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畢業派對

小鳳現了小娜跟自己在洗手間裡的偷情,我,正不知道怎麼回答,穿著露臍裝的小雲走了過來,「帥哥,來,跳舞!」我連忙起身摟住了小雲隨著歌曲節奏跳起了舞,總算是逃脫了小鳳的追問。由於小雲穿著露臍裝,我的大手只得摟在她的腰肢上。小雲一下子覺得一個火熱的大手摟在了自己的細腰上,一股熱力順著肌膚竄遍全身,加上酒勁,身子有些軟。不知不覺,身子向著我越貼越近,胸前的玉峰隔著薄薄的衣服在我胸口不時輕輕摩擦一下,短裙下擺外光潔的大腿也不時被我短褲下大腿上的腿毛輕輕摩擦一下,好癢,好酥麻。

「帥哥,你好帥喲!」小雲的臉上越來越紅,身子越來越軟,讓我不得不更用力地摟著她的細腰。「嘿嘿,你也很漂亮啊!」「是嗎?」聽到帥哥的誇獎,小雲有些得意,扭了扭身子,胸前的高聳重重地在我胸口摩擦了一下,身子一軟,順勢倒進了我的懷裡,「假話!」「真的,沒騙你!」 「哼,那你剛才還離人家那麼遠?手都抬累了!」

小雲錯著酒勁大膽地說道。「嘿嘿,這下行了吧?」我乾脆兩隻手都摟著她的腰讓她靠在自己懷裡。才泄過地巨龍在這樣香豔地刺激下再度抬起了頭。隔著短裙碰到了小雲地小腹。「嘻嘻。原來你是個色狼!」小雲湊到我耳邊輕笑著說道。故意挺著小腹摩擦了幾下。這時正笑鬧地眾女見到兩人地姿勢。一下子笑了起來。拍著手怪笑著。還有人吹起了口哨。

小君正在唱歌。於是拿著話筒高聲笑道。「哦耶。雲美女春了!」眾女一下子毫無形象地大笑起來。小雲扭過頭。得意地望著眾女。「嘻嘻。春就春。有本事你們也春啊!」說著故意在我懷裡扭了扭身子。掂起腳在我臉了親了一口。惹得眾女又是一陣狂笑。於是。接下來。酒意上頭地美女們都放開了。一個個輪流跟我跳舞。還非得要我也像摟小雲那樣摟住她們身子在我身上挨挨擦擦地。都現了我下面地小帳篷。笑著悄悄罵我色狼。

身子卻在我懷裡扭得更加厲害。更離譜地是最後跟我跳的那個圍著塊布料的小敏,竟然在眾女的尖叫調笑聲中故意抬起一隻大腿掛在我腰間,將飽滿的小腹下面湊到我的帳篷上摩擦了兩下,讓眾美女看清了她下面果然只有一件小小地丁字褲,於是紛紛狂笑著要我給她扯掉!笑鬧了一陣,小娜搶過了話筒,放肆地大叫,「下面,表演開始!」小娜和她的室友一個個輪流站在屋子中間,隨著音樂聲響起,跳起了舞蹈,還別說,不愧是專業的,她們的舞姿都很優美,我邊欣賞邊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

特別是那個穿透視裝的小珊,竟然換上了一件漢服,剛才奔放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優雅聖潔起來隨著古箏曲的節奏她的典舞曲讓我不由自主地沉醉了。我邊欣賞邊想起了小娜關於舞蹈演員的問題,果然,這幾個裡面,只有小珊的玉峰大小適中,能讓人專心地欣賞她優美地舞姿。而其他幾女的玉峰都不算小,特別是小娜的最為巨大,在跳舞的時候,我的視線總不自覺要移到她的玉峰上去。表演完畢,見到我的熱烈鼓掌,美女們都很開心,笑鬧著一起連幹了好幾杯。

音箱裡傳出強烈的節奏,巨大強烈的鼓點聲像是直接敲在人心裡似的,讓人不由自主地想放聲尖叫著隨著強烈地節奏瘋狂搖擺自己的身體。話筒裡傳來小鳳的大叫聲,「美女帥哥們,瘋狂的時間到了,High起來吧!」說完關掉所有的燈,只留著一個閃爍地射燈隨著節奏給房間裡增添了許多瘋狂的氣氛。眾女尖叫著沖到了屋子中央,高興地雙手高舉,隨著節奏用力搖晃著,柔軟誘人地腰、臀瘋狂扭動,隨著節奏尖叫著亂舞起來。

