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祺的處女爭奪戰

老邦再次問起了佳祺的煩惱,佳祺這時候也不隱瞞,老老實實的交代了最近交了男朋友的進度、遇到美術系的教授的遭遇,更重要的是,早上自己差點被泳隊教練強暴的事情,說著說著還落寞的說:「教授也就算了,他雖然說也想和我做愛,但是卻會尊重我。但是那個吳教練就真的好爛唷,直接硬來,再這樣下去我看我很快就會失身給他了。我男朋友連我的身體都沒看過、沒摸過說,就這樣給教練玩弄,心情很不好。」

老邦看著眼前的佳祺,心中卻是另外的盤算,於是老邦假意的安慰了佳祺幾句,甚至還拍胸保證回去會和籃球校隊的教練反映,要體育處的長官出面制止這種行為,佳祺聽著聽著也覺得釋懷許多。

然後佳祺卻又不經意地脫口說出一句話:「我覺得女生的第一次很重要呀!他這樣逼我,不給我時間,我覺得很困擾。」

老邦覺得這個半醉的女孩這句話中有話,於是追問說:「學妹,妳的意思是說,妳覺得妳第一次很重要是嗎?」

「當然呀!」佳祺點點頭。

「那假如妳不是處女了,妳又會怎麼樣呢?會不會就會和吳教練做了呢?」

佳祺歪著頭想了想,說:「不知道,但是就不會這麼介意這事了吧!」

老邦聽到這個回答笑了起來,心中不自禁的想:『這個天生的淫蕩小乳牛!看我的!』老邦於是就說:「那好吧!就讓我幫妳解決妳的問題吧,要不要和我去一個地方吹吹風散散心?很棒的地方唷!」

老邦駕著車帶佳祺來到一處郊區的山上,然後把車子停在登山道旁的入口,這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這處的登山步道當然是毫無人跡。老邦把車子停好,對佳祺說:「上面有個涼亭,是個看夜景的好地方,我們去那邊看看夜景,吹吹風,會讓妳心情好點,順便解解酒。」

佳祺就跟著老邦往上走,但因為佳祺穿高跟鞋的緣故,走沒兩步就琅蹌的要跌倒,這時候老邦就快速伸手牽住了佳祺的手,讓她站穩了腳步,佳祺不好意思的說:「謝謝你!」老邦說:「不客氣,小心點慢慢走。」

這時候老邦也不再客氣了,雖然佳祺不再跌倒了,但他卻還是緊緊牽著佳祺的手不放開。佳祺也察覺到了老邦是故意要牽自己的手,但是卻也沒有任何表示反應,於是兩人就這樣邊走邊聊的上了山到了涼亭處。

「哇!真的好漂亮唷,可以看到城市的燈火!」佳祺高興的說。

「對呀!很美吧?我們去欄杆邊看吧,更清楚。」老邦牽著佳祺走到了涼亭的欄杆邊,讓佳祺雙手趴在欄杆上遠眺,而自己站在佳祺的正後方,將兩臂環繞過佳祺身體,雙手緊緊握住放在欄杆上佳祺的雙手上,好像環抱著佳祺的感覺,邊看夜景邊輕輕的撫摸佳祺的雙手。佳祺估計也察覺到了氣氛有點詭異,但是卻不知道該怎樣反應,只好專注地看著夜景。

突然一陣風吹過來,佳祺打了一個抖,老邦關心的問:「學妹,會冷嗎?」佳祺回頭看著老邦笑了笑,說:「一點點。」這時候老邦就趁勢用粗大的雙手慢慢地撫摩穿著細肩帶的佳祺裸露的雙臂,從手掌到雙肩,上上下下不停地撫摸,然後還輕輕把身體往前擠壓頂住佳祺的身後,然後說:「這樣有好一點了嗎?」

佳祺感受到身後男子強烈的體溫,加上酒精的效用,整個臉紅了起來,微微的點了點頭回應了老邦的問題。

這時候老邦注意到佳祺的反應,從原本警戒到慢慢閉上了眼睛,於是老邦的右手改成熊抱住佳祺的胸部下方,左手慢慢從佳祺的腰部伸進衣服裡面往上探,一口氣就揉上了佳祺的左乳。佳祺吃了一驚,正想要反應,這時候老邦的右手也快速的從領口往下探,掌握了佳祺的右乳。

