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調教老婆的故事

(六)

最近家眷太太們真是閑閑沒事玩起了「愛的小手」遊戲,還專程從臺灣帶來了工具和骰子,並且利用同儕團體的力量來要求每一個人都要玩。打起人來可是一點都不手軟,打手心、打屁股、打腳底板打得震天作響,打得人人哀哀叫,但還是天天樂此不疲地一堆人在玩。

說也奇怪,婆被打到的機率非常非常低,倒是平時伶牙利嘴的其他太太們被打得很慘,由此可知利嘴並不一定和數學好畫上等號。

前文中提及的兩位年輕太太們對此憤恨不平,因此產生了一段「愛的小手」限制級版的插曲,而受害者則是三人通通有份,待我娓娓道來。

話說年輕太太因為數學不好,因此改提議變更遊戲規則為:去公共場所玩視奸的冒險,最沒有膽量的人要被懲罰,分別是胸部、臀部和TBD!一開始婆不想玩,但是躲不過她們的糾纏(其實應該是上癮了),於是就決定在星期一的早上去麥當勞吃早餐順便找對象來舉行Game One!

星期一上午我從視訊中看到婆穿了件白色蕾絲的無肩帶胸罩、同色系的蕾絲高腰內褲,上衣則是穿了件低領口的黑色襯衫加上黑色短裙,活像OL女郎似的裝扮,再加上白色露趾細跟高跟鞋就出門了。

三人一邊吃特價早餐,一邊物色適合對象。約莫在十點多的時候對象主動上門,是一位年輕的小夥子,主要在路邊和各個人潮據點進行問卷調查。老婆是第一個被調查的物件,在約莫十多分鐘過後,婆以面對面坐不方便看問題為理由,換了位子坐到男人的旁邊,但這時婆早已解掉上衣襯衫的兩顆扣子,故意透出白色蕾絲內衣讓男人大飽眼福。

沒多久問卷調查結束,婆獲得一小罐護手霜。此時第二位太太上場!只見外面小外套一脫,婆就知道自己輸定了!超低V領上低後開蛙背(就像是女星們參加影展走星光大道那一種),左右兩片布剛好包住36D的乳房一晃一晃地去接受問卷調查,獲得身體乳液一罐回來(果然程度有差)。

第三人回來時獲得一罐臉霜,就知道她一定是暴露冠軍。原來此女根本不穿內衣,直接面對面把上半身趴在桌上,以看問卷為理由將整個白皙胸部加上乳頭露給陌生男人看。Game-1結束,陌生男人天外飛來眼福是最大贏家,婆是輸家。

回到宿舍後,三人來到我房間對輸家的婆執行懲罰。婆在半推半就下被迫脫去上衣和胸罩,跪坐在床的正中央(婆的個性是平實很堅持,但是一但激起好勝心或脾氣,那可是很敢的,我可是有慘痛的教訓,待我以後番外篇再敍述)接受「愛的教育」。

因為用「愛的小手」打胸部實在太痛,所以改為夾夾樂,只見婆的左右雙乳被夾了十多個衣夾,兩個乳頭更是以最大的夾子伺候,把乳頭夾得扁扁的(事後婆說雖然痛,但是有不曾間段的快意連續湧上,小褲褲早就濕了一大片),然後用毛線把每一個夾子連起來綁在一根香蕉上,之後要求婆努力地搖晃雙乳把所有的夾子都甩掉。

從視訊中看到這一幕,我真的熱血沸騰,丹田一股熱流不斷地竄動。就在婆的最後一個衣夾脫落的同時,我的龜頭也勃起到臨界點,要不是剛好有人敲門進來找我,恐怕我要在公司洗內褲了。

好勝心強的婆一定會參加Game-2扳回顏面,但是結局還是讓婆失望,這次地點改在星巴克,而且還是婆先發!婆刻意穿上那條前文提及的很薄很薄裙子,故意站在星巴克三樓的落地窗邊,讓秋日的暖冬太陽從窗前穿過室內,同時也讓婆的下半身若隱若現地暴露出來,讓三樓的唯一中年男客戶一覽無遺,從男人一臉錯愕的臉情中可想而之婆一定沒穿內褲。

