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偷歡

我發現他似乎很喜歡罵我蕩婦。卻是,在別人的宴會上與其他男人偷歡的我確實很淫蕩,但是如果不是他,我不會變成這樣。

「感受到我的欲望了嗎?感受到它對妳的渴望了嗎?只有妳能滿足它。蕩婦,我好想妳……」霄激狂地在我身邊耳語,惹得我渾身火熱地發燙,我眼睛一酸,竟然又哭了出來。

「霄,我有丈夫了,我不適合妳。」我哭著對他說。

他動作一滯,冷冷地看著我,肉棒卻在此時將滾燙的液體射進我的體內。他將肉棒抽出,表情還是如剛才那樣讓人不寒而栗。

他整理衣著,再也不看我。只留下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在陽台上吹風。下體汩汩流出他的精液,順著我的腿流下來。

他的背影在黑夜中越發陰暗。我只能怔住地看著他離開。除此之外我還能做什麽呢……我只是一個嫁了人的女人罷了。

我從一開始的怔愣中回神,卻不敢回到人群。我沒有帶紙巾或者手帕,而我腿上仍留著羞人的液體。這讓我只能躲在暗處不敢回去。

「妳在這裏。」钰在找了我很久之後終於發現站在陽台上吹風的我。

「該回去了。」他朝我伸出手。

我還是站在原地不動。他疑惑地皺起眉,但是在上下打量我之後,終於發現我腿上的痕迹。

他蹲下來,溫柔地用袖子的內側將我的腿擦幹淨。然後他抱起我,說:「該回家了。」

我環住他的脖子,將被風吹得昏昏沈沈的腦袋靠在他身上。

誠然,他不是一個好丈夫,卻是一個好男人。

回到家後的我就一直昏昏沈沈地睡著。夜風太涼,而我又吹了太久,所以回來之後我就生病了。

一個電話將我驚醒。我迷迷糊糊地接了電話,那一頭傳來熟悉的聲音:「蕩婦,怎麽辦,妳妹妹的肉體好可愛,我好想狠狠地占有她,順便叫上別人一直插得她哇哇直叫……」

第09章客廳偷歡(H)

接到文宇霄的電話後,我隨便套了一件衣服就跑出門。妹妹今天本來是和霄約會,但不知道爲什麽兩個人最後到了文宇霄的家裏。

我趕到的時候,妹妹穿著浴袍從浴室裏出來,頭發是還是濕漉漉的。我心裏一沈……莫非事情已經發生了?

妹妹見到我,表情很局促,她堆著笑容告訴我:「姐,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哦。妳可千萬別誤會。」

我走上前,摟著妹妹纖細的身子只想快點離開。一雙大手突然將我們兩人隔開。文宇霄摟過我的妹妹,在她額頭輕吻,然後溫柔地對她說:「我讓人給妳拿一套幹淨的衣服,然後妳再逛逛這棟房子,我來和妳姐姐解釋。」

