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媽媽

我正在興頭,哪會就這樣放手,「媽媽!反正爸爸總是不在家!也滿足不了你!我又正在青春期,你也不希望我在外面去強姦別的女人學壞吧?你就讓我滿足一次吧!」我邊說邊用舌尖輕舔著媽媽的耳垂。 「不!不行!你這是亂倫啊!放開我啊!」

我一邊繼續用我的大雞巴在媽媽身體裡運動,一邊說:「媽媽,反正我現在強也強姦進去了!亂也早亂倫過了!你就別動了,滿足我滿足到底吧!」

媽媽看我今天說什麼也不會罷休,終於哭了起來,一串串晶瑩的淚珠從她的臉頰流過:「不!不要啊!求求你了!放了媽媽吧!這……這樣不行啊!」

我哪管那麼多!只是用力的把我的大雞巴一次又一次的頂進媽媽的身體深處。

「放了我!!不!不要啊!啊……」媽媽哀號著,邊扭動著潔白的身體,盡力躲避著我的侵犯。

「媽媽,你知道不知道你剛剛流了好多水啊!難道你不舒服嗎?既然是大家都舒服,您又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

媽媽滿臉通紅,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掙扎的結果,「你!你還亂說!啊……嗚……住手啦……媽媽求求你了……」

我聽的心頭煩躁!一下把嘴堵在媽媽還蒙著絲襪的小嘴上,用牙齒用力把媽媽的絲襪往媽媽的口腔中塞去,媽媽正好要張口哀戚,冷不防就被我把她的絲襪的襪尖全送入了口中。

「唔……唔……」媽媽滿臉的淚水一眼哀怨的看著我,嘴裡還給她自己的絲襪被寶寶用舌頭頂的滿滿當當,到底是虎毒不傷子,這樣的情況下她也捨不得咬傷我的舌頭,就這樣,干張著口,任我隔著絲襪和她強逼著接吻。

沒一會,媽媽絲襪的襪尖就滿是我和她的口水了,再加上媽媽的絲襪今天才穿過,上面還有媽媽小腳芳香的味道,混合著媽媽的口水,我用力吸著絲襪上的水漬,一口口悉數吞下肚裡。邊吞食邊用舌頭極力在媽媽的口腔裡攪動,以獲得更多的媽媽的丁香唾液。我的嫩穴 則向撞鐘一樣拚命姦淫著媽媽的小穴。

媽媽滿臉的汗水和淚水。努力搖晃著頭,一頭秀美的長髮也隨之在床上擺動,我愈加興奮,嫩穴 撞擊媽媽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雖然媽媽的淫水已經開始明顯的干汩,可是讓她的小穴包我的雞巴包的益發緊密了。我終於憋不住了!低低的吼了一聲,大雞巴猛得一彈,一大串的精液就如雨一樣向媽媽的子宮深處傾瀉而去。

媽媽拚命搖著頭,嘴裡還含含糊糊的叫著:「唔……不……別射……在……裡面……唔……」邊叫眼淚邊更多的往外流。

我正在樂頭上,怎麼會聽她的。一邊使勁咬緊了媽媽口中的絲襪,一邊更用力的頂動下身。媽媽可能也知道再怎麼說叫也沒用了,終於停止了掙扎,人軟軟的放鬆了身體,任我在她的身體內橫衝直撞。我趁機騰出手抓住媽媽的乳房使勁搓揉,兩隻腳也伸直緊緊貼住媽媽的兩隻小腳,使勁的發洩著我的瘋狂。

漸漸的,我停止了動作,人也無力的軟癱下來。我趴在了媽媽赤裸的身上,從她嘴裡叼出了她的絛紫色的絲襪吐在枕頭一邊。媽媽看也不看我一眼,大睜著眼睛任淚水嘩嘩的向下流,也不說一句話。

我趴了一會,看著也沒趣,逕自爬起來,拿過媽媽的絲襪先把我的大雞巴揩抹乾淨,再看看媽媽,她仍然大張著雙腿仰面躺著哭泣著,人呆呆的好像麻木了一樣。我大著膽子湊上前,看著媽媽的那個小肉洞,裡面開始往外流出了我的精液,一大片乳白的液體從媽媽那微微發腫的兩片鮮艷的陰唇裡汩汩的流出。我把剛剛揩抹過我大雞巴的絲襪放到媽媽的嫩穴上,輕輕的為媽媽擦去那些精液,媽媽不聞不問,動也不動。

