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偷歡

第13章悲情偷歡(H)

妹妹的訂婚宴舉辦的十分隆重盛大,除了沒有在教堂舉行,其他的都不亞於任何婚禮。她請到了所有能想到的人,甚至有小學的一些她早已忘記名字的同學。

裝飾華美的大廳那些精美水晶吊燈的燈光在同一時刻暗淡,悠揚的音樂隨即響起,妹妹挽著文宇霄的手,帶著幸福的微笑入場。我隱在人群後面,默默地看著她幸福地有些刺眼的笑容。

霄似乎朝我這邊看了一眼,或許不是,說不定他只是在正好轉到我這個方向。我低下頭,看不見他的目光,就不會因爲他的注視而傷神。

突然!一只手撫上我的圓臀,並快速地從我高開叉的禮服中探入,直襲我的下體。

我不敢出聲,只有用腳踢他。可是他卻毫無影響,靈活的手指伸直一下子就滑入我的花穴,並用力地抽插了幾下。

「唔……」我差點就叫出聲,求救的目光投向正和妹妹一起切蛋糕的文宇霄。

那人更大膽地用手揉捏我的胸部,甚至舔弄我敏感的脖子。

「好騷的味道……」身後男人發出滿足的聲音。

我屈辱地掉下眼淚。

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訂婚的那對俊男靓女上,而文宇霄和妹妹彼此相望,眼中已沒有我這個礙事的姐姐。

我是孤獨的,無論在哪個家都是一個人……

這個令人悲傷的發現讓我停止了掙紮,任憑那個男人的擺弄,甚至於他和我緊緊相貼往後退的時候,我也順從地配合他的腳步。

他把我帶到了另外一個黑暗的房間,急切地他很快撩起我的裙子,掏出他的肉棒很快就對我抽插起來。

我感受不到快感,只覺得沒有潤滑的甬道在無聲地排斥異物。

那人抽插了幾下也發現我下身完全沒有分泌出愛液,所以他停了下來,托起我的臉,語氣冰冷地對我說:「宇霄現在訂婚了,他以後不會再找妳的。妳就跟著我,我會滿足妳的。」

「是妳!」我聽出了這個人的聲音。是那天和文宇霄一同占有我的那個男人。

「蕩婦,認出我來了嗎?」他撫摸我的臉,說,「其實從上次我操妳之後我就一直對妳念念不忘,我不喜歡宇霄獨占妳,可是他不願意和我分享妳的騷穴,這讓我真的很傷心呢……不過,他現在和妳妹妹訂婚了,妳們以後沒有機會了,妳以後的穴兒要是癢的話,就來找我,我好好地替妳揉揉。」

「變態!」我伸手要打他。他抓住我的手,再次挺動他的肉棒。

「看來只有用我的肉棒來讓妳這個騷婦屈服了。」

「嗯……」沒有潤澤就被快速抽插的疼痛讓我皺眉,然而更讓我難過的是,在他強迫性的幾百下抽插後,我下體竟然漸漸有了快感。

而又不知道多少下後,我聽見下面傳來「噗嗤噗嗤」的聲音。

「真的好騷……還這麽緊……下面的小嘴真的好厲害。以後我要天天操妳!」

我咬著嘴唇阻止欲出的呻吟。

他試圖用手指掰開我的嘴:「叫出來,蕩婦,叫出來!」

我咬得更緊了。

他更瘋狂了,不僅下面撞擊地更用力,就連手的力道也加重了幾分。

就在我以爲要屈服於他的強勢時,我聽見了少女銀鈴般的笑聲。

「呵呵……嫂子,做愛的時候,叫出來會更舒服一些呢。」

第14章意外連連

小濃的出現讓我最後一點理智奔潰。這樣一副任人玩弄的淫蕩身子被小姑子看見,讓我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

不要看!不要看我這麽淫亂的身子!