「不!妹妹我們回去。」我拉著妹妹就要往門外走。

「看來我們需要好好談談。」文宇霄帶著一抹難解的微笑看著我。我明白他笑容下隱藏的深意。如果我還是強硬地要帶走妹妹,恐怕後果不是我能承受的。於是我不甘心地放開手。

妹妹羞紅著臉對文宇霄說:「妳可別對姐姐亂說哦。」語氣裏盡是女兒家的嬌嗔。

她被女仆帶走。客廳內就只有我和文宇霄。

文宇霄抱住我,炙熱的大掌在我身上遊移,溫熱的氣息吐在我的臉上。

「求妳,不要傷害我妹妹。她很喜歡妳。」我閉著眼睛說。

他的手覆蓋在我的胸部上:「可是……她渾身都散發著勾引我的氣味。就像妳一樣。」他靈活的手一顆一顆解開我衣服的紐扣。

「不要!她還小,什麽都不懂……」我激動都扭動,試圖躲開他情色的撩撥。他抓住我的手,一下子就脫掉我的裙子,扯下我的內褲。

「霄,不要!我們不該這樣……」我苦求他。可是我自己心裏也明白,到了此刻要停下已經是不可能。

「嗯……霄……不要啊……啊啊……」他開始深淺不一地抽插我的穴。完全不理會我的花穴還沒有足夠的花液滋潤。

「霄啊……霄……嗯啊……」我渾身無力地癱倒在他懷裏。

「蕩婦,說不定妳妹妹現在就在門上偷聽我們談話,妳叫這麽淫蕩真的可以嗎?」他手指惡意地撥弄我開始變硬的花蒂。

「霄啊,不要欺負我……」隨著他在我身上不斷點火,我只能任憑他擺布。

「哦?那我可以欺負妳妹妹嗎?」他邪惡的說,一個手指順著他的肉棒一同插入我的花穴。

「求妳放過我,也放過我妹妹。」被撐開到極致的花穴讓我無力思考,只能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下身。

「蕩婦,是妳勾引我。妳的騷穴緊緊地吸著我,是妳不讓我放過妳。」

「不是的……我沒有……啊好深……霄,我已經結婚,我們不可能……啊啊啊……輕一點……」

「我非妳不可嗎?妳只是一個玩具,我想操妳,因爲妳的穴騷地不得了,我想捏爆妳的乳房,我喜歡看妳在我懷裏哭泣的樣子。但是,一旦我厭倦了,妳就什麽都不是了。」

是這樣嗎?我只是玩具嗎?

這樣也好,我終有能擺脫他的一天。

他快速地在我穴內抽插了幾下,將我送上了高潮。而我也在高潮的那一刻昏了過去。

第10章還君明珠(H)

一陣酥麻在我全身擴散開來,我渾身無力,卻意外地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床上。頭不再昏昏沈沈,盡管如此,我也只能記得我被文宇霄玩弄的事情,之後的一切完全沒有感覺。

「醒了。」一個低沈帶有磁性的聲音突然響起,驚得我渾身一顫。待我看清那人正是文宇霄的時候,我撇開臉低聲回應:「嗯。」

他伸出大掌把我的臉扳過來,然後只是用他略有些粗糙的手掌摩挲我的面頰。

周圍靜靜的,十分安甯。

他安靜的看著我,我也安靜地看著他,沒有無止境的性愛,只是互相望著……這一刻,像是我期待很久,卻永遠不會到來與愛人的早晨景象。

他突然抽回手,推了推身邊趴在床上睡著的我的妹妹。妹妹揉揉眼睛醒過來,見我醒了,眼睛裏大放異彩:「姐姐終於醒了啊!都是我不好,讓姐姐擔心……可是姐姐也不對啊,明明身體那麽虛弱,怎麽還能那麽逞強。姐姐現在覺得怎麽樣?還有不舒服嗎……」

妹妹的興奮溢於言表,我只是安靜地笑著,努力忘記剛剛那一幕。

在文家用過早餐後,我們就離開了。

在車上,妹妹仍舊很興奮,她和我說:「霄真的很好呢。他昨晚一直陪著我照顧姐姐。後來我很困,他就讓我先睡了,可是他自己卻一直守著姐姐到天亮呢!」

我沒有多在意妹妹所說的一切。反正情人眼裏出西施,現在在妹妹的眼裏,文宇霄是天神一樣地存在。

可是……他明明笑起來那麽陽光,爲什麽我總覺得在他眼底藏著深深地憂郁。

這一點才是我所擔憂的。

「妹妹很喜歡他嗎?」我打斷妹妹對文宇霄滔滔不絕的表揚。

妹妹羞紅了臉,醜怩道:「這讓人家怎麽好意思說。」

我握著她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好好把握他……好好照顧他。」

「姐……妳怎麽弄得像在說遺言一樣。這樣好不吉利哦……姐,妳怎麽哭了?」

對啊,我怎麽哭了……

對於沒有未來的明天,我還有什麽好期待的嗎?

