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回憶

直羞得我恨不能地上有個縫進去﹐連耳根都羞紅了。我把頭深埋在爸爸的懷裏﹐心跳得很歷害﹐不敢看爸爸的眼睛。

「你說什麼﹗雪峰﹐你說的是真的﹖你心裏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聽得出爸爸很激動﹐可我是無法回答。

爸爸把我扶起來﹐呆呆的看著我。在爸爸的注視下﹐我越發感到心慌意亂﹐不知所措了。

我低著頭﹐喃喃的說道﹕

「爸爸﹐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是個很壞的想法﹐可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

爸爸﹐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想了。」

「不要責怪自己了﹐雪峰﹐爸爸能理解你當時的心情。

爸爸現在想知道是﹐為什麼那是不可能的呢﹖」

「因為……你是我的爸爸﹐爸爸和女兒怎麼能做那種事情呢﹖」

「你太單純了﹐雪峰﹐觀念也太陳舊。其實現在的社會中﹐這種事情是思空見慣的。我認為﹐男歡女愛﹐最重要的是兩情相悅﹐不要被那些迂腐的世俗禮教所束縛﹐這才能體會到性愛的美妙﹐不致於留下終身的遺憾。」

我默默的聽著﹐感覺爸爸今天有些怪﹐和平常不大一樣。

他的話我聽的似懂非懂﹐只是覺得蠻有道理的。

但是緊接著爸爸的話卻讓我無比震驚。

「雪峰﹐如果爸爸真的想和妳做愛﹐你願意嗎﹖」

這難到是爸爸在跟我說話嗎﹐我真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我的親生父親在向我求愛﹗我的臉燒得好燙﹐只覺得手足無措﹐口乾舌燥﹐呼吸也困難起來。

我該怎麼辦﹖理智告訴我應該拒絕爸爸的請求﹐然後立即回屋去。

可是我做不到﹐因為內心深處﹐一個更強的聲音提醒著我﹕這不正是我這些天來的盼望的嗎﹖答應吧﹗

正當我在艱難的決擇時﹐爸爸一把將我摟在懷裏﹐凝視著我的眼睛﹐深情的說道﹕

「雪峰﹐以前我老是覺得你只是我的寶貝女兒﹐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自從那天晚上﹐我就開始特別注意你了。發現你已經長大了﹐成了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太清純﹐太美麗了。這些天來﹐爸爸滿腦子都是你。雪峰﹐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你了﹐爸爸快要為你發瘋了﹗雪峰﹐你就答應爸爸吧﹐我會好好地疼你﹑愛你﹐讓你快樂的。」

嗅著爸爸那股強烈的男人氣息﹐我感到一陣陣的眩暈。

面對著爸爸迫切的目光﹐我實在不忍心拒絕﹐更何況這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呢﹗我滿臉羞紅的微微點點頭﹐然後撲進爸爸懷裏﹐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爸爸激動的捧起我的臉﹐沒有說話﹐只是仔細的看著我。我也充滿渴望的凝視著爸爸﹐此時任何言語都是多餘的。