這時候佳祺已經被老邦壓在欄杆上,雙乳被這個歡場老手高明的愛撫不斷地捏揉起來,「學長,你在幹嘛呀!放開我好不好?你不是要幫我嗎?怎麼反而在玩弄我?怎麼你們每個人都……都這樣子?」佳祺不斷地扭動著身體反抗。

「我是要幫妳呀!學妹。今天妳把處女給我了之後,妳就會從處女情結中解脫出來,以後大學生活妳就可以享受性愛的歡愉了,這樣好不好?我和別人不一樣,我會很溫柔的,妳的第一次遇到我,很幸運,我會好好教妳很多東西,妳學了以後,可以拿來用在妳男友身上,他會感謝我的。」

「不要啦……你不要再揉我了,好癢呀!這樣下去,我會變得很奇怪,我會很有感覺,不要再弄了!」酒精影響下的佳祺是很敏感的,被愛撫的佳祺開始有了感覺。

老邦誘導著說:「順從妳的感覺,學著接受,不要抵抗!這是成為女人的必經之路,享受它!」

佳祺掙扎著沒有結果,不由得放棄了,乾脆死了心,閉上眼睛,任由老邦的雙手在自己身上四處遊走。這時候老邦察覺了佳祺的心態,就不再客氣了,雙手伸進去了佳祺的胸罩,輕輕的捏著佳祺的乳頭,佳祺被刺激得嬌喊了出來,有了第一聲就有了很多聲,佳祺也開始叫了出來。

老邦把佳祺的手放在欄杆上,自己的雙手從腰部伸進去佳祺的上衣裡面,肆意地愛撫佳祺全身的敏感地帶,長驅直入,毫無阻礙。老邦接著往下探,要一舉攻破佳祺的牛仔褲的保護,前進私密處,這時候的佳祺清醒過來,奮力一把推開老邦,嘴裡喊著:「這裡不要!」

老邦看著就快上鉤的佳祺,知道只差一步就突破她的心防,於是就問她說:「為什麼不要?是因為男朋友嗎?」

「我不能對不起他。」

老邦這時候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枚硬幣,對佳祺說:「我們來賭,讓老天決定怎麼樣?正面還是反面,很簡單吧?」

「賭?賭什麼?」佳祺問。

老邦把硬幣拋到天上,又接住,反手蓋在手背上說:「人頭還是字?」

「這個……要做什麼?」

「別管了,告訴我人頭還是字?」

佳祺咬了咬嘴唇,說:「字!」

老邦打開了一看,說:「妳贏了。好的,我聽妳的,我停手。」於是老邦真的退開了一步。

佳祺轉過身來靠著欄杆,不解的看著老邦。這時候老邦笑了笑說:「再來,這次賭我們兩個今天晚上的關係。對了,就賭這樣,MASTER OR SLAVE,奴隸還是主人!贏的人選擇要當什麼。」

「什麼?」佳祺瞪大眼睛問。

「主人就是主人,奴隸就是奴隸,奴隸要乖乖的服從。好了,開始!」老邦把硬幣往上拋,然後蓋在手背上,再次問:「人頭,還是字?」

「學長你不要鬧了!我要回去了!」佳祺脹紅了臉。

「人頭,還是字?快點!」老邦不理會佳祺,再問一次。

佳祺緊咬著嘴唇,喘著氣,胸口因為緊張而一起一浮,實在太刺激了。

「人頭。」佳祺顫抖著說,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老邦緩緩地打開手掌,說:「人頭,妳贏了。」

佳祺若有所思的看著老邦,不知所措。老邦接著說:「妳贏了,所以,妳來選,妳是主人,還是奴隸?」

佳祺心跳更快了,整個臉都羞紅了,低著頭不敢看老邦。老邦走近佳祺,扶著佳祺的雙肩,低聲的問:「妳是主人,還是奴隸?」

等了數秒鐘,佳祺用一種蚊子般的聲音說:「奴隸。」

老邦得意的笑了起來,對佳祺說:「小乳牛,手舉高!」佳祺順從地把雙手舉高,老邦抓住佳祺上衣的下襬,輕輕的把佳祺的上衣脫掉,然後又脫掉了佳祺的牛仔褲,還有胸罩以及內褲,脫得乾乾淨淨,佳祺渾身上下只剩下一雙高跟鞋還穿在腳上,在荒野中赤裸裸的站在老邦面前。

老邦伸手把佳祺的雙肩往下按,說:「跪下來!」佳祺最後的理智終於崩潰了,順從地跪在老邦面前。老邦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碩大的陰莖彈了出來,然後命令佳祺說:「以後叫我主人。現在,幫我吹喇叭,小乳牛!」佳祺張開嘴慢慢地把老邦的陰莖含進了嘴裡……

