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

她一反前幾晚的變態,很悠閒地準備招待客人的茶水。

「你在學校教書?我也是。」她很淡然笑著,眼角似乎有點魚尾紋,可是年歲的滄桑感,卻被那雙深邃的眸子所掩蓋,顯得有點迷人。

「是嗎?」我故意裝作不知道。

「你應該早知道了吧?」她邊倒茶邊說:「他們既然告訴我,也會告訴你。」

我想,她知道他們很深。

「我們說說女人的話吧?」她笑著:「你先生呢?」

「他……出差了。」

「喔。」她提高音調。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禁感到有點反感。

「下個月,他們兄弟要去當兵了。」她突然冒出一句:「真可惜。」

「他們還沒當兵嗎?」我問:「這年紀?」

「他們研究所畢業了,該去當兵了。」她說:「下個月,就沒這機會了。」她指的是前兩天晚上發生的荒唐事。也許她認為我會跟她一樣上癮,事實上,我並不是。

「他們啊,我很喜歡……但是,畢竟是差我們很多歲的年輕男人。」她說:「不過挺有男人味道,是不是?」

我有點驚訝她竟會在我面前品評自己的學生,而且毫不猶豫地在陌生女人面前,說出自己的性滿足,那是很不尋常的。

「哥哥很有味道。弟弟有點躁,但是………」她停頓了一下:「讓我很舒服,你不是嗎?」

我不知如何回答。

「給你看一樣東西?」她說。

望著她,我突然覺得,她似乎有我不知道的秘密。除了Ted兄弟以外,沒有人知道的秘密。

她帶我來到房間,那房間裡,似乎還隱約可以聞到前幾晚跟兩個男人荒唐的味道。我感覺心跳加速,胸前起伏著,那晚的畫面極盡淫浪,連我事後想起,都不免覺得臉紅。

她到底想幹什麼?

她打開電視,螢幕上出現了讓我驚訝的畫面,那是兩天前的畫面。當時,我們四人身體連在一起,透過電視的聲音,哼哼恩恩的女人呻吟聲,是夾雜我跟她的淫浪聲音,而男性的喘息與低吼聲,是當時兩兄弟跟我們歡愛時的聲音。

畫面上正播出著那一幕最令我感到興奮、但又害羞的淫蕩鏡頭—同心圓。男女交纏,形成一個圈圈。

她竟然在自己房間裝了偷拍的針,孔攝影機。把自己跟別人的做愛鏡頭都拍下來,她想做什麼?

「我喜歡看,喜歡做愛。」她笑著:「放心,不會流出去的。」

「為什麼這樣做?」我掩不住內心的訝異。她似乎也很明白我會這麼訝異。

「其實,他們兄弟之所以會來,是我設計的。」她淡淡地說。

「你設計的?」

「沒錯,你不知道,這年紀的男人,個個都像公狗一樣嗎?只要我一招手,馬上就脫下褲子等著上我了。」她說這段話的時候,語氣、用詞半點都跟為人師表的教師不同,與其說是個淫蕩的女人,不如說…她是一隻渴望男人的「狼女」,用她的肉體誘惑著年輕的男性。

「你以為是兄弟強暴我嗎?其實,是我主動約他們到我家裡來的,」她說。

「為什麼?」我問:「為什麼你會這樣做?」

「因為,當我自己拍下來的時候,我會變得很淫浪,甚至非常………淫穢的地步。」她低聲說:「我愛死了。真的。」

「怎麼會?」我疑惑:「你……?」

「你知道我跟我先生離婚時,他跟我說了一句話,那讓我永生難忘。」

我沒有追問。

「當我問他,為什麼他選擇那女人,而不選擇我時,他說:『因為她辣得有味道。你真無趣極了,你隨便在外面勾搭男人,搞不好還會讓我興奮一點。』你知道嗎?我是一個讓男人才結婚一年,就丟棄的女人。」她說:「原因只是因為性。我萬萬比不上那狐狸精。你說,哪一個女人能忍受呢?」

我的確無法體會她的心思,對我來說,這情形剛好相反,我是搞外遇,而丈夫卻是個忠厚認真的男人,我在想,如果換成我是她,我會怎麼做?跟她一樣進行變態的報復嗎?

