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一族

還想…再…再…要…要一次高潮…嗚嗚嗚…」蔣淑萍的記憶力,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在性的方面主動提出要求,想起來自己居然是在被人輪奸的時候說出來的,雖然她內心深處真的還再想要一次高潮,蔣淑萍還是痛苦地哭了起來。

「大姐!大姐!別哭啊!正爽著呢?哭啥啊!乖!聽話別哭了!告訴兄弟,你出門前,你老公怎麼操的你啊?用什麼操的?操的你那啊?」「我…老…老公…用…用…雞巴…操…的…操…操的…我…我逼…逼…」第一次主動說出性方面的要求後,蔣淑萍在光頭男人不斷的羞辱調教下,傳統道德下的羞恥感徹底被摧毀了,終於說了男人逼著她說出來的淫話。

「怎麼操的你啊?」「讓…我在床上趴著,他站在後邊…操…操的」終於把自己平時聽到都覺得臉紅的淫詞浪語第一次說出來之後,蔣淑萍突然覺得這麼說也沒有什麼,第二次的回答語氣暢快多了。

「哈哈哈!大姐真乖了啊!早這麼就對了!早這麼你不早就多舒服幾次了!

好!真乖!別怕大姐!你這麼漂亮,操起來這麼舒服,兄弟怎麼舍得傷害你呢!

乖乖聽話!兄弟讓你爽了,你也讓兄弟也爽了!兄弟一定把你安全送回家!好不好?」「嗯!好的!大姐聽話!大姐乖了!」蔣淑萍覺得這個面向凶惡的男人,不想開始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凶狠殘暴,雖然是在威逼淩辱自己,但是覺得就是想玩樂,並不是要傷害自己。想想自己也徹底被淫弄的放開了,就索性就配合了起來。

「大姐真好!真乖!告訴兄弟!你老公雞巴大不?厲害不?」「大…哦…不…不…不大…不厲害…」「有沒有兄弟的雞巴厲害啊?」「…沒…沒…有你…的厲害」「沒我的什麼厲害啊?」「…沒…沒…有你…的…的…雞…雞巴…厲害…」

「那你想不想更多的雞巴替你老公操你啊?讓你老公給你找更多的大雞巴操你?」

這個問題一下子觸到了蔣淑萍的痛處,她雖然決定順從這個男人對自己語言上的羞辱了,但是還是一時回答不出口。

光頭對著瘦高男人微微一笑,瘦高男人會意的也一笑,把那兩根讓蔣淑萍欲仙欲死的手指又伸進了她的逼裡,在她G點部位再次摳弄了起來,同時,另一只手威脅性的捏在了夾著她奶頭的一個夾子。

「想!想!我想更多的雞巴操我!我讓我老公給我找更多的大雞巴操我!…

嗚嗚嗚…」蔣淑萍怕極了那種再次性蹦極式的感覺了,趕緊把光頭男人希望她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但是因為觸及了內心的痛處,說的同時也哭了起來。

「別哭啊!怎麼又哭了你大姐!都說了乖了啊!別哭了!好好的回答一遍兄弟的問題!兄弟就送大姐回家,好不!不過你這麼想要,一定很騷!告訴兄弟,你是不是個騷逼啊?」「…我…我…我騷…大姐…大姐…是…是…個騷逼…」「哈哈!大姐真騷啊!本來就是騷嗎?有啥害羞的!來把兄弟讓你說的話連起來說一遍!」「…大姐…大姐…是個騷逼!大姐想要大姐的老公找更多大雞巴來操我!

操大姐這個騷逼!」蔣淑萍此刻的心情極為的複雜,被人綁架內心恐懼,被人淩辱內心屈辱,但同時又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性渴望,渴望著再能有一次那讓自己欲仙欲死的性高潮。自己的老公沈德峰曾無數次逼著自己說出來類似的話,但是自己從來說不出來,而且就是讓老公帶著去找別的男人做愛,也是被迫著去的。現在,居然是在被人綁架輪奸的時候,說出了自己平時最難說出口的話。

「哈-哈-哈,嫂子,你受驚啦!這其實是大哥給你安排的一場戲!」隨著一陣放聲大笑,臥室的門打開了,又進來兩個人,說話的人蔣淑萍非常熟悉,正是多次操過自己的劉棟。而劉棟旁邊站著的那個人,蔣淑萍更熟悉,正是自己的老公沈德峰!

