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金.地獄

「不要再可是可是的了。如果媽媽再不快點把錢完全的還清的話,伯伯可是會叫員警把媽媽抓起來的呦!」

「這個……」由紀誘人的身體斷斷續續的抖動著。

實際上樺山是強姦由紀的媽媽,所以如果真的叫員警來的話,會麻煩的人可是樺山自己呢!

看來少女是不知道這樣的事,被樺山的謊話給騙住,此刻正深刻的煩惱著的少女在樺山看來還真是有著無比的可愛,尤其是在自己欲火焚身的這個時候,如果能打上一炮就好了,樺山盤算著往後的手段。

樺山想很技巧的要騙到由紀,來充當自己處理性欲的奴隸。

「聽好了,由紀的媽媽是跟伯伯借了三百萬元。而且從利息來算的話每個月將使借款增加了至少一百萬元以上。」

由紀緊咬著小嘴唇默默的聽著。

「你媽媽很辛苦的工作,但是為何借金沒有多少的減少一點呢?大概就是因為連利息也還不起吧,所以不管再怎樣辛苦的工作,也沒有辦法還光的對吧?由紀的爸爸也因為生病而死掉了,是這樣的吧?」

聽到了樺山提到爸爸的事,由紀的眼睛睜大起來。

「因為由紀是超級可愛的關係,所以伯伯非常喜歡由紀。況且因為由紀的家裡發生了巨變,要不要伯伯給由紀一份工作呢?這樣的話也或多或少可以幫助媽媽的吧!」

「真的?」由紀的臉上露出希望的神情。

「對啊!每天放學後來這裡工作兩個小時,還有禮拜六禮拜天休假吧,所以從禮拜五的晚上就住在這裡一直到禮拜一的早上再從這裡去上學,關於這些事沒有問題嗎?」

「其它的日子可以回家嗎?」由紀有點擔心的問到。

「當然了,但是要在這裡工作兩個小時後才可以回去的。」

「要做什麼呢?」

「嗯嗯~有很多事的呦。譬如說要好好的聽伯伯的話,如果這樣也辦得到的話,那由紀可以獲得的代價是每個月的一百萬元利息就全免了,而且每個月也還可以扣除十萬元的本金。所以如果由紀辛苦的工作的話,過了三年就沒有欠我錢了。到了念高中的時候,由紀和媽媽都可以自由了。」

當然了樺山根本就沒有要減少借金的,這不過是要誘騙由紀來滿足自己的性欲的高明的騙術,他是這樣盤算的。

「工作是像伯伯對媽媽做的事一樣的嗎?」

因為由紀似乎是看穿了自己的心事,這句話讓樺山大大的吃了一驚,但是樺山卻冷靜的回應:「沒錯。」

「真的只有這樣才能減少借金嗎?」

聽到由紀戰戰兢兢的問到這麼大膽的事,樺山一時之間手忙腳亂了。

當然由紀也是很不安的,但是這樣一來多多少少的也就能幫助苦命工作的媽媽。

連和男人約會都沒過,也沒有牽過手,更別說是做愛的這件事,但是在漫畫書裡面是有看過性交的畫面的。自己的朋友們也有些已經有過性愛經驗,這樣一來也不必要作太多的抵抗了。

雖然說在家裡看見媽媽被強姦的時候,樺山是很恐怖的,但是現在他說話的時候卻是很客氣的,而且還一直擔心自己家的債務問題,由紀認為樺山似乎是一個不錯的人。

在將來的不知道那個時後就會和某人有這樣的體驗的,如果物件是樺山也是可以的,少女心中這樣的思索著。當然了要被樺山幹的事是很討厭的,但是這樣做會減少借金媽媽也會變的高興的話,事情就簡單了。

「當然了!」樺山點著頭。

「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由紀用堅定的語調說著。

這麼簡簡單單就說服由紀,現在換成樺山焦燥了。

「由紀你可是每天都要和伯伯做愛的喲!」樺山試探性的問著。

「我知道。」臉蛋上湧起些許紅潮的由紀很快的回答了。

看著眼前清純的由紀,樺山內心思索著難道由紀是已體驗過男性的經驗嗎?這樣一想樺山接著問道:「由紀你已經有過和男人性交過了嗎?」

「沒有!」輕輕的笑了起來。由紀大大的眼睛看著樺山這樣的回答了。

樺山覺得整個人都被吸進由紀的眼睛裡了,心中想到難道眼前的少女是一個外星人不成。

這個少女的年紀可是和樺山相差了一大節,對於快要被不喜歡男人幹的事,少女卻是輕鬆的笑著回答,應該不會這樣才對。

「伯伯可是要刺破你處女膜的呦,這樣也可以嗎?」樺山態度下流的問著。

「可以的,由紀的處女就奉獻給伯伯你。」說著說著由紀的臉紅了起來。

由紀是已經完完全全超過了樺山的想像之外了。

「不會覺得討厭嗎?」

「當然是不喜歡的。」由紀臉上掛著一種戲耍似的笑容說著:「但是,這樣一來就可以還清債務的話,我也會很快樂。反正遲早也是要獻給某個人的,如果伯伯喜歡我的話,請請伯伯你好好的疼惜我!」

