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把媽媽和我左擁右抱在懷裏﹐從後面揉弄著我的乳房﹐對著媽媽調笑著﹕

「阿珍﹐你看咱們的女兒的奶子也不錯吧﹐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呀。

我可真有福氣呀﹐就是要我少活十年也願意。」

「淨耍貧嘴﹐得了便宜還賣乖﹐就應該讓你少活幾年。

老公﹐你不會輕一點弄嘛﹗這麼大力﹐雪峰兒還小呢﹗」

媽媽終於露出了笑容﹐心疼的把爸爸的手從我乳房上挪開﹐輕柔的撫摸著﹐她白嫩纖細的手指在我的乳房上輕輕的滑過﹐我覺的好舒服。

媽媽欣慰的說道﹕

「我的雪峰兒真的長大了﹐成大姑娘了。

你的奶子也很美呀﹐怪不得把你爸爸迷成這個樣子。

媽媽在你這個年紀都沒你的這麼大﹐應該有34D吧﹖」

「沒有啦﹐剛剛33D。」

我有些難為情的回答媽媽。

「你還小嘛﹐長大了就會和媽媽一樣了﹐不過又要便宜你爸爸了。」

我這時腦子裏突然閃出一個念頭﹐結結巴巴的問道﹕

「媽媽﹐我可不可以再像小時候一樣吃你的奶子﹖」

媽媽微笑的點點頭。

得到了媽媽的許可﹐我非常的激動﹐低下頭﹐張開顫抖的雙脣含住媽媽同樣顫微微的乳頭﹐立時有一種溫潤馨香的美妙感覺充滿了我的小口﹐讓我不禁深深的陶醉其中了。

我開始輕柔的吮吸著媽媽的乳尖﹐用嫩舌細細的舔著﹐生怕弄痛了媽媽。

不一會﹐媽媽便輕微的嬌吟起來﹐看來媽媽被我弄得很舒服。

這是我長大以來第一次舔吸媽媽的乳房﹐把媽媽的乳頭噙在嘴裏咂咂吮吸的感覺真是太美了﹐真讓我慾罷不能﹐怪不得爸爸那麼喜歡吃我和媽媽的乳房。

我不由的愈發興奮起來﹐不斷交替舔弄著媽媽的乳房﹐仿佛又回到還是嬰兒的時代。

爸爸在一旁饒有興致的看著我們的母女情深﹐悄悄把手搭在我的光光的圓屁股上﹐緩緩的撫弄著﹐還拉過媽媽的嫩手﹐握住他勃得硬梆梆的雞巴套弄起來。

我在不覺中已經接受了這種不倫的性愛﹐我們互相癡迷的玩弄著對方的身體﹐都深深的沉醉在這淫猥的天倫之樂之中。

過了好久﹐爸爸拍了拍我的屁股﹐我知道爸爸想把性戲向下進行了。

我紅著臉﹐抿著嘴巴依依不舍的離開媽媽的乳房﹐回味著那份甜香細膩﹐沖著媽媽不好意思的傻笑著。

這時爸爸對我說道﹕

「雪峰﹐媽媽的衣服還沒脫完呢﹐你不想看看媽媽的小屄嗎﹖」

我看了看媽媽﹐見媽媽杏眼含春﹐正嬌羞萬分看著我﹐雖然嘴上說著﹕

「不要啦﹗羞死人了。」

但我從媽媽的眼神裏知道她已經默許了﹐於是就手忙腳亂的褪掉媽媽的長裙和褲襪﹐看到媽媽黑色鏤空的三角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了﹐緊緊的貼在媽媽的陰戶上﹐可以明顯的看到那條被清晰勾勒出的美麗的肉縫。

