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我甚至懷疑爸爸已經忘記了對我說過的話﹔還是那個星期天發生的一切﹐只是我的一場春夢﹖

對爸爸的思念越來越深了﹐雖然他就近在眼前﹐我卻不能向他表示﹐這種咫尺天涯的痛苦時刻煎熬著我。

每天晚上﹐我孤單的躺在床上﹐久久的不能入睡。

我便想像著爸爸的樣子手淫﹐幻想著爸爸的熱吻﹐爸爸的愛撫﹐還有爸爸用堅硬的大肉棒猛插我的嫩屄。

我像爸爸一樣使勁的揉搓著乳房﹐用力捏著乳頭﹐用手指深深的插著小屄﹐低聲叫著「爸爸﹐爸爸」﹐有時竟流下眼淚。

我這時深深體會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覺﹐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我有些絕望了。

但終於有一天晚上﹐正當我在床上輾轉反側之際﹐房間的門被輕輕的推開了﹐一個我朝思暮想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是爸爸﹗我高興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幾乎叫出聲來。

我連忙翻身下床﹐像小鳥一樣撲進只穿了條內褲的爸爸懷裡。

我們緊緊的擁抱著﹐沒有言語﹐只是熱烈的親吻著。

爸爸近乎粗野的吻使我快要窒息了﹐但我很興奮﹐渾身顫抖著﹐竟懷疑自己是否置身夢中。

過了好久﹐我們才分開﹐我擔心的問道﹕

「媽媽﹐她……」

「她睡熟了﹐沒事的。雪峰﹐你可讓爸爸想壞了。」

「爸爸﹐我也好想你。我還以為你……」

「是不是想讓爸爸插你的小嫩屄了﹖」

「爸爸﹐你好壞﹗」

「別害羞了﹐快開始吧﹐爸爸等不及了。」

爸爸抱起我來到床上﹐捧起我的乳房一陣猛親。

堅硬的胡子茬紮在柔嫩的乳房上好痛﹐可我覺得很刺激。

我閉著眼撫摸著爸爸堅實的背脊﹐享受著爸爸肆意的攻擊﹐小屄很快就濕潤了。

我的內褲被剝掉了﹐我感到爸爸的舌頭靈巧的舔弄著發漲的陰蒂﹐我的淫液源源不斷的流進爸爸的嘴裡。

爸爸喝得津津有味﹐好像在喝玉液瓊汁一般。

爸爸又把兩只手指很輕易的插進了我已經泛濫成災的陰戶﹐並一進一出的抽插著。

我不由得揉搓著乳房﹐滿足的低吟著。

不一會爸爸把手抽了出來﹐沾滿淫液的手指在月光下幽幽的閃著光亮。

爸爸把一只手指放入口中﹐陶醉的舔吮著。

然後把另一只手指伸到我面前﹐示意我含住。

我聽話的張開小口﹐含住沾滿我的淫液的手指。

我感到口中鹼鹼的﹐有股腥味。

爸爸的手指在我嘴裡緩緩的抽動著﹐好像把我的嘴當成了小屄。

我非常的興奮﹐用力的吸著爸爸的手指。

爸爸看前戲差不多了﹐便騰身站起﹐脫掉了內褲﹐已被憋了很久的大肉棒像脫的野馬一樣立刻彈了出來。

爸爸重新上床﹐分開我的大腿﹐用龜頭抵住我的桃源洞口﹐便迫不及待的插了進去。

我立時感到一陣充實﹐通體舒暢﹐不禁叫出聲來。

爸爸連忙捂住我的嘴﹐指指外面。

我也嚇了一跳﹐歉意的點點頭。

爸爸笑了笑﹐便大起大落的插了起來。

我也使勁的把屁股向上頂著﹐讓爸爸的大肉棒更深的插入﹐獲得更大的快感。

爸爸的肉棒每次都是全根插入﹐陰囊打在我的屁股上

「叭叭」

作響。

強烈的快感不斷的衝擊著我的大腦﹐我真想大叫﹕

「爸爸﹐我愛你﹗愛你的大雞巴﹗好粗﹐好熱﹐插得小屄好美。」

但殘留的清醒讓我極力的忍著﹐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我只有感激的望著爸爸﹐享受著他帶給我一波波的快樂。

