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隱私

戀愛的時候,只要和小蔭在一起,我就會想入非非。我並不是想和她做愛,我只想在燈光或月光下,輕輕緩緩地解開她的衣扣,讓我飽覽她美麗地玉體,讓我撫摸她那每一寸的肌膚。

每次約會,我的目光總是急不及待地在她全身掃來掃去,我的手心熱出了汗,但我拼命控制住自己,不讓手掌魯莽地伸過去。在彼此愛戀濃濃的時候,我們也接吻,這時小蔭允許我把手伸進她的衣裙裏,但只限於上身。當我一觸到她光滑細膩的肌膚,我的指頭就會像點著了火苗一樣,它們遊移到那豐滿的乳峰時,我感覺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下子山崩水泄了。

對我的欲望和感受,那時小蔭並不知道,在她印象中,她把我當成一個正派青年。她對我從未向她提出過更高「規格」的要求十分滿意,認為我是尊重她,因為她曾對我說過:「在愛情得不到婚姻保障之前,我不會把自己的身體全部交給別人。」

領結婚證的那天晚上,一上床,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床頭燈扭到最大亮度。小蔭不喜歡,她要我把燈光調到最弱。

「我想看看你。」我呼吸急促地說。

小蔭同意了,因為強光使她羞澀,她拉過枕頭蒙住了雙眼。

我慢慢地解開小蔭的睡袍,燈光下,小蔭美麗的胴體泛著光澤,潔白嫩滑的肌膚,高聳的雙峰,纖細的蠻腰,還有小腹以下長滿黑色絨毛微微凸起的小山丘,以及雙腿之間仍舊密閉著的小縫隙……這些讓我怎麼也看不夠。她陰毛長得很纖細,我忍不住將它們纏在手指把玩,一面用掌心按壓她私處,她身體一陣顫抖,原先崩直的雙腿開始向兩邊分開,我於是繼續在她陰部不斷摩挲,手指分開她軟滑的陰唇,在她的小米粒上輕輕打圈,同時把她粉紅的乳頭含到嘴裏不斷吮吸著。

小蔭的身體扭動越發激烈,我感到從她的陰道不斷地湧出乳白的水滴,把陰道口濕潤得滑溜溜的。

「你快點啊。」小蔭突然掀開枕頭,滿臉嬌紅地向我發出指令,此刻她呼吸急促,全身滾燙。

我知道她要求的是什麼,我輕輕地伏上去,就在插入的一瞬間,我的心虛起來,我的腦海裏電光火石般掠過我童年的那一幕,恐懼和罪惡感像當頭一棒把我掃落下來,剛接觸到她的陰唇我的精液就噴湧而出了,我早洩了。

「你太緊張了。」小蔭安慰我:「下次就會好的。」

但下次不行,下次的下次也不行,一連好多天都是這樣,小蔭仍然還是處女之身。

「去看看醫生嗎?」小蔭一天晚上勸我。

她的語氣輕描淡寫,儘量裝出一種很不在意的樣子,dfjstory.com但我還是從她的眼神裏看到了失望和憂慮。

事情得從我10歲那年夏天說起。

一天下午我從外面回家來,看到二叔房間的窗戶上棲著一直碩大的綠蜻蜓,我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想捉住它。就在走到窗下的時候,我聽到屋裏正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仔細一聽,是二叔二嬸在屋裏。

我覺得十分好奇,於是就從窗戶的縫隙向裏看,看到的情形讓我大吃一驚:二叔二嬸兩人都一絲不掛滾在床上,二叔的一支手向下狂摸著二嬸的下體,而另一支手亂摸亂握她的乳峰,那一對豪乳在二叔的力握之下,彈力驚人。

「不要太大力啦,人家有點疼的呀……」二嬸嬌喘著。

二叔於是改為輕揉她的乳蒂,然後又急急忙忙地伏在她身上吸吮她的乳房。二嬸整個人躺倒在床上,她的雙腳垂在床下,二叔那早已勃起的大陰莖,已開始向二嬸雙腿之間插進去。只見二叔臀部向前一沖,他的大陰莖就完全沒入二嬸的身體之中。

然後,二叔的兩隻手又握摸二嬸的豪乳,又低頭吻著二嬸的頸,又沿頸吻上面、然後是嘴。

二叔的下身不停地作活塞式運動,一下又一下地抽插著,他咬牙切齒的表情好像十分仇恨,而二嬸也扭曲著臉喘息起來了。

「你這騷貨……我要……幹死你……」

「好老公……快……插……啊……你插死我了……」

只見二叔用兩隻手撐住床,身體用力壓住二嬸,粗大的陰莖在二嬸下身狂插,他們兩人全身大汗淋漓,二嬸的兩隻乳白的大奶隨著二叔的狂插不斷地上下狂舞,汗水沿她身上流向乳房、再流向小腹、下身。

