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馮芸老師

那年,我大學二年級,新開的一門課叫做社交禮儀。上課之前,大家都在議論上這門課的老師會不會是個非常有氣質的交際花!呵呵,青春發育的男生們這個年齡都處於燥動期,看到美女稍加想像下面的jj就會勃起!大家都對性充滿了好奇,喜歡看美女當然也就不足為奇。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第一節課馬上就要了。

和以往大家喜歡逃課或遲到的情況不一樣,因為是公共課,今天大教室裡早早的就坐滿了。都對新的老師充滿了期待。

果然不負眾望,一個美女老師輕盈的走進了教師。「哇───」,所有的男生一起喊出聲來。

老師顯然對這種場面有所預料,很自然的面帶微笑的了自我介紹:「我叫馮芸,是你們這門課的老師!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裡,我將和大家一起度過……」

趁她說話的機會我在不停的打量她: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高1 米六五左右。有著一頭披肩的長髮,典型的圓臉,皮膚白皙紅嫩。眉毛顯然經過精心的修整,看上去如同畫上的去一樣,彎曲細長。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的會說話,雖然我做在中間一排,仍然能看到她又長又整齊的睫毛。鼻子不大,但是很挺拔,除了讓我陶醉眼睛,就是她的性感的嘴唇,上下嘴唇厚度適中,也許是抹了唇膏的緣故,濕潤光滑,並且粉紅的顏色讓人血脈噴張。

她今天上身穿白色緊身t 恤,胸前的兩個小兔子被包裹的渾圓高挺,眼看就要撐破衣服跳出來隱隱約約還能看出裡面粉紅色的胸罩。下面穿的是一件及膝短裙,呵呵,或許是因為是在學校,不算很暴露,但依然能看出短裙下面修長光滑的小腿,白白嫩嫩不失彈性。腳上穿著一個高腳繫帶涼鞋,不胖不瘦大小適中,腳裸很細,腳趾頭暴露在外面,每根指頭都很直很整齊的排列著,非常小的指甲蓋上還吐著淡紫色的指甲油,在那個時候學生還很少塗指甲油,尤其是剛進大學不久的女生,所以看到指甲油,感覺有著特殊的性感。

這個時候,她轉身在黑闆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我有機會觀察她的背面。屁股被裙子嚴嚴實實的包括著,渾圓上翹,充滿彈性。在窗戶射進的光線剛好打在她的屁股上,光的照射穿透了她的裙子,有機會讓我看到她身體的輪廓。大腿和小腿連成一線,中間再往上就是胯部了。可惜到了那裡除了屁股,什麼也看不到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的jj早已經勃起,頂住窄小的內褲,憋的實在難受。

我下意識的用手隔著褲子拉扯了一下內褲,好讓jj能得到一些解脫。不巧這個不雅的動作被坐在我旁邊的一個胖胖的女生瞅見,詫異的望著我。那個時候,還沒有和女孩子擁抱過的我,臉一下就紅了,埋頭看起書來……

之後一段時間,日子漸漸平淡下來。我那個時候除了晚上除了對馮芸老師有些性幻想,在夜深人靜舍友都睡著的時候,偷偷摸摸我粗漲的jj外,從來沒敢奢望過和老師發生什麼。

真正和她的故事是在兩個月以後了。而且來的很是突然。這個事情影響了我以後人生路上對性的很多理解。

我記得很清那是下午第二節課。老師穿了一件棉質碎花的低胸連衣裙。裙的下擺一直打到她的腳裸部位。這節課是講公共禮儀的。完整課程內容我不清楚了,只是記得有同學提出老師教我們交誼舞。老師一向是很隨和而且知識豐富,一下子就答應了這個同學的請求。並且提出她一個人跳不來,需要大家配合。還讓我們班的男生和男女生一起上台,大家一起學習。大家都踴躍報名。然後老師說,那誰願意和我搭檔啊?這個時候班裡的男生,包括最先提出倡議的男生,卻都啞巴了。呵呵,其實大學裡就是這個樣子,很多男的平時看上去很勇敢很會使壞,但真到了現在這個場合,反而像剛射過的jj一樣,一下子就焉了,一個個耷拉著頭。我也一樣,沒敢吭聲。老師這個時候仍然微笑著看著大家,沉默了有10秒鐘,就又問了一句:「真的沒人願意和我搭檔嗎?老師就這麼不讓你們喜歡啊?」這個時候我居然鬼使神差的舉起了手!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搞明白當時怎麼會有膽量。呵呵,或許人就是這樣,很多時候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個時候全班男生像是一排 jj 的第二次勃起,尖叫著起哄。這個時候我才又緊張起來,但已經晚了。  對於我們這些從高中的書海中成長起來的人,尤其是農村來的孩子,很少會接觸到交誼舞。學起來也很蹩腳。我和老師一起搭檔,顯的更蹩腳,更緊張。但老師並不在意,依然耐心的叫我怎麼起步,怎麼和老師配合好節奏。

