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裝性奴

作者: 太陽黑子

(改編自桃山Jiro漫畫:「桃缶工場」)

流程一:入貨

在一間類似會議室的房間中,正有四個人似乎在進行著一個會議。

「今天的開發會議中我們將會決定下一件製品的原料,各位請看看這幾幅照片。」

一把低沉、冰冷得像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來自今次會議的主持人。隨著他的說話,房中另外幾個人立刻拿起桌上的幾張照片詳細地觀看。

「各位覺得怎樣?」主持人問道。

「看來是剛剛完全成熟而又還未開始有老化跡象的時期,正是最適合用作原材料的時候呢!」

「原料的外觀方面沒有A級也有A-級吧,是那種天生便有顧客緣的類型,色澤和形態也相常不錯,外在質素是無話可說了,不知道內在方面又怎樣?」

「讓我看看原料的原產地背景,……唔,出身名門,而且培育環境也十分高尚,這種類型相信很能討得顧客歡心呢!」

「……似乎大家也很滿意。那麼,我們便決定採用這個原料吧!」主持人說道。

「贊成!」

「那麼,接下來便由負責進貨的小組去為我們把原料收入吧!」

隨著眾人讚同的聲音,這次開發會議也便完滿結束了。

*** *** ***

(奇怪的工廠,不知道這裡究竟是在生產著甚麼?)李素心每次經過這間孤然獨建於廢置區一角的工廠時,心中都不禁泛起一點疑問。

這一帶是素心每天回家時必經之路,四周包括了廢車場和不少看來已被空置了的建築,唯獨是這一所門外寫著「聖桃罐頭製品廠」標示的工廠卻仍有人在出入。

素心是本市其中一間最大的醫院附屬的護理學院學生,dfjstory.com剛滿二十一歲的她在完成今年的課程後,便可以加入醫院成為見習護士。

父母和兩個兄長都是成功的商界人士,但唯獨素心天生便對商務方面興趣缺乏,反而自小便憧憬成為一個好護士。那是因為她小時候體弱多病而間中須要住院,而在住院生活中她遇上了幾個非常和藹可親和細心關懷她的護士,在她那時的小小心靈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也要做個好護士,減輕可憐的病人們的痛苦,令他們能夠在一個最好的環境內盡快康復!)微風輕吹,素心撥了撥她額前的頭髮。她擁有畢直亮麗、長度大約至背部中央的黑髮,前發之下是一張漂亮姣好的臉蛋,眼睛明亮皎潔、鼻樑畢直、嘴唇薄薄的泛著櫻花似的顏色、白嫩的雙頰自然地透著微紅,令人看到後會不其然妄想著去親她一口。

而不知是否因為發乎內心的那種無私、愛人的性格,令她的俏臉看起來也格外溫婉可人,可說是任何人一見便會有好感的類型。

經過了工廠之後,前面是一條僻靜的小路。此時,素心赫然發現在前面的路中央,有一個人正按著自己的肚子蹲在地上,面色看起來狀甚痛苦。

「你怎麼了?」素心立刻快步走上前。

「喔,很痛……」一把男人的聲音顫抖著說。

「是那一處不舒服?是腹部嗎?左邊還是右邊?」作為準護士的素心,立刻義不容辭地上前蹲下,向那男人詢問道。

男人突然露出了一個古怪的微笑。

「?……」

素心正疑惑間,突然從她的身後伸出了一對手,左手勒住她的身體和雙臂,同時右手拿著的一塊白色手拍更疾然覆蓋向自己的口鼻!

「!!……喔喔!……」一陣剌鼻的氣味衝入鼻腔中,素心立時心突不妙。只是,藥力的發作卻比她預想的更快。一陣天旋地轉後,可憐的女護士學生便立時「啪」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嘿嘿,真順利……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生還真易騙!……」

一個麻布袋把素心裝入其中,然後男人便一手托起她負在肩膊上,像運貨般緩緩離去。

流程二:剝去外皮

﹝……我在……那裡?)素心迷糊中緩緩回覆知覺,只見自己似乎身處在一個由灰色的牆壁和天井構成的空間之中。

「我的手腳……怎麼?」正想站起身來,赫然發現自己的四肢都動彈不得,原來有一條麻繩正繞過自己的胸脯上下繞了兩圈,再把她的雙手緊綁在身後,同時長裙之下的腳踝,也同樣被繩捆綁在一起!