也許是剛和媽媽大戰了一場﹐在一輪猛插之後﹐爸爸有些疲憊了。

速度漸漸慢了下來。

爸爸讓我坐起來﹐摟住我的纖腰﹐一邊緩緩的插動著肉棒﹐一邊親吻著我﹐含住我的嫩舌﹐滋滋的吮著﹔一會又把臉埋進深深的乳溝裡﹐像嬰兒一樣飢渴的親著我的乳房。

我也緊緊的抱著爸爸的腰﹐一前一後的扭動著圓臀﹐迎合著父親的大肉棒。

媽媽就在幾步之遙的房間裡熟睡﹐而我卻正在和爸爸做愛﹐這一切真是太令我難以置信了﹗我有些害怕﹐怕媽媽突然出現在門口。

但我更加渴望爸爸的大肉棒﹐希望爸爸插的越久越好。

這一幕對我來說真是太刺激了。

在寂靜的月色中﹐整個世界仿佛都睡著了﹐只有月婆婆害羞的偷看著我們這對偷歡的父女﹐正沉浸在瘋狂的亂倫之愛帶給我們的巨大的興奮和快感中不能自己。

我們的配合越來越熟練﹐越來越默契﹐幾乎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用火熱的眼神交流著彼此的感受。

我們的眼睛裡只有對方的身影﹐已經忘掉了周圍的一切﹐甚至睡在隔壁的媽媽。

爸爸的體力似乎又恢復了﹐又開始大力的乾起來。

我被爸爸幹得如醉如癡﹐這種刻骨銘心的快感讓我幾乎要發狂了。

看著爸爸的大肉棒在我潤滑的陰道裡毫不費力的進進出出﹐碩大的龜頭每一次都無情的頂到嬌柔的花心上﹐又酥又麻﹐每一次衝擊都帶給我無比的震撼和美妙。

我色眼朦朧看著爸爸矯鍵的身姿﹐覺得自己已經成了爸爸身體的一部分﹐再也分離不開了。

我也拼命的晃動著嬌軀﹐揉搓著已經發情鼓脹的乳房﹐香汗連連﹐幾次興奮得差點叫出聲來。

爸爸看了出來﹐便順手抓起他的內褲塞進我的嘴裡。

有些尿騷和惡臭的內褲並沒有讓我感到不適﹐相反﹐這帶著爸爸的氣息的內褲讓我更加亢奮﹐我舔著爸爸的內褲﹐嗚嗚的叫著。

爸爸的動作越來越快﹐我快被巨大的高潮淹沒了。

突然我感到爸爸的發燙龜頭狠勁的頂住我的子宮﹐大肉棒劇烈的痙孿著﹐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在我的花心上。

我嗚嗚的呻吟著﹐無限陶醉的體驗著這股火熱﹐心都醉了﹑碎了。

過了一會﹐爸爸才慢慢的抽出了肉棒﹐俯身親了我一下﹐低聲說道﹕

「時侯不早了﹐爸爸要回去了。」

我依依不舍的拉住爸爸的手﹐問道﹕

「明天晚上你還來嗎﹖」

「不一定﹐不過我會盡量來。乖女兒﹐不要急﹐以後機會多著呢﹗」

我目送著爸爸離開我的房間﹐又剩下我一個人﹐不由感到一陣空虛。不過我還是很興奮﹐爸爸並沒有忘記我。

我開始迫切的等待明天晚上來臨﹐

「爸爸會不會來呢﹖」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的便進入了夢鄉。

我從來沒感到白天是如此的漫長﹐整個白天我都是在焦急中渡過的。

總算下課了﹐放學了。

我飛快的趕回家中﹐飯菜是什麼味道﹐我已經記不清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功課﹐眼前只是一片空白。是不停的抬頭看鬧鐘﹐覺得指針走得太慢了﹐仿佛凝固住似的。

