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媽媽

我的舌頭上瞬間就佈滿了媽媽那乳白色的分泌物,滑滑的,酸酸的,鹹鹹的,順著我蜷曲起來的舌頭直灌進我的口裡,我也不吞嚥下去,只是猛力的在媽媽的小穴內攪動舌頭以獲取更多的淫水,媽媽的水越流越多,我的鼻子上,下巴前都給弄的濕漉漉的了,我陶醉著把媽媽那騷騷的浪穴裡的淫水極力吸到口裡。

媽媽平躺著的身體開始不安的扭動,嘴裡「啊…啊……哦……嗯……」的不住的呻吟著,終於媽媽忍不住伸手抱住我的頭死命的往她嫩穴 裡塞,弄的我一下把臉都埋在了她的肉洞裡,那濃烈的尿騷味熏得我差點把口裡的淫水都吐出來。

我掙脫了媽媽的手,爬起來趴到媽媽身上,嘴對著媽媽的嘴,把媽媽嫩穴裡的分泌物全吐進她的嘴裡,因為我含的太多,一部分從媽媽嘴裡溢出,媽媽的腮幫子弄得都是她自己嫩穴流出的乳白的淫水,看上去好不淫浪!

媽媽覺得味道怪怪的?邊咳嗽著往外吐邊問:「這…咳、咳…這是什麼?」

我奸笑著說:「就是媽媽你的浪水啊!怎麼樣?味道好吧?」

由於媽媽把淫水的大部分都吐了出來,她那秀美的小臉上滿是那白花花的泡沫,「嗯……好噁心……」

我一邊用舌頭接住媽媽吐出的白色泡沫一邊說:「哎呀!別!別浪費啊!噁心什麼啊!古書上都說了,這可是最有營養的東西啊!」

媽媽微顰秀眉,道:「你又胡說,這髒死了!」

我忙道:「是真的呀,你看我不吃的挺好嗎?媽媽,來,你試試,習慣了可好吃了。」邊說我邊把從媽媽臉上收集來的淫水又吐進媽媽的小嘴裡,媽媽半信半疑一小口一小口的把自己的淫水嚥了下去,「怎麼樣?滑滑的,好吃吧?」

媽媽紅了臉輕輕「嗯」了一聲算是答覆。

我握住自己的大雞巴,對媽媽說道:「媽媽,現在該讓它也補充一下營養了!」

媽媽緋紅著臉沒有回答,可是把腿張開的更大了,我把雞巴先在媽媽還穿著絲襪的腳趾上磨了磨,那上面還有我的口水,然後用大雞巴順著媽媽的絲襪一路向上,在媽媽白色蕾絲絲襪爽滑的刺激下,大雞巴的前端吐出了一些透明的分泌物,弄得媽媽的絲襪也一路上水淋淋的。

我衝到了媽媽的美穴門口,卻不急著進去,只是藉著媽媽小穴門口的淫水在她的陰唇上來回的廝磨,媽媽喘息著夾住雙腿,身體往下拚命挪動,想把我的小弟弟吞進她的肉洞裡。我偏不如她心願,也跟著下挪,就是只讓大雞巴在她洞口徘徊。

這樣你退一點我退一點,很快媽媽的雙腿就都吊在了地上,而我也退到了床的最頂頭,無處可逃,我索性跳下床,抱起媽媽的兩條大腿,掛在肩上,這樣,媽媽就被擺成了一個向上倒張開的V字型。

媽媽的小腳在我的肩頭一蕩一蕩的正好對著我的嘴,我就勢親上去,用舌尖在媽媽的涼鞋和裹著絲襪的腳趾中間的縫隙裡舔吸著,媽媽的腳趾一下繃直了,把絲襪都頂的開開的,我真擔心絲襪被媽媽的腳趾頂裂。

我的嫩穴 仍在媽媽的陰唇間不停的游動,媽媽的淫水大量的氾濫,從她的屁股溝一直下流,把我腳下的一小塊地都打濕了。終於媽媽再也憋不住了,她微張星眸,滿臉緋紅,雪白的屁股使勁的對著我的大雞巴頂動著!

