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性服務

我今年二十八歲,自打老公把我拋棄與小秘結婚後,我做什麼都覺得沒意思,好在分了老公好大一筆財產,經濟方面不用發愁,無事便在網上尋找樂子與刺激。

今天,我照例登上一家熟悉的黃色網站,流覽了一圈後,發現這家網站開了一個新鏈接。FLASH做得怪神秘的。於是點擊進入。

原來這個鏈接是一家特殊性服務公司網頁。主頁內容並不是很豐富,沒有詳細介紹服務內容,只是說:公司位於A城(離我的城市並不遠),專為有特殊要求的人士提供性服務,幾乎所有特殊的性服務都可以提供,刺激、神秘並且保證客戶的一切隱私與生命財產安全。如果有需要的人士,請在本網頁申請,二天內公司將與客戶聯繫並安排具體服務事項。

我心裡有些忐忑不安,卻又有些欣喜,畢竟是這很刺激的事情。不知道這家公司所說的特殊性服務都是些什麼東西,但強烈的好奇心促使我點了最下面的申請按鈕。

彈出的網頁上面詳細列舉了服務內容與價格:SM-5000元、同性3000元、群交2000元卅人、獸交5000元卅只、幼童20000元、全自動服務50000元等等,最後要求客戶一但選中服務項目,就要接受公司提供的服務,如果在簽了服務合同後不履約,公司將會給予懲罰。

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事先詢問。我不明白全自動服務倒底是什麼樣的,但覺得既然價格最貴,應該是最好的服務了,反正這點錢對自己也不算什麼,便在這項上面點了申請,然後留了手機號碼。

第二天一早,手機響了起來。電話裡傳來的並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通過技術手段經過過濾後的電子聲音,要求我先將二千元錢打到***帳號內,做為預付費,然後下午就可以派專車接我去公司接受服務。我很想問一下全自動服務倒底是什麼內容,但轉念一想,問明白了,一點神秘感也沒有了,倒沒意思,便掛掉了電話。

放下電話後,我想了一想,覺得如果這家公司是騙子的話,不過損失二千元罷了,也無所謂。便去銀行匯了款。一個小時後,我又接到了A城的電話,說款已收到,下午3點將派車到我所在城市的**停車場等我,車牌號為******,請準時到達,並約好了暗號。中午我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放鬆一下有些緊張的心情,用過餐後,準時來到了**停車場。

這家停車場在地下,不算小,但車卻不多,也許下午3點大家都在用車的緣故吧。我找了一圈,才在一個比較黑暗的地方發現了目標。心狂跳著走到離車大約二十米遠的地方,掏出打火機,按著約定的信號,打了三下。幾乎同時,車裡從司機位上下來了一位女士向我招手。我的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因為來接我的是位女士,讓我覺得有了不少安全感。坐到車裡後,我才看清這位女士大約三十開外,身材很不錯,說話聲音很動聽。她拿出一張合同,遞給我,說這是公司提供服務的必須程序,如果我現在後悔的話,可以馬上離開。

我又想問全自動服務的內容了,但強迫自己沒有張口,只是問了一下這種服務的安全性。女士對我露出了很迷人的微笑,請我放心,說這種服務之所以價格最貴,是因為服務的質量很高,至今有十幾個人享受了這種服務,還沒有一個人說不好,而且客戶的安全是公司第一條要保障的。聽到這裡,我點點頭,不再吱聲,拿出筆在合同上簽了字。女士微笑著收起合同後,便請我坐到車的後排坐位上去。

我鑽到車後邊後才發現,這台車後排經過特殊的改裝,只有一個座位在車中間,四面的車窗裝上了不透光的黑玻璃,因為光線很暗,看不清周圍都是什麼東西。在女士的催促下,我猶豫著坐了上去。女士告訴我,公司的服務從我一上車就會開始,保證讓我感到刺激滿意,但需要我的配合才會取得最好的效果。接下來,女士打開了車內的空調,頓時車廂內變得溫暖起來。女士請我脫光身上所有的衣物,這真有點令我害羞,因為畢竟對方是個陌生人,而自己也沒有暴露癖。

但現在已不能反悔了,索性聽天由命吧。

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裸體,終究很刺激,我的蜜洞開始有些潮濕了。終於,我嬌柔的身體完全裸露了出來。女士滿意地笑了,讓我閉上眼睛。眼睛閉上的一瞬間,我真的緊張極了,因為我不能確定接下來會是什麼等待著我,是危險還是快感?不知道,我只能聽見怦怦的心跳。朦朧中,女士不知啟動了什麼開關,車內發出輕微的響動,座椅開始向後傾斜,我感到雙手被女士放到了頭頂,接著卡嗒一聲,雙手被一對鋼環鎖在了椅背上方伸出的鐵架上。我開始不安起來,拚命地掙扎,並試圖大叫。那個女士立刻解除了手銬,並柔聲安慰我說,這只不過是服務的內容及程序罷了,並不是想對我有什麼傷害,請放心,一會兒會得到極度的享受的。