從那天以後,我開始足不出戶。但手機號碼卻換了好幾個。可是,無論我換成什麽,文宇霄似乎總能查到我的號碼。可畢竟手機在我手上,只要我不接,他也不能奈何我。

於是又這樣過了幾天。

直到有一天,妹妹給我打來電話。

我心底有些忐忑地接了電話:「喂?」

「啊……霄哥哥……不要……好深……嗯啊……霄哥哥,霄哥哥抱緊我……啊啊啊啊……」從電話那一頭傳來的竟然是妹妹和文宇霄做愛的聲音。我的心頓時好像裂開了一樣,很疼,卻不知道哪一處最疼。

我原想馬上挂掉,卻聽見那一邊文宇霄低沈性感的聲音響起:「知道嗎?其實我也這樣弄過妳的姐姐好幾次,甚至在別人面前……」

第11章車內偷歡(高H)

「知道嗎?其實我也這樣弄過妳的姐姐好幾次,甚至在別人面前……」

我的腦子瞬間炸開來。

「不!不要,不要說了……」我激動地朝著電話那一端大喊。

然後,還是文宇霄的聲音:「害怕被自己親妹妹知道妳淫蕩的樣子對嗎?放心,她剛剛被我操暈了。她沒聽見那些話。不過……她的穴兒還真的很粉很嫩,還是個處女,在被我捅開那層膜的時候,不知道把我吸得有多緊。她的穴兒,可一點不比妳的差。」

「不要再說了!」我瘋狂地搖頭,想搖去他對我所說的一切。

「還記得那天和我一起搞妳的那個人嗎?想不想聽聽我和他一起搞妳妹妹的聲音?」

他的話讓我裂開的心疼得無以複加,我懇求他:「霄,求妳!不要……」

「蕩婦,妳妹妹還不能滿足我。」剛剛歡愛過後的他聲音有些沙啞,聽起來比平時更多了一分魅惑。

「我去……我去滿足妳……」我淚流滿面的說。

然後,我按著文宇霄的要求,穿上我最性感的內衣,自己開著車到了他的別墅。

「我到了。」按照他之前的要求,到他家門前我應該先給他打個電話。

幾分锺後,我看見他衣著休閑地出現在我面前。我打開車門准備下車,他卻快速地擠了進來,把我壓回座位,對著我的臉一陣狂吻。他的手也按在我的胸乳上,用力地揉捏,很快讓我的乳頭硬挺,讓我的乳房變得沈甸甸的。

他狂野地撕掉我的衣服,扯開我的內衣,讓我赤裸裸的身體迎接他猛獸的襲擊。我的一只腳弓起放在方向盤上,另一只則是被他抗在他的肩上。他把頭埋進我的花穴,啧啧地吸吮我的花液。

「妳爲什麽不肯放過我。」我按著他的頭,絕望地說。

他用力地掐著我的臀肉,擡起頭瞪著我:「是妳不肯放過我!讓我老是想著妳,想著妳的小穴一張一合的可愛樣子,想著妳乳頭挺立搖晃的樣子……是妳讓我著了迷……蕩婦,妳是我的!我的!」他粗狂地吼著,然後扶著我的腰,硬生生地將他的巨物塞進我的小穴。

