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接下來我又開始把目標轉到陰囊﹐輕柔的握著﹐感受著兩顆睪丸在手心裡不住的轉動。

這直接的刺激讓爸爸更加興奮﹐不由的加重了揉捏乳房的力度﹐搞得我也不住的呻吟起來。

爸爸喘著粗氣突然站了起來﹐讓我轉過身子。

我明白爸爸又想要了﹐便聽話的趴在浴池邊上﹐翹起渾圓的粉臀﹐等待著爸爸的插入。

事實上﹐經過剛才一番挑逗﹐我的慾燄也變得火燒火燎了。

爸爸一手扶住我的屁股﹐一手握住肉棒﹐對準濕淋淋的小屄﹐「噗」的一聲便連根搗了進去。

由於肉棒上塗滿了浴液﹐所以特別的滑溜﹐在我的小屄內暢通無阻的進出著。

爸爸的力度不斷的加大﹐我嬌小的身子被沖擊的東搖西晃﹐雙乳在身下像吊瓶似的蕩來蕩去。

我不住的嬌吟著﹐忍不住騰出一只手來用力的抓著乳房﹐拼命的向後聳動著屁股﹐好讓爸爸的大肉棒能更深的插入。

我們的動作越來越快﹐身子扭動像彈簧一樣。

浴室中﹐我發浪的呻吟聲﹑爸爸低沉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在迷漫的水霧裡回旋著﹐一派淫糜的景像。

爸爸不知疲倦的姦淫著我﹐似乎要把所有的激情渲洩到我的小屄裡。

我的腰都站酸了﹐可爸爸依然沒有停止的意思﹐我只好努力的支撐著。

終於爸爸壓抑已久的激情爆發了﹐他緊緊的貼著我的身子﹐雙手用力的抓著我的乳房﹐把火燙的白色慾火噴射到我的體內。

我酸軟無力的倒在爸爸的懷裡﹐而爸爸的肉棒還留在我的小屄裡。

爸爸無限憐愛的吻著鬢角上的汗水﹐溫柔的按摩著我仍興奮著的身體。

過了一會﹐我感覺到爸爸的肉棒又變硬了﹐而經過連番惡戰的我已經是又累又餓﹐無力再戰了。

我有些害怕的問﹕

「爸爸﹐你今天太利害了﹐是不是又想要了﹐可我……」

爸爸明白了我的不安﹐微笑道﹕

「爸爸今天真的太高興了﹐不過現在的確有些餓了。咱們先吃飯吧﹐飯後再玩吧﹗」

我紅著臉﹐點點頭﹐我們又把身子擦洗乾淨。

離開浴室﹐一看表﹐嚇了我一跳﹐原來我和爸爸在浴室裡呆了快兩個小時﹗

我們已經有半天沒有吃東西了﹐可是媽媽不在家﹐只好自力更生了。

經過一番手忙腳亂的折騰﹐總算燒好了幾個菜。

可是一嘗﹐爸爸和我都皺起了眉頭。原來不是這個菜沒放鹽﹐就是那個菜燒糊了。但我們確實餓極了﹐吃起來也都是狼吞虎嚥的。

吃罷晚飯﹐覺得精力恢復了許多。我和爸爸赤身坐在客廳裡說笑著。

爸爸輕撫著我有些紅腫的陰戶﹐說著一些黃色笑話。

逗的我雙頰緋紅﹐吃吃的嬌笑﹐小屄又開始發熱了﹐不時的流出淫水。

爸爸問我﹕

「想不想看A片﹖」

我疑惑問﹕

「什麼是A片﹖」

爸爸笑著說﹕

「很好看的。」

便走進臥室﹐很快拿來一盤錄像帶﹐插入錄像機﹐放了起來。

我看了幾分鐘﹐便已經是臉紅耳熱了﹐原來A片就是黃色錄像帶﹐我以前只是聽說過。

我有點好奇﹐但也有一些難為情﹐但在爸爸的勸說下﹐我只好紅著臉看下去。

這部片子主要是描寫一個午夜色魔﹐在一幢大樓裡出沒﹐伺機強暴單身少女。

片中那些火辣的性交場面讓我大開眼界﹐感到非常的興奮﹐緊張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爸爸則在一旁邊講解﹐邊撫摸著我的乳房﹐還牽過我的手套弄著他已經勃起的肉棒。