身上綁著的繩子已經被飛快地全部解開了,蔣淑萍沈底恢複了自由。看著眼前的劉棟,看著眼前的自己老公沈德峰,蔣淑萍猛然間全都明白了,想起自己剛才所說的話,想起自己剛才的各種淫蕩姿態,想起自己高潮時候的樣子,蔣淑萍傳統道德觀念在蔣淑萍思想上形成的那一道對性抵制的閘門,沈底被摧毀了,她頭一歪,癱軟再了床上。

沈德峰一直覺得有一件事上很鬱悶,雖然已經找人淫弄自己老婆好多次了,可老婆蔣淑萍就是騷不起來,每次雖然都跟著自己去玩了,但都是被迫似的去的,不管怎麼操她,自己老婆總是給人勉勉強強委委屈屈的感覺。

昨天他沒回家,在學校機房上網,便找人討論這件事,正好剛輪奸完吳婭的劉棟回去了,也在上網,便興致勃勃地對沈德峰聊起了當天的事。當然劉棟沒說實情,只是說自己玩了次輪奸遊戲,非常的刺激。剛玩過輪奸的劉棟,非常想在蔣淑萍身上也玩一次輪奸,就試探性地問了沈德峰,沈德峰也正好有這個意思,二人一拍即合。

可二人有沒有具體想法,正好小薇的老公「菠蘿」也在線,「菠蘿」雖然性格比較悶,但是淫妻傾向特別強,尤其在調教老婆成為淫妻上,手段花樣非常多,更關鍵的,菠蘿還有個能把女人弄得吹潮的絕活。沈德峰說了他和劉棟的設想,讓菠蘿給出出主意,菠蘿很快就給他想出了這個假裝綁架輪奸的遊戲。

具體方案有了,可三個都沒乾過這種事,雖然是演戲,可畢竟要做成真的像綁架的樣子,於是劉棟推薦了王昆。王昆也是群裡的,平時就是在社會上混的,幫人討債真的綁架都乾過,這點事自然不在話下了,下午還聽劉棟說了沈德峰夫妻的事,高興的答應了。

於是,四個人的這個綁架輪將蔣淑萍的計劃就徹底完成了。沈德峰帶回家的衣服是劉棟今天給他送去的,加個燒鵝是為了做的更逼真,騙蔣淑萍穿上制服裙這個主意是菠蘿想出來的,是想玩的更刺激點。蔣淑萍被挾持去的那個房子,劉棟管著拆遷,利用職權給自己謀了很多私立,十多處房産,這是劉棟在花園區的一套別墅,裝修完了一直沒住。在蔣淑萍被挾持到那不久,得到信的沈德峰就也到了那,只是蔣淑萍被蒙著眼睛看不到,但她被淫弄的整個過程沈德峰都一直在觀看。

綁架蔣淑萍上車的時候,拉蔣淑萍上車的是王昆菠蘿二人,劉棟在開車,自己一說話蔣淑萍自然就聽出來了,所以讓王昆菠蘿來語言嚇唬蔣淑萍,菠蘿開始很緊張,假裝綁架,可假戲畢竟在真做,他開始嚇得說不出來話。王昆第一句就差點就說漏了嘴,到了別墅劉棟後來耳語囑咐了他,告訴他既要做的逼真,又不要太凶,免得把蔣淑萍嚇出事來。綁起來蔣淑萍後,為了加強她的屈辱性,以便摧毀她的精神底線,便拿掉了她戴著的眼罩,這也是菠蘿的主意。

王昆菠蘿調教蔣淑萍的時候,沈德峰和劉棟躲在臥室前邊陽台上,透過窗簾的縫隙一直在觀看著,整個過程沈德峰覺得非常滿意,看到最後蔣淑萍終於說出了自己最想讓她說出來的話,沈德峰下了陽台,走回客廳,和劉棟一起推門進了屋。

