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偷歡

我在急亂中越發快速收縮的穴兒緊緊地夾住他的肉棒。我能感受他從消軟慢慢脹大硬化的改變。

他把我帶到洗手間的鏡子前,將我放在洗手池上。大理石的冰冷台面刺激我的神經,使得我又用力地收縮了小穴。

「小妖精,妳怎麽這麽敏感?讓我看看妳到底是不是妖精變的!」他猛地抽出肉刃。又狠狠地插入。

「不要啊……會被看見……會被看見……」我呻吟著推開他。好怕讓人看見我此刻淫蕩的樣子。

他把我抱下來,讓我趴在台面上,擡起我的臉,對我說:「看看妳的樣子……小妖精,妳怎麽這麽會勾引人?」

我看著鏡子,發現自己臉色绯紅,雙目含情,而由於身後霄的抽插撞擊,我的雙乳想挂著的兩個球前後晃動。我傻傻愣愣地看著自己春情畢露的樣子,感受淋漓盡致的歡愛。

突然從鏡子裏我看見有什麽一晃而過。我這才想起,這是公共場所,而我卻做著令人不齒的時期。

「求妳……放過我……不要在這裏……啊啊……受不了了……」

「小傻瓜。」他俯身咬著我的耳朵,「這是我名下的餐廳。我早讓人走了。所以盡情地叫,盡情地喊……看妳多淫蕩,下面的小嘴像是餓了好幾年……」

知道這裏不會有別人,我的心放了下來,可是第一次在這種場合做愛,依舊讓我激動。

「嗯啊啊……深一點……更用力一點……」我的眼睛仍舊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同時也看著身後動情的他。

「呵呵……小妖精,讓我好好愛妳……」

「啊啊……好深……小穴要壞了……插壞我……插壞我……用力捅我的小穴……啊嗯……要到了……要泄了……」

「啊!射死妳這個勾引人的小妖精!」伴隨他的一聲狂吼,我和他同時攀上了情欲的高峰。

「小妖精……我要妳……妳嫁給我好嗎?」歡愛後的他聲音沙啞,透著說不出的魅惑。

他的話讓我心底一陣陣的酸楚,在高潮後的意亂情迷中,我竟然哭了出來。

第04章激狂偷歡(高H)

「怎麽了,我的小妖精?」霄把我轉過來,溫柔的吻去的淚水。我擡起迷蒙地眼睛告訴他:「對不起……我已經結婚了。」

霄聽了渾身一震,扣著我的肩膀,一字一頓地說:「妳、結、婚、了?」

「嗯。」我點點頭。

他突然有些咬牙切齒:「是妳丈夫插破妳那層膜,他每天晚上都會插妳淫蕩多水的小嘴讓妳淫叫連連,對嗎?」

我突然想起之前钰和我在小濃面前做愛的場景,臉色不禁一紅。很快回過神來,我連忙搖頭:「不,沒、沒有……」

可是霄卻因爲我剛剛的臉紅而誤會了。他的眼裏燃起熊熊的烈火,他突然用力地摳我的小穴,嘴裏罵道:「妳這個蕩婦!」他的手指用力地抽插著,「結婚了爲什麽還出來勾引男人?」

隱約間,我感受到他的痛苦,以及他的嫉妒。

「我沒有……」他的粗魯給我帶來另一種極致的快感。我想,無論這個男人對我做什麽,我都能非常享受。他對我太特殊了。只需輕輕一碰,我整個人就都軟了。我願意承歡在他的肉棒下,讓他一遍一遍貫穿我

「妳有!」他對著我吼,然後還是罵著,「妳這個蕩婦!賤人!我要玩死妳!妳淫蕩的小穴是我的!」他抽出粗長的手指,再次將他的肉棒插進去。正如他所說的,他抽插的極其用力,他像是真的想把我玩壞。

「啊……霄啊……饒了我……」他的狂猛漸漸超出我能承受的範圍。他每一下撞擊都好像要把我頂飛。

「不要叫我!蕩婦。」

「我不是蕩婦……我不是……嗯嗯……啊……」如果我能早遇到他,或許我不會嫁給清钰。就算一定要嫁給清钰,我也會把我寶貴的第一次留給他。可是沒有這麽多早知道。所以,我現在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成爲我妹妹的男朋友,而將來很有可能還是我的妹夫。