不知不覺中片子就看完了﹐可是我還沉禁在那香艷刺激的鏡頭裡。

爸爸關掉錄像機﹐站在我面前﹐翹起的肉棒在我的眼前晃動著﹐我看了爸爸一眼﹐然後毫不猶豫的握住肉棒﹐塞進我的口中。

爸爸的肉棒在我的小嘴裡不斷的膨漲著﹐我覺得刺激極了﹐用力的舔著。

但爸爸的肉棒相對我的小嘴確實太大了﹐我用盡全力也只能含住三分之一。

於是我便把肉棒從口裡移出﹐在外面一點一點的舔吮﹐連根部也都細細的舔過了。

爸爸對我的進步顯的很滿意﹐一邊享受著我的口交﹐還不時替我梳理著散落在我眼前的頭發﹐這樣還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口交時的表情﹐我想當時我的神情肯定淫蕩極了。

想到這些﹐更讓我產生了一種莫明的興奮﹐我越來越大膽放縱的挑逗著爸爸的肉棒﹐還不時的抬頭嬌羞的看著爸爸的反應﹐甚至還抽空撫摸爸爸的屁股。

爸爸也毫不示弱的伸手揉捏著我飽漲的乳房﹐搓弄著已經發情翹起的乳頭。

經過爸爸的一番挑逗﹐使我的慾火高漲起來。

我一邊舔著爸爸的肉棒﹐一邊分開雙腿﹐露出已經泛濫成災的陰戶。

我已經顧不上難為情了﹐用手指分開陰脣﹐用力的在小屄裡戳弄著。爸爸也是非常亢奮了﹐肉棒已經勃起到到了極點。

爸爸按住的我的頭﹐開始快速地讓肉棒在我的嘴裡抽插著﹐似乎把我的小嘴當成了小屄。

每一次肉棒幾乎都插到我的喉嚨裡﹐我這時只能被動的讓粗大的肉棒在我嘴裡迅速的滑動著﹐感到呼吸都變的困難了。

眼前的情景讓我很快的聯想到剛剛看過的那部A帶﹐片中的那個色魔不正是這樣強暴過一個少女嗎﹖而爸爸此時的樣子和那個色魔也差不了許多。

慢慢的﹐我覺得自己仿佛成了那個片中被凌辱的少女﹐正在被色魔肆意的強暴著。

真是太刺激了﹗我使勁的揉搓著乳房﹐嘴裡不住的嗚嗚的叫著﹐體會著被強暴的快感。

突然我想起了片中的那個色魔最後把精液射進了少女的口中﹐並強迫少女嚥下﹐爸爸會不會也這樣做呢﹖我以前曾偷看過爸爸在媽媽的嘴裡射精﹐媽媽很高興的吞下了。

我一直很難接受這種做愛方式﹐但現在的狀況﹐又讓我有些躍躍慾試。

正當我內心充滿矛盾時﹐只聽得爸爸一聲低吼﹐肉棒在我的小嘴裡劇烈的抖動著﹐一股股醞釀已久的火燙濃精像子彈一樣噴射在我的口腔裡。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很多精液已經嚥下去了﹐只覺得胃裡一陣火熱傳來。

爸爸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射出﹐才抽出肉棒﹐但肉棒卻沒有軟下﹐還是昂然挺立著。

我品味著殘留在嘴裡的精液﹐粘粘的﹐有股怪怪的味道﹐還不算難吃﹐便全都嚥了下去。

爸爸把我摟在懷裡﹐微笑著說道﹕

「雪峰﹐爸爸的精液好吃不好吃呀﹖」

我白了爸爸一眼﹐佯怒道﹕

「還好吃呢﹐難吃死了﹗爸爸﹐你太壞了﹐事先也不說一聲﹐我的舌頭都要燙壞了。」

「好了﹐爸爸知道錯了。不過你還不知道男人的精液可是一種滋補養顏的佳品﹐你們女孩子經常吃的話﹐皮膚會變的又白又嫩的。」

「淨騙人﹐我才不會信呢﹗」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不過事實上的確是這樣的﹐你可以去問媽媽。」