我幫媽媽把她的嫩穴 清理乾淨後,就拿著媽媽的絲襪揀起我的短褲輕輕的離開了媽媽的臥室,躺在床上,心裡是又驚又怕,明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第二天,我懷著揣揣不安的心情從床上爬起,猶豫了好半天,才打開了我臥室的門走了出去,來到了飯廳,只見餐桌前姐姐和妹妹都低著頭快速地扒拉著早餐,而媽媽則直直的坐在餐桌前,一動也不動,眼睛紅通通的,顯然是一晚上哭泣的結果。

我也不敢吃早飯,忙說了一句:「媽,我今天肚子不餓,先去上學了啊。」媽媽彷彿沒聽見似的,一動也不動,仍呆坐在那,姐姐和妹妹忙一起說道:「媽。我吃飽了,我也走了。」看看媽媽還沒反應,姐姐和妹妹都不敢再說什麼,相互間吐了吐舌頭,和我一起走出了家門。

剛剛一出門,妹妹就奇怪的問道:「媽媽今天是怎麼了?一做完早飯就愣愣的坐在那?而且媽媽好像哭過也?」姐姐說:「我也不知道啊,媽媽昨天還好好的啊。」

我心裡暗暗好笑,你們哪知道啊,昨天晚上媽媽被我強姦了才會這樣啊!說話之間我們就各上各的學去了。因為學校離家有些遠,所以我的中飯都是在學校吃,到了晚上我估計姐姐和妹妹都上完自習了才回家,走進家門,看見媽媽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還時不時用 手抹著眼睛,我走到她身邊故意問道「媽。姐姐她們上學去了?」媽媽這才抬起頭恨恨的看了我一眼。

我在她的身邊坐下,媽媽忙挪動身體,離我遠遠的,我又把身子向媽媽湊過去。一隻手搭上了媽媽的香肩,媽媽「啪」的一下把我的手打落,道:「你這個畜生,你看你爸爸回來不打死你!」

我嬉皮笑臉的說:「媽媽,你還要把這事告訴爸爸啊?爸爸知道了我是死定了,不過,媽媽你也好不到哪去吧?」媽媽一下噎住了,過了半餉,她才怒視著我,咬牙切齒的道:「你!你給我滾出去!我沒你這樣的寶寶!!」

我奸笑了一下:「嘿嘿,那我就不做你的寶寶了,我做你的情人好不好?」媽媽「霍」的一下站起了身子,一臉煞白的看著我,「你!你說什麼?你!你說的還是人話嗎你?」

我翹了二郎腿,悠然自得的說:「好,那我就說人話,等爸爸回來我就老老實實的向爸爸承認錯誤,我會告訴爸爸說是你在家勾引我我才忍不住的,你猜爸爸還會不會認我這個寶寶?」

媽媽眼睛一下瞪大了,嘴唇哆嗦著道:「你!你胡說八道!你爸爸和我結婚這麼多年,他會不瞭解我?我怎麼會去勾引你??」

「哈!那就難說了,你猜爸爸知道不知道你跑到浴室去自慰的事?你能去自慰就不能去勾引寶寶?」

媽媽大吃一驚,話都說不齊全了:「你?你?你怎麼?怎麼會知道?」

我得意的笑著:「嘿嘿,這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啊!」

媽媽瞪著我,過了半天,她輕輕歎了一口氣,語氣明顯的放軟了:「你!你想怎麼樣?」

我賊兮兮的湊到媽媽面前,摟住她的肩膀,媽媽輕輕掙動了一下,就任我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我知道媽媽已經屈服了,笑著說:「我也不想這麼樣,只是想讓媽媽你生活的快樂啊!」邊說,邊細細的近距離的打量著媽媽。

媽媽隨便的穿了一套白色的家居裙,一頭長髮隨隨便便的挽了個短髻,不施脂粉的素面上還兀自留有隱隱的淚痕,修長的秀腿上裹著一條白色的蕾絲長襪,玉巧玲瓏的小腳套在一雙半透明的高跟涼鞋裡。看上去是楚楚動人,我見猶憐,我的大雞巴一下「騰」的豎起。

我邊吞嚥著口水邊把手慢慢向媽媽的裙下伸去,媽媽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接著她的貝齒咬住了下唇,慢慢閉上了眼睛。我見媽媽默許了我的行為,心中大喜,手迅速伸入了媽媽的裙下,探索著媽媽的三角褲。媽媽緊閉的眼角,慢慢的滲出了兩顆清淚。