兩天後,宋同學、葉教授還有吳教練,分別收到了一份光碟,沒有標示從哪裡來。三人都分別充滿了疑惑的把光碟打開,光碟的內容是個影片檔。影片開始播放,在一個寬敞的汽車旅館的房間,一個全裸的少女跪坐在雙人大床上,雙手乖巧的放在膝蓋上,正對著鏡頭,那個少女正是佳祺。

鏡頭外的聲音說:「來,開始了,小乳牛。」

佳祺低著頭害羞的說:「主人可以不要拍嗎?」掌鏡的是老邦。

「聽話,快點對鏡頭說!」

佳祺羞恥的看了鏡頭一眼,低下頭緩緩地說:「我是林佳祺,今年十九歲,就讀XX大學。今天我是秦永邦學長的專屬奴隸,為了表現我的順從,我即將要將我保留了十九年的處子之身奉獻給主人享用。」接著佳祺拿出一張證明文件,臉紅的說:「這是我去婦產科診所開立的處女證明,證明我今天以前還保有處女膜,等一下要留給主人捅破,以後,我淫蕩的身體就是為了做愛而生的,請大家一起來欣賞。」

唸完了以後,老邦拿著一大杯飲料遞給佳祺說:「這是伏特加調酒,妳一口氣喝光它,等一下破處會有點痛,喝下去比較可以享受。」佳祺順從地在鏡頭前面一飲而盡,瞬間畫面上的少女全身白皙的皮膚又泛起了紅潮。

這時候老邦全身赤裸,從後面環抱住佳祺,佳祺也轉過頭去和老邦舌吻了起來,兩人的舌頭在空氣中交纏,交換唾液,老邦雙手也不斷地搓弄著佳祺的兩個酥胸。

接著老邦就把佳祺放倒在床上,趴在佳祺身上,一邊吻著,一邊全身愛撫著佳祺渾身上下的性感帶,很快地,佳祺也開始嬌喘起來。老邦一隻手已經開始撫弄著佳祺的肉穴口,很快地,佳祺已經淫水潺潺。

老邦覺得時機已經成熟,真的無須再等,免得夜長夢多,「佳祺,我要進去了!」老邦的肉棍已經緩緩地突破了佳祺潮濕的處女陰道口,緩緩地往裡進入,當老邦的龜頭沒入一小截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處女膜的地方。

佳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激動,有根巨大的肉棒正撐開自己的下體,微微的脹痛感,卻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快感。

老邦試探性的頂了一頂,確定處女膜的位置後,突然後退,深吸一口氣,突然用力地一衝到底……破了!疼痛加上破處的快感,讓佳祺突然大聲呼叫起來,迴盪在整個室內空間。苦守了十九年的貞操,今天終於獻給了這頭色狼!

老邦一插到底,知道佳祺的疼痛,所以並不急著抽插,反而頂到子宮口就把肉棒泡在佳祺的體內,讓佳祺的陰道可以適應男人的肉棒。佳祺痛到眼淚流了出來,雙手緊緊地掐住老邦的背部,捏出長長的爪痕。

老邦溫柔的和佳祺接吻了以來,還邊安慰佳祺說:「寶貝,還會不會痛?一開始會有點不舒服,等一下我開始幹妳的時候就會爽了。妳已經是個女人了,我幫妳開了苞,高不高興呀?」

佳祺睜著淚汪汪的雙眼直看著老邦,這個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用摻雜著複雜情緒被征服者的眼神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那我要開始動了唷!好嗎?」

佳祺點點頭,閉上了眼睛,老邦開始緩緩地抽送了起來。佳祺起初還會有點疼痛,眉頭緊皺,隨著老邦越來越快的動作,下體分泌越來越多的淫水,快感漸漸地取代了疼痛,佳祺也越來越進入狀況,快感越來越濃,隨著酒精的發作,佳祺也忍不住張嘴開始叫床起來了!

老邦知道佳祺已經開竅了,也不憐香惜玉了,拿出歡場打滾多年的技巧,開始奮力地抽送,把佳祺頂到「哇哇」大叫,分不出來是歡樂還是痛苦,碩大的乳房被插得不斷上上下下的晃動,雙手被老邦壓在頭上,雙腿也不自覺的緊纏著老邦的腰。

突然一股電流從下體傳上來,佳祺大聲喊:「完蛋了!我完蛋了……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天呀……我要去了……救命呀!啊……」佳祺在老邦的抽送之下很快就達到了處女高潮,而此時老邦卻還沒有要射的意思呢!

