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祺的處女爭奪戰

教授邊工作邊看著眼前的這個美女,看著這個年輕豐滿又性感的女體,越看越是喜愛,已經分不清楚是對作品投射的喜悅還是針對這個年輕肉體的渴望。漸漸地,教授放下了相機和畫本,緩緩地走向站在舞台上的佳祺。

佳祺正專心的擺著姿勢,眼神偏向一邊,沒有注意到教授接近自己,等到教授離自己只剩下一步的時候,突然驚覺到教授靠了過來,還以為他要替自己喬姿勢,但是聽到教授粗重的喘著氣的命令說:「不要動,保持這個姿勢。」佳祺於是繃緊神經保持不動。

只見教授伸出食指,對著佳祺說:「張開嘴巴含住我的手指,用舌頭舔著吸吮,試試看!」佳祺訝異地看著教授,教授接著說:「我想要嚐嚐妳的味道,多瞭解妳的一切,我才能夠創作出屬於妳的特質。」

佳祺聽到之後,紅著臉張開嘴,讓教授將手指在自己的嘴裡面進進出出的抽送。佳祺順從地吸吮了教授的手指,還用舌頭舔著教授的食指,教授也沒閒著,另一隻手無限憐愛地摸著佳祺的頭髮,順著頭髮摸到了耳垂,再沿著臉頰順著來到脖子,再往下,摸了鎖骨,再往下來到了兩個酥胸上。

停留了很久,教授終於溫柔地、慢慢地撫摸著、揉捏著佳祺的兩個碩大的酥胸,還不時用手指捏了捏佳祺的乳頭,雙手微微用力地把佳祺的兩個肉饅頭掐捏成各種形狀。佳祺從來沒有被人家愛撫過胸部,一時之間不禁羞紅雙臉,身體顫抖,但是教授雙手撫摸搓揉的技巧實在太好了,讓佳祺的嬌軀開始顫抖,嘴裡也開始哼哼唧唧。

這時候教授輕輕的在佳祺耳邊說:「不要動!」佳祺喘著氣紅著臉,但是還是不敢亂動,保持雙手高舉的動作,放任自己的身體完全的不設防。教授再接著往下,來到了肚臍,接著再往下,來到了神秘的地帶,教授那修長手指頭準備長驅直入,一舉進入佳祺的蜜穴中。

這時候佳祺再也受不了了,嬌喘一聲蹲坐了下來,羞紅著臉對教授說:「教授,對不起,你這樣……我受不了,可以不要摸我嗎?」

教授充滿歉意的扶起佳祺說:「對不起,是我不好,妳的表現太好了,我很喜歡妳,是我太急躁了。妳沒事吧?」佳祺紅著臉點點頭。教授這時候也豁出去了,看著佳祺的雙眼說:「佳祺,我可以拜託妳一件事嗎?」佳祺抬起頭,睜大水汪汪的眼睛問說:「是什麼事情?」

教授一字一句的緩緩地說:「可以把妳的身子給我嗎?」

佳祺吃了一驚,久久說不出話來,這個要求簡直超過了這個處女的想像。愣了很久,吞吞吐吐的問說:「教授這……這不是藝術的工作嗎?你為什麼要……要我的身體?」

教授接著說:「因為我想要感受到妳的肉體在享受慾望和性愛的狀況下的反應,妳的喘氣,妳害羞的樣子,妳因為男性進入身體後性高潮的反應,妳流汗的樣子,還有妳的喊叫聲。我要深刻的感受妳在慾望開展的時候的一切一切真實反應,這樣子我就可以完成了我畢身以來最棒最寫實的作品,愛與慾,我將以妳的英文名字命名這個作品,流傳給後世!」

佳祺愣愣的消化著教授的話,似乎有點瞭解了,但佳祺還是為難的說:「可是我……我有男朋友的……我們也還沒有過經驗,我真的不能夠……不能夠和老師您……不能給您,我第一次想給我愛的人。」

教授聽了佳祺的反應,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太過份了。長年在國外留學學習藝術的人,總是衝動行事,忽略了人情義理,於是點點頭表示理解,向佳祺道了個歉,表示自己太急躁了。

不過接著,教授又對佳祺說了另外一個要求:「那這樣好了,我不會碰妳的身子,在妳男友碰妳之前我不會再多逾矩。但是為了能夠瞭解妳的慾望和反應,可以請妳自慰給我看嗎?」連窗戶外面的老邦聽到都傻眼了,老二差點就射了出來!

