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媽媽生氣了﹐覺得該採取措施了﹐便對我宣布了幾條家庭紀律﹕

一﹕每個星期只準周末和周日和爸爸做愛﹐還必需做完作業。

其餘時間晚上只能睡在自己的房間。

二﹕如果考試成績不好﹐就要實行禁慾﹐什麼時侯解禁﹐則要視我的功課是否進步而定。

三﹕平時不準我們父女倆相互引誘﹐如果發現我和爸爸背著她偷偷摸摸﹐媽媽就要離開這個家﹐再也不管我們了。

四﹕……

我傻眼了﹐都怪自己不爭氣。

我忙去求爸爸﹐誰知爸爸這次卻站在了媽媽一邊﹐對我聳聳肩﹐表示他也無能為力。

可能是爸爸也覺得我做得有些太過火了﹐而且媽媽已經做出了很多讓步﹐也該我做出些犧牲了。

看到連爸爸都不幫我說話﹐氣的我好幾天都沒有睬爸爸。

可是不開心歸不開心﹐為了不在惹媽媽生氣﹐也為了能夠繼續和爸爸親近﹐我只好安下心來好好學習。

好在我的頭腦還算聰明﹐沒有費多少時間﹐我的學習成績提高得很快。

媽媽看在眼裏﹐喜在心頭。想不到一直令她頭痛的我的功課問題﹐竟然這麼輕易地解決。

媽媽當然知道這都是性愛的魔力﹐所以就適當的放鬆了我和爸爸做愛的限制﹐高興得我連喊「媽媽萬歲」。

因為得到了甜頭﹐我的學習熱情就更加高漲了。

這一天放學﹐我興沖沖的回到家裏。

爸爸這時還沒回來﹐我連忙跑進廚房﹐拉住正在做飯的媽媽﹐興奮的報著喜﹕

「媽媽﹐這次考試﹐我在全班考了個第二名。媽﹐你看﹐這是成績單。」

「真的嗎﹖太好了﹐快讓媽媽瞧瞧。」

媽媽高興的有些不敢相信﹐連忙擦乾淨手﹐接過我的成績單﹐仔細的看了好幾遍﹐猛的把我抱在懷裏﹐連親了好幾下﹐激動的說道﹕

「好孩子﹐媽真是太高興了﹐等會媽做幾樣你最愛吃的菜﹐好好的犒勞犒勞我的好女兒。」

「媽媽﹐那麼今天是不是……可以開禁﹖我已經好久沒和爸爸……」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你這麼小﹐性慾就這麼強﹐真拿你沒辦法。好吧﹐但是別和爸爸玩太瘋了。」

不久爸爸也回來了﹐看到我的成績單﹐爸爸也非常的高興。

這時媽媽也把晚飯做好了﹐全家便坐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吃飯。

爸爸一邊吃飯﹐還不時的沖我擠擠眼睛﹐我也會意的沖爸爸做著鬼臉﹐我們都有些等不及了。

飯吃完了﹐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焦急的等待著爸爸。

等了好一會﹐才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我趕忙打開門﹐只見爸爸推著滿臉羞紅的媽媽走了進來。

