店說起了!還記得有一個晚上,那夜非常炎熱,而我亦因為要趕著把手上的計劃書完成,一直工作至晚上九時許才下班,剛考老婆潔芯,亦相約了朋友下班後買點東西。於事,我在下班後,便駕著車子前往接過老婆後,便一起回家去了!當車子駛至我們家附近的那間食店時,我才醒覺已腹如雷嗚!當然!我在吃過午飯後,便一直工作至剛才了,肚子不餓才怪呢!

而老婆亦只顧著購買東西,亦還沒有吃晚飯呢!於事,我們夫婦便一起前往那間食店去吃晚飯了。而這趟,亦是我頭一趟光顧這間食店,反觀老婆已光顧了好幾次了。順應著老婆的推介,我們也各自點了這家店子最著名的牛肉麵吃,味道一如老婆盛讚的,十分美味!但最可惜的是這家店子是沒有空調的,而且還有部份是露天的,在這麼炎熱的天氣下,再美味的東西吃下去,也食慾大減啊!

而就在這時,一位令人看了暑氣大減的女子,走進了這家店子內,dfjstory.com而她身後還有一男子陪伴著。看上去這兩人應還不到三十歲,相信應是對年輕夫婦吧?而我當然是馬上打亮著那位女的,那男的有啥好看啊?那女的看上去樣子不十分漂亮,只算是中庸姿色吧!可是,她那身性感極的衣著卻把我的視線吸引著了。

這時,店子的老闆便向著那雙剛進來的男女恩勤地招呼道:「啊!周先生、周太太,請來這邊坐啊!」

這家店子的老闆,是名五六十歲的中年漢子來的,還經常笑面迎人的,招呼蠻不錯呢!

我這時看著那位被老闆喚作周太太的少婦,她身上只穿上了件薄薄的吊帶連身短裙子,還是挺鬆身的,這種裙子穿在身上,真的大有著隨時春光外洩的可能啊!雖是這樣,但那薄薄的裙子,仍掩蓋不了那位周太太的迷人身段。

那周太太看上應有接近 170 cm 的高度,上圍亦應不小於 34 吧?還有外露在短裙外的那雙美腿,也尚算修長線條頗優美的,唯獨膚色上則略欠嫩白了!這周太太雖則還比不上我身旁的老婆潔芯那麼漂亮動人,但亦仍甚有可觀性啊!

我也不知甚麼時候開始?總是愛打亮著一些漂亮女子,暗自在心中評頭品足一番呢!這時我還緊盯那位周太太,看看她在坐下的時候,會否讓裙內春光外洩,一享我的眼福呢?真可惜的是,彼此的坐向與各度,怎樣也無法讓我的眼睛嚐到那一刻的冰淇淋!

還好的是,那位周太太坐下來的位置,仍能讓我看到她那雙外露短裙外的美腿呢!冰淇淋眼睛就嚐不到了,但是那一碗熱滕滕的湯麵,卻令我品嚐得至汗流夾背!就連我身旁的老婆,也被那些湯麵弄得香汗淋灕的,迫使平日穿得頗密實的她,也不得不把胸前的衣紐多解了兩顆,小有地露出了她雪白的乳溝來!

在這炎熱的天氣下,要把這碗熱滕滕的湯麵吃光,真是要慢慢吃才行啊!雖則我們也點了凍飲來消暑,但不慢慢地吃,我又怎可以細心地窺看著坐在不遠處的那位性感少婦周太太呢!

這時,我才察覺到,周太太原來除了跟她丈夫一起外,手中還牽著一頭小狗呢!而我則要向那頭小狗讚美一番,何解?當然不是因為那頭小狗可愛吧!而是那位周太太,經常也灣下身子去跟小狗耍弄。嘿!她這樣子,我便可輕易地從她的衣領口處,偷窺到她胸脯啊!

