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之婚前受奸成孕

色狼哪管什麼深淺虛實、輕重緩急,每一次插入都是連根兒到底,直頂花心,龜頭似乎都深深的塞入了瑩瑩的子宮之中。經過幾分鐘的猛烈奸淫,徐瑩瑩已經哭不出來了,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呻吟。她全身一陣僵硬,陰道里猛地收縮,把那人的肉棒緊緊夾住,花心里也如同痙攣,仿佛電流沖擊般的快感,從陰戶里沖到全身。滿身的肌膚都繃的緊緊的,如同火燒著一樣的灼熱。雙手被反綁,手指緊緊摳住樹皮;一雙蓮足被捉住,無力可借,只好腳趾蜷曲,猛抓著鞋底。嘴張成“O”型,想大口大口地吸氣,卻什麼都吸不進來可這口氣兒卻說什麼也吸不進來。螓首頻搖,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模糊一片。渾身酸軟,只覺魂魄已然不是自己的了。

色狼經過數分鐘的抽插,將陽具抽出,處女血沿著陰睫滴下。

“看到那些血嗎?這證明你已成為真正的女人了,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

他卷土重來,繼續奸淫著瑩瑩。瑩瑩處女的陰道緊緊地包著他粗大的陽具。陰睫迅速插進陰道盡頭,不斷抽插,數百下強而有力的攻擊直接轟在瑩瑩的子宮盡頭。連串快感令瑩瑩抵受不住,她拼命搖晃著身軀,一對巨乳也上下跳動。色狼又騰出手來,以大力捏弄瑩瑩的巨乳,大力的揉搓令她的乳房也變了形,乳肉從手指間透出。時不時以舌尖相就,舔弄,每到那時候徐瑩瑩就覺得全身如過電般,既震撼又舒坦。那人的雙手移至她的胸前,她的一雙大腿卻緊緊夾著那人的腰旁,享受快感的沖激,看起來倒像是她纏著男人。

“該給你結婚禮物了。”色狼的陰睫加速抽插,瑩瑩的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滴在地上。終于,色狼如願以償地將精液盡數射入瑩瑩的子宮深處。等到她被色狼解開,只能無力地躺在地上,陰戶上、恥毛上糊著白色的漿糊狀物。那人笑道︰“這麼快就不行了,還有節目呢。來來來,蜜汁肉棒。”

徐瑩瑩嬌軀無力,弱弱地問︰“什麼是蜜汁肉棒啊?”

“口交懂不?拿你的小嘴含我的雞巴。”說著男人就走到她面前,將還滴著淫液和處女血的陽具伸到她面前,現在已經軟了下去,但是仍然有不小的尺寸。瑩瑩听說是這樣,惡心得快反胃,拿吃飯的嘴巴去含那個髒東西,她當然不情願,爬起來就跌跌撞撞地向樹林外跑,結果自然是沒跑兩步就被抓回來了,還挨了幾耳光,眼冒金星,再也沒有力氣了。那人大怒︰“臭婊子,給臉不要臉。看我怎麼收拾你!”徐瑩瑩此時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而那人的神情著實恐怖,她嚇得不停顫抖,磕頭求饒︰“求求你!求求你!你已經如願了!放過我好了!”

“是你先耍賴!我要操死你!”那人捏住她的嘴巴,強迫她把陽具吞下去,並威脅道︰“你要是敢咬,我就讓你老公看看!”瑩瑩本來沒有動過反抗的念頭,現在更加不敢了,只好含著他越發膨脹的雞巴。那人粗暴地揪住她的頭發,在她的口中抽插起來。她用舌頭拼命地舔著龜頭,想把異物從口中吐出,卻不知道這樣只會躺色狼刺激更大。那色狼將陽具一插到底,直頂到她的喉頭,無數的精液便沿著食道,直接射進瑩瑩的胃內,精液的氣味令瑩瑩伏在地上不停嘔吐,卻吐不出早已射進她胃內的大量精漿。

“還沒完呢。還有後庭花呢。”

瑩瑩听到色狼還要操她的肛門,驚的全身發抖。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其實,我一向也不喜歡這玩意,不過見你的菊門很美,便想在你身上試試。”說完從袋中拿出一盒牛油,對瑩瑩說︰“這是潤滑劑啊,純植物油。”