「哈哈!嫂子啊!得罪了!得罪了!這大哥和我商量送給你的一個禮物!」

劉棟兩眼冒火,看著床上一絲不掛的蔣淑萍。

「是啊!是啊!大姐!別害怕別害怕!兄弟沒嚇住你吧!哈哈哈……」王昆雖然這麼說著,又把褲衩脫了下來,露出了那個又粗又短的雞巴。

「哎呦!嫂子啊!剛才憋死我了!來趕緊讓兄弟再操一炮!」劉棟話還沒說玩,就脫光了衣服跳上了床,拽過來一絲不掛的蔣淑萍,讓她跪趴在床行,撅起屁股,一手拽著她的肩膀,一手抓住她一只奶子,把長杆大蘑菇式的雞巴,狠狠地操進了蔣淑萍的逼裡。王昆看的興起,也趕緊跳上了床,按著蔣淑萍的頭,撩起她被操的散亂蓋住臉的長頭髮,把粗雞巴塞進了蔣淑萍的嘴裡。

淫妻傾向強烈的菠蘿沒有上來,他只喜找別的男人歡淫弄自己的老婆,對於淫弄別人老婆一點興趣也不大。沈德峰興奮地看著自己老婆被兩個男人輪奸著,他發現,蔣淑萍經過這次調教之後,果然騷了起來,被劉棟大雞巴猛操的時候,蔣淑萍嗷嗷地浪叫了起來,王昆把自己塞進她嘴裡,蔣淑萍居然在主動地給他口交。這樣的表現,在以前的自己老婆身上,是不可能出現的,看著老婆被操的淫蕩的樣子,沈德峰興奮異常,褲襠裡的雞巴激烈地跳動了起來。

劉棟操的有點累了,王昆趕緊換下了他,在自己雞巴上戴了一個避孕套,把自己的雞巴從後邊操進了蔣淑萍逼裡,劉棟來到前邊,把自己的大龜頭放在蔣淑萍嘴裡,蔣淑萍馬上就不由自主地舔了起來。

劉棟操蔣淑萍沒戴套,經常玩多人性交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最多一個常和女人做愛的男人可以不戴套,其它人都最好都要帶套,因為不同的雞巴都要在一個逼裡操,都不戴很不安全。

「大哥!這下嫂子可真浪啊!這把我雞巴給咬的!咬住就不撒嘴了!哈哈!」

劉棟一臉陶醉,回頭對沈德峰說。

「是啊!是啊!大姐這犯起騷來了!這逼操著更爽了!」後邊的王昆也趕緊應和。

「是啊!哈哈!我這老婆子終於變騷逼了!她就應該當個婊子,讓更多人操她!」說出這話的同時,沈德峰變得更興奮了。

兩根大雞巴,一個嘴,一個逼,劉棟和王昆不斷地交叉換位,讓蔣淑萍換了好幾個姿勢,變著花樣奸淫了她很長時間。最後兩個人都射了精,劉棟把精液直接射進了蔣淑萍的逼裡,王昆想射在蔣淑萍嘴裡,結果太著急了,套剛摘下來就射了,精液噴了蔣淑萍一臉。

蔣淑萍還沒來得及喘氣,沈德峰就跳上了床,讓她側身躺著,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屁眼裡。這幾年蔣淑萍年紀大了,沈德峰感覺自己雞巴不太粗,老婆的逼又變松了,操逼興奮感不強了,便開始操蔣淑萍的屁眼。蔣淑萍開始覺得疼,受不了,可又沒辦法反對老公,只好忍著疼,任憑老公操自己屁眼,時間一長了屁眼也就被徹底操開了。

作為一個有著強烈淫妻傾向的丈夫,沈德峰最興奮的事情,就是在妻子逼裡還帶著別的男人精液的時候,去操妻子的屁眼。

為了更進一步消除蔣淑萍的羞辱感,讓她變得更騷,菠蘿出主意,讓劉棟找來了一面方鏡子,叫蔣淑萍看著自己的淫態。劉棟拿著鏡子,先讓蔣淑萍看自己噴滿了乳白色精液的臉,接著慢慢往下移動鏡子,讓她看著由於發情而堅硬挺起的奶頭,讓她看自己整在往外冒著精液的逼,最後,劉棟拿著鏡子站遠了一些,讓蔣淑萍看著自己被老公操屁眼的全景。蔣淑萍一度閉上了眼鏡,王昆就按著她的頭,分開她眼皮,強制讓她看著。