「嗯啊……」許久沒被進入的花穴初被侵犯,讓我有初夜時的疼痛感。

他還是像野獸一樣,完全沒有顧慮我的感受,只是一味的狂猛進攻,讓我有一種瀕臨死亡的臨界快感。

我咬著手不讓自己發出羞恥的叫聲。他卻看不順眼地把我的手撤出來。

「蕩婦,我喜歡聽妳叫。」

「唔……唔……」我開始咬緊牙關。雖然還是會溢出一些羞人的音色,但也總比我叫出來好的多。

但是文宇霄似乎天生不願意讓我如願,他開始更用力地攻擊我。他的嘴巴開始啃咬我的肌膚,他的手用力地捏我的乳房,他的肉棒每一下都頂開我的花心。

「霄……我受不住了……不要……」最終我還是叫出來了。

文宇霄很滿意地啃我的嘴唇,並執意把它們吻腫。

「下次,我要在妳丈夫面前占有妳。只要這樣一想,我就興奮地不得了。」

天呐……我該怎麽辦。

作家的話:

應廣大群衆要求,今天的兩章都是嫂子的。

其實我本人倒是妹子和嫂子都挺喜歡的。每個人性格不一樣嘛。嫂子比較明事理一些,妹子年紀還小,可是她很遵從自己的欲望。在自己想要的時候,絕對不會醜怩。

第12章甜蜜偷歡(H)

在我和文宇霄一同高潮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保持著最後的姿勢,一動不動。

「以後不准躲著我。我想和妳上床的時候,妳必須立刻趕到。否則我的怒氣會盡數在妳妹妹身上纾解。」他的頭還埋在我的雙乳之間,所以整個聲音都是悶悶的。

「霄,我不……」

我僅僅只能說出這三個字,剩下的話語全部被他用唇舌堵住。

「不准拒絕!」他霸道地命令。

在他無情的啃吻中,我隱隱約約明白一個事實。他愛我,如我愛他一樣。所以他才一次次的強迫我,只是因爲他想要我,非常非常想要。

明白這一點,我發現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

「霄……」我想告訴他我愛他,可是妹妹的笑容卻在我腦海裏一閃而過。我猶豫了。難道我真的要離婚,在搶奪自己妹妹喜歡的男人嗎?我可以承受住世俗的指指點點嗎?

「嗯啊……」誰知在我糾結的時候,霄又用他的肉棒占有了我。我在他激狂的沖刺中腦子一片空白,只能感受他的熱鐵一遍又一遍地撞擊我的嫩肉,一遍又一遍惹得我大聲呻吟。

「霄……別撞那麽用力……小穴會壞的……嗯啊……要去了……霄啊……抱緊我……」

那天我和他在車裏從白天一直做到天黑,最後他把我抱到別墅裏繼續和他纏綿。

「蕩婦,妳妹妹就睡在隔壁,再叫大聲一點,讓她聽聽妳淫蕩的叫聲。」

「不要……不要……」我已經渾身無力地癱軟在床上,只剩下臀部被霄高高擡起,並狠狠地操弄。

天,這個男人的體力怎麽這麽好。

他突然把肉棒從我穴內拔出來。我疑惑地回頭,不自覺地搖了搖屁股。

「霄……」連我自己都能聽出我的語氣又多麽勾人,多麽魅惑。

「蕩婦,大聲地求我給妳。」

早被欲望浸淫的我怎麽受得了這種折磨,於是我叫道:「霄,我下面好癢,要妳的肉棒用力地搗弄它,欺負它……」

我浪蕩的模樣取悅了他,他噗地一聲再次把肉棒插進我的小穴。

「蕩婦,我今天一定要奸死妳!」

「嗯……霄……霄……」我大聲地叫著,完全忘記了妹妹的存在。

第二天,妹妹在和文宇霄共進早餐後不久後就離開了。而我……

「霄,不要了……小穴都腫了……嗯啊……」繼續和他在房間內做愛。

之後的日子,我和他只有一有機會就會在各處偷歡。我驚訝的發現,我開始漸漸享受偷歡的快感。甚至有些時候,我會故意利用我和清钰的關系來刺激文宇霄。而他每次只要聽見半點和清钰的事情,都會變得瘋狂,而這些瘋狂最後都會變爲對我霸道地占有。

我想,他真的是愛我的。

然而,不久後他卻和我妹妹訂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