「你明明知道我不敢去問媽媽﹐當然也就不會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了。」

「算了﹐雪峰﹐你這張嘴太歷害了﹐爸爸說不過你﹐咱們接著玩吧﹗」

我握住爸爸的肉棒﹐調皮的問道﹕

「爸爸﹐你想怎樣玩我呢﹖」

爸爸撓撓頭﹐說道﹕

「我還沒想好﹐好女兒﹐你先讓爸爸的雞巴放到你的小屄裡﹐咱們再一起慢慢想。」

我想這樣也不錯﹐便起身面對著爸爸﹐一手扶著肉棒﹐對準屄眼﹐慢慢的坐下﹐爸爸的肉棒便很順利的滑進了濕潤的小屄。

我摟住爸爸的脖頸﹐輕輕的搖著圓臀﹐讓爸爸的肉棒磨擦著敏感的屄壁﹐撩撥的淫水止沿著屄縫不住的滲出。

我只覺得體內一股熱流湧動﹐如春波蕩漾﹐不禁粉腮泛起紅暈﹐一雙俏眼﹐水汪汪的望著爸爸。

爸爸扶著我的纖腰﹐也默默的望著我﹐那雙烏黑的眸子裡透出的是無限的慈愛和滿足。

突然見爸爸卻嘆息的搖著頭﹐這令我疑惑不解﹐忙問道﹕

「爸爸﹐你怎麼了﹖好好的﹐嘆什麼氣嘛﹖」

爸爸撫摸著我的臉頰﹐過了半晌才說道﹕

「沒什麼﹐雪峰。爸爸剛才突然想到雖然現在我們還能在一起玩樂﹐但終究有一天你會離開爸爸﹐投到另一個男人的懷抱。一想到這些﹐我就有點難受。雪峰﹐你說爸爸是不是有些自私﹖」

我沒有馬上明白爸爸的話﹐但聽說我和爸爸要分離﹐心中非常的擔心。

便用力的夾緊爸爸的肉棒﹐雙臂牢牢的抱著爸爸﹐好像怕爸爸立刻就要從我身旁消失似的。

天真的說道﹕

「爸爸﹐你放心﹐我只會愛你一個男人的﹐我要一輩子都陪著你﹐只讓爸爸一個人玩﹐哪也不去。」

爸爸聽了非常的感動﹐笑著捏了捏我的鼻子﹐說道﹕

「傻孩子﹐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畢竟是父女關系﹐等你長大了﹐你還是要嫁人的。那時侯﹐只要你沒有忘了爸爸﹐有空了回來看看﹐爸爸就心滿意足了。我那未來的女婿也不知道前世積了什麼功德﹐真有好福氣﹐能娶到我這麼美麗的女兒。」