「我的確很傷心,傷心了很久。他那句話,很狠地刺傷我。當初我們結婚時,我不讓他碰我,結了婚,每次行房,我也是順著他,我很保守,沒錯。我簡直是個………男人討厭的女人。我自暴自棄將近半年。半年之後,我遇到一件事情,才讓我慢慢變成這樣。」

接著,她開始述說那一段。

這是發生在將近一年前的事情,她,Smile,當時是個離了婚的失意少婦。由於被丈夫因為另外的女人遺棄,Smile變得非常灰暗,她,當時患了輕微的憂鬱症。

Smile在絕望之際,求助於一位心理醫師,當時,她認為自己永遠不可能挽回一個男人。

對Smile來說,被丈夫的嘲諷,成為她最大的內心創傷。當精神科醫師診斷她時,她並沒有和盤托出自己內心的隱私,所以,即使吃了Prozac等知名的抗憂鬱劑之後,也不見起色。

無奈之下,精神科醫師建議她轉診到其他的專門療養醫院,在那裡,她被安排了一位心理諮商師,進行深度的心理諮商。

每週,Smile必須與諮商師進行一小時的會談,他,一位剛剛進入醫院不久的年輕心理醫生,就是她的諮商師。

在小小的心理諮商室內,Smile每週重複訴說她對生活的失望與灰暗,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這位年輕醫生總是默默聽著,只有非常偶而才問問題。

對她來說,這讓她得到了一種心靈上的慰藉,在課堂上,她在一堆學生面前掩飾自己的不快樂,在生活中,她強顏歡笑著,心裡的負擔已經遠超過她所能承受,她已經瀕於崩潰邊緣了。但在這裡,有一個年輕的男人會默默聽她,沒有對她進行任何主觀批判,不會插嘴,只是默默聽她。

大部分的時候,這對一個失意的人來說,尤其是對一個被男性遺棄的女人來說,這是一種非常大的撫慰。

慢慢地,他獲得了Smile的信任。

然而,這種治療方式仍然不著重點,因為Smile並不想真正說出令她跌入沮喪深淵的丈夫外遇事件,她總是訴說著自己的童年、父母、事業以及生涯中的若干令她印象比較深刻的事件。

但是他沒有任何評論,很少有任何批評。

幾周之後,Smile卸下心房,在他面前說出丈夫外遇後,說出那段刺痛她的話語,Smile邊說邊哭,整個人幾近崩潰了。

他依然沒有任何答覆或診斷,耐心的聽完後,只說了一句:「你願意相信我嗎?」

Smile毫不猶豫點頭。

接著,那位心理醫師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那個方法,就是要Smile與一個男人做愛,然後他用攝影機拍下來,紀錄她在床上的表現。

Smile起初非常震驚而抗拒,然而,她對這位醫師已經有了非常的信任,所以,那種抗拒也只是一下子而已。

「可是,我沒有……」Smile說:「對象。」

「我可以幫你,我們兩人一起進行。」那位醫師說:「可以嗎?」

這種治療秘密在她們之間進行,第一次治療時,Smile來到那位醫師的住處。

醫師說明了這套治療法的設計,那是他想出來的實驗設計,在房間內,他裝設了三部攝影機,從不同角度拍攝她們在床上做愛的鏡頭。

Smile從來沒有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體,剛開始時,有點不太自然。尤其又有攝影機在一旁拍攝,那感覺更是古怪。

然而,那位醫師是位非常好的做愛對象,她被深深引誘著。

接著,他們開始慢慢展開了床上的治療。

Smile被愛撫著,當他愛撫她時,她感覺到非常舒適,男人的手在她胸前撫慰著,觸動了她的性感神經。

Smile腦海裡,還不時浮現丈夫那段刺痛她的話語。

男人非常技巧地用唇撫慰著她的裸體,從乳頭、肚臍、到隱私的三角地帶。

Smile慢慢被挑起了情慾,她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可能是因為很久一段時間沒有接觸男人的緣故吧,當她的下體被男人堅硬而熾熱的肉體碰觸時,她的慾望開始在體內竄動。

