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乾哥

俊文是我們的乾哥哥, 多年前和朋友聚會時認識的, 當時我已知他有很多乾妹妹, 俊文人如其名, 外表英俊非凡, 為人風趣幽默, 記得當年我也被他的外貌吸引著, 我在眾人前還笑說他有那麼多乾妹妹, 倒不如我也當他的乾妹妹吧, 我還記得當年俊文聽完我這句話後, 鬼馬地看著我說 : 「那麼妳還不向我說一聲乾哥哥」, 就此我便成為俊文其中一位乾妹妹。

我們一行人經常結伴四處遊玩, 每當其中一位乾妹妹生日, 俊文也會送上生日禮物, 我知道有些乾妹妹是暗戀著他的, 而我, 心底裡是有點愛慕的, 但尚算還有一點點理智, 直到我和呀偉拍拖後。

今天, 又到其中一個乾妹妹生日的時候, 我們相約了晚上到一間餐廳慶祝,dfjstory.com 我和呀偉一起到了餐廳, 不一會, 俊文亦來到餐廳, 今天我悉心地打扮了一番, 小低 V 黃色緊身水手套裙, 胸前露了點乳溝, 呀偉看到我這樣穿時已有點微言, 我知他一直對俊文有點成見, 常說他認那麼多乾妹妹都是為了和她們上床, 我曾為此和他吵了不少次架, 生日會開始, 我們如常地送禮物, 切旦糕, 呀偉一直在我身旁擁著我的腰, 我知他是想向俊文示威的, 漸漸, 呀偉更變本加厲, 他會突如其來吻向我面額, 手亦間中不規舉來, 其中一個乾妹妹亦察覺不妥, 上前向我們細聲說如妳們有事不如先走吧, 怎料呀偉向她說 : 「她是我女朋友, 我們什麼也可以幹, 有什麼問題!」 說著呀偉一手抓著我的胸前揉捏著, 我已忍無可忍 我推開呀偉的手, 我哭著地大聲罵他 : 「妳懂不懂尊重人的, 如你不喜歡, 你可以不來的!」 呀偉登時大怒地罵著 : 」怎麼, 怕我阻著妳和俊文一起吧, 今天妳穿成這樣是要引誘他吧, 噢, 不是, 可能妳們早已有一手了……」, 我未待呀偉再說下去, 我已給了他一記耳光, 呀偉亦同時一大巴地打在我臉上, 跟著彿就而去, 餐廳裡登時死寂一片,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 我獨自在哭著, 其他乾妹妹上前來安慰我, 俊文亦上前遞了一杯水及紙巾給我。

生日會草草地完結, 眾人因我敗興而回, 我雖然很傷心, 但對他們感到十分抱歉, 各人最後道別後便各自回家, 我行了一會, 覺得呀偉的說話對俊文太侮辱, 我取出電話致電給俊文, 電話傳來俊文的聲音, 「哥哥, 剛才呀偉對你這樣說, 希望你不要怪他, 我知今夜令大家都不開心, 我真的對你們不起」, 我哭著說, 俊文沒有作聲, 「哥哥, 我知你還怒著, 但我真的不知他會這樣的!」 俊文仍沒有回應, 我估哥哥真的怒了, 忽然, 一隻手在我的肩膀上搭著, 我看看身後, 原來是俊文, 他向我微微地一笑, 我看著他, 不知怎的, 我想也不想便轉身緊抱著俊文放聲地哭著, 哭了一會兒, 俊文向我說 : 「怎樣, 好了點吧, 不要再怪自己, 這件事妳和我都不想發生的!」 我哭完了, 此際我仍擁著俊文, 知他沒有怪我, 內心反而有點舒懷, 俊文輕輕拍著我說 : 「好了, 已經很晚, 我送妳回家吧」, 我搖搖頭說 : 「今夜我不想回家, 我知呀偉會在我家的樓下等著我, 我不想見到他」, 我再說 : 「哥哥, 我想到你的家坐一會, 待晚一點才回去, 好嗎?」 俊文有點無奈, 但都點頭同意, 跟著我便到了俊文的家裡。

俊文是獨居在這個七佰餘呎的單位內, 我進了屋後, 俊文著我隨便坐下, 跟著他把電視開了和給了我一杯水, 我的心情很差, 俊文靜靜地坐到我的身旁, 我感到十分歉意, 我想到呀偉居然說我和哥哥早已有一手, 我愈想愈憤怒, 突然, 我心想著, 與其不是真的他也會是這樣想, 倒不如就真的如他這樣想吧, 這樣我就沒有被冤枉的感覺了, 想到這裡, 我突然擁著身旁的俊文, 我深深地吻著他, 俊文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但很快, 他亦擁著我地吻著。

