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的岳母

老婆出差了,我跟岳父母參加親戚壽宴,因為岳母她在酒席上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岳父狠狠地罵了她一番,讓我扶她回家休息。

岳母整個人靠在我身上,我把她的左手挽住我的脖子,我的右手攬在她的腰。我扶著她邊走,邊看著這個老女人,嘴裡呼出濃重的酒味,真是的,都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想不開。岳母穿著上半透明的花色短衫,那兩顆大奶隨著身體的移動不停地搖晃著。

她的臉緊緊貼著我的臉,從我的角度往下看,覺得短衫下面的大奶像兩座小山峰似的。因為有點透明,可以清晰地看見短衫裡面的胸罩,是老女人戴的那種,薄薄的一層布,所以乳頭的形狀清晰可見。真想趁著她不省人事,雙手壓上去,好好地摟搓,可是才走了幾步,還有人在後面,只好半摟半抱著她加快腳步。

走了一會兒,周圍已沒什麼人了,再看看岳母,仍然在喘著氣,完全失去知覺,這時我膽子大起來了,扶在她腰間的手開始輕輕地撫摸著,那感覺別提有多興奮了。為了怕被她發現,我輕輕地叫了聲:「岳母,岳母」,她沒有回答。右手慢慢地往上移,輕輕地按在她的右奶上,隔著衣服、胸罩輕輕摸著,好柔軟,因為衣服、胸罩很薄,所以都能感覺到她的體溫。左手也騰出來,接住她的左奶,兩手一起慢慢地往中間擠,感覺好大,怕弄醒她,所以不敢太用力,又怕被人發現,摸了一會兒,就把右手又放在了她腰間,左手繼續輕輕地弄著,因為我是右手摟著她的,所以左手放在兩人中間,左右兩邊要是有人也看不到的。

反正等會到了她家,再慢慢弄。想著想著,下面脖得不行了,緊緊地貼著大腿,因為她整個人都倒在我懷裡,我的下面就頂著她的臀部,所以走起路來,就會摩擦著她的身體。

雖然摸到了她的奶子,很想看看,就輕輕地解開了短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我從上往下看,兩顆雪白的大奶在胸罩裡左右搖晃,那薄薄的一層布就快要被撐開似的。左手輕輕地往下伸,摸到了她的小腹,再往下放在了她的三角地帶,感覺那裡好豐滿,稍微地隆了點起來,手掌都可以感覺到褲子裡面的陰毛。

就這樣走著走著到了岳母的家門口,門是鎖的。沒鑰匙怎麼進得去,這可怎麼辦,想把她弄醒問一下,看了她的樣子,一時半會兒是醒不過來的。估計應該在她口袋裡吧,右手扶穩她,左手探進她口袋裡找,這時好想藉機襲擊她的下身,故意大聲地問:「岳母,鑰匙是不是在口袋裡?」手掌再次貼在她的三角地帶,用力地上下壓著,手指頭伸進了她的胯間,用力地捏著,也許是太用力了,把她捏疼了,她輕輕地哼了一聲。我連忙拿起口袋裡的鑰匙,把門開了。

進了她的家,她的兒子,女兒都成家了,所以現在誰也沒在家。她家的光線不是很亮,這更加壯大了我的色膽。我扶著她來到了床上,讓她坐好,還想這樣抱著她,就沒讓她一下子躺下來。她坐在床上,身體仍靠在我的身上。

是時候動手了,都等不急了。「岳母,到家了,躺到床上睡吧,先把衣服脫了,啊。」岳母一點反應都沒有。說著,兩隻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胸前按了上去,好大的奶子,整個手掌都包不住。到了她這個年紀,也許奶子已經松垂了,但這個被胸罩包著,隔著胸罩摸,跟年輕的女人沒什麼區別。把短衫給脫了下來,半裸的上半身就呈現在我眼前。我雙眼盯著她的胸部,可能口水都流出來了。

