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祺的處女爭奪戰

只見教授的眼神越來越激動,邊看邊欣慰的點著頭,彷彿看見了尋找多年的東西如今得償所願的感動。接著教授提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理解、不可思議的要求:「林同學,妳把衣服都脫光了,保持這個姿勢讓我看看吧!」

佳祺嚇了一跳,這是什麼要求!?竟然要自己脫衣服給他看!?別說從來沒在別人面前赤身露體的經驗,連剛交往的男朋友也才牽過手、親過嘴而已耶!太荒唐了,於是佳祺羞紅了雙臉,急忙將雙手護住胸口,脹紅著臉說:「老師說什麼呀!這怎麼可以呢?大庭廣眾之下的,要我脫……脫衣服幹什麼的?這我不行啦!」

教授看到了佳祺這樣的劇烈反應,還愣了一下才終於回過神來,恍然大悟,連忙連比帶說,解釋誤會。

原來教授是主修西洋美術的雕塑方面的專家,常常外聘一些專業的模特兒來進行創作銅像、各類雕刻、石膏像以及素描等等作品。教授雖然年輕,但是才華洋溢,各處巡迴展都有他的作品,葉教授最精善的就是人體的雕塑像的作品,更是享譽海內外的新銳大師。

近期內,教授接受了國外團體的邀展要創造一個新的人體全身比例的塑像,主題是關於「人類的愛與慾」,教授為了詮釋這個主題,費盡心思找了國內各處知名的人體女模,想要創作出一個具備追求知性的、靈性內含的少女,但是卻又散發誘人的性魅力,揉合在一起表現人類對純粹美好的「愛」與人類野獸本能的「慾望」。

但是要知道,雖說藝術作品和模特兒本人形象是不同的,但是若是引不起共鳴的模特兒,對於藝術創作者能否投射出那種感覺和感情在作品上,是絕對影響到創作的靈感和動能,而找遍了數個月遍尋不著可以具備知性靈性的美和引發肉慾的模特兒,教授的創作陷入了困境。

而今天偶然經過鋼琴練習室,卻邂逅了令教授感到靈性之美的鋼琴聲音,而彈奏者也具備了誘惑人心的肉慾性感的本質,能夠揉合這兩種氣質的女孩,正是絕佳的模特兒。當此機緣之下,教授才會忘記了佳祺只是一個十九歲的女學生而已,並非他請來的模特兒,一時大意才脫口而出請她脫衣服。

經過一番解說之後,佳祺也覺得釋懷了。只是針對教授的苦苦請求,佳祺也覺得挺為難的,按照教授的請求,是希望自己可以每週撥兩到三天時間,在晚上去教授的工作室裡,當教授創作的模特兒,直到作品創作完成。當然,這是有酬勞的,也當然,是要裸體擺出各種教授要求的動作的,於是佳祺猶豫了。

教授看到佳祺猶豫的樣子,不由得急躁起來,眼看這百年難得一見的目標就要這樣子拒絕了,自己的創作又要陷入困境了。學藝術的人畢竟比較衝動和感情用事,於是教授做出了一個令佳祺再也不能拒絕的動作,他下跪了,還瞌了頭。

佳祺一下子嚇傻了,雖說為藝術獻身也不是件什麼下流的事情,但是這樣苦苦哀求的場面估計還真的是沒碰過,佳祺一下子給瞌矇了,耳朵邊傳來教授的哀嚎:「同學就請妳幫幫忙!我保證不會虧待妳的!」佳祺估量了這場面,看來要是不答應的話,教授就準備沒完沒了。

咬著嘴唇的佳祺十分為難,心裡面「噗通、噗通」亂跳,心地善良的她一向對別人的請求幫忙是二話不說的伸出援手,但是這樁事情佳祺雖然是打定與人為善、能幫就幫的,只是一想到自己要赤裸裸的接受別人的眼光注視,姿勢一擺就是好幾個小時,而且一週還來個好幾天,沒準沒三、四個月不能做完,對一個處女來講也太過刺激了。

