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一族

解開扣子的襯衣被慢慢地褪了下去,蔣淑萍意識到自己的兩只奶子一覽無余地展示在了要輪奸她的男人們的面前,她的兩個奶子不是很大,有點下垂,不過她個子高挑,身形頎長,兩只奶子襯著著她的身材看起來很協調。蔣淑萍屈辱的淚水流淌地更猛烈了,男人們頂著她的後背,抓著她的胳膊,強制把她的胸挺了起來,並且把這個姿勢保持了很長時間,似乎是在展示欣賞她的奶子,更是在故意的加強她的羞辱感。

短裙的扣子被解開了,拉鏈也被拉開了,材質高檔面料柔滑的絲質短裙,順著穿著肉色絲襪的光滑大腿,自動滑落到了地上。勉強拉上都沒有完全蓋住陰部的黑色三角內褲,被一只手輕輕的拉住了,兩條穿著肉色絲襪的修長大腿被強制並攏了起來,黑色的內褲順著肉色絲襪緩慢地被拉了下來。那只手拉下她內褲的動作非常地緩慢,卻又是無比地堅定不移,彷佛是在揭開一道已經端上桌子的美味菜肴上的蓋子。

在內褲被拉到腳踝的一剎那,蔣淑萍徹底地絕望了,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徹底放棄了抵抗,想著想讓這些男人對她的輪奸趕緊到來,以期望能夠早點結束。

「大哥!這老娘們真不錯啊!不行了,我那一炮還沒打完了,憋不住了,讓我再操一會兒!」又是一陣淫笑,男人們把她按到了床上,她的肉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沒有被被脫掉,男人們強制她撅著屁股趴在床沿上。絕望的蔣淑萍已經徹底放棄抵抗了,馴服地讓男人們強制她擺出了這個淫蕩的姿勢,似乎男人們也看透了她的心思,放開了按著她的手。

「大姐!這就對啦!乖乖聽話哦!兄弟再讓你爽一會兒!」身體不在掙扎了,心理上也完全放棄了抵抗,蔣淑萍馴服屈辱地跪著,任憑後邊男人的大雞巴在自己的逼裡任意抽插。粗大雞巴的強力抽插,給陰道帶來不間歇的強烈刺激,女人生理的本能,讓蔣淑萍的逼裡慢慢地濕潤了起來。

「哎呦!大姐發騷了啊!逼裡都流水兒啦!哈哈……別著急,兄弟再操大姐操得賣力點!」蔣淑萍感覺,後邊的男人簡直就是一頭髮情的公狗,按著她的屁股,用粗大的雞巴在她逼裡瘋狂地抽插著。男人強壯有力的身體,隨著來快速的抽插動作,把蔣淑萍瘦弱苗條的身體沖擊地來回晃動,極粗的雞巴把她的陰道漲得滿滿的,再加上劇烈的抽插,讓她不由自主的發出了呻吟聲。

「哈哈……大姐啊,你這逼可真不錯啊!操起來真舒服啊!怎麼樣,兄弟的雞巴不錯吧?操的你舒服不舒服啊?」隨著一陣長長的低吼聲,男人射精了,蔣淑萍兩腿一軟,頭一歪,癱倒在了床上。她意識到,只是第一個男人剛操完自己,還會有其他男人的的雞巴馬上再操進自己的逼裡,她現在唯一想的,就是這一切趕緊結束,這些人能放自己回家。

「先把她綁起來!咱們先去歇會,喝點水!一會再來玩她!」蔣淑萍感覺自己這下徹底全裸了,身上僅剩下的高跟鞋和絲襪都被脫了下去。男人們命令她平躺在了床上,她的雙手手腕被綁到了一起,拉到腦後,然後被緊緊地栓到床頭上,她的每條腿的大腿和小腿被綁到了一起,兩腿不得已地自然叉開了,兩條小腿被交叉搭在了一起,一條繩子把雙腳腳踝綁到了一起。

「哎呦!哥們!你這綁人的技術不錯啊!那天一定教教我啊!」綁蔣淑萍的事情都是一個人做的,這個人動作嫻熟,一會就完成了這個高難度的綁縛方式。

綁完這些,這個男人又在她的身上加了幾條繩子,把她固定在了床上,蔣淑萍感覺自己連滾都滾不了了,固定好她之後,男人又在她的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