男人還是持續地撫慰她,但是,Smile的需要越來越強,她不自覺將臀部抬高,用手輕輕摸著男人的臀部,期待他能進入自己體內。

Smile越來越需要,男人的局部在她肉體外時有時無地碰觸,她難受極了,內心的慾望也挑逗得更高。

男人畢竟是男人,面對Smile這麼濕潤的女性肉體,連專業的醫生也只能憑著男性的本能行事,進入的一刻,男人很快,Smile感覺一陣異物進入體內。

Smile讓他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那是她第一次讓丈夫以外的男人進入自己。男人的肉體很令她吃驚,因為很大。

Smile起先有點抗拒,繼而想到攝影機在一旁,腦海裡又浮現丈夫的那句話:『因為她辣得有味道。你真無趣極了,你隨便在外面勾搭男人,搞不好還會讓我興奮一點。』

Smile一陣難受,但其實她下體傳來的刺激感,卻讓她沮喪的念頭消失了。

原來,年輕的男人已經忍不住,開始激烈的運動。

Smile感覺到自己的陰道因男人肉體而充滿著、漲痛著、甚至刺激著,原本有點濕的陰道,因為這樣而分泌出大量的液體。

越是這樣,感受越是興奮,Smile開始配合男人,她抬高了雙腿,任男人在她兩腿之間的洞內進出著。

Smile呻吟著,她自己可以感受到,那是女人愉悅的叫聲。

接下來就是男女之間最原始的愛慾交流,兩人的肉體局部連結著,身體韻律地抖動著,Smile忘記眼前的男人是她的醫師,他是男人。

兩人越是激烈做愛,Smile越是興奮,她很快地達到高潮。

接著,男人要她跪在床上,『像母狗的姿勢』,這是她形容的。

「他很棒,每一次碰撞我深處,都讓我不由自主地喊出來,那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驗,很棒,真的。」她眼珠閃耀著光芒。

「你們做了很久?」我問。

「一個晚上,」她笑了:「很瘋狂啊,他很多把戲,很變態………」她形容:「我不知道他有這麼多喜好,我還以為……他是個嚴肅的男人,沒想到………」

接著,他開始很狂浪地跟Smile交媾,像動物一樣,他很年輕,所以很有精力。

Smile不知道被他跨下的傢伙搞丟了幾次,只知道這種做愛是非常快樂,非常興奮,她忘我地享受著。

「就這樣,」她笑說:「我好了。」

「是因為他嗎?」我問:「因為他的能耐?」

「我起先以為是,」她說:「結果,才知道不是。」

「為什麼?」我問。

「第二次我們做愛,很平常,沒有任何攝影器材,他說想來一次,那純粹是生理需要,我知道。結果,我沒有高潮,甚至到一半我就離開他身體了。」她說。

「怎會這樣?」我問。

「我也不知道。」她說:「接著,他打開了攝影機,跟我說:『我要拍了。』」她停頓一下,說:「你知道嗎?攝影機一開,我性慾就馬上來了,很強烈,我自己都能感受到,跟著,我們又跟前一次一樣,很激烈的做愛。」

「攝影機?」

「嗯,是那台攝影機。」她說:「那台攝影機是關鍵,當我進入鏡頭時,我發現我能馬上放開,而且很開放,我像個蕩婦一樣,對男人需求無度。但是,攝影機一關以後,我不知道怎麼樣,馬上就……」她說:「回復了。」

我知道她說的『回復』指得是什麼。

「他也發現這樣的情況。」她說:「他分析,是因為攝影機一開,我潛意識就想表現得很好,證明我不是冷感的女人。換句話說,攝影機是我的春藥。」

我望著眼前的Smile,腦海裡只有一個名詞:「霍桑效應」。

所謂的「霍桑效應」,原本是一個針對工廠勞工工作的紀錄實驗,一組科學家為了觀察一個工廠的勞工作業情形,在四周安排了幾部攝影機紀錄實況,然而,這樣也帶動了勞工更加努力,因為他們知道,有攝影機在一旁,所以都不敢偷懶,只會把自己最勤勞的一面表現出來。

發生在Smile身上的事情,我只能用「霍桑效應」來解釋。