心裡面的掙扎和眼前那可憐相的教授不斷地衝突,最後,佳祺還是熬不過,伸手扶起了教授說:「老師您別這樣,我答應試試看就是了!快點起來吧!」

教授聽到佳祺答應了,不自禁的樂歪了,連忙拉著佳祺的手說:「妳答應了嗎?謝謝妳,太感謝了!妳晚上有沒有別的事情,要不要花點時間去我工作室看看,談談怎麼配合!」佳祺拗不過教授的熱情,無奈地被教授牽著手離開了音樂室,往美術大樓去了。

轉角處,有雙眼睛正從頭到尾盯著這事情的發展,眼神對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投射著憤怒夾雜著興奮的眼光,於是這人緩緩地、輕輕地跟蹤起佳祺和葉教授離去的方向,這人就是老邦。

老邦原本算準了佳祺游泳課下課之後,要來社團練習的時間,想要開口邀約佳祺去吃個飯,順便去看看夜景什麼的,但是卻意外地目睹了教授和佳祺的那一幕,就躲在門外偷聽。起初聽到教授的請求,已經讓老邦驚訝得合不攏嘴,更驚訝的是,佳祺竟然最後答應了!

這讓老邦異常氣惱:『哪裡來的臭教授,佳祺小乳牛交男朋友也就算了,但她的裸體我也都還沒看到過,你就想捷足先登?不管,老子我一定要成為第一個看光小乳牛身體的男人,而且我也要成為小乳牛的第一個男人!誰都不能搶!』越想越氣憤的老邦就跟蹤著兩人一路往葉教授的工作室前去。

葉教授的工作室位於美術教學大樓的地下一樓,是一間寬敞的大空間,裡面陳列了滿滿的成品、半成品、教學用具以及繪畫作品。教授拉著佳祺進來工作室之後,打開了燈光,反手把門都鎖上,為了讓佳祺安心,也把窗簾全部拉上了,避免被外面走動經過的人看見裡面的事情。

但是百密仍有一疏,教室後方的箱型冷氣那堂窗戶卻沒有安裝窗簾,但是估計正常人也不會趴在那邊偷窺,可惜,偷窺界的老手老邦先生本來就不是個正常的人,所以他就真的利用了那個空間把工作室內的所有情形盡收眼底,這樣還不夠,他還拿出了自己車上的行車紀錄器把一切情況都偷錄下來。

葉教授先帶佳祺熟悉一下環境,四處逛逛,邊走邊看一些作品,順便介紹一下各個作品的來由和理念。佳祺發現葉老師真的是一個創作慾望很強烈的人,年紀不過三十七、八歲上下,但是精力充沛,幾乎天天都在嘗試不同題材的創作,尤其是人體的創作。

葉教授和其他藝術家最大不同的是,葉教授享譽國內外的特長在於他專門創作以人體線條為主要的人物塑像,作品多半都是裸男裸女,風格類似古代的米開朗基羅的寫實風格作品,身高、肌肉線條轉則、毛髮、皺摺、甚至人物的表情變化、情緒都栩栩如生(葉老師還自學過解剖學),人物塑像彷彿有千言萬語要對人傾訴一般,甚至有學者盛讚葉老師的作品連肌膚和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佳祺看到了一些半成品還有一些展出的照片和作品,聽著葉老師講解人物的特點和意思,逐漸的越來越是佩服教授的藝術功力和執著。

接著教授和佳祺開始講解自己將創作的女體像「愛與慾」系列的內涵,估計佳祺這種十九歲的少女也不能太深入瞭解,簡單幾句概估就是:希望能創作出一個具備知性靈性且清純但是卻又擁有勾出人類深層慾望的女體雕像,而佳祺就是他看中的最佳模特兒。