他先把牛油涂在自己的陰睫上,然後用舌尖沾上牛油,舔在瑩瑩的菊門上,當事前工夫準備完成,便從後緊抱著她,雙手揉搓著她的巨乳,我雙腿發力,強行分開瑩瑩的雙腿,陰睫已頂在瑩瑩的菊門口,他隨即再奮力一頂,八臣復廖大雞巴已結實的插進瑩瑩緊窄的屁道內,他急速抽插,瑩瑩的屁眼竟我操得流出血來,他不時以牙齒咬扯她的耳珠、雙手大力揉動她的乳房,陰睫狠狠抽插她的肛門,強大衡力令瑩瑩幼嫩的陰戶在粗糙的樹皮上不斷磨擦,令初嘗人事的陰戶倍增痛楚,紅紅的腫漲起來,瑩瑩的屁道比陰道緊窄逾倍,色狼很快便將精液射進她的屁道內。

他滿意的離開瑩瑩的身軀,長達兩小時的玩弄已令瑩瑩疲累不堪,無力地跪倒地上,身心的摧殘令她不禁流著淚。

色狼用手拍打著瑩瑩雪白的屁股,以言語羞辱著她︰“很痛嗎?給色魔吃了處女的感覺如何?是否畢生難忘?不過你的屁眼比陰道好操得多,我的精是不是都射進你的屁眼里?”

屁股被不停的拍打,加上肛交令屁道還流著血,連番痛楚令瑩瑩雙腿發顫,竟在色狼的面前失禁,金黃色的尿液混和著血絲打在地上。

“你在干什麼?你也忍了好久吧?你看,量很多呢!”

色狼不停恥笑著她,然後以雞巴對準瑩瑩的臉,將尿液朝著瑩瑩的臉射去。看到瑩瑩整臉尿液,他心滿意足地揚長而去,只留下近乎昏死的準新娘酸軟無力的躺在地上。

幸好掩飾得好,徐瑩瑩一直都把遭遇色狼的事情瞞著丈夫,新婚之夜用事先藏好的雞血蒙混過關。很快她就懷孕了,她知道孩子極有可能不是丈夫的,擔心極了,她好幾次建議︰“老公,咱們現在要孩子也太早了,不如打掉吧。”

“你怕我養不起啊?!怕什麼,你好好地在家里待著,安心生孩子。”丈夫的口氣很堅決,她便不再說了,怕引起懷疑。

孩子生下來了,是個女孩。閨中密友劉燕是護士,她驚嘆道︰“比預產期早了兩周哎!居然還這麼健康強壯,真少見呢!”徐瑩瑩只有苦笑,她已經確認這孩子不是丈夫的,而是足月分娩的孽種;而且公公婆婆還有些重男輕女,孩子生下來之後明顯冷落了她。

一年多後徐瑩瑩又生了個女孩,這個也不是丈夫的孩子。她參加一個高中校友聚會被灌醉後在模糊中被幾個男人輪奸了。在她醒來後,才發現自己被扔在間偏僻的樹林里,衣服雜亂的堆在一旁,大腿大大的闢開著,陰檔和臀部被涂滿了精液,肛門爆裂。這次她的妊娠反應極其強烈,她本不想生,但是婆婆抱孫子的願望強烈,她只得再生一胎。

不覺時光飛逝,兩個女兒都已經長大了,大女兒周莉已經14歲了,圓圓的臉蛋,小巧的嘴巴得自母親的遺傳,而小眼楮、單眼皮則讓徐瑩瑩想起那個奪走她貞操的男人。她發育得遠比同齡人成熟,9歲時就來了初潮,10歲時胸脯開始隆起,當別的女生胸前還是平板一塊時,她已經戴乳罩了。14歲的她繼承了母親的豐滿,皮膚的白皙光滑猶有過之。一對33C的半球形乳房高高隆起,圓圓的屁股高高翹起,而陰戶更是異于常人般地高阜,一切都顯示出與年齡不相稱的性感。