這一幕電影裏已經看的太多了﹐我知道下一步應該做什麼。我閉上眼睛﹐微微翹起飽滿圓潤的櫻脣﹐準備迎接我的初吻。

當爸爸濕熱的雙脣觸到我的嘴脣時﹐我感到一股強烈的電流襲遍全身﹐使我顫抖不已。

我的雙脣被爸爸緊緊的吸住﹐彼此的唾液和氣息密切的交織著。爸爸的舌尖撬開我微合的牙齒﹐靈活的追逐著我的粉舌﹐最後纏繞在一起。

在爸爸的強大的攻勢下﹐我顯得是那麼的笨拙﹐只是被動的接受著爸爸的熱吻。

我覺得有些喘不過氣﹐快要被爸爸吞掉了。

但是我很興奮﹐接吻的感覺竟也是如此的美妙﹐可以這麼的炙熱﹐這麼的瘋狂。

過了許久﹐爸爸才停了下來﹐但仍沒說話﹐還是默默的望著我﹐我則嬌羞的叫了聲﹕

「……爸爸……」

爸爸又俯下身﹐把雨點般的吻﹐撒在我的臉上﹐頭發上﹐耳朵上﹐甚至脖頸上。

我覺的自己快要被爸爸的熱情融化了。

爸爸的手開始撫摸著我的身體﹐從胸部滑到小腹﹐接著深進裙子﹐撫摸著大腿﹐最後停在了我的陰戶上。

羞的我想推開爸爸的手﹐可是渾身酸軟無力﹐只得任憑爸爸的動作。

事實上我的身體已經有了反應﹐身子變的火熱﹐乳房開始腫脹﹐小屄也變的濕癢難耐﹐所以我開始急切的盼望爸爸的手不要停下來。

可是爸爸還是停了下來﹐我心裏微微感到一絲失望。

可緊跟著爸爸就開始解著我上衣的鈕扣﹐少女的羞澀使我不禁紅雲滿面﹐又羞又慌﹐心裏有些後悔了﹐用細弱蚊鳴的聲音說著﹕

「爸爸……不要……不要……媽媽……」

「雪峰﹐沒事的﹐媽媽今天要晚上才能回來。」

爸爸繼續解著我的鈕扣﹐我的手想阻止爸爸﹐可是它卻顯得那麼無力。

我只得嬌羞乏力的依偎在爸爸的懷裏﹐任憑著爸爸的為所欲為。

我眼看著爸爸脫掉了我的上衣﹐很快我的上身就剩下了粉紅的乳罩了。

當爸爸的手伸向我的胸罩時﹐盡管我的內心大聲喊著「不要!」﹐可是我知道這是徒勞的﹐爸爸還是毫不猶豫的解著乳罩的扣子。

一顆﹐兩顆……傾刻間﹐我那柔嫩堅挺的乳房像兔兒一樣撲了出來﹐在那彈軟的雪白之上﹐亮著兩枚晶瑩的櫻桃紅。

我羞臊極了﹐不知如何是好﹐只覺得滿腦子一片空白。急促的呼吸﹐使得乳房也隨著不停的顫動。

這是第一次我的乳房暴露在男人的面前﹐而這個男人竟是我的親生爸爸﹗

爸爸似乎也呆住了﹐隨後發出了一聲驚嘆﹕

「……真不敢相信﹐雪峰﹐太美了﹐你的奶子的確太美了﹗」

看著爸爸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的胸脯﹐我好難為情了﹐窘迫極了﹐羞的連忙用手捂住雙乳﹐但很快的就被爸爸輕易的挪開了﹐爸爸說道﹕

「不要這麼害羞嘛﹐雪峰﹐讓爸爸好好看看你的奶子。」

爸爸一邊看﹐一邊開始撫摸著我滾燙的乳房﹐並時不時的捏著我的乳頭在玩弄。

我緊張極了﹐但覺得很舒服﹐一種美妙的感覺強烈的刺激著全身﹐比手淫時更使我興奮。

爸爸也非常的興奮﹐動作越來越大﹐由輕撫變成了揉搓﹐我的乳房在爸爸揉捏下﹐不斷扭曲成各種誘人的型狀﹐我的乳頭也因此充血膨脹﹐越來越硬﹐越來越癢。

這種感覺不住的刺激著我的神經﹐太美了。我真想大聲的叫出來﹐但出於羞澀﹐我還是努力的控制著自己。

但當爸爸低下頭﹐用嘴噙住我右邊的乳頭吮吸時﹐那種感覺似乎到了頂點。我快要要發瘋了﹐終於滿足的低聲呻吟出來。

爸爸繼續愛不釋手的玩弄著我的乳房﹐嘴裏含著一個﹑手上還抓著一個﹐不斷的用牙咬著﹑用手捏著﹑用舌頭舔著。

過了一會﹐爸爸開始向下移動﹐熱烈的親著我的小腹﹐肚臍﹐甚至我的腋下。

這一波的攻勢剛剛結束﹐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爸爸又脫掉了我的短裙﹐我白皙修長的下身立刻展現在爸爸眼前﹐又薄又小的純白色的內褲成了最後的防線。

