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爸爸的額頭已經滲出了汗水﹐我心疼的給爸爸擦著﹐爸爸也溫柔的輕吻著我的秀髮﹐父女倆已經深深的沉禁在溫馨的天倫之樂之中。

爸爸的體力又恢復了﹐硬硬的肉棒又開始頻繁的侵犯著我的陰戶。

我緊緊的摟住爸爸的脖子﹐把火熱的乳房貼著爸爸的胸膛﹐體會著粗大的肉棒和狹窄的陰道相互磨擦帶來的源源不絕的快感。

爸爸開始發動最後的進攻了﹐那條巨棒如同一座重型的加農砲一樣狂插著我的小屄﹐我嬌柔的身體像是要被頂穿了。

終於我感到體內一陣火燙﹐爸爸把壓抑很久的精液射入了我的小屄。

肉棒在我的小屄慢慢的停止了顫動﹐我和爸爸仍緊緊的擁抱著﹑親吻著﹐都希望這美妙的一刻能多停留一會。

最後爸爸輕輕的掙脫開我﹐說道﹕

「好了﹐雪峰﹐你該去上課了。」

我一看表﹐慘了﹐還有二十分鐘就上課了﹐我連忙穿好衣服﹐就往外跑。

爸爸連聲叮囑我不要著急﹐路上小心。

我答應了一聲﹐便急急火火的跑出了爸爸的公司。

但盡管我緊趕慢趕﹐還是遲到了﹐老師還把我批評了一頓﹐但我一點都不後悔﹐整個下午﹐我的臉上都漾溢著笑容﹐只可惜我不能把心中的喜悅與同學們分享。

和爸爸的偷歡就這樣秘密的進行著﹐它帶給我的甜蜜和喜悅是難以言表的﹐盡管非常危險﹐但更讓我和爸爸感到莫大的刺激和興奮。

我們是絕不會放棄的﹐就像一首歌的名字一樣──執迷不悔。

(五)我和爸爸的狂歡節

不知不覺暑假到了﹐我和爸爸的發生不正當關系也已經快兩個月了。

這期間只要有機會﹐我們便會瘋狂的做愛。

由於爸爸喜歡在我的小屄裡射精﹐還不戴套子﹐怕我出意外﹐所以爸還買了避孕藥﹐讓我定期服下。

其實能和爸爸經常的親近﹐我心裡已經非常滿足了。

但心裡還是有些小小的遺憾﹐那就是不能無所顧忌的和爸爸做愛﹐每次都要小心再小心﹐生怕被媽媽發現。

機會終於來了。

這天吃晚飯時﹐媽媽突然說幾個朋友約她一起到外地旅遊﹐大概要一個星期﹐自己拿不定主意﹐想問問爸爸和我的意見。

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個天大的喜訊﹐我歡喜的快要暈過去了。想必爸爸的心情也差不了多少。