我淫笑著問道:「媽媽,怎麼樣?是不是想要啊?」

媽媽急喘著氣:「給……給我……快給……我……」

「要我給你也行,那你以後是不是願意做我的情婦啊?是不是什麼都願意給我啊?」

「啊……嗯……是……我答應……我答應你……我給你……你……要怎麼樣……都……行……快……給我!」

看著我秀麗的媽媽這樣的淫蕩形象,我也再也忍不住了,「好!我……這就給……你!」邊說著,我邊用出最大的力量對準媽媽那早已凌亂不堪的浪穴一頂而入。

「啊!!!!」媽媽大叫一聲,自己扭動著屁股狂浪的吞食著我的大雞巴。潔白的乳房也隨著左右晃動著,身上半褪的家居服已經給媽媽的身體碾成了一團倒掛在媽媽的頭頂。

我咬住媽媽玲瓏的小腳,啃食著媽媽柔滑的絲襪,嫩穴堅決有力的不停的衝擊著媽媽的嫩穴,媽媽的嫩穴光滑而濕熱,肉壁像是活的一般蠕動著壓迫著我的龜頭。

「啊……呀……好……用力……繼續……快……快……」媽媽不顧一切的大聲呻吟著,眼角一串激動的淚珠緩緩墜下。我聽得是心潮澎湃,更賣力的抽插著自己的母親。

媽媽的呻吟聲已經變成了幸福的嗚咽聲:「嗚……嗯…啊……啊…嗚嗚…… 好啊……」她的嫩穴 的蠕動也更加激烈,大腿兩側的肌肉崩的硬硬的夾著我的睪丸,讓我好不舒服!而媽媽的腳趾也配合著我在我嘴裡勾動我的舌頭,把她一天的腳香和腳汗盡情的釋放在我舌蕾上!

媽媽的那白色蕾絲絲襪終於經不起這樣的折磨,媽媽腳趾最頂頭的絲襪部分已經破了一個洞,使媽媽的大腳拇指直接刮在我的舌頭上,媽媽涼鞋的鞋帶也鬆脫了,半掛在媽媽光滑柔美的腳面上,伴隨著媽媽的腳趾在我嘴裡的挑動而搖擺著。

「嗚……嗚……不行了……媽媽不行了……」媽媽哭泣著喊道。

我知道媽媽要迎來高潮了,進一步加快了節奏,每一下都頂的又深又准,直捅入媽媽的子宮,就在這關鍵的時候,突然,大門傳來了一陣鑰匙的響動。我和媽媽都大吃一驚,兩人同時僵住了身體。

「碰」,門被關上了。接著,門外傳來姐姐的聲音:「媽,媽,你怎麼這麼早就睡覺了?弟弟呢?」

媽媽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用盡量平靜的聲音回答道:「哦,媽媽今天有點不舒服,就早點睡了,你弟弟早睡覺了,他明天還要上學啊。」

邊說媽媽邊嬌媚的看著我。我回之一笑,嫩穴開始繼續對媽媽做起了活塞運動。

「嗯……」媽媽輕哼了一聲。

姐姐在門外忙問道:「怎麼了?媽媽?是不是很不舒服啊?我進來看看您是不是病了啊。」

媽媽強忍著嫩穴 不斷洶湧而出的快感,努力掙扎著回答道:「沒…沒什麼… 媽媽休息……休息一晚上……就……就好……了。」邊說媽媽邊努力的想制止我的動作。

看著媽媽狼狽的樣子我更興奮了,一邊按住媽媽的手一邊更劇烈的衝撞著媽媽的嫩穴,媽媽的淫水還在汩汩的流著,我每次闖進抽出都和媽媽的肉洞形成空氣的對流而發出了淫蘼的「呱唧呱唧」的聲音,再加上我的大雞巴和媽媽的嫩穴不停地碰撞,發出的「彭彭」的肉體悶響,房間裡別提有多熱鬧了。

姐姐在外面不可能沒有察覺,她又問道:「媽媽,你在裡面幹什麼啊?聲音怪怪的?」

媽媽喘息著道:「我…我……媽媽……媽媽沒事……你……你別管了……」邊說著,媽媽邊在我的強力刺激下不自主的把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開始撫摩。

「哦,媽媽,您要有事就叫我啊。我先回房去了。」姐姐猶猶疑疑的答了一句回了自己的房間。

媽媽再也忍不住,「嗯……啊……哦……」的呻吟起來,她的下身,淫水也一陣陣噴出,我咬住媽媽的腳趾堅持著大力抽插著媽媽的嫩穴。媽媽的淫洞立刻急劇的收縮,「啊……媽媽……媽媽要到……到高潮……了……媽媽……媽媽要丟了。」