「妳不是?不是妳會叫的這麽騷?」

「不要欺負我……霄……不要插得那麽深那麽用力……我會壞的……小穴會被捅穿的……」

「我就是要把妳的水穴操壞!讓妳丈夫沒辦法插妳!」文宇霄的手在我的翹臀上狠狠的揉掐。

我恍惚中有一種他想把我揉進他身體裏的感覺。

「賤人,爽嗎?」

「嗯……好爽好爽……不要停……」

「果然淫蕩。蕩婦,我這就讓妳更爽。」文宇霄突然抓起我的腿環到他的腰上,他抱著我,慢慢地走出洗手間。

「嗯……霄……」我不知道他要去哪,只能無辜地叫著他。本能讓我緊緊環住他的腰。他堅硬的肉棒隨著他的行走而顫動,同時搗弄我的水穴。動情的愛液滴在幹淨的餐廳地板上,散發出淫靡的香味。

「蕩婦,讓別人也看看妳淫蕩的樣子。」他突然邪惡地笑了。

我原本還有些迷惘,但是當我的背部接觸到玻璃窗冰冷的表面時,我頓時明白了。

霄把我放下了,讓我轉身,後又把我壓在玻璃窗上並從後面將他的肉棒再次插入。

「蕩婦快看,外面有個人正在往這邊看呢……」

第05章瘋狂偷歡(3P,高H )

霄在身後不停撞擊我,我的胸部也不斷拍打在透明玻璃上「啪啪」作響。

正如他所說,透過窗戶,我看見一個人正在這個方向走來。但是他並不一定能看見我們。餐廳面前還有一個小花園,花園邊緣海栽種一排常青灌木。

那人擡頭,好像正在往這邊看著……

「嗯啊……霄……不要了……他在看、他在看……」我的小穴兒因爲害怕而快速地收縮,一下一下地吻著穴內的肉棒,而肉棒持續撞擊小穴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也不斷刺激著我。我真的快被奸死了!

霄突然受不住地把我整個壓在玻璃窗上。

「蕩婦,不要還絞地這麽緊!嗯……妳想讓我死在妳裏面嗎?」

我已經爽的無法言語,看見那個人還在往這邊看,我哭著求饒:「霄,他真的在看……好丟人……不要插了……不要在這裏好不好……唔……」

我的乳房貼在玻璃上,又因爲身後的抽插而晃動,在玻璃上磨出「吱吱」的聲音。所有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實在淫蕩無比。

我的激狂中昏去,同樣在快感中醒來,不同的是,我在一張柔軟的床上醒來。我渾身酸痛無力,頭也昏昏沈沈的。讓我恐慌的是,在面前不停用肉棒奸淫著我的不是文宇霄,而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我瞪大眼睛,雙手用力地推開他。

「放開我!」我害怕地叫著,對於發生的事情,對於文宇霄的出現與否甚至都産生了懷疑。

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

男人見我醒來,故意用力撞了我幾下,問我:「蕩婦,我插得妳不舒服嗎?」

我胃中一陣翻滾,幾欲吐出來,我拼命地推開他:「走開!不要碰我!」可是我掙紮的越激烈,身下的快感就越激勵。

難道我真的是蕩婦嗎?難道我真的只要是誰都能達到高潮嗎?

不,我不是!

我開始咬他,踢他,用盡僅剩的力氣。

「宇霄,她的反應很激烈哦。」陌生男人突然對我身後說道。

我怔住,擡頭往後一看,文宇霄只穿著浴袍就站在我身後。

他冷笑一聲慢慢靠近我。

我眼中頓時盈滿淚水。難道我身前的男人就是他叫來的嗎?難道,他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我被人淩辱嗎?

「怎麽這樣……妳怎麽能這樣……」我哭著,心裏一陣陣揪緊。

他靠近我,貼著我的背後,用手指在我摩挲我的後庭,低啞著聲音問我「蕩婦,妳的後穴以前有被人插過嗎?」

「妳走開!妳們都走開!不要碰我!」我拼命地扭動,卻忘了前面那個男人的肉棒還插在我身體裏。一陣極致的快感朝我侵襲,我身體漸漸軟了。

文宇霄卻趁著這個時候,抹了一把淫水塗在我的菊穴上,然後又揩了一些淫水深入塗抹在我的菊穴中。

「妳要幹什麽!啊……不要這樣……」我哭喊著。他的手指按揉我的內壁,給我帶來陣陣戰栗的快感。然後,他幾乎就在我下一個高潮來臨之前,把他的肉棒擠進我從未被造訪的後續。

