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我有一位19歲讀大學的女朋友叫嘉雯,她來自單親,母親在醫院返夜班清潔工,有一個小2歲的妹妹叫嘉欣,父親在她年幼時跟第另一個女人走了,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女友雖然和我交住1年,但她怎樣也不肯和我做愛!我只好靠打手槍解決生理需要。

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我放工後和嘉雯一同上她家裡吃晚飯慶祝。我以前到她家裡,嘉欣經常都在睡房做功課,她在銅鑼灣名校聖保祿女校讀中六,聽嘉雯說她妹妹嘉欣從來沒有談戀愛,表示要好好讀書,拍拖的事畢業後才想,聽後我覺得真是一個乖乖女啊!

我之前只覺得她好怕羞,生得都幾標緻,這次我終於看清楚她了:嘉欣的樣子清秀可人,有種出塵脫俗的感覺!晚飯後,她媽媽要回醫院工作,我就送嘉雯回學校宿舍,之後我坐地鐵回家。

在地鐵中我對面坐著一個女學生,她雙腳不自覺微微張開,使我隱約見到校裙內那條白色內褲,我的慾望立時高漲!我一邊偷看幻想著那女學生是我女朋友的妹妹嘉欣,結果越想越興奮,終於作出了一個不能自拔的決定!

我撥打電話到嘉欣家,「嘉欣,嘉雯取少了東西,請我回來幫她取走,行嗎?」

「OK啊,快一些上來,走了尾班車就不好啦!」小妮子緊張的回答,我聽了又緊張又興奮,心裡想成為她叫我快些幹她。

我再上到去她家裡已經差不多11時,嘉欣還未睡,正在為明天的考試溫習。

她穿著一件薄睡袍,外邊再加一件外套。我一見到她,dfjstory.com小弟弟已硬崩崩了。我假裝說取漏了一本參考書,再借故要上廁所。

本來還考慮著是不是真的要幹,當在廁所內看見嘉欣洗澡時換出來的內衣褲,少女款式的白色的胸圍及底褲,拿上手還有餘熱,我嗅了幾下,還殘留住一點嘉欣的體香,就這樣我的理智終放被性慾所打敗。

我走入嘉欣的房間,她正背向我專心溫習,我走近她身邊。

「嘉欣,那麼晚還溫習,是不是應該做一些夜晚才做的事呢?」我一邊淫笑說一邊伸手掃她的背脊。

嘉欣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急忙閃開:「我要睡啦!你走先啦!我幫你開門!」嘉欣正想走出房間,被我一手拉著,把她拋在床上便撲上去,快手地脫去她的外套,將她整個人按著她在床上。

「我想強姦你呀!你姐姐不肯和我做,你就代替她吧!」

「唔好呀,救命呀!」嘉欣又氣又急,一手擋住我的進攻,另一隻手則緊緊拉住自己的睡袍,將它向下拉遮掩大腿,不想讓我進一步得逞。

我大力括了她兩下耳光,「再吵便殺了你!」

在她被我打得金星冒暈之際,「嘶」的一聲,我用力扯開她的睡袍,她沒有帶著胸圍,只穿上一條白色內褲,她那32B的胸脯立時展現在我眼前,22吋的小蠻腰,雪白嫩滑的肌膚,一副完美的少女身形。

我壓在她身上不斷瘋狂亂吻她,一手搓揉著她的胸脯,胸部下的心臟更是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著,另一手隔著底褲剌激著她的私處,嘉欣想推開我,但推不開。

「求下你,放過我!」力氣不及我的嘉欣扭著嬌軀,把手交義在胸前,遮住兩個乳房的晃動,哀求著我。

「放過你無問題呀,我屌爆完就會放過你啦!」以前我不會在她及她姐面前說粗話,現在我盡情要扯下我的假面具。

抬起她雙腳,她的陰部隔著底褲微微凸起,我強行想扯脫她的底褲,她死命找著不讓我得逞,在拉扯下那條底褲給撕碎了。

「是你自己撕爛的,不要怪我!」變態地在她面前邊嗅著她的內褲邊淫笑。

她緊合雙腿,不讓看到她的私處,我用力分開了她的雙腿,她的私處清晰地展現在我眼前。我狂啜下去,她的陰毛不多,但很柔軟,粉紅色的陰阜,滲透著處女的氣味。

她不斷掙扎,我就扯著她的長髮再給了她兩下耳光,她給我括得有點頭暈時,又把她拉回了床中間。我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把她的身子輕輕地抬了起來,膝蓋頂開她欲夾緊的大腿,陰莖從她的屁股溝裡面滑過去!

