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媽媽

媽媽低下了頭,大概是又想起昨晚和我的做愛,我趁勢說了下去:「媽媽,其實人生中快樂的事多了去,你什麼也不試怎麼知道呢?人生本來就是以怎麼活得快活怎麼活才好,你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怎麼快樂的起來啊。就比如我們吧。你要是總沒和我一起做愛,你怎麼就知道世上還有這麼刺激的事情啊?」

媽媽終於抬起了頭,啐了我一口:「就你會說。」

我看媽媽好像是默認了我的話,高興的摟住了媽媽,「好了好了,媽媽,你也該起來給我們做早飯了。」

媽媽推推我:「你也知道吃飯啊。去,幫媽媽拿件衣服來,總不能讓媽媽光著身子做飯吧。」

我暗暗一笑:哼!雖然不是讓你光身子做飯,可是比那也差不了多少。

我走到媽媽衣櫃前幫媽媽左挑右選,終於讓我找到了一件,那是一條綠底白碎花的短裙,是爸爸出差時幫媽媽買的,可是買來的時候尺碼太小,媽媽一次也沒穿過。我興高采烈的把裙子遞給媽媽,「就這條吧。媽媽你穿這條一定好看。」

媽媽皺了皺眉毛:「這條太小了,你換一條吧。」

「不。我就要媽媽穿這條。這條媽媽穿了最性感。」媽媽無奈的接過裙子,「那你去幫我再把內衣褲拿來。」

「啊?穿什麼內衣啊。媽媽,你就光著身子穿上它。」

媽媽大吃一驚:「什麼?不穿內衣就穿它?那媽媽不是都給別人看光了?」

我淡淡的說道:「怕什麼,媽媽這麼好的身材,不讓人看多可惜啊。」

媽媽堅決的搖著頭:「不!我不穿。這也太難為情了。」

我也板下臉,「媽媽,你剛剛才答應做我的女奴的,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你說話不算數那你別怪我也說話不算數。等爸爸一回來……」

媽媽大急:「好好好。我穿,我穿,可是……媽媽真的害怕別人看見啊。」

「好吧。那你最多再加一條長絲襪,多少可以遮著點。」

媽媽看我再沒有轉圜的餘地,只好歎口氣,穿上了裙子,因為裙子實在太小,媽媽的身體一下就凸顯出來。兩粒乳頭高高的頂在胸前,清楚的乳頭輪廓顯眼的展示著,隱隱的還能看見乳頭的暗紅的顏色,裙子下擺只能掩住媽媽的半截大腿,媽媽只要微微一蹲身,整個雪白的屁股就會裸露出來。

媽媽去找了條黑色的長絲襪,套在小腳上使勁的向大腿深處拉去,想把裸露的部分盡量遮擋起來,可是她很快就發現這是徒勞的,因為她不管怎麼拉,只要輕輕一動,雪白的大腿肉就會晃動在別人面前,而且,在黑色絲襪的襯映下更加明顯。

我不耐煩起來,「好了吧媽媽。我肚子餓壞了。快去洗洗澡就給我做早飯去吧。」

媽媽羞紅著臉打開臥室的門,看看姐姐和妹妹的房間還沒有動靜,「刷」一下就溜到了浴室去了。我也穿好了衣服回到了自己房間,等待媽媽叫我吃早飯。

過了半小時後,終於傳來了媽媽的叫喊聲:「都起床啦,吃飯上學去了。」

再等了一會,門外就傳了姐姐和妹妹的洗漱聲,接著是她們咭咭呱呱的說笑聲慢慢向飯廳移去。我也裝著剛剛起床,懶懶的走出去洗漱完畢,走去飯廳,只見媽媽已經坐在飯桌前,正急促不安的盡力放低了身體埋頭吃飯。姐姐和妹妹倒是毫無察覺,一邊說笑著一邊吃著早餐。

