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與肉(超長篇經典亂倫)

在媽媽的鼓勵和幫助下,我靜靜了心神,然後用依然顫抖的手拉開媽媽背後長裙的拉鏈,媽媽配合著我把兩條豐腴、修長的手臂膀向上伸著,露出腋下油黑的腋毛,把那襲真絲的長裙輕輕褪下,這時媽媽周身只剩下精緻、小巧的水粉色蕾絲乳罩和三角褲,那太薄小了,擋不住紅杏出牆,豐滿、白嫩的身軀如玉脂般光潤,一個幾乎全裸的美豔、成熟、豐腴、性感的女人的肉體就橫陳在我的面前。

我伏在她的身上,媽媽美目含情,無限嬌羞地看了我一眼,把我拉到她的身上,微微閉上雙眸,任我吻著她嫣紅、嬌美的面龐,當我的嘴吻到她紅潤、香甜的小嘴時,媽媽婉囀相就,和我緊緊地吻在一起,我吸吮著,媽媽把她靈巧的、丁香條般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陣天昏地暗之後,我又吻向她白晰、潔潤如天鵝絨般的脖頸和胸脯,在媽媽的配合下,解開那水粉色的小巧別緻的蕾絲乳罩,媽媽的一隻手用那已經解下的乳罩遮掩著半裸露的房。

媽媽像是在逗我一樣,微閉秀目,秀面羞紅,成熟、豐腴、性感的嬌軀微微顫慄著,慢慢地把乳罩稍微的移開了一點,露出白嫩、光潤的柔軟大半乳胸。「猶抱琵琶半遮面」——這半遮半掩的美感剌激所產生的效果是使我更加迫切地期盼著媽媽雙乳的完全裸露。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把將那半遮掩著乳房的、礙眼的乳罩拿開:「噢,媽媽,媽媽太狡猾了,我要看媽媽的雙乳。」媽媽撒嬌般地扭動了一下身體,嘴裡發出令人銷魂的撒嬌聲:「不嘛,媽媽的雙乳怎麼能隨便讓你看呢?我怎麼狡猾了,難道媽媽做錯了什麼嗎?」我趴在媽媽身上,扭動著身子,撒著嬌說:「媽媽,求您了,我要看您的雙乳,您就讓我看看嘛,看看嘛。」媽媽羞紅滿面,微閉雙眸,輕柔地說:「唉,無忌,媽的寶貝,你真是媽媽的小冤家,從小你就是吃媽媽的奶長大的,這個時候怎麼……?」說著媽媽把乳罩從胸部移開。那一對豐滿、堅挺、圓翹的乳房如同一對白鴿騰越在我面前。

白嫩、光潤的乳峰隨著媽媽輕微的喘息顫動著,小巧的乳頭如兩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啊,媽媽的乳房!長久以來一直憧憬的媽媽豐滿、圓翹、堅挺的乳房,終於展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這就是在我還是嬰兒時哺乳過我的媽媽的乳房!如今我已經十六歲了,我早已忘記了幼兒時,吸吮的乳房的模樣。現在我看到只是一對性感的,充滿淫慾的成熟、美豔的乳房。我微微抖動的手指摸上了媽媽那一對白嫩、光潤、豐腴、堅挺、圓翹的乳峰。如同觸電般,一陣酥麻從指尖霎時傳遍了全身。

媽媽嬌哼了一聲,不安地扭擺了一身體。我的雙手觸摸著媽媽雙乳,手指輕輕地按揉著:「太美了,媽媽,真是太美了,真的,我太喜歡了,媽媽。」媽媽輕聲喘息著,嬌媚地輕聲細語說:「哦,我知道,無忌,無忌是真的喜歡媽媽的乳房,哦,乖兒子,慢些,慢些,不要弄痛了媽媽。」媽媽豐腴、性感的身體扭動著,此時的媽媽已完全沈浸到愉悅的興奮和快感之中,那殘存於頭腦中的一點點理智和禁忌已蕩然無存,全然把我——她的親兒子——當成一個自然意義上的男人,盡情享受我的愛撫,得到做為女人應該得到的性的愉悅。