佳祺脹紅著臉、沉著頭思考了好一會兒,佳祺雖然是處女,但是這年紀的少女,有時候也是會有需求的,當然不會是毫無自慰的經驗,只是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表演過,遇到這樣子突如其來的要求,內心也開始掙扎了。

經過了一番思想鬥爭之後,想著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的理由,是覺得教授的要求也是為了藝術而已,一念至此,佳祺咬了咬牙,閉著眼睛,輕聲的問:「要在這裡嗎?」教授知道佳祺答應了,興奮地把佳祺扶在沙發椅子上坐了下來,拉了一把椅子端坐在佳祺的對面,一臉嚴肅的看著佳祺。

佳祺不敢面對灼熱的眼神,低著頭,環抱著赤裸的酥胸坐在沙發上。雖說是下定決心了,但是要這麼緊張的環就培養這種情緒實在是不容易動手。

這時候教授也很夠意思的對佳祺說:「同學,我知道妳的想法,只有妳赤身裸體的做這種事也不公平,既然是我要求的,我也要身體力行陪妳一起丟臉。」於是說完了就在佳祺面前一步的距離,動手快速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教授下體直挺挺翹高高的粗大肉棒就挺立在佳祺的臉前一步之遙,佳祺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男子的根部,鼻子傳來了成熟男性肉棒的騷味,不由自主的心中一蕩,整個氣氛畫面突然變得有點詭異和淫迷。

不等佳祺回過神來,教授已經開始動手搓弄套捋著自己粗挺的肉棒,對著佳祺開始自慰起來了。到這時候,佳祺也只好開始動作了,一隻手輕輕的搓揉著自己的酥胸,一隻手緩緩地往私密的地方探去,開始愛撫揉弄著自己的陰核和敏感帶,眼睛還不時偷看教授搓弄著雞巴的樣子。

說實在的,對一個剛成年不久的年輕少女,對於成年男子的性器官和這類情慾的畫面多多少少還是會有憧憬和好奇的想像的,懷著好奇和羞恥的佳祺,就這樣在工作室裡面和教授兩人赤裸著互相看著對方自慰起來。

老邦終於受不了了,在接下來的十幾分鐘之內欣賞到畢身難以想像的美景,看著處女巨乳學妹在眼前燈火光明的照耀下自慰,然後也親耳聽到了佳祺越來越興奮,逐漸散發出來的越來越大聲的陣陣嬌喘。隨後佳祺發出一聲高亢入雲的嬌啼,老邦看著女孩一抖一抖的洩了身,知道佳祺達到了高潮,終於也射了出來!

而此時的教授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粗氣的喊:「看著我!」然後往前走一步,剛剛高潮的佳祺還沒會意過來,張開眼睛,正好看著眼前不到十公分距離有一個粗大的男子陽具,在還沒會意過來的時候,正對著自己的臉噴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濃濃的精液!

處女佳祺在驚慌中迎來了人生第一次的顏射,教授的精液又濃又多,足足射精了有二十幾秒,沾滿了佳祺的眼、鼻、唇,甚至還沿著下巴緩緩地往下滑落到胸口。佳祺鼻子裡充滿了濃厚的腥臭味,混合著黏答答的感覺,眼睛也被精液糊到有些張不開,佳祺緊緊抿著嘴唇,不敢張開,怕一不小心就吃到了精液,但是些微的少量還是沿著嘴唇滲進去了佳祺的口腔內,舌頭的頂端還是微微嚐到了一絲苦澀。

事後教授弄了條濕毛巾,幫佳祺把被精液沾到的地方都擦拭了一遍,然後順便把環境整理一下。佳祺看著時候也不早了,事情也商量得差不多了,正打算要準備穿起衣服告辭,這時候教授卻拉住佳祺的手,笑嘻嘻的把赤裸的佳祺翻過來正對著自己,然後說:「謝謝妳今天的幫忙,我很開心,我很喜歡妳,讓我送妳一件禮物好嗎?」

佳祺好奇的問說:「是什麼東西?」教授快速的拿起了一支奇異筆,用令人來不及反應的速度,快速的在佳祺雙乳間的胸口上迅速簽下了自己大大的名字,然後說:「就是我的親筆簽名,很珍貴的,回去不要洗掉唷!」(其實葉教授也不用特別吩咐,那奇異筆的效果,佳祺可是花了兩個多禮拜才把它給洗掉呢!)