我故意坐在媽媽旁邊,拿過早飯吃了起來,可是一隻手卻偷偷的垂下,慢慢滑向了媽媽的大腿,媽媽見狀,大腿向旁邊躲閃了一下,我用力抓住了媽媽的裙子,媽媽怕驚動了姐姐和妹妹,只好停止了移動,任我撫摩她的大腿,誰知道,我色膽包天,居然掀起了媽媽的裙子,一下把手指伸到了媽媽赤裸的嫩穴上,媽媽不由輕呼了一聲。

姐姐和妹妹同時看向媽媽,姐姐還奇怪的問道:「怎麼了媽媽?哦,您昨天說病了。是不是還沒好啊?我來摸摸你,看還發燒不發燒?」

媽媽連忙道:「不用不用。媽媽沒事,剛剛是給小蟲咬了一下。」說著,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若無其事的繼續吃著飯,桌子底下的手卻更大膽的深入到媽媽的陰唇裡去不停的輕輕撫慰著。媽媽咬住牙齒裝模做樣的吃著飯,深恐姐姐她們發覺,還好姐姐和妹妹已經吃完了飯,放下碗,道:「媽媽,我們吃完了。上學去了啊。」

媽媽在我的刺激下哪還有心情回答。她含含糊糊的「唔」了一聲,繼續裝著吃飯。直到姐姐她們關門的聲音傳來,她才放下碗,摁住我的手,「你……怎麼……這麼大膽,給你姐姐她們看見了怎麼辦?」

我拿出手,把手指放到媽媽面前,「你看,媽媽,這上面黏黏糊糊的是什麼啊?」

媽媽看著我手指上透明的液體,一下就紅了臉。我又接著說道:「是不是感覺很刺激啊?媽媽?寶寶在女兒面前用幫你手淫過癮吧?」 「你……你要死了……」媽媽不好意思的罵道。

我嘻嘻一笑,道:「媽媽,你今天就幫我請個假吧。你也別去上班了,我們就在家好好玩玩吧/」媽媽先是不肯答應,後來經不起我的軟磨硬泡,終於答應下來。接著媽媽就開始給我們學校的老師打電話請假。

媽媽剛剛撥通了學校的電話,我就掀起了媽媽的裙子,露出了她光溜溜的嫩穴 ,然後脫去了我的衣服,把大雞巴放在媽媽的陰唇上輕磨細搓,電話裡傳來了老師的聲音,媽媽也來不及制止我,就邊通著話邊跟我做愛,還要努力平靜著聲音幫我請假,在這樣的刺激下,媽媽的嫩穴 上是一片的汪洋,很快她就又給我玩到了高潮。等到她給她單位打電話請假的時候,我已經讓媽媽高潮過兩次了。

媽媽剛放下電話,我迫不及待的抱住媽媽,一下把她的裙子掀起來,把一個光溜溜的嫩穴 全裸露出來,然後伏下身子對準媽媽的陰唇就一口吸了下去,媽媽的陰唇上都是她剛剛流出的浪水,腥酸腥酸的,順著我的舌尖直灌入我的咽喉深處,幾乎把我嗆的咳嗽出來。

不過這個味道更刺激了我的性慾,我狂也似的摟住媽媽白嫩的屁股,用牙尖含住媽媽那早已向外伸展開的陰唇,上下左右的撕磨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太興奮而用力過大,媽媽突然「啊」的慘叫了一聲,接著一雙裹著黑色絲襪美腿猛的往內一合,幾乎把我拉倒在地上。

我連忙鬆開嘴,只見媽媽的那兩片小紅肉珠在我剛剛的撕咬下居然有一對細小的血孔了,難怪媽媽疼的如此慘叫,媽媽憤怒的盯著我,緊緊的夾住了雙腿,顫聲道:「你怎麼這麼狠心啊。別說我是你媽媽了,就是對個動物也不至於這麼用力吧。」