我看到周太太內裡穿帶了一個淡黃色的無肩帶蕾絲胸罩,那胸罩也包裹不住她那雙堅挺的奶子!兩團嫩肉擠在一起,形成了一度深深的乳溝!那雙半露出胸罩外的奶子,還在周太太跟小狗玩耍時,被帶動得不時跌盪搖晃著,這樣的春光,著實看得我心猿意馬的,我褲檔內的肉棒,亦緩緩地脹硬起來了。

還幸沒有被身邊的老婆發覺到我正在偷窺著別人的妻子啊!當然我亦是個中的能手,又怎會那麼容易比察覺呢!

而正當我色迷迷地窺看著周太太這位性感少婦的時候,嘿!在這家店子內,還有另一名少婦亦同樣被人色迷迷地窺看著。

是誰還有這般吸引力?不就是正正坐在我身旁的漂亮少婦,我老婆潔芯啊!看老婆正酥胸半露,但依然舉止優雅地吃著湯麵,單孰的她不但沒察覺到我正偷窺著別人,就連自己正被人偷窺著也沒有察覺到。

而正偷窺著老婆的人,就是這家店子裡唯一的店員,除了那老闆外,就只有他一名店員了!我看到那傢伙正色迷迷地上下打亮著我老婆,接著他還借故走到了老婆的身旁,更假裝清潔著卓子,而他那雙淫眼,則從站著的高處,貪婪地瞄向老婆的衣領內。

當我發現那傢伙正偷窺著老婆的時候,起初真是怒不可歇,便想站起來抓那傢伙痛毆一頓的!但一想到自己也不是正偷窺著別人嗎?而且我也不知為甚麼,老婆被別人偷窺著,竟也令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興奮和優越感。

還好理智告訴著我,不能讓老婆吃虧給別人的,理智很快便讓那種莫明的興奮在我腦海間一閃即逝。

於事,我馬上狼狼地瞪著那傢伙,而那傢伙亦馬上察覺到自己事敗了!同時亦尚算他還懂得收斂,馬上把那色迷迷的目光移開了。嘿!要不然,我真的會出手教訓那傢伙啊!待我們吃飽後,我亦馬上牽著老婆結帳離開了。

我們回到家後,我在浴室裡淋浴的時候,便再次回味著那位性感的少婦周太太了!當我淋浴過後,回到睡房裡的時候,老婆潔芯已正甜睡當中了!原本還想跟老婆好好親熱一趟的!而正慾火焚身的我,這夜也一直輾轉難眠,也想到自己怎麼好像越來越色似的?我想著想著的,也不知甚麼時候也想到累了才進入夢香。

在一個星期天裡,小陳亦終於搬到這裡來了。而身為同事兼鄰居的我,更帶同老婆一起,老早便跟小陳夫婦們相約定,幫忙他們搬這搬那的,大件的家具雖有搬運工人幫忙搬運,但一些零碎的雜物,仍需要我們幫忙執拾的。

忙了一整天,終在晚上才把小陳的新居初步執拾完成,而小陳夫婦,亦客氣地請我們夫婦當他們新居的第一趟客人!在他們的新居裡一起晚飯。而我們亦卻之不恭,於事,我們便先行回家梳洗乾淨,再到小陳家裡一起吃晚飯了。

當我與老婆再次回到小陳的新居時,踏進他們家門後,真的教我眼前為知一亮呢!那小陳的老婆寶蓮,竟然穿得甚為性感撩人!她上身穿了一件吊帶小背心,而下身則穿了一條貼身的牛仔短裙,盡把她那豐滿的性感身段展露無遺!