在我半信半疑中,雙手又被銬住,雙腳也被分開牢牢地銬在車廂兩側,腰部被從椅背後面繞過來的一道寬帶子固定住了,現在我全身被緊緊地銬在座椅上,動彈不得,如果這個女人想對我做些什麼的話,我全然沒有了反抗能力。

接下來的事情真的讓我大吃一驚,女士不知又在什麼地方按了一下,dfjstory.com頭頂上卡地一聲吊下一對玻璃罩來,女士熟練地把它們扣在我的雙乳上,我這才發現,罩子裡面還有一對小管子,正好裹住兩個乳頭。女士啟動了什麼開關,我感到罩子開始用力地把我的乳房往裡吸,而那兩個小管子也把我的乳頭含住,開始吸吮起來。天啊!!這簡直要了我的命,做愛時,我最愛的就是男人吸我的乳頭,揉弄我的乳房,這對罩子給我的感覺和一個熟練的男人沒什麼兩樣。我不由地開始呻吟起來。女士又伸手在我的座椅下按了一下,然後對我說:現在我開車送您去公司,先請您享受一下我們公司特殊服務的前戲吧。

車子開動了,女士啟動了什麼開關,前後車廂間升起一道隔板把我們隔開,並且亮起了燈。好在我的頭還能動,便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雙乳上的兩個罩子由兩根看起來很結實的管子吊在天棚上,似乎管子連在一部真空機上,試圖把我的雙乳全部吸進罩子裡去,而且還不斷地把罩子向天棚拽。罩子裡的吸力越來越強,終於撲地一聲把兩個乳房全吸了進去,我感覺乳房漲到了極點,乳頭被兩個小管子吸得變成了長條形。

突然,我的下身不由自主地一顫。我感到屁股下的椅子似乎在從中間向兩旁分開,但我無法看到。好在椅子只分開了大約十公分寬便停了下來。我一口粗氣還沒呼出口,有一股熱乎乎、滑溜溜的東西噴得滿屁股全是。沒等我搞清楚這倒底是什麼,便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椅子下面緩緩地碰我的屁股。一剎那,憑直覺,我知道這一定是一根塑膠陰莖,富有彈性而堅挺,從頂在臀部的感覺來看,這根陰莖的龜頭很大。陰莖頂在我的臀溝裡,被剛才噴出的潤滑液充分地潤滑了,不緊不慢地向前滑了一下,頂住了我的陰部,擠開了兩片陰唇,向裡探進了半個腦袋。好大的傢伙!我突然怕它一下子進去會撕開我的陰道口,好在這時它卻停了下來。

就這樣半進不進地插在我的蜜洞口。我搞不清這道程序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但雙乳上傳來的刺激感讓我真的很希望它能整根地插進去。這時我也只好藉著車子偶爾的顛簸,讓大龜頭在陰道口來回地摩擦擠壓,卻根本解決不了什麼問題,只是搞得蜜洞裡的淫水氾濫成災。

好像知道我的需求一樣,這根陰莖又開始緩緩向上挺進。由於剛才粗大的龜頭已經把陰道口擴張得適應了它的粗度,所以它在向我的身體內部進入的時候,沒有帶給我一絲不適,倒讓我的下體產生了極度滿足的充實。我閉上眼睛,放開全身的感覺,去感受這根巨大的陰莖在我體內慢慢挺進的感覺。我感到龜頭在不斷地擴張開陰道壁,刺激著好久沒有興奮過的神經,從容不迫地佔有著這個小小的洞穴。快了,快到底了,快了,還要往裡插嗎?天啊,還在插入,倒底是根多長的傢伙啊?哦,天,到底兒了,哦,爽死了…

陰莖停了下來,整好頂在陰道最深處。我感到我快崩潰了,陰部被噴上的潤滑液和自己的淫水弄得一片狼籍,體內一波一波的興奮不斷地衝擊著身體。快呀,快動啊,怎麼不動了呢?陰莖停止了運動。剛才被激起的興奮又消褪了,我不禁有些懊惱,心裡不由得罵起這該死的傢伙。恰在此時,陰莖猛地旋轉起來,因為整根略顯彎曲的緣故吧,粗大的頭部還劃了一個圈。緊接著便開始抽插起來,邊插邊旋轉,感覺上好像一秒鐘插一下轉半圈。我被它插得高聲地尖叫起來,身體不住顫抖。隨著興奮感的不斷提高,這個速度開始讓我不滿起來,想帶到巔峰的感覺還應該再快些。快!快啊!!!我心裡不斷地祈求。