我羞極了﹐本能的夾緊雙腿﹐做著像征性的抵抗。

爸爸不慌不忙的輕撫著我白嫩的大腿﹐微笑著說道﹕

「雪峰﹐要乖嘛﹐不要不好意思。來﹐讓爸爸看看你的小嫩屄﹐爸爸的身體你可沒少看呀﹗」

我的臉不禁又紅了﹐很不情願的分開了兩腿。

爸爸很高興﹐捧起我的大腿﹐又親又摸﹐並把臉頰貼在我的大腿上不停地摩挲。

我覺得癢癢的﹑麻麻的﹐很舒服﹐不由的輕哼起來。

突然我覺得全身一震﹐睜眼一瞧﹐原來爸爸正親吻著我的大腿內側﹐並隔著內褲﹐輕柔的撫摸著我的陰戶。

我窘極了﹐扭動著身子﹐躲避著。

我低聲的哀求著﹕

「爸爸﹐不要……不要摸那裏﹐我……」

「沒有關系的﹐雪峰﹐爸爸只是看一看。你的小屄好可愛﹐你看﹐它開始流騷水了﹐太迷人了﹐爸爸會好好疼它的。」

我的躲閃更加刺激了爸爸的欲望﹐他似乎並不急於脫去我的內褲﹐只是低下頭﹐隔著內褲去吻著我的陰戶﹐有滋有味的舔著滲出的淫液。

但我已經禁受不住了﹐未經人事的小屄在爸爸的挑逗下﹐淫水不斷的淌出。

我羞的渾身發熱﹐香汗淋漓﹐但是不聽話的身子﹐卻使我無可奈何。

我只能滿面羞紅的緊閉雙眼﹐只得聽任爸爸的玩弄。

爸爸覺得差不多了﹐便褪去我那已滿是汗液﹑淫液﹐以及爸爸的唾液﹐已經濕乎乎的內褲。

我雪白的身子已徹底的裸露在爸爸面前﹐羞的我快無地自容了﹐難為情的用手遮住陰戶。

爸爸笑著把手放到我手上﹐輕輕的按著﹐然後抓起我的手﹐深情的吻著﹐吮吸著手指上的淫液。

就這樣我的手被爸爸移開了﹐露出了我鮮嫩濕紅的陰戶。

很快我感覺到爸爸用嘴吸住了我的嫩屄﹐含著我的陰蒂﹐隨後用濕熱的舌頭靈巧的分開大小陰脣﹐像肉刷子一樣不住舔吸著的陰道的內壁。

我開始感到剛才還騷癢難忍的小屄﹐變的好充實﹐好舒爽。

一股越來越強的快感通過爸爸的舌頭傳遞到小屄﹐再由小屄傳遞到大腦﹐進而傳遍全身﹐我覺得好美﹐一種難以言語的舒暢。

我已忘記了害羞﹐情不自禁的用手揉搓著我的乳房﹐呻吟聲也大了許多。

而泊泊的淫水更是不停的湧出﹐全都被爸爸吞進了嘴裏。

突然我感到陰戶一陣的空虛﹐睜眼一看﹐原來爸爸已經站了起來﹐微笑的看著我﹐正在脫著衣服。

爸爸的動作很快﹐沒等我反應過來﹐已經一絲不掛了。

雖然爸爸的裸體我已經偷看過很多次了﹐但都是在昏暗的燈光下﹐距離也比較遠。

現在明亮的光線下﹐這麼近的距離﹐這麼清晰看著爸爸赤裸的﹐結實勻稱的身軀﹐我感到非常的害羞﹐緊張。

尤其是爸爸兩腿間晃動著的那條黑紅色的﹑像征著男人雄性徽記的大肉棒﹐讓我覺得特別的難為情﹐更讓我感到一絲慌亂﹐一種壓迫﹐呼吸也急促起來。

此時爸爸的肉棒已經高高的勃起了﹐又粗又長﹐不住的向上翹著﹐似乎正在向我打著招呼。

巨大的紫色龜頭已經開始滲出粘稠透明的液體﹐在陽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澤。

我已經放棄了抵抗﹐不在用手遮住羞處﹐一動不動的躺在沙發上﹐嬌羞讓爸爸火辣辣的目光撫摸著我每一寸肌膚。

這些天來的耳濡目染﹐我明白接下來等待我的是什麼。

我非常的興奮﹐也有些緊張﹐緊閉著眼睛﹐渾身顫抖著﹐期待著那既神聖﹑又激動人心的一刻。

(三)禁果的滋味

爸爸走過來﹐輕輕的抱起赤裸的我﹐走進我的房間。

我像只小貓般的緊緊偎在爸爸的懷裡﹐緊張得都能聽到自己的劇烈的心跳聲。

爸爸抱著我來到床上﹐讓我的光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又是一陣熱烈的親吻和撫摸﹐接著爸爸抓過我的小手﹐握住他的大肉棒。

我感到爸爸的肉棒好硬﹑好熱﹑好粗﹐幾乎握不過來﹐還在我的手中不停的跳動著。

我羞極了﹐想放開手﹐可是卻被爸爸用力的攥住。

我滿臉羞紅﹐小聲央求著﹕

「不要﹐爸爸……不要嘛﹐你的……那個……好燙。」

「雪峰﹐咱們彼此已經沒有秘密了﹐就不要害羞了。讓爸爸來教你﹐這個是爸爸的雞巴﹐又叫陽具﹐也可叫肉棒﹐是你們女孩子最喜歡的東西﹐它也最喜歡你們女孩子了。乖女兒﹐現在爸爸的雞巴好難受﹐你就幫爸爸揉揉嘛﹗」