說話間媽媽猛力抬起屁股回撞著我的嫩穴 ,她的肉洞也一陣緊似一陣的痙攣著,帶著一大股溫暖的水流澆在我的龜頭上,我哪裡還憋得住,一大串濃密的精液也如炮彈出膛一樣源源不斷的射進媽媽的子宮裡,媽媽肉洞和我大雞巴的交匯處立即冒出了大量的白色液體。

我咬著牙,全力把全身的精力都傾瀉在媽媽的蕩穴中,直到無力的倒在媽媽的乳房上。媽媽也好像癱軟了一樣,兩腿分的大大的平攤在我的肩頭,她的嫩穴 一串串乳白的液體還在嘩嘩的下墜。

過了良久良久,媽媽才從高潮中甦醒,她推推兀自慵散不堪的我,道:「好了,你快回房去吧。你妹妹也要回來了。別給她看見。」

我搖搖頭,「不。我今天晚上就在這睡。晚上我還要。」

媽媽哭笑不得的看著我:「那你也要去洗洗啊。你看看,身上多髒啊。」

我看看自己的大雞巴,上面沾滿了媽媽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在燈光下閃閃發亮,我忙說:「那媽媽你幫我洗吧。」 媽媽說:「這裡又沒有水。要洗去浴室洗啊。」

我鬼笑著道:「我不要用水洗,我要……要媽媽用你的嘴巴幫我洗乾淨。」

媽媽臉色變了變,「不行。好髒啊。」

我連忙幫她做思想工作:「不髒啊,媽媽。剛剛你不是也吃過自己的水了嗎?我的精液也是很有營養的啊。有大量的蛋白質啊。」

媽媽還是搖著頭不同意,我臉一板,「那好。我等爸爸回來告訴爸爸說你勾引了我兩次。」

媽媽一楞,只好道:「好……好吧……你不許對你爸爸亂說啊。」

我嘻嘻笑道:「只要媽媽聽我的話,我絕不會讓爸爸知道。」邊說我邊把已經萎縮的大雞巴放到媽媽的小嘴邊,媽媽無奈的看了我一眼,滿懷幽怨和委屈的輕輕叼住我的大雞巴含進嘴裡,用溫軟的舌頭為我仔細清洗起大雞巴來。

我志得意滿的看著媽媽光裸著身體用她那柔嫩的小嘴為我服務著,伸手在媽媽的陰唇上掏了一把,登時滿手都是媽媽和我的分泌物,我隨手塗在媽媽的嘴上,道:「還有這,你都別浪費了,都吃乾淨。」

媽媽在我的羞辱之下,眼淚又流了出來,可是又怕我的威脅,她只好無奈的任我把她嫩穴裡不停流出的白色液體往她嘴裡塞。終於,我的大雞巴被媽媽舔得乾乾淨淨,她嫩穴 的分泌物也全被我灌進了她的嘴巴,我這才滿足的放過她,在她身邊安靜的躺下。媽媽一個人嚶泣了半天,才把絲襪和涼鞋脫下,換上睡衣在我身邊睡了。

這天晚上我就沒安安穩穩的睡過,過不了一會陽物就漲大了,當然是不由分說就按住身邊的媽媽打上一炮,然後讓媽媽用她的小嘴把我的大雞巴和她的嫩穴清理乾淨。再等一會又大了就又再姦淫媽媽一次,又讓媽媽用嘴舔乾淨所有的分泌物。

最後,索性不許媽媽穿著衣服睡覺,我也光赤著身體,把大雞巴放在媽媽的大腿間,一等恢復就直接插進去,一晚上下來,我和媽媽最少做了十次愛。天亮的時候,媽媽的小穴都給我插得高高的腫起,而媽媽自己在這一晚上也達到了無數次的高潮。

「鈴鈴鈴……」一陣清脆的鬧鈴聲吵醒了我,天亮了。

我睜開迷迷糊糊的雙眼,映入眼簾的首先是媽媽的嬌美的容顏,再往下看去,是媽媽那玲瓏剔透的赤裸的身體,一對尖挺的乳房顫巍巍的在晨風中豎立著,平坦而光滑的小腹隨著媽媽的呼吸而有節奏的上下起伏,一團濃密烏黑的陰毛不安分的東倒西歪在小腹的下面,微微腫起的陰唇仍不知羞恥的向兩邊突展著。媽媽那一對豐滿的大腿上仍粘滿了我們昨晚做愛流下的分泌物,兩隻小腳上也儘是我的牙印。

再看看媽媽那雪白的面容,嫣紅的唇邊是一絲絲我已經干汩的精液,連帶媽媽的長髮上也到處是白花花一團團的干精。媽媽猶自不覺仍閉了眼睡的香甜。我看的性致大起,不由又想趴到媽媽的美體上再享用一次。

可是,經過昨晚和媽媽的一夜大戰,大雞巴現在說什麼也起不來了。我用手把大雞巴搓了又搓,奈何它就是沒絲毫的反應,我失望的歎了口氣,看看媽媽,心想:難道就這樣算了不成?

