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調教老婆的故事

此時婆淫浪浪的看著我,但我還是搖頭,婆於是更加賣力地表演出另一招:把雙腿跨在同事的頭上並蹲了下來,然後把整個陰戶展現在我眼前和醉死的同事眼前(沒看到不要怪我,誰叫你酒量不好)。

濕答答的淫穴光亮得發光,以及伴隨著捲曲濃密的陰毛中跑出的嫩紅色小陰唇,陰唇因為興奮,早已輕微地翻開型成一條肉縫,已經快滴下來的蜜水就停留在同事的嘴唇上方。

然後婆把陰部整個貼上去同事的臉上,利用同事的鼻子和嘴來讓婆饑渴的騷穴止癢,同事的整個臉被婆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的。有時候婆陰部貼住同事臉部時間太長時,我真擔心他會不幸窒息身亡,做個風流花下鬼。

漸漸地我的巨屌逐漸蘇醒,婆見獵心喜,使出最後一招69式,但這可是婆在上頭主導,只見婆把同事的雙腿彎成M字型,然後含住同事的睾丸吞吞吐吐了起來,左手則套弄著同事的陰莖,並用右手的食指指尖輕輕玩弄起男人的屁眼,然後使出毒龍鑽去舔起肛門和菊花邊。

這時婆早已不是端莊賢淑的人妻,而是化身為性獸,一頭肌渴淫蕩的母獸,極需讓男人火熱的鐵棍去填滿空虛陰道的淫蕩名器;此時的我早已化身為惡漢,決心要羞辱這個淫賤的妻子。

我沖上床去把婆上半身拉起,然後將我的熱屌塞入她的口中,並深深的頂到婆喉嚨的最深處,我的雙手緊緊抱住婆的頭部,將她的嘴死命地往我身上靠,不讓婆有一絲一毫喘息的空間,可是婆不但沒有逃避,反而雙手環住我的腰,將我的陰莖向她口中塞去,好像怕我逃掉似的。

但是性獸果然是性獸,婆不但要滿足上面的嘴,連下面的嘴也不放過,同事的醉屌早就被婆塞入陰道內,整根塞到底,直到根部整根完完全全的沒入在婆饑渴的下體內。

婆瘋狂地扭動著腰部去迎合陰莖的擺動,而嘴裏則是直嚷著:「好舒服……快幹我……用力……幹我的小穴……我是母狗……趕快輪奸我……幹我的……屁眼……」等極盡淫穢浪語。

時機已經成熟,於是我示意婆轉身面朝我同事方向,並扶住婆的屁股,讓她的屁股翹起來露出屁眼,然後在自己的雞巴上塗了點口水,再慢慢地插入老婆的屁眼裏。

「啊……啊……啊……」老婆尖聲呻吟,因為兩個男人兩條雞巴插在她的淫穴和屁眼裏:「啊……啊……我……受不了……了……裏面……好脹呀……好舒服喔……」

我聽著老婆的哀求的呻吟聲,淫穴裏的雞巴感受到同事陰莖的壓迫感,我配合著慢慢抽動來感受著老婆淫穴和屁眼的摩擦和兩條陰莖之間的壓迫,婆被兩條雞巴分別插弄著她的淫穴和屁眼,是多麼淫蕩蕩啊!

這樣的感覺,讓身經百戰的我也受不了,一股的精液射進我老婆的屁眼,而同事的精液也同時射入婆的陰道之中。從婆的眼中我知道時候到了,只差一點點婆就會被調教完成,成為白天的良妻、黑夜中的性奴!

在精液還未流盡之前,我用兩根飯店贈送的水果——香蕉分別塞入了婆的淫屄和屁眼之中,然後命令婆不准穿上衣服,只能保留腿上的黑絲襪和深秋季節套在外頭的黑長皮衣,之後轉移陣地到人來人往的飯店大廳去,享受被人視奸和一絲不掛、下體插著兩根異物的羞恥感覺。

沒多久後K妹洗完澡,換好衣服回來了,於是我和K妹好好的交代說,一定要好好照顧我同事。果不然,事後我同事說,那天晚上的感覺超棒,雖然他是醉死的狀態。而且他也不知道,他雖然上了個K妹,但是卻被同事的妻子「幹」了一回,直說他的雞巴痛了好幾天才舒服些。呵呵……

後記:

當晚我們離開飯店後並沒有馬上回家,而是帶婆去以前K妹介紹過、位居暗巷專門解決K妹性欲的鴨店。當那兩隻鴨子看見一個女人脫下風衣,竟然裏面只穿著高筒黑絲襪所露出那種驚異的表情,真是好笑。

更神奇的是,還從婆下體抽出兩根香蕉時,他們的眼珠子簡直要掉出來了。我付給那兩隻鴨子五百元,然後站在旁邊,觀看鴨子對婆的全身愛撫(規定只愛撫,不性交)。

只見婆不斷地扭動軀體去迎合子鴨子的愛撫,在同時,我還不斷地聽到鴨子對婆說:「沒看過這麼淫蕩的女人……好會扭腰,一定很會迎合男人……一個月不知道要多少包養費?屁眼這麼會開開合合,一定很喜歡被幹屁眼……」等等。

