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隱私

就在一陣猛烈的抽搐之後,何娜整個人癱在沙發上面,我看到她的小穴不斷地流出汁液,我就把嘴湊上去舔食,把它舔個乾乾淨淨。

當我舔完之後,我轉頭看著她,看到何娜兩頰泛紅,躺在沙發上,嘴角含春地看著我。

「你怎會這樣厲害,光用嘴就讓我高潮一次,我真不敢想像如果你的傢伙真的插進去之後,那我會怎樣?!」

「小蔭從不讓我舔她的,說髒……」

「我喜歡你這樣,我老公從不舔我那裏,不像你……來,現在輪到我了。」

說完,何娜示意我站起來,她把我的內褲拉到膝下,我的高射炮早已經昂舉向天了。

當她看到我胯下那條長達八寸長的陰莖時,我看到她的眼中閃露出興奮的眼光,然後她慢慢地把臉湊上來,用舌尖輕輕地舔弄著我的龜頭,舌頭靈巧地在我的龜頭上面舔來舔去,還不時地舔弄著我龜頭肉帽邊緣的溝縫,一邊又用手握著我的肉棒上下套弄,舔著舔著又用整個小嘴把我的大陰莖含住吮吸。

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口交(小蔭從來不肯為我口交的),很快我忍不住了,還來不及從何娜嘴裏拔出來精液就迫不及待地射了出來,但何娜並沒有把我的陰莖吐出來,而是更用力的含著吮吸,直到我的精液全部射進她嘴裏為止。

「何娜……你真好……」

「文瑞,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的。」何娜把嘴裏的精液全部吞了之後,微笑著對我說:「再來,我們還沒有真的幹哪……」

充滿欲望的何娜突然彈起身把我拉到她的身上,她的雙手愛撫套動我疲軟下來的陰莖,當我的陰莖再次勃起後,何娜躺到在沙發上,向我分開了誘人的雙腿……可是,我一接觸到她的洞口,我的病又犯了。

「怎麼了?」何娜十分驚訝。

「不行,這不好。」我心慌意亂,自我厭惡得要命。

「只要不損壞對方家庭,有什麼不好?」何娜迷惑地望著我。

「你害怕什麼?」

我不吱聲,何娜帶著莫大的失望苦笑了笑:「我怎麼這麼命苦?攤不上你這樣好的男人?」

何娜的誇獎讓我心堵得慌,我忍不住脫口而出:「誰跟我誰倒楣。」

「如果能重新選擇,我倒願跟著你倒楣。」

「真不騙你。」我突然想對何娜傾訴。對我在心頭壓了近二十年的石頭,我那天晚上終於忍無可忍了。一個下午的交流讓我覺得何娜是一個可以做我傾訴物件的人。

「文瑞,你不該有那麼多擔憂。」聽完我自述的「病歷」,吃驚不少的何娜愣了一響才開口安慰我,「你小時,看到不該看到的事情,那可不是你的錯,而且那時你人小不懂事,你的想法也沒什麼下流,根本犯不著自責。別人知道了可能會笑話,可小蔭是你妻子呀,她怎麼會不理解呢?你應該告訴她,然後一道去看心理醫生。」

「人要有勇氣面對現實。」何娜的臉突然紅了:「比如我,今天不是也很失態麼?不過,我不會耿耿於懷自我折磨,我會很快忘記的。就算不經意提起,我頂多笑笑說一聲自己真傻。」

最後,何娜與我告別時又叮囑我一定要告訴小蔭,一定要去請教心理醫生,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復之後,她才轉身消失在燈光昏暗的街頭。

人有時就是這樣難以做摸:我恥于對妻子講述的隱私,卻願意毫不隱諱地道給另一個女人;最親近人的勸告我充耳不聞,但另一個人稍一點撥就讓我乖乖聽從。

過了幾天,小蔭出差回來,我告訴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的「心病」,她絲毫沒有責怪和嘲笑我的意思,而且還陪我一道去找心理專家諮詢,心理專家肯定了我們求醫的勇氣,並針對我的病因為我進行了一個療程的治療。

三個月後,我和小蔭第一次過上了正常的性生活。

那天晚上,我摟抱著小蔭,解開她睡衣上的鈕扣,輕輕的開始撫摸她的乳房,我清楚的看見她粉紅色的乳頭,因為受到撫摸興奮而慢慢的腫脹變硬,我低頭深深的吻她,並張開嘴把舌頭伸到她嘴裏,讓她吸吮!