我和爸爸開始極力的慫恿媽媽去旅遊。媽媽猶豫了半響﹐總算下了決心。

媽媽又問我想不想去﹐我自然是不想去的﹐便撒謊說﹐想在家好好溫習功課。

媽媽沒有勉強我﹐反而誇我懂事﹐知道學習了。最後媽媽還是有些擔心爸爸照顧不好我的飲食起居。

爸爸微笑著拍拍我的頭﹐一語雙關的說道﹕

「陳玲﹐你就放心去玩吧﹐我會好好的照顧好女兒的。」

我當然明白爸爸話裡的含意﹐父女倆不禁相視而笑﹐只有媽媽還蒙在鼓裡。

那天晚上﹐我興奮得幾乎不能入睡﹐連夢中都在設想著我和爸爸怎樣共渡這來之不易的二人世界。

隨後的幾天﹐我們全家開始忙著準備媽媽路上要帶的物品﹐我和爸爸也暫時停止了偷情。

媽媽出發的日子到了﹐在一陣手忙腳亂後﹐爸爸開車陪媽媽去機場和朋友會合﹐我則留在家裡既興奮又焦急的等待著爸爸快些回來。

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和爸爸可以無拘無束的呆在一起。

還有什麼能比這讓我高興的事呢﹐這是我多少天來夢寐以求的。

天哪﹗我不是在做夢吧﹖怎麼爸爸去了這麼久還不回來﹖我胡思亂想著﹐坐立不安﹐心急的在房間裡來回的轉著圈。

快到中午的時侯﹐終於聽見門外傳來熟悉的腳步聲﹐爸爸回來了。

我趕緊將爸爸迎進來﹐迫不及待的飛入了爸爸的懷抱。

我剛張開嘴﹐還沒來的及說話﹐就被爸爸的熱吻堵住了﹐我們吻了好久才分開。

我嬌聲問道﹕

「爸爸﹐你怎麼去了這麼長時間﹐我都要急死了。」

「我也想快點回來﹐好好疼疼我的騷女兒。

但是碰到塞車了﹐所以才回來晚了﹐讓雪峰等急了。」

「媽媽說要你好好照顧我﹐爸爸﹐你也親口答應了﹐可不許賴帳喔﹗」

我向爸爸撒著嬌。

「爸爸當然不會賴帳﹐我已經到公司交待過了﹐這個星期放假﹐可以天天陪著我的雪峰﹐這樣總滿意了吧﹗」

我聽後親了爸爸一下﹐高興的說道﹕

「這是真的嗎﹐爸爸﹐你太好了。」

「好了﹐爸爸現在要履行諾言了﹐開始好好的‘照顧’你了。」

爸爸抱起我﹐向他和媽媽的臥室走去。

我溫順的依偎在爸爸懷裡﹐心裡特別的激動﹐這是因為我還從來沒有過在爸媽的大床上做愛﹐今天終於可以在這麼寬大的床上玩樂了。

爸爸把我輕輕放到床上﹐然後開始脫衣服﹐我卻不知怎麼了﹐一直盼望著這個時刻的到來﹐可當這一刻已在眼前時﹐我卻有點不知所措了﹐只是紅著臉呆呆的看著爸爸。

爸爸很快就脫光了衣服﹐看我沒有動﹐便笑著問道﹕

「雪峰﹐你怎麼了﹖還不好意思呢﹗我都脫完了﹐該你了。」

我這才明白爸爸要我自己脫衣服﹐便羞紅著臉﹐慢慢的寬衣解帶。

因為以前都是爸爸給我脫衣服﹐今天自己脫﹐還真有些害羞。

爸爸坐在床邊﹐津津有味的看著﹐還不時的拿起我脫掉的內衣內褲放在鼻子上聞著。

不一會我也脫光了衣服﹐見爸爸還在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的身體﹐便羞澀的藏進爸爸的懷裡。

爸爸按住我的乳房﹐輕輕的揉著﹐一邊問我﹕

「你今天是怎麼了﹐雪峰﹐和爸爸又不是第一次﹐還這麼害羞。記住﹐這個星期裡﹐我們一定要把所有的不安和煩惱都拋到一邊﹐全身心的投入﹐這樣我們才能玩得開心﹑盡興。懂了嗎﹖」

