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與肉(超長篇經典亂倫)

我的手摸索著媽媽全部的身軀,一會是在乳房,一會又愛撫她的臀,我還伸出手去揉搓她的乳房,她的每一寸的肌膚,我都不願放過,用力地揉著媽媽的臀肉和乳房。我趴在媽媽的身上,硬梆梆的陰莖觸在媽媽的陰道口上。我和媽媽的嘴吻在了一起,我把舌尖探進媽媽的嘴裡與媽媽丁香條般的舌頭攪在了一起,媽媽的喘息漸漸重了起來,豐腴的身體開始在我的身下扭擺著,我那圓潤、碩大的龜頭在媽媽滑膩、濕漉的陰道口研磨著。趁著媽媽沈醉在柔情蜜意中時,我用力一挺,只聽「滋」的一聲,我那粗長的、硬梆梆的陰莖下子插進了媽媽滑膩、濕潤的陰道里。碩大圓潤的龜頭觸在陰道盡頭那團暖暖的、軟軟的、若有若有的肉上。

毫無防備媽媽被我這一下子插了個措手不及:「噢,小壞蛋,你想操死媽媽啊?」媽媽放浪地嬌叫著,兩條渾圓、豐腴的大腿纏繞在我的腰間,兩條圓潤、白嫩的雙臂緊緊摟著我的脊背,滋潤、膩滑的,內壁微帶褶皺的陰道緊緊夾迫、套擼著我硬梆梆的陰莖。快有一年的時間了,我的陰莖終於又插進了媽媽花蕊般嬌美、誘人的陰道里。

「媽媽,為了我們的女兒,你受苦了,兒子得讓你快樂快樂。」我抖動著屁股,快速地、用力地抽插著陰莖,每一下碩大圓潤的龜頭都觸在陰道盡頭那團暖暖的、軟軟的、若有若有的肉上。媽媽被我操得嬌喘吁吁,淫聲連連,扭動著腰臀配合著我的抽插,陰道張弛有致地收縮著,一陣陣「撲哧撲哧」既刺激又銷魂的聲音頓時充滿了整個房間。

「小色鬼,怎麼會是我們的女兒呢。」媽媽微睜著秋波流轉的一雙秀目,略含羞澀地說:「你是媽媽心肝兒子,她是媽媽的女兒,你的妹妹。」「不嘛,媽媽,這個女兒是媽媽和我一起生的,應該叫你媽媽,叫我爸爸。」我趴在媽媽的身上,硬梆梆粗長的陰莖深深地插在媽媽的陰道里,碩大的龜頭觸在十八年前曾蘊育的地方,半年前,我和媽媽亂倫的結晶又曾在那兒蘊育。

「淨瞎說。」媽媽纖纖的小手掐著我的屁股:「都是從媽媽肚裡生的,都是媽媽的寶寶,你是媽媽兒子,又不是媽媽的老公,怎麼能叫你爸爸呢?」「媽媽,我不管,反正你既是我的媽媽又是我的情人,那女孩既是我的妹妹,又是我的女兒,你既是她的媽媽又是她的奶奶,我既是她的哥哥又是她的爸爸。誰叫她是我和媽媽生的孩子呢?再說,再說」「再說什麼?」「再說,她怎麼也是我操媽媽的結晶啊。」「哎呀,小壞蛋,把媽媽都羞死了,說得那麼難聽,」媽媽把臉埋進我的懷裡,嬌嗔道:「還不是你這個小壞蛋把媽媽弄成這個樣子。」媽媽在我身下扭擺著身體,生育過我和妹妹的陰道滑膩、濕潤,緊緊夾迫、套擼著我的陰莖。

「媽媽,我們再生過兒子嗎?」「哼,你想得美呀!」媽媽的陰道用力一夾我的陰莖,隨即就嬌羞地說:「我可不想再有一個不知道該是兒子還是孫子的壞小子欺負我。」媽媽丰姿姣媚嬌豔迷人的玉靨浮現出如登仙境似的暢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膚的嬌軀透著晶瑩的點點香汗無力地躺在我的身下。豐腴、肥美的屁股用力向上挺起,滑潤的帶有褶皺的陰道緊緊夾迫、套擼住我的陰莖,陰道深處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若有若無的肉張弛有至地裹吮著我陰莖碩大、圓潤的龜頭弄得只我感覺龜頭被媽媽那柔嫩滑膩溫熱的陰道套擼得得恍如有無數在爬行噬咬似的奇癢鑽心,且一股股銷魂蝕骨無法言喻的快感襲遍渾身,只透骨髓。我陰莖一陣急劇地收縮,存蓄了許久的精液噴射而出,強勁地注射進媽媽的陰道里,媽媽被我的精液衝擊得忘情地淫浪地叫著,緊緊地把我摟在她的身上。