「混蛋……混蛋……嗯……走開……」

我的情緒在他們一前一後的抽插中面臨奔潰。

「快說!妳後面有被玩過嗎?」他用力捏著我的臀部,怒氣勃發地問我。

我被快感刺激地幾近瘋狂,大喊著:「沒有沒有啊啊啊……」

他們默契地在一個人抽插的同時,另一個用力地頂我的穴。

「放過我……求妳了……不要……」我的嗓子都喊啞了,眼淚流下來,濕了又幹。

「放過妳?妳趕著回去見妳男人嗎?」

他語氣中透著危險,低頭用力咬在我的肩膀上。

「啊!」他很用力,我的肩膀甚至被他咬破了。

「和妳丈夫離婚。」他語氣冰冷地和我說。

第06章絕愛偷歡(H)

前後兩個小穴被進攻的快感讓我奔潰,可肩膀上刺痛的感覺讓我找回些理智。

「不要……」我咬著牙說。

文宇霄突然一腳踢開我身前的男人。那男人的肉棒「!」地一聲從我穴內滑出去。

「文宇霄妳幹什麽!」男人捂著被襲擊的腹部憤憤的說道。

可是卻不幸完全被忽視了。

文宇霄捏起我的下巴,轉過我的臉,我看見他目光陰冷,森森地說:「我再說一次,和妳丈夫離婚!」

我用力地轉頭,逃開他大掌的禁锢:「不要。我不要!我爲什麽和他離婚?」

「因爲我要娶妳。」他伸出舌頭舔舐我的耳垂,肉棒用力地頂弄我的後穴。

「啊嗯……啊啊……嗯嗯……」

再次襲來的快感讓我無法思考。只能跟隨他的節奏,感受他的狂猛。

「聽見沒有,和他離婚。」他以更快地速度抽插的肉穴,甚至開始用手指插著我的前面愛液泛濫的花穴。

「嗯……嗯啊……嗯啊……」回答他的依舊是我無法止住的呻吟。

文宇霄沒有聽到我的回答,撞擊地更猛烈,他拔出肉棒,在我的花穴上磨了幾下後,用力地讓巨物一插到底。

「蕩婦,聽到沒有!」

「嗯嗯……嗯啊……嗯……不要了……不要了……啊啊……」我喘息著,並且呻吟著。

文宇霄聽見我說不要更是玩命地捅我的穴兒。他的兩手握住我的嫩乳用力揉捏,像是揉面團一樣將它們揉出各種形狀。

「啊啊……放過我啊……放過我……壞了……壞了……真的壞了……」

在他野獸的進攻中,我無力地癱倒,像沒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樣任憑他擺弄。

文宇霄或許以爲我昏死過去了,在幾百下的抽插後,他射精了。而這根讓我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的肉棒也終於離開我的身體。他拿來毛巾將我紅腫不堪的小穴擦洗幹淨。然後替我蓋上被子。

我享受他替我擦洗下體的溫柔,雖然我的疼痛就是由他造成的。

後來,就在我累得真的快睡著的時候,我隱約聽見他和剛剛那個男人的對話。

「宇霄妳剛剛不是說只是玩玩而已嗎?還特地讓我也爽一爽。怎麽突然說要娶她?」是那個男人激動地聲音。他被文宇霄踹開後並沒有離開,只是一邊看著我們做愛,一邊自慰。

文宇霄的聲音低沈,我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麽。只是接下來又是那男人激動地聲音:「文宇霄妳真的假的啊?妳真的要娶她?妳瘋了吧?」

過了一會,還是那個男人的聲音:「妳知不知道這樣對妳和她都沒有好處?她一個嫁過人的女人,連我都操過了,她能有那麽好?說白了就是一雙破鞋,妳撿起來穿有意思嗎?」

然後我聽見那男人一聲悶哼,估計是被文宇霄打了。

他氣沖沖地跑出來,甩上門離開了。

我繼續躺在床上裝昏。在我終於平靜好心情後,我睜開眼。發現文宇霄正望著我。

我也望著他,冷靜地告訴他:「我不會和我丈夫離婚的。」

第07章宴會偷歡(H)

聽了我的話,文宇霄眼裏燃氣了熊熊的怒火,像是要把我燃燒殆盡。

我本能地將身體縮起來,怯生生地看著他。

文宇霄突然發狂地笑了。不知道爲什麽,我在隱約間仿佛感受到他笑聲中的嘲諷和疼痛。他盯著我,笑聲戛然而止。冷漠地如野獸的眸子掃到我身上,卻一言不發。然後他漠然轉身離開。

我把頭埋進被子裏,悶聲哭泣。

希望從此以後再也不想見。看不見就不會想念,看不見就不會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是多麽的平淡以至於無趣。