「老公﹐你就放過我吧﹐還是你跟雪峰兒玩吧﹐廚房還沒收拾完呢﹗」

「阿珍﹐難得全家這麼高興﹐今天就破次例吧﹗雪峰﹐來幫媽媽脫衣服。」

我應了一聲﹐笑嘻嘻的走過來﹐也不顧媽媽的極力反對﹐慢慢的解著媽媽的衣服。

爸爸則從後面玩弄著媽媽的雙乳﹐歪著頭親吻著通紅的耳垂。

經過我和爸爸的一陣折騰﹐媽媽已是羞紅滿面﹐渾身軟綿綿的﹐只能任憑我和爸爸擺布。

不一下﹐媽媽就已經被我們剝得寸褸皆無了﹐裸露出一身白裏透紅的細嫩美膚。

爸爸輕柔的抱起羞臊乏力的媽媽﹐放到我的床上﹐我和爸爸也跟著脫去了衣服﹐圍坐在媽媽身旁。

我們全家已經赤裸相見了﹐三個一絲不掛的身子﹐擠在我的小屋裏﹐在柔和的燈光下﹐火熱的情慾在彼此的身體裏醞釀著﹑膨脹著﹐真是一室皆春。

媽媽酸軟的靠在爸爸的懷裏﹐爸爸的大手隨意的在媽媽玉體上遊走﹐調逗著媽媽的性慾。

媽媽柔膩的喘息漸漸的變的粗重起來﹐雪白的胸脯急促的起伏著﹐粉臉上泛起了朵朵桃紅﹐嫣紅的乳尖也充血翹起。

在一旁的我﹐忍不住上前含住媽媽的噴香的乳頭﹐像嬰兒吃奶似的吸舐著。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媽媽仍然有些難為情﹐閉著眼睛不敢看我。

過了一會﹐我覺得光用嘴巴已經不過癮了﹐便手嘴齊上﹐又揉又舔﹐忙得不亦樂乎。

這時爸爸的手指也深深的插入了媽媽的小屄﹐每一次翻轉﹐每一下攪弄﹐都惹得浪水四溢﹐都撥動的媽媽春心激蕩﹐纖纖玉手情不自禁的牢牢抓住爸爸硬起的命根子﹐性感動人的小嘴更不時的飄出醉人的嚶嚀﹕

「……嗯……嗯……喔……雪峰兒……啊……你……好壞……啊……這樣……捉弄……媽媽……喔……看……媽……等會……啊……怎麼……教訓……你……這個……壞女兒……啊……」

「……啊……老公……你……輕……點捅嘛……啊……這麼……用力﹐人家的……喔……心兒……都要……被你掏走了……嗯……別停嘛……再深些……小屄……啊……好癢……好舒服……」

媽媽漸漸有些語無輪次了﹐白嫩的圓臀發騷似的款款扭動﹐那種慾拒還迎的媚態更激發起了爸爸的慾望。

爸爸老鷹捉小雞般的把媽媽抱起來﹐放到我身上。

我和媽媽正好雙目相望﹐而我們的美屄一上一下緊挨著﹐一個嬌嫩﹑一個鮮香﹐好像兩朵既妖媚爭春又含苞待放的野玫瑰。

爸爸跪在床邊﹐摸摸我的﹐再聞聞媽媽的﹐哪一個都是他的最愛﹐這真讓爸爸難以取舍。

我感到爸爸時而用舌頭重重的舔開我的大小陰脣﹐飢渴的吸吮著噴湧而出的愛液。

當爸爸用嘴去撫慰媽媽的小屄時﹐我又感到爸爸粗硬的手指會很快的填補進來﹐有時是一根﹐有時是兩根﹐把我的小屄塞得滿滿的﹐我簡直要瘋狂了。

而媽媽的淫水不停的流入我的嫩屄﹐和我的浪水交匯在一起﹐把我身下的都床單浸濕了一大片。

我和媽媽的身體緊密的交疊在一起﹐彼此滾燙的乳房相互擠壓著﹑摩挲著﹐擦出陣陣愛的火花﹐這種從未有過的美妙快感讓我和媽媽激動不已﹐我也第一次懂得女人和女人之間也能體驗到性愛的快樂。