沈德峰仍然是很快就射精了,拔出雞巴,讓蔣淑萍過來舔乾淨,以前蔣淑萍很難自願地乾這種事,這次居然忘情地舔著老公的雞巴,沈德峰的雞巴上沾了少許從她屁眼裡帶出來的大便,蔣淑萍一點都沒在意,把老公雞巴上的精液和大便一起舔,舔得乾乾淨淨。

沈德峰叫菠蘿也去操一下自己老婆,菠蘿擺了擺手,沒有上床去操蔣淑萍。

起身站在床邊,把手指伸進了蔣淑萍溢滿精液的逼裡,又開始摳弄著她的G點部位。剛被激烈輪奸過的蔣淑萍馬上就興奮了起來,再次嗷嗷大聲浪叫了起來,很快又來了一次高潮。這次高潮反應更是激烈,整個身子哆嗦成了一團,噴出了更多的淫水,打濕了大片床單。

四個人坐到了床邊邊,欣賞滿臉精液,屁眼和逼裡流淌著精液的蔣淑萍,命令著她擺出各種淫蕩姿勢來,蔣淑萍乖乖地一一照做了。

時間已經十一點了,都有點餓了,讓蔣淑萍去洗個澡,劉棟拿出事先叫好的酒菜,擺在桌子上,四人邊吃邊喝。蔣淑萍洗澡出來,劉棟按菠蘿交代的,拿出了事先準備好了的各種淫具,先讓蔣淑萍穿上了一雙金色細高跟帶編式涼鞋,又叫她換上一身黑色吊帶開襠式情趣內衣,接著給她夾上乳夾,戴上穿戴式震動假雞巴,塞上肛門塞。下午還穿戴簡樸乾,辛勤做著家務,賢妻良母的蔣淑萍,此刻已經被徹底打扮成了一個淫娃蕩婦。

依然是依照菠蘿的建議,沒有允許讓蔣淑萍坐在桌子邊,而是讓她想狗一樣得趴在了地板上。沈德峰拿過來一個盤子,在裡邊放了一些飯菜,端到蔣淑萍面前,放在地板讓,讓蔣淑萍學著狗的樣子,趴在地板上舔著吃。此刻,雖然蔣淑萍已經徹底淫蕩了起來,但是對這種下賤的狗一樣的吃東西方式,還是有點遲疑。

劉棟按了一下手裡的遙控開關,震動型穿戴式假雞巴在蔣淑萍逼裡激烈震動了起來,蔣淑萍被刺激地嗷嗷浪叫,迅速地舔吃乾淨盤子裡的食物。

感覺對蔣淑萍的深層次淩辱果然奏效了,菠蘿為了試試是否已經腐蝕掉了蔣淑萍的基本人格尊嚴,讓劉棟又往盤子裡倒了一點果汁。果然,蔣淑萍沒等再被下命令,就狗一樣地伸著舌頭舔喝著盤子裡的果汁。菠蘿覺得差不多了,蔣淑萍在持續的淫虐調教中,基本人格尊嚴已經喪失了,即將成為一個下賤聽話的徹底淫妻。

菠蘿對沈德峰會意的一笑,示意他淫妻計劃成功了,沈德峰內心非常得激動,幾年以來,想把自己老婆變成淫妻的夢想終於實現了。他倒滿一大杯酒,其他三個人也配合地倒滿了酒,四個人舉杯相碰,一飲而盡,以示慶賀。

為了徹底讓蔣淑萍接受成為淫妻的事實,沈德峰煞有介事舉行了一個小小的儀式,這也是菠蘿給他設計的淫妻計劃的最後一步了。接過劉棟遞給他事先準備好的帶著項圈的狗鏈,沈德峰走向了跪在地下的蔣淑萍。

蔣淑萍腳上穿著四寸細高跟的性感金色高跟涼鞋,身上穿著黑色吊帶開襠式情趣內衣,胯下戴著穿戴式假雞巴,屁眼裡塞著肛門塞,奶頭上夾著乳夾,傳統道德觀念在她思想上形成的種種禁錮,已經被徹底摧毀了,以往傳統式賢妻良母的她,此刻已經徹底地成為了一個下賤的淫娃蕩婦。