我分開了她的雙腿,放在腰旁兩側,她不能再合上雙腿,她知道我想怎樣,不斷扭腰作垂死抵抗,不想讓我得逞。但我人已進入她大腿根部把著她的腰,巨物已頂她的私處,龜頭並慢慢插入了少許,嘉欣急忙想推開搖著頭哀求我。

「唔好呀,求下你唔好呀!我不會告訴家姐…現在還來得及停止!」感覺那種火熱已經傳到下身裡邊,被兵臨城下的嘉欣已哭成淚人,苦苦的哀求著我。

嘉欣的陰道很窄,我用力一頂,我的巨物進入了一半,我的進入對她而言是一項難以忍耐的痛楚,於是身子本能的扭動著。

「不要再抵抗了,反正時間還多的是,嘉欣妹妹,你的處女我現在就要了,哈哈!」再用力一頂,她「喔」的一聲,我的巨物已全進入嘉欣體內,嘗到了嘉欣處女陰道的滋味。

「好痛呀,唔好呀拔出來呀!」嘉欣不斷搖頭,覺得整個人快要被撕裂了,嗚咽著哀求著我停止。「呀…太痛了…別……別搞我了…太痛了!」

我沒有理會,「你認命啦,今晚乖乖給我享受吧!」伏在她身上瘋狂吸啜著她的粉色小乳頭,下身不停的抽插她,鮮紅的處女血也拉流了出來,仿佛在訴說著嘉欣處女時代正一點一滴的不復返。

嘉欣則躺在床上痛哭,放棄了掙扎,一味閉著眼睛忍受著上下夾攻的感覺、感受著我肉棒的硬度,任由我摧殘著她的身體。

我玩了一會,把她身體返轉,從後面進入,吻著她的粉頸一邊伸手向前撫弄她的乳房,在她耳邊說:「舒服嗎?我真的覺得很爽啊!我一定要玩到夠!」

嘉欣哭得更為厲害,試圖扭動身體掙扎,「好痛呀呀…呀呀…呀呀…求求你我不行呀…嗯呀呀呀…救命好痛呀呀…」她羞憤的雙腿亂踢令我更加亢奮,加之她拚命地晃動著腰肢想逃開,更讓我感覺到小穴正一下下包圍著我的肉棒吸吮著。

我再要她轉回開始時的姿態,我攬著她,一邊搓一邊啜著她的胸脯,抽插得更深更快!興奮到了頂點,我知道我快要射了。

「嘉欣妹妹,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裡面啦!」

嘉欣聽到,一雙修長白晰的美腿突然死命地夾著我,焦急得不禁眼淚盈眶,哭著大叫:「唔好呀!唔好呀!」

我沒有理會,舒暢的「呀」的一聲,巨腸塞滿那嬌嫩緊窄的處女陰道,一道又一道的熱流全射到嘉欣體內,我伏在她身上喘氣,雙手不忘仍在她身上四處遊走,嘉欣知道身上留下永不磨滅的污痕。

我完事後起身穿回衫褲,嘉欣瑟縮在床上一角,把頭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間飲泣,「衰人…走呀…走呀!」以為我就此滿足離開。

「走?我現在不會走,我休息一會再跟你玩過,你太正了,我仲未夠喉,家姐行埋咁耐都無得攪,你慢慢還啦!」

嘉欣聽後呆了,之後忍不住在床上掩面痛哭!