玩鬧到現在,每個人,包括我都喝了不少紅酒,在這瘋狂的氛圍裡,每個人都有些迷迷糊糊起來,動作、表情都有些誇張,顯然在酒勁下,每個人都真地放開一切,盡情地享受這個瘋狂的夜晚。酒壯色膽這話不但對男地適用,對於女的也同樣適用。隨著節奏扭動著屁股的我被六女圍在了中間。在小娜的帶領下,美女們圍著我轉著圈跳了起來,那時明時滅的光線下,我分明看了六女的眼神都有些迷離起來,望向我的眼神也充滿了春意和挑逗的意味。慢慢地,六女越靠越近,我的胳膊,胸口、背上都不停碰到柔軟高聳的玉峰,腰和屁股特別是那頂著的小帳篷,不時被一隻只小手輕輕撫摸一下,大腿則不時碰到一雙雙光潔的美腿。

終於,小娜轉到我正面的時候,一下子撲進了我的懷裡,小手掛在我的脖子上,柔軟的身子隨著節奏在我懷裡扭動,高聳的玉峰抵在我胸膛用力擠壓著,修長的大腿大大地分開,隨著音樂節奏,肥臀不住上下左右劃著圈,讓大腿根的飽滿花丘抵在我的帳篷上不住的磨擦,周圍的五女一下子出了高聲的尖叫和笑聲。

就在我被她瘋狂的舉動嚇了一跳的時候,小娜湊到我耳邊輕笑著說道,「好老公,喜歡這樣的安排麼?她們都不是第一次了,但也不是壞女孩,盡情享受這個瘋狂的夜晚吧!」說著小嘴印上了我的大嘴,笑著親吻了一下,一個漂亮的轉身退開,跟五女再度形成一個圓圈圍著我轉了起來。六個美女邊扭著身子邊圍著我又轉了一圈,小鳳一下子撲了過來,一邊跟小娜一樣扭著身子磨擦著我,一邊跟我親吻著,最後意猶未盡地抓著我的兩隻手放在自己扭動不停的肥臀上,讓我隔著短裙用力揉捏了兩把。

接下來,一邊轉著圈跳著,小雲、小君、小珊和小敏都分別撲進我懷裡跟我跳了一段貼面舞,對於送上門來的豆腐,酒意上頭的我自然是不吃白不吃,於是,除了被我一一親吻過外,小雲向眾女示威般拉著我的魔爪隔著露臍裝的短衫在自己飽滿的玉峰上揉捏了好一會兒才得意地鬆開我。沒想到更火爆的是穿著吊帶短裙的小君,摟著我的時候,拉著我的魔爪從低胸領口入直接插了進去,在她的玉峰上揉捏著,至於是隔著薄薄的蕾絲胸罩還是直接掀起了胸罩,只有她自己和我兩個人心知肚明瞭。而換回了半透明透視裝的小珊,則好像有點害羞,只允許我隔著衣服揉捏了幾下她的肥臀就逃了開去。

當然,最為火爆還是小敏,不但主動拉著我的魔爪,掀起她自己那短得不能再短的衣服,讓我的魔爪直接撫在剛才被眾女看到的黑色丁字褲上,還故意學剛才跳舞的樣子將右腿掛在我腰上,讓眾女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黑色的丁字褲細帶上我不停揉搓著的魔爪,刺激得眾女高聲尖叫起來,一邊隨著音樂的節奏鼓著掌,小嘴裡叫道,「帥哥,脫下來,帥哥,脫下來!」

「嘻嘻,帥哥,幫個忙,你看誰叫得最起勁的,把她的小褲褲褲給脫了,本小姐今晚就隨你處置,怎麼樣?」小敏嬌媚地沖我笑了笑說道,小腹邊故意挺動了一下,讓我的魔爪在她的丁字褲上用力地磨擦了幾下,小嘴裡輕輕喘息了一聲。正在起哄的幾女聽了小敏的話,一下子笑得更加的起勁,邊拿眼睛望著我,見她正壞笑著沖眾女看來,一下子嬌笑著四散而逃。我壞笑著在房間裡追逐起眾女來,連立下賭注的小敏也被我追得在屋子裡圍著茶几轉圈兒。