看著媽媽艷紅的嘴唇我一下靈機一動。馬上爬起身來,跨坐著把雞巴對準了媽媽的臉,媽媽渾不知我又起欲心,依舊睡的一塌糊塗。我把大雞巴先在媽媽的嘴唇外細細的摩擦著,媽媽可能是昨晚吞食我的精液吞出了習慣,居然在夢中就張開嘴輕輕含住了龜頭,我大樂,把軟不拉芨的雞巴硬往媽媽的嘴裡塞去,一下就把整個大雞巴全塞進了媽媽的小嘴裡。

「唔……」媽媽一下驚醒過來,一睜眼就面對了我赤裸的嫩穴 ,我索性一屁股全坐在媽媽臉上,在媽媽的小嘴裡肆意的轉動起我的大雞巴來,媽媽這時才清醒過來,嘴裡邊發出「嗚嗚」的聲音,手邊托住我的屁股向後拉,我看媽媽不配合,忙抓住媽媽的長髮,一邊硬把媽媽的臉貼住我的嫩穴 ,一邊惡狠狠的說道:「快,媽媽。快幫我吸大。」

媽媽無奈的鬆開手,閉上眼含住我的大雞巴開始吮吸起來,我的大雞巴在媽媽溫暖濕潤的小嘴裡舒適的躍動起來,慢慢的開始漲大,我仍不滿足,一邊開始把下身狠狠的想媽媽臉上衝撞,一邊又命令媽媽道「快!用你的舌頭舔。」

媽媽聽話的把她的丁香小舌纏上我的大雞巴,並不停的用舌尖挑動著我龜頭頂端的尿洞,我的大雞巴越來越大,很快媽媽的小嘴就容納不下了。我從媽媽嘴裡拔出大雞巴,上面還連帶著媽媽的口水,直滴落在媽媽的臉頰上。

我拖動大雞巴,屁股開始慢慢後退,媽媽仰著臉緊閉著雙眼任我為所欲為,我坐上了媽媽的乳房,故意用屁股在媽媽的乳房上擠壓著,讓媽媽那尖挺的乳房在我屁股的蹂躪下變成了扁扁的一片,媽媽那柔嫩的兩團肉墊在我的屁股上,讓我好不舒服。

我享受了一下這人肉板凳,又想出了新花樣,我把屁股微微抬高,使媽媽的乳房恢復挺立,然後我把屁股大大的掰開,露出了屁眼再一下坐在媽媽的乳尖上,這樣,我的屁眼就把媽媽的乳尖吞了進去,我用力收縮著肛門,努力想把媽媽的乳頭夾住,可是媽媽的乳頭實在太小,我怎麼也夾不到。

我憤怒了,把手背過去用力抓住媽媽的乳房使勁一攥,在媽媽「哎呀!」一聲的哀叫聲中,她的乳房就已經變成了長長的一條,乳尖也就順利的刺入了我的肛門,我順勢一夾,總算把媽媽的乳頭給夾在屁眼裡。

我的肛門開始品嚐起媽媽乳房那嬌嫩的滋味了,媽媽的乳頭上有些細微的顆粒,摩擦在肛門裡別有一番刺激。再看看媽媽臉上,因為我一直攥著她的乳房不放,疼疼的感覺讓她的臉上都是汗珠,牙也緊緊咬在一起。我把屁股在媽媽的乳房上慢慢前後轉動,讓媽媽的乳頭在我肛門裡四處摩擦,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可是,我的屁股在享受,我的雞巴卻白白的閒空著,這也太對不起它了。我又扯住媽媽的長髮把她的臉拉向我的大雞巴,道:「來,媽媽,繼續幫我吸。」