經過這番參觀和溝通,佳祺表示自己半知半解的大概理解了教授想表達的意思。接下來葉老師就把佳祺領到一張鋪著紅色毯子、約兩張床大小的木製伸展台旁,對佳祺說:「林同學,妳準備好了就開始吧!我想要先看看妳的身體。」

佳祺異常緊張的看著鋪著紅色桌布的展台,有點不知所措,教授看出了佳祺的緊張,於是輕輕的伸出手緩緩地把佳祺的馬尾放下來,雙手搭著佳祺的雙肩,溫柔的說:「會緊張嗎?還是要我幫妳脫衣服?」

佳祺連忙說:「不……不要……我……我自己脫就好,我來就好。教授您可以……可以不要看著我嗎?」

「那好,妳脫完之後就先坐在台子上等我,我看過妳的身體之後再來研究該怎麼擺姿勢比較好。我先去買兩杯咖啡回來,妳自己慢慢調適一下。」說完教授就離開了工作室,準備去校區內的星巴克買杯咖啡。

留下獨自一人的佳祺,內心驚慌不已的在寬敞的工作室內不知所措,佳祺很快的檢查過了所有的門窗都堵實了之後(當然冷氣旁的小窗還是漏掉了,也不知道窗外老邦正死死地躲在陰暗處虧視著這一切),確定不會有人看見之後,內心稍稍安心了一下。

佳祺看著滿室的藝術作品,每件都是上乘之作,栩栩如生,都是價值不菲的創作瑰寶,佳祺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內心暗暗的罵自己:『林佳祺妳這個無知的笨蛋,人家這是國際級藝術大師,藝術的創作,不知道在害羞緊張什麼,自己腦袋想歪了吧?看這麼多模特兒都獻身參與藝術創作,就妳自己顯得這麼小家子氣,搞得大家都不愉快,真是丟人現眼!』想著想著,佳祺終於放開了心情。

佳祺慢慢地站在台子上,打開了燈光,讓探照燈照在自己的身上,然後低著頭開始解開自己上衣的鈕扣,緩緩地把無袖緊身黑色洋裝緩緩地從身上脫下來,瞬間自己雪白肥美、皎潔無瑕的處女身體就在燈光之下展現出來!

全身上下潔白有如羊脂的肌膚,豐滿肥美、梨子型的F罩杯的酥胸包覆在四分三罩杯的黑色內衣裡面,暨碩大又不會下垂,青春的處女肌膚,配上蕾絲黑色的三角內褲,映稱著佳祺更顯得性感誘人。因為有上泳課的關係,佳祺的腋下和胯下的毛髮都修整過了,顯得那麼完美和無瑕。

窗外的老邦看傻了眼,這學妹的身材竟然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好,老邦不由得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棒開始套弄起來,咬牙切齒的低聲喊:「小乳牛,快點脫光光給哥哥看啊!」

佳祺沒有讓老邦失望,把洋裝摺好了之後,反手就扭開了胸罩的鈕扣,順手就把胸罩脫下了,另一隻手也把內褲也脫下了放在一邊,於是佳祺現在終於在舞台燈光下光溜溜的一絲不掛了。估計佳祺認為沒有人看得見自己,所以連遮擋也沒有遮擋,反而站著直挺挺的對著舞台對面的鏡子,端詳起自己的身材。

原本身材就已經屬於豐滿肥美的佳祺,F罩杯的豐滿乳房呈現完滿的梨子形狀,配上粉紅色的乳頭,全身上下充滿了少女的性感韻味,肌膚還透出淡淡的香氣,胸口那對碩大的乳房更是隨著佳祺的動作在空中蕩來晃去。

佳祺脫光了身上的衣物後,動手將除下來的衣服摺疊好,收在櫃子的上方,然後緩緩地踏著鋪設的木質地板,看著舞台對面鏡子自己裸體的倒影走來走去。窗外的老邦早就腦袋一片空白了,奮力地套弄著自己的肉棒邊看著佳祺的身體自慰著,內心激動不已:『小乳牛,老邦我終於趕在大家之前看光了妳的奶子和裸體了,爽死我了,之後我還要妳的處女!』