雖然眼睛戴著眼罩,看不清眼前的情景,但蔣淑萍感覺到自己現在被制成了一個活人性具,兩手綁在腦後,雙腿舉在空中,屁股下墊著的枕頭讓自己的逼暴露無遺,而且顯得更加突出。

蔣淑萍一動也動不了了,也不再徒勞的喊叫了,默默的等著不知道還有多少根的大雞巴,任意操自己這個活人做成的性工具。男人們並沒有馬上操她,先給她的嘴裡帶了一個球形口塞,又在她的奶頭上夾了兩個夾子,最後蔣淑萍感覺到一個粗大的表面帶著突起的假雞巴被塞進了自己的逼裡。

做完這一切的男人們居然拿掉了她的眼罩,蔣淑萍趕緊使足了勁歪頭去看,可她看到的卻只是一道正在關著的門。蔣淑萍發現,這是一個裝飾豪華的寬大臥室,自己躺在一張精美的席夢思大床上。她努力地盡量翻動身體,卻一點也動不了,只能看著自己被綁得像一個粽子似的身體,兩個奶頭上還夾著兩個小巧的夾子,自己的逼裡插著一個粉紅色的假雞巴,這個雞巴很長很粗,更開怕的是這個雞巴居然是安裝在一個奇形怪狀的機器上的。

蔣淑萍正在胡思亂想中,那個古怪的機器突然嗡嗡一響開動了起來,帶著突起的假雞巴也隨之在她的逼裡抽插了起來,更難受的是,這個假雞巴在她逼裡做活塞運動的同時,還在不停地轉動著。蔣淑萍發現,她的頭下被墊著一個枕頭,頭擡了起來,能清晰的看清楚那個假的大雞巴在自己逼裡來回的抽插。她明白了,這是那些男人們故意這麼做的,就是要讓自己看著自己被假雞巴操,她不忍再看下去了,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機器永遠不知道累,蔣淑萍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了,她微微地睜開了眼睛,那個假的大雞巴依然在賣力的抽插著她的逼,頻率、節奏、力度絲毫都沒有改變。

蔣淑萍開始還在抵抗著著身體的本能反應,後來感覺身體越來越軟,精神上的抵抗也徹底投降了,任憑假的大雞巴操著自己。大雞巴抽插的強烈刺激,使得蔣淑萍在女人特有生理特徵下慢慢地有了反應,淫水肆虐地從她的陰道裡湧了出來,逐漸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流了下來。

門一開,進來了兩個男人,沒有再戴頭套,蔣淑萍看見一個三十五六歲,身材魁梧,光頭,脖子上戴著手指頭粗的金鏈子,另一個三十三四歲,個子挺高,身材很瘦,有點彎腰。這兩個男人她都不認識,也從來沒有見過,看著兩個男人把頭套都摘了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兩個人看著正在被假的大雞巴不停操著的蔣淑萍,再看看她已經流滿大腿根的淫水,一陣得意的淫笑。「怎麼樣啊!大姐!舒服了吧!別怕,兄弟弄你來就是為了讓你爽爽!不會害你的,哈哈……」光頭笑嘻嘻地對著蔣淑萍說。

「求求你們啦!放了我吧!讓我回家吧!我老公還等著我那!我還有個孩子,剛上高中……求求你們啦!……」瘦高的男人拿下了蔣淑萍嘴裡的口塞,剛一恢複說話能力,蔣淑萍就不停地求著情,希望眼前的兩個男人能放了自己。

「哎呦!大姐!沒讓你爽透了呢!怎麼能讓你走呢!不過你別怕,只要你聽話,兄弟一定不會傷害你的!」「聽話!聽話!大姐一定聽話!求求你們……」

「大姐真乖!那告訴兄弟,剛才兄弟操你,你逼裡有精子兒了,誰操的你啊?什麼時候操的啊?」「我老公……剛……出門……的時候!」「真乖大姐!那告訴兄弟,你老公怎麼操的你啊?用什麼操的?操的你那啊?」「我……老……」這種下流的淫話,蔣淑萍說不出來了。