從那之後過了大約有半個月。我已經開始淡忘那一天的瘋狂,只記得我穿著皺巴巴的衣服,在家裏司機的接送下回到了清家。一切還有一成不變。清家的兄妹依舊關系淫亂,他們的吟叫聲嘗嘗穿過牆壁被住在隔壁的我聽得一清二楚。我也漸漸知道小濃在外面似乎還有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惹得清钰嫉妒抓狂。

於是這種在外人看來光鮮,而實際上卻彌亂的生活還在繼續。期間又有一次清钰抓著我來到小濃面前,和他又來了一場激狂的性愛。

我知道他是爲了讓小濃吃醋,我知道我在他心中也只剩下這麽一點價值。我知道,我在這個家什麽都不是……

然而日子還在繼續,而我依舊是清太太。所以在接到歐陽家小姐的生日宴會邀請函的時候,能陪清钰參加的就只是我這個正牌太太。

宴會上,大家虛僞地應酬,炫耀自己的首飾、衣服。

「哇,妳的鑽石戒指好皮漂亮哦。」

「呵呵……這是我丈夫送的啦,他特地跑到南非親自幫我挑選哦。從它被切割來到加工,我丈夫都是親自指導呦。」

「妳丈夫好好哦~ 」

我趁著她們興高采烈的談論的時候,悄悄地退了出來。走到陽台上,默默地喝著手中的紅酒。

身後傳來腳步聲。我失落地歎氣,宴會裏怎麽就找不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呢!所以我轉身准備離開。卻正好撞在了那人的身上。

他背著光,我卻已經看清楚他的輪廓。心頓時亂成麻。

他勾起嘴角,大手卻已經伸進我開叉的裙擺。

「蕩婦,今天內衣是什麽顔色,嗯?」

一股激流從我穴裏沖出,僅僅是他這樣一句挑逗的話,我就已經動情。

可是我那天不是已經拒絕他了嗎,他爲什麽還要找我這個「破鞋」?

「滿足我……」他低聲說著,然後在我脖子上落下綿密的吻。

「不要……會有人來……」我推開他,盡力掙紮。

他卻不管不顧,卷起我的裙子,將他的欲望插進我的身體。

「嗯!」天呐,怎麽來的這麽快。

他急不可耐地在我身上馳騁,隔著衣物揉捏我的胸部,完全不管他的動作會把我的衣服弄皺,不管我皺皺的衣服會不會引起別人的疑惑或嘲笑。

「妳的穴好棒,插幾下就這麽多水。」

「嗯嗯……不要……停下啊……」

他不管我的呻吟,但是我越夾越緊的雙腿讓他的抽插變得艱難無比。他拔出肉棒,把我轉了過去,讓我背對他。然後把我往下壓,讓我趴在欄杆上,而他則從後面占有我。

「啊啊……」看不見他的進攻讓我身體更加敏感。

「霄……不要……等會被看見了怎麽辦……」我快哭出來了。但很大的原因是因爲越來越強烈的快感。

「嗯嗯……嗯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我隨著他的撞擊而狂亂的動著,只想讓他進得更深,更用力地撞擊我穴中最敏感的那塊肉。

突然,在我的扭動中,放在陽台扶手上的酒杯被我掃落,發出刺耳的聲音。這聲音至少會引來下人吧。

「嗯……快停啊……快……啊啊啊……」在這個緊急時刻,我竟然高潮了。

第08章夜風狂狷(H)

我打破杯子,卻在這個時刻高潮,我趕緊咬著自己的手指不讓我繼續叫出聲。

霄卻突然抽離我的身體,就在我以爲他要放過我的時候,他將我轉過來,又從正面插入我。然後,他放下我被卷起的裙子。因爲我今天穿的正好是兩邊開叉的衣服,所以我前面雖然和他交合,後面卻被遮地嚴嚴實實。

果然,有一個仆人打扮的人過來打掃。霄把我抱緊,讓我的頭埋進他的胸膛。我們緊緊相貼,不認識的人怕是會以爲我們是一對恩愛的情侶。

仆人見我們這樣的情形,打掃幹淨後也就低頭離開了。

「嗯……蕩婦,妳差點夾死我!」霄低吼一聲,開始在我穴內瘋狂抽插。

敏感的身體怎麽禁得起他這麽操弄,我下體噴出的愛液沾濕他的褲子。

「霄啊……濕了……會被笑話的……」

「蕩婦!蕩婦!」對於我的話語他不管不顧,卻只是吼著辱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