佳祺裸體在室內晃了一陣子,長吁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好像也沒有想像那麼怪,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吧?」正在這麼想的時候,突然工作室的門打開來,教授拿著兩杯咖啡走了進來說:「我回來了,林同學來喝個咖啡!」

突然教授整個人像是石化了一般,因為他看見了自己夢中都沒辦法想像的美麗景像,一個全裸的少女,一副完美的創世傑作的女體,就這麼靜靜的、毫無遮擋的站在舞台燈光下。

美,好美,非常美,已經找不到讚美的形容詞去讚賞造物的這個傑作女體,清純但是誘人,高貴又淫穢。性感,非常性感,葉教授勃起了,這是一個正常男人對一個性感美麗的女人最大的恭維!

唇乾舌燥,呆若木雞,死死地盯著看著台上的佳祺,這是佳祺對剛走進來的教授的第一印象。佳祺不由得臉紅了,只是經過剛剛一番自我思想鬥爭之後的佳祺,已經定位是藝術的創作參予,所以也沒有伸手遮擋的意思,有意要讓教授可以把自己身體的優缺點徹底地掌握。

畢竟不愧是藝術的博士,葉老師很快地就收拾起心情,端正了心態,拿出專業的態度回報女孩的犧牲。葉老師專注地上下打量著佳祺,不斷地繞著佳祺的身邊邊走邊觀察,並且拿起單眼相機不斷地記錄著佳祺身體每一寸的細節,嚴謹的態度讓佳祺突然有點緊張起來,雙手雙腳不知道該往哪裡擺,好在葉老師再次解救了佳祺,他以專業的口吻說:「現在試著把雙手放在腦袋後面,雙腿交叉,挺胸收小腹,眼睛看著前方。」

佳祺照做,擺這個姿勢把佳祺全身上下的每個細節都展露在眼前,窗外偷看的老邦已經硬到受不了了,但是卻放慢了打手槍的速度,因為他還不想射出來!

教授拍了幾張照片後,還是皺著眉頭有點不甚滿意,低頭做了幾張簡單的素描筆記,畫了幾條線條,接著說:「妳再試試看,雙手交叉環抱在腹部,手掌擺在腰間高度扶住腰……對,就是這樣,手臂不要擋到乳房,雙腿微微分開,上身微微前頃,頭偏一邊……對!好!!」教授拍了幾張照片紀錄下來這個姿勢。

教授若有所思的看著佳祺維持這個姿勢,端詳了很久,還是有點不甚滿意,猶豫再三,接著再說:「讓我們再試試看一組姿勢好了。妳把雙手舉高,右手在頭上握住左手腕……對,像這樣,兩手臂維持三分彎曲就好,頭偏左邊不要看前面,眼神看著左下方,腰扭在右邊,雙腿分開站呈三七步……對,很好……哇!對了對了,這樣就對了!妳保持這樣子千萬不要動,拜託了!」

教授看著佳祺擺出了這道姿勢後,興奮莫名,拿起相機「喀嚓、喀嚓」的猛拍,還一邊拿著筆記猛記錄,一邊工作一邊說:「林同學請妳記住這樣的姿勢,用身體去記住,以後我們每次工作的時候就請妳擺這姿勢好嗎?」佳祺全身不敢亂動,眨了眨眼表示同意。

之後教授弄了雙高跟鞋給佳祺換上,並且拿了耳環、項鏈、手鐲等等的首飾將佳祺裝扮起來,仍然維持這樣的動作,越看越是滿意,越看越是興奮。這時候佳祺忍不住問道:「教授,我手很痠,撐不住那麼久,怎麼辦?」教授想了一想說:「到時候我會從天花板弄個棉繩子下來吊住妳的雙手就好了!」佳祺嘟著嘴說了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