我嬉皮笑臉的把身子湊攏上去,一手摟住媽媽的肩膀,另一手放在媽媽的嫩穴 上輕輕的揉動著說:「媽媽,誰叫你看上去這麼迷人啊,我都是給你刺激的受不了了才用力過猛啊,再說了媽媽,你就算怎麼比也不能把自己比成動物啊。你寶寶再不中用也不至於去咬動物的那兒吧?」

媽媽在我撫摩他的嫩穴 時,先本能的躲避了一下,隨後就不再掙動,任我對她的愛撫,聽到我說出去咬動物的那時,她不由的撲哧一笑,隨後又板起了臉道 :「你小小的年紀,怎麼說話這麼下流。」

在她說話時我的手已經從媽媽的嫩穴 開始往上游離,順著媽媽的小腹從媽媽的連衣裙裡面一直向上,直到握住她那小巧尖嫩的乳房,這次媽媽再沒有任何閃避的意思,任我把她的那對美乳拿捏在手掌中肆意揉搓。

聽著媽媽的話,我邊用指縫輕夾住媽媽的乳頭一下下輕輕捻動,一面還是嬉笑著說:「我豈止是說話下流啊,我和媽媽做那個的時候就不下流了?再說了,我也不小啊,我小不小,媽媽的那兒不是最清楚嗎?呵呵,媽媽,難道你不喜歡我下流啊?昨天晚上你好像抱我抱的緊緊的啊。」

媽媽的臉一下紅了起來,她輕輕的啐了我一口,道:「沒個正經的,不跟你說了!」然後就把臉別了過去,不再說話。

看著媽媽那嬌羞無限的樣子,我心裡更開心了,摟住媽媽肩膀的手也乘機從媽媽裙子上方的開口處深入,上下合擊著媽媽的乳房,邊摸邊道:「好好好,我不正經,那就讓我再不正經一回吧!」 在我的撫摸下,媽媽的乳尖又巍顫顫的豎立了起來,媽媽的眼睛也微微的合攏,鼻息中開始有了喘息。

看看媽媽又有了反應,我把上面的手從媽媽的裙子開口處抽出,摟住了媽媽的腰把她慢慢平放倒在沙發上,然後把媽媽的裙子自下向上的翻起,一直到胳肢窩下,這樣,媽媽那一片雪白柔嫩的軀體就完全的暴露出來,兩條黑色絲襪襯映下的大腿根部顯得愈發的白皙,只有臉給反轉的裙子遮蓋住,反倒使她的胴體顯得更加性感迷人。

我淫慾大發,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個精光,一下壓倒在媽媽 溫暖的身軀上,媽媽悶悶的輕哼了一聲,兩條大腿卻慢慢的分開,彷彿正在召喚著我的進入,我偷偷淫笑了一下,心想:哪這麼容易就進去啊,我非要把你挑逗到忍無可忍的地步,讓你以後心甘情願,服服帖帖的做我的住家情人。

邊想我邊慢悠悠的用我那早已昂頭怒目的大雞巴在媽媽的嫩穴上游來游去,兩隻手卻絲毫不停留的輕輕擰動著媽媽的乳頭,時不時還把我的大雞巴放在媽媽的穴口碰觸一下媽媽那盛開的陰唇。

每當我的大雞巴輕觸到媽媽的花蕾一下,媽媽的大腿就不由自己的往上微微一挺,媽媽那兩片外翻的陰唇也跟著一陣顫動,漸漸的,媽媽的浪水再也忍不住了,一片片細小的水粒互相吸合著匯聚成一顆顆水珠順著媽媽那因為發情而泛紅的嫩穴口汩汩流下。

我心想:這麼好的東西,可不能浪費啊。正好沙發旁邊的茶几上放著水杯,我一邊繼續挑逗著媽媽,一邊拿過一隻水杯,然後托起媽媽的大腿架在我的雙肩上,媽媽豐潤的屁股也隨之往上微微傾斜,正好讓我把水杯平放倒在她的嫩穴口下方,這樣,媽媽流出的浪水就會有一大部分會順著杯口流進杯子裡。