那男人在小濃的圍觀下變得更興奮,肉棒也硬了幾分。

我終於叫了出來。我無助的眼神看著小濃,喊道:「小濃,救我!」

她似乎愣了一下,但是站在原地不動。

「求妳……救我!」我哭著祈求她。

她突然冷笑了一聲走向前,伸手在我們交合的地方抹了一把,然後把她指尖上沾著的我的淫水拿給我看。

「留了這麽多水,妳是真的要我救妳?」

「求妳……嗯……求妳……我不要……」淚水蒙住了我的雙眼。我拼命搖著頭,卻無法反抗被強迫的命運。

小濃笑著,又把手伸到我們的交合處。不過這次她卻握住了男人抽插的肉棒,並且用力一捏。

「啊!」男人低吼一聲,朝著小濃就打了一巴掌。男人一手扯住她的衣服,惡狠狠道:「臭丫頭,妳要幹什麽!」

被打的小濃帶著危險的笑容:「喂,不知道命根子被人握住的時候應該消停一點嗎?」

「快放開,否則對妳不客氣!」男人威脅道。

「好啊,那就看是我身體比較結實,還是妳的這個結實。」說著小濃的手又收緊了幾分。

男人舉起一拳准備往她身上砸去。

「!!」我舉起花瓶重重地往男人頭上砸去。

男人不甘地倒下。而我的身子也無力地滑落在地。我捂著臉無聲痛哭。爲什麽事情會變成這樣?如果當初我沒有陪妹妹去相親,一切就不會發生。如果沒有遇上文宇霄,我的心也就不會這麽痛。如果沒有他……或許我可以逃開,什麽都不管,什麽都不想,忘記曾經出現過這麽一個人,忘記曾經我對一個人一見锺情。

是的,我要逃。我也只能逃。

「喂,這下妳該和我哥離婚了吧。」小濃冷然的聲音打斷我的沈思。我擡頭看她,美麗的臉上帶著冷酷的寒意,容顔因爲強勢和堅強而愈發動人。

「怎麽?憑妳這肮髒的身體,還想繼續呆在我們家嗎?」見我不回答,她冷冷地諷刺。

「不,我會離開。我會和妳哥離婚。」我下定決心了,離開,讓自己的心去流浪。也許會遇上一個人,讓我心動,也許會有那麽一個人真心真意愛我……

我起身,感激地看著小濃:「謝謝妳。」

她哼了一聲,道:「收回妳的感謝。我只是看不慣女人被男人欺負罷了。」

我整理了衣著,抹去眼淚,爲自己的臉上換上笑容。我要大膽地邁出去,告訴文宇霄,我和他再也不會有交集,告訴清钰,我要尋找自己真正的幸福。

可是,就在我拉開那道門的時候,出現在我眼前的不是輝煌的訂婚現場,而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我暈倒了……

在我醒來的那一刻,在一片純潔的白色的醫院裏,所有人帶著笑臉告訴我:「恭喜妳清太太,妳懷孕了!」

第15章

孩子來的不是時候。況且,我連孩子的父親都不知道是誰。

清钰先來看我。

「我們離婚吧。」我說。

他笑了,仿佛我剛剛說的是一個笑話。

「清钰,我們離婚吧!」我再次嚴肅地說。

他挑起好看的劍眉:「這麽說,妳確定妳懷的是誰的孩子?」

「我……不知道。」

他笑著說:「所以妳還是安安心心地養胎。等孩子生下來再說。」說完,他微笑著離開。

我垂下頭,讓劉海遮住眼睛,低聲問:「如果孩子不是妳的呢?」

他轉身,扯出一個危險的笑:「掐死他……我們清家不允許有這樣的醜聞。」

我的心又是陡然一沈。原來我一直被他溫柔的表現所蒙蔽。我以爲的溫柔丈夫,不過是把自己獸性隱藏很好的野獸。

「難道兄妹亂倫不算醜聞嗎?」我質問他,不允許他說出傷害我孩子的話語。

我的話惹怒了他,他朝我走過來,抓住我的衣襟,語氣陰森:「我需要一個正常的孩子。只要妳給我生下一個正常的孩子,妳要在外面怎麽亂搞我都無所謂。」

我終於明白在宴會那次爲何他可以平靜地替我擦去其他男人精液。因爲,不在乎,所以無所謂。因爲,他和她妹妹幾乎是不可能生出正常的孩子,所以,這就是他容忍我的原因,也是我在清家的價值。

後來妹妹挽著文宇霄的手出現在我面前。

「姐姐,恭喜妳啊。」她笑靥如花地恭喜我。可是我卻怎麽也笑不出來。她挽著的是我愛的男人啊!