爸爸用手指沾了一點淫液﹐拿到媽媽的眼前﹐淫褻的說道﹕

「阿珍﹐你的淫水好多啊﹗是不是想老公的雞巴了﹖」

「老公﹐你好壞﹐當著女兒還這麼欺負人家。」

媽媽羞得緊閉美目﹐不敢看我和爸爸﹐性感媚人的雪白肉體不停的扭曲著﹐讓只剩下一條狹小黑色內褲的媽媽更加的嬌美﹐這更激發起了我對媽媽身體的好奇。

我興奮地脫下媽媽濕透的內褲﹐一片濃密幽深的黑森林展現在我的眼前。

偷看爸媽做愛時﹐是我自記事起第一次看到媽媽的陰戶﹐可是那時候距離太遠﹐看得很不清楚。

現在不同了﹐媽媽神秘迷人的陰部離我只有咫尺之遙﹐我甚至可以輕易的呼吸到從媽媽的美屄裏發散出的醉人的氣味。

媽媽的陰毛很黑﹐而且非常濃密﹐此時已被淫水弄的濕乎乎的﹐黑亮黑亮的性感極了。

媽媽的陰阜非常的飽滿﹐肥厚的大陰脣有些發黑﹐微微向外翻著﹐顯出紅嫩誘人的小陰脣和鮮紅的屄肉﹔陰核十分的肥大﹐向外凸出﹐亮晶晶的﹐像一枚熟透的紅草莓﹐等待著被人採摘。

一條清徹的小溪正從淫靡的洞屄裏緩緩的淌出﹐順著白嫩的大腿向下流著。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媽媽淫浪的小屄﹐媽媽難為情得幾乎要暈倒過去﹐嬌軀火熱﹐羞的直顫﹐無力的懇求著﹕

「別……雪峰兒……不要看了﹐媽要羞死了。老公﹐求求你﹐別折磨我了﹐這叫我以後還怎麼當媽呀﹗」

「阿珍﹐又沒有外人﹐讓女兒看看有什麼關系﹖」

爸爸反而把媽媽的兩腿更加的分開﹐讓陰戶更清楚的露出﹐撫摸著那道濕潤的裂縫﹐對我說道﹕

「雪峰﹐媽媽的小屄很美吧﹗知道嗎﹖你就是從媽媽的這裏生出來的。」

「爸爸﹐我真的是從媽媽的小屄裏出生的嗎﹖這裏這麼小﹐我是怎麼出來的呢﹖」

我有些半信半疑的看著爸爸。

爸爸微笑的說道﹕

「當然是真的了﹐媽媽生你的時候很辛苦的﹐所以你長大了一定要好好報答媽媽﹐知道嗎﹖」

我用力的點點頭﹐回頭感激的看著媽媽。

而媽媽此時正被爸爸撫弄的春潮蕩漾﹐很滿足的呻吟著﹐雙手很自然的揉搓起自己的乳峰。

爸爸也忍耐不住了﹐埋下頭去﹐開始舔吸媽媽的小屄﹐大口的喝著從肉縫裏流出的淫水﹐粗大的喉結不停的起伏﹐發出「咕咕」的聲響。

爸爸對媽媽的身體實在太熟悉了﹐媽媽身上的每一處敏感區﹐爸爸都了如指掌﹐知道如何快速的撩撥起媽媽火熱的性慾。

這一次也不例外﹐爸爸沒費多大功夫就讓媽媽淫態盡顯了。

此時的媽媽已經完全忘記了她正在女兒面前被丈夫玩弄﹐平日裏做母親應有的尊嚴﹑端莊﹐還有在淺意識中殘留的那最後一點點羞恥感﹐都被如漲潮般的慾浪卷走了。

媽媽羞紅的臉上已盡是蕩意﹐揉搓乳房的力度不斷的加強﹐發浪的叫道﹕

「……啊……老公……啊……求你……不要弄了﹐我……我受不了了……哦……不要摳那……好癢哪……」

爸爸的舌頭依然用力的舔著小屄的肉壁﹐靈巧的撩撥著發漲的陰蒂﹐一雙大手更是用力的揉捏著媽媽渾圓且飽含彈性的美臀。

這還不夠﹐爸爸還用牙齒不時輕扯著媽媽的陰毛﹐用手指按壓著媽媽美如菊花的屁眼﹐每動一下﹐都逗引得媽媽發出放浪的呻吟。

不過爸爸還沒忘記我﹐在百忙中仍不時的歪過頭沖我笑笑。

看著爸爸只顧安慰媽媽﹐而我也已經慾火焚身了﹐卻無處發洩﹐乾著急卻說不出口﹐只好抿著嘴脣﹐不停的嚥著口水﹐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正在為媽媽口淫的爸爸。