「醒來了嗎?原料一七一號李素心、一七二號陳美妮、一七三號童雪明!」

素心定神一望,只見在前面不遠處正站著三個男人,中間的一個男人看來已到中年,穿著整齊的西裝,面上冰冷得毫無表情。聽那低沉的聲音,可以認得出他正是前文提過的「開發會議」中那個主持人。另外在他身旁一左一右,還有兩個穿著一身白袍的青年,看起來既像醫生又像正要進行甚麼實驗的化學家。

素心往她身旁一看,這才發現原來還有兩個和自己同一遭遇(被綁住手腳)的女人:一個是一臉溫柔、年約二十七、八的人妻,膚色非常雪白;另一個看來年紀和自己差不多,是個短髮而外表倔強的少女,一身古胴的皮膚十分健美。沒有例外地,她們兩人同樣是上等質素的美人。

「你們抓我來幹甚麼?這可是犯罪喔!聰明的話便快放了我們!」那個一臉英氣的短髮女生憤怒地罵道。

「這女人作為原料,態度倒也惡劣,恐怕會是劣貨呢!」

「是不是劣貨,還要先經過QC(品質檢定)才知道!」

兩個白袍青年自顧自的在交談著,此時另外那個人妻也忍不住道:「你們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要綁著我們?」

西裝中年走前一步緩緩地道:「我是鄧博士,是聖桃罐頭製品廠的商品開發主任,至於綁著你們的原因,是為了方面我們進行產品的開發和加工。」

「我們現在是在那間奇怪工廠之內?還有……你說的產品是指……」素心疑惑地問道。

「太多問題了……反正待會你們便會知道這是甚麼一回事的了,我們還是事不宜遲的,開始生產流程吧!」

「是,鄧博士!」

兩個白袍青年立刻快步走前,來到身穿白色襯衣、米色長裙,因手腳被束縛而只能躺在地上蠕動著的李素心跟前。

「你們想怎樣?……哇啊,不要!」

兩青年手上各拿著一把剪刀,手起剪落便把素心的外衣和長裙凶暴地剪開!

「啊呀呀!!」

「不要動!否則傷了內皮便不好了!」

剪刀劃過布絮,發出令人心寒的「嗦嗦」聲;素心只有在震驚之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衣裙被割成長條、再分撕成布碎。漸漸地,在布碎四散飛舞之下,一具紅紅白白,柔嫩幼滑的年輕女性胴體,便完全曝露在眾人眼前!

「不要!討厭哦!」繼外衣之後,兩人連她的內衣褲也沒有放過,同樣地剪成了絲碎。

「這些東西你以後也再用不著了!嘻嘻嘻……」青年把胸圍、內褲的碎片掃開,面前展現出一對發育良好,呈碗型的嬌媚肉峰,與及一塊被黑色嫩草所覆蓋著的,女性最私隱的倒三角地帶。

「剝去外皮之後,便洗一洗那內皮吧!」

隨著鄧博士的吩咐,另一個青年拖出了一條長長的水喉。

然後,他一打開了水龍頭,一條水柱立刻噴射而出,把素心的裸體上那僅餘的一些布絮也清洗乾淨,全身也像「落湯雞」般淋個透徹。

(啊呀呀呀!!!這究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在陌生男人前赤身露體的衝擊,加上那些男人的異常而超乎常識的說話和行為,令素心懷疑自己是否身處夢中--正在做著一個荒誕而恐怖的惡夢。

流程三:

運輸帶裝配繼李素心之後,另外的兩個被捕獲的女人,人妻美玲和短髮女郎雪明兩人也同樣遭到「剝皮」和清洗的對待。

「媽的,你們究竟幹甚麼!把別人擄來之後更扯爛我的衣服,還說自己是甚麼罐頭廠……聰明的快放了我,否則我可不饒你!」

被剝光的途中,雪明不斷地破口大罵,看來她是個非常巴辣和強氣的女人。

「真吵呢,這個一七三號真的是好原料嗎?」

「博士選中了她一定是有理由的,或許有些客人便偏偏喜歡這種類型吧!」

兩個白袍青年自顧自地交談著。

「喂,快停手啊!!」

鄧博士皺了皺眉:「封著她的口!」

「唔唔!……」得到指令後,其中一個青年立刻為她配戴上一個黑色的橡膠封口球,把她的嘴塞個滿滿的,令她終於可以靜一點了。

終於,三個美女都被剝得全身赤裸,啡的、黃的、白的像三條肉蟲躺在灰色的混凝土地板上,靜待她們的下一個命運。

「好,把她們三個接上運輸帶,然後繼續下一個程序吧!」

(運輸帶?……)素心正在孤疑,突然聽到上方傳來一陣機器的聲音,她勉力抬起頭一看,赫然發現那條「運輸帶」了!

在她們的頭上方約兩公呎高處,有一條類似軌道的東西橫過半空,那條軌道之下佈滿了鉤子,現在那些鉤子正自動地緩緩向前移動。

「一七一號,你先上去吧!」

素心見到其中一個青年正叫著自己的「編號」,她的心中暗暗感到,由此刻開始似乎自己已經失去了人的姓名了。而他說的「上去」又是甚麼意思?