我紅著臉﹐眨著大眼睛﹐向爸爸點點頭。

爸爸抓起我的手指﹐輕輕的按著粉紅的乳頭﹐說道﹕

「你的奶子太迷人了﹐任何男人見了都會流口水的。

乖女兒﹐你的奶子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些﹐你自己摸摸看。」

我摸了摸﹐覺得乳房確實比以前豐滿了許多﹐而且更加的柔嫩細滑﹐我想這和爸爸和我經常的揉搓撫摸分不開吧﹗

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便問道﹕

「爸爸﹐你是喜歡我的奶子多一些呢﹐還是喜歡媽媽的多一些﹖」

這個問題似乎讓爸爸很為難﹐他撓撓頭﹐想了一下才說道﹕

「其實你和媽媽的奶子我都非常的喜歡。你還在發育﹐所以奶子沒有媽媽的大﹐乳頭也小一些﹐但是要比媽媽的奶子堅挺。除此之外﹐我也分不清更喜歡你們中間的哪個。」

爸爸用手玩了會乳房﹐低下頭啜住我的乳頭吸吮起來﹐還不時的用舌尖輕柔的舔著。

還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挲著﹐最後按在我的小屄上扣弄起來。

我渾身酸軟的靠在爸爸懷裡﹐不住的輕哼著。可爸爸老是進攻左乳﹐卻把我右邊的乳房冷落了﹐我有些不滿的嗔道﹕

「爸爸﹐你好偏心呀﹗」

爸爸沒有反應過來﹐疑惑的問道﹕

「爸爸怎麼偏心了﹖」

「你當然偏心了﹐要不然的話﹐爸爸為什麼總是親左邊的﹐難道我右邊的奶子不好玩嗎﹖」

我發情的揉弄著右乳﹐噘著嘴﹐向爸爸抗議著。

爸爸才恍然大悟﹐笑著說﹕

「雪峰﹐你現在的樣子﹐爸爸好喜歡。好﹗爸爸認錯﹐馬上改正。」

說完﹐爸爸便又玩弄起我右邊的乳房﹐同時用力的揉搓著左乳。

我感到很舒服﹑很興奮﹐扭動著身子﹐伸手按住爸爸的頭﹐希望爸爸更大點力氣。

爸爸看我已經動情了﹐便把手指捅進了我的嫩屄﹐在屄裡不住的擠壓轉動﹐在這強烈的刺激下﹐我的淫水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洩著。

忽然爸爸想起了什麼﹐起身到床頭櫃裡取出一樣東西﹐我一看﹐臉就紅了。

原來爸爸取出的是一根電動假陽具﹐我以前見爸爸給媽媽玩過﹐每次插進媽媽的小屄﹐媽媽好像都非常的爽﹐我卻還沒有試過﹐一直很想嘗試一下。

今天看爸爸拿了出來﹐所以覺得很興奮。

爸爸回到床上﹐分開我的雙腿﹐拿著假陽具輕輕的頂著我的屄門﹐微微一用力﹐就把假陽具全部插入了我的小屄﹐只有一根導線留在外面﹐然後一按開關﹐我立刻感到假陽具在我的陰道裡劇烈的震動起來。