薄薄的胸罩包著兩顆大奶,那深深地乳溝,我把她平放在了床上,拉下了她褲子的拉鏈,脫了她的長褲。她裡面穿的是一條白色的內褲,跟胸罩一樣,也是一層薄薄的,裡面的毛都可以看得到。好騷的味道迎面撲來,我貪婪地聞著從她下體發出的騷味,隔著內褲吻著她的陰部。她的內褲有點寬大,但是她的臀部很豐滿,肉很多,穿在她身上反而有點像緊身的。正準備要脫了她的內褲時,看到了上面那兩座小山峰,想先玩上面的。就輕輕地爬在了她身上,好舒服。

把臉埋進她的兩顆大奶間,雙手用力地把它們往臉部擠。dfjstory.com親吻著她的每一寸地方,儘管不像年輕女人似的光滑。隔著胸罩吸著她的乳頭,漸漸地胸罩的頂起部份就濕了。變得全透明了,黑黑的乳頭,就這樣我忘情地吸著,也許是太忘情了,整個人都放鬆了,整個身體全部壓在了她身上,她又哼了一聲,迷迷糊糊中感覺到有個人壓在自已身上,慢慢地睜開了眼,四目相接,她驚訝地看著我,有氣無力地問道:「小飛,你這是在幹什麼?」她再看了看自已的身體,衣服已經被脫下放在了床邊,褲子也放在那兒。再看看壓在自已身上的這個小男孩,雙眼正害怕地看著自已,那雙手還還隔著胸罩捏著自已的兩顆奶子。

「岳母,我………我扶你回家,你剛才喝醉了。」我上句不接下句地答道。

「那你壓在我身上做什麼,幹嘛脫了我的衣服,快把手拿開。」

「我沒………沒………幹嘛,我想讓你到床上去睡,所以把你的衣服脫了。」

我看著她的眼睛,感覺到她在生氣。她想起來,雙手推著我,可是被一個成年男人這樣壓著,況且酒還沒完全醒,使不上力氣。被她這麼一推,我反而更用力地壓在她身上,脖起的陰莖在褲子裡頂著她的下體,她感覺到了,下身在扭動著,可是沒什麼效果,仍然被我頂著。這時岳母急了說:「小飛,你不能這樣做的,我是你岳母啊,快起來。」

「岳母,我………我………沒想做,我只想摸摸岳母的大奶。」

「我都這麼老了,有什麼好摸的,況且我是你岳母,你怎麼可以這樣。」

「你其實不老,我喜歡,我不管,你就讓我摸摸吧。」

「你剛才都摸了,你現在起來,岳母就不怪你了。」

「我還想再摸,你剛才胸罩都沒脫,我要摸你沒戴胸罩的奶子,吸著你的乳頭。」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再不起來,我就告訴….女兒。」