周莉雖是個漂亮的女孩,但學習成績卻極差,常常在年級上是倒數。她最喜歡的就是守著電視機看一整天電視,而在學校里常常將大把大把的時間用于發呆,作業往往都是匆匆抄好交上去。她就是對學習沒興趣,而父親忙著賺錢,母親對自己也不親近(她一直認為媽媽偏愛妹妹,所以對妹妹一向沒好感),沒有家里的壓力,她也樂得清閑。但是這次期中考試,她實現了“副班長”的三連霸,而偏偏是父親去開家長會,偏偏妹妹超水平發揮考了個好名次,父親勒令她必須補習所有功課,並幫她聯系到了補習老師。

徐瑩瑩將女兒帶到黃雄偉老師家,她諄諄告誡女兒︰“黃老師是出名的水平高,你要好好學習,不要讓你爸爸再生氣了。”黃雄偉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頭發修得很高,整個人顯得比實際年齡老。他喜歡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與人說話,而目光則喜歡在母女二人身上逡巡。徐瑩瑩覺得這個人不老實,委婉地勸說丈夫︰“這個黃老師說話惡聲惡氣的,態度很差,我怕小莉會吃不消,不如咱們換個老師吧。”

“狠點的好。以前就是對她太客氣了,把我的臉丟盡了。這次就要找個厲害的老師好好教訓她。”丈夫仍然對在家長會上丟臉的事情耿耿于懷。

周莉每周末去黃雄偉家補習,平時除了作業,還要完成課外補習,這對她來說是不可完成的任務。所以第三周她去黃雄偉家時,受到了刻薄的嘲笑︰“你知道你上上次考試是多少名嗎?”

“最後一名。”周莉雖然平時在妹妹面前威風慣了,但是在黃雄偉面前卻不敢放肆,小心地回答。

“那上一次呢?”

“最後一名。”

“這一次呢?”黃雄偉的聲調陡然提高了幾度,讓周莉嚇得不敢說話了。好久才喏喏地說︰“還是最後一名。”

“你還真有本事啊,連續三次倒數第一。現在居然連補習的功課都不做了,今天不把這些卷子做完就別回去了。”

說著黃雄偉扔下一疊試卷,徑直到隔壁房間去抽煙上網了。

周莉的方法就是“拖”,她仍舊發呆出神,拖到晚飯時間,老師又不會請她吃飯,自然會放她回去。她咬了會兒筆頭,躡著腳去門口偵察了一番,黃雄偉仍然在玩電腦,于是她將一只手移到裙子底下,隔著內褲開始搔弄陰部。她有手淫的歷史快一年了,發呆的時候往往就手淫,這是最令她感到刺激的事情。後來她開始在衛生間以外的地方手淫,在人越多的地方她越感到興奮,有一次在課堂上她竟然也來了一次,那次的感覺令她至今難忘。而現在在黃老師家里,她背對著門口,又有圈椅擋著,自然看不清她手部的動作。她手指隔著內褲在陰戶外部摸了一會兒就高潮了,內褲濕了一大塊,她也心滿意足地等到了放學。黃雄偉在她坐過的圈椅上聞到了一股久違的女性荷爾蒙的味道,再想到那個身材頗為“爆炸”的女學生,他有了些想法,自從離婚之後,很久沒有作愛了……

第二天,周莉還是下午4點去補習,黃雄偉照例給了一疊卷子做,並告誡在他改完作業之前一定要完成,說完就去了隔壁房間,“砰”地一聲關上了房門。周莉正求之不得,黃雄偉一走她就兩腿大張,手指瘋狂地在陰部摩擦,這次她終于可以不用那麼壓抑自己了,不需要刻意呻吟,少女的浪叫聲在房間里低低的傳開,而在隔壁的房間里,黃雄偉則興奮地盯著電腦屏幕,攝像頭就藏在書桌最上面的抽屜里,位置剛剛好,周莉的下體正好展示在鏡頭前。“真是個淫蕩的女孩子!”她的內褲已經濕了一片,兩片隆起的陰唇緊緊地貼著薄薄的襯布,剛好顯出她陰戶的形狀,撩得黃雄偉心火大盛,燃起強奸她的沖動,幸好克制住了自己,他瘋狂地打著手槍,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她弄到手……

此後,黃雄偉對周莉的態度好了很多,還允許她看客廳里的電視和DVD。周莉貪圖他家的客廳寬敞,電視屏幕大,每次補習都提前到一兩個鐘頭。很快就快暑假了,夏天最熱的時候來了。周莉今天穿了件吊帶小背心,下身穿一條短短的百褶裙,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顯無遺。不像同齡女生,周莉尤其偏愛高跟鞋和絲襪,穿著頗為成熟。黃雄偉看得下面又開始發硬了。他給了周莉一杯汽水︰“當心中暑!喝點飲料吧。”