我們一邊親吻,一邊互相愛撫著,兩人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我把小蔭溫柔的抱到床上,然後開始脫她的衣服,脫下最後一件時心臟噗通噗通的狂跳不已。

「想要我先吻你嗎?」小蔭微笑著對我說,說完,她側過身子,示意我站到她臉前面。我走到床邊,小蔭伸手抓住我的大陰莖,直接送進她性感的嘴唇裏,她吸的我非常舒服!小蔭願意為我口交,多虧了心理醫生的指導。

這種滋味讓我更加肉緊,大陰莖暴怒增大,我知道在小蔭性感嘴唇吸吮之下,很快就會棄械投降,不過我打算先享受她的吸吮,第二次在再做,那樣維持的時間還可以更長些。

低頭看到我的大陰莖在小蔭性感的嘴唇裏一進一出一進一出,她還不斷用舌頭上下左右舔我的龜頭,舔得我刺激的把持不住,快要泄出來,小蔭好像也知道我的情形,伸手壓住我的屁股,不讓我抽出,似乎是要我泄在她嘴裏。

當我開始泄出濃濃陰精到小蔭的嘴裏時,我舒服地呻吟連連……小蔭把我泄出的每一滴精液都吞下去,而且繼續吸吮、舔我的大陰莖,直到它垂軟下來……然後抬起頭來微笑著說:「怎樣……舒服嗎……滿意嗎……」

我毫不考慮的點頭,並用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興奮語調說:「喔……棒……真是太棒了……從來就沒有如此舒服過……」

小蔭開始由腹部往上舔吻我的身體,直舔到嘴唇,接著給我一個深深的熱吻,在我耳邊耳語著說:「文瑞!我愛你!現在到你了……」

我於是低下頭吻小蔭,一手撫摸富著她出充滿彈性誘人的尖乳,一手慢慢摸向腹部、小腹、陰毛,直到陰阜,輕輕撫摸四周。

我吸吮她舌頭的同時用中指上下滑撫陰唇,小蔭的陰唇充滿淫水,濕淋淋、火熱熱的摸起來非常舒服,我垂軟的大陰莖受此刺激再度暴怒漲大,小蔭也「嗯……嗯……嗯……」地開始發出呻吟的叫聲,並隨著我的手勢上下擺動屁股。

我把嘴移到乳房舔乳頭,並把她那粉紅色的乳頭含到嘴裏吸吮著。

「嗯……舒……服……老公……舔……的……真……棒……嗯……嗯……」小蔭柔聲的呻吟著。

我接著往下一寸一寸的吻,小蔭的腹部肌膚非常柔軟平滑,吻到陰毛,毛絨絨的煞是好看。

知道我要攻向她的秘洞,小蔭特意把雙腿儘量張開,當然我也積極用最棒的服務回應她:首先從膝蓋內側開始,慢慢慢慢舔往大腿,再到腿根,然後才抵達迷人的秘洞。只是當到秘洞時,不是親吻,僅只在它上面輕柔的吹吹氣,跟著換舔另一邊腿根。往大腿內側移動時,我以輕柔的親吻和用舌頭舔,兩種方式交替運用。

移回到她的秘洞時,小蔭刺激得全身震顫發抖,她抬起屁股,用力推挺到我的臉龐,好像懇求我快將舌頭賜給她似的,跟著大聲呻吟。

這一來在我面前立刻看到小蔭最最最漂亮迷人的女性陰部,淫水已經流到屁股上了,可以想像她有多激動、多興奮!

我伸出舌頭,輕柔的上上下下舔卷小蔭的裂縫,品嘗她甜美的花蜜。她的身體開始不斷扭曲繞轉。我也迫不及待地把舌頭深深的插入她濕淋淋的穴孔裏,

小蔭滿聲愉悅的叫道:「喔!老公,好舒服喔!我愛死了!」

我注視著她漂亮的臉龐,再次開始愛撫有彈性的乳房說:「這只是開始運動,最好的還沒上呢!」

我伸出雙手輕柔的撥開她的陰唇,讓柔嫩、年青的陰核完全顯露出來。我深情地把陰核含在嘴裏,輕輕柔柔的吸吮,她的身體立刻痙攣抽搐,死命的往上挺頂,沒多久,整個軀體一陣顫抖,我心裏明白,小蔭已經差不多要到高潮了。

我用手撐持住她的身軀,以方便她充分享受高潮所帶來的歡愉,同時,我繼續不停地舔吃吸吮她的浪穴,又放開陰核,吸舔溢出的淫水,然後探索進她迷人的肉洞。

這一進入,馬上刺激的她頻頻發浪,淫聲連連:「啊……啊……老公……舒…服……深……深一點……喔……老公……我愛……你……我……愛……你……寶貝……」

我如饑似渴地舔著小蔭分泌出來的蜜汁,她整個身軀則不斷的扭搖擺動,我知道再加把勁就可以將她推向頂峰了。

我把嘴移到堅挺可愛的花蕾上吸吮,同時用中指揉磨她的後洞,接著以舌頭一下一下擊敲陰核,這一來刺激得她的呻吟和扭擺更加的劇烈。

小蔭將陰戶用力的往我的臉上擠,下體則在我的扶住之下挺起,不斷的上下扭擺,不斷的上下扭擺。我知道這應該是她就要達到高潮了,所以我的舌頭也配合她的動作,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快的輕輕敲彈陰核。