我沒有辦法﹐只得紅著臉﹐苯手苯腳的套弄著爸爸的肉棒。

誰知肉棒在我的手中越發的變硬﹐變大﹐我有些害怕﹐不好意思的小聲問道﹕

「爸爸﹐你的……你的那個﹐好像還在變大……好嚇人呀﹗」

由於羞澀﹐「雞巴」那兩個字實在令我難以啟齒。

「雪峰﹐我可沒聽懂﹐你說的是爸爸的哪個呀﹖」爸爸故意調逗著我。

「爸爸﹐你好壞﹐那個就是這個嘛﹗」

我更難為情了﹐又羞又急﹐手中不覺用力的捏著爸爸的肉棒。

「可是爸爸真的不明白你說的是哪個。」

爸爸非要我說出那兩個字。

「就是……就是你的雞巴嘛﹗」

天真幼稚的我怎是爸爸的對手﹐情急之下我還是上了爸爸的當。

當我明白之後﹐羞得一頭埋進爸爸的懷裡﹐不敢看爸爸得意的笑臉﹐不停的粉拳捶著爸爸的胸膛﹐生氣的說道﹕

「你太壞了﹐爸爸﹐就會欺負人家。」

爸爸笑著把我扶起來﹐握住我的手﹐吻了我一下﹐問道﹕

「好了﹐別鬧了。雪峰﹐告訴我﹐你覺得爸爸的雞巴怎麼樣﹐你喜歡它嗎﹖」

到了這種地步﹐我已經開始放下女孩的羞澀。

在爸爸的追問下﹐我羞怯的回答道﹕

「爸爸﹐你的……雞巴﹐好粗﹑好大﹐還……好熱﹐好怕人。」

「好女兒﹐你現在還不知道它的好處﹐等你知道了﹐你就會愛死它的。它因為好喜歡你﹐才會變得這麼大。你瞧﹐它在給你敬禮呢﹗想鑽進你的迷人的小洞洞。」

「不嘛﹐爸爸﹐我不要﹐我好怕。」

「為什麼不要﹐難道你不想嗎﹖要知道﹐你媽媽一天不讓我的插屄﹐就會好難受。」

「我也想。可是﹐爸爸﹐你的雞巴這麼大﹐這麼硬﹐我怕……我的下邊會被你插壞的。」

我羞紅著臉﹐結結巴巴說出了我的擔心。

「雪峰﹐沒事的。你已經是大姑娘﹐小屄發育得很好了。再說女孩子的小屄都是有彈性的﹐再大的雞巴也能插進去。」

爸爸耐心開導著我。

「是不是真的﹖你不會騙我吧﹐爸爸。插屄會不會很痛﹖」我仍然有些半信半疑。

爸爸撫摸著我的乳房﹐笑著保証道﹕

「爸爸沒騙你﹐不過女孩子的第一次會有一些痛的﹐但只要咬牙忍住﹐以後就會苦盡甘來的。」

說完爸爸讓我躺在床上﹐分開我的雙腿﹐然後握住大肉棒﹐用龜頭輕輕的頂著我的小屄﹐我感到渾身一震﹐立刻緊張起來。

此時我的心情非常的復雜﹐既盼望那個時刻的快點到來﹐同時仍有些害怕。

爸爸看出了我的不安﹐便把我摟在懷裡﹐溫柔的愛撫著﹐並安慰我道﹕

