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我們隨便吃了些東西﹐爸爸又建議出去轉轉﹐我想也好﹐都有兩天沒見太陽了。

爸爸馬上從櫃中取出幾件衣服﹐要我試試﹐看來爸爸早就有預謀了。

我一看爸爸給我買的幾件衣服﹐臉立刻就紅了﹐太性感暴露了﹐我一個小女生怎麼穿得出去﹖

爸爸看出了我的為難﹐便說道﹕

「雪峰﹐這幾件都是爸爸特意給你買的﹐快穿上讓爸爸看看。」

「可是﹐爸爸﹐這衣服太露了﹐萬一被老師﹐或者是同學看到﹐那怎麼得了呀﹗」

「沒事的﹐哪能那麼巧。你先穿上﹐等會爸爸給你化化妝﹐再帶上墨鏡﹐就是被他們碰見﹐也認不出你了。」

我還是很猶豫﹐但還是拗不過爸爸﹐只好穿上了。

又被爸爸推到梳妝臺前坐下﹐爸爸熟練的給我化著妝﹐描眉﹑擦粉﹑塗口紅﹐看來爸爸沒少給媽媽化妝﹐什麼都知道。

化完妝﹐我來到大鏡子前。

我簡直都認不出自己了﹐鏡中的我上身穿一件粉紅色的緊身低胸上衣﹐大半個乳房露在外面﹐顯出深深的乳溝﹔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超短皮裙﹐緊緊的包裹著渾圓的美臀﹐顯得性感極了﹐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玲瓏婀娜的曲線被淋漓盡致的體現出來。

黑瀑布般的秀發披散在身後﹐再加上被爸爸精心勾勒的臉龐﹐我顯的成熟了許多﹐看上去像個嬌媚可親的小婦人。

我有些看呆了﹐這時爸爸也打扮一新﹐走到我旁邊﹐欣賞著鏡中的我﹐贊嘆道﹕

「哇﹗我的雪峰好靚呦。」

看著爸爸的贊許的眼神﹐我的心裡又害羞﹐又非常的喜悅﹐也學著媽媽的樣子﹐挽著爸爸的胳膊出了門。

我們驅車來到繁華的市中心﹐手挽著手在穿流不息的人流中慢慢的走著。

在外人看來﹐我和爸爸就像一對恩愛的老夫少妻。

我感覺到許多火辣辣的眼睛不斷的注視著我﹐甚至有一些男人有意無意的碰著我﹐我的心慌極了﹐便更牢的抓著爸爸的手﹐才讓我覺得安全了許多。

不知不覺我們轉到了一家賣內衣的專賣店﹐裡面各式各樣的內衣讓我大開眼界﹐這時一位漂亮的導購小姐出現在我們面前﹐但她的第一句話就讓我非常的難堪﹕

「歡迎光臨﹐先生﹐給太太買內衣嗎﹖你們想買什麼式樣的﹐如果拿不準的話﹐我可以給你們參謀一下﹖」

我窘迫的滿臉通紅﹐不知該說什麼﹐但爸爸卻應付自如﹐說道﹕

「謝謝﹐不用了﹐我們自己看看。」

導購小姐也微笑的點點頭﹐退到一旁。

我們便貨架前邊走邊看﹐爸爸指著一件又薄又小純白色真絲中間縷空的內褲﹐問我喜歡不喜歡。

我一看便搖起了頭﹐說不好﹐太暴露了。

而爸爸卻說﹕

「穿在裡面﹐別人又看不見﹐怕什麼﹗」

說完也不由我分說﹐便讓導購小姐打包了。

我小聲對爸爸說﹕

「出去吧﹗別轉了。」

爸爸卻意尤未盡﹐仍饒有興致的四處看著。

不一會又看中了一條一字型的胸罩﹐也是又短又小﹐最多能遮住乳暈。

最後在我的強烈要求下﹐我們才出了專賣店。

我們就這樣轉了一個下午﹐我也漸漸的不那麼緊張了﹐比較自然放鬆了﹐還不時的跟爸爸說笑起來。

最後我們在一個高級餐廳裡享用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

終於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滿載而歸了﹐不過還沒做穩﹐爸爸便極力的聳恿我穿上那套內衣讓他看看。