我從正面抱住媽媽,溫柔的親吻著媽媽,為她舔去了淚珠。我的手則從媽媽三角褲的底端伸了進去,一直到觸到媽媽那巍顫顫嫩滑滑的小肉片。媽媽把嘴唇 咬得更緊了,嫣紅的小嘴唇都被她咬得發白了,我的手指在媽媽的兩片嫩肉裡來回滑動著,指尖還輕輕刮著媽媽小穴的內壁,媽媽強自壓抑著,很努力的平息著自己的呼吸。我心裡冷冷的一笑,哼!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

我又把嘴唇移到媽媽的耳朵上,輕咬著她的耳垂,用舌尖在媽媽的耳洞挑動,媽媽臉上刷的一下泛起了一片紅暈,鼻息也粗長了許多,我的另一隻手也從媽媽的肩膀上向下開始滑落,一直下落到媽媽的乳房上。

我輕柔的把媽媽家居服胸前的紐扣一粒粒慢慢解開,媽媽已經羞的是滿臉通紅,長長的眼睫毛不住輕輕顫動著,我看著媽媽嬌羞的模樣,大樂,一邊解著媽媽的紐扣,一邊把嘴唇移到媽媽的眼睛上,把舌頭伸的長長的左右刷動著媽媽的眼睫毛。

「嗯……不……好……好癢……」媽媽終於說出了一句話,說話時,她那醉人的小嘴裡吐出的芳香氣息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低下頭,把嘴唇深深的壓在媽媽的櫻桃小口上,並吐出舌頭努力想深入媽媽的口腔。

媽媽用緊閉的牙齒拒絕了我,我也不是太生氣,心想:反正一會整個人都是我的了,還怕你的嘴不給我嗎?我就一邊舔著媽媽那微微翹起的小嘴唇,一邊把媽媽的傢俱服的紐扣全部解開來,媽媽整個正面的身體就隨著家居服的敞開而全部半裸在我面前。

媽媽今天穿的乳罩是綠色的,邊沿上還鑲有淺綠的蕾絲花邊,她的三角褲和乳罩是一套的,也是綠色帶有蕾絲花邊的,在這一套內衣的襯托下,媽媽的皮膚顯的格外的白皙,細細的腰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把媽媽白色的家居服映襯的格外寬大,兩顆豐挺的乳房把她的乳罩高高的頂起,從上向下看去,一道深深的乳溝顯的格外的深邃。

我深吸了一口氣,感謝著上天賜予我如此美麗的一個媽媽。我正在媽媽嫩穴 不停滑動的手指一時間也忘記了攻擊,直到媽媽的一句話才點醒了我,「你…… 你……你要就……快點……嗯……你姐姐她們快回來了!」我回過神來,看看媽媽,她還是緊閉著雙眼,臉上一片緋紅,大概是為了剛剛的話而羞愧無比吧!

我「哦」了一聲,彎下腰,一隻手托住媽媽的腿彎,另一隻手勾住媽媽的後頸,一用力就把媽媽抱起在了懷裡,然後故意大聲問道:「媽媽,我們是去你的房間裡做呢?還是到我的房間裡做?」

媽媽把頭垂的低低的,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到…到我的…萬一…… 你姐姐回來,會……會叫我……」

我大呼一聲「得令!」就抱著媽媽穿過客廳,走進她的臥室,然後反身用腳把媽媽的臥室門關上,用托住媽媽腿彎的手摁下反鎖的摁鈕,回過身來,看著在我懷裡醉人的媽媽,禁不住低下頭來深深一口印上她的櫻唇,然後把媽媽輕放到床上,打開電燈。

媽媽眉頭輕輕一皺,「別,別開燈。」

我哈哈一笑,「這樣我才能好好欣賞一下媽媽的漂亮身體啊!」媽媽不再說話。

我站在床頭,三下五除二就把我身體上的衣服扒了個精光,媽媽聽到了我脫衣服的悉悉索索的聲音,忍不住好奇的偷偷把眼睛睜開了一條小縫,沒想到正看見她的寶寶光溜溜的站在她的面前,並且她親生寶寶的一條碩大的大雞巴還直挺挺的豎立著正對她的面龐,媽媽大窘,急忙閉緊雙眼。

