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偷歡

我弓著身,雙手撐著牆壁,身後的男人扶住我的要,不斷地將他的粗大在我的花穴內抽插。

一陣悅耳的鈴聲傳來。這個是妹妹的專屬鈴聲。我心底一驚,花穴開始更快速的收縮。

「妖精,妳想弄死我嗎!」身後男人粗吼一聲,加快了他抽插的速度。

「妖精,爲什麽怎麽弄,妳永遠這麽緊,還這麽敏感……」男人的聲音在歡愛的過程中尤爲性感。

我的手幾乎撐不住牆壁,吞咽著就快流出的口水,我說:「嗯……是妳太會弄了……插得好舒服……下面都是水……嗯啊啊……輕點……我會死的……霄,不要這麽用力……嗯嗯……啊……」

「說妳是蕩婦……妳勾引我……」

「我是蕩婦……我不要臉……嗯……勾引親妹妹的男朋友……啊啊……」我說著淫蕩的話,並且在文宇霄重重地幾下搗弄後,噴出一堆花液,噴灑在他紫紅色的肉棒上。

霄的肉棒突然抽出我的身體,一陣空虛向我襲來。我轉頭妩媚地看著他。他卻把手機遞給我,並在我反應過來前,按下了接聽鍵。

「姐姐,妳怎麽半天不接電話啊?」妹妹歡快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我一下愣住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嗯!」沒想到這時候霄卻突然再次把灼熱的肉棒插進我的小穴。

「姐,妳怎麽了?」

「沒……沒什麽……」我的雙手還是撐著牆壁,是霄幫我拿著手機。他的另外一只手卻邪惡地撫在我的乳房上,或輕或重地揉捏。

我咬著嘴唇,盡力阻止欲發的呻吟。

「姐,我明天要和霄哥哥約會,妳說我該穿什麽好?」

「嗯……我……不知道。妳穿什麽……都好看……」

「姐,妳好像很累?怎麽了嗎?」

「沒什麽啊……就是正在……做運動……」聽見我的話,dfjstory.com霄明顯更加興奮了。我和他肉體撞擊的「啪啪」聲也更加清晰可聞。

「姐妳知道嗎,霄哥哥今天向我求婚了。」淩媚興奮的聲音從手機裏傳來,「我真的好喜歡霄哥哥哦!啊……這件衣服好漂亮!既然姐姐正在運動,我就先挂了。」

正在挑衣服的妹妹挂斷了電話。而我將繼續享受絕頂的快感。但是心中不知爲何有些酸澀。於是我故意對身後的霄說:「嗯……輕點……要是留下痕迹被我老公看見就不好了……」

「蕩婦!」霄低咒一聲,動作卻更用力了。他狠狠地把巨物插入我的小穴,頂入我的花心。揉著我就快漲破的乳房的手也更肆無忌憚了。

「啊……霄……不要……嗯啊……不要……」

「是妳自找的!」霄以我們的交合處爲支點,將我旋轉過來。我的小穴吸住堅硬的棒子,隨著他的旋轉,嫩穴和肉棒的摩擦讓我頻頻尖叫。

我的臉被轉到和他相對,他突然俯身狂吻住我。靈活的舌頭勾弄著我的,讓我來不及吞咽口水,讓它淫魅地順著嘴角留下來。

「妳是我的,蕩婦。」霄終於在我被快感燃燒殆盡的身後,輕輕的在我耳邊這麽說道。

而激情還在延續……

第01章廁所自慰(H)

「啊啊……哥哥……不要了……要壞了……妹妹的小穴受不住了……花心……花心被頂到了……」

我站在門後面聽著屋裏的淫聲浪叫,小手摳著我自己的小穴,任憑淫水滑下我的大腿,滴落在地上,形成一個水渦。

屋子裏面,我的丈夫清钰和他妹妹清正濃正在抵死纏綿,丈夫的大肉棒應該瘋狂似的插入小濃的穴兒。而我身爲清钰的正牌夫人卻只能在屋外自慰。我的小穴空虛難耐,自從上次清钰當著他妹妹的面和我做愛,我發現我變得更加敏感,我的穴兒只要輕輕一摸便會流出很多水。可是從上次之後,清钰也不再碰我,只是整天和妹妹厮混在一起。

就在我快要達到高潮的時候,手機震動了,在手機最後的震動中,我高潮了,內褲已經濕地不能穿了。

「妹妹,怎麽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我問。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正常。