激情過後,我趴在媽媽柔肌滑膚豐腴的嬌軀上輕輕親吻著媽媽的耳垂說:「媽媽我知道了。」媽媽眉目間春意猶存,俏麗嬌膩的花容紅潮未退,春思朦朧的媚眼微啟嬌態可掬地看著我道:「你知道什了?」我把手伸到媽媽身下,墊在媽媽喧軟的屁股下說:「我知道媽媽什時候是達到高潮了。」媽媽嬌羞地笑道:「你是怎知道的?」我揉捏著媽媽屁股說:「媽媽一達到高潮時屁股就挺得高高的並且將我緊緊的抱住,這時媽媽的陰道深處就會噴湧出一股溫熱的液體來……

「媽媽聽得芳心輕跳,羞意油然而生,她明豔照人的芙蓉嫩頰羞紅似火,嬌羞地道:」壞兒子,羞死人了。「媽媽這恰似一枝醉芙蓉讓人心醉神迷的羞態是我最喜歡看的了。

「是你自己要我說的嗎。」我故意笑著繼續道:「最明顯的是媽媽被我操到高潮時陰道會變得緊緊,夾得我……」媽媽的臉羞得如晚霞般嬌豔,纖柔的小手掐著我的屁股,羞不可抑地嬌嗔道:「小壞蛋,你還說,看媽媽怎麼罰你。」說著媽媽用暖香柔軟的紅唇吻住了我的嘴,濕滑甜膩的丁香妙舌伸入我的嘴裡將我下面的話堵住了。我也樂得接受這樣的懲罰,我一口含住媽媽的濕滑滑的香舌貪婪地吸吮起來。

一時間整個房中又是春光旖旎,鶯聲燕語不斷。

媽媽極盡所能地表現著成熟女人淫浪風騷的本能,媽媽壓在我身下的赤裸的身體輕輕扭動著,一雙美妙的秀目微睜,白淨的面頰上一抹紅霞。朦朧的眼波如秋水般流轉,洋溢著渴望的情思,微微的喘息偏彷彿在告訴我她這時的需求。

「媽媽,我知道你要什麼?」我親吻著媽媽的耳垂輕聲說。

「什麼?」媽媽微睜雙目,任由著我的愛撫。

「媽媽是想讓兒子親你美麗的浪屄。」「哎呀,去你的,小壞蛋。」媽媽羞澀地叫著,把我從她的身上掀下,爬起身嬌笑著向樓上跑去。

我一挺身從地板上爬起來,向媽媽追去。媽媽嬌笑著躲閃著,終於在樓梯上被我抱在懷中,媽媽趴在樓梯上,肥美白嫩的屁股就在我的眼前,微微分開的雙股,那剛讓我操過的陰道口濕漉漉、粘呼呼的,陰道口裡流溢出乳白色的精液。

我捧住媽媽肥碩、光潔的豐臀,親吻著,沿著屁股溝吻舔著,媽媽陰道里流

出的淫水和著我的射注在媽媽陰道里的精液流溢出來,把媽媽的陰部弄得一塌糊塗,當我吻舔到媽媽那濕呼呼的屁眼裡,媽媽嬌笑著、喘息著說:「寶貝兒子,就會欺負媽媽,那太髒了,讓媽媽去洗洗吧。」「啊,媽媽,我要和媽媽一起去洗。」「誰和你一起洗啊,你就會欺負媽媽。」媽媽從我的身下掙脫出來,笑著扭擺著身肢,跑上樓去。

跑進洗浴間,我從後面把媽媽抱住,陰莖在媽媽喧軟的屁股上,媽媽如初戀的少女般扭轉過頭來,我吻著媽媽紅潤的小嘴,舌尖進媽媽的嘴裡,媽媽舌頭和我的舌頭攪在了一起。過了一會,我和媽媽的嘴才會開。

我和媽媽雙雙摟抱著進入了寬大的浴缸。

我把媽媽抱在懷中,媽媽赤裸的身體偎在我的懷中,輕輕地用溫水撩撥著媽媽的身體,媽媽的小手握住我的陰莖輕輕套擼清洗著,在媽媽小手的揉弄下,我的陰莖漸漸地硬了起來,媽媽笑著說:「小壞蛋,又想幹壞事了。」我的手一直在媽媽的身上遊走著,用清清的溫水撩撥清洗著媽媽的陰部,聽到媽媽的話,我把媽媽的身體藉著水的浮力托起,趴在媽媽的身上張開嘴把媽媽的陰部全都含在嘴裡,熱烈地親吻著,舌頭舔著媽媽花蕊般美麗人的陰道口,分開陰唇,舌頭伸進陰道,柔嫩的陰道內壁立刻就收縮夾緊舌頭。舌頭頑強的衝破擠壓,不時探進陰道里,在媽媽那滑潤的帶有褶皺的陰道內壁上舔刮著。淫水從媽媽陰道深處汩汩溢流出。

「媽媽,兒子的嘴上的功夫怎麼樣,舒服嗎?」「……啊……」當我的舌尖將媽媽勃起的陰蒂挑起時,媽媽用銷魂的呻吟聲訴說著體內的躁動。媽媽扭動著身子,嘴裡不時傳出快意的讓人銷魂的呻吟聲。媽媽的雙腿把我的脖子纏住,用力向上挺送著豐腴的肥臀,以便我更徹底地吻舔吸吮她的陰道口和陰道內壁。

終於媽媽忍受不住了,把我拉起來,摟著我的脖子,紅潤香美的小嘴緊緊地親吻我的嘴,我和媽媽緊緊地吻在了一起。

過了許久,我才和媽分開,媽媽嬌淫地笑著說:「呸,壞兒子的嘴真騷,以後再不和你親嘴了。」我把媽媽抱坐在我的腿上,一支手摸著媽媽被我親得淫水直流的陰道口說:「媽媽,兒子嘴上的騷味是哪來的呢?你說呀,媽媽你說呀?

