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一族

旁晚時分,蔣淑萍正在家裡洗衣服,天熱又是在家,只穿了短褲和背心,胸罩內褲都沒穿。生性勤奮,家裡條件又不好,她怕費電,很少用洗衣機洗衣服,都是搬個馬扎,擺上大盆搓板,坐在客廳地板上賣力地用手搓著洗。

門一開,蔣淑萍的老公沈德峰回來了,快放暑假了,不是班主任的他不怎麼忙,不用像平時那樣基本周末才能回來。他左手拎著一個帶包裝盒的燒鵝,右手裡拎著一個挺大的服裝袋,滿頭大汗地進了門,外邊天很熱。

看見老公進屋,蔣淑萍趕緊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過沈德峰手裡的東西,把燒鵝放到陽台廚房,蔣淑萍打開了那個服裝袋。

「這什麼衣服啊?那來的啊?」蔣淑萍看到服裝袋裡是一件黑色女性職業制服裙,過膝短裙,翻領女性西服上衣,還配了一件白色花邊襯衣。

「學校裡給女老師發的衣服,我認識後勤的老劉,就讓他多給了我一套,拿回來給你穿,看看合身不?」「怎麼還有這個啊?」蔣淑萍從服裝袋裡又掏出了兩雙肉色長筒絲襪,還有一雙女式斜系帶黑色尖頭式高跟鞋,不知道怎麼回事。

「學校要求統一著裝,下學期女老師上課的時候都要這麼穿的!你去試試合不合身!」蔣淑萍沒再多問,心裡挺高興,老公沈德峰幾乎沒送過她什麼禮物,今天給自己帶回來一件衣服,雖然不是買的她心裡還是很滿足。家裡條件不好,很少舍得買新衣服,她平時沒什麼像樣的衣服,有幾件比較新款的還都是自己妹妹送的二手衣服。

「別磨蹭啦!快去試試啊!要是不合身我明天還得去找老劉換一身哪!」蔣淑萍高高興興地來到臥室,先拿著那套衣服對著衣櫥鏡子比了又比,脫下短褲和背心,就是為了試試衣服,她沒再去穿內褲胸罩,直接套上了制服裙。沈德峰又讓她把鞋也試試和腳不,蔣淑萍蹬了蹬那雙新高跟鞋,感覺有點緊。

「這種鞋都是配著襪子穿的嘛,你光個濕漉漉的腳當然穿起來費勁了!dfjstory.com來把這個換上!」蔣淑萍本來想隨便找雙襪子,不想拆沒開封的新絲襪,想留著送給自己妹妹,妹妹老送自己衣服,條件不好,自己沒什麼回贈妹妹的。不過看老公好心好意送自己衣服,她也想穿戴整齊新衣服,讓老公高興一下。

蔣淑萍長得很漂亮,170左右的個子,尤其是腿很長,雖然今年已經三十八歲了,身材一點沒走樣,身形苗條秀美。換上這身嶄新的黑色女性職業制服裙,再配上下邊的肉絲絲襪和斜系帶黑色尖頭式高跟鞋,蔣淑萍容光煥發,簡直和換了一個人似的,從一個典型的家庭婦女變成了一個成熟典雅的職業女性。

看著鏡子裡自己的樣子,蔣淑萍也很高興,女人哪有不愛美的,看著自己煥然一新的樣子,透著成熟典雅的誘人魅力,她暫時忘記了生活的艱辛和日常繁瑣家務的勞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微笑。

沈德峰完全沒想到老婆換裝後變化這麼大,看著換衣服後魅力四射的老婆,他一時興起,拉住還在照鏡子的蔣淑萍,把她推到了床上。

沈德峰淫妻傾向很強,經常臨時興起,不管蔣淑萍在做著什麼,只要有感覺了馬上就要淫弄蔣淑萍。蔣淑萍下崗在家好幾年了,沒有經濟收入,一切都靠丈夫養活,在家地位很低,基本上對老公百依百順言聽計從,慢慢也就習慣了沈德峰對她突然性的淫弄。今天一看老公又來了那個勁,蔣淑萍只好乖乖地趴在床上,叉開大腿撅著屁股,等老公來操她。