沈德峰遞給她一個小卡片,上邊寫著事先寫好的詞,他來提問,讓蔣淑萍照著卡片上的詞來回答。

「你是誰?」「蔣淑萍!」「我是誰!是你的什麼人?你是我的什麼人!」

「您是我的丈夫!我是您的妻子!」「什麼樣的妻子?」「下賤的妻子!聽話的妻子!淫蕩的妻子!任憑老公玩弄的妻子!更希望老公找更多的男人一起操我玩我的妻子!」「你喜歡做這樣的妻子嗎?會忠心耿耿做我這樣的妻子嗎?」「是的!我非常喜歡做您這樣的妻子!我會忠心的伺候您!希望您能用各種下流的方式玩弄我!更希望您找更多的朋友來一起玩弄我!我也會忠心地伺候您找來一起玩我的朋友!」「你發誓!」「我發誓!發誓做您最聽話最下賤最淫蕩的妻子!」

沈德峰拿過來那個帶著項圈的狗鏈,蔣淑萍趕緊往前緊爬兩步,更加虔誠地跪好,一臉享受的表情中,讓沈德峰把狗鏈項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沈德峰牽著手裡的狗鏈,看著已經成為最合格淫妻的妻子蔣淑萍,非常得興奮,非常得滿意,非常得高興,牽著蔣淑萍在客廳裡連續爬了好幾圈,然後握著狗鏈,坐在了沙發上,分開腿,擡起了屁股。

「蔣淑萍!」「在!」「舔我的屁眼!」「是!」蔣淑萍跪趴兩步,低下頭,狗一樣的把舌頭伸出來老長,臉上居然浮現出了幸福的表情,認真地給老公舔起了屁眼。沈德峰興奮異常,夢想中的時刻終於到來了,他萎縮了的雞巴突然猛地一陣抽搐,一股濃精射了出來,噴到了蔣淑萍的頭上。

「大哥!恭喜恭喜啊!讓嫂子也來伺候伺候我們啊!」劉棟看著眼前這一淫蕩的場景,早已經憋不住了。

「哈哈!多虧了你們幫忙啊!老婆!還不趕緊去謝謝你老公的朋友們!」「是!」在沈德峰的牽引下,蔣淑萍乖乖地爬了過去,挨個給劉棟三個人舔起來屁眼,舔完屁眼,又開始舔雞巴。

劉棟和王昆看著眼前活色生豔的情景,享受著蔣淑萍的舌頭,一臉陶醉。菠蘿的心情卻一點也不高興,他是多麼想也有這麼一個合格的淫妻老婆啊!可他的老婆小薇從來不聽他的,雖然能給沈德峰設計出這麼完美的淫妻計劃,但是對於他的老婆小薇,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為了讓蔣淑萍充分享受成為淫妻後的快樂,四個人又牽著她到了臥室,上了哪張舒適的大床。劉棟和王昆一前一後,劉棟操蔣淑萍屁眼,王昆操蔣淑萍的逼,沈德峰站在床頭,牽著掛著蔣淑萍脖子上的狗鏈,把雞巴插進了自己老婆的嘴裡。

蔣淑萍身上的三個洞都被插入了雞巴,她扭動著全身,盡力的去應和著每一根雞巴對自己身體每一個洞的抽插。

菠蘿站在床下,每當劉棟和王昆操了一個陣子,下來歇息的時候,他就用兩個手指,去刺激蔣淑萍的G點,讓她達到吹潮。蔣淑萍享受完吹潮之後,劉棟和王昆再上去操,過一會下來,菠蘿再把蔣淑萍弄到高潮。如此十來個回合,劉棟和王昆累的都爬不起來了,一直都是劉棟操屁眼,王昆操逼,沈德峰看王昆雞巴太粗了,怕老婆一開始承受不了。

這一晚,蔣淑萍體驗到了她一生中都沒有經曆過的性享受,十來次的連續性高潮,已經讓她興奮到了極點,精疲力盡地癱軟在了床上。

「嫂子!當淫妻的感覺比當賢妻的感覺好吧!哈哈哈……」劉棟躺著床上,捏著蔣淑萍的奶子,興奮地問著她。

「當…淫…淫妻…的…感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