由紀剛剛在來的時候,坐在車裡是說話都會帶著不安的少女的,但現在的由紀卻讓人不能和那時的由紀想成同一個人,她變的很冷靜。

反正自己這方總是裡屈的一方,在怎麼樣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身體也不會少塊肉,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念頭,大概就是由紀現在的想法了吧。

樺山心中思索著眼前這個討厭自己的由紀,不由得感到一點掃興的情緒。

「好的,那現在就來做愛吧!」

樺山從後面將手輕輕的放在坐著的由紀的肩膀上,瞬間由紀的身體微微的晃動了。

就這樣的樺山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小小隆起的部位。

「啊!」的一聲由紀的身體震動著。

樺山從制服上半身的上面搓揉著胸前微微隆起的地方。

「啊~啊~」地由紀的氣息稍微的慌亂起來了。

「很舒服是嗎?」偷偷望著由紀臉色的樺山問道。

「有一點點,可是有點癢癢的。」害羞的由紀眼睛幾乎快要看不見了的望向了樺山。

樺山肥厚的嘴唇便覆蓋在由紀紅色小小的嘴唇上,舌頭來回舔吮著由紀的嘴唇,由紀自行張開了緊閉的嘴唇允許了樺山的舌頭的侵入。

驚訝之余,樺山依然持續的玩弄著少女的咪咪,舌頭在由紀的嘴巴裡面舔吮著。

由紀也沒有顯出厭煩的樣子,兩個人的舌頭滑溜溜的纏繞在一起。

樺山放開了嘴唇,驚訝的問著由紀:「由紀你很厲害的。有體驗過嗎?」

「在朋友的家裡看漫畫書時看到的。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伯伯不舒服的,好不容意的才有辦法降低負債,讓伯伯討厭的話我就很麻煩的。」由紀勇敢的這樣回答了。

聽到了由紀這樣的勇敢答覆,樺山是快樂得不得了。

樺山的手抓住了上衣的鈕扣,一顆顆的解了開來。雖然誘人的纖細身體是露出來,但是小小的咪咪外面還是穿著一件邉有偷男卣盅諫w住了。

樺山順勢的也將胸罩給脫掉了。

比身體其它部分還要來的雪白的小咪咪終於露出臉。雖然在中心點的位置已經有了粉紅色的乳暈,但是乳頭到現在大體上還是沒有發育出來,只不過是在乳暈的中中央一個小小凹凸的地方探出頭來的程度而已。如果剛剛好由由紀的側面看過去的話,乳頭的部分就和富士山中的凹凸的地方是一樣的。