我走出廳看了一會兒電視,下面又開始硬了,入房準備再淫慾嘉欣。

她仍然瑟縮床角飲泣,並著上了一整套睡衣。一見我進來,嚇得面都青了,我一手把她按在床上,再扯開她著好的睡衣,今次她加穿了胸圍,只不過是增加我強姦她樂趣的道具。

「嘉欣,再來!」我用手在她身體的兩側來回撫摸,從後面模索她的胸圍扣在那裡。

「不要……你剛剛已經……已經得到我了……求求放過我吧……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嘉欣撐著雙手半趴的衰求著,扭動讓掛在胸前的胸圍鬆動,酥胸半露,並且隨著突刺入剛剛才失去處女的密穴上下不住地晃動。

這次我幻想成她姐姐邊叫著她姐姐的名字邊淫慾她,嘉欣無時無刻想掙脫我的恣意妄為的魔手,卻被制服了下來,她痛苦的表情和我下身的快感讓我越戰越勇。

當晚我玩了她3次才滿足,整晚都是她的痛叫聲和我的撞擊她肉體聲直至天亮,臨走前我用電話相機影了她的裸照。

「不要給任何人知道,若你話俾家姐知,我會將你的裸照用來貼街招!」

嘉欣躺在床上,呆呆的望著天花板,不停啜泣!

強姦了嘉欣已經幾星期,這段時間,我仍然有和她姐姐嘉雯行街吃飯,但也再沒有見到嘉欣。好明顯嘉欣沒有將我強姦她的事同其他人講,如今我有她的裸照在手,量她也不敢講出去!而我每晚都對住她的裸照,腦裡晃動著嘉欣被姦的模樣,我一定要再搵機會再去強姦她!

今天我終於忍無可忍,向公司請了病假,到嘉欣就讀的名校銅鑼灣聖保祿女校門口等她放學。等了20分鐘,我見到嘉欣和一個女同學走出來。

不見嘉欣一段日子,給我開苞後的樣子好像更加靚了,雖然清純的少女變成了被玩過的二手貨,但卻多了一份楚楚可憐的感覺,更加惹我憐愛!穿著一套整齊白色裇衫配格仔裙的校服,散發出她破處前純真無邪的氣息。想起她美麗的身體,發出痛苦的哭泣和求饒聲,我褲襠裡的巨腸即時硬崩崩了!

我走到她身邊:「嘉欣!」

嘉欣一見我,嚇得面都青了,「你……你來幹什麼?」

「我約了你姐姐睇戲,她叫我來接你一起去!」「我唔舒服,我……唔去啦!」嘉欣很害怕。

「那麼我先陪你去看醫生!」我一手搭著嘉欣膊頭,嘉欣嚇得渾身抖震,肩部僵硬。

「嘉欣,你沒事吧?剛才還好好的,快去看醫生,早點回家休息!」嘉欣身邊的女同學關心地問。

「放心吧,我會照顧她的。你有心啦,嗯,你叫什麼名字?」

我打量著嘉欣的同學,也是一個美人胚子,但她的美跟嘉欣不同,嘉欣有種出塵脫俗的感覺,而她的同學就比較活潑爽朗,笑容很甜,笑的時候有兩個小酒窩,校服更加襯托出她苗條的身材。

「我叫何詩雅,你可以叫我詩雅,你是嘉欣家姐的男朋友吧?我走先啦,再見!」

詩雅說完轉身便走,走動中在校服下的乳房輕輕的上下晃動,散發著讓我陽具充血的訊息。

「別忘了你的裸照在我手上,乖乖跟我走!」我在嘉欣耳邊細聲說,把手伸入嘉欣的制服裙內。

居然做出當街非禮她的舉動,我的膽子(也許是性慾吧)越來越大,大得令我吃驚。

嘉欣輕輕搖頭,夾緊被我摸到的大腿,口中發出一陣陣壓抑的悲泣。她只好望著詩雅離去,眼神充滿絕望,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這個何詩雅也是含苞待放的處女吧?現在的高中女學生的真是………陰道應該像嘉欣一樣又熱又緊,把我的肉棒強插進去,在花蕊受到抽插的情形下,不知會她做出什麼樣的表情發出什麼樣的聲音呢?」

我一邊幻想著何詩雅粉紅櫻桃般的乳頭給我品嚐著,任我肆意姦污淫辱的過程,一邊把嘉欣帶到附近的時鐘酒店。一進房間就把嘉欣推落床,狂吻著她的粉瞼和櫻唇,嘉欣掙扎想推開我:「嗚,唔好,走開呀!」

我按著她雙手高舉到頭,校服下誘人的曲線展露無遺:「又唔係未試過,扮什麼?你應該知道不聽我話的後果!」我淫笑著。

嘉欣已淚流滿面的哀泣:「求你……不……要……求……求……你……」緊閉著眼睛,將沒法抗拒地接受另一次的摧殘!