到了後來,二叔索性托起二嬸的屁股狂插,而二嬸則閉上眼全身狂動配合,兩隻大豪乳跳動如海中的大魚躍出水面,大奶跳動太快了,便似一群大魚狂跳。

二嬸淫叫、緊抱著二叔,大力捏他的屁股,又忍不住一支手扯住他的頭髮向上拉,移近她的口,和他狂吻。她的屁股也極力向上挺高,配合著二叔的抽插。

突然二叔大叫起來:「我射死你……」接著全身一陣顫動,更加猛烈地在二嬸陰道裏抽插。而二嬸則大叫呻吟、手腳亂舞,像個瘋婦,二叔猛地把大陰莖從二嬸的下身拔出來,一股乳白的液體隨即噴射到二嬸的全身之上。

在看這一幕時,我嚇地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心像跳出來一般。

二叔二嬸一直不知道我看見了那一幕,但我從此再也不敢正眼看著二嬸了。

一看到她我的腦海裏就會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尤其看到周圍的女孩、姑娘、少婦,我的腦海裏還會產生許多的幻想,我不敢說出來,隱約中,我知道,我的想法是壞小子才有的念頭。

進入青春期,那些可恥的念頭在我腦海裏愈加清晰和強烈,壓得我有些抬不起頭來。為此我一直不敢和女孩子交往,我擔心我齷齪的心思被人看穿而落得身敗名裂。如果不是遇到主動追求我的小蔭,可能今天我也不敢追求女孩子。

蜜月過去了,日子就那麼貌似平靜和諧地過著,然而一到晚上,面對小蔭,我就會焦慮不安,良心上受著煎熬。

這天,在下班的路上,我遇到了高中的女同學何娜。幾年不見,生過孩子的她比以前更加豐腴了,還有一種成熟的美。

高中時,我不知在夢中把她幹過多少遍,但我一直不敢靠近她,高中畢業,何娜沒有考上大學,招工進了銀行,不久就嫁給了一個建築公司的技術員。後來聽說她的丈夫做了包工頭,發了,並開始粘花惹草,兩口子關係惡化,但因為有孩子而沒有離婚。

老同學相見,免不了一陣寒暄。寒暄之後,何娜要我請她吃飯,說是作為我結婚時沒有請她出席婚禮的補償。對這個請求,我沒多想就答應了,因為那幾天小蔭出差在外,我也沒什麼顧忌,心情也好。

席間我們談到了過去的學校生活,談到了各自的家庭。我說我跟小蔭很相愛,感情也很好。只簡單的幾句,我就沉默了,我一下子想到籠罩在我和小蔭之間的困惑和陰影,心裏很不好受,說出來又擔心家醜外揚。

「我祝福你們。」何娜很傷感:「小蔭是個不錯的女孩子,找到她真是你的福氣。」

頓了頓,她又換了說法:「我也很羡慕小蔭,能找到你這樣優秀的男人。」

聽著何娜由衷的感歎,我的耳根一陣發熱,而何娜瞧我的目光,又讓我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我似乎又回到多年以前,當年曾經有過的非分之想再一次出現:何娜那一副令人心動的身材到底是怎樣一種春光啊!

「陪我走走好嗎?」我買單的時候,何娜幾乎用乞求的聲音對我說:「我那死鬼老公經常不回家,孩子有爺爺奶奶帶著,回去也沒什麼事,反倒閑得發慌。」

鬼使神差,我竟沒有拒絕。當我們走到再也找不到話說時,已經天黑了。何娜提出想去我家坐坐。我突然明白這個傷心的寂寞女人有怎樣一個意圖了。

「不歡迎我?」何娜在黑暗中抬頭望著我問,同時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是不是老了?」