我嘻嘻一樂,道:「害什麼臊啊,媽媽,這不都是從你那生出來的嗎?」媽媽滿臉通紅的一句話也不敢回答,看著媽媽那嬌羞無限的樣子我更開心了,又進一步刺激她道:「媽媽,你說是我的雞巴大還是爸爸的雞巴大?」一邊說我一邊把我的大雞巴向媽媽的嘴唇送過去。

媽媽還是一聲不吭,等到我的大雞巴碰撞到她細嫩的小嘴時才驚呼一聲,張開眼睛,一下就看見我的大鳥正在她的嘴唇上游動,她忙把頭向後一縮,急忙道:「不!不要!」

我看見她驚惶失措的樣子,心中一動「媽媽,你別告訴我你從來沒有更爸爸口交過啊!」

媽媽紅著臉點點頭,細聲細氣的道:「你……你以為……你爸爸和你……一樣?」

我大喜,這麼說,媽媽的第一次口交還是昨天晚上和我一起發生的!「你不想和我口交也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是我的雞巴大還是爸爸的大?」

媽媽羞的把臉埋在枕頭上,半餉才從枕頭裡穿出媽媽悶聲悶氣的回答:「你的……」

我連忙逼問道:「我的什麼大?」

媽媽一頭全扎進了枕頭,只露出了雪白的後頸,「你的…雞巴……大……」

我得到了滿意的回答也就不強求媽媽為我口交,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我爬上床把媽媽背對我的身體上下撫摩,然後把媽媽的家居服從下擺向上使勁一掀,因為媽媽前面的紐扣都早已解開,所以家居服一下就掀過了媽媽的頭頂,只有兩隻袖子還套在媽媽的胳臂上,媽媽那翹翹的屁股,似雪如玉的背肌就嘩啦一下都裸露出來。

我激動的背對著媽媽的頭坐在她的屁股上,伏下身體從媽媽的大腿內側開始親吻,媽媽大腿輕輕顫動著,好像在極力抗拒著快感,我繼續往下親去,順著媽媽那白色蕾絲絲襪的開口處一直往下,一路經過媽媽渾圓的膝蓋,修長的小腿,慢慢吻上了媽媽光滑的腳面,媽媽輕叫道:「你……把我的鞋脫掉,要不把床都弄髒了。」

我淫笑著說:「不嘛,媽媽你穿著鞋更有味道啊!」邊說我邊咬住了媽媽從高跟涼鞋鞋尖露出的絲襪下的腳趾。

我細細慢慢的品嚐著媽媽腳趾的滑潤,感受著絲襪在舌尖上散發的清香,媽媽彷彿怕癢似的輕輕縮了縮腳,我移動著嘴唇跟隨上去,讓媽媽的玲瓏的腳趾始終無法躲避。媽媽的絲襪很快就被我的口水濡濕了,她腳趾的味道混合著涼鞋特有的皮革味充分的跟隨我的口水反饋入我的嘴裡。

我爬起來,轉到媽媽的頭邊,使勁把媽媽扳到正面,媽媽用手抓住枕頭,死死的擋住自己的臉。我含著有媽媽腳趾和絲襪味道的口水,也不能開口說話,情急之下,我拉住媽媽的長髮向側旁一拉,在媽媽「哎呀」的呼疼聲中,我趁勢反方向拉開媽媽手上的枕頭,露出了媽媽秀麗的瓜子小臉,猛的低下頭去,用嘴堵住了媽媽的櫻唇,把那一口有剛剛從媽媽腳上吸來的口水硬往媽媽嘴裡吐去。

媽媽呼疼聲還沒落下,嘴來不及合攏,就給我把飽含著她腳趾和絲襪味道的口水全吐入了她的丁香小嘴裡,媽媽反應不及,口水一下就衝進了她的喉管,她被嗆得連連悶咳。

我的舌頭繼續在媽媽的口腔裡攪動著,拚命探索著媽媽的玉舌,媽媽一面要躲避著我的舌頭,一面又在繼續悶咳,一時間,臉被憋的全白了!因為口腔裡的空間實在太有限,我還是很輕易就纏繞住了媽媽的舌頭,我捲起舌尖勾住媽媽的舌尖,往媽媽嘴裡使勁向外吸著她的口水。

