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的約誓…母妻

我捧起媽媽的臉,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說:『媽媽,嫁給我好嗎?』

媽媽的眼又有些濕潤說:『你……確定了嗎?』我肯定的點了點頭吻著媽!媽媽被我吻到再次撲到我的懷裡……

她的嬌軀這時已流出一層汗珠,舒服得三魂七魄都快要散掉了。

我說:『媽媽,妳不嫁我,我就把陽具抽出來了喔!』

這當然是故意逗著她的,這麼美好的天仙媽媽,我的陽具哪有不吃的道理?媽媽突然地嬌軀一陣抽搐,兩隻玉手更是死緊地抱住了我的闊背,像發了瘋也似地抖篩著肥臀配合我陽具的韻律,浪聲大叫:『媽媽……要……一輩子……做你妻子!』

這時媽媽原本緊窄的肉洞,已經被我幹得漸漸鬆了,加上她大股噴洩的淫水滋潤,讓我的抽插更是得心應手,越插越快,陽具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聲和淫水抽動的『滋!滋!』聲,混合著媽媽小瓊鼻裡哼出來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在這春天迷人的夜晚裡四處迴響著。

媽媽舒爽得猛搖榛首,髮浪翻飛之中,散發出一陣陣溫馨的迷人香味,我的陽具也不負媽媽所望地越幹越深入,已經把整根的陽具頂到了媽媽的穴心子上,使她貝齒咬得吱吱作響,媚眼番白地大聲浪叫道:『媽媽……要……小便!』

只見她嬌軀一陣抖顫,長長地喘了一口氣,洩出了一陣陰精尿液,軟綿綿地癱在床上,昏迷過去了。

我趴在她顫抖抖的嬌軀上,見她呈現著滿足的微笑,讓我太高興而驕傲了,雖然我還沒有射精,但是能使媽媽啊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征服一向高高在上的媽媽,真是令我雀躍萬分。

我吻著媽媽的嬌靨,邊想道:『竟能娶到媽媽千嬌百媚的肉體,若不是因緣巧合,怎能和我親生的母親攜手共赴巫山雲雨,享受顛鸞倒鳳的樂趣呢!』

媽媽被我吻得『嗯!……嗯!』地輕輕呻吟著醒了過來。

我繼續邊吻著她邊道:『媽媽!妳醒了,還舒服吧!』

媽媽嬌羞滿面地道:『嗯…媽媽……舒服……死了……』

我不再答話,反正玩都玩過了,陽具還又硬又翹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吶!我把陽具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進去,媽媽震得嬌軀一抖,雙手緊抱著我,浪聲叫道:『哎………啊……』

我突然停了下來,道:『不要用你叫我,要叫丈夫才可以,不然我就不幹妳了。』

媽媽被我吊足了胃口,只好又嬌媚地叫:『好……吧……媽媽……叫你…丈……夫……了…』

我看她急得都快掉眼淚了,粉臉羞紅,別有一番嬌媚的情趣,聽她叫得這麼淫蕩熱情,肥嫩的大玉臀也開始搖動了起來,不忍心再折磨她,終於又挺動著陽具對著她的小肉洞插幹了起來。這樣又引起她另一波的慾火,叫道:『呀……呀…』

媽媽舒服得像靈魂兒飄在空中一般,我也興奮地屁股一直往她小腹挺,把陽具每次都深深地幹入她的小穴裡……

媽媽也很努力地把她的肥臀直往上挺動!

她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對著我的陽具湊上來,好讓她的小肉穴跟我的陽具更緊密地配合著,她真是個嬌豔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叫聲,我相信不論是哪個男人聽到了,都會忍不住地操著陽具插幹她。

我見她酥胸前的兩團肥嫩飽滿的大奶子搖來盪去地抖得可愛,不由得伸出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入手又嫩又暖,極富彈性,手感美極了,又揉又捏、又撫又磨地玩得不亦樂乎,峰頂兩顆奶頭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來,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們舐咬含吮著,媽媽的嬌靨顯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著上氣接不著下氣,媚眼半閉,如癡如醉地張著櫻桃小嘴猛吸著氣,姣美的粉臉紅郁郁地浪得讓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幹她。