「媽媽﹐我好愛你﹗」

我勾住媽媽的白皙的脖頸﹐媽媽的臉快要貼到我的臉上。

媽媽急促的喘息著﹐從嬌小的鼻孔裏﹐從性感的小口中﹐呼出的香濃濕熱的氣流﹐噴撒在我的臉上﹐癢酥酥的﹐好舒服﹐我的神智有些模糊了。

「雪峰兒﹐別……別用這樣的眼神……看媽﹐我……會很……羞的。」

媽媽慌亂的躲避著我的眼睛﹐竟好像害怕起了自己的女兒。

這也難怪﹐媽媽被傳統的道德倫理觀念束縛了快三十年﹐現在卻要被迫接受超越倫理的性愛﹐的確很難在短時間內轉過這個彎。

看的出媽媽非常的矛盾﹐做了十幾年的賢妻良母﹐此時卻要一絲不掛的和女兒一起淫蕩地分開大腿﹐一起成為丈夫的玩偶﹐雖然內心裏越來越難抵抗這種亂倫的誘惑﹐但表面仍然很難面對這個現實。

我再也難抑制住內心的沖動﹐櫻脣微啟﹐向媽媽吻去。

顯然這很出乎媽媽的意料﹐媽媽漲紅著臉﹐被動的躲閃著﹐但我的兩片薄脣像磁石般緊緊的吸住媽媽的小嘴﹐頑皮的舌頭也偷偷鑽進了媽媽的口中。

也許是我的熱情感動了媽媽﹐可能是小屋裏彌漫的淫靡氣氛讓媽媽脫去了偽裝。

媽媽開始主動的和我親吻﹐我們的舌尖互相挑逗著﹐糾纏在一起。

媽媽的吻技明顯比我嫻熟了很多﹐很快佔據了上風﹐我有些狼狽的接受著媽媽的吻。

這顯然超越了母女間禮節性的親吻﹐已經變成了情人間火辣辣的熱吻。

這時從我的下身傳來陣陣火熱﹐原來爸爸已經將他堅硬的肉棒送入了我的小屄。

隨著爸爸一下狠似一下的沖擊﹐我渾身又酥又軟﹐像丟了魂似的。

也顧不上和媽媽親吻﹐只是本能的縮緊小屄﹐這樣我可以更好的享受到爸爸的肉棒在我的肉屄來回摩擦所帶來的快感。

媽媽也趁機對我進行報復﹐她握著我的乳房﹐輕捏慢撚﹐時而還噙住挺翹的乳尖﹐又吸又舔。

但時間不長﹐爸爸就將目標轉向了媽媽﹐他讓媽媽從我的身上移下﹐和我並排躺在一起。

爸爸把媽媽的雙腿扛在肩上﹐猛虎撲食般的將大肉棒插入媽媽的小屄。

媽媽緊閉著眼睛﹐無限陶醉的在呻吟著﹐雙乳如波浪般的起伏不定﹐惹得爸爸騰出手來﹐一邊插屄﹐一邊抓住媽媽的美乳用力地揉搓。

此時的媽媽全然不見了平日裏高雅賢淑﹐一心只想做一個臣服於男人胯下的淫浪蕩婦。

爸爸越戰越勇﹐輪番的在我和媽媽身體裏發洩著無盡的慾火。

在爸爸這頭發情的猛虎面前﹐媽媽和我則像兩只柔弱無助的小白羊﹐只好逆來順受的被爸爸恣行無忌的蹂虐著。

也不知道爸爸究竟插了有幾千幾百下﹐我和媽媽被他操得連呻吟的力氣都沒了﹐身體仿佛都不在屬於自己了。

爸爸的高潮終於來了﹐他握著硬得不能再硬的大肉棒﹐把火燙的精液噴射在我和媽媽平坦光滑的小腹上。

小屋馬上安靜了許多﹐只聽的見爸爸「呼哧呼哧」的喘氣聲﹐而媽媽和我一動不動﹐一聲不響的躺在一起﹐像死去了一般。

過了一會﹐爸爸出了小屋﹐接著又聽見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好像在找什麼東西。