我把哥哥壓到身下, 我閉上眼地吻著他, 哥哥的手已開始肆意地在我身上遊走, 我亦感到哥哥的下身開始有點異樣, 這時哥哥坐起來, 一把抱起我來, 我仍然是閉上眼, 我心想著哥哥你想對我怎樣就隨你吧, 我感到哥哥開始抱著我行著, 跟著我被放在床上, 我仍然是閉上眼, 我隱約聰到哥哥解除衣服的聲音, 跟著開始爬到床上, 我微微張開眼瞄了一瞄, 哥哥已一絲不掛地坐在我旁邊, 他正細看著我的臉, 跟著他開始為我解下衣裳, 很快, 我已被脫得一絲不掛, 哥哥開始吻著我的乳房, 我抱著他的頭, 他不斷地吸啜著我的乳頭, 我被他啜得輕輕地叫了出來, 哥哥的手開始撥弄著我的陰唇, 他不斷在我的蓬隙掃著, 我感到下身開始濕潤, 我被他掃得擺動著腰枝, 我開始呻吟著, 哥哥開始向下吻著, 很快, 他的頭已栽到我兩腿之間, 他正細意欣賞著我的私處, 手指正掀著我的唇邊撥弄著, 我把雙手放到我的陰唇, 我把我的唇肉向兩邊瓣開, 我要把我的陰唇完完全全呈現給哥哥看, 哥哥開始用舌頭給我舔著, 我登時像觸了電一樣, 他兩手抓著我的大腿地不斷地舔著, 靈活的舌頭正舔著唇內的四周, 我給他舔我舒服死了, 我的臀部感到床單已濕了一大片, 跟著哥哥轉移到我的屁眼舔著, 我從未試過給人舔屁眼的感覺, 哥哥一邊舔著, 一邊把手指插進我的屁洞, 呀偉和我做愛時也曾想在這位置進入, 但我死也不肯, 因我覺得不能接受, 但此刻我已打算完全獻給哥哥, 所以我沒有拒絕。

哥哥似乎吻夠了, 他開始爬上來, 作好進攻的姿勢, 我的雙腿已分開地夾在他的腰上, 他的陰莖已碰到我的唇蓬, 開始磨著磨著, 我靜待著哥哥佔有我的身體, 哥哥一雙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揉捏, 跟著我感到他要進入我身體了, 哥哥慢慢的抽動著, 每抽動一下, 便深入一點, 我感到他的陰莖比呀偉更大更硬, 終於, 哥哥把整條陰莖完全藏於我體內, 雖然我有多次經驗, 但仍感到有點壓迫感, 哥哥有節奏地抽動著, 壓迫感令我皺起眉頭, 我捉著他的手臀, 呼吸不自覺地急速地來, 「啊 ~ 啊」, 真的很舒服, 和呀偉的感覺完全不同, 呀偉只會自顧自地幹著, 有時他只要想的時候, 不會理會我的感受, 硬推我到陰暗處拉下我的內褲便要進入, 又或者不理我有家人在, 也硬要把我推入房為他解決, 現在, 眼前的哥哥是多麼的溫柔, 難怪呀偉會那麼仇視他, 哥哥正溫柔地看著我抽動著, 我發覺此刻我深愛著哥哥, 我用身體感受著哥哥完全和我融為一體的感覺, 抽插的動作令我已發硬著的乳頭不斷和哥哥的胸膛磨著, 陰道充實感覺已令我再也按捺不住, 我的呼吸開始急促, 一陣抽搐的感覺從身下傳到腦中, 我把哥哥緊抱著, 「啊 …………」, 我已到達了高潮了, 哥哥知道我已到了高潮, 這時, 他的動作才開始加快, 哥哥的呼吸亦開始急促, 不一會, 我感到他的陰莖正在我體內顫抖著, 一陣暖意在我體內出現, 我知他的精液已在我體內爆發了, 我倆已精疲力竭, 我們互相緊抱著對方, 跟著再互相深深地吻著起來。

第二天後, 我決定和呀偉分手, 雖然哥哥說他會對我負責任, 但我向他說 : 「你還是我心目中最好的乾哥哥」, 很快, 我便結識了另一新男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