爸爸也看出了我的焦急﹐騰出一只手來抓住我的乳房揉捏起來。

但爸爸還是做不到一心兩用﹐有時玩弄我的乳房的手就停了下來。

這時我也顧不得許多了﹐便抓著爸爸的手重重的搓揉自己的乳房﹐籍此稍稍緩解一下我的飢渴。

我不停歇的讓爸爸的手輪流玩弄我的雙乳﹐再加上媽媽撩人心魄的呻吟﹐這更激發起了我壓制很久的情慾﹐微瞇著浪眼﹐也不由自主的嬌吟起來。

我和媽媽此起彼伏的浪叫屋子裏回響著﹐交織成一曲靡亂的淫樂。

我的小屄也越來越癢﹐好像有成千上萬的螞蟻在陰道裏蠕動﹐我的小臉通紅﹐真恨不得爸爸立刻用他的大肉棒狠狠地幹我的飢渴的騷屄。

但看到爸爸還沒有停下來的跡像﹐便只好用手指伸進自己的小屄裏攪弄。

只是我的手指太細了﹐根本滿足不了我的需要﹐最後索性握住爸爸的中指﹐在我的小屄裏抽動﹐止不住的淫水流滿了爸爸的大手。

爸爸總算了抬起了頭﹐我高興的以為馬上就有大肉棒插了﹐誰知爸爸好像覺得前戲還不夠﹐對我說道﹕

「雪峰﹐媽媽的小屄好好吃的﹐你也來嚐嚐吧﹗」

爸爸現在的樣子簡直像個導演﹐指揮著這場狂熱的淫亂。

我的爸爸的話一向是言聽計從的﹐再說我的內心裏也很想試試。

剛才看著爸爸那麼專注﹐那麼興奮的神情﹐早就引起了我的沖動。再加上那是媽媽的陰戶﹐更讓我覺得一種淫猥的刺激。

我湊到媽媽跟前﹐抬頭看了看媽媽。這時的媽媽徹底放棄了抵抗﹐只是羞臊的轉過頭去﹐不敢看我。

我伸出舌頭﹐開始慢慢的輕舔著媽媽肥美的陰蒂﹐吞嚥著從那桃源洞裏流出的瓊漿﹐真的好香﹑好濃﹐太好吃了。

不一會﹐我已經是手嘴並用了﹐不停歇的舔吸著媽媽的大陰脣﹑小陰脣﹐甚至連陰毛都齊齊的舔了一遍。

只是我的舌頭太小﹐再努力也只能伸進去一點點﹐索性用手指插入媽媽濕熱的肉縫裏﹐旋轉著攪動﹐使得媽媽的屄水又多了起來。

盡管我的口技還很差﹐但媽媽也許是覺得親生女兒為自己舔屄﹐實在太難為情了﹐這的確比爸爸為她舔屄更讓她感到亢奮。

「……啊……嗯……雪峰……別……弄了﹐媽媽……好……羞……雪峰……啊……媽……好美……喔……再……深……些……啊……」

突然﹐媽媽的呻吟止住了﹐原來爸爸把他又硬又粗的大肉棒塞進了媽媽的小嘴裏﹐還上下的抽插著。

媽媽的嘴被撐得滿滿的﹐桃花帶雨般秀美臉龐上淫意無限﹐黑紅色的肉棒在媽媽性感飽滿的紅脣之間來回的滑動﹐這幅淫蕩的春宮真是色﹑香﹑味俱全﹐看得我不禁春潮澎湃﹐興奮不已。