佳祺嚇了一大跳,用手搓了搓胸口上奇異筆的簽名,發現搓不掉,於是臉紅氣忿忿的捶打了一下教授說:「老師你搞什麼呀?好沒正經呀!我還要上游泳課呢,被看到怎麼辦?」

教授笑了笑,臨走的時候問了佳祺一句話:「林同學,假設一下,要是……今天妳沒有男友的話,或者是,妳不是處女的話,我們今天會上床嗎?」留洋過的就是這麼直接。佳祺愣住了,偏著頭想了一下,不確定的回答說:「或許吧!我也不知道。」

在渡過了一個荒唐的夜晚之後,估計佳祺也累壞了,回到了女生宿舍洗了就睡了。然而今天的老邦可是輾轉難眠,回到了租物處對著今天拍回來的影片打了一次又一次的手槍,最終咬牙切齒的才進入了夢鄉。

而另外一個輾轉難眠的人還有吳教練,在晚上稍早的時候,教練傳了一封訊息到佳祺的手機裡面:「佳祺同學,明天上午六點到上課前八點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學校泳池沒有人使用,我希望妳可以來這邊,我先針對妳進行特訓和加強練習,希望妳可以考慮加入我泳隊的大家庭,也請妳換上我替妳準備的專用泳裝,讓我們一起來努力!」訊息顯示佳祺已經閱讀了,但是卻沒有收到任何回覆,這讓吳教練既期待又失望。

同一時間,因為太累,洗完澡就早早進入夢鄉的佳祺,卻夢見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的佳祺走在陌生的路上,突然有個全身赤裸的男子迎面走向佳祺,看不清楚男子的相貌是高矮胖瘦年紀,只覺得對方散發出一股令人臉紅心跳的氣息。佳祺看到這個人有股異常的感覺,這時候佳祺突然發現自己在夢中竟然也是一絲不掛的狀態。

男子用一股悶悶黏黏而且模糊的聲音對著佳祺說:「我是即將要奪走妳處女的男人,妳的身體將會獻給我。現在,請妳決定我是誰。」佳祺在夢中也不覺得羞恥、怪異,反而覺得眼前模糊的男子和自己的身體有某種程度的吸引力,有種命中註定的熟悉感,但是對男子卻是陌生的,於是充滿疑問的說:「你是誰?」

男子搖搖頭,伸手拿起了四張塔羅牌,分別是:戀人(The Lovers)、隱者(The Hermit)、皇帝(The Emperor)以及魔術師(The Magician),然後男子再度問佳祺說:「告訴我,我是誰?」

佳祺訝異莫名,雖說自己從高中時代就有遇到猶豫不決的事情用塔羅牌占卜吉凶的興趣,只是這麼怪異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自己在做夢的佳祺只好端詳起這四張塔羅牌,男子的聲音又再度響起:「我將是要拿走妳處女的人,請妳告訴我,我是誰?」

佳祺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也想不透這四張卡片代表了哪四個人,男子也沒有再提示。沉吟了很久,佳祺就決定甩出去了,憑第一感覺決定了吧!順手抽出一張牌拿給男子說:「就他了吧!」佳祺最後決定的是——隱者(The Hermit),即將獻出處女的對象。

滿身大汗醒來,夢中的印象已經模模糊糊。自己的鬧鐘設定是五點半。

清晨六點鐘的游泳池空無一人,只有一個等待的中年男子在池邊走來踏去。等到六點半,突然,池畔出現了令人驚艷的身影,身穿水藍色的緊身性感BeachBunny比基尼的佳祺出現在眼前,特殊設計的剪裁以及很故意托出豐滿白皙的雙乳以及修長的雙腿。

吳教練看著佳祺這身打扮和這個時刻的現身,已經知道了她的決定,於是吳教練也不客氣的說:「既然來到了這裡,就要有覺悟了唷!以後我說的話就是聖旨,妳要毫無保留的配合我的指令訓練!知道嗎?」佳祺點頭回答:「好的,教練,我會努力!」

教練滿意的點頭說:「做完暖身運動就下水吧,我們來進行第一次特訓!」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就是不間斷的百米衝刺訓練爆發力,再來百米的緩慢訓練肺活量,這讓第一次受訓練的佳祺簡直快癱掉了,教練似乎太過急躁嚴厲了,但是佳祺還是一聲不吭的挺了下來。

時間過得很快,佳祺氣喘吁吁的爬上岸來,教練和她講解了幾個重點之後,就對佳祺說:「今天表現還算可以,快點去沖澡,把衣服換一換準備去上課吧!之後固定幾天都過來做特訓!」佳祺和教練道聲謝之後,抓了衣服就去淋浴間沖個熱水澡準備要換裝了。

正在享受淋浴的快感的時候,突然身後的隔間門簾被「唰」的一聲拉開了,佳祺嚇了一跳轉過身來,這時候突然看到吳教練全身赤裸,二話不說的就將赤裸的佳祺雙手高舉過頭,整個人死死地壓制在牆壁上,一把就吻了下去,將舌頭伸進了佳祺的嘴裡,不斷地糾纏,赤裸的教練用一隻腿跨進佳祺的兩腿之間,讓她雙腿沒辦法併攏。佳祺腦海驚嚇得一片空白,只想到兩個字:「強暴!」