「啊……太棒了……啊……啊……媽媽的……媽媽的乳房……真是……真是太美了……啊……啊……真是又豐滿……又柔軟……啊……啊……」我趴在媽媽豐腴的身上,雙手揉捏著媽媽豐腴、尖挺、圓翹、柔軟、性感的雙乳,興奮得有些語無倫次了。「啊……啊……寶貝……啊……啊……無忌……啊……啊……媽媽……啊……媽媽……也狠高興……啊……啊……真的……真的是……狠舒服……啊……啊……啊……」強烈的剌激興奮得媽抱住我的腦袋,把我頭按在她的胸前。

趴在媽媽的幾近赤裸的身上,我把臉埋在媽媽高聳乳峰之間,聞著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貼上了那光潤、豐滿、柔軟、性感、顫巍巍、白嫩嫩的乳峰。

媽媽嬌哼一聲,隨即發出令人銷魂的喘息聲和呻吟聲。我的嘴唇和舌頭吻舔著那深陷的乳壕,從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我的舌尖在媽媽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飽滿的乳頭的暗紅的乳暈上環繞著,不時地舔舔那對飽滿的乳頭。

「啊……啊……無忌……啊……啊……孩子…啊……啊……媽媽讓你玩得太舒服了……啊……啊……啊……」真沒有到曾經哺乳過我的媽媽的乳房竟也會如些敏感,也許是有近十五六年沒有哺乳的緣故吧,媽媽的乳房如同三十歲左右的少婦一樣性感、敏感。此時的媽媽已經無法克制住那壓抑了許久的急促的喘息聲和呻吟聲,忍不住放浪地小聲叫了起來。我貪婪地張開嘴,把媽媽的乳房含進嘴裡,舌尖舔著圓溜溜的乳頭,吸著、吮著、裹著。

媽媽這時已骨酥筋軟,香汗淋漓,嬌喘吁吁。過了片刻,我貪婪的嘴又向下吻去,嘴唇舌尖所過之處,無不使媽媽渾身顫慄,吻舔過精緻的肚臍眼,吻舔上綿軟的小腹,最後是媽媽那精美的水粉色蕾絲三角褲阻住了我的前進。精緻的水粉色蕾絲三角褲太小巧了,小巧得遮不住紅杏出牆,幾根油黑的陰毛俏皮地露在花邊的外邊。我把臉貼在媽媽被窄小的三角褲包裹著的那神密、迷人的所在,隔著薄薄的蕾絲,我感到她陰部的溫度,感受到她渾身在顫慄。媽媽三角褲的底部已濕透了,不知是汗濕,還是被媽媽從陰道里流出的淫液浸濕的。我被大自然這精美的造物深深地迷醉了,我吻舔著她光潔的大腿和渾圓、肥腴的豐臀。

「媽媽,」我擡起頭,望著秀面緋紅、風情萬種的媽媽說:「媽媽,我可以把它脫下來嗎?」媽媽滿面嬌羞地點點頭,隨即就閉上了那雙美麗的秀目。

我的手微微顫抖著、慢慢地把三角褲從媽媽胯間褪下,經過雙膝,從媽媽的兩腿間脫下。媽媽肥美、圓渾的豐臀向上翹起,配合著我把她身上最後一處遮羞之物剝去。這時一個美豔、成熟、豐腴、性感的肉體就全部裸裎在我的眼前。這是我在睡夢中無數次夢到過的媽媽的赤裸的肉體。潔白、光潤的雙股間,濃密、油亮、烏黑的陰毛呈倒三角形遮護著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潤的、暗紅色的陰