這時媽媽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充滿了意猶未盡的味道。

媽媽翻過身來﹐疼愛的望著我﹐替我擦著滿額頭的香汗﹐滿面紅韻的問道﹕

「雪峰兒﹐剛才媽媽的樣子是不是很淫蕩﹐你心裏會不會瞧不起媽媽了﹖」

「怎麼會呢﹗媽媽﹐不論怎樣﹐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媽媽。」

媽媽溫柔的撫摸著我的乳房﹐感激的吻了我一下﹐緩緩的說道﹕

「雪峰兒﹐你真是媽的好女兒。其實咱們女人一生下來﹐就注定是要給男人玩樂的﹐尤其是像雪峰兒這麼美的女孩﹐更是男人們做夢都想佔有的。所以﹐雪峰兒﹐你一定要學會保護自己﹐只有遇上了真心愛你的男人﹐比如你的爸爸﹐才可以把寶貴的身子給他玩﹑給他弄。記住了嗎﹐雪峰兒﹖」

我紅著臉﹐聽著媽媽講著這些人生經驗﹐不住的點著頭。

媽媽又繼續說﹕

「我們女人紅顏易老﹐青春苦短﹐因此一定要好好把握住這稍縱即失的花樣年華。說真的﹐媽媽真羨慕你﹐你這麼小就領略了性愛的美妙﹐這都怪雪峰兒太美了﹐連爸爸都受不了誘惑﹐等你長大了﹐還不知道要迷倒多少男人。唉﹐媽媽可是老了﹐變醜了﹐已經快引不起你爸爸的興趣了﹐我都有些吃雪峰兒的醋了。」

「媽媽﹐你永遠不會老的﹐永遠都是最美麗的。」

「你這孩子﹐淨說癡話。好了﹐不說這個了。你爸爸幹什麼去了﹖剛才真是的﹐把精液弄了我們一身﹐這可是好東西﹐別浪費了﹐媽給你舔乾淨。」

「這是真的嗎﹖媽媽﹐以前爸爸也跟我這麼說﹐我還不信呢﹗」

「爸爸沒有騙你﹐精液可是男人身體裏的精華﹐我們女人吃了﹐可以滋陰補陽﹑養顏駐容﹐很補的。」

說完媽媽低下頭﹐細細的舔著我小腹上的白花花的濃精﹐一滴也沒剩下。

看著媽媽的樣子﹐我也來了興趣﹐也幫媽媽舔乾淨了精液。

媽媽有些不自然﹐但卻沒有阻攔我﹐只是閉上眼睛﹐神情顯得很舒服。

這時突然聽見「喀嚓」幾聲﹐我和媽媽一抬頭﹐都不禁紅雲撲面﹐只見爸爸笑瞇瞇的站在床前﹐手裏的照相機正對準我們母女﹐閃光燈不停的閃著。

媽媽連忙拉過薄被遮住她和我光溜溜的身子﹐嗔惱的說道﹕

「老公﹐你又使壞﹐拿著相機胡拍﹐你又想幹什麼﹖」

「阿珍﹐我是想拍幾張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做愛的照片﹐留個紀念嘛﹗看你們大驚小怪的。」

「羞死人了﹐老公﹐你變態呀﹐這種照片也拍。萬一讓外人看見﹐咱們全家還怎麼見人了﹖」

「阿珍﹐咱們自己拍﹐自己沖洗﹐不會讓外人知道的。還是你的觀念太沉舊了﹐現在那些三極艷星﹐AV女郎大庭廣眾之下都敢光著身子﹐讓人拍照﹐出寫真集呢﹗我們拍點做愛的照片﹐自己欣賞﹐有什麼不好呢﹖」