看著爸爸猴急的樣子﹐我心裡有些好笑﹐便換上那套性感的內衣﹐爸爸眼睛都看直了﹐圍著我繞著圈﹐一邊看一面嘖嘖稱贊。

看著爸爸只看不動手﹐我有些著急了﹐嘴裡嘟吶著說道﹕

「爸爸﹐瞧你那樣子﹐真有那麼好看嗎﹐難到比我不穿衣服還好看。」

爸爸看我有意見了﹐忙把我摟在懷裡﹐撫摸著我的小屄﹐褻昵的笑道﹕

「騷女兒﹐比爸爸還心急﹐讓我摸摸看小嫩屄是不是已經流騷水了﹖」

「討厭啦﹐還不都是你弄的﹗」

「我的雪峰越來越浪了﹐不要急﹐爸爸馬上就用大雞巴給你止癢。」

說完爸爸就開始解著褲帶﹐我也心急的幫爸爸解著襯衣的扣子﹐很快我們的衣物都剝得乾乾淨淨﹐兩個溫熱的身體迫不及待的又緊密的糾纏在一起。

爸爸重重的壓在我的身子上﹐又粗又硬的狠狠的插入我濕熱的肉屄裡。

我被爸爸一通猛肏﹐小屄剛才那種騷癢和鬱悶的頓時一掃而空﹐我不由的把雙腿緊緊的鉤住爸爸的腰﹐整個身子更加的貼緊爸爸﹐把豐盈的乳房磨擦著爸爸的胸口﹐更把香舌送入爸爸的口中﹐刺激著爸爸本來就已難抑的慾火。

正當我和爸爸歡愛正濃時﹐突然電話鈴卻急促的響了起來﹐我和爸爸都嚇了一跳﹐爸爸抱著我坐起來﹐遲疑了一下﹐才慢慢的拿起話筒﹐放到耳邊﹐問道﹕

「……餵……」

馬上爸爸的臉上浮現出笑容﹐興奮的說道﹕

「是陳玲嗎﹖你玩得怎麼樣﹖累不累﹖」

爸爸一邊聽媽媽說話﹐一邊看著我﹐顯然媽媽提到我了﹐爸爸笑道﹕

「吃過了﹐我和雪峰都好著哪﹐不用擔心。」

「雪峰﹐很聽話﹐她……現在正在屋裡看書呢﹐什麼﹖好﹐你等一下。」

說完爸爸用手蓋住話筒﹐小聲對我說﹕

「媽媽要跟你說話﹐小心點﹐別露陷了。」

我點點頭﹐手有些顫抖的接過了話筒﹐在這種狀況下和媽媽打電話還是第一次﹐這時爸爸的肉棒還硬硬的頂在我的小屄裡﹐而我還沉浸在和爸爸做愛的快感裡。

我稍微等了片刻﹐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才小聲說道﹕

「媽……」

電話那邊立刻傳來媽媽熟悉的聲音﹕

「雪峰嗎﹐正學習哪﹖想媽媽了沒有﹖這兩天吃飯怎麼樣﹖爸爸做的飯習慣不習慣﹖」

「當然想媽媽啦﹐爸爸做的飯沒你做的好吃﹐不過還行。」

「雪峰﹐你怎麼說話有氣沒力的﹐是不是不舒服啊﹖」

「可能是看書時間長了﹐頭有點暈。」

「雪峰﹐別太用功了﹐讓爸爸沒事多帶你出去玩玩。」

爸爸這時卻在一旁添亂﹐伸手撫弄著我的乳房﹐還緩緩的用肉棒在我的小屄裡抽插起來﹐我生怕露出馬腳﹐卻又不敢大聲說﹐只得打著爸爸的手﹐生氣的瞪著父親﹐一邊卻溫言軟語的跟媽媽撒著謊。