「我累了,想休息。」我冷淡地對妹妹說。

她對著我說了半天的話,見我實在不願意搭理她,這才讪讪地離開。

沒過多久,文宇霄又單獨來找我,劈頭蓋臉就是一句:「孩子是誰的?」

一陣酸苦從我口中泛出,嗆得我差點流出眼淚:「我不知道啊……或許是妳的,或許是清钰的,或許是妳那個朋友的,又或許……是哪個野男人的。」

「妳到底還有多少男人!」

我迎上他憤怒地目光,眼淚自覺地就流出來:「不知道啊,多的數不清了……」

文宇霄被我的眼淚怔住,然後用力扣住我的肩膀,用警告的語氣告訴我:「把孩子打掉!妳的孩子只能是我的!」

我含淚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下去,仿佛是要咬掉他一塊肉。

他推開我,對我吼:「妳瘋了嗎?!」

我只是哭著,笑著,一言不發。

他後來被清钰派來監視我的醫生護士趕走。

我一直哭著,直到哭得嘔吐。然後我開始刁難那些醫生護士,看他們被我折磨的暈頭轉向,然而,我卻還是哭。

直到有一天,我將空調調到非常低,又告訴他們我很冷,讓他們多給我一些被子。他們沒法只好照做。

後來,被子多的簡直可以把我埋起來。我突然萌生了一個主意。

我開始扯被子,他們以爲我瘋了。只是在外面看著。

我把那些被罩結著長條,終於,在一個黑夜裏,我順著這長條,從3 樓的窗戶滑落。只是其中有一個結沒有系緊,我墜入這個黑夜中,可能再也醒不來了……

第16章

我沒想過我還能從黑暗中醒來。但是在黑夜裏醒來,面對一片空寂,其實又和昏迷中的黑暗有多大的分別?

渾身疼痛無法動彈,下腹的刺痛更是讓我明白什麽東西已經在我身體裏流逝,不僅僅是一個鮮活的小生命,更是我對生活的渴望。

全身上下唯一能動的,恐怕就只有我的眼睛。然而,透過它們,我卻看到讓我不堪忍受的一幕:在我的病房內,霄和妹妹正在激烈擁吻。

我閉上眼睛……不去聽,不去看,不去想。

一會後,我聽見有人出去了。究竟是誰出去了,我無心去探究。

過了很久,當一道刺眼的光束照到我臉上,我皺了皺眉頭。然而那道刺眼的光很快就消失了。我疑惑地睜開眼,發現文宇霄正在用他的手替我擋住陽光。

他看見我了!文宇霄發現我醒來了。

我眼神慌亂,根本不知道該怎麽面對他。似乎,他的目光變得很憂郁,就如我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仿佛藏了整個海洋的深沈。

他沒說話,只是低頭親吻我,強硬地將他的舌頭推擠入我的嘴裏,強勢地掠奪我每一分的情緒。

我想起之前他和妹妹的激情擁吻,一種說不出的苦澀從心底泛出,刺激我脆弱的眼睛,讓它不斷地流出眼淚。

文宇霄慌了,卻依舊堵著我的唇,像是在害怕些什麽。他仿佛要吻到地老天荒,可是我和他又怎麽會有將來?

接下來的日子裏,他一直守在我病床邊,我和他始終沒有說話,他也一直保持沈默。妹妹只是偶爾回來看我,但是一言不發,只是看著文宇霄,這讓我懷疑其實她來醫院並不是爲了來看我。

直到有一天,文宇霄走了,妹妹恰好這時來看我。

「姐,妳怎麽能這麽對我……」她說著,一顆珍珠大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看來她是知道了。我並沒有太驚訝,從她之前的行爲中,我已猜出大半。

「他是我的未婚夫,而我是妳妹妹啊!妳已經有老公了,爲什麽要和我搶?爲什麽?妳知不知道妳這行爲算什麽?」

面對妹妹聲淚俱下的控訴,我只能保持沈默,臉上甚至什麽表情都沒有。

如果,他是真的愛我的話,我想我現在有勇氣和妹妹說,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如果,他不是那樣傷透我的心,我想我可以站起來告訴妹妹,他是我的。

