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與肉(超長篇經典亂倫)

這時,早餐已經做了,我還沒有射精的跡象,媽媽從我的身上下去,把早餐端了上來,我把媽媽拉到我的身邊,讓她坐在我的腿上,媽媽溫柔得如同妻子般,肥嫩、喧軟的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口一口地餵我,有時,還嘴對嘴地把早餐餵到我的嘴裡。媽媽羞紅著臉說:「你是我的親生兒子,你才十七歲,可我都快四十歲了,卻跟與自己的親兒亂倫、通姦,真是難為情,可是,乖兒子,你不知道,你爸爸常年在外,就是回到家中,也是常常不在家,我實在是控制不住萌動的春情,壓抑不住饑渴的性慾啊。心愛的兒子啊,早晚有一天,就咱們倆人在家,說不上哪一天也會出事的,寶貝兒子,你不是喜歡媽媽嗎?從今以後媽媽就是你的了,這雙乳、這肉體,媽媽會讓你快樂的」說著分開雙腿,把的陰莖又套進她的陰道里。

這頓早餐,我和媽媽邊吃邊幹,直弄到九點半鍾。從那以後,就我和媽媽在家時,我們倆就脫得光光的,時刻準備著把我的陰莖插進媽媽的陰道里。

那年的暑假,我去了東北最著名的海濱城市,去看望我的姨媽??媽媽的親妹妹,在那裡,我又與我的美豔性感的親姨媽發生了一場姦情。在姨媽的身上,我發現了與媽媽不同的快感。轉眼間兩個月過去了,我帶著對姨媽肉體的無限眷戀回到了省城。

那天當我從火車下來時,第一眼就看到了楚楚動人的媽媽,我驚訝地發現穿著長裙的媽媽更加美麗迷人了。在站台上,我只是輕輕擁抱了媽媽一下,等上了媽媽的車後,我和媽媽熱切地吻到了一起。媽媽把我的舌頭用力吮著,我則用舌頭在媽媽的嘴裡攪動著。過了一會,我們才從意亂情迷中回過神來。

回到了家中,洗澡水準備,媽媽洗完後,我洗了洗,等我出來,媽媽說要為準備晚飯。我摟住媽媽說:「媽媽,我現在就餓了,我現在就想吃。」媽媽小鳥依人般溫柔地偎在我懷中,吃吃地輕聲笑著,臉上飛起一片羞紅:「無忌,媽媽也餓了,媽媽也想吃。」我把媽媽豐腴的身體抱起來,媽媽圓潤的雙臂摟著我的脖子,我抱著媽媽走進了媽媽的臥室,在寬大的雙人床上,我和媽媽摟作一團生吞活剝起來。神迷意亂中,我們倆已脫得赤條條的,媽媽騎趴在我的身上,頭埋在我的雙腿間,紅潤的小嘴把我已經勃漲得硬梆梆的陰莖噙住,裹吮著;肥美的豐臀撅起在我的臉前,那如盛開的花朵般美豔、成熟、迷人的陰道口和小巧美麗如菊花蕾般的肛門就在我的眼前。

我捧著媽媽肥美、白嫩、光潔、圓潤的豐臀,向上仰起頭吻舔著媽媽的陰道口,用舌頭舔舐著陰唇、陰蒂,舔舐著屁股溝、屁眼。媽媽扭動著身體,搖擺著豐臀,陰道里流溢出陣陣淫液。不知過了多久,我翻起身來把媽媽壓在身下,媽媽把兩條修長、渾圓的大腿分成M型,一支手用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夾著我硬梆梆的陰莖對準她的濕漉漉的陰道口,我慢慢地向下壓去,陰莖漸漸的插進了媽媽滑潤的陰道里。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我和媽媽有近三個多月沒有見面了「媽媽,聽阿姨說,你作了一次手術,是真的嗎?」我輕輕抽動著陰莖問媽媽。

「小色鬼,還不是因為你,沒想到就那麼幾次就被你……」媽媽的臉上一紅,雙腿用力一夾:「媽媽差點讓你弄得丟了大人。」「媽媽,你究竟怎麼了?」「小壞蛋,你還問呢?都怪你。」媽媽滿面嬌羞地輕嗔著,媽媽看我還是一臉的疑惑,含羞說:「傻孩子,你把媽媽操懷孕了。」說著羞澀地微閉上秀目。