唇如天然的屏障掩護著花心般的陰道口——我就是從這裡降生到這個世界上來的——陰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荳蔻般的陰蒂。我欣賞著,讚嘆著,仿佛故地重遊,忍不住把臉埋進媽媽的胯間,任蓬鬆的陰毛撩觸著我的臉,深深地吸著成熟、性感的女人陰部所特有的、醉人的體香,我用唇舌舔濕了她濃密的陰毛,吻著微隆的陰阜,吻舔著肥厚、滑潤的大陰唇,用舌尖分開潤滑、濕漉漉的小陰唇,這曾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所必需經過的門戶。吻舔著小巧如荳蔻的陰蒂。「啊……啊……不行……啊……啊……無忌……啊……你怎麼可以……可這……這樣……啊……啊……啊……乖寶寶……啊……啊……不……不要這樣……啊……啊……」媽媽沒有想到我會去吻舔她的陰部,而現在我——她的親兒子卻貪婪地吻舔著一個女人最神秘也是最迷人的地方。媽媽扭擺著身體,被吻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如電流般不斷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向上挺送、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低聲呻吟著。

媽媽那小巧的陰蒂被我吻舔得堅挺起來,我於是又把舌尖進媽媽的陰道口裡,輕輕攪刮著那帶有褶皺的陰道內壁——這是我十八年來到世界上的通道。

「啊……啊……無忌……心愛的寶貝……啊……啊……我受不了……媽媽讓讓你啊啊……哎呀……你舔……舔得……舒服……啊……啊……我……啊……我要……啊……哎喲……啊……啊……要……要……啊……啊……」我捧著媽媽白嫩、光潔、肥美的豐臀,舌頭儘可能長地用力探進媽媽的陰道里,吸吮吻舔著她滑潤、嬌嫩陰道內壁。媽媽的陰道真是奇妙——內壁既滑嫩又帶有褶皺(後來我才聽說,大凡是淫蕩的美女都天生是這樣的)。從媽媽的陰道深處一股股淫液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媽媽全身如同觸電般震顫著,彎起圓滑光滑潔白的大腿,把豐腴的肥臀擡得更高,以便我更徹底地吻舔吸吮她的陰道口和陰道內壁。

「啊……啊……媽媽的陰道真……啊……啊……親愛的媽媽……您……您的陰道里都流水了。」「啊……啊……小壞蛋……小寶貝這還……還不是因為……啊……啊……因為你……啊……啊……無忌……不……不要一口一個媽……媽媽了……我……我……啊……啊……我都被你玩成這……這樣了……害得我紅杏出牆……啊……啊……通姦偷情……啊……啊……我心裡……心裡……啊……啊……覺得……啊……有……有些發……發……啊……啊……毛……啊……啊……」媽媽扭擺著嬌軀,香汗淋漓、嬌喘吁吁,自己用雙手抓著豐滿、尖挺、圓翹的雙乳不停地地擠壓、搓揉著,用力向上挺送著肥美的豐臀,以便我的舌頭能更深入地探進她的陰道里吻舔她的陰道,裹吮她的陰蒂。伴隨著一陣陣身體的顫慄,從媽媽的陰道深處流淌出一股股淫液,把她的陰道內外弄得滑潤、粘糊糊的,弄得我滿臉、滿嘴,那一股股淫液順著會陰流向肛門,在雪白、肥嫩的屁股映襯下,那小巧、暗紅色的肛門如含苞待放的淡紫色的菊花花蕾,讓人心醉。啊,這是媽媽美麗性感的屁眼!

「啊……啊……無忌……乖寶寶啊……啊……你把……把媽媽弄……弄得太……太舒服了……啊……啊……爽……啊……爽……啊……啊……哎喲……啊……媽媽讓你玩……玩得太……太……啊……啊……爽了……啊……啊……快……啊……啊……無忌……快……快……脫……啊……啊……脫了衣服……啊……啊……用……用你……你的……啊……啊……啊……啊……」美豔、成熟、豐腴、性感的媽媽情慾已完全高漲,那迷人的、充滿著神秘感的濕潤、滑膩的陰道——令人迷醉的騷屄——熱切地等待著我硬梆梆、粗長雄健的陰莖去揭秘、去探險!