快感像一股強勁的電流瞬間襲遍全身﹐我的嬌軀也隨著不停的扭動﹐真是太美妙了﹐我幾乎要發狂了。

我用力的抓著雙乳﹐大聲的呻吟著﹕

「……啊……啊……好美……爸……爸……啊……小屄……要……化了……啊……太美了。」

爸爸也非常的興奮﹐把假陽具震動的強度一級一級的加強﹐還用手撫摸著我顫抖的身體﹐有些激動的問著我﹕

「怎麼樣﹐小淫女﹐是不是很舒服﹖你媽媽也非常喜歡這根快樂棒的。

來吧﹐好女兒﹐幫爸爸揉揉雞巴。」

我順從的握住爸爸已經硬的像鐵棍一樣的大肉棒﹐用力的套弄著。

爸爸也不斷的捏弄我的乳頭﹐我們都被極度的快感所包圍﹐不約而同的發出滿足的呻吟。

過了一會﹐爸爸有些忍不住了﹐便取出假陽具﹐把大肉棒隨即插入了我的小屄﹐然後大力的抽送起來。

我覺得今天的爸爸的肉棒特別的硬﹑特別的熱﹐剛肏了幾十下﹐我就已經洩了一次。

我媚眼含情的望著爸爸﹐覺得爸爸好威武﹐好勇猛﹐我心不禁都要醉了﹐不由的浪叫起來﹕

「啊……啊……好爸爸……大雞巴……爸爸……肏死……我了﹗我……好爽……喔……又肏到……花心了……啊……再用力些……小浪屄……好美啊……」

爸爸猛肏了一陣﹐有些累了﹐便仰面躺在床上﹐示意我坐上去。

我還沒玩過這種姿式﹐有些苯拙的跪坐在爸爸身上﹐握住肉棒﹐對準小屄坐了下去。

可是因為沒有經驗﹐幾次都沒有成功。

最後還是在爸爸的幫助下﹐才把大肉棒坐到肉屄內。

我按照爸爸的吩咐﹐先緩緩的扭動著屁股﹐讓大肉棒在小屄裡來回的磨擦旋轉﹐堅硬的龜頭刮在柔嫩的屄肉上﹐又酥又癢﹐我覺得好舒服。

然後爸爸又要我上下的套弄﹐我便開始晃動著圓臀﹐一起一落的套弄起來。

每一次我坐下﹐爸爸的肉棒都重重的頂在子宮上﹐我的身子就一陣亂顫﹐猛烈的刺激讓我感到非常的振奮﹐我不住的大聲呻吟著﹐不斷的加快動作。

我的乳房也劇烈的不停晃動著﹐真稱得上波濤洶湧了。

正當沉醉在無比的快感中時﹐卻總感到上面有人在看著我。

我猛一抬頭﹐卻看到床頭上方爸爸和媽媽的結婚照﹐原來是身披白色婚紗的媽媽正在微笑的看著我﹐我的臉一下就紅了。

但很快我就顧不了許多了﹐反而覺得在媽媽的注視下和爸爸做愛很刺激﹐更令我興奮。

我雙手不停的揉搓著乳房﹐看著媽媽的眼睛﹐大聲的浪叫著﹕

「喔……喔……我要……受不了了……啊……爸爸……太棒了……我……又洩了……啊……啊……」

這種姿式雖然很過癮﹐但缺點就是太耗體力﹐我支持了十幾分鐘﹐就已經大汗淋漓了。

爸爸看我堅持不住了﹐便坐起來﹐把我按倒在床上﹐壓住我的大腿﹐狂野的抽插起來。

這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使我的大腦已被巨浪般的快感所佔據﹐只想著大肉棒更深﹐更狠的插入我的小屄。

爸爸又肏了四百多下﹐終於射了精。

經過這一番驚心動魄的大戰﹐我們都沒了力氣﹐只是微笑的看著對方。

過了許久﹐我才覺得有些精神了﹐趴到爸爸身上﹐不停的親吻著爸爸﹐柔聲說道﹕

「爸爸﹐你今天好威猛呀﹗肏得小屄好爽﹑好舒服。咱們再開始吧﹐我又想要了。」

爸爸撫摸著我的屁股﹐笑著說道﹕

「好女兒﹐你今天也不差呀。在床上﹐越來越像你媽了﹐像個小淫娃。

不過﹐爸爸現在還不行﹐還要再等一會。」

「為什麼現在不行﹖我可等不及了。」

「你瞧爸爸的雞巴﹐被你欺負得都抬不起頭了﹐怎麼和你玩呀﹖」

我一看﹐見爸爸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大肉棒變得軟綿綿的﹐沒有一點生氣﹐我連忙握住爸爸的肉棒﹐用力的揉捏。

肉棒變硬了一些﹐可是還是離最佳狀態差的很遠。

我有些著急了﹐噘著嘴看著爸爸﹐問道﹕

「爸爸﹐有什麼辦法能讓雞巴快些長大﹖」

「當然有辦法啦﹐只要乖女兒肯為爸爸口交﹐那麼爸爸的雞巴很快就會長大了。」

「口交﹖」我疑惑的問道。

「口交就是你用嘴吸爸爸的雞巴﹐你一定看過媽媽吸我的雞巴﹐就是那個樣子。」

我聽了不由羞得紅霞滿面﹐用力的捏了肉棒一下﹐嬌嗔道﹕

「爸爸﹐你好壞哦﹐又想欺負我﹐我不幹﹐好臟喔﹗」

「好女兒﹐你就讓爸爸爽一爽嗎﹐爸爸可是經常舔你的小屄呀﹗」

我紅著臉搖搖頭﹐爸爸繼續勸道﹕

「來吧﹐乖女兒。要知道媽媽是最喜歡舔雞巴的。來吧﹐試一試﹐你一定會喜歡的。」

看著爸爸盼望的眼神﹐我有些心軟了﹐便探過身子﹐握住肉棒搓弄了幾下。

剛張開小口﹐不由的猶豫了半天﹐總算鼓起勇氣﹐閉上眼睛﹐將爸爸的肉棒含在嘴裡。

爸爸的肉棒雖然還沒有勃起﹐但是仍把我的小嘴塞的滿滿的﹐再加上有股特殊的男人氣味﹐使我的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我卻不知下來該怎麼做﹐便睜開眼看著爸爸﹐發現爸爸正緊閉著眼睛﹐張著嘴低聲的呻吟著﹐滿臉的陶醉狀。