「不不不……」我語無倫次:「只是……只是……」

「文瑞。」何娜無限柔情地偎著我,黑暗給了她膽量:「其實……高中時我就偷偷喜歡上你了。可你一直連正眼也不瞧我……那時我一直盼著你主動追我,誰知你一直沒注意到……」

我腦海嗡聲如麻,心跳得賊快:「這……你有丈夫,我有妻子……不好吧?」

「哎喲,你看你想到那去了,我只是悶得慌,想到你那裏去坐坐。七八年沒見面了。聊聊天都不行嗎?」

結婚後的壓抑此時讓我只有一種想放鬆自己的欲望,我默許了。

夜深人靜,孤男寡女,似乎一切都是不可抗拒的,說不清道不明,不知何時,也不知是誰最先象對方靠近,我和何娜的聊天最後演變成了沙發上的熱吻……

何娜真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她和小蔭是兩種截然兩樣的韻味,尤其是脫去衣服後,她那半透明的白色真絲胸圍內,兩顆堅實的肉彈神秘而迷人,隨著她身體的晃動,肉彈便若隱若現地浮現出來,高聳入雲,堅挺的肉彈正對準我,距離不足半尺,它正在微微起伏,而逐慚變得急速起伏。

何娜把頭枕在我的肩膀上,她呼吸的熱氣噴在我脖子上讓人的心癢癢的。我用微微顫抖的手解開了她身上最後的屏障,她那雪白豐滿的侗體,在我的眼前展露無遺了,麗姿天生的容貌,微翹的朱唇含著一股媚態,眉毛烏黑細長,一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濕潤潤水汪汪的瞳孔,眼神裏面含著一團烈火,真是勾人心弦。

而胸前一雙乳房非常嫩白飽滿,雖然她已生過一個孩子,又毫無衣物襯托,還是顯得那麼高挺聳拔,峰頂上挺立著兩粒鮮紅豔麗似草莓般大小的乳頭,隨著呼吸一抖一抖的擺動著,讓我看得心跳加速,平坦的小腹下面,密密的長滿了烏黑細長發的陰毛,燈光下,雪白的肌膚、豔紅的乳頭、濃黑的陰毛,真是紅、白、黑三色相映,是那麼樣的美!是那麼樣的豔!是那麼誘人了。

我一手摟住何娜的細腰,一手握住她的大乳房,再用力地把她拉入懷中,嘴唇猛的吻上她的櫻挑小嘴,何娜向我微微的露出了笑容,又略帶羞澀,那神情活象一個剛嘗到愛情滋味的初戀女孩,愈令我心動。

我一邊親吻著她的雙唇,一邊用手撫弄她的乳峰,何娜在我的愛撫之下,閉上雙眼享受著。

「嗯……嗯……對……就是這樣……啊……好……嗯……」她似乎非常舒服,以至於很快地就開始發出了呻吟聲。而她整個人躺在我的懷裏,倆腿因為舒服而不斷地伸展或者蜷曲。

我一邊輕撫她的乳房,然後另外一隻手逐步移向她胯下的三角地帶,我的手先在她大腿上遊移了幾下,感覺到她的肌膚是又嫩又滑,接著我的手就移到她的小穴部位,輕輕地撫弄著,然後我把手指頭伸了進去。

感覺到好像進到了一個又濕又熱的洞穴裏面,緊緊地將我的手指頭包住,我慢慢地將兩根手指伸進去,手掌則壓在她的陰毛上,輕柔地揉按起來。

很快,何娜地呼吸開始急速起來了,我感覺到手指濕漉漉的,我於是把手指拔了出來,手指上已經沾滿了乳白的水珠。我讓何娜靠在沙發上,雙腿分開架到沙發扶手上,我則跪在她兩腿之間的地上,彎下腰把嘴貼到她的小穴上,幫她舔弄起來!

何娜或許沒有想到我會這樣,所以起先她的身子一顫,「不要那樣……髒……」她無力的叫道,想用手推開我的頭。

但是我相信那種感覺一定很棒,所以她馬上放棄了那想阻止我的動作,反而是將她的下體高高地撐起,並且將她的雙腿分得更開,好讓我可以繼續地舔弄她的小穴!

「啊……你……怎麼這樣……厲害啊……喔……喔……我……受不了了……啊……不要停……啊……嗯……嗯……」

何娜一邊擺動著她的腰,一邊大聲的呻吟,顯露出她是真的很舒服!我拼命地舔,而且從她的小穴裏面不停地流出汁液,我一邊舔弄一邊吸食。並且我還用手指沾了些她穴裏流出來的汁液,然後開始戳弄她的菊花蕾!

「啊……你……不要這樣玩……那裏髒……別這樣……啊……別這樣……啊……喔……嗯……嗯……」

雖然何娜口口聲聲要我別玩,可是她完全沒有阻止我的意思。

我埋首在她的兩腿中間,將嘴吻著她的肉洞口,舌尖不停的舐、吮、吸、咬她的陰核以及大小陰唇和陰道的嫩肉,手指則在她的菊花蕾中抽插。

「啊……好人……我快要來了……我要來了……喔……喔……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