可大棒的速度沒再加快。在我渾身陷入性慾的折磨中不能自已的時候,一股電流瞬間從陰部漫延開來,擊得我全身顫作一團。噠,噠,噠的聲音一下一下地傳來,不知什麼時候從跨下伸出一根小鉗子,夾住我的陰蒂,而且在一下一下地放電。電流不是很強,但這種地帶對微弱的電擊也是很敏感的,何況下面還插著根粗大的陰莖。乳房和乳頭上的罩子的吸力開始有變化了,時強時弱,就像一雙手在溫柔地揉弄。一根稍細些的陰莖又頂在股溝裡,並找到了一個稍軟並且凹陷的地方。天啊,那是我的肛門啊。我有些恐懼,試圖躲閃,但被困在椅子上無處可躲。這根的龜頭開始擠進肛門,一股漲痛傳來,好痛!我只得盡力放鬆後庭,因為繃緊的後果會是更痛。果然好多了,痛感一點點地消褪,但結果是這根棒子有一半鑽了進去,並開始抽插起來。

一前一後,一粗一細兩根陰莖輪翻插入,抽出,摩擦著一層薄薄的肉壁,開始向體內傳送雙重的快感。我感到流出的淫水開始順著大腿向下淌去,「吧嘰、吧嘰」的聲音迴盪在車內。

突然,兩根陰莖的抽插速度開始加快,變成了一秒二下,接著陰道中的繼續加快,三下,四下,電流也開始加強,我的眼前開始出現幻覺,在一陣七彩迷離的恍惚中,我一下子變得僵硬起來,一股從未有過的快感在體內四處鼓蕩、衝擊……野獸般的嚎叫充滿了小小的車廂。

高潮一點點地在退去,但陰莖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只是速度慢了些,卻仍然在執著地幹著。我忽然明白了,當初那個大龜頭為什麼只插進一半就停下來,原來是給我的陰道一段適應的過程。嗯,果然設計得很周到,很體貼,真不錯。對後面的服務內容,我忽然變得期盼起來。

就這樣在機械陰莖不停歇的姦淫中,車子停了下來。不知多少次的高潮讓我渾身無力。車子停了下來,女司機來到後邊把我的束縛解開,彬彬有禮地請我下車。這是一處很大的莊園,很多的房子,寥寥的人。她把我安排住到了一個很豪華的房間裡,說一會兒就會有人來接待我,接著便離開了。我剛把這個房間熟悉了,就有人敲門。進來的是一個很帥的服務生,很有禮貌地請我去用餐。餐廳的包房很豪華,餐也很合口。我懷著一肚子的好奇和不安用完了這頓晚餐。服務生接著領我出了一道門。

這時已經天黑了,只感覺門外是一處很廣闊的園子,四處靜悄悄、黑乎乎的,一種恐懼襲來,我不禁打了個哆嗦。還沒等我決定是否再繼續下去,有人突然從後面將我抱住,抓住我的手臂反擰了過去,接著另一雙手麻利地給我套上了眼罩,頓時我陷入了一片黑暗。恐懼瞬時間籠罩了我,「殺人奪財」四個字閃現在心裡。我張開嘴開始拚命地呼救。可還沒等喊出第二聲,一張膠布便封住了我的嘴。我的雙臂被一根繩子緊緊地捆了起來,接著被放倒在地,腿也被捆得像根棍子一樣動彈不得。四隻有力的大手將我抬起,向前走去。全身被束縛的我像只被獵人逮住的小鹿任人擺佈。

終於聽到一聲門響,應該是進到一個屋子裡了吧。我被放到地上。聽腳步聲屋裡至少還有兩三個人。這麼多人卻沒有人吭一聲,只是悉悉索索地忙著什麼,偶爾傳來一聲金屬的碰撞聲。「天啊!不會是準備要幹掉我吧?」我開始發抖。

我又被抬了起來,被靠到了感覺起來好像是一個金屬架子上。腿上的繩子被解開,但還沒等我動彈它們一下,幾隻有力的手便抓牢並將雙腿大大地分開固定在架子上。接著雙手被解開,同樣立即被反綁在架子上。眼罩和封口膠布被摘了下來。適應了屋內的燈光後,我看清了這間屋子。