我幾下就把身上的衣物脫光,媽媽看到我那腿胯間那條又長、又粗、又壯、硬梆梆的陰莖時,不由得又驚又喜。

當我赤裸的身體趴在媽媽白晰、滑潤、光潔的肉體上,把光溜溜的媽媽壓在身下,硬梆梆的陰莖直翹翹地碰在媽媽的雙腿之間時,媽媽的臉上飛過一抹羞紅,身體不安的扭動了一下,微微閉上一雙秀目。從光滑、圓潤的龜頭端滲出來的透明液體,把媽媽的雙腿間弄得濕漉漉、粘乎乎的。

我手握著硬梆梆的陰莖用光滑龜頭沾著從媽媽的陰道里流出的滑膩膩的淫液,在她的陰道口研磨著,研磨著小陰唇和陰蒂。媽媽春意萌動,淫心正熾,久曠的陰道被這樣一個雄健的陰莖龜頭研磨得騷癢難耐,略含嬌羞地浪叫著:「啊……小壞蛋……啊……啊……別再磨了……啊……啊……媽媽快……快被你玩……玩死啦,快……快把你的……你的……啊……啊……插……插……啊……插進來……啊……無忌……啊……求求你了……啊……啊……你快嘛……」看著媽媽騷媚淫蕩饑渴難耐的模樣,我知道她性慾正盛,淫心正熾,急需要一根硬梆梆、粗長、雄健的陰莖來一頓很猛的抽插方能平熄她心中熊熊的淫慾之火。

聽著淫浪的嬌啼,看著天生的尤物,我心癢難耐,於是一手摟著媽媽一條豐腴、光潔、渾圓的大腿,一手扶著碩大的陰莖對準濕漉、滑潤的陰道口猛地插進去,只聽「滋」的一聲,那硬梆梆、又長、又大、又粗的陰莖就一下連根插進了媽媽的陰道里,一下子把她的陰道內漲撐得滿滿的;碩大的龜頭緊緊在陰道深處那團軟軟的、暖暖的、似有似無的肉上。十六年前從這裡生出來的我的肉體都回到母親的身體!隨著我的硬梆梆的陰莖插進媽媽滑膩膩的陰道,在媽媽和我頭腦中殘存的一點點那對於因亂倫禁忌而造成的罪惡感,也就在這瞬間完完全全地消失了,我和媽媽完全沈浸在純乎自然的男性與女性的性的交媾的快感中了。

媽媽的陰道把我的陰莖緊緊地包裹住,媽媽久曠的陰道天生就又窄又緊,除了爸爸的陰莖外不曾見過更別說感受別的男人的陰莖。可今天第一次與丈夫之外的男人做愛就遇到我——她的兒子的這根硬梆梆、又粗、又長、又大的陰莖。這猛的一插竟使媽媽有些吃不消,隨著我剛猛的一插,媽媽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啊」的叫出聲來。過了半響媽媽才嬌喘吁吁,美目含情,瞟了我一眼:「小壞蛋,你可真很心啊……你的雞巴這麼大,也不管媽媽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媽媽……媽媽都快叫你給插暈了。」媽媽嬌聲地撒著嬌,把我緊緊摟住,讓硬梆梆、粗大長的陰莖緊緊地插在她的陰道里。

「心愛的媽媽,我不知道你的陰道口那麼緊、那麼窄,可是你太性感了,我,我的陰莖插得讓你受不了,請原諒我,媽媽,你要打要罵我,我毫無怨言的,可我真的是想讓你快樂呵。」我趴在媽媽的身上,陰莖在她的陰道里慢慢地抽送著,吻著她因性愛光潤、秀美的面龐和紅潤的嘴唇,體貼地說。

媽媽被我說得心裡甜甜的,用力收縮著陰道,夾緊我的陰莖,嬌媚地笑道:「媽媽才捨不得打你罵你呢,現在輕點兒抽插,別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你的大雞巴,哦……對……就這樣,慢慢地抽插,讓媽媽慢慢地適應,哦……對寶貝,就這樣……哦……哦……」她嘴角泛著一絲笑意顯得更嬌美、更嫵媚迷人!