這一幕真是太刺激了﹐媽媽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時的我正一絲不掛的坐在爸爸懷裡做愛﹐同時還要像模像樣的和她通話﹐有幾次我被爸爸弄得幾乎要叫出聲﹐可偏偏媽媽的話又特別多﹐我只有耐心的聽著﹐還要強忍著慾火焚身般的快感侵襲。

可爸爸似乎要考驗我的定力﹐低頭含住我的乳頭嘖嘖有聲的吮吸起來﹐還不時的輕輕的舔著﹐我卻有苦說不出﹐終於忍不住

「啊」

的叫出聲來﹐幸虧我及時捂住了話筒﹐才沒讓媽媽聽見。

媽媽把她的話交待完了﹐我已經急的快要冒汗了。

媽媽又跟爸爸講了幾句﹐才掛斷了電話。

爸爸笑嘻嘻的說道﹕

「雪峰﹐剛才好玩不好玩﹐你和媽媽說話的樣子﹐好有意思。」

我羞惱的打了爸爸一下﹐氣乎乎的說道﹕

「你好壞呀﹐差點讓媽媽聽出來。」

「爸爸﹐你還笑﹐早知道你這樣捉弄人家﹐我就應該告訴媽媽﹐說你正在強姦我﹐讓媽媽回來收拾你。」

「那好﹐爸爸是色狼﹐現在就要強姦我的寶貝女兒。」

說完爸爸抱著我的纖腰﹐大肉棒重重的頂在我的子宮上﹐我忍不住地嬌哼了起來﹐皺著眉頭說道﹕

「爸爸﹐輕點嘛﹐人家還沒準備好呢﹗大雞巴頂得花心好痛。」

「雪峰﹐這樣才算強姦嘛﹗」

「那好﹐爸爸﹐如果今天不把我弄舒服了﹐我就告訴媽媽去。」

「放心吧﹐乖女兒﹐爸爸今天會讓你爽死的。」

一場虛驚過後﹐我和爸爸又恢復了激情﹐又投入到了一場緊張刺激的能讓人窒息的縱慾狂歡之中。

這樣的景像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不斷重復著﹐只要在家裡﹐我和爸爸都光著身子﹐這樣隨時都可以沒有束縛的做愛嘻戲﹐我們也更加的放縱﹐在床上﹑在地板上﹐在衛生間內﹐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我們做愛的痕跡。

隨著媽媽的歸期日益臨近﹐我們也越來越瘋狂﹐這樣的機會對我和爸爸實在是太珍貴了。

終於﹐媽媽回來了﹐我和爸爸的狂歡節也隨之結束了﹐家裡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但這難忘的六天七夜卻永遠留在我的心裡﹐我又開始了新的等待﹐盼望著和爸爸的下一個狂歡節。

(六)東窗事發

我和爸爸因亂倫而激發的肉慾誘惑下越陷越深了﹐盡管冒著很大的風險﹐但我們已經顧不了許多了﹐就是在媽媽回來以後﹐我和爸爸也絲毫沒有收斂一些的打算。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我和爸爸的孽情在一次不經意的疏忽裏被媽媽發現了﹐當時我想這下可全完了﹐但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卻是我始料未及的……

那一天依然是一個周末﹐吃罷中飯﹐媽媽照例去美容院做護理。

媽媽剛走﹐爸爸就笑瞇瞇的把我摟在懷裏﹐我們急不可耐的寬衣解帶﹐很快就在床上瘋狂的扭成一團了。

按照我的經驗﹐媽媽一般在美容後﹐還要逛街﹐沒有一個下午是回不來的。

因此我和爸爸一點也沒擔心﹐盡情的玩樂起來。

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們的性致卻越來越高漲﹐絲毫沒有想到危機正在向我們一步步的逼進。