妹妹忐忑地告訴我:「姐,我等會就要去和文家的二少爺相親,我一個人不敢去啦~ 姐妳能陪我嗎?求妳~ 」

「當然可以。」我在電話這頭笑了。我的這個妹妹,盡管20出頭,卻還像個小孩子一樣。

「果然姐姐最好了!姐姐在家對吧?我等會兒就去接妳。」妹妹小鳥般雀躍,,讓我無奈地搖搖頭。

我走進浴室匆匆洗了澡,穿上黑色絲質長裙,以及肉色絲襪,拿起包,踩著紫色的高跟鞋優雅的走下台階,在大廳等待妹妹的到來。

果然很快妹妹就到了。我和她來到一家高級餐廳,在侍者的領路下,走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外頭明媚的陽光沒有照射進這個餐廳,可是卻將那個位置渲染成溫暖的明黃色。然後,我看見了一個極其英俊的男人。柔順的頭發,深邃的五官,那一雙漂亮的暗藍色眼睛像是承載了一個海洋的憂郁,然而他的薄唇卻是微微勾起的,仿佛是一陣春風吹過。

我第一次覺得,我似乎嫁錯了人。我似乎……在看見這個男人的第一眼,就愛上了他。

「妳就是淩媚兒小姐嗎?」他微笑著沖著我妹妹問道。

妹妹羞澀地點頭。

「妳好,我是文宇霄。很高興見到那妳。」

在他和妹妹的互動中,我漸漸回到現實。這才記起,我已經嫁人,而他,很可能會成爲我的妹夫。

「這位小姐是?」他的目光投到我身上。一瞬間,我覺得我的臉會紅透。

「她是我姐姐。」妹妹低著頭說,不敢看男人。

男人微笑地朝我伸出手,我也笑著,握住他的手。然而僅僅是這樣的碰觸,卻讓我的腿心濕潤了。我竟然這樣就動情了!

我不敢直視那個男人的眼睛,我怕會陷入他海洋般的憂郁中。所以,在妹妹和他開始聊天的時候,我離席去了這個餐廳的洗手間。

脫下內褲,我發現我流出的淫水已經浸透了絲薄的蕾絲內褲。

我用剛剛和他握過的手伸進小穴重重地抽插起來,想象他用這雙手憐愛我嬌嫩花瓣的場景。

很快,我就高潮了。可是我明顯還沒有滿足。我往小穴裏插了三跟手指,不斷地深入,尋找欲望的盡頭。我的另一只手撫上我的酥胸,開始用力地揉捏。

我又高潮了兩次,可是完全不夠。小穴裏空虛地要命,好想……好想讓他來奸我……

「咚咚咚」的敲門聲音讓我的思緒稍稍回到現實。我減緩了抽插的速度,等待敲門聲的停止。

「咚咚咚」又是一陣敲門聲。

我想可能是旁邊的都有人了。所以我趕快收拾了一下子自己的著裝,擦幹了滴在地上的痕迹,慢慢地打開了洗手間的門。

映入眼簾的是男人結實的胸膛。在我反應過來之前,男人擠入狹窄的隔間並迅速地關上了門。

「怎麽是妳?」他不是應該很妹妹在用餐聊天嗎?

他卻直接把手探進我的內褲,然後抽出沾滿淫液的手指,邪惡地舔了一口,笑道:「沒想到妳的這麽甜……」

第02章暧昧偷歡(H)

「妳幹什麽!」我緊張地大喊,急忙往後退步以躲開他的手。沒想到碰到身後的坐便器,整個人跌坐到上面。

他微笑著,蹲下高大的身體,慢慢掰開我的雙腿。

「妳要做什麽!」我差點尖叫出聲,但是一想到這是公共洗手間,硬生生地將聲音降了好幾十個分貝。

他的手輕輕地撫摸我的大腿內側。在他撩開裙子看見我濕透的蕾絲內褲,他邪魅地笑了:「都濕成這樣了啊……剛剛自己玩的開心嗎?」

「妳!嗯啊……不要……」我欲惱羞成怒,卻被他的舔舐弄軟了聲音。

我嬌羞地用雙手抗拒著他,他卻強勢地將我的腿分得更開,甚至扒開我的內褲,讓他的舌頭靈活地挑逗我嬌嫩的花瓣。

「不要這樣……不行,不能這樣……」我剩余的一點理智讓我繼續推拒著他。

可是他咬齧我花蒂的動作讓我徹底崩潰。我竟然,只是這樣就又高潮了。

「啊!!」噴湧而出的愛液整個飛濺到他英俊的臉上。他用手抹了一點,放在嘴裏品嘗,然後,又沾了一點放到我嘴邊:「要嘗嘗自己的蜜汁嗎?」

我呆愣地看著他惡魔般的動作,然後,他輕輕地將他的手指放入我微張的紅唇中。我不自覺地舔弄起來。我的舌尖摩擦著他的手指,惹得他舒暢地一聲呻吟。他抽出手,灼灼地看著我:「果然是一個小妖精!」然後,只聽得「刺啦」一聲,他竟然將我的內褲撕開。我趕緊用手掩住春光。他卻不緊不慢的地脫掉自己的褲子,慢慢將他的巨物掏出來,讓這個巨物一點點地靠近我。