我這才明白爸爸的意思﹐滿臉嬌羞的倒在爸爸的懷裡﹐撒著嬌道﹕

「爸爸﹐你都說些什麼呀。我不要嫁人﹐就是嫁也要嫁給爸爸。」

爸爸笑著搖搖頭﹐說道﹕

「那樣爸爸豈不是犯了重婚罪了。好了﹐不說這個了。不過還好﹐至少在出嫁前﹐你還是屬於爸爸的。

我會好好的疼你的。雪峰﹐快坐起來﹐讓爸爸再幹你的小淫屄。」

我按照爸爸的吩咐直起身子﹐爸爸扶住我的屁股﹐讓我慢慢的躺到沙發上﹐這期間爸爸的肉棒一直留在我的小屄裡。

爸爸低下身﹐開始緩緩的抽插起來。

我微睜著俏眼﹐望著在我身上一起一伏的爸爸﹐配合著肉棒的進出﹐時緊時鬆的收縮著小屄﹐好讓那美妙的感覺更深些﹑更濃些。

爸爸這次不在像以前那樣狂風暴雨般的進攻﹐而是如微風細雨般的柔和。

大肉棒在肉屄裡徐徐的滑動﹐時深時淺的抽動﹐堅硬的龜頭細細的親吻著小屄內柔嫩的壁肉。

爸爸的手也沒閑著﹐不停的玩弄著我的乳房。

我已被爸爸搞的慾火中燒﹐輕晃著嬌軀﹐從鼻中發出柔美的輕哼。

爸爸突然又停止了動作﹐讓我坐起來﹐讓我來套弄肉棒。

我對爸爸的話言聽計從﹐便扶著爸爸的肩膀﹐款款的搖動著圓臀﹐讓粗大的肉棒在我的體內自如的進出。

爸爸捧起我的臉龐﹐仔細的吻著。

從額頭吻到眼瞼﹐再沿著嬌小的鼻樑﹐親吻著誘人的櫻脣。

我不由自主的便探出香舌﹐立刻就被爸爸含在嘴裡﹐用力的吸吮著。

過了好久﹐爸爸才放過我的舌頭﹐輕輕的捏著我的乳頭﹐微笑的說道﹕

「小雪峰﹐爸爸現在真的越來越愛你了。

你還記得第一次和爸爸做愛時的情景嗎﹖你還是那麼的難為情﹐害羞﹐瞧現在你的樣子﹐像個小淫女。」

「爸爸﹐別講了嗎。連親生女兒都不放過﹐那有你這樣當爸爸的。還這麼耍笑人家。你再說﹐我不跟你玩了﹗」

我嘴上雖然羞嗔的抗議﹐但下身還在不停的動作著。

爸爸也用雙手按住我的屁股﹐用力的揉捏著豐腴的臀肉。

同時仍跟我調笑著﹕

「好女兒﹐這樣玩才有趣嗎。那次肏屄時﹐你還一直擔心爸爸的大雞巴會把你的小嫩屄肏壞﹐現在還怕不怕了。跟爸爸玩了這麼多次屄﹐雪峰的嫩屄還是那麼緊﹐夾的雞巴好舒服﹐爸爸都不想拔出來了。」

我於是又用力的把小屄再夾緊些﹐淫浪的說道﹕

「既然爸爸這麼喜歡我的屄屄﹐大雞巴就別拔出來了﹐我們永遠都這樣﹐做個連體人﹐好不好﹖」

爸爸高興的把肉棒在我的屄裡頂了幾下﹐幽默的說道﹕

「那樣好是好﹐可是上廁所怎麼辦﹖也出不了門了。」

「那我們可以……」

我卻一時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只好撒嬌道﹕

「好了﹐爸爸﹐人家都被你搞暈了﹐不說這個了。」

說話時我仍不停的聳動著屁股﹐讓爸爸的肉棒在我的桃源洞裡進進出出。

可畢竟我年少力薄﹐沒過多久就已經香汗淋淋了。

同時我也覺得這樣很不過癮﹐便小聲央求道﹕

「爸爸﹐我沒勁了﹐還是你來肏我好啦﹗」

「雪峰﹐你這樣求爸爸可不行﹐大聲些﹐再淫蕩一點﹐要像個小淫妹﹐這樣爸爸肏起屄來才會更興奮﹐你才會更爽。」

爸爸滿臉淫笑的說著。

我此時已是慾火難抑了﹐心裡只想著讓爸爸用大肉棒用力的幹我的小屄﹐女孩家的羞澀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幾乎想也沒想﹐便淫蕩的大聲說道﹕

「爸爸﹐雪峰的騷屄好癢﹐好浪﹐求爸爸用大雞巴狠狠的姦雪峰的小浪屄﹐肏死你的騷女兒。好爸爸﹐這樣總可以了吧﹖」

爸爸聽了我的話﹐有些驚訝﹐但隨即便笑著說道﹕

「好雪峰﹐爸爸沒有白疼你﹐來﹐讓爸爸好好的幹你的騷屄。」

說完爸爸便起身﹐把我壓在身下﹐大力的抽插起來。

此時我的陰戶已是浪水四溢﹐爸爸的肉棒可順暢的在我的屄裡通行無阻的進出。

爸爸還拉過我的手﹐按住我的陰核﹐不住的揉捏。

被爸爸這麼一弄﹐我更加禁受不起了﹐嬌軀劇烈的顫慄著﹐用另一只手狠勁的揉搓著乳房﹐淫蕩的浪叫起來﹕

「嗯……嗯……好爸爸﹐喔……大雞巴……爸爸……我……好美……肏死我了……啊……再大力些……插爛……騷女兒的……小浪屄……喔……再快點……雪峰﹐要……爸爸像剛才……電視裡那樣……強姦我……」

