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調教老婆的故事

作者:Toshiba

(一)

我是個派駐在大陸的台幹,因為派駐的時間長了,又擔心老婆一個人在臺灣被你們這些人上了,所以乾脆把老婆接過來一起住。沒想到老婆一個人在宿舍裏太無聊了,再加上一些其他年輕家眷的影響(大約68~72年次)竟然發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現在我說來給你們聽聽。

我老婆今年36歲,身高只有156,三圍是34B,25,36。雖說不上前凸後翹,但已算是身材均勻(我喜歡稍微有點肉的女孩,不喜歡瘦瘦妹),再加上皮膚白皙、保養良好(一個月花我至少台幣一萬元的保養品),看起來其實很年輕。

其實我和我老婆結婚加上認識的時間應該有八年了,也把我老婆從一個處女調教到口交、肛交、捆綁、打野炮到暴露都有過經驗。我就曾經把我老婆綁成龜甲縛,然後在跨過下體的麻繩上綁了個大結和一個小結,大結塞進去小穴中,小結則剛好在屁眼的位置,然後去逛通化街夜市。

回到家裏樓下的樓梯口時,雙方早已欲火難耐,我邊沿著樓梯走邊脫老婆的衣服,其實也沒有什麼衣服,因為她沒穿內衣也沒穿內褲。我先脫掉了短外套露出她被捆綁的胸型,爬到二樓時乾脆把連身裙整個拉起來去到我老婆的頭部,但是沒脫掉它,還打了個結。其實我是故意要把老婆的頭整個蓋住,這樣比較刺激並有強暴她的感覺。

我牽著她的手上到頂樓陽臺,就在星光下幹了起來。真是刺激到不行,尤其是那繩子上的兩個結早已全部浸潤了淫水,深深陷入老婆的陰戶和屁眼中,還有大量淫水順著大腿根部流下來。

我也曾經帶我老婆去花蓮玩,然後開夜車回臺北,dfjstory.com一上蘇花公路我就開始一邊開車一邊狂愛撫老婆,她也很配合地把內衣、內褲脫掉扔到手提箱,然後把大腿分開方便讓我愛撫。到後來乾脆把右大腿放到右邊的冷氣出風口上,左大腿放到中控臺上,雙腿呈現一個<>型。

一開始她還擔心會被人家看到,因為蘇花公路還是會經過一些小城鎮。最刺激的是竟然晚上11點還在和平的台泥專區上遇到紅燈,車子停了下來,但那時我老婆已經爽翻了頭,早就把自己的上衣撩了起來,雙手狂揉搓著胸部和早已經勃起的乳頭,下半身則是不停地扭動著,想要把小穴張開得更大一點,讓我的手指頭塞得更深一點。

那時剛好有個路人從車前走過,幸好他沒看往這個方向,還一邊走一邊在講手機。其實一路上跟我對向開過來的砂石車司機應該都會看到老婆的春光,因為卡車的大燈剛好照在我的駕駛座上,位子又居高臨下,沒有理由看不到。不知道會不會害人掉到太平洋裏去?哈哈!

好!再繼續下去。過了和平不久後我老婆忽然間停下了動作,把頭趴到我胯下說也要讓我舒服,很熟練地把我的陰莖從短褲側邊掏出來,自顧自地吞吐了起來。不知道是太興奮還是怎樣,不一會兒我竟然射精了,老婆也不含糊地「咕嚕咕嚕」全數喝了下去,還幫我舔得乾乾淨淨。當她頭抬起來時只跟著我說了一句話:「我還要!」

沒多就我把車停在一個可以觀海的路邊小休息區上,車剛停妥,我老婆就把她的座椅放倒,人仰躺下去,然後把雙腿張得更開,要求我幫她愛撫,還要插更多指頭進去。我兩根、三根、四根都進去了,但老婆還是不滿意,因為沒有飽足的感覺。

我心頭一動,叫她爬起來把雙腿跨在正副駕駛座之間,然後示意她去幹排檔桿。這時老婆的眼神是迷離失神狀況,想也沒多想便用右手扶著我、左手掰開自己的陰戶,對了對方向就緩緩地朝排檔桿坐了下去。

靠著微弱的月光,我看到老婆的小穴把整個排擋桿都吞了進去。沒多久她就猛力地和排檔桿做起來,真是令我大開眼界,超過20公分長的排檔桿竟完全吞沒在我老婆體內!