我嚇了一跳,原來就那麼幾次竟把媽媽幹懷孕了。我和媽媽作做愛從來不帶避孕套什麼的,因為媽媽和我都覺得那樣我和媽媽間就隔了一層。

過了一會媽媽睜開眼睛,看著我吃驚的樣子,柔聲說道:「我也沒想到你一個小孩子竟有這本事,也真嚇了我一跳呢,多虧了你姨媽呢。幸虧處理得及時,要不,要不……」媽媽款款說著,含羞說道:「要不,等孩子生下來可怎麼辦呢,叫你哥哥呢,還是叫你爸爸呢。」我一邊抽插著陰莖,一邊心裡想著,原來我在媽媽的肚子裡撒下的種子也曾發芽,差一點就結了果呢。

媽媽哼哼唧唧地接著說:「你爸爸不在家,如果媽媽的懷孕的事傳出去,就會滿城風雨,人們都知道媽媽紅杏出牆了,那樣媽媽就沒臉見人了。可是誰也不會想到把媽媽幹懷孕的竟會是自己的親兒子。有時我也感到奇怪,你的精子和媽媽的卵子怎麼一下子就結合了呢?生了你後這多年,你爸爸沒出國時我們也經常幹,怎麼就沒有效果呢?」我聽得心動,把媽媽的白嫩、修長、渾圓的雙腿扛在肩上,用力插抽著陰莖,使出老漢推車的技法,身體在媽媽的身上猛烈地撞擊著,陰莖在媽媽的陰道里抽插著,媽媽的陰道里流溢出的淫液把我倆的陰部弄得潤膩膩的,隨著我陰莖的抽插從媽媽的陰道里傳出「噗嘰噗嘰」的聲音。

媽媽在我的身下,放浪的淫叫著,被我這一陣操得骨酥筋軟,秀面潮紅,星目迷離,香汗淋漓,嬌喘吁吁,白嫩身體泛起一陣陣桃紅。尖挺、圓翹的乳房隨著我陰莖有力的抽插有節奏地顫動著,如飛躍著的一對白鴿。媽媽的陰道有力的夾迫著我的陰莖,陰唇如同媽媽的小嘴緊緊套擼著我硬梆梆的陰莖,龜頭一下一下觸在媽媽陰道深處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若有若無的肉上,每觸一下,媽媽就快意的浪叫一聲,渾身就顫慄一下,從陰道內壁到陰唇就有力地收縮一下。

「啊……啊……乖孩子,親寶寶,……啊……啊……寶寶操得媽媽太舒服了……啊……啊……媽媽的美騷屄快讓乖兒子的大雞巴操漏了……啊……啊……乖寶寶……啊……啊……孩子……啊……啊……媽媽被你操得太爽了……啊……啊……」我頭上汗珠滴落在媽媽的胸前,媽媽張開雙腿,把我摟在胸前,雙腿纏繞在我的腰間,把我胸膛緊緊貼在她豐滿的胸前,尖挺、圓翹的乳房緊緊在我的胸前,紅潤、甜美的小嘴吻住我的嘴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和我舌頭攪在了一起。下面,我的陰莖插在姨媽媽的陰道里;上面媽媽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我和媽媽真是她中有我,我中有她。

亂倫禁忌刺激著我和媽媽;年齡的差異也增添了性交的魅力,媽媽那中年美婦成熟、迷人的陰道被一個剛剛進入青年期的十六歲少年的硬梆梆、粗、長、大的,童稚的陰莖插得滿滿的。有人說三十歲到四十五歲之間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多少年後,當我已年過而立,媽媽已五十多歲左右時,半老徐娘的媽媽依然風采如昔,皮膚仍然白嫩、光潔、富有彈性,陰道依然窄緊、滑潤,在我的身下和懷中時依然溫柔如水,當我的陰莖插在她的陰道里時,她依然亢奮異常,生龍活虎,淫媚之聲依然令人消魂。此是後話,下文還要詳寫。

媽媽把我摟在她的懷中,我的陰莖插在她的內壁帶有褶皺的窄窄的緊緊的陰道里,抖動著屁股,埋在媽媽的陰道里的陰莖研磨著媽媽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若有若無的肉。媽媽被研磨得淫聲浪語地叫著,肥美的豐臀用力向挺著,迎合著我硬梆梆陰莖的抽插。俗話說:「久別勝新婚」。我和媽媽已有近三個時間沒有見面了,今天久別重逢要把這三個月空白找回來,填補上。

過了一會,我和媽媽從床上起來,我的硬梆梆的陰莖從她的陰道里滑了出來。

媽媽趴在床,撅起肥美的豐臀,露出成熟、美豔的陰部,她的大陰唇已充血分開,小陰唇變成了深粉色,陰蒂已經勃起,陰道口濕漉漉的那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門在白嫩的豐臀的映襯下分外迷人。