還好我的定力也足夠,否則真要在人們面前失禮了。這頓晚飯,雖只是點了一些外賣,而且都是村口那家店子的貨式,但在小陳夫婦的熱情招待下,這頓晚飯也算是吃得高興了。

小陳夫婦亦越弄就是越高慶似的,一大瓶的紅酒,轉過眼便給他們喝光了,而小陳夫婦,也嚷著要我們一起的跟他們痛飲一番,在小陳的口沫橫飛和寶蓮的豪放舉止迫使下,我們夫婦也迫著跟他們痛飲了。

那些紅酒喝了一瓶又一瓶的,而我老婆潔芯,一向也不善於交際應酬的,更加不勝酒力,她很快便昏醉得在沙發上睡下了!於事便只剩下我與小陳夫婦繼續痛飲了。

一直至深夜的時份,小陳夫婦亦已痛飲至各自醉倒在餐桌前呼呼大睡了!而我可幸還能支撐得住,當然,我老早就只是看著他們夫婦大口大口把那些酒喝下去,並沒有真的跟他們痛飲啊!不然便連我也會醉倒在這裡了!

這時,我看到時候也著實不早了!既然小陳夫婦也雙雙醉倒了。我也好應回家了!更何況老婆仍還在沙發上宿醉未醒。

想到要回家倒是易事,老婆潔芯那麼嬌小,我抱著她回去問題不大的,但我亦不應掉下醉倒在餐桌前的小陳夫婦呢!

於是,我便出於一片好心,先把個子不小的小陳弄回他們的睡房裡去。接著我便再次跑回客廳裡,一把的摟著寶蓮,把她扶起來,但這時,我心裡忽地霧起一絲邪念起來!

我看著已喝得酩酊大醉滿身酒氣的寶蓮,和想著剛才與她對飲時的那種風騷媚態,而她那豐滿撩人的嬌軀亦正被我緊緊摟抱起來!還加上我也喝下了不小,酒精已令得我的色膽變得更大了!這不禁使我那已穿過了寶蓮腋下攙扶著她的手,慢慢地移近至她的胸部了。

這時,我看寶蓮已醉得不醒人仕了!我的手便隔著她那件小背心,小心地輕輕托向她的一邊奶子,觸感軟綿綿的,再看看寶蓮依然沒有甚麼反應的!於事,我的膽子就更大了!

接著,我的手掌已完全握著她的奶子了!寶蓮的那雙奶子,真大得我整只手掌也包不下去!而我亦試著把握鍊的力度稍稍題高,看寶蓮依舊爛醉如泥的依偎在我的身上,我更大膽握著她的奶子開始搓揉起來了。

這時,我正摟抱著寶蓮享受著手足之慾,那種偷偷摸摸的,但又害怕她醒來給發現我正在吃她的豆腐的奇妙感覺,令我興奮得那搓揉著她奶子的手越來越使勁了!但這時,不知是否我興奮得太使勁吧?寶蓮好像要醒來似的?她的反應亦嚇得我馬上把手移開了!這一嚇,使我亦不敢再亂來了。

在不知不覺間,我已把寶蓮攙扶至來到了她們夫婦的房門前,此刻,我忽然捨不得就這樣把寶蓮送回房間,剛才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但我又害怕一但弄醒了她,那麻煩可大了!於事,我便決意試探一下,接著,我伸手向她的面上輕輕都拍打起來,更向著她呼喊!

我叫道:「喂!寶蓮!妳怎樣啊!快醒醒啊!」

我一連地向她喊了幾聲,寶蓮依然是毫無甦醒的跡象。於事,我的膽子又再次大起來,但剛才的驚嚇還是記憶猶新!這時我想道,摸又摸過了,不若先看看吧!

於事,我又伸手把寶蓮的衣領口拉開來,啊!矚目所見,一個淡綠色的蕾絲胸罩,正包裹著寶蓮那雙大奶子,而那乳溝,則好像深不見底似的!而正當我想著把寶蓮的胸罩也一併拉開,看看她那雙誘人的大奶子時,寶蓮又再次微微的動起來!而我亦再次被嚇得把手縮回了。

而這趟,更把我嚇得霧汗起來!當下定過神來,我決定還是把寶蓮送回房間內裡去好了!而當我把寶蓮放回床上去後,房間的燈仍亮著,看著寶蓮,我又捨不得馬上離開啊!