我想不到媽媽雖早已結過婚,十六年還曾生育過我,可她的陰道卻如此又緊又窄,她帶光滑的陰道內壁把我粗壯的陰莖緊緊包裹著,帶有節奏地收縮著,當陰莖龜頭觸到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暖暖的、似有似無的肉上時,那團肉竟如同媽媽紅潤的小嘴一樣裹吮著我的龜頭,真個令人銷魂。

我趴在媽媽身上,陰莖用力在媽媽滑潤的陰道里輕抽慢插著,媽媽也扭擺著她那圓渾、光滑、潔白、肥美的豐臀配合著,嘴裡發出令人銷魂的淫浪的呻吟。

「媽媽,您說我們在幹什麼呢?」我把媽媽壓在身下,陰莖在她的窄緊的陰道里插抽著,媽媽滑膩的略帶褶皺的陰道夾迫套擼著我硬梆梆碩大的陰莖,媽媽那對豐腴、尖挺、圓翹的雙乳在我的胸前,我的臉貼著媽媽羞紅的,微微發燙的面龐,輕佻地挑逗著。

「哎呀,羞死人了,小壞蛋,這……這怎麼能說得出口呢?」媽媽羞澀地說,豐腴、肥美的豐臀扭擺著,向上挺送著,迎和著我陰莖的抽插。

「說嘛,我讓您說嘛,快說嘛,媽媽。」我假意要把陰莖從媽媽的陰道里抽出。

「啊,不要,不要,唉,無忌,你就會欺負媽媽,」媽媽緊緊地把我摟在她的身上:「這……這……唉,你呀,真是個小魔頭,我們……我們……是……是……」「是什麼?心愛的媽媽,您快說呀。」我把陰莖全都插在媽媽的陰道里,扭擺著屁股,龜頭一下一下研磨著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暄暄的、暖暖的、似有似無的肉上。

「啊……啊……無忌……啊……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啊……啊……」媽媽被我研磨得嬌喘吁吁:「啊……啊……我們……是……是……兒子的大雞……雞巴……啊……操……操媽媽的美騷……騷屄……啊……啊……」媽媽羞得滿面酡紅,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一嬌美得像洞房花燭夜的新娘!

「啊……啊……舒服……啊……爽……啊……啊……無忌……啊……心肝……啊……啊……媽媽的屄被你的大雞巴操……操得舒服……啊……啊……天啊……啊……」激情燃燒、淫火正熾的媽媽的潔白、光潤、豐腴肉體隨著我硬梆梆的陰莖抽插的節奏起伏,她靈巧地扭動肥美的豐臀向上挺送著,淫浪騷媚地嬌叫著。

我把媽媽壓在身下,陰莖用力在她的陰道里抽插著,左右研磨著,龜頭觸著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若有若無的肉,媽媽此時完全沒浸在男女性愛的歡娛之中了,任憑她十八歲的兒子把粗長的、硬梆梆的陰莖在她的陰道里抽插著,享受著禁忌性交的快感,完全忘記了羞愧。

「小寶貝……啊……啊……你的大雞巴……插在媽媽的……屄裡……多……啊……真是天生的一對……啊……啊……媽媽的屄……就是……就是給你的……大雞巴操的……啊……啊……用力……啊……使勁操……啊……啊……小老公……小哥哥……小寶貝……操得媽媽……舒服……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