樺山粗糙的大手搓揉著由紀還很小又緊繃的乳房。

偶然間指頭像是挖地般的玩弄著未發育的乳暈,抓捏著小小的乳頭,戲耍般的轉動了指尖。

樺山的手在由紀小小的胸部恣意的蹂躪著。

「啊~啊~啊~」由紀的呼吸慌亂了起來了。

在背後玩弄著由紀小小咪咪的樺山是打從心底裡歡樂了起來。

「好了,那現在伯伯要開始脫衣服了,由紀也要全部脫光,我們兩一起全裸吧,可以嗎?」

由紀輕輕的點了點頭後站了起來,脫下了藍色的裙子。接著像是有點害臊似的看著樺山的臉後,一口氣的脫下了白色的內褲。

隱藏在內褲下面的是還沒有長出陰毛的肥嫩恥丘,順著恥丘下來的是有著一條深深的縱溝,這些地方現在正從由紀的下體裡暴露出來。

「還沒有長毛呢?」樺山不經意的叫了出來。

害羞的由紀輕輕的點頭。

樺山的手這時抓住了西裝褲,連同內褲是一起脫了下來。

又黑又粗怒張的肉棒就跳了出來。

看見了這個東西,由紀瞬間將頭轉向後面,但不久後又很快的轉了回來目不轉睛的看著肉棒驚呼道:「男人的弟弟有這麼大啊!!」

被人說出「很大」這樣的一句話讓樺山得意洋洋了起來,向由紀問道:「看到了男人的肉棒有什麼感想呢?」

「感覺有點不好!」

「但是那麼大,讓你有不好的感覺的東西,從現在起可是進入到由紀的身體裡呦!」

「我知道。」

雖然是說過了要儘量的讓樺山高興的話,但是對於由紀這樣的配合的態度,樺山還是感到了迷惑。

「但是在此之前要先來好好的調查調查由紀的身體。」樺山的手向由紀的身體伸了出來。

樺山肥大粗糙的手指從由紀纖細的手腕間開始慢慢的向上延伸,經過手臂,肩膀而後在到腋下又滑了回去來回的撫摸著。然後再順勢的撫摸背後,接著從後面搓揉著咪咪。跟著也沒有忘掉下體的地方,手指圍繞著大腿根磨襯著,連腳指尖也不遺落的刺激著。

這樣的情況持續著,現在手指攀登上了小腿和大腿的後面,然後來到緊閉小小的屁股上面來回的撫摸著,手指尖刺激著屁眼。

雖然由紀的身體已經全部的被觸摸過了,但唯獨有最寶貴的肉穴的地方,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到訪過。

由紀是乖乖的任由手指的蹂躪,但是不時的發出著「嗯嗯」的有感覺聲音出來,身體也一抖一抖的抖動著。

接下來樺山的舌頭也像手指一樣的來回舔遍了由紀的身體。特別是在乳房的地方更是仔細的含進了嘴裡,舌頭舔吮著乳暈,用舌尖挑逗著乳頭,又用牙齒咬了起來。

將舌頭卷成尖尖的毫不客氣的刺激著屁眼的地方。

由紀身體沒有被樺山的舌頭和手指侵犯的地方就剩下幼嫩的肉穴了。

舔完了由紀的全身後,樺山站起來向由紀發問:「舒不舒服呢?」

雖然害羞但由紀還是輕輕的點頭著。

事實上在舔吮由紀的身體的時候,樺山的下半身已經快要爆炸了。

樺山再一次的讓由紀坐了下去,抓起了雙腳打開成M字形。現在在樺山面前出現的是還沒有發育完成的小陰唇,在豐滿恥丘最飽滿的部位下麵有著一條深深的肉縫形成了向縱線一樣的縫隙,這個就是由紀還未發育的性器。

「會害臊嗎?」樺山故意的問著由紀。

紅著臉的由紀點頭著。

「但是讓伯伯好好的疼愛,這樣可以嗎?」

被樺山詢問著由紀又再一次的點頭了。

樺山的手伸向了豐滿的蜜肉,用粗糙肥胖的手指推開了由紀的肉縫。被強迫推開的肉縫中間出現了粉紅色色澤的黏膜。樺山的手指像小蟲般的來回的爬行在由紀的肉縫上,手指尖潛進了粉紅色的肉壁了。

由紀抖動的身體僵硬了。

「會痛嗎?」

「會的,但是沒有關係的。」堅毅的由紀回答著。

「但是由紀也有感覺了吧!」樺山看著被由紀愛液沾濕的手指說。

「咿呀~」害臊似的由紀將臉轉向背後。

對於由紀的反應樺山很是高興,同時持續的玩弄著由紀的年幼的肉縫。埋在肉縫裡的陰唇被掏了出來,舌尖輕輕的舔弄著陰唇,身子向後仰的由紀身體搖晃著。

不斷玩弄由紀的樺山開始舔吮起由紀的肉穴了。

由紀的愛液味道是很可口的但多多少少帶點酸味。

樺山的手指和舌尖不斷探索著由紀隱藏著柔軟蜜肉,接著抬起頭來說:「那麼,我就要進去了呦!」

由紀露出了一種比到目前為止更努力的表情輕輕的點著頭。

樺山的龜頭貼在由紀的肉縫上,有了相當覺悟的由紀身體緊繃著。

龜頭推開肉縫進入由紀黏糊糊的黏膜裡,帶著一大堆感觸下全部的龜頭終於擠進由紀的柔肉裡,此刻是一扇長久封閉的大們被推開的瞬間。

「痛!」情不自禁的由紀叫了出來,臉上露出了扭曲的神情。

看見了因為痛苦而臉扭曲著的由紀樺山是更興奮了,但是由紀卻誤會了臉上露出興奮表情的樺山是在擔心自己所以跟樺山說:「沒有問題的,請進來吧!」

樺山抓住由紀的肩膀沒有再多做些摩擦的抽送,一口氣的將力量灌注在肉棒上,長驅直入了。

龜頭被緊緊的捆綁著同時感受到處女膜被撕裂的感覺,樺山的肉棒是一口氣的被吞沒在由紀的肉穴裡了。

「好痛啊~~」簡直就像是身體被刺刀貫穿般的痛苦,由紀尖叫了起來,但是樺山卻沈溺在由紀肉穴裡傳來的緊緊的束縛的滋味。

母親成熟果實般的滑嫩的感覺是不錯的,但是強行的吃下青澀的果實,緊繃的感觸卻是最棒的了。

對於用自己的肉棒能夠吃下這樣的青果子,那是三年多前才會發生的事情,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被緊緊束縛的感覺,光是這樣一想樺山就覺得快要射精。