我回想起媽媽給爸爸口交時的樣子﹐便學著用小嘴上下套弄著爸爸的肉棒。

果然很快爸爸的肉棒在我的嘴裡不斷的變粗變硬﹐我的小嘴快要撐破了﹐巨大的龜頭不斷的頂在我的嗓子眼﹐使我幾乎要窒息了。

隨著大肉棒在我的小嘴裡來回的進出﹐我突然產生了一種莫明的沖動﹐更加用力的套弄起來﹐並很自然的用嫩舌舔著。

我越吸越興奮﹐剛才肉棒那股特殊的怪味也漸漸習慣了﹐而且現在聞起來﹐反而覺得有些喜歡了。

爸爸不住的發出粗重的呻吟﹐有些語無論次的叫著﹕

「……啊……雪峰……你學得……真快……弄得……爸爸……好舒服……啊……在快些……對……就這樣……用舌頭……用力舔……龜頭……啊……」

此時爸爸的肉棒已經變得非常的粗大和堅硬﹐我用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小小的嘴巴只能勉強的塞進龜頭和一小截肉棒。

慢慢的我摸著了一些口交的竅門﹐動作也熟練了很多。

我像吃棒棒糖一樣不停的舔著龜頭﹐甚至惡作劇的用牙齒輕輕的咬著﹐不料卻使爸爸更加的興奮。

爸爸興奮喘息著﹐並按住我的頭﹐以便讓肉棒更深的插入我的小口。

「原來口交也這麼刺激﹑好玩﹐雞巴在嘴裡不停的變大﹐變硬﹐那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怪不得媽媽那麼喜歡舔爸爸的雞巴。」

我一邊吸吮著爸爸的肉棒﹐一邊想著。應該承認﹐僅僅這一次口交﹐便讓我深深被它迷住了。我越吸越帶勁﹐整個肉棒都被我舔的油光發亮﹐煞是好看。

爸爸忽然拍拍我的頭﹐示意可以了。

我雖然還沒過癮﹐但此時小屄也變的騷癢難耐了﹐便又親了一下龜頭﹐才坐了起來。

我意猶未盡的抹抹嘴巴﹐沖爸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爸爸笑著把我摟到懷裡﹐揉摸著我的乳房﹐說道﹕

「雪峰﹐爸爸的雞巴味道不錯吧﹖我早說你會喜歡上的﹐你剛才吃雞巴時的樣子真像個小淫女。」

「誰說我喜歡了﹖」

我紅著臉﹐狡辯著﹕

「要不是爸爸硬逼著﹐我才懶的吸你的又臟又臭的雞巴﹐剛才把人家的牙都碰痛了。」

「好﹐既然你這麼討厭爸爸的雞巴﹐那麼爸爸就不肏你的小屄了。」

我一聽就急了﹐用拳頭打著爸爸﹐生氣的說道﹕

「爸爸﹐你好壞﹐說話不算數。看我等媽媽回來﹐說你不好好照顧我﹐還……還欺負我。」

「好了﹐雪峰﹐別鬧了。爸爸跟你開玩笑呢﹗看你還當真了。快躺好﹐讓爸爸肏你的小浪屄。」

我此時真的很需要了﹐便立刻按照爸爸的要求﹐側身躺好。

爸爸抬起我的一條大腿﹐先用手揉了揉陰戶﹐接著便把大肉棒狠狠的插入了我的小屄﹐快速的肏起來。

這一次爸爸更加的神勇﹐連續猛肏了我快一個小時﹐換了幾種姿勢﹐才在我的小屄裡灌滿了精液。

在這長久的歡娛過後﹐我和爸爸都已精疲力盡了﹐沒多久﹐我們都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我醒來時﹐發覺夜幕已經降臨了。