沒多久我老婆就香汗淋漓、呼吸聲濁熱,眼神更加渙散,我適時地把兩根手指頭猛然插入她的屁眼中共襄盛舉,依稀間還能透過直腸和陰道中薄薄的肉壁去摸出隔鄰排檔桿的形狀。

沒多就老婆就丟了,淫水沾得整個排檔桿都濕糊糊的。二十分鐘後老婆早已沉沉睡去,留下我一人獨自在Kenny G的薩克斯風音樂聲中往家的方向開去。

(二)

好!讓我們回到正題。為什麼我會發現我老婆沒有乖乖的待在宿舍裏呢?原因有三:一是最近她很喜歡去訂做新裙子,但通常她很少穿裙。二是出去的次數增加了。三是花的錢變多了。

一開始我不以為意,還想說多出門是好事,以免悶慌了,晚上拉著我說話。

結果驗證我的直覺沒錯的是公司的新系統。為了有效管理電話費,公司授權主管可以查詢他所屬的電話機通話紀錄,我好奇地去試了一下這個功能,還果真是詳盡,我看到了不明電話和奇怪的內部分機號碼。

於是我展開了追緝行動,我放了一台NB在我房間的書桌上(內建一百三十萬圖元CCD),利用遠端遙控的功能偷偷由辦公室連回去家中那台電腦啟動攝影機,在某幾個特定時段去做監控。結果第一天我就釣到了大魚。

上午大約10點多,當我處理完昨夜到今早的電郵之後,給自己泡一杯咖啡犒賞自己一下,一邊喝咖啡一邊遙控家中電腦。不一會兒,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攝影機前,只見老婆在鏡子前搔首弄姿,反復地看著自己的碎花短裙,似乎有點猶豫不決樣。沒多久有一通電話響起(我連忙記下來電時間),老婆說了兩句就掛斷電話。隔了一會似乎有人來敲房門,果不然,兩個住在同一棟宿舍樓上的年輕辣媽進來房間(69和71年次)。接下來我看到差一點流鼻血。

只見兩個辣媽同時把裙子拉起來,乖乖!一個是穿丁字褲,另一個則是白色的蕾絲內褲(可以看到重點部位一片黑),而我老婆則是扭扭捏捏地也把裙子翻了起來,裏面是那條我熟悉的黑色底繡白色花樣的內褲,在三人中是最保守的式樣,其他兩人見到後一同搖頭。沒多久,婆似乎下定決心把內褲脫了下來,只見那兩人一副Orz樣,隨同一起離開房間。

這樣的狀況五天中我監控到三次,奇怪的是似乎她們沒有離開宿舍,而且時間也不長,約莫一個多小時就會準時去餐廳用餐。而我從電話系統查詢中查到這是宿舍內附設的按摩中心電話(公司和外面的按摩院合作,每天會派技師到宿舍服務),營業時間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二點。

在週末的晚上,我故意假裝不經意地隨口問了一下婆說:「公司合作的按摩中心技術怎樣?」老婆不防,很順口說:「還不錯,只是白天技師都是男的,到了晚上我們下班後才會有女的技師來。」這樣一來,我心中的疑惑全解開了。

又是一個星期的開始,恰巧那兩個辣媽同時返台(後來聽婆說是要去台中的牛郎店玩),我更是興趣勃勃地想知道婆要做什麼?因為婆前一天似乎睡得不安穩,有點像小學生要出門遠足的感覺。

果不然給我發現了更大的秘密,一如往常的啟動了攝影機(心想今天監控的時間還早了點),結果看見婆已經站在落地鏡前轉來轉去,不同的是身上一絲不掛。更令我驚訝的是老婆有去修剪陰毛,只剩下陰蒂上方一個漂亮的小三角形,大陰唇旁的陰毛全數剃光(我非常清楚這樣,這是我調教的結果)。