看老婆穿了這身衣服,沈德峰很興奮,站在床下抱著蔣淑萍屁股,操得很猛。

淫妻傾向很強,但沈德峰性能力極其一般,加上今天又很興奮,操了沒幾分鍾,就在蔣淑萍逼裡射精了。蔣淑萍怕弄髒了新衣服和絲襪,趕緊翻身起來,捂著逼小跑進了衛生間。

射完精的沈德峰覺得挺鬱悶,淫弄老婆很長時間了,甚至連找別人當著自己面操老婆也好多次了,可老婆就是騷不起來,這次依然如此,自己這麼興奮,操得這麼猛,蔣淑萍都沒怎麼叫床。

蔣淑萍的性格就是這樣,她對性愛感覺很淡,思想觀念很傳統,是那種中國傳統型賢妻良母式的女人。沒工作沒收入,娘家條件更差,還有個上高中的孩子需要供,蔣淑萍在沈德峰面前家庭地位很低,又離不開自己的老公,只能是逆來順受。沈德峰找別的男人來一起玩弄自己,賈淑萍的感覺就是在痛苦地忍受,一點快感都沒有。

「我們學校又發了一只燒鵝,晚上一起吃了,我沒酒了,你去幫我打點白酒回來!」蔣淑萍在衛生間裡簡單地用衛生紙擦了擦精液,剛走出衛生間門,沈德峰就指著廚房的燒鵝對他說。

雖然剛剛又被突然淫弄了一次,老公送自己新衣服這件事,蔣淑萍還是覺得很開心,她草草地在裙子裡套了條內褲,胸罩也沒帶就拎著酒壺出去了。蔣淑萍本來是想換件衣服穿戴整齊後出去的,但一種女人天生的虛榮心感,無形中讓她很想穿著這件讓自己突然魅力倍增的新衣服到街上去走一下。

沈德峰酷愛喝酒,平時在家都是喝白酒,酒壺空了,最近要去離家三條街遠的菜市場去買,平時的散白都是在那個市場的小酒鋪裡買的。蔣淑萍家這邊是一片90年代蓋的老樓,要到那個市場最近的路,要先從家所在小區側牆一個便門出來,過了馬路,順著一個中學院牆外的窄馬路一直走,很快就能到了。

蔣淑萍個高身材好,腿非常的長,穿了這間黑色制服裙顯得成熟典雅,過膝短裙、黑色高跟鞋再配上肉色絲襪,更突出了她那條長腿,顯得魅力四射。蔣淑萍家所在小區是個開放性小區,人很多也很雜,不管認識還是不認識她的人,此刻都在盯著她看,女人們露出羨慕的眼神,男人們的目光裡充滿了慾望。蔣淑萍覺得有點害羞,同時又覺得很驕傲,快步走出小區,小跑過了馬路,走上了那條中學院牆外的窄馬路。

因為挨著學校,白天這條街很熱鬧,但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半了,天已經逐漸黑了下來,學生們早放了學,馬路上幾乎沒有行人。蔣淑萍的心情依然很愉悅,沒人注視著自己看了,她走的更瀟灑更輕快,斜系帶黑色尖頭式高跟鞋踩在馬路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對面開過來一輛白色面包車,馬路很窄,賈淑萍趕緊躲到牆根底下。突然,面包車開到蔣淑萍跟前,猛一轉向,一個急剎車,貼著中學院牆斜向停下了,蔣淑萍被擠在了面包車和牆體之間的狹小三角形窄縫裡。還沒等她來得及反應,面包車跳下來兩個戴著黑頭套的男子,一個抓住她的兩只胳膊,一個在她嘴裡塞了一塊疊起來的毛巾,給她套上一個黑色布袋,把她拽上了面包車。