指針終於指到了十點鐘﹐媽媽和爸爸都回房就寢了。我的心情也興奮起來﹐脫光衣服躺在床上﹐忐忑不安的等待著。

一個小時過去了﹐爸爸沒有來﹔又過了半個小時﹐依然沒有動靜。我在床上焦急的翻來覆去。

已經十二點了﹐房門仍冷冷的關著﹐

「難道爸爸不會來了﹖」我有些失望了。

正在這時﹐我忽然聽到從門外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我高興得一下坐了起來。

緊接著房門開了﹐爸爸的身影又出現在門口﹐我幾乎要叫出聲來。

我們像親蜜的戀人一樣緊緊的擁抱著﹑親吻著﹑互相愛撫著﹐接著就是瘋狂的做愛……再做愛。

從此爸爸幾乎每天深夜都來到我的房間和我玩樂。

我開始愛上了黑夜﹐因為它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光。

每當夜幕降臨﹐我的欲望便開始萌發﹐血液不斷的沸騰﹐小屄也變得騷癢難耐﹐一心只渴望著爸爸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入我的體內。

當然也不是只有晚上有機會﹐記得有一個星期天﹐我們全家去打保齡﹐回到家後﹐都累得一身大汗。

媽媽先去浴室洗澡了﹐我還沒反應過來﹐爸爸的手已經從後伸了過來﹐按住我的乳房玩弄。

我剛一回頭﹐小嘴便被爸爸用嘴堵住了。我明白了爸爸的意圖﹐心裡又緊張﹑又激動。

爸爸的手熟練的伸進我的紅色T恤﹐解開胸罩﹐揉搓著我漸已發漲的乳房﹐然後又捏弄起兩枚微硬的乳頭。

爸爸每一用力﹐我全身便一陣震動﹐不由的一聲嬌吟。

我已經明顯的感到爸爸的肉棒在膨脹﹑在變硬﹐龜頭緊緊的頂在我的臀縫裡﹐不住的勃起著﹐我的小屄很快就濕潤了。

T恤被脫掉了﹐我的整個上半身都赤裸的暴露在爸爸面前。

爸爸讓我坐到沙發上﹐很快的脫去自己的衣服﹐只見爸爸的肉棒已經怒如長蛇了。

然後爸爸過來攬住我的細腰﹐低頭含住我左側的乳頭﹐滋滋的吸著。

一邊順手褪去我的裙子和已經濕淋淋的內褲﹐接著把內褲放在臉上﹐愜意的嗅著﹐還伸出舌頭舔著內褲上殘留的淫液。

我也把身子緊緊的貼在爸爸的懷裡﹐舔著爸爸的乳頭﹐把飽滿的乳房在爸爸結實的胸膛上來回的蹭著﹐手裡則握住爸爸的大肉棒﹐不住的套弄。

爸爸一邊享受著我的服務﹐一邊輕輕拍著我美麗的圓臀﹐還不時的分開臀縫﹐用手指輕揉著我的屁眼。

這不禁使我更加的興奮﹐身子扭動得更厲害了。

我們已經忘記了此時媽媽正在浴室裡洗澡﹐全身心的沉醉在偷歡的刺激中。

爸爸讓我坐起來﹐背對著他。然後扶住我的屁股﹐用肉棒抵住我的小屄﹐示意我坐下去。只聽「噗哧」的一聲﹐大肉棒便整根滑進了我的陰道。

爸爸輕輕的搖著我的屁股﹐讓堅硬的龜頭刮著陰道的內壁﹐我覺得好舒服﹐淫液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滲著﹐爸爸的大腿都弄濕了。