媽媽拚命搖晃著頭,嘴裡發出「唔……唔……」的反抗聲,可是我的力氣比她大得多,穩穩把住了媽媽的頸部,讓她始終不能掙脫。終於,媽媽知道反抗是徒勞的,她認命的停止了動作,隨便我對她為所欲為。

我興高采烈的親吻著媽媽,攪動她的舌頭,輕咬著她的嘴唇,把舌尖盡力刺向媽媽的喉嚨深處。

這時,我的手也放開了媽媽的頭,開始在媽媽身上四處游動,我先伸向媽媽的乳罩,在媽媽乳罩的蕾絲上來回摩挲,接著,我把手指插入了媽媽的乳溝,感受著媽媽那兩團軟綿綿的白肉的溫柔,更左右移動著手指,深入到乳罩兩個最高點,扣動著媽媽乳尖上那兩個最敏感的部位。

那裡有一些細微的凸凹,每接觸到那一次媽媽就輕哼一聲,媽媽的乳頭漸漸的漲大起來,我能覺察到媽媽的乳頭正逐步的向上尖尖的豎起,比先前擴大了將近有一倍,把乳罩頂得也高高大大彷彿馬上要破了一樣。

我忙抽出手指,把手放到媽媽的背後想把媽媽的乳罩解開,唉!畢竟我沒有經驗,在那手忙腳亂了好一陣,媽媽的乳罩鉤子就是打不開,媽媽紅了臉,微微側動身體,反手只一下乳罩就散向了兩邊,然後媽媽輕輕扭動了一下,乳罩就滑落到一邊,媽媽的整個乳房就跳起在我面前。

我忙道:「謝謝媽媽,還是你有經驗啊。」媽媽臉更紅了,嬌羞的又閉起了眼睛。

我低下頭,含住媽媽的乳頭讓它在我嘴裡滑進滑出,時不時還用牙齒輕輕咬一下乳尖,弄得媽媽一會發出「哼…嗯……」的呻吟,一會又被我咬的「哎…… 呀……」的叫疼。

我玩弄了一會媽媽的乳房,就順著媽媽的乳房向下舔去,直到媽媽那小小的迷人的肚臍眼上,我又用舌頭圍著媽媽的肚臍眼打轉,然後把舌尖猛力頂進媽媽肚臍眼的深處,雖然只能舔進去很小的一部分,可是已讓媽媽的腰不自覺的往上微微拱起,迎合著我的動作。

看看媽媽已經進入了狀態,我更加賣力了。我略略下移,咬住了媽媽三角褲的蕾絲邊一邊輕舔著媽媽的肌膚,一邊把媽媽的三角褲向下褪。

媽媽把屁股抬起,以方便我順利的把她的三角褲咬下,我的鼻尖伴著三角褲的下褪而下移,犁上了媽媽那萋萋的芳草,媽媽雜亂彎曲的陰毛搔動著我的鼻翼,弄的我癢癢的,同時,又有一股濃濃的腥騷味直衝我的鼻子。跟著就鼻尖又觸到了媽媽的盆骨,媽媽盆骨的頂端是一些淡黃的恥毛,我被恥毛幾乎刺激的打出噴嚏。

媽媽的三角褲已經完全脫離了她的嫩穴,兩片狹長的粉紅陰唇恬不知恥的掛在盆骨下,我用鼻子拱拱那兩片小肉團,小肉團跟著左右晃蕩起來,一些乳白色的分泌物從那兩個小肉團遮擋的小穴中緩緩的流出,我鬆開媽媽的三角褲,換成手把媽媽的褲頭往下拉去,媽媽配合的曲起腿讓我拉下了一邊,然後自己把腿扭動著讓三角褲完全脫離身體。

我興奮的把嘴湊到媽媽的嫩穴上,咬住媽媽那兩片誘人的肉團,向下輕輕撕咬著,媽媽害羞的輕聲說道:「別!那兒……髒……」

我抬起頭說:「不髒啊,就是這把我生出來的啊!」媽媽紅著臉不再言語。

我更起勁的用牙齒咬住媽媽的陰唇並把它往外拉,看著媽媽的陰唇一下給我拉得長長的一條,一下又擠成扁扁的一團,真是過癮。

媽媽輕輕呼叫道:「嗯……輕點……有點疼……」我也沒有理會她,繼續把舌頭豎著捲起向媽媽小穴的深處頂去,「嗯……啊……」媽媽不由哼叫著打開了大腿,以利於我更加的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