「……哥!你說的可真沒錯啊!這老娘們真不錯啊!看這腿!這長相!還跟昨天咱們玩那個小娘們兒一個打扮!嘿嘿!」坐在車裡的蔣淑萍嚇傻了都,她想大喊救命,嘴被堵住了喊不出來,女人的本能反應讓她拚命地掙扎,但都被死死地按住了。蔣淑萍頭上被戴著黑布袋,看不到綁架她的人什麼樣,也不知道車裡有多少人,只是能感覺到有三只手在狠狠地按著自己,還有一只手正在自己身上來回亂摸。

「哎呦!大姐!別著急啊!一會到地方了,兄弟自然就讓你爽得叫爹了!哈哈哈……」說話的依然是那個粗野的聲音,聽著這些猥褻的語言,蔣淑萍嚇得手腳抽搐,全身的肉都在跳動。忽然,蔣淑萍的身子猛然一陣,她感到一只手順著衣領伸到了自己胸口,一只粗糙的大手先是把她的兩只奶子來回猛揉了一頓,兩根手指又開始捏弄她的奶頭。

「哎呀!大姐!別裝了!看你騷得都沒戴乳罩!這不明顯出來找人操逼的嗎?

哈哈哈……」蔣淑萍已經放棄了掙扎,內心的恐懼感卻是越來越大,她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綁架自己,更不知道這些要把自己帶到什麼地方去。她感到面包車一會快一會慢一會又停下來,時而直行時而轉彎,恐懼已經讓她感覺不出來車到底開了多長時間,唯一清晰的就是那只粗糙有力的大手一直在把玩自己的兩只奶子。

車停了下來,蔣淑萍感覺自己被拽了下來,兩個男人一左一右拖著她往前走,她又恢複了掙扎,拚命想擺脫,但毫無效果,依然被拖著往前走。走了沒多遠,蔣淑萍聽到了開門關門的聲音,感到自己被拖進了屋子裡。兩個男人把她死死地按在了牆上,讓她的臉緊貼著牆,拿下了套在她頭上的黑布袋,蔣淑萍努力掙扎想回頭看清綁架她的人的模樣,但頭被死死按住了,一點也動不了,她聽到又有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把一個眼罩戴到了她的眼睛上。除了看到那個再次蒙住自己眼睛的眼罩是紅色的,蔣淑萍什麼都沒看到。

蔣淑萍覺得自己被人按在了桌子上,上身緊緊地貼著桌面,兩只穿著高跟鞋的腳站在地上,兩只手抓住了她的兩條大腿,用力的掰開她雙腿,又按結實。蔣淑萍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現在的姿勢,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著,兩腿叉開,這個姿勢讓她意識到,自己很快就要被人強奸了。

砰的一聲,嘴裡堵著的毛巾被人拿掉了,蔣淑萍感到一陣的呼吸通暢,隨即便大聲呼救了起來。

「你們是誰啊?為什麼要抓我來這啊!救命啊!救命啊!……」「哈哈!大姐別喊了!在這你喊破了嗓子也沒人聽得見的!留點勁兒一會陪兄弟操逼吧!哈哈哈……」蔣淑萍依舊大聲呼救著,她聽見按著她的人似乎實在竊竊私語,但又聽不清對方再說什麼,她的心一下子縮緊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襲上心頭。

「大姐!別著急呀!兄弟這就來了!馬上給你打一炮,讓你舒服舒服!」蔣淑萍感到自己的裙子被撩了起來,內褲被拉到了大腿,一只粗糙的手伸到陰戶上,一陣的對整個陰戶的揉搓之後,一只食指和拇指分開了她的陰道,她感覺都有人在往她的陰道裡用嘴吹氣,兩根手指又伸了進來,來回的摳弄著陰道。

「哎呦!這老娘們剛操過逼!你們看這裡邊還有精液呢!」沈德峰在自己逼裡射精之後,蔣淑萍只是擦掉了溢在外邊的精液,有一些射入裡邊的,她著急去給老公打酒,還沒來得及處理。

「大姐啊!你說你這打扮啊,看看你這大腿露的!剛跟人操過逼就出來了,你說你這多騷啊!你還裝啥啊!你這明顯就是個騷逼嗎?」蔣淑萍感到後邊玩弄自己的男人,一只手在摳弄自己的陰道,還有一只手在拍打著自己的屁股。