爸爸還不停的玩弄媽媽的乳房﹐搓捏著那兩顆堅硬發漲的乳頭﹐再加上我不時的舔吸媽媽的小屄﹐逗弄得媽媽細腰亂扭﹐豐乳亂顫﹐嘴裏嗚嗚的叫個不停。

爸爸這時露骨的挑逗著媽媽﹕

「阿珍﹐該玩的都玩了﹐現在想不想插屄呢﹖」

媽媽已經慾火難捱了﹐也顧不上害羞了﹐忙不迭的點著頭。

爸爸抽出肉棒﹐分開媽媽的雙腿﹐撥弄著媽媽的小屄﹐便要停棒而入了。

這時媽媽卻突然說道﹕

「大勇﹐還是……先弄雪峰兒吧﹐我不急。」

原來媽媽看到我正眼巴巴的站在床邊﹐細心的她當然明白我也很渴望爸爸的肉棒﹐所以盡管自己非常的需要﹐但媽媽還做出了犧牲。

我此刻心裏非常的感動﹐因為在這令人瘋狂的性愛裏﹐媽媽並沒有因為情慾的亢奮﹐而泯滅了愛女之心﹐舔犢之情這些母親的天性﹐母愛真的太偉大了。

我也慊讓的說道﹕

「不用了﹐媽媽﹐你回來之前﹐我和爸爸已經玩了好一陣了﹐還是你先吧﹗」

爸爸卻等不及了﹐說道﹕

「這時候還這麼客氣﹐快點決定﹐反正早晚都要玩的嘛﹗」

最後我還是被媽媽推到爸爸近前躺下﹐媽媽牽引著肉棒﹐頂在我的屄門﹐對爸爸說道﹕

「老公﹐溫柔點﹐雪峰兒還小﹐不要太粗魯了。」

爸爸點點頭﹐順勢一送﹐便將火熱的肉棒插入了我的體內﹐我舒爽得叫出了聲﹐那種感覺就如同在酷熱的三伏天裏突然吃到了一塊冰鎮西瓜般的舒心暢快。

爸爸開始還輕輕的抽送﹐但很快就把媽媽的囑咐拋到腦後﹐猛沖猛幹起來。

因為有媽媽在一旁﹐起初我還有些矜持。

但在爸爸一波比一波強的沖擊下﹐我很快就淹沒在巨大的快感裏。

隨著爸爸的大肉棒在我的小屄內抽插﹐很自然的我也急促的拋鬆著屁股﹐騷屄像小嘴般的忽張忽合﹐迎送著大肉棒頻繁的進出。

爸爸似乎在媽媽面前賣弄﹐不斷的低喉著﹐每次都把怒如長蛇的大肉棒狠狠的插入我的小屄﹐頂得我嬌軀亂閃﹑浪語不斷﹐一個高潮接著一個高潮。

我色眼朦朧看著爸媽﹐忘乎所以的揉著雙乳﹐感覺真是爽呆了﹗

媽媽驚訝的看著我的淫浪﹐好像不相信眼前的是她年僅十三歲的女兒。

看得出媽媽此時已是慾火難抑了﹐一次次的扭過羞紅的粉臉﹐但很快就又忍不住的轉過來﹐那神情既嬌媚帶羞﹐又充滿了關切之情。

我和爸爸濃情四射的性戲﹐顯然極大的感染和刺激了媽媽的情緒。

只見媽媽秀眉緊蹙﹐低聲娓婉的嬌哼更是不時傳來。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媽媽的手已經偷偷的摸進了兩腿之間﹐輕輕揉壓著自己嗷嗷待哺的陰戶﹐另一只手則捏著乳頭﹐不住的轉動。

看著媽媽為了緩解飢渴﹐竟然在我面前不顧羞恥的手淫﹐讓我越發的興奮﹐更加放蕩地迎合爸爸的進攻。

爸爸的慾火也愈來愈高漲﹐沾滿淫水的大陽具﹐硬得像條鐵棍﹐每次沖擊﹐都用盡全力﹐我覺得身子像要被戳穿了。

這時我看到媽媽雖然還在強忍著﹐但眉宇間看的出媽媽正在飽受著性慾的煎熬。

我突然覺得自己只顧享樂﹐卻忽視了媽媽是多麼的難過﹐真的太自私了。

該讓媽媽好好的享受一下了﹐便對爸爸說道﹕

「……啊……爸爸﹐我……又……洩了……實在……支持……不住了﹐換媽媽……陪你……玩吧﹗」

爸爸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抽出了肉棒﹐轉身把媽媽按倒在我的身邊﹐便要挺身而上。