但是這不是完美節局。二號先發一樣沒穿內褲,加上超短裙「碰巧」走到中年男人旁邊彎下腰去調整高跟鞋鞋帶,整個屁股露出一半左右,相信已達到了露出小菊花的程度。

三號衛冕者則保住了王座。同樣是一襲短裙加上沒穿內褲地坐在中年男人前排的吧台椅上,一邊翻閱著雜誌,一邊輪流交替著雙腿(就像《第六感追緝令》中的沙朗史東一樣動作)。給中年男人的最後一擊則是持續達五分鐘左右的雙腿大開,整個陰戶一覽無遺。

就在男人沖進去廁所一分鐘後,三人匆匆離開星克克結束了比賽,準備回我房間進行對婆的懲罰。

這次婆很快地脫去下半身衣物,全裸著下身趴在床中央,渾圓白皙的雙臀翹得高高的準備接受「愛的小手」擊打。但是可不是打個兩三下就了事的,那兩人極盡虐待之能事,利用小手來愛撫婆的雙臀,讓婆覺得舒服和覺得癢癢地失去戒心,然後冷不防狠狠地抽打下去。

再不然就是利用小手去刺激婆的大陰唇和鼠蹊部之間的縫隙,並連續抖動來隔山打牛以刺激婆的下體。後來乾脆要求婆反過來把雙腿張開,讓她們抽打大腿內側,而同時也不放過婆的豐滿恥丘,極盡可能地在婆能忍受的情況下抽打了好幾次。

三十分鐘過去,婆的屁股和大腿根部早就通紅一片,沒有一處是原先雪白的肌膚顏色。最後是在一個侵犯式的戲虐中結束了這場懲罰,婆的下體被「愛的小手」握把端冷不防地插入一小段,然後那兩人闖禍似的逃離了現場,結束了這場荒誕的遊戲。

在鏡頭另一端的我看得很生氣,但隨之而來卻又有點喜愛上婆被他人性虐待的快感。而鏡頭那一端的婆不知是不是也和我有同一樣的感覺,整個過程中並沒有反抗或生氣,不知道是不是願賭服輸還是婆也能充份享受這種快感,或是婆根本就有被虐的傾向。

一刻鐘後我得到了答案。婆全身赤裸地站在床沿,而另一腳跨在床上,雙乳上夾滿了密密麻麻的曬衣夾,而全部的曬衣夾都透過毛線繩綁到了另一端。假陽具雙頭龍的另外一端,隨著雙頭龍在婆下體中的吞吞吐吐、進進出出,雙乳上的衣夾也被棉繩拉得一松一緊地達到拉扯的極限。隨著虐感程度的增加,婆也加快了假陰莖的進出抽動速度。

就在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和力量讓假陰莖不斷地頂住花心達到子宮頸的最深處時,我的心頭深處也湧起了一個更加邪惡的想法!

Game-3最終回決戰即將展開!

(七)

Game3的前一晚,婆顯得心神煩躁,入夜後更加顯得心神不寧,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期間曾爬起來好幾次去翻翻衣櫃,似乎是為了明天要穿什麼而煩惱。我的心中竊喜,因為我知道明天一定有好戲看了!

次日一早,通知助理我有事要去會議室參加電話會議,閒人勿擾。

*** *** *** ***

給自己沏上一壺好茶之後,我躲到會議室透過視訊看好戲。果不然,婆已經站在試衣鏡前更衣。

婆今天挑選的也是我從網路上購回來的連身型黑色絲襪裝,但和上次不同的是,不僅只下體是開襠型的,連上身也是在胸前開了兩個洞。只見婆的兩個白皙乳房從絲襪裝中蹦了出來,堅挺的雙峰加上垂涎欲滴的粉色乳頭,令人不禁想要把雙乳捧在手中把玩一番,並用拇指和食指去揉搓婆的嬌潤乳頭。而婆的高聳肥臀也從開檔中露出,前方豐滿肥厚的恥丘和一絲黑草更加令人想入非非,想要用雙手去撥雲見日,一探桃花源。