正當我含著爸爸剛剛軟下的肉棒﹐有滋有味的舔吸著﹐而爸爸正愜意的揉捏著我的白嫩的乳房﹐卻突然感到爸爸的手停了下來。

我抬起頭﹐扭著屁股﹐正準備向爸爸撒嬌的抗議﹐卻看見爸爸驚愕的臉龐。

我還沒反應過來﹐疑惑的順著爸爸的目光向後望去﹐我一下子就驚呆了﹐整個大腦頓時一片空白﹐因為我看見媽媽正站在門口。

媽媽一動不動的站在門旁﹐顯然眼前的一切是她做夢也想不到的﹕她的老公和女兒赤身裸體的在床上嘻戲著﹐我淫糜的小屄上還殘留著爸爸的精液。

媽媽的臉上充滿了震驚﹐痛苦和難以置信的表情﹐我看到媽媽扶在門上的手在微微的發抖﹐顯然是心痛到了極點。

媽媽幾次想張嘴﹐但卻不知如何說出口。

整個屋子死一般的靜﹐空氣似乎凝固住了﹐壓抑的讓人喘上氣來。

羞愧萬分的我已經驚慌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忘了鬆開握住爸爸肉棒的手。

我這時有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感覺﹐看到自己和爸爸這副醜態﹐媽媽一定傷心極了﹐我以後還怎麼面對媽媽﹖我想開口說些什麼﹐但又能說些什麼呢﹐我明白現在任何辯解和謊言在媽媽面前都是蒼白無力的。

媽媽努力了半天﹐才舉起沉重的胳膊指著我們﹐悲憤的說道﹕

「你們……」

就再也說不下去了﹐淚水奪眶而出﹐一跺腳﹐扭頭便向外跑去。

這時爸爸才清醒了過來﹐撇下已經手足無措的我﹐也顧不上穿衣服﹐忙追了出去﹐終於在門口堵住了媽媽。

「不要﹗你別碰我﹗讓我走﹗」

媽媽像發了瘋一樣在爸爸的懷抱裏努力的掙紮著﹐但爸爸的力氣很大﹐柔弱的媽媽用盡了全力也無法掙脫爸爸結實的臂膀。

「阿珍﹐你冷靜一點﹐你聽我給你解釋。」

「我不聽﹐你們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醜事﹐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失去理智的媽媽在爸爸的懷裏哭鬧著﹐用力的捶打著爸爸。

而爸爸只是緊緊的抱著媽媽﹐默默承受著媽媽如雨點般拳頭的打擊。

過了一會﹐媽媽的情緒逐漸冷靜下來﹐趴在爸爸的懷裏嗚嗚的哭泣起來﹐爸爸輕輕的拍著媽媽的背脊﹐柔聲說道﹕

「阿珍﹐我知道你很傷心﹐你要怪我﹐要打我﹐都行﹐可千萬別把身子搞壞了。這都是我的錯﹐你不要怪雪峰。事情已經發生了﹐在後悔也晚了﹐我們只有面對它。好在這事現在只有我們知道﹐瞧你剛才的樣子﹐要是讓外人知道了﹐就算我和你能承受﹐但讓雪峰以後怎麼活呀﹐她還小啊﹗」

「大勇﹐既然你知道會這樣﹐那還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雪峰是咱們的親生女兒﹐你們這樣做是亂倫呀﹗」

「好啦﹐阿珍﹐我們坐下來慢慢說好嗎﹖」

爸爸看媽媽的語氣已經鬆動了﹐便扶著媽媽回到客廳坐下。

我這時已經胡亂穿好衣服﹐站在臥室的門裏﹐心裏復雜極了﹐不知道該不該過去安慰一下媽媽﹐從後面看到激動過後的媽媽無力的斜靠在爸爸的懷裏﹐美麗的雙肩還在微微顫動著﹐顯然還在低聲抽泣。