眾女嬉笑著躲避我的追逐,卻被我不時追上一個,故意拍拍屁股,捏捏細腰,摸摸肥乳……惹得一屋子美女嬌喘吁吁,媚聲四起,一個個捂著被我揉捏拍打的敏感部位小臉通紅,最後終於都跑不動了,不約而同一頭載倒在沙上不玩了。「哈哈,我們來玩刺激的遊戲好不好?」小娜搶過話筒,沖嬌喘的眾女和我問道。「什麼刺激的遊戲啊?讓帥哥跟你在這裡現場直播一次?」

小敏哈哈大笑著問道,眾女一聽也不由自主大笑起來,邊起哄要我跟小娜來一個激情表演。「去你的,死小敏,不知道剛才是誰恨不得讓帥哥脫了你的小褲褲呢!」小娜好笑地反擊了一句才接著說,「帥哥是我們今晚的嘉賓,自然得有嘉賓的待遇!我的遊戲很簡單,帥哥坐在椅子上,手腳放好,不許亂摸,再蒙上眼睛,我們輪流抱她一下,讓我猜是誰,帥哥猜到了就算勝,抱我的那個美女就得喝一杯酒,否則帥哥就得喝一杯!怎麼樣?」

「哦耶,好玩,好玩,我同意!」小敏一聽一下子興奮小手,其我幾女也舉動了小手,估計對於紅酒喝高了的她們,什麼遊戲都會覺得好玩吧?「那好,話先說在前面,要是誰中途不玩怎麼辦?」「嘻嘻,誰這麼煞風景本小姐不撓得她欲仙欲死!哼哼!」小敏舉起雙手,吹了一口氣,掃視了一下眾女。估計她平時在寢室裡沒少用這招對付室友們,至少眾女一見她的表情,都同聲叫道,「要玩要玩,奉陪到底,誰怕誰啊!嘻嘻,只是不知道帥哥有沒有膽量呢?」見眾女嬉笑著望著自己,我心裡暗笑:暈,我有什麼不敢的?吃虧的又不是我!

嘿嘿!於是裝作一付害怕的樣子,「不許故意針對我哈,不然我不來!」「太好了,那我們先請帥哥坐在椅子上!」小鳳屁顛顛搬來個高背椅子,眾女嘻嘻哈哈拉著我坐下,小娜還故意吩咐我把手背在椅子靠背上,跟個小學生似的。 「嘻嘻,我來當裁判,這一輪是這樣的,」小娜手裡拿著一根毛巾揚了揚,「我把帥哥的眼睛蒙上,大家上來抱一下帥哥,我必須猜出是誰,猜對了,美女就輸了,得喝一杯酒!

猜錯了,帥哥也得喝一杯,知道了不?」「知道了!」眾美女一個個帶著酒意興奮地大叫。 「好,開始!」小娜用毛巾蒙上了我的眼,接著一具火熱地身子就鑽進了我的懷裡,小手摟著我的腰,跨坐在我腿上,故意用大腿根碰了碰我頂起的帳篷,還故意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耳垂。「哈哈,小鳳!」我對小鳳的這一招再熟悉不過了,立即叫了出來,就聽得眾女一下子笑了起來,小鳳嗔怪地在我耳邊悄聲叫道,「臭老公!」

然後離開了我的懷抱。接著又一個美女摟住了我。大膽地挺著小腹碰觸著我胯下頂得高高地帳篷。小手在我胸口輕輕愛撫著。「小敏!」我從她跨坐在自己腿上時衣裙下擺地緊繃猜到了正是圍著塊布料地小敏。話一出口耳朵就被銀牙輕咬了下。「壞蛋!這也被你猜到了?」接下來。我很輕鬆地從她們地衣服或是身材上全猜對了。

小娜解開了毛巾。沖我樹起了大拇指。「帥哥真厲害!」於是。眾女不得不各自喝了一大杯紅酒。「不幹。娜娜呢?算輸還是算贏?」小敏不幹了。帶著酒意沖小娜叫道。「嘻嘻,裁判不算,反正大家輪流當裁判嘛!接下來小鳳當裁判,可以定規矩!」 「太好了,哈哈!」小鳳連忙壞笑著沖了過來,搶過小娜手裡地毛巾,「我宣佈,第二輪是每個人讓帥哥蒙著眼摸胸部,哈哈,輸了的脫一件衣服!帥哥也是一樣,輸了幾次就脫幾件!」眾女一聽全部笑得東倒西歪的,在沙上倒作一團。「不幹!欺負人家穿這種衣服的!」小敏先反對了,畢竟她的衣服就一塊布似地,一脫就沒了。