「小雪峰﹐不要緊張﹐爸爸會很溫柔﹐會讓你很快樂的。」

爸爸很輕柔的用肉棒揉弄著我的陰戶﹐我感到很舒服﹐繃緊的心也開始放鬆下來了。

小屄在爸爸的挑逗之下﹐又流出了很多淫液。

可突然我感到小屄一陣劇痛﹐睜眼一看﹐爸爸已經把龜頭塞進了我的小屄。

巨大的疼痛幾乎快使我昏倒了﹐我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我聲的叫著﹕

「好痛啊﹗爸爸﹐你騙我﹗求求你﹐爸爸﹐別插了﹐我的下身好痛。」

爸爸忙把我抱住﹐親吻著我的眼淚﹐心疼的說道﹕

「好女兒﹐不要哭﹐都是爸爸不好﹐現在爸爸不動了。雪峰﹐你一定要放鬆﹐這樣才不會很痛。你要想快活﹐就要咬牙捱過這一關。

在堅持一下﹐一會就好了。」

爸爸一邊撫慰我﹐一邊揉搓著我的乳房﹐把我的注意力轉移開。

但爸爸的龜頭仍插在我的小屄內﹐只是不再動了。過了一會﹐由於已經有些適應了﹐我也感覺痛得不厲害了。

爸爸瞧我的情緒穩定了﹐便又把肉棒插進去了幾分。就這樣﹐插插停停﹐很快爸爸的肉棒已經有一小半鑽入我的小屄。

我感到爸爸的肉棒已經碰到我的處女膜﹐還在躍躍欲試的頂著。

只聽爸爸說道﹕

「雪峰﹐爸爸現在好難熬。長痛不如短痛﹐你忍一忍﹐讓爸爸全部插進小屄吧﹗」

我想也對﹐便紅著臉﹐點點頭﹐然後合上眼﹐緊咬著嘴脣﹐靜靜的等待著。

爸爸吸了口氣﹐一用力﹐便把整條大肉棒插入了我的小屄。

盡管我做好了思想準備﹐但仍痛得我淌下了豆大的汗珠﹐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

我緊咬著牙﹐沒讓自己叫出聲來。

我只覺得體內像著了火﹐小屄似乎被撕裂般的疼痛難忍﹐難道這就是我期待的性愛嗎﹖

爸爸把我摟在懷裡﹐不停的吻著我﹐愛憐的揉摸著我的身體。等了一會﹐才把肉棒慢慢抽了出來﹐一條細細的鮮血絲也跟著從我的小屄中流出。

爸爸的肉棒上也粘滿了我的處女之血﹐在陽光下顯得分外鮮艷。

看著被血染紅的白床單﹐我知道自己不在是處女了﹐心裡亂極了﹐既喜悅﹐又有些傷心。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爸爸又緩緩的把肉棒全部插入了我的小屄﹐我又感到一陣疼痛。這次很快爸爸就退了出來﹐緊接著再插進去。