可是無論爸爸怎麼花言巧語﹐媽媽就是不肯讓步。

爸爸卻沒有死心﹐對媽媽軟纏硬磨﹐終於媽媽有些心動了﹐卻抹不下臉面答應﹐便問我的意見。

我可沒有媽媽那樣守舊﹐剛才爸爸剛一說﹐我心裏已經躍躍慾試了。

現在媽媽征求我的意見﹐那自然是雙手贊成。這樣媽媽也只好同意了﹐揭開蓋住她和我身上的薄被。

爸爸高興極了﹐先讓我和媽媽做出各種姿式拍一些簡單的裸照。

按照爸爸的要求﹐我和媽媽或撫乳﹑或揉屄﹑或聳胸﹑或翹臀﹐做出種種風騷淫蕩的造型﹐甚至張開大腿﹐露出做愛後淫糜不堪的蜜屄﹐讓爸爸使出渾身解數﹐拍了個夠。

剛開始﹐我和媽媽都很不習慣。

當爸爸要我們擺出非常淫穢的姿式時﹐我和媽媽都覺得羞臊極了﹐身體非常的僵硬﹑非常的做作。

在變幻不定的閃光燈下﹐那種感覺就像初登舞臺的脫衣舞娘﹐而周圍正有無數雙貪婪的眼睛在為所慾為的看著我們這一絲不掛的母女倆。

但我同樣覺得非常的新鮮和刺激﹐原來暴露自己的身體竟也能獲得快感﹐雖然這只是幻想。

拍著拍著﹐我的小屄又濕潤了。拍照的時侯﹐我和媽媽自然了很多﹐身體也漸漸放鬆了。

這時爸爸又要拍我和媽媽相互的愛撫戲弄的照片。我紅著臉看了媽媽一眼﹐媽媽也沒有異議﹐便坐到媽媽身邊。

輕輕的撫摸媽媽的乳房﹐媽媽遲疑了片刻﹐也按住我的發顫的淑乳﹐溫柔的擠壓。

慢慢的﹐我們就已經沉迷在母女淫戲的快感中﹐仿佛都忘記了一旁的爸爸。

我和媽媽一邊互相的愛撫﹐不知不覺中嘴脣也開始緊緊的膠合在一起﹐動情的親吻著。

由於我們真情流露的激情演出﹐爸爸也很興奮﹐不停的變換著角度﹐把我和媽媽的各種淫態一一收入鏡中。

演出還在繼續﹐媽媽已經將我壓在身下﹐一邊輕舐著我的乳頭﹐同時也不斷的搔擾著我的小屄。

我已經被媽媽調逗得慾火高升﹐嬌喘連連﹐忍不住握住媽媽的手指﹐向自己的小屄捅去。

爸爸抓住機會﹐拍攝著一張張香艷刺激的特寫。

「雪峰兒﹐你也幫媽媽弄弄﹐媽的小屄好難受。」

於是我們以69式躺好﹐互相舔弄﹐戳揉著彼此的小屄。

直看得爸爸慾念橫生﹐大肉棒翹得老高﹐硬梆梆的。

爸爸只得一邊拍照﹐一邊騰出一只手﹐握住肉棒用力的套弄。

接下來該拍真正的做愛的照片了﹐先是爸爸和我﹐由媽媽拍照。

爸爸把我按倒在床上﹐抱在懷裏﹐又是「隔岸取火」﹑又是「坐懷吞棍」﹐爸爸的大肉棒直挺挺的半截插在我的小屄裏﹐極盡露骨煽情之能事。

此情此景﹐讓媽媽羞得連照相機也拿不穩了﹐幾乎是閉著眼睛﹐胡亂的拍了幾張應付了事。

該輪到我給爸媽拍照了。我覺得非常的刺激好玩﹐拍照的時侯手都在微微的發抖。

盡管媽媽和爸爸做夫妻十幾年了﹐幾乎是夜夜春宵﹐但在鏡頭前做愛還是頭一遭。

媽媽和爸爸的配合雖然很默契﹐但總是努力的躲避著我的拍攝。

最後是拍我們三人的合影﹐爸爸取出三角架把照像機支好﹐然後親妮的摟著我和媽媽﹐或站或坐﹐拍下我們家最特別的全家福。

總算拍完了﹐不知不覺中竟用完了三卷底片。

我們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互相看的眼神都有點怪怪的。

爸爸坐在床邊﹐還在不停的揉捏著肉棒﹐好像在調逗著我們母女。

媽媽先忍不住了﹐走過去跪在爸爸面前﹐握住雄偉的大肉棒﹐迫不及待的吞進口裏﹐大口大口的吮吸﹐恨不能把肉棒一口吞到肚子裏才算過癮。

我在一旁看得口水直流﹐也跪到媽媽的身邊﹐眼巴巴的看著媽媽口交。

媽媽口交的水準明顯比我高出了許多﹐有張有弛﹑時急時緩﹐而且姿態非常的優美撩人。

畢竟這條大肉棒陪伴著媽媽渡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帶給了媽媽無數快樂和滿足﹐媽媽對它實在太熟悉了﹐哪一處最敏感﹑哪一處最柔嫩﹑哪一處最堅硬﹑哪一處能讓爸爸無比興奮﹐媽媽無不爛熟在胸。