肥臀的動作瘋狂地搖擺挺動,一股陰精,向著我的大龜頭上澆來,最後她叫:『不行啦……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時,把一股精液直噴向她的穴心子裡,酥麻麻地和她並疊著擁抱而眠。

睡了二個多小時,我才在她輕微的蠕動之中醒了過來,只見媽媽被我壓在身下,媚眼直凝睇著我,滿臉嫣紅的羞恥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緣關係,一股世俗的倫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對著我。

我見氣氛沈悶,輕吻著她的臉龐道:『媽媽!妳洩得舒服嗎?』

『嗯!……』的一聲,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嬌靨藏在我的胸前,這嬌羞的神態,就如同剛開苞的新嫁娘,讓人又愛又憐。

我再用雙手輕輕撫著她那又滑又暖的屁股,道:『媽媽!今晚就是妳和我的新婚之夜,媽妳留下來和我一起睡覺吧,以後我們都要睡在一起,每天玩美妙遊戲,好嗎?』

媽媽含羞帶怯地微微點了頭,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兩人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唾液,吻罷,四目含情地對望了一眼,就此交頸而眠了。

次晨還是我先醒來,才十多歲的我剛睡醒自然都是下體勃起硬硬的,何況身旁還躺著具渾身赤裸的肉體,我用手摸著媽媽的光滑大腿,陰莖充血得更加堅硬了,側過身伏在媽媽吮吻乳房,沒幾下媽媽也被我弄醒,乳頭正被我吮得翹硬……..

「媽…我又硬了。」

媽媽笑著摟住我吻:「又想要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答:「媽、你累不累?」

媽媽依舊吻著用手握住我的陽具套弄起來說:「不累,睡了一晚精神多了…..來,上來吧!」

我爬上去壓住她,媽媽把腿張大了些,一手持握著我的陽具引導到她私處,把龜頭頂在她穴口的大陰唇處磨著,我感到她的洞口也盡都濕了,不過我也不急,嘴吮住她的奶頭輕輕啃吮著,媽媽逐漸喘著粗氣呻吟起來,這才把龜頭納入洞口,雙手捧抱在我屁股上往下按,陰道囗都是滑滑濕濕的,我挺著腰收縮著屁股一下一下地做著活塞運動。粗壯的陽具出出入入地在她陰部歡快地塞著,媽媽把腿張得更大,還稍微擡高些,以便我每一下都能塞入沒頂…..我再次扛起她的雙腿架上肩,下身抽動得更頻繁了,啪啪啪…..作響!下身的肉在撞擊著。

「呀、呀…..呀!!!….」媽媽叫得更大聲了…..終於,我射了,射出了熱騰騰的精液,將精液注入媽媽的體內。

在我射完之後,媽媽重重的喘了口氣。我想,我把的精液都射光了。不一會兒,我看見白色的液體從媽媽的淫穴流出,流到了床單之上。

調整了一下呼吸,我抱著媽媽,躺在她的身邊。她靠在我的胸膛上,露出精疲力盡昏昏欲睡的模樣。我沒有打擾她,只是靜靜的發現了媽以前我未看過的另一面。從前那個有點憂鬱以家庭工作為重心的媽媽不在了。坐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充滿風情的女人,可是我媽媽只不過展現的是不同的一面。那種笑意裡蘊含著中年女人獨特的成熟韻味,她的嘴角勾起清晰向上的線條隱隱散發著妖豔氣息,在浪漫氣氛裏,媽看我的眼神似乎也充滿了另一種味道說。

媽媽滿足地把身子伏在我的懷中吻著,雖然以後的安排婚禮及新婚生活上還會有些挫折,但無論什麼也不能把我們母子分開了。

媽媽喜歡在京都舉行日式傳統婚禮。她頭戴一朵朵大大的白花頭飾覆蓋頭部的左半邊,右邊則讓頭髮自然垂下,身上穿著白底繡金鶴的改良式「白無垢」性感無袖低胸的裝扮嫁衣,顯得艷冠群芳明艷動人。晚上將結婚對戒戴在媽媽左手的無名指上。