有個年輕的鴨子還差點忍不住對我說:「老闆,換我付你錢,你讓我幹這個女人好嗎?」

最後婆在一個很幸福的姿勢下渡過了一個詭異的深秋夜晚,婆被那兩隻鴨子一左一右架在空中後,雙腿被扳成大M字型,然後鴨子分工的舔著、含著、揉搓著婆的大奶。

同時間,婆的雙手被放在鴨子的胯前,一手一鳥去套弄著男人的陰莖,去取悅男人,我則分別從前後狠狠地幹了婆兩次。幹到最後,婆的陰戶和屁眼都紅腫了起來,肛門還被我幹到菊花盛開到有點合不回去。

結束離開時,鴨子還戲虐似的把那兩根香蕉又塞回去婆的下體,當婆回到我車上時,不禁輕聲的啜泣起來……這是婆喜悅的樂章!

(十)

再會了!Yoshio San(上)

當婆把外衣脫下露出秀麗的雙乳和下體茂密的黑森林之後,周遭的空氣彷佛凍結似了,空氣中只傳來Yoshio的呼吸聲以及我自己的心跳聲。

時間回到三天前,當Yoshio San和我走出會議室時,「我要離開了!」這句話冷不防將我還陶醉在新機種sign off的喜悅中猛力的拉回來。其實這是件早就會遇料到的事,但是心理還是會有些失落。

Yoshio San是我的忘年之交,他來自出名的I公司並擔任這個事業群的最高主管。但是當兩年半前I公司退出這個產業並將它賣給了中國的L公司後就為了這個結局埋下了因果。還記得我們初次合作新機種開發時,對一向標榜自主開發以及擁有卓越技術的I公司和我們公司真是一向艱巨的挑戰。在一次又一次的會議中和不斷的規格討論會中,不知不覺的雙方建立起「互信到認同」的共識。

當第一個合作機種在工廠正式量產後的品質良率更是讓我們成為好朋友,每當Yoshio San出差到中國來時,在工作之餘我總會和他一起去吃飯,游蘇州、上海、杭州或是一同在飯店的鋼琴酒廊中裏喝點純麥威士卡,或是Yoshio San從日本帶來的燒酒,一邊漫無目的地聊著,一邊共同咒駡沒有sense的L管理階程。

也許我和Yoshio San這麼的有默契和談得來,是因為我們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人,可以躲開一些無聊的人際關係和流言蜚語。又也許是我們有共同的敵人L公司,也許有太多也許……是緣份吧!我想。

當天夜裏YoshinoSan和我在酒廊中兩人相望對座的對喝起來,忽然間YoshioSan說出他不僅要離開公司,也同時要和他老婆離婚。其實我們早就討論過這個問題了,Yoshio San和他老婆之間有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霾存在,雙方過著淡淡的生活,只是礙於身分地位和家族關係一直同住在一個屋簷下。這一次Yoshio San想要讓夫妻雙方各自去尋找自由和幸福,也同時為自己60歲後的新人生拉開一個序幕。

當Yoshio San喝到半醉半醒之間忽然間對著我說:「我已經十年沒碰過女人了,我想我可能不行了,不知道能不能有這個機會讓我在離開之前能抱著溫軟的女體睡上一夜?」

回到家後婆看我悶悶的,當我告訴婆這件事後,婆也十分同情Yoshio San。雖然婆和他從來沒見過面,但是早就聽我說過Yoshio San的事情千千萬萬遍。

第二天星期六清早起來,在吃早午餐後婆忽然間對我說:「也許我們應該幫幫Yoshio San……」

當晚九點十餘分時左右,我坐在床沿望著正在著裝的妻子。妻今晚下半身穿的是黑色到小腿肚並在周遭有著蕾絲邊的連身黑絲(現正當紅的絲襪,君不見滿街都有人這樣穿),並身著同色系的黑色迷你裙(高度在膝蓋以上20公分);上衣則是白色的細紗襯衫,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微凸並帶點肉紅的乳頭。

就這樣嗎?當然不僅如此,婆的黑色連身絲襪可是我特地去買來的喔!在下體處絲襪鏤空是一定要的。婆還玩性大發,拿起之前過年掛在門口應景的紅色中國結當作內褲,把結上方的線剪斷剛好變成兩條,分別繞過婆的纖腰,然後在腰後綁了個結當作固定。

而中國結的裝飾部份剛好放在豐滿的恥丘上,結下方的線則繞過婆的下體穿過屁股,繞到身後和腰上的結剛好成一個T型交叉又綁在一起,結下方的流穗剛好又自然垂下。看官請把它當作是中國結的T-back。

婆再套上春季的長外套,很貼心地在脖子上綁上一條粉色的絲巾後就挽著我的手一同出門了,在婆蹲下來套上黑色細高跟鞋時,中國結的線早已深深陷入婆的下體肉縫之中,隱約中還可以看到泛亮的水光從婆的陰戶中映射出來。穿過宿舍門口遇到其他同事時,還虧了婆說今天婆臉泛紅暈,特別漂亮,真的是聽得婆飄飄然。