「我……升……天……了……我……死……了……升……天……了……」

當小蔭的呻吟變成大聲尖叫時,我以手指緊緊壓住她的屁眼,同時使出所有力量,快速的敲擊陰核。

一會兒,她的身軀大力的往上一挺,就此僵住在那兒。

過了好半天好半天,她的身體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突然塌陷下來,我知道她享受過高峰了,於是把手指、嘴巴從屁眼和陰核上移開,伸開雙手緊緊摟住她。

一會兒後,她的身體開始微微的動,在我給她溫柔的親吻後,她的眼睛緩緩的張開,深情的望著我,低聲說:「老公!我愛你!現在我要感受你堅硬的大陰莖插入體內的滋味,我要你熱熱的精液噴灑我的小穴……」

我於是讓小蔭曲起膝蓋,分開她的大腿。我移到她苗條修長的大腿間,跪了下來,準備馬上要展開的進攻。

我把小蔭光滑修長的右腿扛到肩膀上,墊了個枕頭到她的屁股上,這樣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她突起的陰戶。我右手握住昂然勃起的肉棒,左手將她的大腿擺放到一個合適的角度,然後引導龜頭靠近她的處女地,正對著她濕潤的陰唇。

「你要輕一點……」小蔭有些害羞的說。

我用手指輕輕扳開小蔭的陰唇,扶起大陰莖插向她的小洞,剛把龜頭擠入,就刺激得差點洩洪,她的小洞是如此的緊小,小得的將龜頭完全緊緊包住,隨著抽動又緊的像會吸吮似的,刺激的我差點就把持不住,我連忙鎮靜一下,在龜頭完全進入後,很快地將它拔出,然後再次進入再慢慢進入了小蔭年輕的處女地。

然後我又深入了少許,感到龜頭像觸到了一種海綿狀的物體,阻住了我的去路。我用龜頭輕輕地碰觸這層綿軟的薄膜,陰壁立即條件反射似的收縮,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每一次都是如此,感覺真是爽呆了。

我加快了衝擊處女膜的速度,小蔭的呼吸亦隨著我的每一次衝擊驟然急促起來,我伸手握住小蔭的大乳峰,像揉麵團似的揉搓著。她的兩粒乳頭如同櫻桃似的挺立起來,似是誘人採摘。我將這兩粒可愛的小櫻桃夾在兩根手指間,揉捏、拉扯。

我就這麼淺淺地幹著小蔭的陰戶,她的嘴裏發出微微的呻吟。

我抬頭看見小蔭躺在那裏,臉上泛起紅潮,嘴唇上掛著淺淺的微笑,我知道是突破的時候了。

我爬起來,按住她的肩頭,肉棒緩緩地滑入洞裏,很快龜頭觸到了處女膜,然後一用力,陰莖一下子直插到底,輕易地突破了這層小小的阻礙,小蔭吸了口氣,想掙扎開,想要擺脫我的控制,但被我按住肩頭,只能徒勞無功。

她嬌喘地說道:「啊……人家好痛啊……你不要這麼大力嘛……」但痛苦很快就被能和我享受正常性愛的喜悅代替了,畢竟她等待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了,她又說:「老公……快幹我……我要……」

我抱著小蔭的身軀,一下又一下,讓陰莖重重的深入小蔭的小穴中,她陰道壁柔嫩的擠壓感,及濕熱的膚觸,讓我更加重抽插的速度,直想把小蔭和我的身軀溶成一體,不再區分。我的肉棒不斷進出她濕潤的肉洞,淫液混雜著處女的血跡流了出來。

我的陰囊隨著肉棒的衝擊擊打在小蔭雪白的屁股上,她把頭深深地埋在枕頭裏,不讓自己興奮的叫聲發出來。

我俯下身,用嘴唇含住小蔭豐滿的乳房,吮吸著,舌頭輕輕地在乳暈上劃著圓,舔吸著她可愛的乳頭。我另一隻手則撫上了她的另邊乳房,揉捏著,不想錯過任何一處地方。

我用牙齒小心翼翼地輕噬她挺立的乳頭,這使她呻吟起來。然後我的嘴唇離開她的乳房,吻上了她熱情的小嘴。

她主動地迎合我的熱吻,伸出舌頭用力與我交纏,同時貪婪地吮吸著我的唾液,使我有點吃不消。啊,她已經完全地沉迷於性愛的激情與快感中了!