說實話,我當實根本就沒心思學跳舞。老師的手牽著我的手,感覺像中電一樣。雖然夜深人靜裡幻想過和老師的各種可能的親密接觸,可現在實實在在的接觸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近距離,我對老師看的更清楚。最要命的是,老師身上散發出女性特有的氣味。有自身的體味,有香水味,也有一些說不清的味道,這些體味漸漸的在我周圍蔓延,我使勁吸著這些氣味,如同神仙在呼吸著天上的空氣。但比天上的空氣更好,因為這裡面夾雜著老師傳遞出來的性的氣味。

我的jj不爭氣的又漲了,而且比以往漲的更利害。還好今天我沒有穿內褲,不是很痛,但也突起的更高。我很害怕老師發現我下面的秘密,可越是害怕,動作越僵硬。

老師在細心的牽著我的手,在教我跳舞,dfjstory.com可她哪裡知道,她的學生此刻正在用jj對著她的下體。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畫面啊。老師,請原諒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在心底念叨著!這個時候,非常尷尬的一幕發生了。因為越來越緊張,我的步子越來越亂,而和我配合的老師動作也跟著亂起來。這個時候我聽到不跳舞的同學在叫我的名字,並且哈哈大笑,我想他們是不是發現了我下面的窘相!臉上變的火熱,大腦空白,身體已經不受自己的控製。這個時候老師突然一個踉蹌倒到我的懷裡───她的鞋跟弄斷了。而我,就勢下意識的抱著老師防她摔倒。各位看官,我這個時候絕對不是故意的,那種情況下,是誰都會伸手去抱的,那是條件反射。

大家接著肯定也猜到了,除了她溫暖的胸脯貼著我的胸脯之外,我下面漲了有5 ,6 分鐘的硬如鋼鐵的大jj一下子就頂在了她的小腹(我一米七六,比她要高一截,所以是不會抵到下面的)。更嚴重的是,當時我也沒站穩,也順勢跌倒在地,她一下子就壓上了倒地的我。這次,我感覺到我的jj是頂在她小腹下面的地方了。

穿著柔軟裙子的她也明顯感覺到我下面堅挺的老二兒。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這個時候我沒任何快感,有的只是緊張和尷尬。好在老師畢竟比我年長許多,迅速起身讓我們聯繫,自己回她在學校的單身宿舍換鞋子去了……

自從那件事情以後,我都不敢正面看老師。覺得不好意思。而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卻更加的想她。因為有過身體上的接觸,我的幻想也變得生動起來。

我甚至幻想著和老師做愛,並且一直到高潮。讓後抱著老師一切幸福的睡去。我會想她有沒有老公,她在床上是個什麼樣子,我們做愛,她會不會看著我,想著想著還會自己偷偷的笑。可也只是想像而已。呵呵,青澀的大學,青澀的男生!

那個時候,我對性有了強烈的渴望。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生理和心裡的一些奇妙的答案充滿了好奇,瘋狂地在學校圖書館(大學的圖書館都有性方面的知識)和網上尋找知識。除了知道了一些基本的男性和女性生理構造和知識意外,還學習了很多性技巧。這也為後來和諧而美滿的性愛打下了基礎。

讓我奇怪的是,相對我的不好意思。老師並沒有大的反映,反而在以後的課堂上總是會多向我這邊看兩眼。每次和她對視,我都迅速的低下頭。除此之外,她還會經常找我來回答問題。

後來有一天,下課以後,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她叫住了我:「小可,一會兒幫我收拾一下房間吧。我買了個櫃子,可是不太好放。要把家裡的東西都重新佈置一下。」我當時一下子沒反映過來,機械的答應了一下。她看我傻傻的樣子爽朗的笑了一下:「呵呵,不是無償的。先請你吃飯。然後幫忙!」

看來她曲解我的表情了:「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最近減肥,剛好鍛煉一下。求之不得呢。你這是在幫我啊!」我趕忙解釋,可不能給她留下壞印象啊。男的都很在乎女人對自己的看法。尤其在自己喜歡的女人的面前。而我,在我喜歡的馮老師面前。做什麼事情都是義無反顧的。更何況是去她家這種很多男生都夢寐以求的事情!?  「那好,說定了!」我們作了告別。

回到宿舍我仔細的照了照鏡子。雖然只是去幫忙,我卻莫名的在意起自己的形象。梳了梳頭髮,洗了洗臉,末了還擦了擦摸臉油,好像去相親一樣。呵呵,現在想來還是挺傻的。

我們學校是在郊區。馮老師的宿舍位於生活區,是在學校北面的邊緣,出了北面的圍牆就是一片當地的樹林。宿舍周圍不像教學樓附近很嘈雜,顯現出一片寧靜的美。這天天氣很好,因為剛剛下過雨的緣故,花壇裡的花開的很艷,有一股清香。時而還能聽到圍牆外樹林裡傳出的陣陣鳥鳴聲,清脆悅耳!