「切,你自己剛才還說不許耍賴呢,大不了你當裁判的時候想用更捉弄人地規矩不就得了?」小鳳不依了。「就是,我們都不怕,小敏,沒氣質沒膽量,羞羞!」其餘幾女也許是平時被她撓癢癢撓怕了,好容易有這個機會,自然想看看她被脫掉衣服的糗樣子。 「哼哼,來就來,不一定是本小姐輸呢!」小敏被大家一激,一下子答應了下來。我的眼睛又被蒙上,按小鳳的吩咐伸出了大手,接著一團豐滿柔軟的碩大玉峰湊了上來,我故意用力揉捏了幾下,大叫道,「哈哈,娜娜!」一下子聽見眾女的尖叫和笑聲,齊聲叫道,「娜娜,脫衣服,娜娜,脫衣服!」

「急什麼急,還沒猜完呢!」隨著小娜地大叫,我只覺得腰間被用力擰了一把,雖然看不見,但用腳指頭都能想到是小娜的報復。

接下來,小珊因為玉峰在幾女間最小巧而被猜中,小君地吊帶裝是絲質的布料,滑滑地,被我猜中了。也許是剛才跳舞的時候拉著我地魔爪伸進吊帶裝裡被我捏出了感覺,小雲也被猜中了。自然最後一個小敏毫無懸念地了。小鳳取下毛巾,跟我一起大叫著要眾女脫衣服。

雖然眾女酒勁上來,都很興奮,加上跟我挨挨靠靠地,被我帶著魔力的魔爪吃豆腐吃得一個個春心蕩漾不已,不過想到真要脫衣服都還是有此些不好意思,畢竟是夏天,就算是小雲、小鳳和小娜四人也只有上衣下裙子兩樣,而小珊和小敏更是只有透明的衣服,一旦脫了,那可就只有性感的內衣遮著身上三點了。見大家都紅著臉扭捏忸捏著不好意思脫衣服,小娜站了起來,「切,這有什麼?脫就脫,正好覺得熱死了!

剛才還一個個說要玩到底呢,連衣服都不敢脫,鄙視你們!」挑釁地說著,主動脫掉了那條緊身的紅色無袖T恤,露出了性感的紫色蕾絲小胸罩,一對碩大玉峰在包裹下顫動不已。一見有人帶了頭,除了裁判小鳳外,小雲也紅著臉脫掉了露臍裝那小小的上衣,露出了粉紅色的小胸罩,然後小君的吊帶小上衣也脫了下來。接著上身只穿著胸罩的三女沖了上去,齊心合力將小珊和小敏按在了沙上,一翻笑鬧後,兩女的衣服也被剝掉,變得只有性感之極的小胸罩和丁字褲勉強遮著兩女的敏感部位,看得我兩眼直,胯下的巨龍一下子激動得脹痛起來。

「哼,我來當裁判!」小雲挺著那粉紅色包裹的高聳沖到了我身後,將小鳳推了過去,大笑著說,「這輪的規矩是讓帥哥摸屁屁猜美女,哈哈,同樣,猜對了的話美女脫一件衣服,帥哥猜錯了的話也得脫衣服!」一旦脫掉了一件衣服,眾女一下子真正放開了,聽到小雲的規矩,一個個只紅著臉哧哧笑著,卻不像剛才那樣有人出聲反對了。

於是,被蒙著眼的我一雙魔爪享受了五個美女那或豐滿或結實或小巧或性感的翹臀,而我魔爪在她們敏感肥臀上故意的揉捏和愛撫一下子讓眾女紛紛臉紅心熱,身子燙,眼裡都流露出無邊的春意。

結果,小鳳、小娜、小君三女被我猜對了,而興奮過頭的我在摸著脫光了衣服的小珊和小敏的時候,竟然只顧著拉扯丁字褲的細帶挑逗她們,一時大意將兩女的名字說反了,被判輸了兩次。於是,在裁判小雲和小珊小敏的笑鬧催促中,小娜也脫掉了紅色超短裙,露出了紫色的丁字褲和紫色絲襪的蕾絲花邊,無比誘人。小君也在眾女的「威脅」下脫掉了短裙,跟娜娜、小珊、小敏一樣渾身上下只有一套性感內衣褲了。只有這輪的裁判小雲和徐小鳳兩女還穿著短裙,好歹遮著最神秘的關鍵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