爸爸不知什麼時侯起來了﹐我懶洋洋的躺在床上﹐回味著下午和爸爸的激情大戰﹐不禁又興奮起來。

這時只見爸爸腰間圍了塊浴巾﹐走了進來。

我問他幹什麼去了﹐爸爸笑著拍拍我的屁股﹐說道﹕

「玩了一下午﹐身子都臟兮兮的。我已經把水放好了﹐咱們先洗個澡﹐再吃飯﹐怎麼樣﹖」

聽爸爸說要和我一起洗澡﹐我很興奮﹐同時又有些難為情﹐畢竟我已經有很多年沒和別人一起洗澡了。

我嬌羞的點點頭﹐說﹕

「好吧。」

爸爸把我抱起來﹐微笑的說道﹕

「雪峰﹐還臉紅呢。又不是第一次了﹐要知道你小時侯﹐爸爸可是經常給你洗澡啊﹗」

我們來到浴室﹐爸爸把我放進寬大的浴池裡﹐自己也坐了進來。

浴室裡水氣迷漫﹐水也很熱﹐我的臉更紅了。

爸爸湊過來﹐說要給我洗身子﹐我還有些不習慣﹐羞紅著臉躲閃著﹐連說「不要」﹐但還是被爸爸捉到了懷裡。

我羞澀的掙紮著﹐卻被爸爸撓著我的腋下﹐癢得我不停的嬌笑﹐只好向爸爸求饒。

「好女兒﹐這樣才乖嘛。」爸爸刮刮我的鼻尖﹐笑迷迷的說道。

我溫順的靠在爸爸懷裡﹐任憑著爸爸的大手﹐清洗著我身上的汗漬和做愛時流下痕跡。

爸爸很溫柔﹐很細心的在我柔嫩的肌膚上搓洗著﹐然後再用浴液在我的脖頸﹑雙乳﹑小腹以及後背上均勻﹑細致的塗抹﹐並來回的揉摸著。

我覺得非常的舒服﹐乳頭不覺又硬了起來。

爸爸也看出我已經動情了﹐便玩弄起我的乳房來。

塗滿乳液的乳房更加的柔滑﹐在爸爸的大手裡像泥鰍一樣不停跳動﹐這更使爸爸性趣大增﹐最後索性把臉貼在我的乳房上﹐來回的蹭著。

當爸爸抬起頭時﹐滿臉粘滿了乳液﹐看的我

「噗哧」

笑了起來。

接著爸爸又讓我坐到浴盆沿兒上﹐分開我的雙腿﹐清洗著我的小屄。

爸爸翻開陰脣﹐小心翼翼的擦拭著柔嫩的屄肉﹐還時不時的用舌頭舔著。

我被爸爸這一挑逗﹐不禁慾火上升﹐淫水不住的向外流著。

最後我又翹起圓圓的屁股﹐讓爸爸把浴液抹在大腿﹑屁股上﹐甚至屁眼也被爸爸塗滿了﹐爸爸又拿起蓮蓬頭﹐把我的身子沖洗乾淨。

終於洗完了﹐爸爸坐在水中仔細的打量著沐浴後的我﹐看得我有些難為情﹐連忙把身子躲到水中。

「雪峰﹐你洗完了﹐現在該輪到你為爸爸服務了。」

「爸爸﹐你壞死了﹐變著法的捉弄我。」

雖然我嘴上抗議﹐但心裡覺得這樣挺好玩的。

我來到爸爸身邊﹐拿起洗澡巾﹐開始給爸爸擦洗身體。

我的乳房隨著身子的移動﹐在胸前蕩來蕩去﹐不時的碰到爸爸的身子。

每一次肌膚相親﹐我都感到渾身麻酥酥的﹐有種觸電的感覺。

終於該洗爸爸的肉棒了﹐不知什麼時侯它已經又變的又粗又壯了。

我把浴液倒在手心裡﹐然後握住肉棒揉搓起來。

不一會﹐爸爸的肉棒便越翹越高﹑越來越硬﹐我的小手都幾乎抓不過來了。

爸爸被我弄的很舒服﹐大手從下面握住我的乳房撫弄著﹐不時滿足的輕哼著。

我細心的洗著爸爸的肉棒﹐連冠狀溝內的污垢都不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