媽媽卻還是有些放不開﹐盡管她的身心都是非常的需要。

媽媽漲紅著臉﹐握住爸爸的肉棒﹐說道﹕

「老公﹐求你了﹐別弄了﹐好嗎﹖」

爸爸困惑的問道﹕

「為什麼﹖」

媽媽有些難以啟齒﹐在爸爸再三追問下﹐才羞臊的說出原因﹕

「老公﹐你的……雞巴剛玩完女兒的屄﹐就來弄我的屄兒﹐這種事真……真是羞死人了。」

爸爸聽後笑出了聲﹐說道﹕

「阿珍﹐你的觀念也太保守了﹐這樣玩多有意思呀﹗慢慢你就會喜歡的。

來吧﹐不要忸捏了﹐讓老公好好疼疼你。」

媽媽還試圖再說些什麼﹐但爸爸卻已沒有了耐心﹐一俯身﹐便把大肉棒插入了媽媽的小屄。

媽媽渾身一陣亂顫﹐「啊」的一聲嬌呼﹐那神情真的舒服到了極點。

爸爸使出了「漢子推車」的招式﹐夾著媽媽的兩腿﹐挺著火熱的大鋼棒﹐對準媽媽的浪屄﹐一通的猛插。

很快媽媽就再也掩飾不住自己是多麼的風騷淫浪了﹐爸爸把媽媽幹得美目翻白﹐圓臀高聳著﹐一對肥乳忽忽悠悠的晃個不停﹐時而低聲嚶唔﹐時而又高聲淫語﹕

「嗯……嗯……老公﹐你……越來……越利害了﹐幹死……我了……喔……我……啊……美死了……啊……我……又洩了﹗嗯……大勇……別停嘛﹐啊……再用力﹐騷屄……又浪了。啊……雪峰﹐別……這樣……看著媽﹐媽好……難為情﹐你再……忍耐……一下﹐媽就快……好了。啊……哦……」