不一會﹐爸爸就已經被媽媽弄得神魂顛倒﹐好幾次都要差點繳械投降了﹐不過好再爸爸的定力還算出眾﹐每次都硬生生的給忍住了。

但我這時卻等得不耐煩了﹐憋在心裏好久的話忍不住脫口而出﹕

「媽媽﹐你……快點嘛﹗」

媽媽一扭頭﹐看到我一臉的讒樣﹐才意識自己剛才太過投入了﹐不禁雙頰暈紅﹐把我拉到近前﹐柔聲說道﹕

「等不及了﹖雪峰兒﹐來﹐爸爸的雞巴太大了﹐慢慢的﹐媽媽來教你。」

我紅著臉接過爸爸的肉棒﹐難為情的沖媽媽笑了笑﹐在媽媽滿含笑意的注視下﹐將肉棒緩緩的送入口中﹐用濕潤的舌頭繞著龜頭輕輕的舔弄。

媽媽在旁邊羞紅著粉臉﹐不停的指點著我的不足。還不時親自給我做著示範。

有我們這兩位大小美女百般奉迎﹐這下子爸爸可得意了﹐痛快無比的坐在床邊﹐看著我和媽媽爭相吸吮自己的肉棒﹐那神態就像正在享受著嬪妃們精心服侍的皇帝一般威風。

肉棒在媽媽和我的嘴裏不停的傳遞著﹐爸爸就算是鐵人﹐也會被我們的熱情熔化的。

爸爸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意志了﹐在我的小嘴裏噴射出來。

幸好我早有心理準備﹐沒有被嗆著﹐很愉快的把寶貴的精液吞進肚裏。

完了﹐還調皮的用舌頭把脣邊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

媽媽則細心握住軟下去的肉棒﹐把殘留在龜頭上的幾滴濃精打掃乾淨﹐還對著肉棒呵著熱氣﹐生怕肉棒著了涼。

爸爸感動的撫摸著媽媽的秀發﹐說道﹕

「老婆﹐你真好。」

我可不樂意了﹐一屁股坐到爸爸汗毛濃密的大腿上﹐撒著嬌﹕

「爸爸﹐你偏心﹐雪峰就不好了嗎﹖」

爸爸連忙摟住我﹐揉著我的乳房﹐笑道﹕

「雪峰﹐越來越沒大沒小了﹐你還吃起了媽媽的醋﹐像個刁蠻任性的小公主﹐爸爸這回要好好的管教你。」

媽媽也坐到爸爸旁邊﹐抿嘴笑道﹕

「還有臉說呢﹐這不都是你寵的。別人家都是嚴父慈母﹐咱們家倒好﹐剛好掉了個。」

「媽……媽﹐你們都欺負我﹐我不來了……」

「好了﹐雪峰﹐別耍小孩子脾氣了﹐來陪爸爸再玩一會。」

爸爸這麼一說﹐我才轉怒為喜﹐勾住爸爸的脖子﹐親吻著他的嘴脣和泛青的下巴。

我們在床上翻滾著﹑嘻戲著﹐爸爸的肉棒又迅速的變硬了﹐結結實實的頂在我的大腿內側﹐從龜頭流出的黏液﹐在白裏透紅的肌膚畫出一圈圈亮晶晶的淫漬。

我淫蕩的哼嚀著﹐伸手抄起肉棒﹐對準濕濕的屄眼﹐小屁股一聳﹐就將大肉棒連根吃進了我的身體。

媽媽一聲不響的看著﹐臉上始終是淺淺的笑意。

爸爸可不想冷落了媽媽﹐拉了媽媽一下﹐於是媽媽溫順的側躺下來﹐從後面抱住爸爸的粗腰﹐將豐滿的胸脯緊緊的貼在爸爸的脊背上﹐一上一下的做著肉體按摩。