爸爸還是一絲不掛的輕摟著媽媽﹐樣子又些滑稽﹐但我卻笑不出來。

只聽見爸爸說道﹕

「阿珍﹐這件事我錯了﹐你生氣﹐激動﹐發脾氣﹐我都能理解。

我知道這是亂倫﹐也曾經幾次下決心不再錯下去了﹐但我做不到。

因為我發現我已經深深愛上雪峰了﹐你明白嗎﹐不僅僅是父女之愛﹐更多的是熱戀中的情人之間的愛﹐我已經離不開雪峰了。

但是﹐阿珍﹐請你相信我﹐我依然是愛你的﹐還像當初一樣﹐一點也沒有改變。」

媽媽被爸爸的話驚呆了﹐她抬起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疑惑的問道﹕

「大勇﹐這麼說﹐你還備再錯下去嗎﹖」

「對﹗」﹐爸爸堅定的說道﹕「為什麼不行呢﹖」

「可雪峰是你的親生女兒﹐你們怎麼能上床呢﹐萬一弄出一些事情怎麼辦﹖雪峰﹐她……她畢竟還是個十三歲的孩子呀﹗」

「阿珍﹐我一直搞不明白﹐父女之間為什麼就不能有男女之情呢﹖」

爸爸有些激動了﹐繼續說道﹕

「我和雪峰是真心相愛的。

其實雪峰已經不小了﹐她對男女之間情愛非常的好奇和向往的﹐讓她早點嚐試一下不是壞事。

再說現在社會這麼亂﹐沒有性知識﹐小女生是很容易被那些小太保欺負的……」

爸爸侃侃而談著﹐好像道理在他這裏。

媽媽卻漸漸沉默了下來﹐好像被爸爸的話打動了。

爸爸似乎看到了希望﹐更加放鬆了﹐使出渾身解數﹐努力說服著媽媽。

最後﹐爸爸扶住媽媽的肩頭﹐看著媽媽的眼睛﹐用他那渾厚而充滿磁力的聲音說道﹕

「阿珍﹐你放心﹐只要我們不說﹐外人是不會知道的。

我以後會更加的愛你和雪峰﹐你倆都是我的好女人。

我保証﹐除了你們母女倆﹐我再也不會碰其它的女人。

阿珍﹐請相信我。」

媽媽低下頭﹐不敢看爸爸的眼睛。

我明白媽媽現在的心情一定很矛盾﹐很復雜。

畢竟母女共侍一夫是很她難以接受的﹐何況這中間還有父女關系﹐這意味著我們這個家庭的生活以後要發生很大的改變。

媽媽會不會答應呢﹖我緊張極了﹐手心都是汗水。

終於媽媽緩慢的抬起頭﹐從她那疲憊的面容上可以看出﹐媽媽剛才心裏面一定有過激烈的鬥爭。

媽媽鼓起勇氣﹐說道﹕

「大勇﹐為什麼……會這樣呢﹖」

媽媽再也說不下去了﹐伏在爸爸懷裏哭了起來﹐不知是傷心﹐還是無奈﹐還是在感嘆命運的殘酷。

爸爸看媽媽同意了﹐高興極了﹐摟著媽媽顫抖的嬌軀﹐向我興奮的做出了一個「V」的手勢。

我心裏的一個石頭總算落了地﹐長久以來我最擔心的事情竟然在爸爸的廖廖數語之間便解決了﹐這是我無論如何也不敢想的﹐我真懷疑這是不是真的。

看來媽媽還是深愛著爸爸和這個家的﹐盡管她開始是那麼的憤怒﹐那麼傷心﹐但是木已成舟﹐更何況她也不想因此而失去爸爸﹐最終還是妥協了。

這時媽媽掙脫了開爸爸的懷抱﹐轉身向我招招手﹐柔聲說道﹕

「雪峰﹐你過來﹐媽媽跟你說話﹐別害怕﹐媽媽沒怪你。」

我來到媽媽身邊﹐看著慈祥的媽媽﹐心裏覺得我太對不起媽媽了﹐一時百感交集﹐撲到媽媽懷裏﹐大聲的哭泣起來。

媽媽也不禁淚流滿面。

我枕在媽媽柔挺的乳房上﹐覺得特別的溫暖﹐止不住的淚水把媽媽胸口的衣服都打濕了。

好容易我才止住哭聲﹐還有點嗚嚥的對媽媽說道﹕

「媽媽﹐對不起﹐我知道這樣不好﹐可我……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

媽媽擦拭著我臉上的淚痕﹐愛憐的說道﹕

「雪峰﹐什麼都不要說了﹐媽媽不怪你﹐你這麼小﹐這種事對你來說的確太難把握了。媽媽也是女人﹐非常明白你的苦衷。」

看著這麼好的媽媽﹐我還能說些什麼呢﹐心中除了懺悔﹐還是懺悔。

媽媽疼愛的看著我﹐嘆了口氣﹐說道﹕