可憐媽媽連咬牙忍疼的權利都沒有了,她在我的拉扯下不得不把嘴湊上我的大雞巴開始舔動它。就這樣,我一邊用肛門玩弄著媽媽那嬌嫩的乳房,一邊讓我的大雞巴給媽媽的口水滋潤著。

如此玩弄了一會,我的大雞巴在媽媽那靈活的舌頭的服侍下已經大的讓我有漲疼的感覺了。我忙從媽媽的乳房下爬下,趴在媽媽的兩腿之間,媽媽自覺的分開了雙腿,我「嘿嘿」一笑,挺起大雞巴就狠狠的插向媽媽那可愛的小穴。

只聽見媽媽「啊!」一聲急叫,她的身體猛烈的一彈,人往上拚命的躲閃開來。我一楞,停止了動作。媽媽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她邊嚶泣著邊說:「好疼啊……別……求求你不要啊。疼死媽媽了。」

我再看看媽媽的小穴,只見媽媽的兩片陰唇紅腫的都合不攏了,更加上剛剛她沒有淫水流出,我這樣強行一戳之下,媽媽的小洞都幾乎裂開,難怪她要哭叫啊。我想想畢竟以後還要經常用這,弄壞了對我自己也沒什麼好處,也就沒再硬闖進去,不過雞巴都這麼大了,總要找個地方給它消消火啊。

我從媽媽的大腿間爬了起來,悻悻的對媽媽說道:「好,媽媽。要我不插它也可以,那你就用嘴幫我去去火,而且我一定要射在你嘴巴裡。要不我就繼續插它。」

媽媽忙道:「別,別,別插下面,我幫你,我用口幫你好了。」說著,媽媽乖乖的爬起來,跪坐在我面前,雙手捧住了我的大雞巴放進了她的小嘴裡,我把嫩穴 貼在媽媽那秀美的臉上,開始享受她的口交。

媽媽的小嘴裡發出了「漬……漬……」的響聲,彷彿我的大雞巴是一道美味的大餐一樣,她吃的是有滋有味,她還時時用整個一條舌頭裹住我的大雞巴擼動著包皮,一對玉手也不斷的把玩著我的睪丸,兩排潔白的牙齒也沒閒著,它們在輕輕擠壓著我大雞巴上的動脈。

我是已經經過一夜大戰的人了,哪裡還憋得住,大雞巴上酥麻的感覺一波接一波的撲過來,我低叫一聲,把媽媽的小嘴當做肉洞,兩手抱住媽媽的頭,奮力向她口裡衝撞起來,這下可把媽媽害慘了,她的嘴巴太小,根本無法容納下我已經漲大的大雞巴,我每一次的抽插都頂到了她的喉嚨深處,她被嗆的滿臉通紅,一陣陣悶咳在她的喉嚨裡迴響著,舌頭也被我撞的歪歪斜斜。

終於,我一大股熱流如雨般的迸發,火熱的精液瞬間就從媽媽的喉嚨深處倒灌而出,填滿了媽媽的小嘴,我捏住媽媽的嘴巴,不讓她有機會吐出,邊仍努力的抽插著她的小嘴,釋放出我所有的能量。

媽媽幾乎背過氣去,她努力的張大口費力的吞嚥著我的精液,可是我射的實在太多,她的口又被我捏住,終於使一部分精液從她的鼻子裡倒噴出來,媽媽就像三歲的小孩一樣,鼻子下垂淌著兩條白色的長龍,看上去煞是可笑。我終於鬆開了手,仰面無力的倒在床上,媽媽還在那低咳著吞嚥著我的分泌物。

「這回你該滿意了吧。」媽媽總算把我的精液全吃了下去,騰出了口,「我們的事情你該保證不會對你爸爸提起了吧?」

我懶懶的答道:「媽媽,只要你以後聽我的話,我絕對不會對爸爸說。更何況,爸爸也滿足不了你,你看看你昨天晚上爽的多開心啊。」

媽媽咬咬牙齒,「好。只要你不對你爸爸說,你要媽媽怎麼樣都可以。」

我淫笑著道:「怎樣都可以?哈哈。那我要媽媽做我的女奴媽媽也答應?」

媽媽一下臉色煞白,「什麼女奴?媽媽把身體都給了你,你還想要怎樣?」

「媽媽,你自己想想,你昨天為什麼能高潮那麼多次?還不是因為我們之間是亂倫,所以你才覺得刺激啊。我也不想怎麼樣,只是想讓媽媽嘗試一下更刺激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