「好啊,你去說吧,到時人家都知道你跟我做那種事,你都這麼老了都不怕不好意思,我是你女婿怕什麼。」

「好,好,小飛,岳母求你了,我不告訴別女兒了,你快起來吧。」

岳母這時態度軟了下來。這時我膽子反而大了,我知道她不敢說的。

「好,那先讓我摸你的大奶。」

不管她同意不同意,說完,我從下面拉起她的胸罩,雙手伸了進去,抓著她的一對大奶,發狠似地搓著。

她看到我這樣凶狠,有點怕了。 「不要,啊………啊………快不要這樣。」

「岳母,你的奶子好大,摸起來好舒服。」一邊說著,一邊吻上她的脖子。

「不要這樣,啊………啊………疼………輕一點了,不可以的。」

我用力地捏著她的乳頭。 「岳母,你看乳頭都這麼硬了,很舒服吧。」

「哪有啊,快停下,你弄疼岳母了。啊………啊。」

還沒說完,就被我的嘴給堵住了,舌頭藉機伸進她的嘴裡。

「嗚嗚………嗚………………」她想喊喊不出聲音。雙手推著我的肩膀。她的舌頭到處閃躲著,在我的努力探索下,她終於無處可躲,跟我的舌頭弄在了一塊。我用力地吸著,慢慢地往下吻,拿出把玩她奶子的雙手,右手伸到她的肩膀,把她的胸罩帶子剝到了小手邊,把她左邊的胸罩掀了下來,整顆碩大的奶子跳了出來,又黑又大的乳頭,正堅硬地挺著,她的眼睛也看著自已的胸罩被我剝下來,看著我用手用力地搓著自已的奶子,用嘴吸著乳頭。她左手無力地放在我的頭上,想推卻使不出力氣。

「啊………啊………不要這樣,求你了。被人發現了,岳母沒臉見人了。」

「不要怕,岳母,沒人發現的。」

「你岳父等會會回來的,快別這樣了, 啊………」

「岳父她那邊還有很多事等他忙呢,放心吧。」我說著,一邊也欣下了她右邊的胸罩,兩隻手開始同時地擠壓著她的兩顆奶子。舌頭在兩顆乳頭上移來移去。她看著自已的上半身裸在一個男人面前,一對奶子被我這樣玩弄著。

「你說只摸我的奶子,現在奶子摸了,吸也吸了,快放過岳母吧。」

「可是我現在還要看看岳母下面是什麼樣的。」

「下面不可以的,求你了,啊………啊………你幹什麼,不可以這樣的,快住手。」

我的身體往下移,把臉貼在了她的小腹上,用力地磨擦著,雙手就要脫她的內褲,被她的雙手緊緊地按住了,死命地不讓我脫。我弄她不過,就抓著她的內褲,先沒脫,而是用手腕撐開了她的雙腿,嘴唇襲上了她的陰部,隔著內褲舔著,騷騷的味道。

「那裡髒,不可以,別弄那裡,啊………,啊………」

「你就讓我看看那裡吧,岳母。」

「你個臭小飛,你看完那裡就想做別的了。剛才說只想摸奶子,現在又要弄下面了。」

「這次是真的了,我看完那兒就不弄了,好不好。」說著要脫她的內褲,但仍被她緊緊地抓著。我放開了抓著她內褲的雙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輕輕地撫摸著,漸漸地她的陰部有點濕了,可能是裡面流出來的。我把她的內褲拉向了一邊,暫態一堆黑色的陰毛,以及半片粗黑的大陰唇現了出來,這時她發覺了,想伸手阻止,但來不及了,我連忙用嘴迎上去。

「啊………啊………不可以弄那裡,那裡髒,求你了,不要這樣,啊………啊」

她的雙手按著我的頭在呻吟著,閉著眼睛。我看是好機會,連忙把她的內褲拉到膝蓋。這時她的下體完全暴露無遺。又粗又多的陰毛,兩片又粗又黑的陰唇。她雙手護著她的陰部,雙眼看著我:「小飛,不可以看那裡,羞死人了,不要看。」

「 岳母,你下面那麼迷人,我要看。」

「不要。」

「真的,岳母的下面真的好美,比年輕的女人還美。」

我拿開了她護著陰部的手,雙唇迎上了她的兩片大陰唇,舌頭在中間的那條裂縫遊蕩著。儘管她百般不願,但此刻的她已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只能任由我弄著她的下身。我用力地吸著,舌頭在兩片陰唇間上下舔著。隨著我的挑逗,岳母嘴裡不斷地發出呻吟聲。

「小飛,不可以這樣,你弄得我下面好難受。」 雙手抓著我的頭,用力地往她的陰部壓,雙腿想要夾緊。我再次張大她的大腿,兩片大陰唇大開,黑色的小陰唇也張開著,中指般大小的陰道呈圓狀,裡面紅色的肉壁沾滿從裡面流出的渾濁液體。岳母看到我這樣地看著她的陰部,想用手擋住,被我推開了。 「別看那裡,求你了,那裡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