「雪峰﹐你也不要太責怪自己了﹐發生這一切可能都是天意﹐誰讓我們碰上了你爸爸。我只是覺得你年紀這麼小﹐你爸爸在床上好勇猛的﹐我真擔心你怎能吃得消。」

聽了媽媽的擔心﹐我不禁臉都紅了﹐看了爸爸一眼﹐爸爸這時依然赤裸著身子﹐兩腿分開的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笑瞇瞇的看著我們母女倆﹐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那胯下的肉棒不知什麼時候又硬了起來﹐還一翹一翹的。

我猶豫了一下﹐有些難為情的小聲對媽媽說道﹕

「還好啦﹐媽媽﹐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適應﹐後來就好多了﹐而且爸爸每次都是很溫柔的。」

「雪峰﹐你快告訴媽媽﹐你和爸爸什麼時候開始的﹖有沒有採取什麼措施﹖你們瞞得我好苦啊﹗」

我的臉這時更紅了﹐跟媽媽說我和爸爸那些羞人的事﹐我實在說不出口。

爸爸卻在一旁開口了﹕

「雪峰﹐跟媽媽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你就不要瞞著媽媽了。」

媽媽有些生氣的瞪了爸爸一眼﹐對我柔聲說道﹕

「走﹐雪峰﹐別理你爸爸﹐咱們到屋裏說話去。」

我只得和媽媽來到臥室﹐隨手虛掩上房門。

媽媽讓我挨著她身子坐下﹐摟住我的肩膀﹐要我不要有顧慮﹐有什麼就說什麼。

這時我的心裏已經平靜了很多﹐也非常明白媽媽的心情﹐低著頭想了想﹐便羞紅著臉﹐鼓起勇氣斷斷續續的講了起來。

我一邊講﹐一邊小心的觀察著媽媽的臉色﹐生怕哪句話又惹得媽媽難過。

還好﹐媽媽顯然已經有了思想準備﹐只是靜靜的聽著﹐只是不時的輕聲嘆息。

當我講到我和爸爸怎樣偷偷的幽會交歡時﹐媽媽的嫵媚的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的紅暈﹐開始讓我講得詳細一點。

我於是就把我和爸爸做愛時的細節描述給媽媽聽﹐講著這些露骨的做愛過程﹐我實在有點難為情。

媽媽的臉更加紅了﹐並不時顯出驚訝的神情﹐媽媽顯然沒有料到我小小的年紀﹐竟然有如此強烈的性慾﹐而且這麼的淫蕩﹐這一切媽媽在我這個年齡時是想也不敢想的。

我終於講完了﹐媽媽卻已經聽得目瞪口呆了。

過了半晌媽媽才拍拍胸脯﹐長嘆道﹕

「雪峰﹐現在你們這些女孩子﹐真是太可怕了﹐什麼都想嚐試﹐什麼都敢做。也許是媽媽已經老了﹐跟不上潮流了。我在妳這年齡時﹐別說和男孩子上床了﹐就連拉拉手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讓人瞧見。」

聽著媽媽的數落﹐我難為情趴在媽媽滑嫩的大腿上﹐嗅著媽媽身上那醉人的體香﹐覺得溫馨極了。

媽媽摸著我的秀發﹐想了想又說道﹕

「雪峰兒﹐剛才媽媽已經答應你爸爸﹐今後不會反對你和爸爸的事﹐只是你要向媽媽保証﹐不要太貪玩了﹐功課也不要耽誤﹐你還小﹐不要把心思都放在這些事上面。」

媽媽一邊說﹐我一邊點著頭﹐心裏暗暗下了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聽媽媽的話﹐再也不讓媽媽為我擔心了。

只聽得媽媽最後說道﹕

「雪峰兒﹐咱們都是普普通通的女人﹐這一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能找到一個好男人﹐有個好歸宿。說實話﹐你的爸爸無論在各方面﹐絕對都是一個非常出色的男人。你把女孩子最寶貴的處女給了你爸爸﹐雖然有悖倫理﹐但現在看來也可以說是個不錯的選擇。只是媽媽沒有想到﹐你現在還是個小女孩﹐就已經這麼的……長大了還怎麼得了呀﹗」