佳祺已經徹底地被征服了,閉著眼睛,張開嘴巴任意讓老邦的舌頭伸進去交纏,下體也緊緊地和老邦連在一起。剛達到第一次性交高潮的佳祺也開始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老邦對佳祺說:「小乳牛,想要再爽一次嗎?換個姿勢,等等乖乖的配合我的指示!」佳祺乖順的點點頭,說:「好,我都聽你的。」

老邦把佳祺扶起來,讓她面對著鏡頭像母狗一樣趴著,老邦就從後面把肉棒刺進佳祺的體內,佳祺又忍不住叫了出來。接著老邦把佳祺的雙手拉起來,讓碩大的胸補正面對著鏡頭猛搖猛晃,佳祺被插得連聲求饒,一頭秀髮在空中翻飛,兩對乳房毫無保留地對著鏡頭晃蕩,這畫面比AV影片都要惹火,沒看過的人誰相信幾分鐘前這女孩還是那個清純的俏佳人。

這時候老邦放開佳祺的雙手,改讓佳祺像母狗一樣趴著,然後雙手伸到前面去搓揉著那對乳房,一邊下命令說:「小乳牛,快,對著鏡頭說,用我教妳的話向男朋友道歉,快點!」

佳祺被插得頭昏腦脹,對著鏡頭喊:「對不起,世欽,我的……我的處女給別人了,我給別人插過了,我被搞得很爽!對不起,是我不好……嗚嗚嗚……好爽唷……我被插了……我被人家插過了,請你原諒我……我以後不能給你插了,因為我是學長的女人了,請你找別人了吧!嗚嗚嗚……」

老邦得意地聳動著腰持續抽插著說:「那有什麼話要對教練說,快點!」

佳祺羞紅了臉說:「不要,這太過份了……」老邦用力地抓起佳祺的頭髮,讓她的臉正對著鏡頭,兇狠的說:「賤人,叫妳講妳就講,囉嗦。」

佳祺對著鏡頭,羞恥的說:「教練……對不起……是我不懂事……教練想要幹我是看得起我……我那時還是處女不懂事,請您原諒我。以後我會準時乖乖練習,請教練有需要的時候隨時來幹我……嗚嗚……我只是個校園妓女而已……」

老邦聽到佳祺這樣講,已經快受不了了,於是對佳祺說:「快了,我再給妳一次高潮就要射進去了,妳準備好了嗎?」

「好了……我好想高潮……我又要到了……給我……拜託……」

說完老邦就拿出渾身解數,奮力地衝刺,很快地,佳祺就在一連串的叫床聲中達到了高潮!這時候老邦也緊緊地抓住佳祺的腰,奮力地一邊射精一邊抽送,把濃濃的精液送進去了佳祺的處女子宮內,最後兩人趴在一起喘著粗氣,終於結束了這場破處的性愛場面。

影片的尾端,老邦拿起床單上墊在佳祺身體下的黃色細肩帶上衣,衣服上被佳祺的處女血沾污了,老邦把這件衣服當作紀念品帶走,證明自己征服這個女人的象徵。最後兩人相擁在一起,互相舌吻了一陣子之後雙雙走入浴室,這段影片就結束了。

看完了影片的人各有不同的反應,宋同學當天晚上就休學了,聽說之後報考了轉學考,離開了這個城市,再也沒有消息。

教授打了好幾場手槍,聽說之後的靈感泉湧,在佳祺後來不間斷擔任模特兒的幫助下,快速的完成了經典愛與慾的雕像大作:「情慾愛麗絲」,兌現了對佳祺的承諾,用她的英文名字來命名。

清晨六點的泳池,又是一次特殊練習,照慣例,又是吳教練和佳祺進行一對一的特訓,只是這次不一樣的是,佳祺那套性感的泳裝被脫掉丟在一旁,赤裸著趴在淋浴間的躺椅上,吳教練挺著肉棒,正從身後奮力地抽插著佳祺的陰道,而佳祺的對面卻站著老邦,直挺挺的肉棒正插送著佳祺的小嘴。

兩人一前一後的姦淫著這個知名的校園美女,吳教練感激的看著老邦,兩人相視一笑,美好的校園生活又將展開。佳祺的情慾冒險也正式開始,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