就這樣﹐爸爸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他的情緒也越來越興奮﹐動作也加快了。

我緊緊抓著床單﹐承受著爸爸反復的衝擊。漸漸的﹐我感到小屄的疼痛感沒有了﹐代之而來的是一陣陣的酥麻。

每當爸爸抽出肉棒﹐我就會覺得小屄好﹑好難受﹐心裡便渴望著爸爸快點插入。肉棒像大刷子一樣﹐來回磨擦著小屄的肉壁﹐令我感到很充實﹑很舒腸。

潮水般的快感不斷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快要暈眩了﹐那種感覺真令人刻骨銘心。

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讓我覺得身子像是要飛了﹐我滿足的呻吟著﹐用力的抓弄著乳房﹐雙頰紅暈似火﹐深情的望著爸爸。

此時爸爸已經出汗了﹐但仍不知疲倦的肏著我的嫩屄﹐而且力量越來越大﹐間隔越來越短﹐每次都頂到我的子宮。

也不知肏了多長時間﹐爸爸猛的插入後﹐用力的頂住我的子宮口﹐身子劇烈的抖動著。

我感到子宮一陣火熱﹐原來爸爸已經把精液射進了我的小屄。

過了有一分鐘﹐爸爸才抽出了肉棒﹐我的小屄也流出了少許乳白色的精液。

爸爸的肉棒並沒有立刻軟下去﹐還在不停的抖動﹐龜頭上還殘留著幾滴濃精。

爸爸俯身抱起還沉醉在剛才高潮中的我﹐一邊整理著我散亂的秀髮﹐一邊笑迷迷的問道﹕

「雪峰﹐爸爸沒有騙你吧﹗是不是感覺很爽﹖」

我把發燙的臉貼在爸爸的胸膛上﹐嬌羞的點點頭。

爸爸輕輕的揉著我有些紅腫的陰戶﹐關切的說道﹕

「小屄還痛不痛了﹖」

「還有一點﹐但比剛插進去時好多了。」

「雪峰﹐女孩子剛開苞是這樣的﹐多玩幾次就好了。爸爸還沒過癮呢﹐咱們再玩一次吧﹗」

「爸爸﹐你好壞﹐人家不要。」

「好雪峰﹐別逗爸爸了。你瞧﹐小弟弟又想要了。來吧﹐乖女兒﹐咱們換個更好玩的姿式。」

在爸爸的挑逗下﹐我的小屄又開始流水了。

我依照爸爸的吩咐﹐摟住他的脖子﹐面對面的坐到爸爸的腿上。

爸爸扶住我白嫩的屁股﹐一只手握住肉棒頂在小屄上﹐稍微一用力﹐就把大肉棒連根插入了我濕熱的小屄。

爸爸並沒有急於動作﹐他一邊揉摸著我渾圓的屁股﹐一邊埋頭貪婪的吸吮我的乳房。

我幾個敏感的部位同時被爸爸進攻著﹐感到很刺激﹐好舒服﹐雙手更緊地抱住爸爸﹐滿足的輕哼著。

爸爸抬起頭﹐問我﹕

「雪峰﹐你的美屄好緊﹐夾著爸爸的雞巴好爽。

告訴爸爸﹐你覺得怎麼樣﹖不要害羞﹐把心裡想的說出來﹐這樣做愛才會更有趣嘛﹗」

我羞澀的趴在爸爸的肩膀上﹐小聲說﹕

「我覺得小屄好漲﹐好美。

爸爸﹐要是能永遠這樣就好了。」

爸爸高興的扶起我﹐吻了我一下﹐說道﹕

「我的小心肝﹐只要你願意﹐爸爸可以每天陪你玩。

來坐好﹐讓爸爸插你的小嫩屄。」

說完爸爸托住我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插起了我的小屄﹐每一次都頂到我的子宮。