周莉一飲而盡,很快她就覺得今天身體燥熱,渴望手淫的感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烈。黃雄偉看著她的兩腳不停地交錯糾纏,緊抿嘴唇似乎面有難色,知道自己攙在汽水里的春藥發揮作用,于是起身離開︰“周莉,我有事出去一趟,晚上才能回來。你好好做作業,看好家門。”

周莉一等黃雄偉離開,就迫不及待地手淫起來。她躺在客廳的真皮沙發上,踢掉涼鞋,脫去內褲,掰開緊緊閉合的陰唇,手指繞著陰唇瘋狂地摳摸。這樣似乎還無法排遣體內的欲火。她左手擴開兩片肥厚的陰唇,而將右手食指探入了陰戶之中,小心翼翼地深入。陰戶有異物進入,自然地夾緊,令她刺激更大。她謹慎地以手指抽送起來,但很快就耐不住欲火翻騰,加快了頻率。而在下體溢出越來越多的汁液之後,乳房也脹得令她難受。她索性將吊帶和乳罩摘去,兩手各捧住一只乳房揉搓,而下陰就挨在沙發上蹭,粉嫩的陰戶快感連連,使她攀上高峰,淫液濺得真皮沙發上斑斑點點。就在此時,門鈴響了,嚇得她魂飛魄散,生怕是黃老師,于是匆忙將吊帶衫套上,搭著涼鞋就去開門,看見的卻是一個陌生的男人,水管工裝束,三四十年紀︰“黃老師在家嗎?他家水閥壞了,我來修理。”

“黃老師不在,你晚上再來吧。”周莉想快點打發走這個不速之客,顯得很不耐煩。當發覺那人色迷迷地盯著自己的胸脯,又羞又氣,“砰”地將門摔上。平靜了心情,她也覺得自己太笨了,黃老師應該是有鑰匙的,何須要她開門。而一想到自己可能春光泄露,她又有些生氣,暗暗又有些驕傲,畢竟漂亮女孩都是喜歡別人看自己的。百無聊賴,她打開電視,剛看了一個廣告,門鈴又響了。她開門一看,又是那個水管工。他笑著說︰“我的工具包拉這兒了。”

黃雄偉惱火極了!本來他的意圖是假裝出去,然後中途殺回,撞破小妞手淫的情景,然後要挾她。但是剛下樓沒多久就遇上了徐瑩瑩,很熱情地拉著他問女兒的學習情況。黃雄偉自然不敢帶她回家,只是推說家里空調壞了,周莉早就去找同學去玩了,將徐瑩瑩帶到附近的茶社,墨跡了足有一個鐘頭。回去的時候他懊惱不已,在想著打開門是什麼樣子的情形,是周莉正在干好事而被撞破而嚇得尷尬無比,向他苦苦哀求,還是其他。他覺得最有可能的就是小妞早已被她自己的欲火給烤干了。剛才見了徐瑩瑩,那個胸脯豐隆無匹的中年女人比她女兒更加性感,更有女性魅力。

他當場就有強奸她的沖動。而當他悄悄打開家門的時候,卻倒吸一口涼氣——地上散落著周莉的衣物,而周莉全身赤裸,雙手被膠帶反綁,屁股高高地撅起,俯身趴在沙發上。黃雄偉走近扳起她的臉,檢查鼻息,幸好,只是昏過去了。下體一片狼籍,大腿內側靠近陰戶的地方布滿紅白相間的漿糊。黃雄偉將她的束縛解開,拿了條毛巾幫她擦身子。等她醒來之後,才從她斷斷續續的抽泣中听出了事情的真相。“原來是水管工干的好事!”但是人海茫茫又找不著,而且報案的話周莉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所以就緘口不言,全當沒事情發生過。他對那個壞了自己好事的水管工恨到極點,但凡事有得必有失,周莉因為對他隱瞞了事實而感恩戴德,又覺得自己的秘密都掌握在老師手里,索性將身子奉獻給了黃雄偉。此後的一年多的時間讓黃雄偉著實享受到了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