「媽媽用小巧的拳頭擂打著我的胸膛:」小壞蛋,壞兒子,就會欺負媽媽,媽媽不來了。「我把媽媽的身體抱在身上,媽媽騎跨在我的雙腿上,我那硬梆梆的陰莖觸在媽媽的陰道口上,媽媽扭動著身子,想讓我的把陰莖插進她那早已淫水奔流的陰道里。我故意逗著媽媽,任龜頭在媽媽的陰道口研磨觸就是不插進去。

「媽媽,告訴我,兒子嘴上的騷味是那來的?」「是……是……」媽媽嬌羞把臉埋在我的懷中,嚶嚶地說:「是兒子親媽媽的騷屄親的。」看著媽媽嬌羞欲滴的樣子,我只覺得慾火中燒,借助水的浮力讓媽媽的身體靠在浴缸的邊上,媽媽身子向後仰著,雙手抓緊浴缸,兩隻玉腿繃得筆直擡得高高的指向天花板,把如花般迷人的陰道口展現在我的眼前,我硬梆梆的陰莖對著媽媽滑膩的陰道,碩大的渾圓的龜頭擠進媽媽的陰道口裡,媽媽早已被慾火燒得淫蕩不堪,藉著水的浮力身體向上一挺,我的陰莖一下全都插進了她的陰道里。我被媽媽的淫浪和主動所激動,用力抽插著陰莖,媽媽的陰道也緊緊夾迫套擼著我的陰莖,屁股隨我的衝撞激起陣陣水花。池底狠滑,難以承受我的體重。我雙手扶在浴缸邊緣,大半個身子都壓在媽媽的嬌軀上,水蒸氣裡充滿各種銷魂的呻吟。

「……啊啊……無忌,抱緊媽媽……抱緊……用力,啊……啊……兒子……太了……用力插……用力……別停……哦……」媽媽淫浪放肆地叫著,真難以想像,生過兩個孩子的女人竟會這樣性慾勃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把自己弄得神魂顛倒意醉神迷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也許是我的精液滋潤了媽媽,媽媽在兒子的愛撫下變得年輕了,成熟女人對性愛的渴望完全被亂倫的快感所激發出來。

無論什麼時候,我和媽媽性交的時候,我都是叫她媽媽而媽媽也喜歡聽我叫她媽媽。

媽媽一旦迷戀上和自己的兒子做愛,就再也不會掩飾自己的快感,所以每次高潮來臨時,都會放聲大叫的,反正每戶人家都自成一個單元,你叫破喉嚨也沒人聽得到。

憋了多年的性慾一旦被喚起非常可怕,最近我都有點不知所措。「……唔……真美,媽媽愛你……啊……別怕,媽媽不痛……」處在媽媽這個年齡的女人,陰道內壁就算長年沒有肉棒摩擦,也不可能比少女敏感。正因為如此,成熟婦女和少女在床上表現完全不同。

青春少女陰道又嫩又敏感,不需太大力都有感覺。有經驗的成熟女人要得到快感就會儘量挑逗男人的慾火,而且經常會大呼「……用……」之類的話鼓勵你用力幹。我想這就是狠多人喜歡和成熟婦女作愛的原因,尤其是兒子願意與母親亂倫的原因。

浴室裡到處都被兩具扭動的肉體弄濕,媽媽原本雪白的胴體承擔了施放燥熱的載體,漸漸變得紅潤。淫蕩的叫床聲把我引領到性愛巔峰,得到滿足的媽媽才將繃得筆直的玉腿從我肩膀上緩緩滑落下來,擁著我近乎虛脫的身子蜷在浴缸裡,嬌滴滴的和我說著纏綿的情話……

媽媽做過兩個孩子的媽媽,但是她的容貌還是那麼年輕漂亮、肌膚細嫩、身材婀娜,而她的氣質又始終保持大方文雅雍容華美本色。在媽媽身上表現出來那種成熟女性的風韻是了令我著迷沈醉的。更令我欣慰的是:媽媽的性慾就像所有的中年的成熟女性一樣旺盛,在床上的反應敏感、熱情、淫蕩,稍加挑逗便如醉如痴、柔若無骨,真是千嬌百媚,儀態萬千,抱在懷裡使人心曠神逸,總也舍不得放開,十分動人。

我想:她在床上動人心弦的、令人迷醉的那一份羞赧,銷魂的呻吟、迷離朦朧的眼神、淫浪火爆的動作,肯定也是天下無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