不過這樣一來,每次當我的大雞巴去碰觸媽媽的嫩穴口時,就會和水杯發生摩擦,那水杯冰冰涼涼硬梆梆的,弄的我大雞巴很不舒服,唉。我是又捨不得浪費媽媽那美味的淫水,又不願意減輕對媽媽身體的刺激,這可怎麼辦才好啊。

我皺了皺眉頭,終於給我想出一個辦法,我不再用大雞巴硬碰硬的去跟水杯接觸,而是換成用陰囊去撩動媽媽的陰唇,冰冰的水杯碰觸到我的陰囊,不但沒有疼疼的感覺,反而更加刺激。

媽媽的臉雖然被裙子蒙住了,可是她並不是不能察覺我的行動,不過她正在興奮中,哪還管得了我在幹嘛。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用陰囊去姦淫媽媽反倒讓她更加的興奮。她花口外的那兩片嫩肉包夾住我的陰囊不住的捻動著。媽媽的淫水也愈加迅速的流入杯中。

媽媽的喘息聲越來越大,連她的裙子都被她呼出的氣體吹動的一起一伏,她那兩條修長的腿也不安分的在我的肩頭上扭動著,我順勢轉過頭來,用下巴和肩配合著夾住了媽媽的一隻腳,讓臉在媽媽那繃著黑色絲襪的美腳上摩擦著,即使隔著絲襪我的臉依然能感覺到媽媽美腳的細嫩光滑,更加上絲襪上還余留著的洗過後特有的芬芳,我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起媽媽的腳心來。

「唔,唔。」我剛一舔動,媽媽就情不自禁的悶哼起來,她的小腳也跟著一下繃直了,我繼續品嚐著媽媽的腳,從腳心一直舔到腳後跟,黑色的絲襪上立刻現出一道水印,跟著我含住了媽媽的腳指頭,用牙齒輕輕的撕咬著,媽媽的腳趾一下也挺立起來,在我嘴裡不停的鉤動著我的舌頭。

在媽媽的下半身,反應也很明顯,她不停的想合攏雙腿夾緊我的陰囊,呵呵,沒想到的是,水杯再一次發揮了它的妙用,它正好把媽媽的兩條大腿隔離開來,媽媽只能空著急的徒勞著收緊雙腿。她細細的小蠻腰也隨之向上翹起,雪白的臀部都完全離開了沙發,半懸在空中,而媽媽在我嘴中的腳趾也跟著繃緊了,一下都快刺入了我的喉嚨深處,弄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我憤怒的吐出媽媽的腳,心想:「好啊。你只想著自己爽,也不管我舒服不舒服,哼哼,那我偏要多折磨一下你。」

邊想,我邊更輕巧的用我的肉袋去碰觸媽媽的陰唇,時不時還把肉袋在媽媽嫩穴上方的恥骨墩一下,只見媽媽的陰唇已經因為充血而變的紅通通了,那兩個被我咬破的小血洞也因為陰唇的漲大而消失了。

媽媽半懸在空中的身體來回的扭動著,水杯裡的浪水也越來越多,奇怪的是媽媽今天的浪水不再是那種半透明的顏色,而是乳白色的,積壓在杯中的浪水都累積到了小半杯了。

終於,媽媽再也忍耐不住,她從裙下發出悶悶的聲音道:「嗯快點放進來!快點啊!媽媽受不了了!快點!寶寶!」

我心裡暗暗的高興著,嘴裡還是一付吊兒郎當的語氣:「別急啊媽媽。你就慢慢的享受吧。反正我們還有一天哪。」

在裙下的媽媽的頭開始左右搖動起來:「不行了!媽媽不行了!快點!求求你快點放進來。媽媽要!快點!嗯!求你了!」

我淫笑著道:「媽媽,這可是你求我的啊。不是我逼著你的啊。」

媽媽氣喘噓噓的道:「隨你怎麼說啦,快點啊!好寶寶!給我!」

我伸手從媽媽那迷人的屁股下拿起水杯,邊繼續戲弄著媽媽,邊說:「想要我進去很容易啊。媽媽你先把這喝了吧。」說著,我還晃蕩著手中的水杯,水杯裡的浪水不知道是因為媽媽的體溫依偎過的緣故,還是本身那浪水流出的時候溫度就高,反正拿在手上溫溫的,在我的晃動下,浪水都泛起了一片片的泡沫,看上去就好像剛剛開瓶的汽水一樣。