再一旁的我看得驚心動魄﹐剛剛熄滅的慾火又重新點燃了。

我不停的摳弄著小屄﹐但卻越弄越癢。

這時恨不得爸爸如果有兩根肉棒該多好啊﹗可是這畢竟是不可能的﹐我只有焦急的等待。

而也許是能同時和媽媽與我做愛使得爸爸性慾大增﹐爸爸今天的狀態神勇異常﹐已經連續和我們母女倆性交有半個多小時了﹐卻一點射精的意思都沒有。

這時爸爸又讓媽媽歪過身子﹐翹起一條腿﹐然後跨坐在媽媽的腿上﹐對準蜜屄緩緩地抽動起來。

同時爸爸還捏住媽媽的乳頭搓撚著﹐這讓媽媽更加無所適從了。

我酸軟的躺在爸媽的身旁﹐可以清楚的看見爸爸和媽媽淫靡亢奮的性器﹐在緊密的交合摩擦。

媽媽紅腫濕潤的肉縫像兩瓣飽滿的朱脣﹐緊緊含著爸爸威武的大肉棒﹐一張一合的收縮著。

而爸爸的肉棒時深時淺的﹐時重時柔在媽媽的陰戶裏往復運動﹐鼓鼓的陰囊「啪啪」的敲擊著媽媽肥美的圓臀。

這淫穢的聲響像是在為我們全家不倫的亂愛伴奏﹐也更增添了我們的情慾。

爸爸看我在一旁太辛苦了﹐便讓我在他身邊躺下。

爸爸將兩根手指插入我酸癢難忍的小屄﹐揉擦著屄肉裏的鮮嫩的褶皺﹐讓我感到一陣清爽﹐心中的煩躁憋悶頓時一掃而光。

這時我和媽媽臉對臉的躺在爸爸身下﹐任由爸爸蹂躪著﹐銷魂的嬌吟像是在向爸爸爭寵似的﹐你一聲﹑我一聲﹐誰也不肯落在後面。

我和媽媽四目相對﹐在這種情景下﹐都有些尷尬和窘迫。

媽媽羞得閉上了眼睛﹐不敢看我。

我卻忍受不住媽媽美乳的誘惑﹐伸出手去撫摸﹐覺得又濕又滑﹐比剛才更加的豐挺漲大﹐乳頭也硬硬的向上翹起﹐像是勃起的肉棒。

看得出﹐此時的媽媽處在極度的性高潮之中。

爸爸加快了節奏﹐疾風暴雨般的插向媽媽的小屄。

媽媽被爸爸幹淫的如顛似狂﹐宛如一株纖弱嬌柔的含羞草﹐在爸爸掀起的陣陣淫風浪雨裏﹐時起時伏﹐飄搖不定﹐真是浪到了極處﹐騷到了極點。

就這樣﹐媽媽一次次的被爸爸拋上性慾的巔峰﹐一次次品味著高潮的極樂﹐那愈來愈脆弱敏感的神經終於禁受不住了﹐在一聲「啊……」的浪叫過後﹐無限滿足的暈了過去。

爸爸這時依然神彩奕奕﹐從他那高昂挺立的大肉棒﹐就可以看出爸爸還沒玩夠。

但連番鏖戰後﹐爸爸還是有些疲倦了﹐爸爸仰臥在床上﹐喘著粗氣沖我招招手。

我也早已迫不及待了﹐連忙騎在爸爸身上﹐握住高昂的大肉棒﹐讓龜頭對準小屄﹐慢慢的坐下去。

爸爸的肉棒像條粘滑的巨蟒悄無聲息的鑽進了我的洞屄﹐讓我空虛浮躁的心靈和騷屄一下子好飽滿﹐好充實﹐又燃起了無邊的慾火。

我色瞇瞇的望著爸爸﹐輕搖著玉臀﹐讓爸爸的肉棒在小屄裏徐徐的攪動﹑擠壓﹑摩擦﹐充分感受那種堅挺﹐那份火熱﹐撩撥得我的情慾不斷的升騰﹑蒸發﹐香濃的蜜汁順著肉棒向下洩著﹐把爸爸的陰毛都弄濕了。

爸爸也時不時的頂著屁股﹐尖銳的龜頭一下下地撞在我柔嫩的子宮上﹐令我的春心亂顫﹐嬌哼不已。

不知不覺中我加大了動作﹐一上一下的套弄著爸爸的肉棒。

讓我那漾溢著青春氣息的健美乳房宛如一對活波的玉兔般的﹐一刻也不停歇的撲騰著﹑跳動著﹐爸爸眼睛都看直了。

爸爸還是沒有禁得住誘惑﹐坐起身來把我摟在懷裏﹐捉住我的乳房﹐愛不釋手的把玩著。

爸爸開始進攻了﹐他托著我的屁股﹐把粗硬的肉棒不斷地插入我的身體深處。

我也讓身子緊緊的貼著爸爸的身體﹐豐滿的雙乳都被壓扁了。

爸爸和我的兩個濕淋淋的身體像被粘結在一起了﹐不住的扭動著﹐互相摩挲著﹐彼此的汗液交織在一起﹐滲透進每一個張開的毛孔﹐讓我們更加充分的呼吸著對方的氣息﹐也更激發了我和爸爸的慾望。

這時媽媽已經從快感的眩暈裏蘇醒過來﹐靜靜地坐在一旁﹐看著我和爸爸做愛。

從她的眼神裏﹐自然流露出來的慈愛和無奈﹐看得出媽媽已從內心徹底接受了我和爸爸的亂倫之愛﹐因為她眼前的這對恩愛貪歡的父女﹐幾乎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這邊廂﹐爸爸卻插得性起﹐把我推倒在床上猛插猛幹起來。

我也興奮的用大腿夾住爸爸腰﹐抖弄著屁股﹐迎送著爸爸的動作。

倒是媽媽在一旁非常的著急﹐連聲的要爸爸輕一點﹑慢一點。

爸爸卻像沒聽見似的﹐依然瘋狂的幹淫著我﹐彷彿有著無窮的精力和激情。

我也被爸爸的熱情所感染﹐任憑爸爸肆意地渲洩著﹐我的小屄好像燒著了一樣。

不一會﹐我就已經數次高潮了﹐體力幾乎消耗殆盡﹐整個人像丟了魂似的﹐只剩下了一聲聲的發自內心的呻吟。

突然爸爸從我身上躍起﹐一旁的媽媽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爸爸臉朝下壓倒在床上﹐按住媽媽的雪白的屁股﹐漲紅著臉將火燙的肉棒從媽媽的臀縫裏插入潮濕的蜜屄。