我照著她告訴我的地址和房間號,很容易就找到了她的房間。開門的她換了一身家庭的裝扮,頭髮被隨意的紮起,腰上繫著做飯的圍裙。反而增添出這個年齡特有的撫媚。我先前腦子裡的齷齪的念頭一掃而過。像是在親人的家門口。

「呵呵,你還真的給我做飯吃啊!那我太幸福了吧!」在這種環境下和在教師裡不一樣,我的膽子也大了一些。

「小樣,你美的你,把你餵飽是為了讓你給我幹活的時候更賣力。這叫先甜後苦!」

飯剛做,簡單寒暄以後,她把電視打開給我看,自己又忙著進廚房做飯去了。

我哪裡有心情看電視,這個時候即使是世界盃半決賽,我也不會用心去看。而是四處觀察29歲女老師的閨房。這是一個單身宿舍,我們學校分的單身公寓都是一房一衛一廚的格局。房間相對大一些,當然也就兼作客廳了。

不大的環境被佈置的和她本人一樣,精緻,不乏溫馨。一張大床貼放在靠窗的位置,因為房間中間有窗簾隔著,只能看到床的一部分。我心中不禁又遐想起來……窗簾這邊就是被隔開的客廳了。兩個沙發,一個大理石做的低平的桌子。再就是一個一米多寬的書桌。隨意的放在靠門的位置。看來,這就是她要新添的桌子。牆上有很多電影海報,都是那種很唯美的,什麼安娜卡列尼娜,亂世佳人,等等;還有當時流行的泰坦尼剋號的經典海報:男主人公從後面環抱著雙手伸展的女主人公露絲。不過有一張照片讓我的眼睛定格,那是馮芸老師的寫真照。一個做沉思狀的女人的上半身像。裡面的人嘴角掛著微笑,很安靜,很甜美的望著前方,細看,卻含著一絲憂愁……我學過素描,所以對畫像看的都很仔細,對著那雙眼睛我看了很久,很想透過眼睛看透她的內心。始終無法將畫像中的形象和現在廚房裡認真炒菜以及課堂上生靈活現的老師聯繫咋一起。對她也便有了更多的想像……吃飯時,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話題。倒是她很隨意,問著問那,從我為什麼來這個城市讀書(我是外地學生,她是本地的,但屬於那種郊縣的。學校離她家不算近),喜不喜歡這個專業,家裡有沒有兄弟姐妹都一一問過。心想:原來老師在和學生說話的時候也喜歡調查戶口。後來我也和她聊了很多事情,但時間太久,已經記不大清楚了。當然,跟她聊家庭,聊文學和電影居多。新色界是增進人際關係的好辦法,尤其是在單獨在同一個飯桌上。我們的心理距離一下子拉短了很多。自那以後,我跟她一起就再也沒有緊張過。我唯獨沒有和她聊的是政治。一位我忘記名字的人告訴說:和女人聊政治是愚蠢的行為,除非她是撒切爾和武則天。

老師值得敬仰的藝術指導,加上我健壯的體魄,屋子佈置的很快。但免不了大汗淋漓。隨後,我們聊到客廳上那幅老師的寫真照。我告訴她我對她這幅寫真照的看法。老師聽完說:「想不到你還挺細心的!」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眼角流露出一絲哀愁,但很快又笑著說:「把這個也弄到臥室牆上吧!」大概她不想把哀愁的一面放到外面。我自告奮勇想當然的要幫她去弄,卻遭到了她的拒絕。

「這個還是我自己吧,你休息一下!」她毫不猶豫的找來一個凳子上去把相框取了下來,然後小心翼翼的打去上面的灰塵,儘管在我看來上面是很乾淨的。在往臥室的牆上釘釘子和掛相框的時候,都是她一個人完成的。我只能跟在她後面,這個時候她沒再怎麼和我說話。  但我體內的男性荷爾蒙並不像我本人一樣羞澀和保守。它從我的下體傳到上體,再傳到我的眼睛。我在她脫了鞋子站在床上掛相框的空檔,坐在她的身邊,再一次近距離觀察了她:她穿的是隨意的一個寬鬆短褲,我從下往上看去,沿著她赤裸的雙腳,健美的小腿,性感和彈性十足的大腿,一直往上沿著褲管的空隙往上看,最後終於隱約看到了老師的內褲。因為光線比較暗,只能看到一片白色在她身體的抖動下若隱若現……我的jj又硬了……腦袋一陣發燙,像做了賊一樣。突然覺得自己很下流,是在褻瀆老師,就好像已被老師發現了一樣。因此只看了一下,就再也不敢看了。

一切都結束了。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新聞聯播解說員在電視裡在向我們告別:「新聞聯播節目播送晚了,謝謝收看!」

想想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向老師告辭。老師說:「洗個澡再走吧,看你也出了一身汗了!」「不用了吧,回去隨便沖一下就好了!」我說的沖是回宿舍拿盆子接些涼水沖一下!「呵呵,怎麼還不好意思啊!」她似乎總能猜中我的心思:「就在這裡沖一下吧,也方便!」這次我沒有再拒絕。

淋浴室很小,但畢竟是淋浴。蓮蓬頭和臉盆所帶來的效果是不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