動作由慢到快﹐我盡力的迎合著爸爸﹐乳房也隨著身子的起伏﹐劇烈的擺動著﹐煞是好看﹐不一會我就熱汗直流了。

但這次的感覺比剛才還要強烈﹐每一次肉棒都是連根沒入﹐子宮被頂的又酥又麻﹐好像快要融化了。

我沉醉在巨大的快感中﹐開始還是低聲的呻吟﹐但很快就不由的叫出聲來﹕

「……啊……啊……好爸爸……大雞巴……插得……小屄……好美……啊……不要停……再用力……啊……小屄……要化了……」

爸爸被我的興奮所感染﹐也不再憐香惜玉了﹐更加瘋狂的姦著我。

大概又插了幾百下﹐爸爸突然把我按倒在床上﹐讓我的雙腿高高屈起﹐然後壓住大腿﹐泰山壓頂般的猛插下來﹐幾分鐘後﹐爸爸又在我的小屄裡射了精。

爸爸精疲力盡的倒在我的旁邊﹐呼呼的喘著粗氣。

我也像虛脫一般﹐沒有一點力氣﹐只是大腦仍很興奮。

屋子很靜﹐只能聽到我們粗重的呼吸聲。

過了一會兒﹐爸爸把我摟在懷裡﹐一邊給我擦著汗﹐一邊笑著對我說﹕

「小雪峰﹐你剛才的樣子﹐好淫蕩喔﹗爸爸好喜歡。」

「壞爸爸﹐那還不都是因為你把我搞的﹐你還取笑人家﹐不理你了。」

我佯裝生氣的轉過身子。

爸爸從我背後把手伸過來﹐玩弄著我的乳房﹐陪禮道﹕

「好了﹐乖女兒﹐別生氣了﹐爸爸給你陪不是了。」

爸爸讓我轉過身子﹐扶著我的肩頭﹐突然認真的說﹕

「雪峰﹐今天你讓爸爸過得很開心﹐爸爸就是立刻死了也願意。

雪峰﹐跟爸爸上床﹐你後悔不後悔﹖」

我望著爸爸的眼睛﹐用力的搖搖頭﹐說道﹕

「我不後悔﹗」

我們又狂熱的親吻起來﹐吻了好久好久﹐我幸福地貼在爸爸的懷裡﹐真希望時間能夠停止﹐讓我和爸爸永遠這樣。

過了很久﹐爸爸輕輕的對我說﹕

「雪峰﹐媽媽快回來了。

我們需要把屋子收拾一下。」

爸爸的話把我拉回到現實中來﹐我戀戀不舍地離開爸爸的懷抱﹐穿好衣服﹐又和爸爸把房間打掃了一下﹐那條帶血的床單也換掉了。

過了一小會﹐媽媽就回來了。跟我和爸爸說了一會話﹐便去廚房做飯去了。

我望著蒙在鼓裡的媽媽﹐突然覺得心裡很愧疚﹐因為爸爸是她最愛的男人﹐而我卻跟爸爸發生這種不道德的關系﹐如果被媽媽發現了﹐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可我卻已經無法抵禦爸爸的誘惑了﹐我的心裡矛盾極了。

(四)偷歡的喜悅

自從那天開始﹐我和爸爸的感情更深了。

我們之間已不僅僅是普通的父女關系了﹐更增加了男女之情。在我眼裡爸爸現在不但是好父親﹐更是可以帶給我快樂的男人。每當想到這一切﹐我都很興奮﹑很激動。

可媽媽一天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家裡﹐我和爸爸能夠單獨在一起的機會幾乎沒有。

全家在一起的時侯﹐爸爸還是以前那個慈祥的父親﹐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就這樣過了快一個星期﹐還是沒找到和爸爸親近的機會﹐我苦惱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