現在,真正將我擊倒的不是傷痛,而是他。

我漠然看著妹妹泣不成聲,心中的決定愈發堅定──我要走,離開所有人。

而那一天很快就到來了。

我身上已經沒有傷痛。我拔出輸液的針頭,頭也不回地往前跑。

「站住!」文宇霄在身後喊著。

我沒有停,也不敢停。

電梯沒有爲我停下,我只有從樓梯上跑下去,不幸在拐角的地方被他壓在牆上。

「放開我!」我掙紮著推開他。

他抓住我,對我大吼:「爲什麽要逃?!爲什麽要逃!」然後他撕碎我的衣服,瘋狂地笑著:「這樣妳就逃不掉了。」

他用力把我按在牆上,用嘴唇輕柔地吻過我裸露出來的肌膚。

我急得直哭。就在這時,我看見一個男人正慢悠悠地從樓梯下面走上來。

「救我……救我……」

第17章

迎面走來的男人身材高大,嚴肅的臉上透著涼薄,仿佛人間的冷暖都與他無關。我絕望地看著他,沒有再喊出救命,任憑淚水沖刷我的眼睛。

那人面無表情地走近我們,文宇霄也旁若無人地啃咬我的鎖骨,用濕熱的唇舌在我胸前落下點點紅梅。

是不是在他眼中,我就是一個可以任人擺弄的妓女?所以,他才會這樣肆無忌憚地在別人面前輕薄我的身體。

表情冷淡的陌生男人突然拍了拍文宇霄的肩膀。文宇霄不悅地瞪過去。可是,就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陌生男人的鐵拳已經招呼到他的臉上,並且,那一拳,活生生地把他打倒。

陌生男人脫下他筆挺的黑色西裝罩在我身上,並且表情煩躁地扯開領帶,像武俠片一樣擺出挑釁的姿勢,以一種極其囂張的態度看著文宇霄,仿佛在說:「嘿,小子,快過來挨大爺幾拳。」

文宇霄不甘地爬起來,像猛虎一樣朝男人撲去。兩人扭打在一起,竟然是不分上下。我聽見他們不時因爲被拳頭擊中而發出的悶哼,愣愣地抓著身上的衣服,傻傻地眨眼又眨眼。而淚水就在我發愣的時候,不知不覺地就幹了。

我看著文宇霄一次次被擊倒,又一次次地爬起來,沒有喜悅,更沒有覺得揪心。我只是單純地愣住了,仿佛,我不是引起這場鬥毆的主因。

可是,當他嘴角吐出血,那豔紅的顔色狠狠地刺激我的神經,我從呆愣中回神,看見他仍舊頑強地站起來,捏緊拳頭朝陌生男人揮去。

我的心在望見他堅毅的目光後,重重地被刺痛。幹涸的淚泉再次用處鹹澀的泉水,我的眼淚再次決堤。我堅定地走上前,對著狼狽的他,揚起手,用力地甩了一巴掌。

「啪!」清脆的聲音響徹整個樓道。周圍安靜下來。

我想告訴他,我不是他用一場戰鬥能贏來的戰利品,所以他一次次的倒下爬起無法讓我感動,即使這樣的他讓我心疼;我想告訴他,我以後和他再也沒有關系,因爲這一巴掌,是我此生第一次勇敢的直視自己的命運,並且,有勇氣抗爭。

可是我什麽都沒說。我只是轉身,在他的視線裏越走越遠。

他試圖攔住我,卻被陌生男人截住。我繼續往前走,不再聽身後一聲聲的叫喚。

周圍的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我低著頭,默默地朝前走。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就在於,我以爲我可以昂首挺胸地逃走,卻在衆人打量的目光下羞怯地發現,我衣衫不整,披了一件男人的衣服。

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敢回頭,害怕和文宇霄一樣一回頭就結結實實地挨上一拳。突然我被淩空抱起。我驚慌失措地看見將我整個扛起來的是剛剛那個陌生的男人。

「妳這樣會誘人犯罪的。」他的語氣平淡,渾身卻泛著土匪搶親的氣息。

我抿嘴,仍由他將我帶到未知的地方。我現在什麽都沒有,所以,我也只能靠著這個陌生的人。

我悄悄地往後看,他沒有追來……

或許這次分別,就是永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