我先在她的制服上亂摸她的胸部作熱身,之將她白色制服襯衫的鈕扣逐粒解開,我一直都想試試攪一件身穿校服,還是名校的學生妹,今次太好了。

扯開嘉欣的吊帶內衣,制服下穿了一件純白色通花胸圍,「嘩,好靚喎!上次攪完思想開放了嗎?」她很難為情似的雙手交叉在胸前。

「唔係呀,放過我啦!嗚嗚!」我手手搓弄著她的左邊的乳房,口裡狂啜著她右邊的粉色小乳頭,剌激到嘉欣再次想捱開我推我的頭:「唔好呀!」我沒有回答只顧又吸又舔而且還用力的吸吮她乳房上的乳頭。

「真是讓人不能不興奮呢。」另一手伸入她的半身格仔制服裙,由大腿來回摸到根部,在她大腿夾著我的魔手中隔著內褲用手指挑撥她的陰部,她開始忍不住發出喘息聲………

我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已經脹大又硬崩崩的巨物:「幫我含!」

嘉欣嚇得面都青了,趕緊把頭瞥過去,拚命掙扎想推開我,我騎到她頭上,一手抓著她頭髮拉起她的頭,一手硬搯著她下巴,令她的口張開,便將我的巨物塞人她口內,然後捉著她的頭前後移動,來回用力撞擊著喉嚨深處。鬧著的她我只隱約聽到:「不要……不可以……唔…嗯…」

過程中,她大多時間是閉上眼的,難以想像她以前和藹可親的「姐夫」,他的陽具居然放在自己的口中,體會著她的未來男友及老公才能體會的事。

「呀!好爽呀!」看著嘉欣委屈地含著我的陰莖,我興奮的叫著!

嘉欣流著淚,深喉的痛苦捉著我手想拉開我,但不成功:「嗚嗚!……嗯嗯……咳咳……嗚嗚……唔唔……放開我,不要了….不要再來了!不咕嗯!嗯嗯……」的叫著,眼神在哀求著我停止,抗拒地用舌頭推擠我的大龜頭。

在她口中抽插了幾十下,因為第一次有著學生制服的為我作如此淫穢的事,實在是太興奮了。我忍不住想要射了,雖然我極想玩口爆,但稍後我還會吻她的嘴和臉不能精污,還是留到下次在外不能做受只能口交之時再做吧!

我抽出我的巨物後,嘉欣不斷咳嗽及反胃,我把她按在床上,把她的內褲褪掉至大腿,再狂吻著她身體的每一吋肌膚,由頭到小腿都吻一遍,最後狂吻她的私處,嘉欣的身體已抵受不了而流出愛液,小肉荳也充血凸起……我巨物再硬起了!

我抽起嘉欣雙腳,準備插入,嘉欣知道又要強迫接受另一次姦淫,不情願的扭動身體阻止我進入,「唔好,求求你放過我!」

我沒有理會,捉緊她的腰,她咬著咀唇那一刻我用力一頂,巨物又全插進嘉欣體內了,嘉欣忍不住發出一聲動人的呻吟。

雖然嘉欣上次已被我破處,但她的陰道仍然很窄,緊密結合的陽具像是她身體的一部份。陰壁的褶皺吸吮著我的龜頭,濕熱的觸感迅速包裹著陽具,這種緊狹中帶柔滑的溫暖感覺,我最喜歡了。

我不停的抽插,嘉欣不停的痛哭手緊抓著床單,形成強烈的對比!我對嘉欣說:「好high啊,你著住學生制服比我搞,好正,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