教練的右手蠻力地抓住佳祺的雙手壓制住,利用全身的力量把佳祺頂在牆壁上不能動彈,左手也沒有閒著,不斷地撫摸著佳祺的兩個碩大的酥胸說:「林同學,妳的胸部太淫蕩了,好色的身體,天生用來給人幹的吧?說,為什麼妳的胸部會這麼大?妳這個色女!」一邊說,一邊用一隻手揉著佳祺的酥胸。

「喔……教練不要……不要再揉了……我……我要叫了……救命啊……不要再捏了,救命……」佳祺心慌意亂的大喊,但空無一人的泳池是不會有人來的。

「妳真的很淫賤,妳是不是有了男朋友了!?是不是要用這麼大的奶子來勾引男人的呢?快點承認說是!妳這個淫賤的女人!」吳教練咬牙切齒的問。

「是……是……我是……對不起……是我不好……放過我……」

「說對不起有用嗎?妳說妳是不是個下賤的女人?」教練一邊揉弄著佳祺的乳房,一邊用言語羞辱她。

「對不起,是我不好。」佳祺羞恥的低下頭認錯。

「那妳要不要接受處罰呢?因為妳天生就是這麼賤的大奶妹!」教練追問。

「是,是我不好,我願意接受處罰。」佳祺紅著臉說,只求不要激怒教練。

「那是不是要乖乖聽教練的話?」

「我聽……我會乖乖聽話。」全身赤裸的佳祺被挑弄得喪失了抵抗能力。

「教練給妳一個機會贖罪,用妳那淫蕩的大奶子來滿足教練,懂不懂?」

「好,好……我做,請你放過我,我還是……我還是處女,不要弄我就好!求你!」佳祺幾乎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教練二話不說就把佳祺按跪在地板上,命令佳祺用雙手捧著自己的一對巨乳把他的肉棒夾在雙乳之間,然後就挺著屁股用力地抽送,進行乳交。

將近十分鐘的羞辱,終於教練射出了邪惡的精液,污染羞辱了眼前的這個學生。剛淋浴完的佳祺被噴得頭臉都是,狼狽不堪,跪坐在地板上兩眼呆滯,似乎還沒有從驚魂中回過神來。

這時候教練拋下狠話說:「今天就先這樣,我還有事情。下個禮拜繼續今天的練習,下次練習結束後,我就要在這裡真刀真槍的把妳給上了!妳是我的隊員了,要知道服從,知道了嗎?」佳祺茫然的點了點頭,一動也不動的跪在地上,任由精液在頭臉還有身上往下漫流。

接下來的整天,佳祺都因為早上差點被強暴而心神不寧,心情不好。想打電話找人傾訴商量,卻又不敢打給男友,也不能和姊妹們商量,整天惶惶然不知所措。就在這時候,突然電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老邦。

到了約定的時間,晚上六點半,校園附近的PUB已經煙霧繚繞。佳祺穿著鵝黃色的無袖背心,低腰牛仔褲搭上一雙高跟鞋,俏麗的馬尾,推開這間店的大門,一進門就看到了球隊的學長老邦坐在兩人桌子旁,對著自己揮手。

不等佳祺吩咐,老邦已經幫佳祺點好了一杯雞尾酒,還有一些配酒的餐點。「不要客氣,吃呀!還有這裡的雞尾酒很好喝唷!上了大學就該偶爾來一點這種滋味。說真的,約了妳這麼多次,妳第一次肯賞光,讓我很榮幸耶,學妹!」老邦熱情地說。

佳祺悶著臉,嘆了一口氣:「謝謝學長。最近真的很悶,發生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該找誰商量。」

「喔!?是些什麼困擾的事情呢?要不要說出來讓我替妳想想?我不會說出去的!」

「也沒……沒什麼啦,我想想看該怎麼說。」佳祺紅著臉喝了兩口酒之後,覺得渾身燥熱,臉上潮紅:「這是什麼酒呀?讓我好像有點熱了耶!」

「Long Island Iced Tea,最適合妳現在這種心情的時候喝唷!」老邦看到佳祺紅撲撲的臉蛋,開心的笑呵呵說。

佳祺有個自己都不知道的毛病,也替自己以後的人生留下了很多屢試不鮮的後遺症,那就是喝醉酒。佳祺喝醉了之後,個性就會開始轉變,從原來拘謹害羞內斂的小公主,突然變成話多、舉止輕挑、甚至還會大笑大叫的那種膽子大的女生。而幾口長島冰茶下肚,整個人就開始話多起來,老邦也沒想到效果這麼好,於是天南地北的和佳祺扯彈起來,兩人聊得越聊越開心,話題也越來越重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