我重複著活塞運動,但是頻率越來越快,小蔭那初經人事窄小、潤滑的陰戶艱難地吞噬著我那又粗又長的肉棒,有點勉為其難。

我抬起她的身子,按住她的屁股,使我的每一擊都能深入她的體內。我的衝擊越來越猛烈,床板也劇烈地震動起來。我那9英寸的肉棒如今更加勇猛,在小蔭緊湊、多汁的肉洞裏進出自如,將她插得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好幾次我將肉棒抽出,只留龜頭在內,然後再狠狠得插入。

小蔭的呻吟越來越大:「幹我,老公!」

她終於大叫起來:「用你又大又粗又硬的肉棒幹我!幹死你的老婆……我要……啊……哦……哦哦……我是個壞女人……好老公……今天你真厲害……幹死你眼前的這個淫婦吧……」

聽著我美麗淫蕩的老婆這樣的哀求,更使我熱血沸騰。其實,根本不需她這樣說,我也會狠狠地幹她,那本來就是我的目的。只不過,由於小蔭的請求,使我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

小蔭開始大聲淫叫:「哦……幹……幹我……哦……好美……老公……你的大陰莖……頂到花心了……啊……啊……哦……妹妹美死了……太好了……再進去點……好……哦……快……快……我快要來了……再快一點……再……啊……好強壯……哦……再用力點……對……好……好……就這樣……你好體貼……好……」

「喔……我的寶貝……喔……你的小穴真緊……啊……喔……箍的我……」

這時,小蔭也搖晃著身軀,配合我的抽插搖起來。

「啊……啊……」小蔭興奮的叫著:「喔……喔……我最愛的大陰莖啊……啊……哦……現在真的很爽喲……快……快……再快一點……再快……」她語無倫次的嘶吼著:「啊………幹我……喔……

隨著每一下的深深插入,我的雙掌也不停的揉弄、擠壓小蔭柔軟的乳房,及因激情而硬挺的乳尖。

「喔……插我……用力插我……插爛小穴……快……快……再快一點……啊……啊……快射給我……灌滿小穴……啊……」小蔭興奮地嬌吟著。

看著小蔭因激情而失神的浪蕩模樣,聽著她爽到極點的淫聲浪語,一陣莫名高張的欲焰沖上心頭,一股酥麻的感覺,自脊椎處慢慢湧出,我知道我也快高潮了,為了加強高潮的衝擊,及徹底解放我緊繃的欲念,我趕忙環抱小蔭的腰間,用雙手撐住她嫩白的臀部,讓每一次的抽插都深入小蔭的子宮,並抵住她的花心用力旋轉摩擦。

「喔……啊……哼……哼……好老公……我……我……泄出……泄出來了……喔……啊……啊……」

小蔭爽得緊緊的摟著我,粉嫩的翹臀,更是使勁的下壓,用力的抵住我的大陰莖,搓呀、磨呀。

「喔……寶貝……喔……我也……射出來了……喔……啊……啊……」我的陰囊極度收縮,想要清出了所有存貨。

小蔭尖叫著雙腿緊緊地纏住我的腰部,不住地向前迎送,陰壁抽搐著緊緊吸住我的肉棒,不放過我的任何一滴精液。

終於,一陣決堤的快感,一瞬間從龜頭噴射而出,隨著我下下見底的用力抽插,滾燙的精液一股腦兒全灌入小蔭的小穴之中。

我緊緊地摟著小蔭,下體不住地痙攣,噴射著粘稠、濃熱的精液,我幻想著我的精液完全填滿她的陰道。

最後,我停止了噴射,癱倒在小蔭火熱的身體上,小蔭的身軀也是癱軟無力的攀附著我,我也閉著眼睛,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小蔭的乳頭,細細品味著未曾有過的強烈激情。

「我愛你。」我抑制住急促的喘息在她耳邊說。

小蔭溫柔地看著我,撫摸著我的頭髮,明亮的眼睛裏充滿了愛意。

「我也愛你。」她說。

一會後,只聽見「噗哧」一聲,我那疲軟下來的雞巴,自小蔭被插的翻紅的小穴中,彈了出來,激情過後的排泄物,那混合著鮮紅血絲的白色液體,一滴一滴的自小蔭的嫩穴中,緩緩沿著大腿內側流出,我從不知道,女人性交過後竟是如此的嬌媚、動人心魄,欲火一瞬間又勃升頂峰,我的大陰莖又開始緩緩勃起。

「還要嗎?老公。」小蔭注視著我再度勃起的大陰莖,微笑著說。

「你願意嗎?」

「我當然願意,我從沒像今天這麼快樂!我們再來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