成了妻子的媽媽變得千嬌百媚,我放棄學業,開始了家中網拍,媽媽也幫忙我,這讓我更是每天都摟著全裸媽媽這女人,讓我無時無刻都享受甜蜜愛情。像對新婚夫妻那樣,相依相偎。只要媽媽在我身旁,我便心滿意足。媽媽在性事上變得大膽起來,樂於接受性慾旺盛的我,隨時隨地對她的熱吻、愛撫,還有掀起裙子,雪臀就做的隨意作風,每天起碼要與我性交兩次。

在我們新婚三周後,媽媽羞澀的告訴我,她的月經沒來。然後,是我倆焦急的等待,當她再次告訴我,她已經確定懷孕後,我們母子倆都非常興奮。37歲的高齡媽媽再次懷孕,要我全天候服侍。剩下的日子,看著媽媽腹裡帶著我的孩子走來走去,臉上掛著懷孕婦女所特有的幸福光芒,尤其是現在,她懷著的是她親兒子的種,對此我感到非常自豪。

但是和媽媽做愛後,媽媽比那些20多歲的女子更艷麗,媽媽有著成熟女人韻味,加上那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膚,豐滿的大奶和翹臀,弄得每次我都是精液爆出,射的媽媽小穴滿滿的,當我看到自己陰莖從媽媽陰道里抽出,那精液摻雜著混合液體從陰道里緩緩流出,讓我感到很自豪。

媽媽由于每天晚上都得到精液的滋潤,整個人的肌膚也越來越柔嫩,原本F罩杯胸部和豐滿的臀部似乎有了擴大的趨勢,整個人越發的嫵媚性感,渾身上透出一股成熟的韻味。在穿著打扮上比以前越來越時髦和性感,有了更大尺度的突破,開始穿上了緊身露胸的衣裙,性感的長筒絲襪以及高跟鞋,更加襯托出她那性感成熟的身軀,又弄了個卷曲波浪長發。

現在一看到媽媽的打扮,下面的陰莖就按捺不住,真恨不得直接把媽媽當場做愛。而且我很高興媽媽這樣的打扮。可能是覺得是自己的計劃效果很好。媽媽的子宮裡每天至少被射入了五次陽精,此時,她的子宮內外都已經被大量的陽精給漲滿了…….終於媽媽的肚子有了動靜,在連續一個多月的耕作後,媽媽告訴我她的月經沒有準時到,去醫院檢查時候確定是懷孕2週了。

我們將10年前以170萬元買入西環一個建築面積1600呎的唐樓自住,今年初以1600多萬元賣給地產發展商,就去加國入藉長住了。而我就在成年時正式改了身份真正做了媽媽的最愛丈夫‧

我怕她挺著懷孕的大肚子,不方便吃我的陽具,於是胯坐到她豐滿飽漲的雙乳上,把陰莖往她的小嘴兒裡插進去。只見我的陽具經媽媽一含,更漲的粗長壯大,但那膨脹的龜頭實在太大了,使媽媽的小嘴兒無法整個兒含進去,所以她只含了一半,用玉手摸弄著露在她小嘴兒外的部份,媽媽還會把舌頭伸出來舐著龜頭的四周,然後再舐著陽具炮身的部份,邊舐還邊對我拋著媚眼。

那騷浪冶豔的神情,使我忍不住地將陽具從她的小嘴裡抽出,再度爬上她的肚皮,陽具對準了她的小浪穴口,用力一插,滋的一聲,又幹了個全根套進,連連插弄了起來。

插了不到幾十下,又聽到她浪得大叫道:「媽媽…的相公………嗯……嗯……」

我邊插干邊欣賞著媽媽這付的騷態,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動屁股,揮著我的陽具,每次又都頂到了她的花心,一邊還捏著她的大乳房,道:「…幹得好……」

媽媽舒服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嬌軀顫抖,肥美的屁股努力地挺動著,迎接陰莖的插干,放肆地浪叫著道:

「…抱緊媽媽…別停……哦……」大彈簧床由於我和媽媽激烈的性交,被我們的汗水和媽媽的淫水流濕了一大片的床單,床底下的彈簧也發出嘎吱的震動聲。

媽媽滿頭烏黑細長的秀髮都散亂掉了,嬌靨紅咚咚地,小嘴兒裡不時叫著淫聲浪語,媚眼裡噴射著熊熊的慾火,兩隻大腿開得大大的緊夾著我的腰部,肥臀不停地起伏搖擺,懷了六、七個月身孕的大肚子貼緊了我的小腹,一雙玉手緊摟著我的脖子,大乳房不時被我摸著、揉著、捏著、按著,有時還被我吸著、咬著、舐著、吮著,一會兒呼痛,一會兒又叫癢,頭也隨著我的插動搖來搖去,很有韻律地呻吟。

媽媽這又騷的小穴真是浪透了,由於媽媽連先前手淫一共洩了將近四五次了,要是一般情形下,她早就該昏死過去了,但她太久沒有性交了,積存的浪勁在這時一下子都發出來,才會這麼神勇地連連挨插還沒昏過去,而且我剛剛才在她的胸乳上射了一次,所以才能幹她這麼久還沒精。但是媽媽的浪叫聲也小了一些,可見她還是有些疲累了,不過她屁股逢迎的動作可沒慢下來,肉穴裡的淫水也一直流個不停,女人真是用水做成的,不然她的淚水、汗水和淫水怎麼會這麼多呢?

我的陽具挺直地抵緊媽媽的小穴心,享受著她陰精的沖洗,突然媽媽的穴心子活了起來,子宮口張開,一吸一吮地夾著我的龜頭不放,難到是媽媽肚子裡還沒出生的女兒在惡作劇?

媽媽喘著氣道:「媽媽……肚子裡……的……小東西……在吸……自然……會有……這…種……反應的…………嗯……」

我一聽屁股又一聳一聳地又插幹起媽媽來了。媽媽像是極為讚賞我的耐力,媚眼柔情萬千地注視著我的眼睛,被我陽具直搗黃龍的攻擊幹得浪叫:「啊……」

這時我也感到非常興奮,陽具漲得更粗大地在她的小穴中一跳一跳地刮著她的陰壁,多年的性交經驗使媽媽知道我可能快要丟精了,也就更浪得扭腰擺臀來迎合我,好讓我舒服地在她小穴穴裡丟出來。

我再狠狠地插了她四、五百下,再也忍不住陰莖傳來的酥麻感,又急又多的陽精,像箭一般射向她的小穴心子裡,媽媽也被我這股火熱的精液燙得嬌軀又抖、肥臀又甩地又了一次,小嘴裡喃喃叫道:「嗯……喔……喔……嗯嗯………啊………啊……」

她邊抖邊緊摟著我的脖子,還獻上她的紅唇讓我吸吻,等她漸漸平息下來,不再抖動的時候,我才在她耳邊道:「媽媽!你剛才真是浪透了,又騷又淫地我差點就要被你拋下來呢!」

我們覺得身體黏著汗水和淫水,想去浴室沖個澡,從她嬌軀爬起「波」的一聲,陽具從小穴穴裡抽出,只見媽媽那原本紅嫩的小陰唇,這時整個向外翻出來,濃白色的精液混著她的淫水往外淌著,豐肥的小肉縫腫得像個小籠包,她用手按住小腹撒嬌似地叫了一聲,我忙幫她扶起來,並和她洗完澡後才抱著她回房裡睡覺。

結局

兩個月後,女兒順利降生,我們家又多了一口人。女兒非常健康,長得非常漂亮,象媽媽一樣,眉宇間又能依稀看出我的影子,一看就是我和媽媽的女兒,誰看了都說這個孩子和她的爸爸樣,都是那麼漂亮。我終於在十八歲那年當上了爸爸。

而媽更解禁做愛呢…….天天射在媽媽口中或肛門內。我們都知道,這只是我們兩之間新關係的開始。性愛將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佔據著我們生活之間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