只見青年手上拿著一副形狀怪異的,由堅厚的鐵枝所組成的「骨架」,那副骨架最頂處有個鉤子,鉤子的正下方是一個環形的部份,再之下則分成了一左一在兩條鐵條。

「喔,幹甚麼?」

白袍青年把骨架中上方的環形部份套入了素心的頭臚,那個環的下方有一個調較大小的螺絲,青年調較至令那圓圈的直徑剛好夾住了素心的整個頭臚為止。

伸向下的兩條鐵條,在中間和最底處同樣有兩個圓環,那人便把綁著素心的麻繩解掉,然後把素心的手臂和大腿分別套入了環內並扭緊了螺絲。

這樣骨架的裝配工作便告完成了。由於骨架的左右兩條鐵條長度較短,而且還微微地向前伸出,所以令素心的手腳也不得不向前微屈,令她的姿勢也變得像只青蛙般滑稽。

「啊呀?……」

然後,素心突然感到自己整個人竟向上升起!

原來是那個剛剛裝好了骨架的人,把自己整個人抬了起來,然後把骨架最頂的鉤子,卡在上方那條運輸帶的其中一個鉤子上!

「啊呀呀,不要!……這是甚麼意思?」

鉤了在上面的素心,便好像是燒臘店中的一隻臘鴨一樣,被掛在半空隨著運輸帶緩緩向前推進!

「這運輸帶會帶你到達下一個加工流程。」

鄧博士說話間,另外兩件貨品也遭到和素心的同樣對待。

「不要!我是人,不是甚麼貨物,你們簡直瘋了!……啊呀!好可怕!」

素心全身便只靠頭頂一個鉤子鉤在運輸帶上,所以她只要稍一掙扎,整個人便立刻在半空中不停擺動!身處半空的不安定感帶來的恐怖,令她本是溫婉可人的俏臉立時嚇得臉色發青,當下再不敢作出任何郁動,合上眼睛並輕咬著下唇,在心中不斷祈禱:如果這是惡夢的話,便請立刻清醒過來吧!

流程四:清洗內臟

一行三隻「人形臘鴨」,隨著運輸帶而運送到隔鄰的另一間房間之內。

在那房間內,穿著白袍的工作人員比剛才更多,數起來足有十數人之多,而且更被分成了幾組,負責進行不同的工序。

素心緩緩運到其中一組工作人員的面前,她的內心正在七上八落,完全估計不到他們接下來還要對自己做些甚麼。

「啊哦!……不要打開那裡!」

只見其中一個穿著手套的工作人員,用兩隻手指輕輕把素心的私處打開!

首先掀開了大陰唇,然後再揭開了更緊密的小陰唇,立時,非常漂亮而鮮嫩的21歲護士學生的陰阜,便完全展露在眼前!

除了唯一的男朋友之外便從未在其他人面前展現過的性器官,現在卻在一群詭異的白袍客面前纖毫畢現,素心只感到全身一陣火熱,那種巨大的羞恥令她驟覺天旋地轉,好像快要就此暈倒過去!

「啊呀,不要碰哦!」

可是,那人的手似乎並沒侵犯她的意圖,只是用一條吸管在她的陰道內吸走了一點分泌物。

「你、你們想幹甚麼!?」

那人把吸管中的液體倒入一支試管內,然後再分別加入了幾種不同的試劑。

「唔……沒有任何性病徵象,很好。」

「接下來便開始清洗內臟吧!」

說完之後,另一個工作人員便由旁邊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管子。

「喔!!」那人竟把管子的前端,一下子塞入了素心的肛門之內!

羞恥的排泄器官被入侵,簡直是素心連做夢也未想過的事。可是更可怕的事卻接著而來!

素心只感肛門內一陣涼快,似乎有一些液體正在灌入自己的肛門內!

「不要!……這樣過份的事……討厭哦……」

原來對方開動了一個裝置,把清潔液沿沿地注入自己身體內。彷如被活生生地施以人體實驗,那種異常的變態行為,令素心的精神像快要崩潰般,眼淚也如珠串般滾下來。

可是,除了羞恥之外,隨著液體沿沿不絕的流入,她的肛門以致直腸都感到了越來越大的壓力,令她驚惶失色地叫了起來:「夠、夠了!快、要脹破了!」

「末夠未夠……要好好地把腸臟洗得一乾二淨才行……」

在越來越大的痛苦下,素心低頭一看,竟見到自己本是平坦無痕的小腹,竟也像孕婦般漸漸脹大起來!

不斷灌入的藥液,已經過了直腸而直灌入大腸內了吧!然而身為準護士的她十分清楚人體內臟的脆弱,水壓太大的話,可是會腸璧爆裂,藥液在腹膜中氾濫的!

望著越來越大的肚子,痛苦和恐懼,令素心的意識也矇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