壓住了因為痛苦而身體僵硬的由紀,樺山快速的挺動著腰部。

因為小小的肉穴被樺山勉強的強行擠壓開來,在巨大的肉棒抽動下由紀的肉壁也因為摩擦而被扯動著。剛開始的時候是因為痛苦而發出慘叫聲的由紀,到了後來牙齒緊咬著嘴唇拼命的忍耐著。

樺山的動作停下來了。

在肉棒抽送的邉右餐A訟聛恚?杉o的肉壁反復的一縮一放著。

因為意識到了樺山停下了抽送的動作訝異的由紀看著樺山。

「已經快要出來了,可以射在裡面嗎?」對著拼命忍耐可憐的由紀樺山故意的這樣問道。但是出乎意料的從由紀的嘴裡傳出了這樣的回答:「可以啊,請射在裡面吧!」

吃驚的樺山看著由紀的臉。

「我還沒有開始有生理期……所以喜歡的話就請射在裡面吧!」用著少女的可愛和美少女的誘惑般的最佳的笑容由紀是這樣的說著。

樺山緊緊的抱住了由紀開始激烈的挺動著腰身。

「呼~呼~呼~」

兩個人的呼吸完全混亂了。

由紀也一直拼命的忍耐著痛苦,但有時候也好像是因為有了一瞬間的快感而發出了可愛的快樂聲音。

樺山繼續的挺動著腰身。

噗嗤噗嗤地響起了巨大肉棒摩擦著小小肉穴的聲音,「碰碰」的拍打聲是兩個人身體撞擊的聲音,這些聲音回蕩房間裡。

平常就已經很緊繃了,這時候被由紀的肉穴緊緊的束縛著樺山的肉棒是更加的粗大了。

樺山更快速的的來回抽送著,同時也享樂在由紀身體裡的感觸。

「啊啊啊~~」

樺山的氣息更混亂了,樺山知道了自己已經快要射精了,為了在由紀的更深處發射,硬生生的把龜頭的最前端像是要埋進子宮壁似的,肉棒在由紀的身體裡抽送了起來。

當然是知道的沒有生理期的話是不會懷孕的,但是即是再深一點也好的也要用自己的精液弄髒由紀深深的地方。

最後就像是要流進子宮般的樺山終於在由紀的身體裡發射了。

肉棒向緊緊的肉壁推了進去,一滴也不留的全部注射進去了。

「哈哈!」

大大的吐了口氣後,樺山將肉棒從由紀的幼小的肉縫裡拔了出來。

隨著「啵」的一聲下,比「白色」還要更濃略帶點黃色的精液從由紀的肉縫裡冒了出來。仔細觀看的話會發覺不光是精液而已,裡面還混雜著處女膜破裂的時候所流出來的鮮紅色的血液。

「你真的是一個處女!」

「伯伯你不相信嗎?」由紀有點生氣的說。

「沒有,絕對沒有這樣的事……」慌張的樺山修正了自己的話。

「但是感覺很舒服的。」由紀高興的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說:「那麼從現在起如果由紀來做為伯伯性交的物件的話,借金就可以減少了嗎?」

這件事本來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說好的,但是早先的時候樺山是想要欺騙由紀的,但是和這麼可愛的對象性交的話就算是減少了借金也是可以的,樺山的心中這樣的想著。

「對啊對啊,但是你可要每天都來讓伯伯幹的呦,此外也絕對不能和別的男人做愛的,如果是和別的男人幹的話,借金可是要加倍的計算喲!」

樺山開始迷戀起有著和自己孫女一般年紀的少女而感到了快樂。

「好的,我一定會保守住這個約定的。」由紀微笑的說著。

這個微笑讓樺山又開始興奮起來說:「那麼,現在再來做一次!」

由紀吃驚的問道:「是現在嗎?」

樺山點了點頭。

由紀也有點吃驚的笑著說:「可以啊,只要是伯伯喜歡什麼事都可以。但是現在我還很痛的,如果可以溫柔點的話我會更高興的……」

沒有聽完由紀的話,樺山就將由紀推倒了,很快的第二次的插入又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