「哎呦!這大姐又不乖了!來兄弟亮亮你的絕活吧!給大姐再舒服舒服!也讓大哥學習學習!」用下流的話羞辱蔣淑萍的,一直是那個光頭的男人,蔣淑萍聽出來了,從自己被拉上車,說話最多的,第一次操自己的,都是這個男人。

瘦高男人一直也沒有說話,聽了光頭男人的話,不好意思地一笑,讓光頭幫著他拿掉操了蔣淑萍很長時間那個機器。蔣淑萍總算感覺松了一口氣,但隨即瘦高男人就把手指伸進了她的逼裡,她感覺到,這個男人的手指在自己逼裡熟練靈活地摳弄著,很快一種抑制不住的興奮感,就從她的逼裡不由自主地傳向了她的大腦。

這個瘦高男人,是在尋找並刺激蔣淑萍的G點。G點不是陰蒂,指大約位於女性陰道下1/ 3、靠近恥骨的陰道前壁的一塊區域,不是所有女人都有G點,不同女人的G點位置也不一樣,但G點是女人在性方面最敏感的部位。一旦經驗豐富的男人,能夠準確地找到女人的G點,並進行適當的刺激,女人就能達到一種特殊的高潮,「潮吹」。「潮吹」和做愛抽插時候出現的高潮不一樣,比普通的高潮層次還要深,給女的的快感更強烈。女人吹潮的時噴出大量液體,這灘無臭無味的透明液體急速湧出,很像海浪打上岸邊岩石,浪花四散,所以把這種高潮稱之為「吹潮」,在生理學上生理學家們把這種現象叫做「女性射精」。

上次慕楓和賈鈴在車庫做愛的時候,賈鈴來的就是這種高潮,那次是在特殊的心態下,賈鈴心情過分激動,來了吹潮。平時女人是很難達到吹潮的,要想來吹潮,需要男人經驗極其豐富,首先能夠準確地找到女人的G點,並能力度適當地對G點位置進行刺激。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G點,而且不同女人G點位置大不相同,找到了還的要進行力度適當的針對性刺激,所以有這種本事的男人實在是太少了。

如果是自己的妻子或者長期的性夥伴,由於兩個人彼此熟悉了解,並且長期多次做愛,找到G點的難度還不是很大。但是如果面對的是一個陌生的女人,要通過手指的刺激來找到這個女人的G點,實在是太難了。需要先用手指進行試探性刺激,然後觀察女人表情的變化,感覺女人陰道的反應,不斷地調整刺激位置,再觀察再試探,進而找到這個女人獨有的G點位置。

這個瘦高男人,確實是這方面的專家級人物,他把手指伸進蔣淑萍逼裡,來回的變換著力度大小,試探著不同的位置,通過觀察蔣淑萍細微的表情變化,感覺她陰道內壁的細小反應,很快就找到了蔣淑萍的G點。

瘦高男人對光頭微微一笑,兩根伸進逼裡的手指靈活的摳動,開始了對蔣淑萍的G點的刺激。隨著兩根手指的不停觸碰,蔣淑萍感覺到一陣陣抑制不住的興奮感,感覺陰道裡發出了強烈的生理快感,難以描述的快感源源不斷被傳送到大腦裡,像一股股決口的洪流沖擊著蔣淑萍的精神防線。

「啊-啊-啊……」蔣淑萍不由自主地大叫了起來。

「啊——啊——」蔣淑萍的吹潮來了。

隨著一聲拖著長音的低吼,蔣淑萍臉色紅潤,呼吸急促,全身像過了電一樣來回地抽搐,一種難以名狀的快感在她的身體裡從頭髮梢到腳趾頭之間來回串動。

蔣淑萍的逼抽搐得最為激烈,一股透明的液體從逼裡急速湧出,噴出去很遠,淋濕了一大片床單。

「哎呦!兄弟!你可太厲害了!這招可一定得教教大哥啊!」光頭男人看著瘦高男人不到五分鍾就把剛才還正統賢淑的蔣淑萍,弄得淫態百出,高潮疊起,佩服得五體投地,連連點頭。