爸爸也被我淫浪刺激的越發的慾燄高漲﹐身子如同上了發條一般﹐急速的擺動著﹐每一次沖擊都用盡全力﹐像燒紅的鐵棍般的大肉棒﹐肆無忌殫的在我的小屄裡橫沖直撞﹐發出「吱唧﹑吱唧」的聲音。

最後爸爸一時性起﹐索性抱著我站起來﹐在客廳裡一邊走動﹐一邊幹我的小屄。

我緊緊的摟住爸爸的脖子﹐而爸爸則托住我的屁股﹐不斷的上下拋弄﹐再加上我身體的重量﹐每一次我的子宮都重重的撞在堅硬的龜頭上﹐頂得子宮麻酥酥的﹐好舒服。

這巨大的快感讓我快發瘋了﹐不一會我就已經洩了幾回身了。

此時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只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顛簸的小舟﹐一次次的被巨浪拋起﹐隨即又重重的落下﹐好刺激﹐整個身體都處在極度的興奮中。

我緊密地貼著爸爸的身體﹐伴隨著身子的上下起落﹐不斷發出蕩人心魄的呻吟。

飽滿的乳房緊緊的壓著爸爸的胸膛﹐不停的滑動﹐磨擦著。

每當堅挺的乳尖碰到爸爸的乳頭﹐我便覺得有一股電流從爸爸的身體傳來﹐撩撥我的嬌軀一陣醉人的悸動。

這種做愛方式雖然很刺激﹐但也極耗體力。

爸爸奮力堅持了十幾分鐘﹐終於在我的小屄裡一洩如注了。我軟綿綿的靠在爸爸沾滿汗水的胸前﹐親吻著爸爸的肩頭。

爸爸的肉棒還插在我的小屄裡﹐仍不時不安靜的抖動著。直到肉棒徹底不動了﹐爸爸才把我慢慢的放下來。

爸爸有些累了﹐便坐到沙發上休息。我看爸爸滿頭大汗﹐很心疼。

便倒了杯水端給爸爸。爸爸非常高興﹐一邊喝水﹐一邊看著我﹐突然笑了起來。

我有點莫明其妙﹐但底頭一看﹐臉也不禁紅了。

原來此時的我秀發散亂的披撒在胸前﹐雙乳仍非常的腫脹﹐還有許多爸爸的口水在上面﹐陰戶周圍﹑大腿內側都沾滿了淫水﹐一股乳白色的濃精正慢慢的從我紅腫的小屄裡淌出﹐我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好淫蕩﹐怪不得爸爸會笑呢。