爸爸的大手又握住我堅挺的雙峰﹐一鬆一弛的把玩著。

我又感到爸爸把臉貼在我白皙光滑的背脊上﹐不住的蹭著﹐用濕熱的舌尖舔著﹐熱乎乎的口水沾滿了我的脊背。

爸爸開始抱著我的細腰﹐一上一下的動作了。

那硬硬的足有一尺長的大肉棒在緊緊的陰道裡快速的起落著﹐柔嫩的子宮被碩大的龜頭頂得又痛又麻。

巨大的快感讓我難以自制﹐嬌軀劇烈的顫抖著﹐我強忍著不讓自己叫出聲來﹐但最後還是情不自禁的嬌哼起來。

鼓脹的乳房也隨著身子上下晃動著﹐失去了爸爸的撫摸﹐它也變得越發難受起來。

粉紅的乳頭也開始變大變硬﹐而且非常的酸癢難耐。

我粉舌微吐﹐抓住雙乳用力的揉撮著﹐配合著爸爸上下聳弄著屁股﹐以便讓大肉棒更深的插入小屄。

動作越來越快了﹐幅度也越來越大﹐我的屁股一次又一次的被高高的抬起﹐又迅速的落下﹐爸爸的大肉棒此時仿佛已經成了一根燒紅的鐵棍﹐在我濕滑的陰道裡反覆不停的做著活塞動作﹐每一次都帶出不少的騷水。

我的小屄似乎已經被燒化了﹐只是麻木的迎送著肉棒的進出。

沒多久我就已經幾度高潮了﹐可是爸爸一點沒有衰竭的跡象。

突然爸爸把節奏慢了下來﹐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好女兒﹐你看那。」

我抬頭一看﹐不禁滿臉羞紅。

原來對面的牆上掛著一面大鏡子﹐我和爸爸的一舉一動都映在裡面。

可以清晰的看見爸爸的大肉棒連根的插在我的小屄裡﹐大小陰脣向外翻著﹐露出鮮紅飽漲的陰蒂﹐整個陰戶都是濕漉漉的。

爸爸摟著我的圓臀﹐而我正放浪的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好一幅淫蕩的畫面呀﹗

爸爸又開始快速的抽插了﹐還抓過我的一只手﹐按住我的陰蒂上。這雙重的刺激讓我更加眩暈了。

我從鏡子裡清楚的看到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小屄裡肆虐的衝擊著﹐整個肉棒都因沾滿了我的淫液而變的油光發亮﹐看著這個龐然巨棒在我嬌小的嫩屄裡輕鬆的進出﹐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太奇妙了﹗

有幾次爸爸因用力過猛﹐使得肉棒滑了出來﹐我便馬上乖巧的扶正肉棒﹐一蹲屁股﹐肉棒便立刻坐入體內。

這時爸爸也總要愛憐的拍拍我的屁股﹐或者捏捏我的乳頭作為獎賞。

已經快半個小時了﹐盡管浴室裡的媽媽隨時可能出來﹐但我們依然不想停下來。

潮水般的快感把我和爸爸由一個高峰推向另一個高峰﹐思維已經不存在了﹐只是機械的動作著。

此時沒有什麼能讓我們分開﹐即便是媽媽站在我們面前。

又過了十分鐘﹐爸爸終於忍不住了﹐他牢牢的抱著我﹐呻吟著把一團團的濃精射在我的子宮裡。

我們很快就冷靜下來﹐連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把沙發草草的收拾了一下。

爸爸坐下來看書﹐而我剛走進自己的房間﹐就聽見媽媽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好險啊﹗我不由的一陣後怕。