婆的外衣是一件式的連身黑色及膝裙,配上紅色細根的系帶高跟鞋,脖子上系一條白色絲巾,高貴端莊的氣質中帶有點妖豔的氣息。

很快的,婆端起小包包就出門了。

*** *** *** ***

這次的目的地是剛落成的圖書館,因為剛落成再加上非假日時間,所以會是一個很適當的比賽場所。

約莫過九點出頭,婆一行三人就到達了讀書館,在環繞一圈之後,裝模做樣的一人各拿一本書、三個人分開坐,假裝互不認識。

這次婆學聰明了,不再當先鋒跑第一個,而是取得最後起跑的優勢。

十多分鐘過後,擁有最大胸部的小純先起跑了。只見她慢慢地走向最角落的一排書架,緩緩的站在一名男子身旁蹲了下來,假裝找書。其實小純寬大的上衣早就掩不住36E的巨乳,春光大洩的露出給那名約莫二十出頭的男子觀看。

她足足蹲在地上五、六分鐘,讓那名男子由偷偷看變成光明正大的看。(其實大陸女人根本不怕人家看的。)

忽然間小純站了起來,和那男子交談了幾句後,只見那男子忽然間把手深入小純的領口中,好好的慰撫一番。小純的那對奶子被揉搓,上下晃動得嚇人。期間,小純還把男人的臉深深埋在她的雙峰之中,眼神故意向婆和小琪的方向望去示威一番。

待這一幕春光結束後,婆好奇的問小純和那男人說了什麼,只見小純從雙峰中掏出了RMB$20。

一切謎題都解開了!

*** *** *** ***

第二位出發的小琪也不是盞省油的燈,她可是擁有家眷中最修長的42吋長腿。她今日身著紅色蘇格蘭方格短裙,但是穿的可是紫色的絲襪、再套上黑色牛皮小短靴。

說真的,比起豐胸我更喜歡美腿,尤其當女人的修長美腿夾著你腰做愛時那種感覺更勝一籌。

小琪選定的場所是書報閱覽區,閱覽區此時也是稀稀落落,沒什麼人氣。

只見小琪選定了一位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子,大刺刺的和他坐在同一個沙發上看起了雜誌。男人開始覺得狐疑,好端端的那麼多位子不選、偏偏要坐在他旁邊。

沒多久,小琪就有意無意的讓她的腿碰到男人的身上,一次、兩次、三次之後,男人忍不住和小琪交談了起來。

緊接著相同的事情發生了,男人的雙手開始在小琪的玉腿上遊移撫摸。緩緩的,小琪張開了自己的雙腿露出底褲,讓男人更加恣意地深入禁區一飽手福。但是從小琪的表情中看得出,男人屬於粗魯急躁型,弄得小琪非常不舒服。

就在小琪皺眉最嚴重的一次時,小琪把男人的手從裙底拉了出來,留下一臉錯愕的男人,甩頭就走。而婆和小純也迎面而上增加人氣,以避免那男人糾纏下去。

情勢對婆真的很不利,要是不使出絕招恐怕就要三連敗。而那兩人更是在一旁幸災樂禍,表現出一副婆輸定的表情。婆豈是輕易就讓人激怒和認輸的腳色,婆不僅要贏,還要贏得更大、贏得更徹底。

*** *** *** ***

此時,三人轉戰到另外的一個專供K書的樓層。

時近中午,K書中心只剩下一桌還坐著兩個人,看起來約莫高中或初中生模樣。(後來證實兩人是兄弟,高一的哥哥幫國三的弟弟加強數學,但是為何今天不用上課,不要問我,因為我也不知道。就好像Sogo在非例假日人還是很多的原因吧!)

只見婆朝向那兩人走去後,就在桌子的對面坐了下來,然後婆從包包中取出一張小紙條,寫了一些字後就遞過去給那對兄弟看,那兩人收到紙條看了內容可是嚇了一大跳。

兩人離開座位跑到旁邊去做思想鬥爭,交頭接耳一番之後回到座位,由年幼的弟弟示意點了頭。婆的表情好像放下一塊大石頭般的,起身離開座位往男生廁所的方向走去。

婆經過純和琪身旁的時候,兩人不禁打了個冷顫,第六感告訴她們——輸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