看看這時的小陳,已醉得打著鼻軒呼呼大睡了!再看看寶蓮,我心裡想著,嘿!只摸摸看看吧!沒甚麼大不了的!想到這裡,我已緩緩靠近了臥在床上的寶蓮,更慢慢地在大床的邊沿跪了下來。

我看著寶蓮這個風騷入骨的女人,野人暇想的豐滿嬌軀,而她著實確有幾分姿色的,與我老婆潔芯有著截然不同的味道,真是各有千秋呢!

這時,我那雙貪婪的眼睛,已來到寶蓮的下身了!看著她正雙腿微張的,我便站起來,走到了床的另一端,當我再次跪下來的時候,寶蓮的裙內春光,那最神秘的地方已影入眼簾了!

那淡綠色的蕾絲小內褲,正緊緊包裹著寶蓮的肉穴,整個陰戶的形狀清徹地浮現在內褲上,而兩片肥美的陰唇正緊夾起來,形成了中間一渡縫隙!小陳的這個風騷老婆,不但那雙奶子豐滿,原來就連那神秘的肉穴也飽滿肥美的!

這時,我輕輕地把寶蓮雙腿張得更開,接著我更伸出了指尖至她的裙內,輕輕地按在那肥美的肉穴上,脹鼓鼓的感覺自指尖傳來,我興奮得索性把手按在那肥美肉穴上輕輕地搓弄起來,寶蓮則忽地夢囈似的發出了輕微的叫聲,看她的腿動了一動,正把充滿慾念的我嚇個半死,手亦馬上抽回!

這樣一來,使我感到害怕非常,心臟已跳得我幾近負荷不來了!但我越感到害怕,就越是感到更大的剌激!此刻我的目光又再次落在寶蓮雙腿中間,我看到她那小內褲,被剛才一弄,已微微濕了一小片!

而就在這時,寶蓮又再次幽幽地叫起來了!她還蠻銷魂地叫道:「晤……!不要嘛!」

她叫了這聲後,更轉身擁著正呼呼大睡的小陳。這時我坐到地上去,不停地深呼吸著,而我那肉棒,正把褲檔撐得高高的,我此刻想道,若不是小陳睡在旁邊,我真的會把醉倒在床上的寶蓮幹一遍嗎?

想到這裡,一陣的罪惡感自內心發出,若再停留在這房間裡,我相信就必定會做錯事了!這時,理智終也把我的淫念戰勝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後,也不敢回頭再看的便走出了這房間了。

當我跑回大廳裡時,我第一眼便看到獨自昏睡在沙發上的老婆潔芯了!我看到她後,使我更感到剛才自己所幹過的一切,實在太對不起老婆了!

我竟然把她掉下不顧,還向著別人醉昏了的老婆大佔便宜!面對著老婆,罪惡與內咎感,使我無地自容!但在那些感覺淡化後,我又想道!嘿!這夜的事,恐怕亦只有我自己知道吧!剛才也不是爽得很嗎?小陳那個風騷老婆寶蓮的身體,不是也給我摸了一遍嗎?就連她那最神秘的騷穴我也摸過啊!若再有機會我也要再爽多遍啊!

這時,我邊想著,已邊一把的將老婆抱起來了!離開小陳家,返回我們家裡,原路上,我看著倚偎在我懷內的老婆,正甜睡夢中,她那清麗脫俗的樣子,要比小陳老婆寶蓮漂亮上不知幾倍!我能娶得如此嬌妻,應感滿足才是。

但我竟貪圖著別人老婆的美色!難道真的老婆是人家的好嗎?不!我的老婆潔芯,絕對要比小陳的老婆更好更漂亮!剛才都是只怪我一時好色吧!但是問那個男人不好色呢?

這種奇怪的想法,直至我抱著老婆回到家裡,把老婆安頓過後,仍然不停地在我腦海間纏繞不散。於事,我決定沖一趟熱水浴,在熱水沐浴過後,好像真的都把那些歪念、邪念、雜念也一一給沖洗去了!而我亦也想得累透,倒下床後便馬上進入夢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