爸爸這時如同一只發了狂的猛獸﹐在媽媽的白皙的脊背上不住的起伏著﹐已經到了最後的瘋狂。

爸爸身體裏的火山猛然噴發了﹐爸爸的嗓子眼不斷的低喉著﹐渾身顫慄著﹐將炙熱的白色岩漿大量的射入媽媽的浪屄﹐燙的媽媽連聲嬌吟﹐好像到了極樂世界。

爸爸射完了最後一滴精液﹐癱倒在媽媽身上﹐動也不動了。

房間裏平靜了下來﹐我們三人橫七豎八的歪倒在床上﹐都像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

過了很長時間﹐爸爸少許恢復了些氣力﹐心疼的把媽媽摟到懷裏﹐輕拭著媽媽額頭的汗液﹐興奮的說道﹕

「阿珍﹐辛苦你了﹐今天太痛快了﹐真可以說是老公我幹得最爽的一次了。」

「哼﹗老公﹐你倒是舒服了﹐可把我和女兒折騰慘了。」

媽媽把臉貼在爸爸厚實的胸膛上﹐來回的蹭著﹐嬌惱的繼續說道﹕

「看你剛才幹雪峰兒那鼓猛勁﹐好像要把女兒吃了一樣﹐嚇死我了。雪峰兒也是你的女兒﹐你也真忍心。」

「好老婆﹐我怎麼會不心疼女兒呢﹗可是做愛不激烈些﹐怎麼會享受到高潮呢﹖雪峰﹐到爸爸這來。」

我溫順的爬著鑽進爸爸的懷裏﹐媽媽溫柔的撫摸著我有些腫脹的小屄﹐關切的問道﹕

「雪峰兒﹐真難為你了﹐小屄還痛不痛了﹖」

我滿臉的紅暈﹐媽媽的手指像柳絮一樣在我的嫩屄輕撫﹐癢絲絲的﹐有如春風拂過﹐我雖然有些難為情﹐但內心裏卻希望媽媽千萬別停下來。

爸爸也用手指繞著我的乳頭畫著圈﹐輕佻的說道﹕

「乖女兒﹐爸爸幹得你美不美﹐爽不爽﹖」

我看了媽媽一眼﹐紅著臉點點頭。

全家人都一絲不掛的躺在一起聊天﹐這讓媽媽也有些不自然﹐悄悄收回了撫摸我小屄的手﹐更緊的偎進爸爸的懷裏。

爸爸卻心滿意足的更用力的把我和媽媽摟在胸前﹐大聲的說著﹕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我們家從今天就要開始新的生活了﹐你們母女倆﹐不分大小﹐都是我的親親好老婆﹐我一定要當個好老公﹐好好的餵飽你們。」

媽媽呸了一聲﹐但臉上卻顯出淺淺的笑意﹐說道﹕

「死相﹐油嘴滑舌的﹐沒一點正經樣。唉﹐也不知道上輩子造了什麼孽﹐讓我和雪峰兒碰見你。」

說完媽媽翻身下了床。

爸爸忙問幹什麼﹐媽媽一邊穿衣服﹐一邊嬌嗔道﹕

「老公﹐你今天有功了。先被你氣﹐又讓你玩﹐現在還得給你做飯﹐我的命可真夠苦的。」

這時天色已經漸晚了﹐這個下午過得真快。

聽著媽媽在廚房裏忙碌﹐嗅著傳來的陣陣飯香﹐我又累又餓的躲在爸爸寬厚的懷裏﹐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爸爸說笑著。

漸漸的眼睛就睜不開了﹐我實在是太困了﹐爸爸的說話也聽不清了。

這個下午發生的這些變故﹐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也太富有戲劇性了。

如此嚴重的家庭風暴竟被爸爸輕易的化解了﹐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在半夢半醒之見迷迷朦朦的胡亂想著﹐整個下午的大驚大喜﹐使我已經心力交瘁了﹐很快我就睡著了﹐這一覺睡得很沉﹑很踏實﹐香甜極了。

(七)合家歡

自從爸爸成功說服媽媽接受了這違悖倫常的家庭關系﹐我們全家的生活就揭開了全新的一頁﹐變得多姿多採起來。

但從那一次我們全家在一起玩樂後﹐媽媽就一直不願意再跟我和爸爸一起做愛了﹐媽媽說這太荒唐了﹐她目前很難接受。

爸爸看媽媽的態度很堅決﹐也就不再強迫媽媽了。

雖然沒有了媽媽的參加﹐有些美中不足。

但能和爸爸名正言順的交歡﹐我的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

但時間一長﹐難免有些得意忘形﹐一心只顧淫樂﹐功課很快就亮起紅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