屋子很大,牆上掛著很多繩子、腳鐐、手銬、皮帶等東西,屋裡鋪著厚厚的地毯,赤腳踩在上面感覺很舒適,固定我的是一個奇怪的金屬架,因為在我身後,不能仔細看清楚,但我覺得這個架子一定有很多功能。三個只穿一條內褲的壯碩男人在我周圍忙碌著,竟是兩個是黑人和一個白種人。

我低下頭開始打量我自己。手腳都被結實的皮帶固定在架子上,根本不用打掙脫的主意了。「他們下一步要幹什麼呢?」我疑惑地琢磨著。那個白種人拎過來一個筐,從裡面挑出一根白色的細棉繩站到我的身後。我恐懼地尖叫起來,莫非是要勒死我?我很後悔稀里糊塗地來到這裡。繩子沒有纏到我的脖子,從我的胸前繞了過去,把我緊緊地綁到了架子上。繩子雖然綁得很緊,但絲毫沒讓我感到痛苦和難受,看來這個男人是綁女人的老手了。我的雙乳上下各被繞了幾道後,白男人轉到了前面,開始用繩子分別在兩個乳房上繞起圈來。我的乳房不屬於巨乳但也是C偏大,所以很容易就被捆得突起來白。

男人又挑出根粗一些的繩子,並示意那兩個黑人幫他一下。兩個黑人會意地將我的雙腿抬起,固定腿部的架子也跟著向上彎起,他們在頭頂上弄了一下,我的腿便向上垂直而呈120度地被固定住了,這個架子竟然是活動的。白男人開始從我的大腿根部綁起,一會兒功夫就把我的腿綁得像兩個麻花,尤其是陰部還勒過二根繩子把兩片陰唇夾在中間向上鼓起。我的臉快紅到了脖子。可以想像,此刻我的生殖器毫無遮擋地暴露在三個陌生男人眼底。而他們此時正饒有興趣地像看著自己的作品一樣觀賞著我。

渾身的繩子沒有令我不適,反而讓我產生了一種緊繃繃的被束縛的快感,尤其是陰部的繩子不斷地刺激著我的敏感部位。我的洞洞又癢了起來,我知道這是期待著被一個粗壯的東西,最好是一個健壯的陰莖的插入。

三個男人相互使了個眼色,心照不宣地向我靠攏過來。兩個黑男人一左一右,捧起我的雙乳開始玩弄,時而用力地捏揉,時而揉搓乳頭,最後同時用嘴含住了它們,開始吸吮舔舐起來。那個白人蹲在下面玩我的陰部,食指不斷地抽插我的肉洞,甜頭遊走在陰唇之間,沒幾分鐘,我的肉洞開始冒起水來。三個地方同時襲來的老練的刺激你們誰感受過?那種舒服簡直可以稱為極品。白人用另一根手指蘸滿了我的淫水插入肛門,然後兩根手指同時在陰道與肛門裡抽動起來。我的屁股不由自主地跟著他的節奏挺動迎合,雖然繩子很令我費力。

我的淫態明顯令三個男人很興奮,因為他們的陰莖都膨脹了起來,當他們褪下內褲時,我的眼睛差點沒鼓出來,這三條陰莖都可以稱為巨型。兩條黑的一條細些,估計直徑也達到了三寸,但長度至少三十公分,另一條估計粗達近五寸,長度能有二十多公分,白人的相對來說小一些,但痺積常的陰莖還是大了好多。

三條中的隨便哪條干進我的陰道裡會是什麼感覺呢?會痛死吧。

就在我的忐忑不安中,左邊的黑人,也就是細長肉棒的放棄了乳房,繞到我的前面,白人則站到旁邊看熱鬧。這個黑鬼雙手抓牢我的大腿,挺起陰莖頂在我的陰戶上。要開始干我了,我睜大眼睛看著那烏黑的龜頭慢慢地撐開了我的陰唇,逐漸消失在我的體內。龜頭帶著陰莖繼續深入,這條雞巴的粗細令我很舒服。

進去了大約三分之二,我感到龜頭頂在了我的陰道最深處,碾壓著我的子宮口,一陣震顫的快感遊遍全身。黑鬼也感覺到插到了底兒,開始抽動起來。

我的皮膚很白,那個黑鬼看起來很喜歡,而他的皮膚簡直黑得像鍋底。這場面簡直美極了,黑與白,烏黑的陰莖插入雪白的體內,繩子與美女,束縛與快感。剩下的黑人在我身後用兩隻大手抓住我的雙乳,肆意地玩弄。不用說從下體襲來的快感,單單看著這黑白強姦的場面,我就已經接近高潮了。干我的黑人抽插得很有技巧,時不時地把陰莖完全拔出來,再插進去,九淺一深,搞得我欲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