此刻的蔣淑萍甚至都忘了自己現在的處境,她身不由己地享受著這讓她欲仙欲死的高潮中的快感,強烈的高潮興奮時刻的刺激已經讓她的神經麻木了起來。

蔣淑萍身體很健康,心態也很正常,時值三十八歲,正是性慾旺盛的時期。

她之所以對性看的比較淡,是因為幼年成長於傳統封建觀念家庭,婚後又基本上過著家庭婦女式的生活,長期傳統思想觀念的影響,讓她從小到大都認為做愛是骯髒的,過於沈迷性愛是可恥的。但這次,雖然是被綁架輪奸,但是這些男人們對她不停的羞辱、刺激、引導,把她受傳統思想影響形成的道統束縛外衣一件件地剝落了下去,露出了她藏在內心最深處本能的對性的渴望。

短促卻又讓她興奮無比的高潮中的快感,像一股威力巨大的洪水,把傳統觀念在蔣淑萍思想上形成的那一道對性抵制的閘門,頃刻之間便沖擊的搖搖欲墜了。

「大姐啊!舒服不舒服啊!哈哈!看你爽得都尿啦!哈哈哈……」「…舒…

舒…舒服……」強烈的性高潮中的享受,讓蔣淑萍不由自主地,斷斷續續地,把自己內心裡的真實感受說了出來。

「哈哈哈……舒服了吧大姐!那聽話了不?乖不?還想要不?還想要的話就乖點!……來!告訴兄弟,你老公怎麼操的你啊?用什麼操的?操的你那啊?告訴我了,就讓這大兄弟再給你來一次!嘿嘿!」「我……我老……公……用……

我……」那種強烈的快感回憶,使得蔣淑萍內心深處很想再要一次高潮,可一時間她還是說不出來。

「哎!看來大姐還沒爽透啊!兄弟,在給大姐來一次!讓大姐爽個夠!」「……別……別……不要……不要……了……」瘦高男人的手又一次伸到蔣淑萍的逼裡,靈活嫻熟地摳弄著她陰道裡最敏感的部位,一股股興奮的刺激再一次不停地從她的逼裡傳出,隨著男人手指的不停摳弄,蔣淑萍感覺陰道裡的快感越來越強烈了起來。

「啊-啊-啊-」蔣淑萍不由自主地又發出了大叫聲,她感覺自己就像在坐過山車一樣,隨著無盡的性快感越升越高,眼看就要達到了頂點,又一次讓她興奮無比的性高潮馬上又要來了。

「啊——不——不要——不——」就在蔣淑萍感覺自己馬上就要高潮的時候,瘦高男人狠狠地掐了一下夾在她奶頭上的一個夾子,一股強烈的陣痛,讓她在極度興奮中的快感積累,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即將到來的高潮也消失了。

蔣淑萍此刻的感覺,就像一個在寒冷裡走了數十裡的夜行人,突然泡進了一個充滿熱水的溫暖的浴池裡,剛剛驅走寒冷即將享受溫馨的一剎那,卻又被人給扔進了冰冷的冷水池裡。

「啊-啊-啊-」「啊——不——不要——不——」…………一連四次,男人都在用同樣的方式折磨著蔣淑萍,先刺激她的G點區域,讓她興奮不已欲罷不能,但在她即將高潮的一剎那,男人又猛掐她奶頭上她夾子,把她即將到來的高潮給掐了回去。

蔣淑萍感覺自己像在被人強制拴起來,又從山頂上推下去,玩著蹦極的遊戲,她掉下去,彈起來,彈起來即將觸摸到頂點的時候,又掉了下去,掉到最低端的時候,又被彈了起來。

此刻的蔣淑萍徹底崩潰了,忘了自己是在被人綁架輪奸,忘了羞恥,忘了屈辱,唯一想著的就是讓那個瘦高男人,徹底得把自己弄到高潮。

「兄弟!兄弟!大姐求你們了,饒了我吧!別這麼折騰大姐啦!大姐都快四十的人了!架不住你們這麼折騰了!哎啊!啊!啊!」「哈哈哈!大姐,知道舒服了吧!聽話了不!乖了不?」「聽話!聽話!大姐聽話了!大姐聽你們的話了!

大姐乖了!求求你們饒了我吧!」「哈哈!聽話了是不是大姐!那你先告訴兄弟!

你想要什麼啊?是不是還想要一次高潮啊?」「不不…也不…不是…是…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