媽媽努力的從裙底露出一雙眼睛,看著我手中的水杯問道:「那是…什麼?嗯,你要媽媽喝什麼啊?」

我冷冷的一笑:「還能是什麼啊,這就是媽媽剛剛排泄出來的東西啊。媽媽,這可是最好的催情水啊,你可不能浪費啊。」

媽媽彷彿吃了一驚(先前我放水杯在她屁股下的時候,就算她再怎麼愚鈍,也不可能不知道啊。):「不,不要,好髒啊。」

我嬉笑著說:「髒什麼啊。媽媽,你別忘記了,昨天晚上你早就喝過了。你現在要是不喝,那我可就不進去了啊。」

媽媽沉默下來,不過她的身體顫抖的愈加厲害,我知道她已經到了徹底崩潰的邊緣。

於是繼續接著道:「媽媽,來,你把它喝下去,保證你會更舒服。」

媽媽閉上了眼睛,可是手卻抬了起來,作出一付要接水杯的架勢。我心想:這次一定要讓媽媽徹底的放下尊嚴,那以後我就更好調教她了。想著我把手中的水杯縮了回來,笑吟吟的看著媽媽。

媽媽的手在空中停頓了半天,仍不見我把水杯放入她手中,不由奇怪的睜開了眼睛,正碰觸到我的目光,一下羞的她又把妙目緊緊的合攏,嘴裡細聲細氣的道:「怎麼了?」那隻手卻仍停頓在空中。

我慢悠悠的說道:「媽媽,這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才攢下來的。你就這麼接過去了啊?」

媽媽楞了一下,依舊合著眼睛道:「你、你、你到底要怎麼樣啊?」

我呵呵一笑道:「沒怎麼樣啊,媽媽。我辛辛苦苦給您弄了這麼好的補品,你總要求我一句、謝我一句吧。」邊說著,我邊更賣力用陰囊上下揉動媽媽的陰唇,弄的我陰囊上都是媽媽的浪水,有些水珠都從陰囊下方滴答的流落到沙發上了。

媽媽又是一陣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呻吟,跟著她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一字一句的從牙縫中擠出話來:「媽媽求求你了,把媽媽流的水給媽媽喝吧。謝謝你了,好寶寶。」

我嘿嘿一樂,這才把水杯放在媽媽的手裡,媽媽一手拿著水杯,另一手飛快的把裙子拉高,還沒等我看清楚,她已經在裙子的遮掩下咕咚咕咚的大口的把那小半杯浪水都倒進了嘴裡。

這回換到我發愣了,這麼好看的情景我居然就這樣漏過去了,真是不甘心。不過我馬上就又有了辦法。

我從肩膀上放下媽媽滿是我口水的小腳,使媽媽平仰在沙發上,然後立起身來,走到媽媽頭部上方,然後蹲下身子,把媽媽的裙子向下拽了拽,使媽媽的臉露了出來。

只見媽媽的臉上都是因為情慾煎熬而流出的汗珠,連她烏黑的長髮都是濕漉漉一條條的沾在額上,臉色也是紅的,看上去益發可愛,她嫣紅的小嘴上還余留著剛剛喝入的浪水的殘痕,甚至嘴角邊還有一個白色的小泡泡。