「乖寶寶,來,」媽媽一支手拄在床上,一手摸著濕漉漉的陰部,嬌聲說:「把寶寶的大雞巴從後面插進媽媽的屄裡。」我用手扶住媽媽雪白、豐腴、光潔、圓潤的大屁股,硬挺的陰莖在她的陰部碰觸著,惹得媽媽一陣陣嬌笑。

姨媽扭動著身軀,搖擺著豐臀,一隻手握住我的陰莖,用龜頭在她勃起的小巧如荳蔻般的陰蒂上研磨著,嘴裡傳出誘人的呻吟聲:「哦……乖寶寶………你的大雞巴真………哦………快把寶寶的大雞巴插進去………用力………哦………用力插……寶寶的大雞巴把媽媽操得快暈了……哦……」我趴在媽媽的身後,把硬梆梆的陰莖從媽媽的屁股後插進她的陰道里。這種姿式就像狗交配一樣,趴在媽媽的身後,扶著媽媽白嫩、光潔、肥美的屁股,身體一下下撞擊著她豐腴的肥臀,陰莖在她緊緊湊湊滑滑潤潤的陰道里抽插著。硬、粗、長、大的陰莖每插一下,龜頭都會撞擊著她陰道深處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若有若無的肉。她的小陰唇如同豔麗的花瓣隨著我陰莖的插進抽出而翻動。

我的雙臂環抱著她柔韌的腰肢,一支手去撫摸那已然勃起的小巧如荳蔻的陰蒂,手指沾著她陰道里流瀉出來的淫液輕輕按揉著。媽媽的手也摸到我的陰囊,用手指輕輕揉捏著。她扭動著身軀,搖擺著豐臀,忘情地呻吟著:「哦………媽媽的騷屄被兒子的大雞巴操得舒服呀………哦………心肝寶貝………大雞巴操騷屄操得太美了………哦…………哦…………使勁………哦…………哦…………哦…………哦…………」我和媽媽不時變換著姿式,整個樓房都成了我們做愛的戰場,床上、地板上、沙發上、樓梯上。我和媽媽充分發揮了想像力。誰能想像得到,久別重逢後的我和媽媽的這一次竟幹了幾個小時,最後當我倆雙達到高潮時,在我倆的叫聲中,強勁的精液從我的陰莖裡奔湧而出,有力的噴射在媽媽的陰道深處,射精時間持續了幾分鍾。

我們倆筋疲力盡地雙躺在寬大的雙人床上,互相摟抱著,我的剛射過精的、還沒有軟下來的陰莖插在媽媽的陰道,感受著媽媽陰道不時的抽動,媽媽把我摟在她的懷中,我倆幸福地互望著。媽媽給我講起她新婚之夜的第一次,講到爸爸的陰莖插進她的陰道里時候的她感受,講爸爸出國後幾年裡她獨守春閨的寂寞無奈。

我摟著媽媽,親吻著她,豐腴、豔美、成熟的媽媽在我的心目中是美的化身。

媽媽的手輕輕握著我的陰莖,我的手在媽媽的陰部遊走著、撩拔著。過了一會,媽媽起身背對著我,趴在我的身上,頭裡埋在我的雙腿之間又去吻裹我的陰莖,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撅起在我的臉前,媽媽的小嘴把我的剛射完精的還軟軟的陰莖噙住,裹吮著,手輕輕揉捏著我的陰囊。我捧著媽媽那白白嫩嫩的豐美的大屁股,去吻舔她的陰部,舌尖分開她的大小陰唇,探進陰道里,舔舐著陰道內壁,伸長舌頭在媽媽的陰道里抽插著。用唇裹住小巧的陰蒂裹吮著。

我的陰莖被媽媽裹舔得硬了起來,媽媽把它整個噙在嘴裡,我感覺陰莖的龜頭已觸在媽媽的喉頭,媽媽的小嘴,紅潤的櫻唇套裹著我硬梆梆的陰莖;我捧著媽媽雪白、光潔、肥美的豐臀,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抽插著、攪動著,鼻尖在她那淡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小巧、美麗的肛門上。媽媽的陰道里流出淫水,流淌在我的嘴裡,臉上,我的舌頭舔過媽媽的會陰,舔舐著她的屁股溝,媽媽扭動著屁股,咯咯笑著,她的屁股溝被我舔得濕濕漉漉的,後來我用舌頭去舔她舔她小巧美麗暗紅的菊花蕾,她那淡紫色的、小巧美麗,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門是那樣的迷人美麗。媽媽被我吻舔得一陳陳嬌笑,任憑我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內外吻來舔去,她緊緊湊湊的屁眼狠是小巧美麗,姨媽的兩股用力分開,我的舌尖舔著她的屁眼,唾液把她的屁眼弄得濕呼呼的,她哼著,叫著。我用舌尖著她的屁眼,試圖探進她的屁眼裡去。