「不要……」我搖頭。可是我卻沒有掙紮。我很想要。剛剛緊緊是幻想它插入我的小穴就讓我高潮了好幾次,現在真正看見了,我完全能感受到我的花瓣在不住激動地顫抖。

他雙手扶起我的腿架在肩膀上,「吱」的一聲,這個巨物勇猛地滑進了我的甬道,觸碰到我的天堂。

「啊……」我快樂地叫著,竟又高潮了。

「小妖精裏面怎麽會有這麽多嘴,一張張饑渴地吸住我……」他低聲在我耳邊呢喃,引得我穴兒更瘋狂的收縮。

「啊!」他大吼一聲,扶著我的腰玩命似的抽插。他的肉棒像是鑽機,像是要把我的花穴鑿出一個洞一樣地侵襲我。也不知道快速地抽了幾百下還是幾千下,那個巨物噴出粘稠的白液,煨燙著我敏感地幾乎出血的花穴。

我的穴兒還在密密地包裹住他稍微有些變軟的肉棒。而他休息片刻後正准備再次舉槍上陣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我猶豫了一會,見他不在有動作,所以打開手邊的包包,將手機拿了出來。

剛接通,就是妹妹急促的聲音:「姐,妳現在在那?」

「我……我看妳們聊得那麽開心,不好打擾妳們,所以就先走了。」

「啊……姐姐怎麽這樣……剛剛服務生告訴我說,文先生公司有急事就先走了。妳們一個兩個的,就這樣把我給抛下了,討厭死了!」

「妹妹,我……」我想道幾句歉,可是身上的男人惡作劇似的頂了一下我的小穴。

「好啦好啦……沒事的。那我也走了。我回家去了啊。」

「嗯嗯……嗯……」我根本說不了完整的話。因爲他竟然有開始肆無忌憚地侵略我的身體。所幸妹妹先挂斷了電話,否則這浪叫要是被聽見了,還不知道會掀起怎樣的巨浪。

「舒服嗎,小妖精?」

「嗯嗯……嗯啊……嗯……舒……嗯服……」我舒爽地忘記了一切,我媚笑地張開雙臂,抱著他,瘋狂地叫喊。

第03章激情偷歡(狂H)

狹窄的空間帶給我壓抑,渴望爆發的快感。

我的裙子被他脫掉,內褲被他撕碎,全身只剩下肉色的吊帶絲襪和紫色的高跟鞋。我的腿架在他的肩上,在一聲聲尖叫中,我達到一次次高潮。

他突然抱起我,把我壓在隔板狂插了幾下,可是又覺得不過瘾,抱著我轉了一個圈後,他坐在馬桶上,而我的小穴也因爲這樣的姿勢而被刺入地更深。但是,就在我享受更深入的性愛時,他卻突然不動了。

「嗯嗯……動啊……」我難耐的扭動下體渴求他。

他笑得很邪惡,依舊不動,只是揉捏著我的乳房,一上一下地扯弄:「想要嗎?」

「要啊……」他五指包籠我的乳房,卻無法整個罩住我飽滿的雙乳。他的五指間露出許多白花花的乳肉和豔紅的乳尖。

他盯著紅豔豔的乳頭,伸出舌頭輕輕地挑逗。然後才唇齒模糊地和我說:「想要就自己動。」

我咬著嘴唇,好幾次想上下套弄,可是這實在太淫蕩,我做不出來。我的小穴被他的肉棒充實,可是裏面卻越來越瘙癢。

他舔弄我乳房的動作更加淫靡。

「啧啧……」他的唇舌或吸或舔,在我胸乳上制造點點紅梅的同時,也讓我下體更加寂寞難耐。

「不要……求妳,快動啊,快插我……」

「要我動,還要快動?小妖精怎麽可以這麽騷?」他笑著在我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又低下頭,伸出舌頭開始舔我的乳溝。像是有一條蛇在我雙乳間滑動,我興奮的渾身顫抖,臀部開始自動地搖擺起來。穴內終於被稍稍滿足了。我抛棄一切,瘋狂地上下套弄他的肉棒。

「哦!小妖精……這麽騷亂,這麽緊,是要咬斷我的肉棒嗎?真想奸死妳……」他托起我的臀部,幫助我的小穴更快地吞吐他的肉棒。

「小妖精,喊我的名字,喊我霄……盡情叫出來吧……」

「嗯……霄…霄……霄啊……啊啊!」我又迎來一個高潮,他也在小穴快速的收縮中將精液激射到我體內。

我大喘粗氣地趴在他身上。他的手來到我們的交合處,畫著圈圈,挑逗我被撐開的薄壁。

「真該讓妳自己看看妳淫亂的樣子。」他也在喘息,但是在說完這句話後,他突然不說話了,目光熾熱地看著我,嘴邊勾起邪惡的笑容。接著,他竟然抱著還在高潮余韻中的我,走出了隔間。

天啊,他想幹什麽?他不怕被人看見嗎?

我害怕地胡亂扭動身體:「不要,快回去……求妳……別動,恩啊……」他的肉棒還在我的身體內,並且在他走動的時候,他會冷不丁地用力頂幾下。

「嗯!」他悶哼一聲,「小妖精,妳的小穴會把我吸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