看著老婆高聳又豐滿的乳房、渾圓又白皙的屁股,肉感身材一覽無遺,讓身在辦公室的我「肅然起敬」,真想馬上沖回去找婆消火,亂棍打死!呵呵呵~~

沒多久只見婆一副滿意的表情走到藥箱旁邊拿出萬金油(一開始我真的不知道她要幹嘛),抹了點萬金油在手指頭上後竟然揉搓起自己的乳頭,然後再換另一個乳頭,最後套上一件黑色緊身小背心和穿上白色小圓點短裙(我記得那件應該是前些日子婆在抱怨裁縫師忘了「做內裏」的曝光裙,上次她穿時一直問我會不會曝光,我打死都說不會,其實走在街上逆光一看,兩條玉腿和黑色高衩內褲一覽無遺,後來被她發現了害我挨一頓罵),套上粉紅色的尖頭娃娃鞋就去按摩了。走過鏡頭前時,我赫然發現萬金油的妙用,乳頭發熱勃起造成胸部激凸……

(三)

就這樣老婆又出去了一次之後也沒再去按摩了(後來婆和我說,這是那個年輕媽媽提出來說要捉弄那兩個按摩技師,那兩人年紀很輕,約十七、八歲。大陸都是這樣,年紀輕輕的就出來工作)。其實說穿了,婆她們是在享受「視奸」的快感,每次按摩中就會看到按摩師拼命地想要偷看裙下風光和偷瞄老婆的雙峰,尤其是當按摩師發現老婆竟然沒穿內褲。

一開始按摩師還有點疑惑,但是經過反復偷窺(或是老婆有意無意地略微分開雙腿)驗證後,哇!年輕按摩師的胯間瞬間勃起,所穿著的運動褲前馬上腫起了一大包,這一來使老婆更加享受被視奸的快感。

在最後那一次,當老婆穿著激凸的白色小背心和超短黑色短褲出現在按摩房時,那兩個技師的眼睛馬上亮了起來,爭先恐後地過來獻殷勤。最後是那兩人以沒有客人為藉口,讓老婆享受到只出一次按摩錢,卻可享受到兩人的按摩。(其實是讓兩個人的雙手在老婆身上不斷地游離揩油吧!)

尤其是當老婆躺在按摩床上,讓兩個技師在兩邊一人抓住一雙玉足將她的腿彎成M字型按摩鼠蹊部時,更是讓婆達到高潮,此時的熱褲哪擋得住彎成M型的雙腿,褲底早就滑到一邊露出水潤光澤的陰戶(老婆的兩片小陰唇小小的,而且顏色還很是很漂亮)、勃起的陰蒂以及充血的陰唇,涓涓細流緩緩地從陰道中流出,再順著股溝淌到屁眼。

當老婆屁眼碰到溫熱的淫水後,渾身不禁打了個顫抖,接下來就是子宮不斷地收縮達到高潮。也幸好有這次高潮救了婆,不然再遲一瞬間,她差一點就忍不住要把手伸出去握住按摩師勃起的陰莖。然後結果可想而知,一定會被那兩隻小狼狗就地正法,3P大鍋炒玩到爽。這也是老婆後來不敢去的原因。

在這個星期五的晚上老婆特別殷勤,早早就洗好了澡躺在床上等我一起看電視。看了沒多久她就主動伸手過來摸我的陰莖,我明知故問:「為什麼今晚這麼熱情?」只見老婆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那個要來了,過了這周要等很久。」

在那一晚我花了特別多時間去愛撫老婆,從舌吻到一路舔到老婆的腳趾頭,從一根手指頭到三根手指頭依序地插入婆的小穴中。大量的潤滑液不斷地從花心中湧出,流出密穴洞口流經屁眼,我也絕不錯過這個機會趁機調教老婆的屁眼,也是一根、兩根、三根的把手指頭插入。

等到前後兩穴都開發得差不多時,我適時地拿出在大陸網路上著名的「七彩谷情趣商城」買來的吸盤式雙頭龍把它吸在床頭櫃上,示意老婆自己坐上去,而老婆也是毫不含糊地緩緩把雙頭龍分別插入小穴和屁眼中,然後一邊抬動屁股去套弄雙頭龍,一邊自顧自地愛撫起雙峰來。

這一夜我洩了三次,分別在婆的口中、小穴中和後庭中,怎一個爽字了得!休戰之後,我對躺在懷中的婆提出了要玩視奸的情趣遊戲,老婆嬌腆地罵了兩聲之後就點頭答應了(我知道她一定會答應的)。這一夜,兩人在心懷鬼胎中沉沉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