媽媽這時用嘴套擼著我的陰莖,舌尖舔著龜頭,有時還把我的陰囊含進嘴裡,吮裹著。

「小壞蛋,媽媽的的屁眼讓你舔得癢癢的,啊,乖寶寶,啊。」後來,我和媽媽想起在在電視上看到的肛交,都想嘗試一下,於是,媽媽跪趴在床上,把肥

美的屁股高高地撅起,雙腿分得狠開,露出被我吻舔得濕漉漉的菊花蕾,在雪白、光潔的豐臀的映襯下,那淡紫色的肛門顯得分外的美麗、迷人。我忍不住又趴在媽媽的豐腴的肥臀上,去吻舔那小巧玲瓏的菊花蕾。媽媽嬌笑著說:「乖寶寶,媽媽被你舔得心尖都顫了。」

媽媽的肛門是塊處女地,從來沒有人開發過,我的舌尖用力向裡都不去,把媽媽的屁眼弄得濕漉漉的,媽媽也被我舔舐得骨酥筋軟,嬌喘吁吁,上身趴在了床上,哼哼唧唧地淫浪地叫著。又過了一會,我起身跪在媽媽的身後,一手扶著她的圓潤、豐腴的肥臀,一手扶著堅挺的、硬梆梆的陰莖,龜頭對準媽媽那小巧玲瓏、美麗如菊花花蕾的肛門,慢慢地去。媽媽的屁眼上沾滿了我的唾液,起到了潤滑的作用,儘管媽媽的屁眼狠緊,但是我的龜頭不算太費力氣就進了她窄窄的、緊緊的肛門。當我碩大的龜頭進媽媽的屁眼時,媽媽叫出聲來:「啊……啊……乖孩子……啊……啊……媽媽從……啊……從沒被操……啊……啊……操過屁眼……啊……輕……輕……點……啊……啊……」我也第一次操屁眼,我把陰莖碩大的龜頭在媽媽的屁眼裡慢慢抽動著說:「媽媽,我也是第一次操屁眼,一會就會了,媽媽,親親老婆,一會大雞巴就全都插進去了。

「我陰莖的龜頭在媽媽的肛門裡抽插著,漸漸地,媽媽的屁眼裡滑潤了,我

的陰莖也慢慢地往裡插去,漸漸地完全都插進了媽媽的屁眼裡,媽媽用力張開著屁股,肛門的擴約肌有緊緊地夾裹著我粗大的陰莖,我趴在媽媽的身上,雙臂環抱著她的腰腹,一支手去摸她的陰道,兩根手指伸進她的陰道里插抽著,我的手指感覺到我的硬硬梆梆的陰莖在媽媽屁眼裡抽插著。媽媽哼叫著,扭動著身體。我慢慢地抽插著陰莖,粗長硬的陰莖在她的屁眼裡抽插著,媽媽叫出聲來:「啊……啊……媽媽的屁眼……啊……啊……被乖寶寶……啊……啊……操……操得……啊……啊……太……啊…太舒服了……啊……啊……親親老公……啊……啊……」

肛門與陰道里不太一樣,擴約肌有力的夾迫著我的陰莖,媽媽扭擺著豐臀,任我把粗硬的陰莖在她的肛門裡抽插著,我的身體撞著她的肥白、喧軟、圓潤的大屁股,啪啪作響。媽媽的一支手摸著我的陰囊,快活地浪叫著。我的陰莖在媽媽的屁眼裡抽插著,她肛門的擴約肌緊緊地套擼著我的陰莖。我粗長、硬梆梆的陰莖在她的屁眼裡用力向前挺著、抽插著;媽媽扭擺著屁股,用力向後著,媽媽把手指伸進自己的陰道里,隔了那層肉壁感受著我硬梆梆的大陰莖在她的屁眼裡抽插著。媽媽和我淫浪地、肉麻地叫著,什麼心肝寶貝哥哥妹妹老公老婆媽媽兒子胡亂地叫著,在媽媽的屁眼裡,我的陰莖被她屁眼的擴約肌套擼著,被她的手指在陰道里隔著那層肉壁摸著。在媽媽的屁眼裡,我的陰莖抽插了許久,在媽媽淫浪的叫床聲中我把精液強勁地射注在媽媽的屁眼裡。媽媽趴在了床上,我趴在媽媽的身上,不知過了多久,我的陰莖已經軟了下來,但媽媽的屁眼實在是太緊緊,我的陰莖還插在她的屁眼裡。我從媽媽的身上爬下來,陰莖也從媽媽的屁眼裡抽了出來。我和媽媽摟在一起,嘴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