我這時羞的滿臉桃紅﹐忍不住在媽媽懷裏撒起嬌來﹕

「媽﹐我知道錯了﹐你就不要再說了嘛﹗」

這時媽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搖搖頭說道﹕

「唉﹐你這孩子呀﹐都是你爸爸從小就把你慣壞了。」

「怎麼能在背後說老公的壞話呢﹗雪峰現著這麼任性﹐你當媽媽就沒有一點責任嗎﹖」

爸爸一邊說﹐一邊笑著推門走了進來﹐原來剛才爸爸一直在外面偷聽我和媽媽說話。

媽媽裝做生氣的說道﹕

「瞧你幹的好事﹐在外面玩女人不說﹐現在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放過﹐天下有你這樣當爸爸的嗎﹖還不趕快把衣服穿上﹐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

爸爸卻湊了過來﹐摟住媽媽﹐笑道﹕

「阿珍﹐剛才我和雪峰才玩到一半﹐就被你打斷了﹐現在你好好補償老公一下嘛。」

「不要嘛﹐大勇﹐討厭﹐雪峰兒還在這吶﹗」

「沒關系啦﹐雪峰又不是第一次看咱們做愛﹐阿珍﹐別害羞嘛﹐其實我們全家在一起玩樂﹐會很有趣的。」

爸爸不停的親吻著媽媽﹐大手還不斷的撫摸著媽媽豐滿的胸部。而媽媽顯得很不習慣這種場面﹐漲紅著臉﹐使勁的掙紮著。

爸爸的態度卻很堅決﹐不斷的調逗著媽媽的性感帶。很快媽媽就經受不住了﹐開始微微的嬌哼﹐也不再阻止爸爸肆意的撫弄。

我在一旁呆呆的看著爸爸和媽媽親熱﹐不覺已經面紅耳赤了。

雖然我以前曾多次在晚上偷看爸媽做愛﹐但此時的情景卻和那時大不一樣﹐我不知道是應該走開﹐還是繼續留下來。

爸爸看見我還傻傻的站在一邊﹐便說道﹕

「雪峰﹐別光看熱鬧啊﹐快脫了衣服﹐過來一起玩嘛﹗」

我的腦子裏昏昏的﹐答應了一聲﹐便羞紅著臉﹐慢慢的脫去衣服﹐來到爸媽跟前﹐卻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

媽媽的粉臉更紅了﹐低聲哀求著爸爸﹕

「啊……老公﹐不要……這……好羞人啊﹗」

「阿珍﹐這樣才好玩嘛﹐慢慢你就會喜歡的。來﹐雪峰﹐別愣著﹐快幫媽媽脫衣服。」

我遲疑了片刻﹐便上前解著媽媽的衣服。媽媽連聲說著不要﹐但嬌軀變得更加酥軟了﹐沒有了半點氣力。

我很快就脫去了媽媽的上裝﹐接著又解開媽媽的胸罩﹐一對尖挺柔嫩的美乳立刻躍然而出﹐隨著媽媽羞臊的掙紮而不停顫動﹐紅瑪瑙般晶瑩的乳頭傲然挺立著﹐令人垂涎慾滴。

我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近地看媽媽的乳房了﹐不覺看呆了﹐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觸摸著媽媽火燙的乳房﹐一股熱流迅疾的傳遍了我的全身﹐媽媽也渾身一顫﹐不由滿足的呻吟起來。

我小心地撫摸這養育過我的乳房﹐但此時的感受又另有不同了﹐不禁發自內心的贊嘆道﹕

「媽媽﹐你的奶子真的好美。」

聽著女兒的贊美﹐媽媽羞澀的樣子像個初經雲雨的少女。

這時媽媽已經不再忸怩作態了﹐滿臉紅霞的親昵的看著我﹐似乎很享受我的撫摸。

爸爸看我們母女倆已經動情了﹐更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