我連忙來到爸爸的身邊坐下﹐嬌嗔道﹕

「爸爸﹐你還笑﹐人家這樣子還不都是你搞的。你以為你的樣子好看嗎﹖瞧你的小弟弟﹐剛才那麼威風﹐現在軟塌塌的﹐活像個縮頭烏龜。」

「雪峰﹐都是我把你寵壞了。爸爸笑笑都不行﹐看爸爸等會好好的調教調教你。」

我毫不退縮的挺著豐滿的雙乳﹐有點挑的說道﹕

「好啊﹗爸爸﹐我很想看看爸爸還有什麼手段來調教我。」

「爸爸最會調教你們女孩子了﹐還有很多招式還沒用呢。不過還的等會才能讓你知道爸爸的歷害﹐除非﹐乖女兒肯……」

爸爸不懷好意的指著萎靡不振的肉棒﹐我當然明白爸爸的用意﹐也很想快些看看爸爸還有什麼新花樣﹐便立即說道﹕

「爸爸﹐這不是問題。」

說完我便扶起爸爸軟綿綿的肉棒﹐那龜頭上還殘留著幾滴精液。

我玩弄了幾下﹐便把肉棒吞進口內﹐吸吮起來。

爸爸梳理著我的長發﹐還不時的撫摸著我光滑的背脊。

很快爸爸的肉棒又硬了起來﹐我把肉棒從口中移出﹐笑著說道﹕

「爸爸﹐這樣可以了吧﹖」

「雪峰﹐你學得真快﹐舔的爸爸好爽﹐剛才又差點在你嘴裡射了。

現在該看爸爸的了。」

爸爸抱起我走進臥室﹐輕輕的放到床上。

我發浪的分開大腿﹐露出誘人的小淫屄﹐揉捏著發漲的乳房﹐粉臉紅撲撲的﹐紅脣微張﹐美目含情的調逗著爸爸。

爸爸並沒有心急的幹我﹐他站在床邊﹐醞釀著做愛的情緒﹐不停揉弄著一柱擎天的大肉棒﹐欣賞著我的淫浪媚態。

我此時已經完全進入了角色﹐看著爸爸飽含淫意的眼神﹐我心中非常的得意﹐嗲身嗲氣的撒著嬌﹕

「爸爸﹐別逗雪峰了﹐快點來用大雞巴調教我吧﹗雪峰等不及了。」

爸爸終於忍不住了﹐走上前來﹐把我的雙腿扛在肩上﹐滿臉通紅﹐把巨大的肉棒狠狠的搗入我淫爛的陰戶……

在這漫長而悶熱的夏夜裡﹐又一幕父女之間的激情狂歡開始了﹐我和爸爸就這樣不知疲倦的淫亂著﹐亂倫的快感更像催化劑一樣激發起我們高漲的性慾。

我們仿佛有著用不完的精力﹐我已記不清經歷了多少次高潮﹐只記得爸爸一次又一次的把那乳白色的愛液噴射在我的小屄裡﹑胸脯上﹑小嘴內﹐這一夜真的太狂亂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可能是昨晚太瘋狂了﹐爸爸還沒睡醒。

我也感到渾身酸軟無力﹐乳房和小屄還有些隱隱做痛。

但當回憶起昨天的狂歡後﹐我不覺滿臉羞紅﹐真是難以置信自己竟然變的那樣的淫浪放蕩﹐自己真的是一個淫蕩的女孩嗎﹖

這時我的手碰到了爸爸的肉棒﹐發覺又勃起了。

我非常的好奇﹐抬頭看看爸爸﹐看到爸爸仍睡得很香﹐有些疲憊的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