媽媽一下失去了我對她的刺激,不禁奇怪的睜開眼睛,恰好看見我正對她懸掛著的陰囊,一下呆住了,頓了幾秒鐘才驚訝的問道:「怎麼了,怎麼還不給我。媽媽都已經喝了啊。」

我獰笑著說:「媽媽,你好像忘記了吧,我是要你全喝光啊。你看看,這上面可還有哪。」

正好又是一滴濁白的水珠從我的肉袋上滴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媽媽的眉心中央。這次媽媽爽快多了,她馬上明白過來,也不再說什麼。頭向上仰了仰,就伸出舌尖在我的陰囊上吸舔起來。這一下,受不了的人換成我了。女人一旦放下了包袱,真是什麼都能做出來。

只見媽媽不但舔弄著我的肉袋,而且時不時吸溜一口把我肉袋上的水粒吞入喉尖,更過分的是,她還用舌尖捲住我的肉袋來回廝磨,在媽媽那靈巧的舌尖的挑動下。我的大雞巴迅速的膨脹到了最高點。

我無法再堅持下去了,低低的吼叫了一聲,迅速趴下身子,用力分開了媽媽的雙腿,看也不看的就把我那話兒向媽媽的嫩穴 一插,媽媽那期待已久的美洞一下就把我的雞巴包含進去了。

媽媽身體一下彈了起來,她的頭高高的仰起,小腹拚命的擠壓著我的肚子,以便我的大雞巴更能深入她的花心深處,同時,她的鼻子裡發出了一陣莫名其妙的聲音,彷彿是哭泣又彷彿是呻吟,她的兩條大腿也自覺的勾在我的背上,一對小腳還不停的在我脊樑踩動,整個屁股就好像坐上了搖擺機一樣不停的捻動,更要命的是,媽媽的嫩穴彷彿也是活的一樣,一下緊縮一下放鬆,一下吸入一下吐出,把我的情緒也激發到了最高點。

我伏下身去,用嘴去吸食媽媽嘴中遺留的剛剛喝下的浪水,沒想到,媽媽變的比我還主動,我還沒觸到她嘴唇,她已經迫不及待張開小嘴,並且把舌頭伸出來舔上我的嘴巴。我馬上也熱烈的回應著,用我的舌頭捲住了媽媽的舌頭,媽媽的舌上還帶有濃烈的淫水味,又酸又腥,不過很對我的胃口。

我的下身也迅猛的撞擊著媽媽的花蕊,弄的媽媽的眼角都滲出了絲絲的淚花,「唔嗯嗯唔」媽媽鼻子中那彷彿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大,她的嘴也越張越大,幾乎都要把我的舌頭吸到她的喉管裡了。

終於,媽媽嫩穴裡一陣陣的痙攣,她在我背上的兩條大腿也猛的緊緊夾攏,媽媽恍惚要死過去一般的皺住眉頭,舌頭也停止了運動,緊接著,我的大雞巴就好像被一股急流沖刷著一樣,麻麻癢癢的。我禁不住精關一鬆,嘩的一下也把一股濃精注射進了媽媽的身體。隨後,我和媽媽兩人都彷彿瀉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在沙發上。

過了良久良久,我才慢慢的爬起來。再看看沙發上,天啊!除了我射出的白白的精液外。居然還有好大一片黃色的水漬,我伏下身聞了聞,一陣騷臭的味道,媽媽居然剛剛被我插的尿都流了出來。我嬉笑著沾了一點在手上,放在媽媽鼻尖前問道:「媽媽,這是什麼啊?」

媽媽羞氣的別過臉,我笑咪咪的把手上的尿液放入嘴裡,邊品味被吧唧著嘴巴道:「嗯!媽媽身體裡流出來的,不管什麼都好吃啊。」

媽媽急忙拿住我的手,道:「快,快點拿出來。多髒啊。」

我認真的看著媽媽說:「媽媽,我是真的很愛你啊。所以不管媽媽的尿多髒我也願意吃。」說著我又沾了一些媽媽的尿放進嘴裡。

媽媽好像被我的話感動傻了,居然也不再阻止我,只是呆呆的看著我,眼角邊依稀閃爍著淚花。半晌,她才抱住我說:「媽媽也愛你啊。以後,不管你要媽媽做什麼,媽媽也願意!是真的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