從這以後﹐我和爸爸一有機會便瘋狂的做愛﹐有幾次差點讓媽媽撞見﹐但我們仍然樂此不疲。

有一次歡娛過後﹐意猶未盡的我拉住爸爸的手﹐央求爸爸再玩一會﹐爸爸疼愛的捏了捏我的鼻子﹐說道﹕

「小讒貓﹐時候不早了﹐快睡吧。爸爸要回去了﹐要是媽媽萬一醒來發現我不在﹐就壞了。好了﹐聽話﹐明天爸爸好好餵餵你。」

我依然不放過爸爸﹐拉過爸爸的手揉弄著自己的乳房﹐撒著嬌說道﹕

「好爸爸﹐求求你﹐再來一次吧﹗」

爸爸想了想﹐然後說道﹕

「乖女兒﹐爸爸也很想多陪你一會﹐可是現在實在不能再玩了。

這樣吧﹐雪峰﹐明天中午放學吃完飯以後﹐你到爸爸的公司來﹐咱們再玩一玩﹐你覺得怎麼樣﹖」

我高興的點點頭﹐親了爸爸一下﹐才讓爸爸回屋了。

第二天﹐我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放學﹐胡亂的吃完飯﹐便騎著車子向爸爸的公司趕去。

爸爸的公司在市中心的一間寫字樓內﹐是家貿易公司﹐公司很小﹐只有十幾個人。

我氣喘噓噓的來到公司﹐衝著接待小姐打了個招呼﹐便急匆匆的走進爸爸的辦公室﹐隨手鎖上了房門。

爸爸正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面看文件﹐看見我進來﹐招呼我到他身邊﹐竟問道﹕

「雪峰﹐中午不在學校裡好好休息﹐到我公司乾什麼﹖」

我不由被爸爸搞得一頭霧水﹐難道爸爸忘了﹖我狐疑的問道﹕

「爸爸……不是昨天晚上﹐要我中午到你的公司﹐來玩……」

爸爸的臉仍定的很平的追問道﹕

「我怎麼記不得了﹐到我公司玩什麼﹖」

我徹底被爸爸搞暈了﹐脹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說道﹕

「來玩……玩……」

這時候爸爸卻突然笑了起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便被他一把摟在懷裡﹐說道﹕

「小寶貝﹐是不是來和爸爸玩插屄﹖」

我這才明白爸爸是在跟我開玩笑﹐不由得又羞又氣﹐用拳頭使勁的捶打著爸爸﹐生氣的說道﹕

「爸爸﹐你壞死了﹐淨欺負人家﹗」

爸爸笑著握住我的拳頭﹐吻了我一下﹐說道﹕

「好了﹐好女兒﹐別生氣了﹐爸爸跟你鬧著玩呢﹗抓緊時間﹐咱們快開始吧﹗」

說完爸爸一邊吻著我﹐一邊解著校服的扣子﹐很快便露出了貼身的秋衣﹐爸爸把臉埋在溫熱的秋衣上﹐深深的嗅著我的體香﹐我想爸爸肯定能感到我的胸脯正在劇烈的起伏。

接著爸爸的手撩起我的秋衣﹐延著光滑的小腹﹐慢慢的向上摸著。

當爸爸有些冰涼的手按住我發燙顫動的乳房時﹐我不由的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爸爸也不禁一愣﹐原來我為了省事﹐沒有帶胸罩。