我心裡想﹐爸爸一定是夢中還再想著和我做愛﹐要不然肉棒為什麼變硬了﹖

我坐起來﹐擺弄著爸爸的肉棒﹐望著這個充滿了魔力﹑帶給我無限滿足和快樂的肉棒﹐我不禁又興奮起來﹐忍不住低下頭含住粗大的龜頭﹐又親又舔。

很快肉棒變得更加的堅硬碩大﹐把我的小嘴塞的嚴嚴實實的。

這時候﹐爸爸被我弄醒了﹐看到我的舉動﹐爸爸笑著說﹕

「雪峰﹐你太調皮了﹐把我的好夢弄醒了﹐爸爸現在要罰你。」

我仍趴在爸爸的腿前﹐輕搖著翹著的圓臀﹐用粉臉摩挲著爸爸的肉棒﹐睜著美麗的大眼睛﹐有些委曲的說道﹕

「對不起﹐爸爸﹐我不是有意的。」

「好了﹐雪峰﹐你這麼乖﹐爸爸怎麼會罰你呢﹗不過你現在搞的爸爸不上不下的﹐你最好先給我吸出來﹐讓爸爸用大雞巴給我的寶貝女兒餵早餐﹐你看這樣好嗎﹖」

我笑著搖搖頭﹐心想爸爸的鬼點子可真不少。

不過口交我現在可謂是駕輕就熟﹐也是非常樂意的。

我握緊肉棒﹐伸出嫩舌熟練的舔著紫紅色的龜頭﹐重點的舔著馬眼兒﹐吮著從那美麗的縫兒裡滲出的透明的淫液。

接著向下用舌頭清理著嵌狀溝裡的污物﹐然後是青筋滿布的棒身和陰囊﹐最後我得意的抬起頭看看爸爸的反應﹐只見爸爸正陶醉的享受著我的口交﹐不時用贊許的目光看著我。

在爸爸的鼓舞下﹐我張開飽滿的櫻脣﹐把爸爸的肉棒包裹起來﹐滋滋有聲的吮吸起來。

沒過多久﹐爸爸就在我的嘴裡射了﹐我細細的品味著這滾燙的早點﹐一滴不剩的嚥了下去﹐然後再用嘴巴把爸爸的肉棒舔乾淨後﹐偎依到爸爸的懷裡﹐嬌羞的看著爸爸。

爸爸捧起我的小臉﹐深情的吻著我剛舔食過精液的香脣。

我這時突然感到一陣尿意﹐便輕輕推開爸爸﹐卻不好意思說。

爸爸奇怪的問我怎麼了﹐我只好紅著臉說想小便。

爸爸聽了笑著說﹐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正好他也想方便﹐便要抱著我一起去。

我羞紅著臉說﹕

「不要啦﹗」

雖然現在經常和爸爸肉帛相見﹐無論是做愛﹑洗澡﹐還是吃東西﹐盡管有時還有些害羞﹐但我已經比較自然了。

可現在和爸爸一起如廁﹐在爸爸面前小便﹐我還是感到很難為情。

但爸爸的態度很堅決﹐我只好紅雲滿面的被爸爸抱著來到衛生間。

爸爸抱著我徑直來到馬桶前。

我小聲懇求爸爸放我下來﹐誰知爸爸卻得隴望蜀﹐微笑道﹕

「雪峰﹐就讓爸爸抱著你小便吧﹐就像你小時候一樣﹐好嗎﹖」

此時我的臉燒的像塊紅布﹐爸爸卻非常的開心﹐分開我的大腿﹐把陰戶對準馬桶﹐輕輕搖動著我的屁股﹐嘴裡還吹起了口哨。

這使我的尿意也條件反射的更加強烈了﹐我羞極了﹐被爸爸像抱小孩一樣的尿尿﹐好羞啊﹗我極力的忍著﹐但我的身子還是羞臊得忍不住顫動著。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股尿液從我的陰戶裡噴射而出﹐劃出一道動人的弧線落到馬桶內﹐清脆的濺起一團團水花。

我羞得緊閉著眼睛﹐迫切盼望這難堪的場面快些過去。

但越心急﹐反而尿得更慢了﹐這可能是整晚沒有小便的緣故。

爸爸卻依舊不慌不忙﹐還趁機說笑著﹕

「雪峰﹐真沒想到﹐你連尿尿的樣子都這麼可愛。」

小便總算尿完了﹐我的額頭已經急的都出了汗水。

爸爸才笑嘻稀的把我放下來﹐還用衛生紙小心的把我的陰戶擦乾淨。

我有些氣惱的打了爸爸一下﹐爸爸也不生氣﹐也來到馬桶前﹐扶著肉棒尿了起來。

我還沒見過男人是如何撒尿的﹐非常的好奇﹐但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便站在一旁偷偷的看。

爸爸的尿很多﹐有些渾濁的黃色液體從馬眼中飛流而下﹐形成一股粗大的水柱﹐射在馬桶裡﹐嘩嘩做響。

尿完後﹐爸爸還要用力的抖抖肉棒﹐把最後的幾滴尿液甩了出去。

爸爸小便完﹐回頭對我一笑﹐我慌忙紅著臉轉過頭去﹐裝做沒看見﹐爸爸來到身後﹐從後面抓住我的乳房玩弄著﹐大肉棒夾在臀縫裡還一頂一頂的﹐說道﹕

「雪峰﹐想看就看嗎﹐還這麼難為情。肚子餓不餓﹐要麼咱們先去洗澡﹐然後再吃飯﹐好嗎﹖」

我點點頭﹐便和爸爸一起去浴室。

洗澡的時候﹐自然難免又和爸爸纏綿了一番﹐等我們出了浴室﹐已經快到中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