粉紅的小嘴沿著爸爸的光滑結實的脖頸﹑肩頭細細的吻著﹐口中「唔唔」的輕哼不已﹐透露出了無限的嬌媚憐愛。

三個赤裸裸的身體緊密的纏繞在一起﹐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另外兩人的手在遊走﹐每個人的下身都是濕淋淋的﹐每個人也都被身體間的強烈摩擦擠壓而變得慾火高漲﹐我們全家都已經癡狂了。

爸爸猛然翻起身﹐讓媽媽撅起雪白的屁股﹐從後面將火熱的大肉棒插入媽媽的小屄﹐接著爸爸便摟住媽媽聳動的圓臀﹐身體像開足馬力的打樁機般地動作起來。

這種姿式下﹐媽媽顯然很辛苦﹐但更加的興奮。

只見媽媽只用一只手撐著身子﹐另只手狠勁的揉著自己乳房﹐大白屁股像上了發條一樣的亂扭﹐那樣子活像一只發了情的春貓。

「……啊……喔……大雞巴……老公……啊……再用力……小屄……好美呀……啊……不要停……幹死……我吧……啊……」

「……嗯……嗯……阿珍……你今天……嗯……好騷啊﹐老公……一定……會讓你……爽死的。」

爸爸的大手死死的按著媽媽的肥臀﹐小肚子隨著大肉棒的抽插﹐不停的撞擊著媽媽的臀肉﹐發出清脆的「啪啪」聲。

我在一旁看得驚心動魄﹐淫水直流﹐只能望梅止渴的用手指在小屄裏使勁的攪弄﹐但卻是越弄越癢。

媽媽在疾風暴雨般的進攻下﹐終於洩了身子﹐虛脫似的癱在床上﹐扭過頭無力的說道﹕

「老公﹐我……我不行了﹐你快去玩雪峰兒吧。」

爸爸顯然狀態正勇﹐只得丟下媽媽﹐將我摁倒在身下﹐火燒火燎的將粘滿了媽媽陰精的大肉棒插入我的小屄。

我暢快的呻吟著﹐用大腿用力的勾住爸爸的屁股﹐我渴望著讓爸爸完全徹底的佔有我﹑征服我。

這一夜我們全家玩得非常盡興﹐我和媽媽輪番和爸爸進行車輪大戰﹐要不是最後爸爸已經彈盡糧絕﹐還不知道要玩到多晚。

好在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們可以好好休息。

經過這一夜的瘋狂﹐媽媽轉變了很多﹐這以後爸爸再提議舉家同樂時﹐媽媽也不再忸捏作態了。

我們全家每逢假日就變的淫樂融融﹐而且越來越放縱﹐越來越激情四射。

那段日子也成了我最快樂的時光之一﹐年少不經事的我﹐覺得那時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生活的天空總是晴空萬裏﹐沒有一絲的陰霾。

總之﹐我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女孩兒﹐憧憬著更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