但爸爸立刻就明白了我的用意﹐用力的捏了乳頭一下﹐抬頭笑道﹕

「小淫娃﹐學的還真快。」

我也調皮的向爸爸笑著說﹕

「你不是說要抓緊時間嗎﹖」

秋衣被爸爸褪到我的肩膀下面﹐露出豐滿的乳房。

爸爸低下頭﹐發瘋似的親著﹑吻著﹐用舌尖繞著深紅色的乳暈舔著﹐最後噙住我的乳頭不住的搖晃著頭。

我被弄得很舒服﹐很自然的嬌呻著。

玩了一會乳房﹐爸爸便讓我站起來﹐趴到辦公桌上﹐我聽話的照辦了。

爸爸蹲下身子﹐脫去短裙﹐被薄小的內褲包裹著渾圓的屁股便展現在爸爸的臉前。

我感到爸爸的手按住了我的屁股﹐用力的抓著﹑揉著。

爸爸的臉貼得很緊﹐從鼻子裡呼出的濕熱氣流噴在屁股上﹐癢癢的﹐好舒服。

爸爸也有些興奮了﹐抓住我的內褲向上提著﹐並且來回的拉扯。

內褲全部被夾在臀縫裡﹐不住的磨擦著陰戶。

我頓時覺得小屄一陣騷癢﹐淫液也止不住的流淌出來。

爸爸的舌頭貪婪的舔著我的臀肉﹐整個屁股都被舔濕了﹐口水流在白嫩的屁股上﹐順著臀縫向下滴著。

接著內褲也被爸爸剝去了﹐濕乎乎的光屁股暴露在冷氣充足的房間裡﹐我不由感到一陣寒意。

突然「啪﹗」的一聲﹐爸爸的手掌清脆的拍在我的屁股上﹐我不由的全身一震﹐飽滿的臀肉也隨著不住的抖動。

我回頭嬌嗔道﹕

「爸爸﹐我犯什麼錯了﹖你要打我的屁股。」

「你不想著好好讀書﹐成天就想著插屄﹐當然要打屁股。」

爸爸的大手一左一右的打在我屁股上﹐不輕不重的﹐非常的好聽。

我扭動著屁股﹐伴隨著一聲聲的嬌吟﹐恭迎著爸爸的懲罰。

很快爸爸便轉移了目標﹐他掰開臀縫﹐開始舔弄我那嬌小的屁眼﹐並時不時的用手指輕捅著。

我有些害怕﹐回頭懇求著﹕

「爸爸……不要……不要……碰那裡﹐好嗎﹖我怕……」

爸爸有些心軟了﹐便放棄了對屁眼的攻擊﹐馬上轉向了小屄。

爸爸的手從我的兩腿間穿過﹐兩根手指輕輕一捅﹐便全部插入了已經是水鄉澤國的小屄。

爸爸的手指不住的向我小屄的深處探著﹐還不停的轉動。

強烈的刺激順著手指不斷的傳遞到大腦﹐我有些承受不住了﹐迫切的盼望著爸爸的大肉棒能快些插入我的身體。

手指猛的抽了出來﹐我覺得一陣空虛。

回頭一看﹐只見爸爸站了起來﹐把沾滿淫液的手指放到口中吮著。

然後解開皮帶﹐把褲子褪到腳腕處﹐挺著雄偉的大肉棒來到我身後。

爸爸握著肉棒一下一下的敲打著我的屁股﹐我也迫切的蹶起屁股﹐等待著肉棒的插入。

爸爸分開我的兩股﹐一挺腰﹐粗大的肉棒便順利的插入了期待已久的小屄﹐並一次快似一次的抽插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讓爸爸由後面插入﹐很快就感到這種做愛方式的妙處﹐每一次都重重的頂在我的柔嫩的子宮上﹐特別的刺激。

巨浪般的快感使我很快就迎來了第一次高潮﹐我緊緊的抓住桌邊﹐不停的扭動著身子﹐要不是顧忌外面的人聽見﹐我已經想大聲的叫出來了。

爸爸似乎更加的興奮﹐按住我的屁股﹐瘋狂的抽插著。

有幾次肉棒不小心滑了出來﹐爸爸連忙又塞進去﹐差點插進我的屁眼。

我當時衝動的想﹐如果爸爸想插我的屁眼﹐就插吧﹗可是爸爸還是有所顧忌﹐還是一個勁的攻擊著我的小屄。

我已經記不清來過多少次高潮了﹐只覺得淫水像決了堤的河水一般﹐不停的湧出﹐順著大腿向下淌著﹐一直流到絲襪上。

這時爸爸卻突然抽出了肉棒﹐要我轉過身子坐到桌沿兒上﹐然後握住肉棒﹐再次插入了我的小屄。

我自然的抱住爸爸的脖頸﹐爸爸也環抱著我的圓臀﹐互相微笑著﹐讓肉棒在我的陰戶裡來回的進出。

剛才的一陣肉搏﹐我和爸爸都有些累了。

節奏也慢了下來﹐這些天來形成的默契讓我已經知道這不過是大戰前的寧靜﹐很快爸爸就會發動又一輪的更猛攻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