終於,特別的夜展開來了……

到了酒店之後,我特地和婆分開來一前一後進入位於35樓的酒廊。約莫過了二十多分鐘後(剛好接了一通公司來的急電)我才進入酒廊,並一路走向熟悉的老位子坐了下來,這時Yoshio San早就喝下一杯水割了。

在天南地北不著邊際的瞎扯之後,我神秘兮兮地詢問Yoshio San說是否有看到亮妹?Yoshio San伸手一指向吧台區,果不然婆就坐在那裏,身邊剛好又有一只胖嘟嘟的美國蒼蠅在旁邊飛來飛去。

我料得沒錯!婆的氣質和姿色果然是Yoshio San會喜歡的類型(婆還是大學日文系畢業的喔),不愧我當兵之前在中山北路七條通的俱樂部裏幹過少爺。

我轉過頭來對Yoshio San淡淡的說:「那就是我今晚要送給你的禮物。」我隨手拿起桌上的房門卡徑行往婆的方向走去,留下一愣一愣的Yoshio San。走到婆的跟前和胖蒼蠅說了聲Excuseme之後把房卡放在婆的雞尾酒旁:「10 minuteslater,I said。」這下子又多了一隻愣在那裏的胖蒼蠅了。

當婆把外衣脫下,露出秀麗的雙乳和下體茂密的黑森林之後,周遭的空氣彷佛凍結似了,空氣中只傳來Yoshio的呼吸聲以及我自己的心跳聲。這是十分鐘後Yoshio San、我、婆三個人在VIP36A房裏發生的事情。對於婆的來歷,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出是某家高級俱樂部的媽媽桑,和我有特別的私交才……這種事點到即止就好,Yoshio San也是聰明人啊!

說真的,婆這樣神智清楚地裸露在外人和老公面前倒是第一次。為了消除三個人的尷尬,Yoshio San倒是很貼心地叫room service送了草莓和香檳進來(模仿麻雀變鳳凰),三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倒是漸漸熱絡了起來。

當然喝酒一定還要玩骰盅。因為婆一開始給Yoshio San驗貨時已經脫到裸露上半身和剩下下半的中國結丁字褲,以及黑色肉絲襪+黑高跟鞋,所以男方輸了要脫衣服,婆輸了則是要答應一件男方提出來的要求,而且不可以拒絕。

喝著喝著、玩著玩著,玩到大家都脫光光了,老婆則是輸了七、八次以上的「任意要求都要遵守」的懲罰條款。這時剛好婆喝多了想去尿尿,於是我心念一轉說道:「不可以尿在廁所,我要執行懲罰條款一。」這時我心想,應該要由我開始玩,這樣大家才放得開,才玩得下去。

處罰一:戶外上廁所。

由於Yoshio San的房間是VIP,所以在飯店最高樓36樓,只有六間,而且每間都有一個很大的戶外空中花園。一行人走到外面的花園後,我示意要婆爬上去戶外的木桌上,然後張開雙腿在我們兩人面前尿出來。

婆起初心理上很抗拒,但是在我激她幾句之後,好勝心一來就對上了。婆俐落地爬上木桌蹲在桌沿旁,保持雙腿大開露出早就水汪汪的蜜穴和微凸的陰蒂,右手把深深陷入肉縫的紅繩子拉出來挪到一邊,另一手則是撐在桌上確保平衡。

一開始實在尿不出來,於是婆不時地用手指挑弄著尿道口,大約五分後,只見些許的尿液正不斷地滲出,婆再也忍不住地便將尿液給渲洩出來,一股金黃色的熱流從空中劃過,落到放置在地上的香檳杯中。

婆足足尿了有一分鐘之久,期間還不斷地挪動屁股想辦法要對準杯子,戶外的投射燈燈光剛好就投射在婆的陰戶上,這樣的光采十分美麗,好像在國外看那種Show Girl一樣。

婆在尿到最後一滴尿時身體抖了一下,不知道是身體的自然反應還是達到了第一次高潮,此時婆的眼光和肉體都已經開始閃耀出妖豔的光采了。

(十一)

再會了!Yoshio San(中)

「靠近來一點!」我命令婆靠過來開始愛撫Yoshio San的陽具。

「天啊!Yoshio San的陰莖真的是很大!」婆不禁驚呼的說道。(但是軟軟的並沒有十分勃起)

我則在一旁輕輕的拉起婆肉紅色的乳頭,直到那可愛的小葡萄因刺激而挺立了起來。沒多久我就示意婆平躺在木桌上呈現仰臥的姿勢,然後以倒吊的姿勢來撫摸Yoshio San和我的龜頭,而從婆的喉中還三不五時傾出輕微的呻吟聲。

這時我的陽具已經是硬梆梆的狀態,而龜頭的前端還流出數滴精液來,流到了婆的手上,更是刺激了婆,讓婆加快了愛撫的動作。

婆仰臥著用她溫熱而柔軟的小手來撫慰Yoshio San和我的大陽具,當婆深刻感到從陽具所發出來的熱度時,她移開了她的手並把把臉靠在陽具上,並用細舌舔觸到我的馬眼,讓我忍不住地發出了喘息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