「兄弟們!我可不客氣了啊!我先跟這大姐親熱親熱了!」聽到一陣解褲帶的聲音,蔣淑萍的心再次縮緊了,她知道綁架自己的這些人要開始輪奸自己了,她卻不知道究竟多少人參與了綁架自己,不知道多少男人要輪奸自己,更不知道自己要被他們輪奸多久,更害怕這些輪奸她的男人會傳染給她可怕的性病。

「大姐,兄弟來了!嘗嘗兄弟的大雞巴!」蔣淑萍感覺到一個粗壯有力的雞巴狠狠地操進了自己逼裡,然後就是一陣猛烈有力的抽插,她感到這個雞巴雖然不長,但是粗的驚人,把自己的陰道塞得滿滿的,由於緊張,她的逼裡一點水都沒有,每次抽插都讓她疼痛不已。唯一能讓她欣慰的就是,這個男人操她的時候雞巴上戴著套。

蔣淑萍開始的呼救聲,此刻已經變成了痛哭聲,隨著後邊男人雞巴的猛烈抽插,強烈的屈辱感一次次地湧上她的心頭,她的心簡直要碎了。雖然以前老公沈德峰也找人來玩弄她,但畢竟是老公帶著她去的,她感覺到的更多是別無選擇的無奈,但現在,她感覺到的確是真實的強奸。

蔣淑萍的內心屈辱、恐懼、憤怒,她強烈地抵制著男人雞巴抽插給她陰道帶來的刺激,雖然被按住動不了,但她依然努力地收縮小腹,晃動屁股,抵制操她男人的大雞巴的侵襲。蔣淑萍卻忘了一點,她越緊張越掙扎,她的陰道就越緊,越不停的抽搐,給男人的快感就越強烈。長著粗大雞巴的男人在她的後邊站著,越操越狠,越操越猛。

男人似乎有點累了,抽插的頻率慢了下來,蔣淑萍感覺稍稍松了一口氣。她開始想了,這些男人為什麼綁架自己。為錢?絕對不會,自己沒工作不掙錢,老公工資也不高,還有個上高中的孩子,自己家根本就沒錢。為仇?自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幾乎沒有得罪過人。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可能了,這些男人只是想輪奸自己。想到這裡,她稍稍放了點心,只希望這些能早點過去。

「哥們!先歇會!咱們先去把她扒光了!然後慢慢玩!」蔣淑萍又聽到了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從上車開始,她一直聽到的都是那個粗狂的聲音。蔣淑萍感覺這個屋子裡至少有三個男人,後邊操她的應該是那個上車就開始粗言穢語羞辱自己的人,這個第一次說話的男人是按著自己左腿的男人,還有一個男人在按著自己的右腿。蔣淑萍猜不出來為什麼這個男人一直一言不發。

蔣淑萍感覺操自己的男人拔出了雞巴,兩個按著自己的男人也松開了手,她趕緊伸出左手去提上自己被拉到大腿的褲衩,伸右手去摘眼睛上的眼罩。她的右手被猛地攥住了,左手歪斜地勉強提上了內褲,剛想伸上來也去摘眼罩,左手就也被死死的抓住了。蔣淑萍意識到了,這些人短暫的放開對自己的強制,是在故意羞辱她,故意想看她手忙腳亂的窘相,自己剛剛又被牽制住,就聽到了一陣得意的淫笑聲。

似乎是被拽進了一個臥室類的房間裡,蔣淑萍感覺到男人們在脫自己的衣服,先是非常慢地一粒粒解開她新換上的那件白襯衣的扣子,想著自己的乳房即將會展示在三個……四個……甚至更多要輪奸她的男人的面前,無盡的屈辱感再次襲上心頭,眼淚不由自主地順著眼角流了下來。蔣淑萍感覺到男人們故意把這個過程做得又慢又長,他們在得意地欣賞著自己屈辱痛苦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